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6 临别!相求!

    “果然是你!”沐宸风瞥见那名魔修,凤眸微冷,他可没忘记,这魔修曾对唐心做的事,上回让他逃了,这回绝不会放过他!身上气息一提的同时,火麒麟一跃,来到他的身下当他的座骑,低吼一声,猛的往那魔修掠去。

    它主人来了就好,本来嘛,这事情就得他自己动手。

    耶律舜华在那一瞬间被那只散发着青蓝光芒的青鸾给吸引了,目光一凝,眉头一皱,他竟然来慢了一步吗?这上古神兽青鸾竟然已经破壳而出,而且还成了别人的契约兽?那坐在上面的青衣女子,是什么人?

    正为沉思着,只觉面前危险的气息朝他袭来,迅速一回神见又是那名白袍男子,顿时脸上的神色越发的阴沉,又是他!这个男人不仅碍事,还很碍眼!身下的灵兽迅速避开,却因他的座骑实力不如那头上古神兽火麒麟的速度而险险被那名男子袭出的风刃所攻击到,狠厉的暴戾气息猛然一扫,心念一动,一把泛着黑色光芒的利剑瞬间出现在他的手中,魔修的魔性缠上手中的利剑,迸射出一股强大的气息,随着他的挥劈而出,尤如破空之声的气势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袭向那火麒麟上面的男子。

    “本尊正愁找不到你呢!你就自己送上门来,这一回,本尊一定要杀了你!”暴戾的声音夹带着一股骇人的杀意传出,让人不寒而粟。

    “咻!呼!”

    “那就要看你有没那个本事了!”沐宸风凤眸一眯,凛冽的杀气在眼中迸射而出,浑身充斥着一股强大而雄厚的威压,强者的气势一经释放,顿时弥漫了半壁天空,这一刻,他眼中的凛冽与杀气,他低沉而浑厚的声音,他强硬而霸道的姿势,让唐心不由一怔,仿佛看到了以前那个冷冽摄人的沐宸风……

    “砰!轰隆!”

    两股气流在空气中相碰撞着,只听砰的一声响起之后,轰隆的一声蓦然炸开,强大的气流伴随着威压随着这一扩散而迅速弥漫在空气中,甚至,是复盖了底下,让那因拓拔家的这阵震荡而引来的城中众人惊呼出声,连连往后退去,避开着那骇人的凌厉威压与气流。

    拓拔家在这城中是有名的大家族,虽然比不上虎啸大陆的四大家族,但也不弱,而且,因为拓拔家主的乐善好施而让城中众人都对他们的印象很好,听到拓拔家出事了,不少人都赶过来看,有一些修真者还想着若能出一份力便也帮上一把,只不过他们才来到拓拔家的大门外,就被一股强大的气流阻挡在外面,根本无法进入。

    只听着里面传来那一阵阵刀剑相碰的铿锵声,却不知里面到底怎么样了,正当他焦急担忧之时,却惊见,虎啸大陆上竟然出现了上古神兽火麒麟!而不少时,一声低吟声的响起后,他们身处拓拔家族的外面都能感受到一股来自于拓拔家里面的震荡,地面在晃动着,一股强大的气息冲上天空之时,一只青蓝色的巨鸟也飞了起来,而且,那上面还坐着一青一白两抺身影。

    不知是谁惊呼了一声:“啊!那是唐心!那是鬼手天医唐心!她前几日才在襄平里,没想到现在却到了这里来了,还出现在拓拔家里,你们快看,那个人就是鬼手天医唐心!她炼制的丹药引来了三道天雷,轰动了整个虎啸大陆!就是她!她就是唐心!”

    随着那人的惊呼声,众人惊愕的目光落在了那名坐在神鸟上面的青衣女子上,原来那个女子就是唐心?虽然这样远远的看着,但是她那绝美的容颜与倾城之姿,确实让人惊艳不已,只要是见过她一次的人,估计永远都不会忘记她的模样。

    “原来她就是唐心,都说她的医术很厉害,连花家那瘫痪的大少爷都能治好……”

    “没想到我们也能见到她,她长得真美,难怪那李婉秋会看中了她的美貌,想要夺舍她的身体。”

    “她的座骑是什么灵兽来的?好大好美……”

    “那个白衣男子又是她的什么人?听说几日前在襄平城时,那个白衣男子也在的。”

    “我只是比较好奇,她引来三道天雷的逆天丹药到底是什么样的?她会不会拿出来拍卖呢?”

