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6 众人齐聚!战!

    狱煞墨染!一个拥有一双骇人血眸的男子,一个在短短不到两年里令各路佣兵和家族都惊骇的杀手!他擅长追踪隐藏,他出手狠厉绝情,因剑法快而狠而被大陆众人所熟悉,听闻只是炼气巅峰期的高手,却能击杀筑基期的修士,只要出得起价钱,他可以悄然无声的潜入任何一个地方解决掉某一个人,大陆上的众人极少见过他,只知道他有着一双嗜血的眼眸,一双如妖魔一般骇人的血眸,却不想,今日南仙门的混战,连他也来了!

    莫非,是有人出了天价让他买唐心的人头?还是唐心出了天价请他来帮忙?

    看着他手中长剑斜指,踏着轻风飞掠而来,一身紧身战袍,黑色披风随风涌动,发出呼呼声响,一身骇人的冰寒森冷的杀气,如同地狱来的使者弥漫在周身之边,令人心头惊惧万分,颤抖的往后退去。

    狱煞墨染!他的杀气来自于他所杀过的人,他的杀气全属于自然而然的散发而出,凌驾于众人之上的这股骇人的杀气几乎可以秒杀那些没有修为的人,尤其是对上他那双血色的眼眸,令人如身置冰窑之中,浑身毛骨悚然,惊悚不已。

    狱煞墨染?

    唐心挑着眉,看着那熟悉的黑色披风在他身后拂动,身形矫健气势凛冽的男子身上的那一套黑色战袍,不由眸光一亮,触及到他的那一双血眸,清眸不由划过一抺柔和,原来,是墨。近两年不见,他还是一身的煞气与杀气,不过看着他那一身涌动着的气息,实力似乎越发的提升了,再看那些人见到他时的那份惊悚的神情,似乎,他这两年混得也不错?

    唇角不由的勾起一抺笑意,似乎,她手底下的人所带给别人的都是惊惧与震惊,倒是不知,八煞和小雪又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他们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又闯出了什么样的名堂?心下,越发的期待着。

    矫健的身影越过众人来到唐心的面前,身形一旋转间,黑色的披风在空气中划过了一道优美的弧度,只见他旋身落地之际单膝恭敬的跪下,冰冷却带着敬意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而出,一开口,顿时惊倒了一大片人。

    “主子!”

    低沉而带着敬意的声音一出,周围只听见一大片的倒抽气的声音,那单膝跪地的墨染心中同样的激动万分,但脸上神色却依旧冰冷而淡漠,近两年的时间,他一直在找她,却一直没有她的消息,今天,总算是见到她了!

    唐心看着那单膝跪地的男子,黑色的战袍和那件长披风是她送给他的那一套,他就是随便往外一站,身上的气势与威压都是压过在场的那些所谓大家族的子弟的,而这样出色的男子,却是她身边的得力助手,想到这,心下也是满满的骄傲,为他们的出色,他们的绰绝,他们的不凡!

    “墨,我等你很久了,起来吧!”

    带着柔和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出,让那周围的众人都如吃了苍蝇一般的张大了嘴巴却说不出话来,一个个不可思议又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一幕,被誉为第一金牌杀手令各大家族和势力都防着的狱煞墨染,竟然是唐心的手下……

    墨染依言站了起来,这才抬眸看着面前的青衣女子,两年过去了,她依旧美丽如初,那眉宇间的自信与尊贵气息依旧是那样的熟悉,那唇边的笑意依旧是那样的温暖人心,他的主子,唐心。

    看到连这狱煞墨染都是她的手下,宫翊的脸色不停的变幻着,她自己已经是变态般的强大了,他实在是难以接受就连她手底下的人一个个都那样的变态……

    施云看到她又多了一个强大的帮手,顿时心头一松,为她的安全多了一分的保障而感到放心,目光朝那被众人称为狱煞墨染的男子看去,眼中不禁划过一丝的黯淡,就连她身边的人都这样的强,他又有什么资格想着有朝一日跟在她的身边守护着她?只怕,他与她,经今日这一事过后,也将缘尽于此了。

    “你这女人,怎么手底下的人都这样变态的强大?这还让不让人活啊?”拓拔野没好气的瞪了唐心一眼,想他修炼这么久,又经常在外面历练,这个有着一双血色眼眸的墨染当初还是由他带着出了那幽冥森林的,谁知短短不到两年的时间这实力就已经是超过他了,真是人比人比死人!

