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5 强悍的手下!惊!

    “门主,那个唐唐会不会真的就是唐心?不如把她交出来吧!我们南仙门犯不着为了她一个小小的弟子而得罪这么多的人,门主,还请三思啊!”一旁的几位峰主不约而同的说着,如今南仙门被这些人围堵着,稍有不慎就会给南仙门惹来滔天大祸,他们不得不小心处理眼前的这事。

    南仙门门主被他们一个个说得脸色涨红,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憋的,那一把白花花的胡子颤抖着吹着气,双目瞪起的盯着他一个个逼上前来的各方势力主事人。

    他自然知道他们所说的话以及护了唐心之后的严重性,但,她可以帮他炼制出大元丹,那是关乎能否再多五百年寿元的大事,他也只有拼尽全力的保她周全,若不然,错过了她,他相信绝对不会有第二个人可以为他炼制出大元丹!

    当下,心下越发的坚定,蕴含着威压的目光朝周围的从人扫去,沉气喝道:“我劝你们速速离去!若再在南仙门中捣乱,就是与你们各方势力为敌,我南仙门也不会退经缩!”蕴含着雄厚灵气的声音一出,惊得那几位峰主一个个怔愕的瞪大了眼睛,门主到底在想什么?真的要与大陆众势力为敌吗?就为了那个唐唐?

    “门主!”几人不约而同的开口,却被他一记凌厉的眼光扫来,到嘴边的话顿时说不出来。

    “唐心毁了我林家,今日你们若是执意要护着她,那好,我们也就不跟你们客气!兄弟们!动手!踏平了这南仙门也要找出鬼手天医唐心的下落!”林家的一名男子怒声大喝着,手中的刀往天上一举,一声令下就要让众人往里面掠去。

    眼见场面一触即发,南仙门中的众名弟子和那几位峰主一个个都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真的要打起来吗?真的要与他们为敌吗?这、这……

    然而,就在他们心头猛跳的这一刻,一道有如天外仙音的声音带着几分的散懒和悠哉的从空中传来,幽幽荡荡的弥漫在空气中,清晰的传入了众人的耳中,让众人猛的一抬头,朝那声音所在的地方看去。

    “是谁想要找我?竟然出动了这么大的阵势。”

    一袭青衣的唐心从天下飞掠而下,如墨般的发丝随风轻扬,有着几缕拂过了她那张绝代无双的倾城容颜,看到她那张倾城的绝美容颜,底下那些从没见过她的男子全都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气,惊艳的看着那一袭青衣从空中翩然落下的绝美女子

    她就是鬼手天医唐心吗?好美……美得令人无法呼吸……

    那张倾城绝美的容颜,不施粉黛,冰肌雪肤,柳眉清眸,瑶鼻朱唇,五官出色得如同上天精雕细刻而成,美得不似人间所有,尤其是她那眉宇间散发的自信与尊贵的气息,浑天而成,令人不自由主的想臣服在她的脚下。

    简单而素雅的青衣飘飘,却将她身上那股不容亵渎的圣洁与尊贵尽托而出,她仿佛踏风而来的天外仙人,举手投足间散发着无穷的魅力,这一出现,便是令人所有的男子为她所惊艳,为她的风采天姿而折服,为她的绝世无双而痴迷……

    “唐心!你果然在这里!”

    见到她出现,也有的人脸色一变,震惊的同时带着巨怒与一丝不为人知的恐惧看着那翩然而下的青衣女子,在见到她身边只带着一个小孩时,这才微松了一口气,一个唐心已经很难对付了,若是再出现些别的什么人,那他们今日所为就真的是自找死路了,所幸,她只是一个人,而那个坐在飞行纸鹤上的小孩,根本不必放在眼中。

    南仙门门主见她以着真面貌示人,不由的也被她惊了一番,那一身弥漫在唐唐身上的那股圣尘与尊贵,总让人觉得唐唐的那张脸过于平凡普通,而今的这一张脸再配上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风采与天姿,竟是那样的绝妙,这样的她,才是那惊艳大陆的鬼手天医唐心!

