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9 不服!风采初绽!

    唐子浩敛着眼眸,静默着,并不言语,倒是金玉瑶在那里一个劲的说不停,把那洛俊杰的家世什么的都说了个清楚,两人回到峰中,见他们的师傅迎面走来,当即唤了一声。

    “师傅。”

    灰衣人韩林停下脚步看了他们一眼,目光落在唐子浩的身上,问:“过几日仙门大比,你有没兴趣?”

    他的话一出,金玉瑶心下不禁诧异,看向了唐子浩,师傅想让他去参加过几日的仙门大比?仙门大比那是几个峰最出挑的弟子才会去比试的,每个峰只会挑选一到两名弟子参加,如果获胜的话,可以得到一颗筑期丹以及一些可提升实力的修炼丹药作为奖赏,而他们这里,她本以为会是由他们大师兄去,师傅怎么会打算让唐子浩去?难道,唐子浩的实力比大师兄还在厉害?

    想到这,心下不禁划过一抺异样,看向他的目光也多了一份期待。

    “师傅希望我去吗?”唐子浩看着前面的灰衣男子,他的师傅,韩林,这个在他人生最黑暗的时候拉了他一把男子,是他让他步入了修仙界,引导他走出,指导他的修炼,对他,他由衷的感激着。

    韩林看了他一眼,负手转过了身:“这次的奖品有一颗筑基丹和一些帮助进阶的丹药,你的实力已经到了炼气期的巅峰,很需要这颗筑基丹。”

    什么!他的实力已经到了炼气期巅峰?

    金玉瑶怔愕的看着那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他可知,仙门中有的人修炼了大半辈子也达不到他的这个高度,就连他们师傅门下,几名弟子中实力最出挑的大师兄也才炼气七阶的实力,而大师兄已经三十好几了,这岁数相比之下,他就显得那样的怪物了,仅仅用了两年的时间?不,正确来说,应该才一年多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里他的实力就已经比她强了?

    只是为何要隐藏着实力任由别人看不起他?如果他亮出这份实力,仙门中一定没人敢再为难他,毕竟,这么短的时间有这样的修为,他日的成就可想而知……

    闻言,唐子浩眸光微闪,是啊!他已经到了炼气巅峰了,最近也因要步入筑基期而卡着无法再突破,在这修仙界中,筑基丹虽然有,却也珍贵万分,除了极少的炼丹师会拿着筑基丹去拍卖会拍卖之外,也只有仙门中大比脱颖而出的弟子或者做了什么让仙门感到面上有光的弟子才会奖赏,而他,想要得到筑基丹来帮助他步入这一进阶期,想必也只有这仙门中的大比了。

    他抬眸,定定的看着他师傅,问:“师傅认为我夺胜的机会有多少?”

    金玉瑶屏着呼吸看着他,师傅会觉得他夺胜的机会有多少呢?

    韩林转身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你想赢,便能赢。”

    金玉瑶只觉心中轰隆一声,道不清那是一种怎么样的感觉,你想赢就能赢?这是师傅给出多高的评价?难道他,进了仙门才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已经可以战胜仙门中的弟子成为第一了吗?

    “嗯,我听师傅的安排。”唐子浩点了点头,目光看向天空之处,等他进入了筑基期之后可以去找妹妹了,她现在会是在哪里呢?

    “既然这样,那你先回去休息吧!这两日也不要修炼了,好好放松一下,等待过几日的仙门大比。”

    金玉瑶一听,连忙露出了笑容说道闪“子浩,我推你回去。”说着,又对她师傅道:“师傅,那我们走了。”

    韩林看了她一眼,移开了目光,道:“去吧!”顿了一下直到他们走开了他才朝两人的方向看去,目光微闪,继而迈步往外走去。

    “子浩,你都到了炼气巅峰了吗?什么时候的事情?我竟然都不知道。”金玉瑶推着他,一边在他的旁边说着,声音中的欣喜,那样的显而易见,好像他的成就与她息息相关似的,一个劲的兴奋个不停。

    他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双手握住了轮椅,道:“你回去吧!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我现在回去也没什么事情,子浩,你就让我陪着你吧!再说,过几日不是仙门大仙了吗?我的消息可比你灵通多了,我可以告诉你哪个人要多注意点,哪个人不用太在意。”见他这沉默着,她突然来到他的面前,眼眶微红一脸委屈的看着他:“子浩,你是不是因为实力变强了所以不想理我了?你知不知道,从你被师傅带回来的那段昏迷的时间都是我衣不解带的在照顾着你?我对你是怎么的你难道还不清楚吗?”

    唐子浩沉默着,半响也没有开口,她对他的心思他又岂会不知?也许正是因为从他昏迷那段时间她一直在照顾着他,所以他才会让她跟在他的身边吧!只是,不知为何,虽然她对他一向笑颜逐开,但有时的一些举动和言语却是他所不喜,因此总无法对她生出心动的好感。

    “子浩……”

    “你对我怎样我很清楚,不过玉瑶,你还是不要把心思浪费在我的身上,你看,我就是一个连站也站不起来的人,根本给不了你什么幸福,而且最主要的是我也没心思去想那些情情爱爱的事情,你懂吗?”