    那些魔修不认识墨染,但却被他一出现一剑就秒杀一名魔修的手法而惊到,打量着他的同时,心下越发的震惊,他们魔修本身就是身染鲜血的邪道杀手,本身的杀气与嗜血的气息一般的人都无法相比,然,那名一身黑色战袍长披风的男子浑身却而着那样浓郁而骇人的杀气与煞气,不得不叫他们惊讶。

    “动手!别管他是什么人,凡阻挡者,杀无赦!”为首的一名魔修阴沉着声音说着,一声令下,身后的七八十名魔修峰涌而上,有的对付十二龙骑他们,有的对付墨染,剩下的,几乎全涌向了唐心,他们似乎打着势必将她掳走的打算,似乎不在乎将损失多少的魔修也要完成这一任务。

    “我倒要看看,你们都有多大的本事!”唐心清眸一眯,清冷的声音一出,众人只见她身上灵力猛涌而上,青色的身影以着诡异的速度袭向为首的那名魔修,那名实力在于筑基巅峰期的魔修。

    他们交战于半空,而底下的那些人则惊呆了退到了远处,唯恐被前面的那一场战斗而波及到,看到鬼手天医唐心亲自出手,众人都屏住了呼吸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一招一式,想看看她的到底与手法到底是怎么样,是否是真的那样的强悍,然,令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她的速度快得让他们无法看清她的招式,只见那抺青色的身影如鬼魅一般的掠向半空朝那魔修袭去,那只手以着诡异的变幻转变着,下一刻,竟是一手掐断了那名魔修的脖子……

    “咔嚓!”

    听着那清晰的咔嚓声,看着那名筑基巅峰期的魔修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甚至连惨叫的时间也没有就已经陨落在她的手中,这是秒杀!这是赤果果的秒杀!

    以着最快的速度,最诡异的方法,直接秒杀了一名筑基巅峰期的魔修……那手法,快得如同鬼手,无声无息,变幻多端,却又一出手就是令人致命!

    鬼手天医,鬼手天医!除了拥有起死回生的医术之外,鬼手指的就是她这快得无法看清的手法吗?

    众人心头大惊着,如同掀起了一**的惊滔骇浪,震惊而不可思议的看着那抺清冷而尊贵飘浮在半空中的青色身影,她就那样当着众人的面,轻易的秒杀了一名筑基巅峰魔修!如果换成是他们,岂不是死几百回都不够死?想到这,浑身不由的出了一身的冷汗,心底涌上了一股惊惧与后怕。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看着那名魔修就只如同废弃的东西一样被她随手从半空中丢下,摔落于地面上,那砰的一声落地声,在他们心底激起了一股骇浪,惊了他们的心,也醒了他们的神,鬼手天医唐心,他们竟然想着与她为敌,想着取她性命,这不是自找死路又是什么?

    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有的甚至不敢再站在前面,悄悄的往后面的人群中缩去,想隐藏在里面,生怕被她看见。

    唐心的一击秒杀了那名实力最强的魔修,不仅惊到了底下的众人,就连那七八十名的魔修也被她的手法和速度惊到了,但他们没有退路,他们也不可能退缩,只有勇往直前,只有捉到了她才能回去,否则,就算这样回去了,等待他们的也只有死亡一条路!

    她飘浮于半空中,青衣涌动,墨发飞扬,清冷绝美的容颜带着冰寒的杀意,浑身弥漫着一股尊贵而圣洁的气息,令底下的众人见了心生痴迷之时,却又忍不住的生出一股崇拜尊敬之色,她就仿佛是那九天之上尊贵无比的仙人,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大地,那清眸一扫间,光芒流动,威仪摄人!

