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0 凛异天赋!夏雪的伤

    好美……

    金玉瑶惊艳的看着那旋身而上的唐子浩,从来不知,他竟然也有这样的一面,这样的他面容微沉薄唇微抿,气势凛冽的他真的充满了男性魅力,原本刚毅的俊朗面容更是叫人见了都移不开眼睛,她敢肯定,放眼仙门中,没有一人有他这样的风姿!此时心下越发的坚定,一定要得到他!哪怕是死缠烂打她也要紧紧的跟在他的身边,不让别的女人有机可乘!

    半空处的唐子浩冷眼俯视着下方怔愕的孙兴,他起的杀意,让他动了想要好好教训他的心,借用着灵力让身体飘浮于半空中,双手迅速在手中凝聚,只感觉一股强大的力道从空气中压了下来,直叫人喘不过气。

    众人大惊的同时纷纷朝上空看去,只见此时天空一合,一道道诡异的闷雷从云层中传了出来,与上次那有闪电的雷不同,这次的威力明显的小了一点,毕竟,他是他师傅的弟子,总不能真的这样当着是师傅的面杀了他,但,教训他让他记往却是必需的!

    “啊!雷、雷!”

    众人大惊的抱着头蹲了下来,见过打雷无数,却没见过那些闷雷声仿佛就在头顶上一样,还有那股令人胸口血气翻腾的气压,压得他们喘不过气来,胸口处更是如有什么在里面搅动似的,难受得让人受不了。

    金玉瑶在震惊的同时,更是一脸的不可思议,这是什么?雷?他是雷属性吗?普通的属性只有五行属性和一些自然属性,而这样的,又拥有这样强大威力可动天地的却只有……

    变异灵根,雷属性!

    心中轰然一声,如有什么炸开了一般震愕的张大了嘴瞪起了眼睛,他、他、他竟然是变异灵根!这个发现,让她全身的血液似乎全倒过着流走,一种完全无法适应的震撼在心中炸开,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思议了……

    难怪,难怪师傅那样重视他,难怪师傅说他去参加仙门大比可以赢,原来,原来他竟然是变异灵根雷属性!

    被惊吓到的,又何止金玉瑶一人?那被唐子浩瞄准的目标孙兴,此时才是冷汗直冒心惊不已,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残废的唐子浩竟然是变异灵根雷属性!多少年来都不曾听说过的变异灵根却出现在他的面前,而这个人还是他师傅在两年前才收的弟子,一个从没接触过修仙门道,却以着诡异的速度在成长着的唐子浩!

    他因双腿的残废被人不屑,不止是他们偶尔找他的麻烦,就是门中的一些弟子,其他峰的那些人都不时的找他麻烦,但,他却是隐忍的忍了下来,又或者说,他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底,他们在他的眼中就如跳梁小丑一般的可笑,变异灵根、变异灵根!他竟然是变异灵根啊!

    “轰!”

    在他头顶上的闷雷声越发的响亮,而那一声声的闷雷声却直捣入他的心间,惊得他心头大跳,背后的冷汗更是如水流般涌出,一股把心底冒出的惊慌与恐惧在心头散开,直叫他颤抖着失去了战斗的能力……

    他心下清楚,变异灵根的威力本就比一般灵根强上数百倍,他随便释放出来的威压也能让人无法动弹的以慌了手脚,此时,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咽着口水看着那一声声在他头顶上打响的闷雷以及那飘立于半空中的唐子浩。

    韩林看了他们一眼,转身便迈步离开了,而就在他转身离去的时候,头顶上的一记闷雷袭下,劈向了那底下的孙兴,却没有直劈在他的头顶,而是劈落在他的身边,那仅仅一步之遥的距离让那孙兴吓得跌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着看着身边那深深的一个窟窿,惊得久久无法言语……

    这、这要是劈在他头顶上,那他还活得了?

    “轰!”

    “啊!”

    又是一记响雷轰隆的一声劈落在孙兴的身边,惊得他尖叫出声,跌坐在地上手脚并用的一个劲往后移去:“师、师傅救……啊!别劈了,别劈了,我求你别劈了……”他惊惧的往后看去,想找他师傅救命,谁知却已经不见了他师傅的身影,不由的吓得发抖。

    “轰!”

    “大师兄!”

    又一记响雷狠狠的劈落在他的身边,那样近的距离,一次比一次靠近,然,处于惊惧与震惊的几人却都没意识到唐子浩的雷并没有击中他们,而只是在给他们警告,饶是如此,却也已经吓得他们一个个心胆俱裂惶恐不已。

    “别、别劈了,我知错了,我服了,你别再劈了……”一记记的惊雷那样近距离的在他的身边劈落,头顶上的气息闷沉得那样的骇人,原本还会手脚并用的往后移去躲开的孙兴手脚发抖的没了力气,无力的坐在地上,而那地面,他的两腿之间,一滩水迹就那样的跃入几人的眼中,看得那旁边的几人怔愕不已。

    “大、大师兄吓尿了……”