    看到她出现,心下不禁复杂万分,她只有一个人,就算是实力再出众也难敌众人,这回可如何是好?

    人群中,宫翊看到那抺飘然而下的绝尘身影,冷酷的眼中也划过一抺惊艳的神色,那身形与唇边的笑全与唐唐毫无两样,只除了那张脸,原来,她真的是那鬼手天医唐心!

    施云站在人群中痴痴的看着她,心下苦涩非常,原来,她的本来容颜竟是这样的倾城绝色,她身上的风采天姿不再掩藏时竟是这样的摄人心魄,这样的她太优秀了,他就算是再努力修炼个十几二十年也赶不上她,更无法成为她身边的一员,今日这事一经闹开,她离开仙门的日子,又近了……

    “她真的是唐唐吗?天啊!好美……”

    云峰的一些外门弟子惊呼出声,一个个都用着灼热的目光看着她,那样的倾城绝色,无论是在什么地方都是从没见过的,而她,竟然真的是鬼手天医唐心,那个名誉虎啸大陆的风云人物,竟然曾为他们烤过肉,与他们一同开过玩笑,想到这,心中不禁热血澎湃难以自抑。

    唐心稳稳的落于地上空地,而当她的出现,那些刚才还在叫嚣着的各方势力的众人竟是不约而同的往后退去,惊艳于她的绝色美丽的同时,更是惧怕着她的强悍实力与惊人天赋。

    她清眸朝人群中扫去,美眸流转间自带着一股摄人的神采与气魄,她只是静静的翩然而落,她只是静静的站在那里,就已经让众人打心底不敢有一丝的放肆,不敢再像先前那样的叫嚣着。

    “门主,这是我与他们之间的事,与南仙门无关,你们还是退到一边吧!”她淡淡的开口,声音中自带着一股自信与威仪,让那活了近两百岁的南仙门门主听了都不由自主的顺从着,带着南仙门的众人退到一旁候着。

    “你们谁想找我?找我何事呢?”清眸再度扫过众人,目光落在那林家的人身上时勾唇一笑:“林家的后辈?想找我报仇?我好心放你们一马没有赶尽杀绝,不过,看样子你们似乎不知生命的可贵,既然如此,今日送上门来,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清眸半眯间折射出一道让人心惊胆寒的杀意,竟是看得那众人不敢上前。

    那林家的后辈听了她的话,心下生出几分胆怯,但一想到他们有这么多人,她却只有一人,当即壮着胆子喊道:“大伙别听她的,今日我们来了这么多人,各方势力都想要歼灭她,这是最好的机会,饶是她有三头六臂也敌不过我们在场的这么多人!”

    听着那名男子的话,众人也觉得有道理,当下也不再退缩,喊道:“唐心,你还是束手就擒吧!否则,乱刀之下将你砍成十几块的你就别怨我们了!”

    “对!你若是束手就擒跟我们回去,专门为我们大陆上的人炼制绝世丹药,我们可以留你一命!”

    “唐心!只要你医治好我的怪症,我这一方势力可以保你一命!否则落入那些人的手中,你必死无疑!”今日所来之人,全都是有目的而来的,有的想要杀了她,有的则想要将她禁锢起来让她炼制绝世丹药以供他们用之不完,有的则想要她出手治病,然,他们都用错了方法,以为用武力相逼她就会像其他人一样的为他们所用,却不曾想,她,是名响龙腾大陆和虎啸大陆的鬼手天医唐心!

    向来只有她威胁别人,从来没人敢这样当面的威胁她,而那曾经对她做过这样的事情的人,都已经死在她的手里,而且,凄惨无比!

    人群中的施云担忧不已的看着她,那些人的情绪越发的激动,会不会真的对她有什么伤害?她接下来会怎么做?她真的可以对付得了那意有所图的各方势力吗?

    宫翊在混乱中来到了他的家族当中,见到了他的父亲,神色凝重的上前:“父亲,你们怎么也来了?”

