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1 一对狗男女

    这一天,唐子浩所在的仙门,今天开始大比,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落大地那一刻开始,那放置在高处的雷鼓便开始敲动,一声声砰砰砰有节奏的鼓声在空气中传开,回荡在仙门中,久久不息。

    因是三年一回的仙门大比,这一日,门中各峰的弟子都不用修炼,必须到场观看,对他们各自峰中比试的弟子加油助威,从鼓声响起的那一刻起,门中各峰的弟子陆陆续续的为到比试台的前面围观着,先来的人占到了前面的位置,而后来的则只能站在后面,或者是一些较高的地方,比如,树上,小山上,石头上,以防被前面的人挡住看不到精彩处。

    比试台,高达五米,宽约十几米,两侧的周围有着一条小道,那是给仙门门主以及各峰峰主观看的地方,在那里,门主和峰主都可以清楚的看到整个比试的过程,不会漏掉任何一个角落,仙门大比,虽说是选比出挑的弟子,同样的也是为仙门的将来作打算,一名在他们看来值得栽培的弟子将来极有可能成为仙门的靠山,毕竟,修仙界中,大大小小的仙门比比皆是。

    而只有栽培出实力出众绰绝不凡的未来强者,他们的仙门才能在修仙界的各个仙门中保持着伫立不倒的地位,也只有栽培出实力出众的弟子,仙门和那人的师傅才能为世人所知,才能扬名修仙界,也只有这样,有了强硬的弟子当后台,他们的仙门才能被另外的仙门所敬仰,也才能成为一流的修仙门,才能吸引更多的修炼者到来。

    “听说了吗?那韩峰主门下竟然是那个残废的唐子浩来参加仙门大比,这也太不可思议了,他门下难道没人了吗?竟然派一个残废的来比?这不是送上台让人把他再打残一些吗?”

    “就是,那唐子浩我一只手都能把他打趴,让他上台去比?韩峰主到底是怎么想的?不会真的想推他去送死吧?”

    “你俩瞎担心什么?死了就死了呗,一个残废的,难不成还能指望将来他给仙门长脸啊?照我说,推他上去也好,死了一了百了,就他那样的,说不准将来还给仙门丢脸,你们说,我们门中有哪个峰中有残废的弟子了?那韩峰主也就奇了怪的人,别的不收偏偏收个残废的,嗤!”

    几名弟子聚在一起说着那最新的话题,只因当得知韩林门下竟然派出的人是那个残废的唐子浩,整个仙门中的人都嘲讽着等着看好戏。

    这时,不远处,孙兴和几名师弟也来到了比试台下,他师傅门下的弟子也没多少,只有他们少少的几个人,此时,听着周围的人在议论着唐子浩,见识过唐子浩本事的他们脸色有些怪异敛下了眼眸,一声不吭的走着。

    仙门中,谁都知道唐子浩是一个残废,谁都认为他不可能有什么实力,谁也没将他放在眼里,就是他们,在几天前也是一样的想法,一样的对他心存轻蔑与鄙夷,然,几日前的那一幕历历在眼前,就仿如昨天才发生的一般,想起那一道道的惊雷,此时他们心中仍然久久无法平静下来。

    由其是孙兴,没人比他更清楚那一刻面临着死亡的恐惧,没人比他更清楚那一道道的惊雷劈落在他身边的那种惶恐与惊惧,他是亲身经历过的人,只有他才能体会那被一股带着压迫力道的威压而复盖着的心慌,那样的事情,打死他也不想再来第二回,而这些人,他相信,在今日过后,也一定会像他一样,对唐子浩改观,不会再认为他只是一个无法站起来的残废,他们只会为他的天赋而震惊,他们只会为他的实力而折服!

    尾随而来的金玉瑶微昂着下巴,眼中尽是难掩的骄傲神色,仿佛她有什么令人羡慕不已的事情似的,听到了众人都在议论着唐子浩,她轻蔑而鄙夷的扫了众人一眼。

    这些人,又怎么会知道他们口中的那个残废的唐子浩是个拥有变异灵根雷属性的人?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此时被他们不屑一顾的人,将来的成就定是他们当中没人比得上的,而他,也是他们所攀不上的,此时她骄傲着,因为在不久的将来,唐子浩将会是她的夫,她的男人,他的强大代表着她将来也要受人尊敬,他的强大,将来定会让众多的女子羡慕于她,因为,至今为止,难出现在他身边的女子只有她,金玉瑶一个人!

    如同一只骄傲的孔雀挺着胸脯仰着头走着,她甚至不屑与于那些人多说一句,因为从见识到唐子浩的本领与实力开始,她金玉瑶也注定着将来的高度绝不是这些人能比的,现在,她要做的只是守在他的身边,不要让别的女人有机会将唐子浩抢走!

