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8 笑里藏刀

    躲在一旁的金玉瑶猛的一颤,那目光虽然没有直接看到她,但是却让她一阵心虚,看着那名坐在轮椅上的男子,她复杂的顿了一下,他知道她在这?还是无意间的一瞥?可不管是出自于什么,她却也不能再装作没看见的躲在一旁,下一刻,她装作一副刚到的模样冲了出去。

    “你们在干嘛!”

    她快步的来到他的身边,关心的问着:“子浩,你没事吧?”见他抬眸,目光对上了她的眼,她不禁慌乱的别开了。

    唐子浩收回目光慢慢的敛下:“没事。”声音一落,他推着轮椅就要走,实在不想把时间浪费在这些人的身上,然而,那几名男弟子被他如此忽视,却觉得是一种耻辱,挡在他的面前就是不离开,只不过这一回,他们的目光从唐子浩的身上移开,落在了他身边的金玉瑶身上,放肆的打量着。

    “你们看什么!”金玉瑶皱着眉头,不悦的看着他们。

    “金师妹,你这么护着这个废物干什么?瞧他那熊样,连外门弟子都比不上,不过就是你师傅见他可怜收在门下的罢了,连你也对他这样和颜悦色?”其中一人语调轻挑的说着:“这废物浑身上下也只有那张脸长得有点看头,不过我听说,他刚来时是一个大胖子?金师妹,想不到你的口味也挺重的。”

    “哈哈,就是,专挑废物下手,还要挑这种没人要的废物,金师妹,要是你真的寂寞难奈,你也可以来找我们啊!我们一定好好陪你。”另外一人也流里流气的说着,目光在她的身上来回的扫视着。

    金玉瑶一张俏脸涨得涌过,也不知是气的还是怒,粉拳紧拧娇叱出声:“你们可恶!”声音一落,她提起体内的灵力飞袭上前,她是水属性,所修炼的功法也是水属性的,只见当她飞袭上前时,手中的涌起的水源形成了一道凌厉的攻击袭向那两名男子,招招狠厉绝不留情。

    一旁的唐子浩瞥了她的招式一眼,慢慢的敛下眼眸,推着轮椅就离开。

    看到他竟然就那样离开了,也没有对金玉瑶独自一人对付那几人而露出担心的神色,周围一些弟子见了,纷纷一阵愕然,有的更是轻蔑与鄙视,认定他是不敌那几人所以趁机溜走。

    对付那几人的金玉瑶见他就那样离开了,心下错愕万分,他就那样走了?也不等她?就不担心她对付不了这几人吗?

    “子浩!”她喊了一声,想往他的方向跑去,却又被一名男子拦下:“嘿嘿,废物就是废物,他都不敢惹我们,你却又自动送上门来,不过,你放心,这口气我们也会帮你出的。”说着,一个眼神过去,另外一名男子一个箭步上前,一掌就朝那正缓慢的推着轮椅走的唐子浩背部拍去。

    看到那男子蕴含着灵力的一击,不少的学子都倒抽了一口气:“你、你会打死他的……”

    “哼!这样的废物,留着又有何用?”狠厉的声音一落下,那一掌眼见就要击中唐子浩,就连被另外两名男子拦住的金玉瑶也不由一惊:“子浩小心!”

    听着那一声声的惊呼声,以及背后袭来的凌厉杀气,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半敛下眼眸,黑瞳中划过一抺厉色却无人看见,当那一击就要袭中他背后轮椅的同时,他瞬间身上的武之力一凝,猛然往外迸射而出,强大的武之力气息在那一瞬间袭出,不用他动手,那名男子还没碰到他就被狠狠的击飞了出去。

    “啊!”

    “砰砰砰!”

    身体在半空中飞出滚落在地上,随着那小道往下滚去,只听扑通的一声传来,那名男子整个人因刹不住那股冲击力道而滚下了那个湖中,湖中深处自有泥土,顺着力道的冲击坠落深处,待他脚一蹬往上冒出的同时,顶着一头的脏兮兮的泥土就从水中冒了出来,那张而满泥泞的脸还带着惊吓与呆滞,这突如其来的一幕,也让周围的众人都震惊得说不出半句话来……

    金玉瑶惊愕过后眼中是狂喜的神色,这就是他的实力吗?甚至连灵力都没动用,甚至还没出手就将那个给震了出去,这就是他的实力了吗?那不是灵力同,那是武之力,他的武之力修为也很高?如果再结合灵力,岂不是更厉害?

