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7 唐子浩

    “唐心……”

    她上前,扶起了拓拔承源夫妇,道:“两位请起。”清眸看向拓拔野,看了那呆滞木枘的孩子一眼,她看向拓拔承源夫妇,道:“拓拔家守护青鸾这么多年,这份情,我怎么也要还的,再说,拓拔野与我又是朋友,如果帮不了那是一回事,帮得了,我一定不会推辞,既然你们也愿意让这孩子跟在我身边,那我就把他一起带走,只不过,我要先告诉你们,我在这虎啸大陆不会留太久,等事情处理完了,我会去修仙界,到时只怕回来一趟也不容易,你们想要见到这孩子估计也有点难。”

    听了她的话,他们欣喜不已,同时却又有着浓深的不舍,才相见就要分离了吗?这孩子才回到他们的身边那样短的时间,他们甚至还没有为他取一个名字。

    然,想到她本就是非凡的人物,能跟在她的身边将来也定然不会平凡,想到这一点,拓拔承源这才道:“唐姑娘,你就把他带走吧!虽然我们舍不得,但这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现在我们也只希望将来他可以脱离魔道,毕竟他还这么小,未来的日子还长着,至于将来能不能相见,这就随缘吧!”

    修仙之人,这些俗世的尘缘本就是薄,也没有人会看得太重,毕竟尘缘执念越深,将来进阶也越加的难,他们只要知道,他们的孩子好好的活着,那就已经够了。

    “拓拔逸,唐姑娘,他就叫拓拔逸吧!我们希望他将来可以有个安逸的生活,别的我们当父母的都给不了,只能给他一个名字,如果将来,如果将来他愿意回来看看我们,我们也就心满意足了。”他低着头,抚摸着身边孩子的头,他才这么小,四五岁的年纪就染上了魔道,这么小就要离开他们的身边,这一走,又不知何年何月才会才会再见……

    拓拔安年纪虽小,却在经历了这一连窜的事情后心性成熟了很多,看着那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男孩子,娘亲说,这是他的弟弟,但是他小小的时候就让坏人给偷走了,现在生病了,他忘了自己是谁,忘记了他们,也不会再说他自己就是拓拔安了。

    漂亮的眼睛眨了眨,他走过去,牵起他的手,仰着头对他的父母脆生生的说:“爹爹,娘亲,你们不要担心,姐姐很厉害的,她一定会治好弟弟的病的,以后小安长大了会去姐姐那里找弟弟,然后把他带回来见你们的,弟弟不在,小安会陪在你们身边的。”

    “小安乖。”拓拔夫人眼眶一红,抱着两个孩子紧紧的不放手。

    唐心听了,也是一笑,道:“嗯,小安也要努力修炼才行,在家里要好好孝顺父母,要把弟弟的那一份也给做了知道不?”她摸着他的头,这孩子跟了她几天,单纯可爱,倒也很得人欢心。

    “嗯,小安一定会的。”他重重的点了点头:“等小安长到像哥哥一样大的时候,小安就去找姐姐和弟弟。”

    “唐心,麻烦你了。”拓拔野感激的朝她点了点头。

    她一笑,道:“我们也要走了,你们好好保重。”说着,这才看向一旁的沐宸风,却见他正敛着眼眸沉思着,不由目光微闪,带着拓拔逸走了过去。

    “想什么呢?”

    沐宸风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她,凤眸微闪,问:“接下来你是打算回去吗?”

    唐心挑了挑眉:“嗯。”她是这么打算的,不过,似乎她的打算总赶不上变化。

    “既然这样,我也打算先回修仙界。”那魔修临走时的话和那目光让他心中隐隐生出几分担忧,魔修的实力是以吸取正道修仙者的修为而迅速提升的,他不知道会与他下次相遇是什么时候,但,提升自身的实力是必须的,只有这样,才能在强者林立的修仙界中站稳脚步。

    “好。”她知道,他定是有什么打算,要不然不会突然这么说,心下划过一个念头,莫非,是因为那个魔修?

    “有十二龙骑在你的身边,现在也有了青鸾,就算我不在你的身边我也能放心一点,我在修仙界等你,你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了就过去吧!”他深深的看着她,相别两年,再次相见,感情才一度升温却又要离开,下回在修仙界中再见,会是何时?

    “嗯。”

    “那我走了。”他提气跃上火麒麟的背,看着底下的她,心下虽然不舍,但却知道,今日的相别,为的是他日的再遇!

    随着火麒麟四脚踏着火往空中掠去,那抺白色的身影也随着消失在天空之中,唐心这才收回了目光,看向十二龙骑:“我们也离开。”说着,对拓拔野他们微微点了下头:“告辞了。”

    “保重!”