    “哟!这不是孙兴吗?你们也来了?来给你们的残废师弟加油?”一名弟子见到他们几人,带着轻蔑笑意的声音传出,瞥了几人一眼,脸上尽是取笑之意。

    孙兴看了他们一眼,并不言语,迈步往前走去。

    “哎?怎么不说上两句啊?孙兴,你跟在你师傅身边也不短了吧?虽然说这次的机会很难得,有筑基丹药一枚和一些其他的东西,不过我倒觉得你师傅是为你好,就你的实力,上去了也只有输的份,别人人就不说了,试问,眼下仙门中有哪个人的实力有洛师兄高的?他可是今天的大热门人选,你那个残废师弟也只有自求多福,别到时被人打死在台上就好了。”

    孙兴敛下眼眸微顿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而他身后的那些师弟听了那几人的话,一个个面色怪异,唐子浩会被人打死在台上?他不把别人用雷轰死在台上就已经算好的了,要知道,就他们这种实力的修真者根本抵挡不住一记惊雷的劈打,一道惊雷劈下,那人必死无疑!

    “瞧瞧你们那是什么眼神?摆的又是什么脸色?难道我说的不是实话吗?瞧你们的模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们那残废的师弟有多厉害呢!”

    师弟?

    听了那名弟子的话,他们几人面面相觑,他们可不敢叫唐子浩师弟,又不是活得不耐烦了,去叫他师弟?要是惹得他不快,也给他们劈几道惊雷下来,岂不是焦了?

    想到那日天空因他的灵力涌动而出现的变化,想到那一记记的闷雷声在云层中打响,想到那一道道惊雷从空中劈下,就那样近距离的劈落在他们大师兄的身边,此时不禁一阵的心惊胆战,冷不防的打了个冷颤,当时大师兄吓尿了,但他们没有看不起他,因为他们知道,同样的事情若是换到他们身上,他们同样会如此,甚至,会当场吓死过去。

    “哼!厉不厉害,呆会你就会知道。”金玉瑶走了过来,轻蔑的看了那人一眼:“我劝你还是别把话说得太早,要不然到时丢人的可是你。”说着,一甩头,扭着纤细的腰肢就往前面走去,她要占个好地方,这样才能看到唐子浩在台上的风姿,才能不错过任何精彩的一幕。

    那名弟子看着她扭动着腰肢往前走去,每一步的走动都让她的臀部摆动了一下,看着她今天穿着一件粉色衣裙,纤细的柳腰被腰带束得越加的细小,然而那胸前的丰满却是越发的挺翘,看得他一阵心火难耐,跟在她的后面走了过去:“金师妹,一阵不见,我发现你好像变美了,瞧这细腰丰臀的,真的看得人心痒痒。”

    没有女人会不喜欢听到被人称赞,而金玉瑶本身就是一个虚荣心重的女人,听了这话顿时一阵心花怒放,美目带笑的朝他瞥了一眼,娇声嗲语的哼了一声:“今天就数你这话还像点人话,我最近是很注意保养,美颜丹可吃了好几颗了,当然能见到效果,不过,我美了是我的事,你看得心痒痒也没用,你,我还看不上。”

    她伸着手轻扶好自己头上的珠花,今天她可是特意打扮了过来的,为了让唐子浩为她动心,她可是下了一番功夫,她相信,没有男人会不喜欢漂亮而性感的女人,而她,本来生得就貌美如花,又会打扮,如今再加上吃了那美颜丹,容颜更是娇美,还透着一股妩媚的性感,从她这一路走来,那些男弟子看她的目光她就知道今天的她是多么的迷人抢眼了。

    比试台下的人越来越多,也越挤挤密,那名男弟子笑得猥琐,目光一直在她的身上流连着:“金师妹,我听说你最近跟那个唐子浩走得很近,你不会是看上他了吧?他一个残废的有什么好?也就那副皮囊还中看一点,你长得这样娇美迷人,要是跟了他岂不是可惜了?不如,你考虑考虑我吧!我吕家也是一大家族,家世什么的,一般人可都是比不上的。”

    说着,他借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而慢慢的靠近了她,有意无意的碰撞着她的身体,装着被人推来挤去的模样往前扑去,借机搂住了她的腰,慢慢的往下摸去。

    感觉到那双手不规距的在身上移动着,金玉瑶美目一瞪,周围的人又多,不敢太大声让人知道她被占便宜了,便压低着声音道:“姓吕的!把你的手拿开!”然,声音才一落下,那只咸猪手却在她的臀部狠狠的掐了一把,又痛又羞的她气得脸色一阵通红。

    那名姓吕的男子靠近着她,周围的人的目光都落在台上,看着那些陆续而来候在一旁将要大比的弟子,没人去注意到他们这两人,相反的,因拥挤,这更好的给了那姓吕的男子下手的机会。

    手中传来那富有弹力的触感,让那姓吕的男子心神微荡,又见她泛红的小脸此时正美目含羞带怒的瞪着他,那股风情却叫他看了体内邪火直窜上来,见她不敢出声张扬,这更让他无所顾忌起来。

    “金师妹,你看起来娇美性感,这掐起来,更是**不已,我这一掐就上瘾了,你说怎么办?”说着,身体往前靠,双手握住了她的腰肢让她的臀部抵着他的下身,有意无意的一阵摩擦,又是在这么多人的场中,这种偷着乐的**感觉让他兴奋不已,一下便离不开手。

    “你!”