    半空中的唐子浩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收起了灵气的调动,他居高临下的俯视着那跌坐在地上的男子,下一刻,旋身落入底下的轮椅上,稳稳的坐好。

    “我不与你们动手,不是怕你们,而是不屑,这是一次警告,若不是看在师傅的面上,这些雷,劈落的就不会只是在你的身边,而是会在你的头顶。”扫了他们一眼,推着轮椅往屋子走去,却在见到那扇被毁了的门时,皱了下眉头:“日落之前,把我的门修好。”声音一落,转了个弯,往另一边而去。

    孙兴和那几名男弟子怔怔的看着那离去的男子,再看了看那扇被毁了的门,见他离开,孙兴手脚还在发抖着,心头的惊惧还是那样的明显,还无法平复下来,而那几名男弟子见了,连忙道:“大师兄,你先回去吧!这扇门我们来修就好。”

    而金玉瑶看着那往另一边而去的唐子浩,目光灼灼的追随着,变异灵根,雷属性,他竟然是变异灵根雷属性,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今日教训了大师兄孙兴,师傅门下,从今日起,绝对不敢有人再对他有任何不敬,仙门大比之时,相信他唐子浩之名也将扬名门中上下,为世人所知!

    想跟上去,却又因刚才那一幕而心中有着一丝的惧意,她顿了一下想了想,还是没有跟上,也许,让他自己静一静会好一点,他与她同门,他又承了她的情,是逃不掉的!

    与此同时,身处虎啸大陆北仙门中的夏雪,此时同样的被一名男子给缠上了,有着罕见的变异灵根电属性,同时又长得那样的美丽,常年又是一袭雪衣飘飘,雪仙子之名倒也名符其实,正是因为如此,追求之人有如过江之鲫,其中不泛家世不俗自身实力也出众的男子,然,她一个也看不上眼,可就算如此,那些人却也不死心的纠缠着。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别人称她都是雪仙子,极少人知道她叫夏雪,除了她师傅之外,更没人将她与那鬼手天医唐心联想到一起,没人猜得到,她就是唐心身边的夏雪。

    此时,北仙门中,她正来到她的师傅,青峰峰主叶双的门前,看着那关着的门,她微顿了一下,这才上前敲门:“师傅。”

    “进来吧!”里面传来一道中年女子的声音,门外的夏雪闻言,这才推门走了进去。

    里面,一袭灰色衣袍的中年女子坐在桌边,喝着茶,神色平静,让人看不出她在想什么。叶双见她来了,便示意道:“坐。”

    “师傅,不知您找我来有什么事?”她在旁边坐下,看着前面的师傅。当年她寻思着进入哪个仙门时,在外面偶然遇到了她,会成为她的弟子也是一个意外,也是后来在测试时,师傅才告诉她她是变异灵根电属性,一种极为少见的灵根,修炼的速度比别人要快,杀伤力也比别人的要大,因此,从跟她回仙门,她就几乎被隔离起来,为的是防止有的人起了歹心在她还没自保的情况下对她动手将她扼杀。

    而知道她就是鬼手天医唐心身边的人,也是在她家小姐杀了绿倚门门主和救了花家大少爷那时开始的,因当时她听到消息后想去找她,要下山,师傅要问明原因,她便说了,而这事她也没对别人提起,更没因她家小姐就是鬼手天医而唐心就对她有任何不同,相反的,还一直叫她加紧修炼,说只有强悍的实力才能保护想保护的人,对她,她打心底感激着。

    “小雪,今天找你来,是想问问,你有没你家小姐的消息?”叶双放下茶杯,开口问着。

    听到这话,夏雪微怔,道:“还没有,我这回下山听说她在襄平城里出现,待赶去时,她又离开了,没遇见。”

    “这样啊!”叶双敛下了眼眸,眉宇间带着一抺愁色,没见过她师傅露出这样神色的夏雪,顿了一下,问:“师傅,您找我家小姐有什么事吗?”她师傅一向不过问她家小姐的下落和行踪,怎么今日会突然问起?

    叶双抬眸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半响也没说出一句话来,她握着茶杯,看着杯中的微微晃动着的茶水,良久,才道:“小雪,你跟我来吧!”

    夏雪一怔,起身跟在她的身后,跟着她,来到了一个院子里,推开了一扇门,来到了里面,夏雪没有走近,因为她见她师傅走到了床边,撩起了床帐,看到了那躺在床上的那个枯瘦的中年男子。

    “师傅,他是……”

    “你跟在我身边也快两年了,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夫君吧?”她伸手帮床上的中年男子拉高了身上的被子,这一动,床上的男子却是醒了过来,看着坐在床边的叶双,露出了一抺笑容,嘴巴张了张,却是说不出话来。