    想到这,心下激动万分,师傅果然没有骗她!他说过唐子浩的修为将会是出色的,他将来的成就将是非凡的,原本她还不信,但,经过相处,她却不知不觉的在心底相信着,只是,他看着没什么脾气的样子,却又不好相处,由其平时他修炼时师傅又不让她走近他,而他对她也一直都是那副不咸不淡的表情,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这、他、他还是一名武者?”不远处的一名弟子呆滞的看着刚才那一幕,那一瞬间破身而出的武之力是那样的强大,灵力他们不知道他的修为如何,但,这武之力的品阶级别定是不低……

    “你、你……”剩下的那两名男子一脸愕然的看着那坐在轮厅椅上慢慢转过身来的唐子浩,明明他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明明他的神色是那样的平静,可他们却觉得让毛骨悚然,被他那目光盯着浑身一阵的不自在,不由的咽了咽口水,说不出半句话来。

    “子浩!你好厉害!我就知道你是最厉害的!”金玉瑶欣喜的跑上前来到他的身边,为自己能如此的接近他而感到欣喜。

    唐子浩只是不咸不淡的瞥了她一眼,目光落在那名正气喘喘的趴在湖边的那名男子身上,黑瞳掠过那两人,不紧不慢的开口:“仙门中,不许弟子内斗,如果你们真的想要跟我较量,那么,可以下挑战书,立下生死状。”他的声音一顿,目光掠过他们几人,忽而扬起了一抺冷笑:“当然,前提是你们有这个胆!我可以随时奉陪!”

    他的话,如同轰隆的一声巨响在众人的心头炸开,生死状?生死状?他竟然说可以下挑战书,立下生死状?他知道他在说什么吗?仙门中确实有不可内斗的规定,但若是下了挑战书,立下生死状的却又是可以允许的,只是,这样的挑战一旦形成,却是极其可怕的,因为,没有退路!

    一旁的金玉瑶听了他的话也是一脸震惊的张了张嘴,她想要开口阻止,却又想知道他的实力到底在什么的级别,一时间,怔怔的看了他半响,保持沉默着。

    如果他不能真的很出色,那也不配她花这么多的心思在他的身上。挑战书,生死状,他是真的有那个本事才有这个自信,还是随便说说放出狠话吓唬那几人?

    “你、你说什么?生死状?挑战书?你……”连同那名浑身是泥趴在湖边的男子,三人一同的呆住了,他们起初动手也就想着教训教训他,可,动用到挑战书和立生死状,这、这会不会太严重了?要是一旦真的下了挑战书,可就没有退路了……

    瞥了他们几人一眼,唐子浩半敛下眼眸:“怎么?不敢吗?是不敢下?如果你们真的不敢对我下挑战书,那也可以换我,或者,如果你们不敢接,那么,也行。”他的声音一顿,抬眸看向了那几人:“下回见了我,尊称我几声爷爷,那我可以不加追究。”

    既然想惹他,那就要做好死亡的准备!他不是可欺,而是不屑与人动手,但若对方一而再的挑战,就如妹妹所说,不介意送他们一程,以用他们达到杀鸡儆猴的效果!

    这一刻,不可否认他们是怕了,他们没想到他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要知道,挑战书一旦下了,除非一方死,否则……

    “唐师弟,你可要想清楚,挑战书下了,那就是不死不休,都是同门师兄弟,又没什么深仇大恨的,何必呢!”不远处的一名男弟子开口着,毕竟这样的事情他们也不愿意看到。

    而金玉瑶一听,顿时双手叉腰的娇叱着:“刚才怎么没见你们站出来说话?现在倒是会装好人了?”

    “你!”那名男弟子脸一脸,怒瞪着他,哼了一声甩袖离开:“无知的女人,既然想看他们其中一方死亡,那就去看吧!”

    “子浩,你别听他的,他们这样对你,又欺负我,既然他们不敢下挑战书,那就由你来下……”然,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见他正抬眸静静的看着她,目光复杂难懂,却叫她心头一跳,后面的话不敢再说出口。

    “几位师弟,你们都在这里说什么?”

    这时,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传来,引得众人回头一看,这一看,纷纷浮现了尊崇的目光,自动的给他让出一条道来,而女弟子则有不少爱慕的看着那名男子,小声的说着:“快看!竟然是洛师兄呢!”

    “洛师兄不是外出历练了吗?什么时候回来的?好久不见他,他好像又长帅了。”

    “就是,你说上天怎么会变样厚待他?有着那样显赫的家世不说,又给了他一副那样出色的容貌和绰绝的天赋,真的羡慕死人了。”

    几名女弟子低声的说着,那爱慕的目光从那男子出现后就不曾从他的身上移开。

    唐子浩顺着声音看去,见来人一袭锦衣华服,在仙门中,并没有规定一定得穿什么样的衣服,虽然有分配内外门的服饰,但却也可以允许自行选择衣物,仙门对这一点并不太重视。

    男子面容俊美出色,目光狭长透着精光,华衣锦服之下身形健朗,玉冠束发,一副翩翩贵公子模样,只是,这人给他的感觉却让他不喜,因为他的目光中透着一丝阴邪之气,实在是让他生不出一丝的好感。

    “洛师兄。”