    清眸扫过那与十二龙骑和宫翊他们交战中的魔修,蕴含着灵气的声音从她的口中而出,短短的几个字,却令众人心神一颤,心头重重的一震!

    “一个不留!”

    “是!”

    十二龙骑和墨染众人沉声的一喝,中气十足的声音夹带着浑厚的灵气与威压,震耳欲聋的声音一出,一股肉眼可见的气息也随着在空气中荡开,回荡在南仙门之中。

    因唐心的一声令下,众人体内血气上涌,浑身热血澎湃着,似乎在体内叫嚣着要破体而出一般,墨染的手中的剑一挥出,便是精准而凌厉的砍杀数名魔修,十二龙骑的实力同样不弱,以一敌三还是绰绰有余,宫翊的实力虽说在南仙门中也算数一数二,但面对筑基期的魔修却也有些力不从心,他的父亲宫家家主见状当即上前帮忙,加入战斗中护着宫翊,施云有小丹帮忙护着,身上除了一些小伤倒也没什么致命的危险,一时间,厮杀的声音,刀剑相碰的铿锵声,以及那魔人肢体被砍落而发出的惨叫声,混杂着低喝的声音传遍在空气中……

    那血腥而狠厉的一幕,那凶残而嗜血的杀戮,就那样真真切切的在众人的眼前发生着,鲜血溅落的一地,肢体凌乱的散落,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众人也不由的被面前的一幕惊呆了,而更叫他们震惊的是,他们以着极为少数的人数对战七八十名魔修,竟然能不折陨一人,相反的,那些魔修却是在一个个的减少着,这、这到底是怎样惊人的战斗力?

    “咔嚓!”

    突然间,天空中风云变色,万里晴空之上竟然闪过了一道闪电,乌云涌动之际,狂风骤起,呼啸而来的狂风和那发出咔嚓声的闪电令在场的众人心头大惊,纷纷慌乱的问着:“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是怎么?”

    “呼!呼……”

    狂风卷起落叶与风尘袭来,声势浩大势不可挡,风沙夹带着强大的威压袭过,发出呼呼的狂啸声,同样的,万里晴空一变,乌云弥漫在上空,又一道闪电在云层中咔嚓一声闪出,隐隐的有袭向底下之势,惊得众人冷汗直冒惊悚不已,想躲,却无处可躲。

    唐心清眸一眯,看着那风云变色的天空,神识朝周围扫去,见,狂风的后面,八名白衣男子御剑而来,狂风因他们而生,风沙因他们而卷,强大的威压与灵气相汇合着,控制着那一股袭来的狂风,看到那八道白色的身影,她眉头一扬,唇边勾起了一抺笑意。

    八煞,他们也来了。

    眸光一转,视线落在了那高峰之上的一抺白色身影之上,那抺纤细的白色身影衣袂飘飘,墨发飞扬,她身处高峰之上,却操控着天上的风云与闪电,一道道的闪电从因她而闪出,只听咔嚓的一声,数道闪电从云层中袭落,击中了那坐在飞行兽上面的数名魔修。

    闪电剌眼的光芒一闪,缠住了那些魔修的身体,只听见那些魔修惨叫连连的凄厉叫声响起,下一刻,他们的身体剧烈的抽搐着,双眼往上一翻,舌头吐出,身上冒出了一缕缕的轻烟,如同浑身的气血都被炸干了一般无力的往底下掉去……

    “电、电、变异、变异灵根电属性!”

    人群中,不知是谁惊惧万分的惊呼出声,看着那从云层中袭下的闪电轻易的将那些魔修击杀,不由震撼的大叫出声。

    “北仙门的雪仙子!是北仙门的雪仙子!虎啸大陆上只传出一个拥有变异灵根的修仙者,那就是进入北仙门不到两年的雪仙子!天啊!怎么连她也来了?”

