正文 037 仙门遇故人

    “嗯,我有事找一下你家主子,他在吗?”

    缓了缓神,他这才摇了摇头道:“他不在,数月前就离开了,到现在也没回来过。”

    闻言,她微皱了一下眉头:“去哪了?”

    “好像是去修仙界了。”他压低着声音说着,因为和她也较熟,所以没打算隐瞒。

    “这样啊!那好,你给我把这酒葫芦装满了。”她从空间中取出酒葫芦递给他,小六子接过,却是苦煞着一张脸:“还是一品香?别了吧!你这葫芦是法器,就是把店里所有的一品香给你也装不满啊,要不,先给你十斤?”

    “三十斤,再过三个月我也要离开这里了,你给我装三十斤吧!省得到时我还得过来。”

    小六嘴角一抽,看了她一眼,这才道:“好吧!”

    “小姐,什么酒那么好喝?以前小姐不是只是轻尝淡品的吗?现在经常喝酒?”夏雪诧异的看着她,三十斤酒,而且听两人所说的话,似乎这已经不是第一回了。

    “呵呵,这萧轩尔酿的酒还真的很有一手,回去让你尝一杯你就知道了,既然他没在这里,那过会就去你师傅那里吧!”她笑说着,扫了那些低着头一脸惊惧的人一眼,神色淡然的收回目光。

    不一会,小六拿着酒葫芦回来递给她:“好了,这怎么说也得喝上大半年的了。”

    唐心付了金币,便道:“如果他回来,你就告诉他,天音被她家族的人带回修仙界了,如果他有心,就让他去修仙界找她。”说着,这才与夏雪一同离开,随着两人往外走去,里面的众人不由的轻呼出一口气。

    小六看向那些人,不解的道:“我说你们都怎么了?她们两人又不是什么豺狼虎豹,你们用不用怕成这样啊?”

    “豺狼虎豹?她们可是比豺狼虎豹还可怕!听说过鬼手天医唐心没有?刚才那个青衣女子就是。”那些人擦着冷汗,轻呼出一口气,一脸的后怕。

    “啊?不会吧?她竟然就是鬼手天医唐心?”小六错愕的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另一边,唐心和夏雪出了一品香,往客栈而去,来到客栈后夏雪直接带她上了二楼的一间厢房,敲了敲门:“师傅。”

    “来了。”里面传来叶双的声音,不一会,房门打开,里面的叶双看到站在门外的夏雪和一袭青衣的唐心时,眼神微动,一时间竟是怔怔的看着她。

    “师傅,她就是我家小姐。”夏雪轻声说着,又为唐心介绍:“小姐,她就是我在北仙门的师傅。”

    “唐小姐,没想到小雪还真的把你请来了,快请进。”叶双回过神来,欣喜而激动的请她入内。短短的时间,在这城中已经听到了南仙门里所发生的事情,她既震惊的同时,又担心着她不会来,没想到她却来得这么的快,看来小雪在她心中的地位也确实非同一般。

    唐心笑着点了点头,迈步往里面走去,几人来到桌边坐下,她这才道:“叶峰主,小雪在北仙门承蒙你照顾了。”

    “哪里,我能有小雪这样的好徒儿也是我的福气。”她亲自为她倒了杯茶杯,递到她的面前:“唐小姐,你今天能来,想必小雪也是跟你说过了吧?”

    “嗯,她是说过了,不过到底能不能治,我还得看看你夫君现在的情况才能知道恢复的机会有多大。”

    闻言,按捺下心中的激动她连忙起身:“他在里面,你随我来。”带着她们两人来到里面的床边,床上的男子也已经醒来,正睁着眼睛看着她们,扯出了一抺笑意。

    “他说不出这话来,身体也动不了,已经很多年了。”

    唐心走上前探了一下他的手脉,又检查了一下他的身体,半响,拿出银针在他的身上扎了几道试他的反应,见果真没有感觉,这才收回了银针。

    “小姐,如何?”夏雪开口问着,而一旁的叶双也屏着呼吸,生怕从她的口中听到不能治的话来。

    “他的身体确实是没了反应,也动弹不得,不过好在肌肉没有萎缩,应该还是可以恢复的,不过时间可能会久点,他的情况跟花非花的不一样,估计恢复的话,最少也得一年的时间。”收起银针后的她解开了男子胸前的衣襟,探了探他的五脏六腑功能和体内的血脉看向叶双问:“你是不是有定期给他以灵气活动全身的血液?”