    见到那名锦衣男子,那三人连忙恭敬的唤了一声,原本趴在湖边的那名男子迅速爬起站到一旁,却是不敢抬头去看他。

    而金玉瑶见到那名男子的出现,眼底闪过一抺痴迷,然,下一刻却又迅速的回过神来,飞快的敛下眼眸掩去眼中的神色。

    洛俊杰,一个有着显赫家世,又有着极佳天赋和出色容貌的男子,其实,两人站在一起,唐子浩并不比他逊色,然,比无可比的是他的家世和天赋,而唐子浩却什么也没有,唯一的一样也就是实力,而这实力,却还不知到底有多强,曾经,她也曾痴迷着洛俊杰,只不过洛俊杰是个人精,看不上她,也知道她想攀上他的心思,从来都不与她靠近,甚至,曾当面直断的在不少人的面前给她难堪,虽然如此,一年多不见了,再次见到,她却难掩心中澎湃的心情。

    “洛师兄。”她也开口唤了一声,并不敢抬头去直视着他那双眼睛,而是对一旁的唐子浩道:“子浩,他是我们仙门中天赋最为出众的洛师兄。”

    唐子浩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也没有开口。而洛俊杰却是在打量了唐子浩一眼后,目光落在他的腿上:“这位师弟是哪个峰的?你的腿怎么了?是受伤了吗?”

    听到他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提起唐子浩那不能行走的腿,金玉瑶脸色一僵,看了看唐子浩,见他神色如初,这才放下心来,扯出了一抺僵硬的笑容道:“洛师兄,他是唐子浩,是我师傅在两年前收的一名弟子。”

    “哦?原来这样。”他点了点头,走上前,来到唐子浩的面前:“唐师弟,你的腿伤了怎么不治呢?仙门中有炼丹师,他们不仅炼丹术出众,就是对这治疗的也很有一手,你可以让他们帮你看看的,如果你没有这个人脉,我可以帮你介绍一个。”

    唐子浩敛下眼眸:“不用了,麻烦你让开,我要回去了。”

    “你这个废物!你怎么可以这样跟洛师兄讲话!太放肆了!”那三人中的一人怒喝着,指责着他的不是。

    “我怎么讲话需要向你们汇报?”唐子浩眸光一扫,冷冷的瞥了那人一眼,声音虽然没有什么变化,但那目光却是叫人心头一震。

    洛俊杰眸光一眯,若有所思的扫向了唐子浩,忽的勾唇一笑:“唐师弟不领情也没关系,如果他日有这个需要,也可以来找我。”

    “洛师兄你不要介意,子浩没什么恶意的,他这人就是这样。”金玉瑶连忙赔笑着,对他,她总是心存着几分的惧意,他的手段她也很清楚,他绝不是那种真的看起来好好相处的人,更不是那种会随便帮助别人的人。

    “呵呵,金师妹对唐师弟倒也很照顾。”他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都是同门互相帮忙是一定要的。”她嘴角的笑意僵了僵。

    唐子浩没理会两人,自顾自的推着轮椅往前而去,这个姓洛的是什么来头?为何那些人会那样的敬畏他?

    见唐子浩离开,金玉瑶连忙说道:“洛师兄我也先走了。”声音一落,迅速的上前来到唐子浩的身边,帮他推着轮椅,本来还打算看看他的实力的,却不想半路冒出个洛俊杰来。

    那三名男子见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唐子浩的身上,便上前道:“洛师兄,那个唐子浩是个残废的,他的腿站不起来,听说他师傅用了很多办法都没能让他站起为,就连是咱们仙门中的炼丹师也没办法治好他的腿,他呀,就是一个残废的,治不好的了。”

    “哦?是吗?”听了这话,洛俊杰目光微闪,收回目光瞥了几人一眼:“你们找他的麻烦,却被他弄得这么狼狈?”

    一听这话,三人不由一囧,神色也不自在起来,其中一人道:“我们本以为他就一个残废的很容易吗对付,谁知他还是一名武者,一身武之力也很吓人,我们、我们一个不小心就着了他的道。”

    “这残废也太猖狂了,洛师兄你不知道,刚才他还说敢就对他下挑战书和立生死状,他不过就是一个残废的废物,连站起来都不能的人又能怎么样?竟然敢说出那样的话来,我们刚才也只是被他的话给吓到了,一时没反应过来,正好洛师兄又出现了,这事才没再提,要不然,我们非得让他好看!”其中一人还在那里死鸭子嘴硬的不愿认自已不是他的对手,其实当唐子浩说出那话时,他们都是吓到了,好在,洛师兄来了。

    闻言,他狭长的目光微闪:“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就算他的脚站不起来,但他一身内敛的气息也比你们强,若是要命的,下回就别去招惹他了。”声音一顿,似自言自语的低低说着:“双脚站不起来还能被收入仙门,他看来没那么简单,唐子浩,到底身上有着什么样的秘密呢?”

    另一边,推着唐子浩回峰的金玉瑶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子浩,那洛师兄你其实应该跟他打好关系的,他不止实力出众,就连家世也很显赫,你也许不知道吧!门中的三长老还是他的三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