    “变异灵根电属性!竟然是那样的强大,太不可思议了……”

    “只是那北仙门的雪仙子,怎么也来了?她不会也跟唐心有什么关系吧?”想到这一点,众人不由的冷汗直冒,这不得不怪他们会这样想,试问,连狱煞墨染都是她的手下,那雪仙子呢?会不会也是她身边的人?只是,想到这一点,一个个都不由的心惊肉跳着。

    “啊!你们快看!那不是东仙门近两年掘起的八名拥有天灵根的弟子吗?怎么他们也来了?”看着那八名御剑飞掠而来的八名丰神俊朗却面带煞气的白衣男子,看着他们一出手就将那些魔修击毙,那如同索命幽灵一般的诡异身影与手法,每一闪身的掠出,就是收割着一条魔修的性命,看干脆而利落的狠厉手法让众人不由的心惊胆战,脑海中同时闪过这么的一句话。

    夺命八煞,索命幽灵,白衣胜雪,侍主天医!

    侍主天医……他们,他们就是鬼手天医唐心身边的八煞!天、天啊……

    惊知这一点,一连窜的惊吓让他们双脚无力的颤抖着,双腿一软,竟是直直的跌坐在地上,无力站起,惊惧而震惊的看着那前面的一幕,一个个出来的人物,都是随便一跺脚就令大陆众人惊惧敬畏的人物,而这些让人敬畏的人物,竟然全都是鬼手天医唐心手底下的人,这、这样令人震撼的真相,竟是惊得他们无力站起,原先想杀唐心和捉唐心的那些人,此时想逃,却因心底涌起的极度恐惧而站不起来,只能跌坐在地上颤颤的看着……

    有了八煞和夏雪他们的加入,那七八十名魔修根本就是不堪一击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不过片刻的时间,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在这空气之中,那些魔修的尸体凌乱的散了一地,随着众人停下手中的攻击,刀剑的相碰声落下,周围静得只有树叶被风拂过时的沙沙声……

    静!诡异的静!

    从头到尾看着那一幕发生的众人惊惧的张大了嘴,却发不出一道声音,全都被吓住了,他们只看见,一袭青衣的唐心从半空中落下,青衣不染一丝鲜血,神情依旧,待她稳稳落地之后,那十二龙骑同样来到她的身边,并排而站,面向众人,气势凛冽而摄人。

    墨染和小丹来到唐心的身边,拓拔野带着拓拔逸站在她的身后,这时,八煞迈步来到她的前面,八人不约而同的单膝跪地:“属下叩见主子!”低沉的声音带着难掩的激动,看着面前的主子,心情澎湃不已。

    八名丰神俊朗的白衣男子恭敬的单膝跪地,声音洪亮而低沉,深深的撞入众人的心,那周围的众人看着他们八人,嘴巴张了又合,想开口,却又找不到言语来表达心中的那份震撼,而在这时,一抺白色的身影从高处飞掠而下,白衣翩翩美如天仙,清冷的气质让众人看着觉得与唐心有着几分的相像,却又显得不太一样。

    雪仙子,一个拥有变异灵根电属性的美丽女子,一个被人推崇着,被人追逐着爱慕着的女子,她的气质比大家族的千金小姐更胜几分,她不施粉黛,却天生丽质,冷淡的神色更是让一众的追求者倾心不已,变异灵根电属性,一个被预言修为将无止尽上升的一名修炼者,这样一个居于高位的女子,竟然是鬼手天医唐心身边的人……

    “小姐。”

    夏雪激动而欣喜的上前,来到她的面前,看着一别近两年的小姐,一时间,不由的红了眼眶:“小姐,你受苦了。”这两年虽然没见到她,但却听到她的事迹,她没想到她在那幽冥森林中被李婉秋看中想要夺舍她的身体,后来又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虽然没听到有关于她受伤的事,但每当听到只有她一个人在面对着那些事情与危险时,她心中总是担心着。

    少爷最疼爱的就是小姐了,少爷已经没了,她若不能保护好小姐,将来死后也没脸见少爷,更何况,小姐对她们情同姐妹,小雨已经没了,她也只剩下小姐了。

    “小雪。”

    唐心牵着她的手,看着面前越发美丽的她,露出了一抺笑容:“你们都回来了,而且都是成长后回到了我的身边,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

    “小姐!”心中的酸涩与喜悦让她的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她扑进她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她:“我再也不离开小姐身边了,再也不了。”

    唐心目光一柔,一手轻抚着她的头,另一手轻拍着她的背,柔声道:“别哭了,见到我不是应该高兴吗?”