    “今天怎么样?感觉好点了吗?”叶双握住他的手,那是一双皮包骨的手,每每握着这样的一双手,她就想起了曾经这双大手牵着她的那种安心与幸福的感觉,而今……

    夏雪怔怔的看着这一幕,他们两人的相处方式,以及那中年男子扯出的那一抺笑容,莫名的让她鼻头发酸,她没想到她会带她来见师公,来了近两年只听一些弟子说起,师公的身体很差,但师傅和师公两人很是恩爱,除了平日里指导弟子修炼,师傅都是陪在师公的身边,而那一回她会与师傅相遇,也正是因为师傅下山为师公寻药,但她却不知道,师公竟然是这样……

    “她就是我跟你提起过的那名女弟子,夏雪,她是变异灵根电属性的,今天带她来看看你。”叶双对着床上的男子说着。

    夏雪上前几步,来到床边,行了一礼,唤了一声:“夏雪见过师公。”见到他虽然动不了,也说不出话来,却对她露出了一抺笑容,看到这抺笑,她心头揪痛着,这就是师傅的夫君?她一直以为,师公也只是身体差了点,没想到,却是这样……

    叶双回过头来,看着夏雪道:“在十年前,也就在他的实力处于筑基巅峰之期,却不知怎么的一夜间便失去了行动能力,连话也说不出来,但思想却很清楚,我为他请了不少的炼丹师和医者治疗,却一一没有起效,本来我也已经死心,想着这样就这让样吧!我会照顾着他,有我在他的身边这也没什么的,但是,前几日他的身体却又恶作,时不时的手脚筋抽筋,炼丹师都没有办法,什么样的丹药都治不好他,我跟门主提起过这事,他建议我找一下鬼手天医唐心,也许她可以治,想到她可以让那花家少爷恢复,我便想着试一试,所以……”

    她深吸了一口气,平复着心底的那股揪疼开口道:“师傅,您不要担心,我家小姐的医术真的很好,那花家少主花非花原本也被炼丹师和医者否定,都说治不好了,而我家小姐才用了半个月的时间就将他治好,虽然我不知师公的病情跟花家少主的像不像,但只要找到我家小姐,恢复的机会还是会有的,只是,从襄平城之后,她又不知去了哪里,一点消息的找不到。”说到这,她心下也很是苦恼,在回来时左思右想,唯一的可能就是小姐易容成别人藏身在什么地方了,要不然没理由没有她的消息,只是,会在哪呢?她会在哪呢?

    叶双看着她,道:“我听说她不轻易帮人医治,但是小雪,到时你若找到了她请第一时间通知我,无论付出什么酬劳,我都希望可以试一试。”

    闻言,夏雪微微一笑:“师傅,我与小姐虽然名为主仆,但却情同姐妹,只要能找到小姐,她一定不会拒绝的,酬劳什么的更不必说,肯救的,她一定会救,不肯救的,别人也逼迫不了她。”

    她点了点头,眼中的担忧却仍存在着:“听你这么说,我也放心多了,我已经让人在打听她的下落了,如果有消息,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虽然不知到时恢复的机会会有多少,但,试一试她也能安心。

    没有知道,至亲之人在这鬼门关口徘徊时的心情,是那样的惊慌与恐惧,那样的慌乱与无措,那样的不安与担忧,唯恐哪一天,他就在不声不响中离开了人世,永远的离开了她的身边。

    他是她的夫,是她的天,是她的依靠,她虽然为一峰之主,虽然也能独当一面,却也有着惶恐不安的时候,累了,来到他的身边,她的心能平静下来,他是她的避风巷,是她心灵的依靠,是她信念的支撑,如果真的不在了,她真的不知自己会怎么样……

    看着她身上弥漫着的悲伤,以及在他的面前仍强自压抑下悲伤与担忧而露的的笑,是那样的温柔,是她从没见过的温柔,看得她心头泛酸,心里跟被什么给掐住了一般,连呼吸都觉得凝重着。

    她暗暗的下定决心,一定要尽快的找到小姐,请她为师公治疗,她相信小姐的医术,没有什么是不可以的!

    想到当年小雨在她的怀里,想到她那无力垂下的手和永远闭上的眼睛,当时她是多么的希望自己可以有起死回生的能力,可以将小雨救活,然,她没有,当时的小姐也没有,她们只有那样眼铮铮的看着她永远的闭上了眼睛,永远的活在他们心里,那种痛,一直都在,每每想起时都在揪痛着,就如同,她想起了少爷一样……

    眼泪在眼中打转着,似要流下来,她连忙转过了身,说道:“师傅师公,我先回去了,你们不要担心,我一定会找到小姐的,师公也一定会好起来的!”说完快步的走了出去,她真怕再呆下去,看到他们她会忍不住的哭了出来。

    来到外面,她看着那蔚蓝的天空,想到了少爷那笑起来只剩下一条细细眼缝的大脸,想到了他每次出门回来都会给她带来吃的,想到了他总是笑眯着眼唤着她小雪,而这一切,已经不会再出现了,永远也不会了……

    ------题外话------

    最近家里的事情忙得我焦头烂额,心情也异常的沉重,本打算请几天假的,却又忍了下来,最近估计只能更五千字,你们的留言我看到了,却只能等过几天再回,现在的章节是抽出时间码好后预先上传的,不用催更,因为我目前做不到多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