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2 一出手惊人!

    “我说韩林,你就真的推着你那个弟子上台比试?”坐在韩林身边的一名中年男子睨了那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一眼,挑着眉看着身边一脸平静的老友。他们两人相识也有十几年了,也算得上了深交,不过对于他会收一个双脚不能站起的男子为弟子,这一点倒是一直叫他费解。

    就算那名弟子是天灵根,可无法站起来,对于修炼定是有阻,他知道刚开始时他这老友是找了不少的炼丹师和医者想给他那个弟子治好双腿,可惜都没成事,他那弟子,也注定了永远也站不起来。

    韩林敛下眼眸端起旁边的茶水抿了一口:“事情不是已经摆在你面前了吗?难道还有假?”

    “我说,你这师傅也当得太残忍了,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每一年死的弟子可不少,就是不死成重伤剩下一口气的也大有人在,他都已经双脚站不起来了,你还推他上台,这不是让他去送死吗?要真是这样,当初你干脆就不要收他为弟子得了,说不定他还能活得好好的,说真的,你今天这做法,我还真的不赞同,也太不合你的处事方法了。”越说他越激动,活像是唐子浩是他的儿子似的一个劲的在那里瞎担心着。

    韩林放下茶杯,瞥了他一眼:“那是我的弟子。”

    “我知道是你的弟子,不过没见过像你这样当师傅的呀!”

    “我的弟子有多少斤两我很清楚。”他的目光落在那前面台上,一次次的比试,死伤的一个个被抬了下去,而从中脱颖而出的弟子则站到了一旁休息着,观看着比试,在众多的比试中,洛俊杰以着最利索的手法将对方击败,他虽然没有一击取了对方的性命,却也让对手少说也有几个月下不了床,见到了他那样轻易的战胜对手,台上准备着的一些弟子看向他的目光不由的带着惧意。

    洛俊杰,仙门第一的弟子,三年前是他夺得了胜利,不过当时所奖励的却并非筑基丹药,但他们却记得,最后一个与他交手的那名弟子,在他的手中重伤不治身亡,事后,他只说了一句,虽然有心留他一命,奈何出手灵力涌动较大收煞不住,那名弟子的实力也是公认的,然,却就那样的因重伤不治而身亡,在这强者为尊的世界中,死几个人,甚至是十几个人都不会有人说什么,他们的家族也不敢有任何议异,因为他们的家族不敢与仙门对着干,而最重要的是,每个上台比试的弟子都写下生死状,如果真的在比斗中出了意外死亡,家族不得追究责任。

    “下一个,唐子浩对戚威!”

    一道宣布对战的声音传出,底下的众人哗然一哄,纷纷对这两人的对战感到怪异非常,戚威,那可也算是仙门中的风云人物,他是炼气八层的实力,如果说这仙门弟子中有谁能与他较劲一比高低,那非洛俊杰莫属,而今,竟然让一个双腿残废的唐子浩去跟他交手。

    众人朝戚威看去,见他在听到那宣布的对决人时脸色也黑沉了下来,当即大步的迈出,沉声道:“让我跟一个残废的比试?这是在侮辱我的实力!我请求重新给我分配对手!”与一个残废的交手,就算是胜了也没什么好骄傲的,他的实力仙门弟子中也只有洛俊杰能跟他较量,其他的弟子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尤其是这连站都站不起来的残废!

    听到他的话,底下的众人也开始起哄:“就是,让一个残废的跟戚威交手,这是看不起他的实力还是觉得他只能赢得了残废的?这强弱实力太悬殊了,根本没有看头,我们也要求给他换上个实力算得过去的!”

    “对!对!换一个,换一个!”

    台下,人群中,看着台上那一幕的孙兴和旁边几个知道唐子浩实力的师弟一个个张了张嘴,却是半句话也说不出,唐子浩的实力弱吗?只怕,就是洛俊杰也不是他的对手,让他与戚威交手那是看得起戚威,而且,戚威想要从他手中取胜,除非是他特意让他,否则,根本没有赢的机会。

    再看那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听着众人在那喊着残废什么的,说着他的实力不如人什么的,他尤如没听见一般,神色依旧,双手交叉扣着放在自己的腿上,看着台下的众人,看着那周围的一幕,以及,那一脸愤怒受辱的戚威,半响,慢慢的敛下了眼眸,等待着他们最后的决定。

    与谁交手他都无所谓,既然上台了,既然来参加比试,那他只有一个念头,一个想法,那就是赢,无论对手是谁都一样,在他眼中,他们都是一样的人,既然他不想跟他动手,看不起他这个残废的,那就由着他吧!反正到了最后,脱颖而出的那一个人,那个赢得整场比试的人,只有一个,那就是他!

    看着众名弟子和起哄和戚威的坚持,那名宣布的峰主不由朝门主看去,而门主则抚着胡子一脸的沉思,看向了韩林,众人的目光本就落在门主的身上,想知道他最后的决定,此时见他却反倒将目光看向韩林,不由的有几分好奇。

    这是何故?门主那目光是什么意思?真让人看不懂。

    “韩林,你的意思呢?”