    唐心走上前,牵起拓拔逸的手,吩咐青鸾到城外等他们,这才和十二龙骑一同往外走去。一出拓拔家的大门,外面围着的人群还没散去,看到他们一行人出来,一道道敬畏与尊崇的目光都落在那前面的青色身影上,众人自动的为他们一行人让出一道路来,分站两边,看着那只上古神兽青鸾飞在半空,看着那十二名铁骨铮铮的黑衣男子昂首挺胸整齐的跟在她的后面……

    虎啸大陆上,近两年窜起的人物除了唐心之外,还有东仙门出了八名实力绰绝的男子,以及大陆上一名叫墨染的杀手,和北仙门中最出名的一名女弟子,一个拥有变异灵根的美丽女子。

    没有人想到,这分布而开的人竟然全都是唐心的手下,而唐心此时也还不知道,八煞进入了东仙门,成为东仙门中迅速崛起的几名实力出众的弟子,更不知道墨现在叫墨染,这不是他自己取的,而是别人给他取的,因为他一出手血染地面,手段狠厉而凌厉,他独来独往,冷漠而嗜血,以杀人在交战中提升自己的实力,另一名则是夏雪,在北仙门中的人以及外面的人都称她为雪仙子,她常年一袭白衣,面容美丽却冰冷不言苟笑,据说,从没人见她笑过,她在北仙门中也是独来独往的人,所有的精力全放在修炼上面,而因为她的是变化灵根中的电属性,从没人敢去招惹她。

    除了八煞在找唐心的下落,墨染和夏雪也在找她的下落,只不过,当他们听到消息赶去时,却又已经不见了唐心的身影,一次又一次的扑了个空。

    见最近这段时间他们主子的身影在虎啸大陆上常出现,知道八煞在东仙门的夏雪出了北仙门一趟,暗中联系了他们,又告知他们虎啸大陆窜起的那个冷血杀手墨染就是墨时,众人都惊讶着,本以为墨也会进入仙门修炼,却不想他选择了不断去战斗,从战斗中获取进阶的机会与实战中的经验。

    这一日,他们齐聚一起,在一处林中商量着事情。

    “夏雪,你测试出的竟然是变化电灵根吗?我听府说变异灵根极其少见,你现在的修炼级别到了筑基期没有?”冷煞开口问着,因入了仙门,对这些灵根和属性都有了一定的了解,他们的灵根虽然是属于天灵根,但天灵根却仍比不上夏雪的变异灵根,变异灵根的威力,杀力伤和战斗力可都是顶尖的。

    “嗯,是变异电属性,我现在是炼气九段的境界,最近像是卡着,一直无法突破也不知是怎么回事,要是小姐在这里就好了,她一定会知道的。”夏雪轻声说着,说起唐心时,神色中自然而然的流露着想念。

    听她说起唐心,墨染血色的眼眸微闪,问:“你们有主子的消息吗?”他在大陆上跑,不时的听到主子下落的消息,但却总遇不到她,也不知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没有,不久前我们听说主子在炼丹公会出现,去找过她,不过公会的人说她早就走了,后来又听说她到了襄阳城的拓拔家,我们去时,也遇不到她,不过知道了一些关于主子的事情,主子身边现在有一支叫十二龙骑的佣兵跟着。”

    “十二佣兵?”墨染抬起血色眼眸瞥了冷煞一眼。

    见他的神色,冷煞便问:“你知道他们?”

    “嗯,由十二人组成,这十二人个个都是一个顶十个的好手,没人知道他们来自什么地方,在我们还没来到这虎啸大陆之前他们就已经在佣兵界上有一定的名望,不少的家族想要拉拢他们却都不成,就在几日前有人出了高价钱让我去杀他们,不过正好遇上主子的事情便推了,没想到他们却跟在主子的身边。”

    “小姐的身边多了他们十二人,这找起来应该容易多了,只是这样一来,目标太大,小姐反而不安全,我们得尽快找到她的下落才行。”

    闻言,众人沉默着,血煞沉声道:“主子最强大的敌人应该是那个在龙腾大陆就想要置她于死地的修仙者,在我们寻找主子下落的时候,我们也发现有别的人在找她,我觉得现在我们几个想要找主子只能暗中寻找,不可打草惊蛇,如果我们几人全聚在一起势必也会引起别人的怀疑,按我说,我们依旧各归各位,如果有什么消息就暗中联系,这样一来可以保持联络,别人想将我们几人联想到一起也不太可能。”

    “你是担心被有人心知道了,将我们捉了引主子出来?”墨染瞥了血煞一眼。

    “没错。”他点点头,道:“我们在修炼上的实力虽然已经突破了很多,对付同实力或者比我们强上一些的那自然是没有问题,但若是对上了筑基期的修士,我们却不能保证能从他们的手中安然逃过,因此,不能不小心行事。”

    闻言,夏雪了很赞同的道:“嗯,他说的不是没有道理,既然这样,那我们就先各自回去吧!一有小姐的消息,马上通报对方。”

    “好,那我们回东仙门去。”八煞站了起请来,看着他们两人说着。

    “我也回北仙门。”夏雪也跟着站了起来。

    墨染看了他们一眼,也站起来,道:“我还要去接单子杀人,下次见吧!保重。”说着,率先离开。

    见他离开,八煞看了夏雪一眼,道:“夏雪,那你自己保重,我们也先走了。”

    “好。”夏雪应了一声,看着他们离开,自己却并不急着离开,她抬头看着天空,美丽的脸上那抺先前一直带着的淡淡笑容渐渐隐去,她想起了已经死去的小雨,每一次照镜子,看到自己的脸她就想到了小雨的死,每一回自己伤心时,也不由自主的想起那个总是唤着她们小雪小雨的那个男子。

    唐子浩……少爷,你在天上还好吗?是不是也会偶尔的想起我们?