    “要不是南仙门中出了这事,我们还找不到小姐就在这里。”她说着,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拭去眼泪回身扫向那退到远远一脸惊惧的众人,冷着声音道:“小姐,那些人要不要杀了?”敢打她家小姐的主意,真是找死!

    听见夏雪的话,数千的人竟然不一个个面如死灰惊惧的看向唐心,毫不怀疑,只要她一声令下,他们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南仙门……

    失策,真的是失策,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她手底下还有这些恐怖的人物!一个个都属于危险人物,一人抵上百人,拥有那样令人震惊的战斗力,他们怎么敢与他们交手?

    唐心的目光扫向那些人,瞥了他们那些面如死灰的人一眼,淡淡的道:“不过就是一些跳梁小丑,不值得我们动手。”声音一顿,见他们明显的都松了一口气,又道:“当然,如果他们还不想离去,或者是想着什么时候偷袭……”她的话还没说完,那些人顿时连滚带爬的往南仙门外逃命去。

    南仙门门主怔愕了好久才回过神来,看着那东仙门的八名风云人物,再看那北仙门的雪仙子,再看那站在唐心身边的狱煞墨染,以及那十二龙骑,嘴角不由狠狠的抽搐着,几乎所有的强者都齐聚在她的身边,这些随便跺一跺脚都会让人心惊的人物,竟然全都是她的手下……

    擦了擦冷汗,他转头吩咐着:“把地上的尸体收拾一下,处理一下染血的地面,把那些不相干的人请出南仙门。”

    “是。”几名峰位也回过神来,连忙应了一声,带着门下弟子迅速上前清理那些肢体,有的则负责将一些不曾参与的家族请出南仙门外,有唐心一行人在那里,那些家族势力全不敢不从,一个个都被请出了外面,随着众人的散去,原本被挤满人的南仙门这才清静了下来。

    “唐心,这样吧!我在门中清出地方,让你的人先住下,可好?”南仙门主上前,问出这话都显得有些小心翼翼,见识到她隐藏着的实力,他知道就算她不想为他炼制大元丹他也无可奈何。

    她看了八煞众人一眼,点点头:“嗯,那就麻烦门主了。”

    “呵呵,不麻烦,不麻烦。”他笑呵呵的说着,顿时松了一口气,迅速回头吩咐着,让人给他们安排地方住下。

    见危机解除,宫翊扶着他父亲转身就离开,唐心见状,目光微闪,看着他们离去的方向,以及他们身上的伤,半响,才收回目光。而施云则上前:“那我也先回去了。”

    “管事师兄的伤没大碍吧?”她看着他身上的几处伤痕,虽然不致命,伤口却也不浅。

    施云露出一抺笑容,道:“没事,我回去包扎一下就可以了。”说着,深深的看了她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拓拔野,你也回去吧!小逸这里不用担心,他跟着我很好。”

    “嗯,那我就先回去了。”他点了点头,见识到她的本领,知道她的身边如此多的强悍手下,就算有人与她为敌,她也是可以应付的。

    见他也离开离开后,唐心牵起小逸,对众人道:“走吧!先到我那里聚一聚。”这才带着他们往回而去。

    唐心的小屋外,众人席地而坐,把这两年的事情都告诉了她,众人也重新介绍,让十二龙骑也认识他们,听完他们这两年的经历,唐心点了点头:“原来这样,这样也好,只有历练才会更快的提升实力,我还会在这里留三个月的时间,打算炼制出大元丹,三个月后我们起程前往灵兽森林,直通修仙界。”

    闻言,众人心下越发期待着,总算可以跟在她的身边一同历练了,当即纷纷点头应声。这时,夏雪开口道:“小姐,有一事小雪想请小姐帮忙。”