    腰间被他的双手扣住,想要摆动离开他的身边,谁知她的一挣扎却更加的剌激到他的敏感部位,感觉那抵着她俏臀的东西悄然的起了变化,不由的身体一僵。

    她虽然生性大胆,也曾诱惑过洛俊杰,虽然还是处子,却对男女之事很是了解,身后男子身体的变化她自然清楚是怎么回事,只是她没想到当着这么多人他也敢对她乱来,怕出声到时弄得她名誉尽损子浩不要她,可不出声又被他扣住了腰,两人的身体那样亲密的相抵着,这种感觉真的让她又羞又怒。

    他一个与她实力相当的普通弟子,虽然家世是比一般人要好,若是以前,她兴许还能勾他一勾,可是现在,她只想攀上唐子浩,可不想再跟别的男人有什么纠缠不清。

    “你放开我……嘶!”咬着牙说出的话还没落下,他竟然就那样的借着后面的人往前挤来而狠狠的一顶,如同被一条坚硬的木棍截了一下似的,让她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

    **的感觉同样的让身后男子身体一阵激灵,虽然隔着衣服,但这种又怕被人看见的剌激与兴奋却是以往从没试过的,见她不敢出声,而周围的人又没注意到他们,当下,他一手握着她的腰,另一手则在她的身上流走着,隔着衣服的抚摸着,甚至,在见没人看见时,他的大手还偷偷的掐了她那丰满的胸脯一下。

    金玉瑶本身就是风骚放荡的,此时被他这样又摸又掐的,没一会,竟然就无力的软倒在身后男子的怀里,借着他扶着她的力道倚着避免跌倒在地上,娇美的脸上泛着不寻常的红,随着心跳的加速,目光也渐渐的迷离着,嘴唇轻咬着,似在压抑着什么似的,那副勾人的风骚模样更是让姓吕的男子看得心神荡漾。

    她的无力站好,她的浑身酥软,更是助威了他的气焰与男性自尊,看着她无力的倚在他的怀里被他为所欲为的占尽便宜,心里也得到了很大的满足,台上不知何时宣布的比试已经开始,而他们两人却一个无力而克制的咬着嘴唇,一个则一心专攻身前怀里的娇美女子,随着周围众人因台上的比试而欢呼出声而撞到身边的人,那吕姓的男子也借着众人往前这一推的力道而一手握着金玉瑶的腰,一手复上了她的胸,被众人往前推着撞去,手中的触感和身下的兴奋传入大脑,只感觉浑身一阵颤抖,低吼一声很快的交待了,而金玉瑶再也忍不住的叫了出声,两人的声音被混杂在那欢呼的声音当中,没人注意到,这两人就当着这么多人,在这里办完了一场并不算真正交合的苟且之事……

    完事后,男子浑身一阵舒爽,看着自己身下微湿的衣袍,再看看那金玉瑶动情的神色,他心下大大的满足着,待她喘过气后这才压低声音在她的耳边低低的笑说:“金师妹,你还真是个**,竟然陪我在这里爽了这么一回,说真的,我还真就好你这口,够劲,我喜欢。”

    “姓吕的!你别太过份了!”她怒瞪了他一眼,娇叱一声,只不过,她的声音却被那些因台上比试而欢呼的弟子而淹没,根本起不到半点的威胁作用。

    “呵呵,金师妹,你生什么气呢?像刚才那样不是挺好的吗?”他伸手想去碰她,却被她拍开了,毫不在意的一笑:“刚才你可不是这样的,我以为你对我也是有意思的,毕竟,你刚才浑身酥软的倒在我怀里任我为所欲为,不是吗?”

    “我警告你,离我远点!”她怒视着他,推开了前面的人就往前钻去,她不能再跟他站到一起,这人脑子有毛病的,竟然在这么多人的地方对她上下其手,真是可恶!

    看着她离去的身影,男子低低的一笑:“金玉瑶,你逃不掉的,下回,我还找你。”说着,看着自己的手,这只手刚才摸了她胸前的丰满,那感觉,真是**……

    “疯子!混蛋!该死的!变态!”一边往前挤去的金玉瑶嘴里一直念念不停的咒骂着,想到刚才那一幕,再看向台的一侧坐在轮椅上看着比试的唐子浩,莫名的,感到一阵的心虚,要是让他知道了这事,他一定不会让她再留在他的身边,甚至,定会对她露出厌恶的神情,这些都是她无法忍受的,所以,一定不能让他知道!

    “没事的,没事的,没有人会知道的。”她自我安慰的说着,调整下心情,尽量的让自己放松下来,只是,她没想到,得了一次甜头的男子,却已经正式的盯上了她,打着她身体的主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