    正因她的话而激动难掩的叶双听到可以恢复,喜得眼睛微红,听到她的话连忙点头:“是的,我有用灵气帮他活动一身的血液和经脉。”

    “嗯,那就对了,他的五脏六腑功能依旧很好,除了个别经脉受损,不过这不成问题。”

    “唐小姐,那是不是说我夫君真的可以恢复?”她屏着呼吸问着,仿佛看到了希望。

    “可以。”她给出肯定的话语,道:“不过,你可以要带上他随我回南仙门,我只会在南仙门中逗留三个月,而这三个月里我没办法两头跑,如果要治,就要趁早。”

    “好好好,我们随你们一同去南仙门!”她欣喜若狂,握住了床上男子的手:“听到了吗?你还可以重新站起请来,这一天,我们总算等到了……”喜悦的泪水滴落,床上的男子同样的流下了眼泪。

    一旁的夏雪见了,心下很是欣慰,她就知道,没有什么是小姐不能做到的。

    就这样,叶双带上她的夫君随唐心两人回了南仙门,次日,唐心准备好了治疗的东西,便来到了叶双夫妇的住处,云峰的弟子全搬到别处去了,整个云峰此时住着的全是唐心的人,如今再多了叶双他们夫妇两人,这距离也不远,一来方便他们走动,二来也因唐心的事情一经传开后,门主下了令,生怕一些弟子惊扰到了她,因此给云峰的一些弟子换了地方。

    “叶峰主,你解开他身上的衣服,我要给他施针。”唐心一边准备着银针,一边对那叶双说着。

    “好。”叶双解开了他身上的衣服后,让他整个人光赤着身体,不过却仍用一块布遮住他的腰间,这才道:“唐小姐,好了。”

    “嗯。”唐心转过身,拿着银针走上前,神色认真的对叶双道:“你在一旁等着,一会我还要你帮忙,记住,不要打断我,也不要扰到我,否则我手一偏,银针扎入的地方差一丝一毫都将改变结果。”

    “好。”

    叶双郑重的应了声,看着她拿着银针剌入他身上的穴位,起初她还没那么紧张,可过了一会,她却是有些担心和心惊,因为她的银针所扎入的一些穴道竟然是死穴,当她手中的银针扎落那一瞬间,她几乎要上前拦下,可理智却又硬生生的让她克制下来,她应该相信她的,鬼手天医唐心不是一般的医者,她说可以,就一定可以,她不能蓦然上前,否则误了事她追悔莫及。

    唐心以银针过穴之法重新剌激男子的神经,每一针所下之处都是极为凶险,死穴,若是别人下针只怕一针扎下去必死无疑,而她却恰恰相反,看似凶险的一针她可以做到起死回生的神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她慢慢的活动着银针,将他身上穴道上面的银针取出,这才轻呼了一口气,抬头道:“你帮他翻一下身,让他面朝下,背朝下。”说着,走到桌边去喝口水。

    叶双也同样的松了口气,上前将他翻了个身,这才来到桌边,问:“唐小姐,我刚见你下针的穴道有好几处都是死穴,怎么针扎下去,却又……”

    闻言,唐心一笑:“这就是我用针与别人不同之处,你虽然看我扎的是死穴,但我银针扎入的地方,却并非死穴,而是言死穴的边缘,如果不是对穴道极为精通之人,根本找不到这个穴位,就算有人的找到了,却也不敢轻易下针,因为稍有一分偏差,结果也只有死。”