    “翊儿,你近来可好?我刚派人去找你却找不到,对了,你与那鬼手天医唐心同处一仙门,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中年男子宫家的家族站在各方势力后面,从刚才开始他就没有上前,他只是带领他的家族在一旁观看着,细细的打量着那令大陆各方势力都惧怕的鬼手天医唐心。

    能成为四大家族之一的大家庭,他不会轻易的被别人的话而误导了他的判断,那鬼手天医唐心一身风姿出众,眉宇间自信而威仪摄人,就算是久居上位的他都无法与她相提并论,宫家与她没有仇恨,自是不会趁着这么多人而对她不利。

    “父亲,你切莫打她的主意,她不是一个可以为敌的人。”宫翊沉声说着,神色严肃一点也没有开玩笑。

    宫家主点点头,道:“你放心,为父没有打算与她为敌,今日前来也是为了想一观名满虎啸大陆的鬼手天医唐心是怎样的一个天之骄女,怎么的惊艳天下而已,我们宫家与她没有仇恨恩怨,何必在她此时落井下石。”

    闻言,宫翊这才放下心来,看向了那立一块石头上的青色身影,她一名女子,竟然能掀起这样的狂潮与骇浪,竟然能让虎啸大陆上各方势力对她心生骇意,她,确实是不简单。

    “呵呵呵呵……”

    听了那些人威胁的话语,唐心轻笑出声,笑声中有着轻蔑与张狂,甚至,还带着一丝的不以为然,笑声在空气中弥漫而开,传入众人耳中,竟是让众人不由的心头一沉,一股不安在他们的心间扩散着。

    唐心眸光微转,视线划过那几个说话的男子,漫不经心的道:“就凭你们?对付你们这些人,根本不用我动手,既然你们想玩,那我就陪你们玩玩。”声音一顿,在他们微惧的目光中,轻声一唤:“小丹,出来陪他们玩玩。”

    正当众人朝周围看去,想看她突然唤出的这名字是什么人时,却突然见她的身上闪出一道光芒来,下一刻,一道蓝色的光芒化成了一名身着蓝色轻纱的绝色女子,蓝衣飘飘纤纤而立,只是,浑身却散发着一股冷漠冰寒的气息,而她眉宇间的那抺金莲印记,更是增添了她的神秘与美丽,虽然站在唐心的身边,虽然无法与唐心的美相比,却别有一番另类的美,只是,让众人震惊的不是她的美色,而是她眉宇间的那枚印记,如果他们没有猜错,那应该是灵兽与人契约后的印记,这么说,这个蓝裙飘飘的美丽女子,是一只灵兽?可若能幻化人形,那灵兽的级别应该是圣兽以上……

    “小丹见过主人。”小丹轻身行了一礼,姿态优美而大方,她本身是蛇,纤腰细小胸前丰满,这一俯身愣是让那一众的仙门男弟子看得直咽口水。

    怎么唐心长得那样的绝美,连她的灵兽也这样的丰满诱人?大陆上圣兽级别的灵兽何其难寻,她竟然拥有一只,而且,还是能幻化成这样美丽的人儿,这圣兽若是他们的,那该有多好?

    “嗯,小丹,这几个人说要将你主人我禁锢起来,有的甚至说要杀了我,你说,该如何处置他们?”唐心勾唇一笑,清眸带着玩味的看着那些脸色一变的众人。

    “杀了!”美目中杀意一现,掠过唐心所指的那几个人,下一刻,蓝色的身影以着闪电般的速度掠出,那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惨叫一声倒落在地。

    众人猛然一惊,纷纷往后退去,这一看,那几人脸色发黑身体抽搐了一下双眼一翻的死去,很明显是中了剧毒而死,而那蓝衣女子,就站在他们的身边,冷漠的看着那死在她脚边的几人。

    “啊!”