    “说。”

    “我师傅的夫君浑身动弹不得,而且连话也说不出,师傅她寻了很多的医者和炼丹师都无法将他治好,所以……”

    唐心一笑,问:“那你师傅可有带同她的夫君一起来?这三个月里我估计不会离开南仙门,你让她带上她的夫君到这里来吧!我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病。”

    夏雪轻轻一笑,道:“我就知道小姐不会拒绝,所以在我起程出发来南仙门时,师傅也和她夫君一同前往,不过他们在城中客栈安顿,我等会就下山将这好消息告知他们。”

    “嗯。”她点了点头,看了他们众人一眼,道:“你们都是即将进入筑基期的修士,等过两天我炼制一些筑基丹帮助你们进阶,灵兽森林凶险万分,最好还是有着筑基期的实力。”

    众人一听,当即欣喜的道:“多谢主子。”筑基丹在外面价值千金,有时甚至还买不到,但他们主子却能炼制出来,想想心底就兴奋不已。

    “我还要进城一趟,去找个人,小雪,我和你一起进城吧!”唐心站了起来,拂了拂身上的衣裙,对他们道:“你们先留在这里休息。”

    “是。”众人应了一声。看着她唤出了上古神兽青鸾,接着与夏雪一同跃上青鸾的背,往天空中掠去。

    不过短短的时间,几乎整个大陆都轰动了,原本各大势力和家族都齐聚南仙门,却不想出了那些事情,尤其是东仙门和北仙门,他们震惊于他们门下最引以为傲的弟子竟然全是鬼手天医唐心的手下,本以为他们下山之后还会回来,谁知却是一去不回头,白白的没了数名天赋出众的弟子。

    尤其是离南仙门最近的那个城镇,逃出南仙门的众人都在此处落脚,想着休息一下再离开,一坐下来,说的都是南仙门中唐心的事情,这一传百百传千的,一袭青衣容颜绝美的唐心再一次的成为众人口中的传奇人物,一个神秘却又存在着的人物……

    当唐心和夏雪来到城中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两人容颜都极为出色,一人青衣,一人白裙,走在一起是那样的赏心悦目,然,有的人在南仙门中见过她们两人,知道她们的身份,却是惊得连话也就不出来,而有的人本正在吃晚饭,看到了唐心和夏雪出现在城中,一惊,连筷子都掉到了地面,更有人几名不长眼睛的猥琐男子见她们容颜绝色,竟上前去调戏,才一靠近,就被废了手脚在地上抽搐着……

    “她们、她们怎么来了?”惊愕中的众人不敢露面,全都躲在酒楼里不敢出去,唯恐被她们看见。

    夏雪先和唐心一同来到了一品居,小二见到唐心和夏雪两人,眼中浮现惊艳的神色,连忙招呼着:“两位姑娘,来点什么?我们这里最出名的就是一品香的酒,要来要来一壶?”心下则暗叹,奇怪,这城中何时来了这么漂亮的女子了?这两人是什么人啊?以前怎么不曾见过?

    然,一品香中的大部份客人却是去过南仙门的,唐心和夏雪的容貌他们怎么也不会忘记,可没想到他们才出了南仙门到这里落脚,她们竟然也来了,一时间,全都惊得不敢抬头,怕被她们认出来,一个个都把头埋得低低的,这诡异的现象引起了小二的注意,不由认真的打量着两人,却不想,那青衣女子一开口,却是他极为耳熟的声音。

    “小六子,你家主子呢?”唐心开口问着,面带笑意的看着面前的小二。

    “啊?”店小二名唤小六,这也只有熟悉的人才知道,听她唤出他的名,而他却不认得她,不由的一脸的怪异:“你们是谁啊?怎么知道我叫小六子?”

    唐心一笑,道:“我总跟天音一起来,你认不出我的样子,不会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吧?”

    “啊?唐、唐、唐唐?你是唐小姐?”他一脸的呆滞,面容惊愕的看着面前绝美的女子,实在很难将两人想象到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