    听了她的话,她心头一颤,只觉心里一阵的后悔,刚才好在没上前,否则,后果真不敢想象。

    “等我背后的针法扎完,你就可以让他泡入药水中,估计再一会小雪的药水就熬好了。”说着,她走上前,继续在他的背上施针,而叶双此时心中只有敬佩,静静的站在一旁候着,直到,她收回了银针转过身,这才上前。

    “衣服不用穿了,我去看看小雪的药水。”唐心说着,迈步走出屋子,而此时,正从不远处走来的夏雪上前道:“小姐,药水我已经熬好了。”

    “嗯,给你师傅备入屋中就行,告诉她,要泡上两个时辰,药水不能冷。”

    “好。”夏雪应了一声,这才将熬好的药水提进屋子倒入大浴桶中。

    休息了一会,唐心来到了云峰的炼丹室,将筑基丹所需要的一些灵药全都备好,然后拿出真龙鼎,开始炼制筑基丹,这一晃,又是一天过去,直到傍晚时分,她才从炼丹室中出来,炼丹消耗的是灵气与精力,从炼丹室中出来后,她先在桌边坐下,拿出一些灵果补充体内的能量以迅速恢复体力。

    眸光落在那天空之处,不由的想起了沐宸风,也不知他回去后怎么样了?三个月的时间,在这留三个月的时间,而经过灵兽森林又不知要多久,估计近期是无法去到修仙界的,南仙门的事情弄得满城风雨,那个一直追杀她的修仙者却一直没再出现,这样的平静,更是让她觉得背后有着什么不为人知的阴谋诡计在等待着她。

    休息了好一会,这才起身迈步往回走去,来到八煞和墨他们那里,见他们正在与十二龙骑较量着,便停下脚步远远的看着,十二龙骑的实力是稳扎稳打的,而八煞他们的身手是由她一手调教出来的,墨则为杀手,招招都是致命和狠厉的必杀技,他所学的与八煞有点相似,都是以着最快的速度将对方擒获或者取对方性命。

    见他们的较量不相上下,她目光不由微闪,十二龙骑是龙族,他们的实力可以说是被封印住了,现在所发挥出来的只是百分之十的实力,如果封印解开,他们的实力想必定会大涨,若是与八煞他们相配合,更可以形成一支所向无敌的队伍。

    “主子。”众人发现了她,当即停了下来,排列好恭敬的唤了一声。

    “嗯。”她迈步走了过去,从空间中拿出筑基丹递给他们:“这是我刚炼制出来的筑基丹,你们自己找时间突破炼气期。”说着,目光看向十二龙骑:“你们是龙族,这筑基丹对你们是起不到什么作用,不过我这里有提升你们力道的丹药,你们留着吧!以后若是遇到危险,可以服下,实力可以瞬间提升十倍,但维持的时间也只有一个时辰。”

    “是。”十二龙骑欣喜的应了一声,接过她的丹药分给身后的人,而八煞和墨他们则拿着筑基丹同样欣喜不已,有了筑基丹他们便可轻易的突破筑基期了,实力再度提升,对他们而言是天大的好事。

    “修炼也要适量,不过过度的劳累,突破后你们也放松一下,不要成天都想着修炼,要知道物极必反的道理。”

    “是。”他们点了点头,将筑基丹收了起来。

    与此同时,在修仙界中,沐宸风来到了安顿唐正宇夫妇的宅子,一进宅子,就见他们两人在院中闲坐着,比起先前他离开时,唐正宇的脸色明显的好转。

    “宸风,你来啦?可有找到心儿?”白嫣见到他,神色不由一喜。

    “找到了。”他迈步走了进去,看向已经恢复神智的唐正宇,笑道:“唐伯父的病恢复得真快,脸色也比我离开时好多了,看来那炼丹师所给的丹药还是有点用处的。”

    “是啊!这都多亏了你,若不是你,此时我只怕也还昏迷着。”唐正宇感叹的说着,问:“你刚才说心儿找到了,怎么没见你带她一起回来?她还好吧?有没受什么苦?”