    人群中,不知是谁惊呼出声,这一声惊惧的叫声同样的让众人心头大骇,是什么样的毒?竟然能在眨眼间取人性命?而且还是以着那样的速度……

    “各位!各位!别被她吓到了,她只有一人一兽,我们却有这么多人,如果今天不杀了她,错过了机会就难以再下手了!各位,别犹豫了,我们一起动手!”

    人群中,一名男子大声的喊着,小丹顺着那声音看去,还没动手,就见十二道身影踏着众人的头顶飞掠而来。

    “何等宵小胆敢欺我主子!”

    浑厚的声音夹带着强大的威压,十二人的声音那样的一致,如同晴天响起的一道惊雷重重的打落在众人的心间,震得众人心底发慌,惊惧的回头看去。

    十二名清一身黑色劲装的粗犷男子踏着众人的头顶飞掠而来,强大的气场,骇人的威压,以及那凌厉的杀气都让众人心中掀起了狂潮,惊愕的看着那十二人。

    “是、是十二龙骑!”

    十二龙骑,虎啸大陆前几年窜出的神秘队伍,他们原本列成佣兵进入凶险的森林中掠杀完成任务,大陆上众多的家族和势力因他们那惊人的实力而想将他们收入羽翼之下,却无人能够成功,不久前,曾听说他们被鬼手天医纳入手底下,却不想,竟然是真的……

    见他们也来了,唐心一笑,看向了那片蔚蓝的天空之处,今日虎啸大陆的各方势力都来了,八煞和小雪以及墨他们应该也快到了吧!近两年不见,她也期待着与他们的相逢。

    “我们没有退路了,今日若不是她死,那就是我们死!快!先把唐心捉起来!”

    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也惊醒了那处于呆滞状态中的众人,想到事情发展成这样已经没退路了,他们想要唐心为他们炼制丹药,那就得有付出代价!

    “上!把她捉起来!”

    怀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念头,众人拼了命的一瞬间全朝唐心涌了过去,来自四面八方的围攻让她毫无退路,而那前面的小丹则紧紧的护着她,可就算她是圣兽级别的灵兽,面对这么多涌上来的人也有些应付不来,那些人杀意腾腾,气势汹汹,却没注意到她由始至终都一脸的淡然与自信,仿佛,没将面前的这些人放在眼中一样。

    “找死!”

    十二龙骑冷喝一声,十二道身影瞬间来到唐心的周围将她护得滴水不漏,十二道强大的威压瞬间袭出,只觉风刃扫过,有如排山倒海之势的涌向那些围上来的众人。

    “呼!”

    呼啸的狂风涌起,强大的威压将众人猛然推向了后面,只见那人狂风中后退的众人失去平衡的撞倒在一起,有的踏倒在地上被人踩踏而死,一时间,惨叫声伴随着惊慌的呼叫声一声声的在空气中传开,回荡在南仙门之中。

    “砰砰砰……”

    跌撞的声音响起,狂风一收,十二龙骑恭敬的站在唐心的周围,而那涌上来的众人则倒下了一大圈,凌乱而惊惧的看着那十二龙骑以及那目光中布着杀意的蓝衣女子。

    “胆敢伤我主子者,杀!”龙一冷声一喝,眸光杀意凛冽的扫向那些人。

    “你、你、你们……”

    其中,十几名家族家主和一些势力的主事人围在一起低声商议着,打算一些人缠住那十二龙骑,另外的一些则专门对付唐心,事情发展到现在,他们知道如果今日杀不了唐心他们都活不了,不一会,众人达成了共识,相视了一眼慢慢往一边散去,企图来个突击。

    将他们的举动看在眼里的唐心笑了笑,忽的感觉到空气中气息的变化,不由微皱起眉头朝周围看去,阴沉的气息莫名的让人觉得心头沉闷,那股气息不是正派修真者的威压与灵气波动,而是属性魔修的阴暗气息。

    果然,就在她朝周围看去时,数十名身着黑衣的魔修骑着飞行灵兽从高处飞掠而下,吆喝的声音伴随着一股令人感到压抑的气息,虎啸大陆平时极为少见有魔修出现,此时看到魔修,众人都惊愕的瞪大了眼睛。

    “魔、魔修!快、快跑!”