    别人都道她是冷血的,冷心冷情的雪仙子,却不知,她的情,她的心,全都交付在那个已经死去的男子身上,现的的她,只有小姐一个亲人了,只有八煞和墨染他们这些生死与共的伙伴了,她的眼中,也只能看得到他们,别人,与她无关……

    与此同时,远在修仙界中的唐子浩,此时却是坐在轮椅上推着轮椅在仙门中走着,在这里,他是一个异数,一个别人眼中的异类,仙门中的弟子都不明白为何会收了他这样的人,更不明白,这样一个坐在轮椅上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废物到底有什么用?因过几日就是仙门中的大比,此时众名弟子都在忙碌着,看到他自己悠闲的推着轮椅在仙门中走动着,不少人看着心下愤愤不平。

    “凭什么我们就得在这里做事,那个站不起来的废物却那样悠闲的四处转?”

    “哈哈,你都会说了,那个是站不起来的废物,他连站都站不起来,你想他又能做得了什么?”

    “别拿我们跟那废物比,他进了仙门这么久,一直呆在那座山峰上,也不知到底有修炼没有,估计也只是来这里面混口饭吃的,过几日仙门大比,我们都得准备着到时的比试,你瞧他,估计他师傅也没想让他到时上台。”

    “那是,这样的废物,连站都站不起来,又能拿什么跟我们比?”

    那几个凑在一起的男弟子故意大声的议论着,那轻蔑不屑的目光不时的朝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瞥去,周围不远处的弟子听了他们的话,有的人则低低而笑,有的人则目带怜悯的看着他,有的则摇头叹气自顾自的做着事,而唐子浩,却是连看也没看那些人一眼,轮椅慢慢的往上推,神色依旧如初,根本没有一丝的异常。

    见状,那几人交换了一个目光,起身走向了他:“喂,你这是要去哪?这天气这么热,不如,我们推你去凉快点的地方?你瞧那边,那里的湖水清澈见底,还有几棵柳树在那里,可以去那地方乘凉。”几人不怀好意的看着神色平静的他,那湖就离这里不远,如果把他的轮椅推下了湖,以他这残废的双腿根本无法站起来,要是在那湖里面挣扎呼救,岂不是很好玩?

    想到这,几人中的一名男子他们的目光之下,大步上前就要去推唐子浩的轮椅,谁知,下一刻那只轮椅却是飞了起来,直直的跳离了两三米的距离。避开了那名男子欲去推的手。

    “咦?还有两下子,竟然懂得用灵气控制轮椅。”那几人挑了挑眉,相视了一眼诡异的笑着继续往他走去,这一回,几人分几个角落将他围起来,让他无处可逃。

    唐子浩冷着脸瞥了那几人一眼,手推着轮椅就要离开,这几个小篓篓,他还不屑跟他们动手。

    “想走?你问过我们没有?”其中一名男子挡在他的面前,双手环胸,下巴微抬,一脸的轻蔑神色。

    这时,寻着唐子浩而来的金玉瑶见到那一幕,微顿了一下,躲在一旁没不急着出去,师傅说他绝对不是一般人,实力会比师傅其他的几个弟子都要厉害,可这么久了,她都没见他动过手什么的,平时修炼师傅都让他自己一个人,从不让人去打扰他,现在他被那几名弟子围堵着,会不会出手呢?

    “让开。”

    唐子浩冷眼一扫,不怒而威的气势竟叫几人一惊,脚步也不由的往后退了一步,下一刻,惊知自己竟然被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给吓到了,不由的挺了挺胸膛又再度上前。

    “废物!想从这里过,最好就叫我们几声爷爷,否则,哼!有你好受的!”

    唐子浩半敛下了眼眸,以前妹妹被测出无法修炼时,是不是也要面对着别人的轻蔑与指指点点?她虽然有着一身不错的身手,却没有武之力,也没有灵力,如果遇到较强的对手,岂不是很危险?

    两年了,也不知她现在怎么样了呢?

    “该死!在我们面前竟然也敢走神?太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了!”一名男子见他被几人围着竟然还走神,低喝一声,手掌上下一翻,手中一道凌厉的风刃袭出。

    唐子浩一拍轮椅,轮椅一旋转便躲开了那名弟子的攻击,他并没有急着反击,而是抬眸,目光有意无意的朝一个方向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