    白嫣也开口说着:“是啊!没想到这一别就是两年,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

    “你们两位放心,她很好,她本事以为你们两位已经不在人世了,当知道时,欣喜万分,本事她是让我带她一同过来的,不过我想既然找到她了,而她现在的实力还太弱,还是让她再历练一段时间好一点,这修仙界到底都是实力雄厚的修仙者,如果她蓦然闯入,只怕她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如今的这些。”

    沐宸风沉声说着,走到桌边坐下,又道:“而且,那个一直在追杀她的修仙者现在也不知他的来龙去脉,最好的骂人的话方法还是让她先呆在那边历练,等实力进一步了,再过来也不迟。”

    听到他说的话,两人这才点了点头:“嗯,你说得也有道理,确实,这样的事情不能再发生了,我们知道她好好的活着就放心了,这修仙界确实是危险重重,如果没有自保的实力,进入了这里只怕也要花一段时间去适应。”

    “唐伯父的身体已经好转,我也让她不用担心,待他日她来到这里,我便带她来见两位。”说着,他唇角微扬,凤眸中划过一抺柔情和骄傲的神色,对他们两人道:“再告诉两位一个好消息,她现在已经是一名丹圣,这在虎啸大陆是从未有过的,就连在这修仙界数百年也只出了一名丹圣级别的炼丹师。”

    闻言,两人欣喜的相视着,同声道:“太好了,这样一来,她将来在这修仙界也能拥有不一般的地位。”在这里生活了有些日子了,所以知道一些关于这里的事情,想要在这强者林立的修仙界站稳脚,除了背后有雄厚的靠山之外,自身的实力也极为重要,无论是哪个地方都尊崇强者,无论哪个地方都是强者的天下,心儿能够成为一名丹圣,这无疑是天大的喜事。

    “我这次回来是打算闭关修炼的,估计短时间都不会过来,你们若是有什么需要,或者有什么想要帮忙的,可以让院护处理,如果他们处理不了就会通知我,这空间戒指里面是一些金币和一些有用的丹药,你们留着,我就先走了,等出关了再来看你们。”他将一枚空间戒指放在他们的面前,因是唐心所重视的亲人,所以他同样的重视着。

    “你上回给的我们到现在还没用完,这些就不用了吧!你还是收回去自己留着用。”他们几乎不怎么出门,所以也不太用到这些金币,而且上次他给的空间戒指里面还有呢!

    “留着吧!我不缺这些东西。”他说着站起身,拂了拂身上的白色衣袍,道:“那你们好好保重,我就先走了。”说着,便转身离开,往仙门中而去。

    修仙界名声较响的仙门,少说也有**个,只是,世事总是有那么的凑巧,沐宸风所在的仙门,竟然与帝殇陌他们的同处一个,而由于沐宸风是仙门门主的弟子,辈份高,地位高,又因三十不到的年纪就突破金丹期而被封仙君,门中的弟子也不知他的名字,只知道他是拂尘仙君,而他同样的也不知帝殇陌他们竟与他同在一个仙门,毕竟仙门门徒众多,单单内门弟子就有数万,而他又极少回仙门,不知道也是情理之中。

    只是,今日回仙门之时,却意外的瞥见了那算不上熟悉的人,帝殇陌,他一头银丝在众弟子中显得很是显眼,骑着火麒麟回来的沐宸风就那么随意的往下面一扫就瞥见了他。

    看到那昔日名满龙腾大陆的第一公子如今成了这一头银丝仿佛行尸走肉没有灵魂的躯壳,他根本没有半点的怜悯之心,相反的,看到他,凤眸中还掠过了一丝的冷意,他清楚的记得,当初他将她伤得有多深,在她家园被毁孤单无依的时候,这个他本以为他会为唐心遮风挡雨,会陪她渡过一切磨难的男子,竟然弃她而去。

    他一定怎么也没有想到,唐心也踏上了修仙的道理,而且修为比他还要高,那个曾被她伤过的人女人,终将有一日再度出现在他的面前,只不过到了那时,她的目光不会再落在他的身上,她的风姿神采也定将剌目耀眼,他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等着看他追悔莫及痛苦不堪的神色,他伤了她多深,就算她不找他要回,他也会为她讨回!