    魔修的手段凶残而狠厉,他们一出手就是要取人性命,而且不管与他们有没结怨,有的甚至在杀死之前还要吸了对方所修炼的灵气,魔修,一直是一个恐怖的存在,一个让所有的修炼者都为之惊惧的邪魔!原本还打算对付唐心的众人,看到了那些魔修的出现不由惊得纷纷退后,想尽办法找地方藏起来。

    七八十名的魔修清一色的黑色,浑身散发着令人压抑而低沉的气息,南仙门门主担忧的看了看唐心,又看了看那些魔修,想了想,还是示意众人退离场地,随着众人的退开,倘大的场地中也只有唐心和小丹以及十二龙骑,还有那坐在飞鹤之上的拓拔逸存在着。

    “小逸,下来。”唐心一眯眼,开口说着,半空处的拓拔逸听到她的话,乖巧的来到她的身边。

    人群中的拓拔野惊讶的看着他,那张与小安一模一样的小脸依旧如初,眼神却仍是空洞的,但他却能听唐心的话,她到底是怎么办到的?看到那些魔修,他不再犹豫的飞掠而出,来到唐心的面前。

    “唐心,我帮你一把吧!魔修可不容易对付。”

    见他出来,唐心轻叹一声,摇了摇头:“你何必惹祸上身呢!”

    “我也来帮忙。”施云也从人群中掠出,虽然他的实力算不得什么,但他也希望可以帮她一把,多少也出点力。

    唐心看着他,有些异讶于他眼中的坚定,不过还是说道:“管事师兄,你不是那些魔修的对手。”蓦然出来,说不定只会落得一个死亡的下场。

    “你不用担心我,我可以应付的。”施云说着,同样站在十二龙骑的旁边护着她。

    闻言,她只好作罢,以神识告诉小丹多注意一下他,毕竟,施云这个人对她尚且不错,她也不希望他因此而死。

    宫翊站在人群中远远的看着,眉头也不由皱了起来,魔修,她怎么连魔修也惹上了?看着那七八十名的魔修,再看她那一方的人手与实力,虽然不知一名十二龙骑能对付几个魔修,但是,他们只有十二人,而施云的实力估计拼了全力也只能与一名魔修对抗,那圣兽幻化而成的蓝衣女子又顶多也只能应付几人,而唐心自己还带着一个看起来有点问题的小孩,这样的他们根本不可能是那些魔修的对手。

    黑瞳沉思着,他与她并没深交,充其量也只能说是同在一个仙门中而已,要不要出手帮她?犹豫着,见南仙门中的众人,包括先前誓誓旦旦说要护着她的门主此时也退到了一边不敢上前,根本没人上前去帮她,因为众人都知道,若是踏出了一步,只怕,他们的让下场极有可能是被魔修吸完一身的灵气。

    见那些魔修就要来到他们面前,他一咬牙,也挺身而出:“也算我一份吧!”

    唐心怪异的瞥了他一眼,宫翊,她与他可是没交集的,他出来凑什么热闹?然而,不等她开口,那些魔修持剑飞袭而来,强大的阴风伴随着剑刃朝十二龙骑劈落,七八十个魔修似乎分配好而来的,一些人分散着十二龙骑的防护,一些则专门朝她下手,对付十二龙骑他们是招招致命,而对她却显得有些手下留情。

    看来,是那个魔修的手下,估计是想捉她回去而不是想杀她,既然如此,她就让他们今日来多少人,就全死在这里!至于那个魔修,她会再找他算账的!

    “青鸾!”