    一听这话,她不由急了,握住了他的手道:“可是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是喜欢你!你现在不喜欢我没关系的,时间久了,你一定会喜欢我的,子浩,你不要拒绝我,你知道我从没对一个男人这样上心的,子浩……”

    闻言,他一叹,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抽回了手不再言语的离开。从没有女子对他表白,而他虽然对她没有动心,拒绝了一次,却又不忍再拒绝她,毕竟她也确实衣不解带的照顾着行动不便的他,虽然她有些小心思,但他也希望这不会危害到别人,更不会在将来害到她自己。

    看着他推着轮椅离开,金玉瑶咬了咬牙,还是厚着脸皮跟了上去,也不管他有没在听,就在他的耳边说着一些门中的事情,把过几日仙门比试的一些较为出众拔萃的弟子的一些强项告诉他。

    然而,不过几个时辰的时间,韩林的那些以他大弟子为首的弟子知道了这次的仙门大比竟然由唐子浩去参加,一个个气冲冲的来到唐子浩的小屋,此时,金玉瑶正好离开,说是回去给他拿什么东西。

    “姓唐的!你给我出来!”一名年约三十几的男子怒腾腾的吼叫着,他是韩林的大弟子孙兴,实力炼气七段,也在几名弟子当中实力较为出众,这次的仙门大比,他们都以为会让他去参加,谁知却被这半路出来的唐子浩给抢了这事,对于炼气期的他们来说,筑基丹是何其珍贵,而这个机会又是那样的难得,他为了这次的仙门大门下了不少功夫,谁知,到头来竟然说让唐子浩去!

    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愤怒的一脚踹开了房门,唐子浩正坐在床上修炼着,他盘着双脚,闭着眼睛,俊朗的面容带着一股刚毅的神色,他的容颜长得好看,却不显阴柔,而是带着一股阳刚之气,十足的男人魅力,只可以,这样外表出色的男子却是一个双脚无法行走的残废!上天给了他出色的容貌,同样的,也扼杀了他的出色身姿,他永远也无法站起来,像他们一样昂首挺胸的站在他们的面前!更何况,这小子的修炼天赋一向都不怎么样,也只有他们师傅不知发什么神经才将这样的一个残废收在门下让人嘲笑!

    听着房门被一脚踹开,因力道之大,那扇木门也整个散成几块碎片凌乱的躺在地上,原本闭着唐眼睛的唐子浩睁开了眼眸,黑瞳直视着那怒气冲冲背后还带着几名弟子的孙扬。

    “好你个唐子浩!进入师傅门下才多久的时间?你有什么资格代替我去参加仙门大比?你有什么资格取代我的地位?”愤怒的孙兴一手揪着唐子浩的衣领怒吼着,而唐子浩则静静看着他,任由他揪着,直到,好半响之后。

    “放开。”

    低沉的声音从唐子浩的口中而出,他没动,目光依旧如初,但那身上流露出来的气势却是叫孙兴心中一惊,那揪着他胸口的手也不由的松开了,下一刻,只见唐子浩微皱着眉头伸手扫了扫他的衣领,那神色,好像就是被多脏的东西碰到了一般。

    “你!”他一见,愤怒的再度出手,然,这一回却无法再碰到他,一股力道将他推了开去,硬生生的让他倒退了好几步,直到撞上了那站在门边的几名弟子才停了下来。

    “你、你……”

    “你是他们的大师兄,却不是我的大师兄,这一点,我以为你明白。”他冷眼看着,目光扫过那几人一眼,又道:“如果有什么不满,可以去找师傅,我相信师傅会给你们一个合理的答案。”从入师傅门下他就与他们几人不合,平时是话不投机半句多,各走各的,虽然早知道他的加入会引来他们的不满,但,对于一些无关紧要的人,无须顾及他们的感受。

    半路返回的金玉瑶远远的看见这一幕,不由的吓得连忙回头去找她师傅,这要是真的打起来,那可不好,他们都是师傅门下的弟子,谁输了师傅的脸色都不好看,而且,最主要的是她也不希望见到他们几个人欺负唐子浩一人,当下目光一转,快步的往她师傅的屋子跑去。

    “哼!你别拿师傅来压我!你既然敢抢了我的位置代替我去参加仙门大比,那么就露两手来看看,否则,我一定不会服你!”愤怒的声音从孙兴的口中而出,他紧拧着拳头看着那唐子浩,似乎在等着他的动静似的,然,唐子浩却像没看到他似的下了床,自顾自的将自己移到了轮椅上,全当他是透明的。

    “唐子浩!”再次被无视,他一身的灵力顿时汹涌的冒了起来,一个箭步上前一拳愤怒的就朝他挥了下去,全然忘了刚才他被一股力道推开的教训。

    “这是做什么!”