    凤眸中寒光一闪,因骑着火麒麟从高处掠过,底下的众名弟子没有注意到,而当他们注意到时抬头看去,只见到一抺白色的身影骑着一匹上古神兽火麒麟飞掠而过,消失在众人好奇的视线中……

    帝殇陌也顺着众人的视线望去,却同样的只看到那抺远去的白色身影,听着耳边众名弟子在说着,那是拂尘仙君的坐骑火麒麟,那么上面的那抺白色的身影定然就是拂尘仙君了。

    拂尘仙君么?

    他怔然的看着,好半响才收回了目光,继续往前走去,不知为何,沉寂的心似乎再也感觉不到一丝的温暖与悸动,他的心似乎随着当年唐心挥刀断必那一刻而死去。

    情已逝,缘已尽,你我今后如同此发,一刀两断!再见也是陌人!

    再见也是陌人……她真的那么恨他吗?真的再见也是陌人吗?再见?只怕他与她,此生再也难相见……

    “殇陌,我找了你半天了,你怎么在这?”柳少白走了过来,他们是一同进入仙门的,如今自然也是同在一处仙门中,进入仙门两年,他们除了修炼之外还是修炼,本来以为可以回龙腾大陆去看一看亲人,谁知一入仙门深似海,尘世俗缘只会妨碍到他们的修炼,因此,他们的师尊也不同意让他们出仙门回龙腾大陆,这一走,已经两年,却是一次也没回去过。

    他敛下眼眸,掩去眼中神色:“有事吗?”

    “师尊在找你,让你去一下他的宫殿。”

    “嗯。”他应了一声,迈步便往前走去。

    身后的柳少白看着他那如同失去灵魂的模样,不由的轻叹一声,这都已经两年了,他还是这样,早知今日会如何,当初又为何要放开她的手?

    他看向天空之处,想起了那张绝美的容颜,神色有一丝的恍惚,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那样娇弱的一名女子,身经毁家灭园,失去了亲人,只剩下她自己,她在龙腾大陆可站稳了脚步?可有人欺她?想到她当年与帝殇陌削发断情的决裂场面,心下又是一声轻叹。

    “少白,殇陌呢?”苏镇南从身后拍住了他的肩膀,而尾随他而来的还有一袭白色衣裙脸上复着轻纱的苏若水,苏若水本就生得美丽,体态婀娜多姿,如今白衣着身,轻纱复面,更显向分神秘绝色的气息,整个仙门中只有极为少数的人知道她那轻纱之下被刻上了贱人两字,虽然一直在治疗,听说是有好转,不过他们却不曾亲眼见过她如今恢复得如何。

    她最狼狈的一幕都让他们见过了,对于她,他们已经可以说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相反的,仙门中的一些弟子却痴迷于她美妙的婀娜身姿,倾心于那冷傲的气质,就算她没露出面纱下的容颜,仙门中的追求者也大不乏人。

    苏若水的眸光掠过柳少白后慢慢的敛下,帝殇陌,那个男子,她为了他在龙腾大陆那里身败名裂丑态百出,而他却从不正眼看她一眼,难道她苏若水就真的那样比不上唐心那个贱人吗?

    衣袖下,指甲深深的剌入掌心,她恨,恨他,也恨唐心,但于唐心相比,她并没有输,她进入了修仙界,成为修仙界中最大的仙门里面的弟子,仙门中男弟子对她痴迷不已,她的师尊又同样的对她呵护置备悉心教导,她是修仙之人,有着无尽寿元,可以是畅活天地间,可以四处傲游,而唐心,她永远也只能呆在龙腾大陆,那个小小的龙腾大陆里,等死!