    一声清喝从她的口中而出,下一刻,一道剌眼的光芒从她的身上飞掠而出,浑身散发着青蓝光芒的上古神兽青鸾展翅一拍,仰天一声低鸣,翅膀一拍,夹带着上古神兽的威压透过那股风刃而袭向那些魔修,只是,这次前来的魔修当中实力大部份已经到了筑基巅峰的境界,上古神兽的威压虽然给他们造成了一些的不适,但对于魔修而言,他们是吸取别的修炼者的灵气以增加自己的修为,对威压的适应也较强,数十人形成了一道防护罩,而其中的几名魔修更是喃喃低语的在设着结界,想要将青鸾困住。

    “天罡阵!困!”几名魔修低喝一声,一股强大的灵气从他们的手中形成一个阵法飞袭而出,朝青鸾所在的地方而去。

    唐心一见,目光一眯:“青鸾回来!”声音一落,迅速将青鸾收回空间手镯之中,盯着那些魔修,眼中闪过一抺冷列的神色:“结界之术!很好!”

    结界之术,她从古书中得知,那是修仙界才有的高级术法,结界之术有很多种,修炼起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然而,这几个魔修却是轻易的就在半空中设下结界,而且速度还是那样的快,若不是她及时将青鸾召回,后果不堪设想!

    “天啊!竟然是结界之术!这些魔修是修仙界的魔修!”

    退得远远的众人惊呼着,本来他们要捉拿唐心的,现在却成了那些魔修与唐心他们的战场,魔修,七八十名的魔修,他们根本没有办法去对付,不,应该说是没有那个胆量去对付,尤其是在看到那些魔修竟然能轻易的设下结界后,更是心惊不已。

    修炼之人都知道,那结界之术是修仙界才有的高级术法,如果真的被困在结界之中,任由对方有多大的实力估计也很难从结界中破开而出,唐心他们,今天真的是死定了!

    想到不用他们动手她就会死去,在场一些与她有仇的人纷纷激动而期待着,那些魔修如果真的能杀了她,那对他们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然,他们都低估了唐心的实力,当她收起上古神兽青鸾后,忽的扯出了一抺诡异的笑容,将拓拔逸丢给拓拔野:“看好他,那些魔修,我亲自动手!”

    听到她要亲自动手,退到远处的众人不由的屏起了呼吸,鬼手天医唐心的身手到底怎么样?除了在场极为少数的人见过之外,大部份的人都只是听说过,却从没真正见识过,此时听她这样一说,不由的也好奇着。

    然而,此时那些魔修却是停下了手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那下面的唐心和十二龙骑他们,为首的一人阴沉着声音说道:“唐心!劝你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否则,你身边的人那些人,一个都不会留下活口!”

    闻言,唐心轻笑出声,清眸抬起落在那名说话的魔修身上:“在我的字典里,从来就没有束手就擒这四个字!你们想要抓我回去,那就得看你们有没那个本事了!”此时,她还真的对那名魔修有了几分的深思,他到底在魔修当中有着什么样的地位?今日他没有亲自来,估计是上一回被沐宸风打伤了到现在还没好吧!魔修的修炼速度极快,因为他们都是以着最快最简单的方法吸取别的修炼者体内的真元为己有,今日他没来,那么,下一回时,他的实力会不会又提升了?

    想到这,心下越发的觉得她应该以着更快的速度去提升自身的实力,只有这样才能在对抗他时拥有百分之百的胜算!

    “我们主上看上了你,那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既然你如此不识抬举,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那名阴沉沉的魔修沉声说着,凶残的目光盯着她,手一动,阴沉的声音猛然一喝:“上!把她给主上带回去,只要不死就可以了!”

    “是!”七八十名魔修沉声的一喝,身上的气息提起之时,浑身的能量都在澎涨着,然而在这里,一道杀气凛冽的声音却从空中传来。

    “找死!”

    一袭黑色劲装着身的墨显得干练而冷酷,随着他声音落下的那一刻,一道强大的剑罡之气呼的一声朝那些魔修飞袭而出,只是一击,准而快的一击秒杀了一名魔修!

    “啊!”

    避无可避的一道骇人的不罡之气将那名魔修劈成了丙半,连同他身下的座骑,一匹飞行灵兽也一同砍杀了,看到这一幕,再看那一袭黑色劲装的男子血色的眼眸,众人不由狠狠的倒抽一口气。

    “狱煞!墨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