    韩林看向了那一脸不满的戚威,神色平静的道:“你不想跟他比试,觉得他不与你交手,但是,我还得问问他,你配不配让他动手。”

    “你!”一听这话,戚威气极,却因对方是峰主而硬生生忍了下来。

    而台上台下的人,除了极为少数的之外,其他人都是一脸的愕然,不明白韩林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反观那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神色平静而正常,根本看不出什么,而就他那样,众人实在不明白,他能有什么本事?

    相对于众人的愕然与戚威的愤怒,韩林语调平静的问了一声:“子浩,你若觉得他不配你动手,那么,就换下来,你留着最后跟那个胜出的人比试,如何?”

    “任凭师傅安排。”

    “嗯。”他点了点头,看向了门主,而门主见状,目光落在唐子浩身上停留了一会,就要开口,而那戚威却是怒了当众阴沉沉的开口:“我倒要看看,这残废的到底有什么本事!我还不配跟他动手?开什么玩笑!”

    闻言,门主皱了一下眉头,道:“你适才不是说不想中他比试吗?怎么现在又变了?这比试台你们的对手不是由你们来选择的,而是由我们来安排的,唐子浩你先退下来,就由洛俊杰来跟你比试,最后胜出的那个人,再跟唐子浩比!”

    “门主……”

    听着门主这明显偏袒着唐子浩的话,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这到底怎么回事啊?那唐子浩到底有什么好的?竟然连门主也这样护着他?真的留着最后一个胜出的人才跟他比?那他不仅不必浪费体力,甚至可以在一旁将所有人的实力都摸了个清,这对他,绝对的只有好处。

    门主的偏袒,韩林的平静,让那洛俊杰也不由的挑起了眉头看向了那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一个双腿不能行走的残废,为何让门主如此偏袒?又到底有什么本事,竟然能让韩林对他那样自信?

    唐子浩,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悄悄的释放出神识朝他扫去,却不想朝他探去的神识被一股强大的力道反弹了回来,根本探不到什么,这状况,让他心头一沉,唐子浩到底是什么人?他的实力又有多强?难道他是在隐藏实力吗?前阵子遇见他时没去怎么注意他,而今天的他,让他不得不重视起来,神识被反弹回来,那只有比他强的人才能做到,唐子浩,他会吗?

    深思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而他似乎也察觉到他的目光,抬眸的一瞥便移开了,推着轮椅往一旁走去。他迈步上前,既然门主都说了,那他只有先跟戚威比试,胜出那人再跟唐子浩比,两人错身而过,他微顿了一下脚步看向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沉声道:“我很期待跟你交手。”

    迈步来到戚威面前,他整了整身上衣袍:“来吧!速战速决,我现在可想着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他盯着前面的戚威,做出了比试的准备。

    戚威皱着眉头瞥了他一眼:“洛俊杰,没想到我们两人也有今天,竟然只为比试出谁胜谁负好与那唐子浩交手。”他扫了已经到一旁候着的唐子浩一眼:“最好他有那样本事让我们如此重视,要不然,我非杀了他不可!”本来他打算说废了他的,不过见他都已经是残废了,再废也没什么意思,倒不如杀了他来得痛快!

    见门主和几位峰主听到他的话后都不约而同的皱了下眉头,估计是对他扬言要杀了唐子浩而感到不满,但他这个人就是这样,有什么说什么,他才不像那洛俊杰惺惺作态明里一套背里一套,他对唐子浩不满,看不起他,他都是明着来的!小人的作为,他才看不上眼!

    “行了,啰嗦什么?来吧!”洛俊杰从空间中抽出了一把匕首,看着手中的匕首,他目光一眯,眼中闪过一丝厉色,正好借今天这个机会杀了戚威!

    “你那是一把风系法器?真不愧是洛家的人,随便出手就是法器。”戚威挑着眉看着他手中那把泛着寒光的匕首,在修仙界中,一般来说法器什么的也只分上中下三个级别,但他听说,在飞仙界那样神圣不可触摸的地方,那里的炼器师却能炼制出一到九品的法器,而且功能什么的也越多,但,这些他们也只是在一些古书中听到而已,飞仙界,那里就是刚进入结丹期的强者也无法进入,而结丹期,有的用尽一胜也无法突破。

    但,在飞仙界那里,却是真真实实的存在着那样厉害的至尊强者。

    “你也不是泛泛之辈,我不认真点,岂不是对不起你?”洛俊杰一笑,把玩着手中的匕首,当灵力涌动,匕首中迸射而出的一股强劲的风刃也随着发出呼呼的声音,下一刻,他快如鬼魅的身影已经飞掠而出。

    “既然如此,我也不跟你客气!”