    这样想,心中畅快许多,面纱下,唇角勾起,她轻抚着自己的脸,经过她师尊多次寻来药物给她服用,她脸上的那伤痕已经尽好,再加上修炼的原因,肤色比原先的还要细腻而晶莹,她在龙腾大陆出过的丑态,仙门中的人不会知道,她依旧是仙门弟子眼中高贵而不可攀的女子,依旧是他们追逐的对象。

    柳少白见是他们两人,神色一敛,有些淡漠的问:“师尊叫他有事,他刚走,你们找他有事吗?”

    “我想请他帮我炼制件法器,去年我偶然得到一块精铁,想看看能否炼制出法器来,既然他去了师尊那里,那我回头再去找他也行。”苏镇南说着,几人中,帝殇陌拥有炼器师的潜能,而这两年他也一直往这一方面发展,像一些法器什么的对他来说他都可以炼制。

    “那好,我也先走了。”柳少白点点头,转身就要离开,却被苏镇南唤住了:“少白,你怎么还这样?难道就为了那个唐心你就不顾我们多年的情义了?这事情都过去两年了,你还在怪我当年的剑指向她吗?”

    “没有,你想多了。”

    “既然没有,为何我们同进仙门后你就疏离了我们?”

    柳少白抬眸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却没有开口,而苏镇南在看到他那目光后,不由的一阵心虚,因为当年离开时他曾暗中对他父亲说,若有机会就整死唐心,他不会知道了吧?

    “我还有事,先走了。”说着,不再看他们两人一眼,衣袖一拂迈步离开。

    “听说了吗?云莱峰的拂尘仙君回来了。”

    “他是门主的弟子,修炼的实力又高,地位比另外几个峰的峰主还要高,我听说,就连另外的几个峰的峰主见了他都要恭敬的尊称他一声仙君呢!”

    “不知拂尘仙君长得怎么样?他以前似乎不在仙门中修炼的,也不常在仙门中,怎么这就突然回来了?”

    几名弟子低声的议论着,拂尘仙君,一个仙门中的传奇人物,一个众人都好奇他长什么样的人物,然而,门中的弟子哪怕是内门弟子也无缘见到他一面,只知道他俊美如谪仙,气质飘逸绝尘,尊贵无比……

    “哎,听说拂尘仙君还不满三十岁就已经结成金丹了,他的天赋那样厉害,将来的修为定然不止这样,要是我能成为他铺被暖床的侍妾也好,可惜,我们连见一面都难。”

    在修仙界中,实力强大的修仙者为众人所敬仰,同样的,他们身边的女人也众名,成为强者的侍妾对于一些实力无法再提升的女修来说,是最好的归宿,因为实力太弱的她们若没有强大的靠山,极有可以会有沦为炉鼎的下场。

    炉鼎,一些男修为了修炼而在欢爱时吸取女子体内的阴元为自身阳气,可加速修炼的速度,但沦为炉鼎的女子老得也快,神色憔悴得也快,不出几年时光就会气尽而亡,这是女修最怕遇到的状况,但,若生得一副好容貌和一副好身材有时被实力强硬的男修看上强掳回去当炉鼎也不是没有,沦为炉鼎连侍妾也不如,沦为炉鼎只为男修的修炼而活,只为男修无止尽的欢爱而活,侍妾尚有尊严,而炉鼎却没有。

    听着那些人的话,苏镇南和苏若水相视一眼便也走开了,路上,苏若水开口问:“堂哥,你知道那拂尘仙君吗?我怎么没听说过他的事?他是什么来头?”

    “我也不是很清楚,在仙门里,峰主以上的那些都是我们这些当弟子的不能去过问的,拂尘仙君的事情我也没怎么听说过,不过我倒是知道,正如那几个弟子所说,这拂尘仙君在仙门中的地位非凡,这次他回来也不知是有什么事。”

    闻言,苏若水敛下了眼眸,想起刚才那女修的话,心下也在思量着,一名不到三十岁的结丹修士,他的前途定是不可限量的,帝殇陌,那个男子她已经对他死心了,如今都成了一副行尸走肉的躯壳她要来也没用,倒不如另寻一条出路,以她在仙门中的美名和修炼天赋,也许,这是个机会也说不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