    一个威严的声音传来,顿时让孙兴挥出的拳头硬生生的刹住,回头一看,身着灰袍一身威严的师傅正站在门外,皱着眉头看着他们。

    “子浩,你没事吧?”金玉瑶飞快的跑了进来。

    唐子浩抬眸看了他她一眼,视线掠过她落在那门外的韩林身上:“师傅。”

    韩林迈步走了进来,那原先堵在门口处的几人此时已经因见到他的到来而退到一旁,垂低着头不敢看他,孙兴心中对他也有几分的敬畏,此时见到他,再看看那唐子浩,胸口处的怒火再度的冒了起来。

    “师傅,弟子不明白!”

    韩林瞥了他一眼,不紧不慢的走进屋子,道:“不明白为什么仙门大比让他去?”

    “是!”

    衣袖下,拳头拧了拧,对他,他一向都是尊敬的,可又为何他要这样偏心?那唐子浩不过就是一个才跟在他身边两年又双脚残废的人,凭什么就这样的入得了他的眼?他跟在他的身边的年数不少了,难道,就比不上一个残废的吗?

    将他的愤怒与不服看在眼底,韩林负着手看了那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一眼,对他们道:“仙门大比虽然是一次较量比试,但是死伤的人数却是不少的,门主让底下的人点到即止,而你们想想,又有多少弟子真的点到即止了?”声音一顿,他转过了身,看向了外面的天空。

    “他们抓住了这样的机会就不会放过,趁着这个机会下手将人重伤留下病根的人绝不会少,我就不说别的了,单单三年前的那一回仙门大比,上台比试的有五十八人,台上死在对手手中的有九人,重伤被废的有十三人,其中还有十几人在床上一躺就在大半年,只有仅仅的,极为少数的那些年才能只受轻伤安然下台,你以为我为何不让你们去?”他瞥了他们一眼:“丹药虽是珍贵,但却远远不如性命来得重要。”

    听了他的话,孙兴一怔,回想往年观看的台上死伤,这是他们一直没去注意的,他们只注意到了那台上的丹药多么珍贵,而那胜出的人拿到丹药的那个人又是谁?此时听他这么一说,心中的火消了大半,只是……

    “既然师傅这么说,那又为什么让唐子浩去?难道我的实力比不上他吗?还是师傅认为,我去了就一定不会成功,而他却可以?”

    见他如此,韩林迈步走出外面:“子浩,你就跟他比一下,让他心服口服。”

    “是。”唐子浩应了一声,看了那孙兴一眼,推着轮椅出去。

    孙兴一怔,迅速回过神来,当即也大步的迈步走出,比就比!他就不信他输给一个残废了!

    屋子的外面,唐子浩坐在轮椅上,而孙兴则站在对面,一旁是韩林和那几个弟子,金玉瑶也一脸兴奋的站在一边看着。师傅一向不让他们跟他动手,就算是他们偶尔去找他的麻烦,也不见他怎么出手,现在可以看看,真心期待,到底他能不能赢得了大师兄呢?

    “开始吧!”韩林说了一声。

    孙兴提起体内的灵力猛然窜上前,蕴含着风劲的一记拳头狠狠的就朝他挥去,唐子浩不移不闪的看着他,直到他来到他面前三步之时,这才双手在轮椅上一拍,整张轮椅旋身一转掠出,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来到了他的身后,手掌中凝聚力道击出,只听砰的一声击落在孙兴闪躲不及的背后,让他整个人猛的扑向了前,狼狈的在地上滚了好几圈,回头再看,唐子浩已经稳稳的落在地面上。

    “这、这、这不可能!”他难以置信的看着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又朝他掠去,这一回,手中的风刃击出,带着狠厉的杀意,看得一旁的几人不由的心口一提。

    大师兄动着杀心了!

    几人不约而同的朝身边的师傅看去,见他依旧神色如初,也不知是对唐子浩有信心还是怎么的,竟然也就这样不咸不淡的看着这一幕的发生,然而,他们心下的担心,也在下一刻化为了愕然与不可思议。

    只见,唐子浩在瞬间提气让整个身体飞旋而起,浑身弥漫着的那一股浓郁的灵力让他们都为之震惊,那样的灵力比起他们大师兄在强多了,看着他虽然一袭不起眼的灰色衣袍,然,那旋身而起的绝妙身姿却将他托得那样的绰绝不凡,宽大的灰色衣袍随着他身上的灵力而飞扬,墨发纷飞着,却让人觉得有一股狂野的美,原本就充满着男性魅力的面容此时沉了下来,估计是见到了孙兴起了杀意而心生冷意,但,这样的他,却是叫同为男子的他们看了都为之惊艳,莫名的,觉得他就如一条沉寂湖底的游龙,沉碇水中,只等时机一到一飞冲天,凌驾九霄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