    戚威的声音中透着一股狠厉与杀意,所谓一山不能容二虎,这两人的实力相当,在仙门中同样的被视为要重点培养对象,只有极为少数的弟子知道,被仙门看中重点栽培的弟子可以去到一个有着浓郁灵气的一片小林子中修炼,那里面的修炼可以说是一日千里,然而他们却深知,若是少了一个,那么,那些浓郁的灵气就只会是一个一人而拥有,不必与别人共享,因此,每三年到了这最后的一个关节,两名弟子中的其中一人不是重伤就是死亡,从来都是如此。

    同样的,戚威也从自己的空间中取出了一把剑,他是水属性的,而手中的剑同样是一把水属性的法器,他戚家本就与洛家的家世不相上下,他洛家能弄到的东西,他戚家自然也能弄到,手属性的法器可以帮他提升体内的水能量,也能将威力提高数倍,见他手中的匕首夹带着凌厉的风刃袭来,他也毫不犹豫的飞掠而出,水能量涌动之际,长剑中蕴含着的水之力化成了一把锋利的刀刃伴随着剑罡之气袭向洛俊杰。

    同样的杀气凛冽,同样的要置对方于死地,两人的实力不上在下,在台上的激战也让台下和周围的人看得热血沸腾激动不已,有的大声的给戚威助威,有的则给洛俊杰加油,形成了两派的人各自支持着他们认为会取胜的那一个人。

    “旋风刃!”

    洛俊杰低喝一声,手中的匕首划过一道骇人的气流,以着诡异的旋转速度猛的朝那前面的戚威袭去,看到那道骇人的攻击,台下的众人不由的提起一口气,纷纷为戚威捏了一把冷汗。

    “水帘幕!”

    同样的,戚威大声一喝,手中的长剑猛然涌出一股高达三米之上的巨大水帘,因是灵气的控制,那水帘虽然在涌动水流却不会流失到台下,厚厚的一道水帘幕挡在了他的面前,阻挡了洛俊杰的旋风攻击,同时的也以着一股骇人的的气压朝洛俊杰复了下去,看那水帘幕的大幅度调动,似要将洛俊杰卷进里面淹死一般。

    台上的两人惊险万分的比试,已经超出了往常的正常比试,这根本就是在置对方于死地,谁也没有留手,他们使出了浑身的潜力实力,想要在此将对方一举击杀!看到他们两人眼中浮动的杀意,那坐在一旁观战的门主和几位峰主也不由凝重的深思着,这样下去,好吗?会不会已经失了比试挑选出绰绝者的本质?

    “哼!水帘幕?这就是你的本事了?今天,我就破了你这水帘幕!”洛俊杰眼中阴狠的神色一闪,反握匕首的手加重了力道,身体里的灵气涌动,强大了匕首上面的风刃,只感觉周围的气压越发的低沉,匕首上面传来的呼啸声也越发的凌厉而骇人,下一刻,盯着那眼见就要复上他将他卷进水帘幕之中的巨大水幕,他提气飞跃而出,低吼一声,身体暴发出一股强大的风能量,那把在阳光下泛着嗜血光芒的利刃尖端的光芒晃了众人的眼,同样的,也让一直半敛着眼眸的唐子浩抬起了眼,看向了前面的那一幕。

    “必杀刀!破!”

    一声低吼声夹带着令人心惊的杀气,众人只见,那把被他握住的匕首因他的跃起而从上由下的顺着水帘幕削落,竟是硬生生的将那一面厚厚的水帘幕削破,那模样,就如同嘶的一声将一块布给削成了两半一样,水帘幕被破,水流往两边流去,水帘幕的后面所站着的戚威也就那样毫无防备的站在洛俊杰的前面。

    没有想到洛俊杰竟然能破了他的水帘幕的戚威,手中虽然还持着剑,却是被他惊到了,眼见他就那样反握匕首朝他剌来,他心头一震,猛然往后退去,脚下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险险的避开虽然不致命,胸口前面却仍被他的匕首划伤,鲜血渗出,痛意袭来,也让他整个人惊醒过来。

    “你、你竟然已经到了炼气九层的阶段!”戚威震惊的看着他,如果同为炼气八层,他不可能破得了他的水帘幕!唯一的解释就是,他已经到了九层的境界!

    “你知道得已经太慢了,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阴沉而布满杀气的声音从洛俊杰的口中传出,他一刻也没停留的举高手中匕首,再狠狠的往那倒在地上的戚威胸口处剌去,意在一刀解决了他,刀入心口,就是大罗神仙也没办法救回他,今天,他必死无疑!

    他眼中的杀意与狠绝让戚威心头一惊,眼见那尖而锋利的刀锋就要剌入自己的心脏位置,他整颗心都提了起来,要死了吗?他还有大好的年华,这就要死在他的手里吗?

    然而,就在那刀尖要没入的那前一刻,一枚暗器飞袭而出,铿锵的一声,竟是轻而易举的打落了一名炼气九层高手紧握在手中的匕首,匕首铿锵的一声落地,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同样的让台上台下的众人都震惊了,一个个怀着震撼的心情,不可思议的看向了同一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