    底下的人,在惊知那青衣女子就是唐心后,一个个的都在低声的议论着,惊叹着,看着那短短两年的时间崛起的风云人物就在自己的面前,他们都觉得这像是一场梦,那样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与此同时,他们原本担心拓拔家会遭遇不测,现在见唐心是站在拓拔家那一边的,一个个都放下心来。有她在,也许,那些人就不会伤到拓拔家主他们了。

    唐心朝底下扫了一眼,目光掠过他们扫了拓拔家族的人,见死伤不少,不由目光一凝,魔修的手段果然是残忍,一进来就是这样的厮杀,好好的一个拓拔家,竟然弄得一地的尸体,满地的鲜血。

    唐心?那个青衣女子就是虎啸大陆崛起的那个号称鬼手天医的唐心?

    耶律舜华阴狠的目光一闪,朝那名青衣女子看去,刚才没有细看,现在一看,那名女子确实拥有倾城之姿,坐在那上古神兽青鸾的背上,那自她身上自然而然的散发出来的一股尊贵与圣洁的气息让身为魔修的他不由的心下划过一抺异样。

    魔修是至魔至邪至恶之人,他们是属于黑暗的,而那名女子,浑身弥漫着的圣洁气息让他有着一丝的向往,越是看着她,突然间越觉得眼熟,不是因为她的容颜,而是因为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气息,与那个南仙门中的那个女人很是相像,当初,能让他一眼看中,正是那个女人身上的那股圣洁气息。

    脑海中灵光一闪,那个女人平凡的脸他知道定是做了手脚,莫非……

    “噗!”

    “与我交手还敢心不在焉?找死!”

    沐宸风冰冷的声音带着浓浓的杀气传出,因那魔修的闪神,他一掌击落在他的背上,蕴含着雄厚灵力的一掌击出,饶是那名魔修尊者也不由的噗出了一口鲜血,整个人猛的往后倒去,然而,他却在坠落的瞬间朝唐心所在的方向掠去,同时以神识命令自己的座骑,一头条纹飞豹三星神兽上前拦住沐宸风。

    见到他的举动,沐宸风唇角勾起了一抺没有温度的冷笑,他朝唐心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收回目光,视线落在面前那头朝他而来的飞豹上面,区区一只三星神兽也想阻拦他?真是不自量力!

    凤眸中掠过一道冰冷的光芒,他从火麒麟的背上跃下,薄唇微动,冷漠而冰冷的声音从他的口中传了出来:“杀了!”声音一落的同时,他并不急着上前,那个魔修受了他一掌,实力大损,就让唐心亲自动手,若是她不敌,他再出手也不迟!

    “吼!”

    火麒麟一声低吼,踏着火焰的四脚往前一窜猛的扑向那头三星神兽,对于灵兽而言,灵兽的晶石和内丹对他们有着进阶的帮助,品阶越高越是如此,它若杀了这只三星神兽,再吃了它的内丹,说不定还能进阶,想到这个好处,攻击越发的凌厉。

    那些百姓们一见一头上古神兽和一头神兽对上了,在半空中奋战着,不由的惊奇不已,这样的场面,他们这些城中百姓可是不曾见过的,以前也没有机会见到过,而今,这样令他们激动的场面就在面前发生着,也让他们知道了,原来,灵兽与灵兽之间,也是弱肉强食,也是以强为尊!

    “果然是你!”

    一靠近,闻到她身上散发着的那股清香,耶律舜华暴戾的目光一眯,眼底深处划过一抺暗光,伸手一捉就要将她扣入怀里带走,然而,眼见就要到手的女人,竟然在下一刻诡异的出手。

    唐心提气飞身跃起,快如鬼魅的手以着无法看清的速度袭出,一只手却如同幻化出数只一手影一般,无法分辨哪一只是实,哪一只又是虚,而那手爪中所夹带着的灵力与那股狠厉的暗劲,更是让耶律舜华心头一惊,才多久时间?她的速度竟然快了这么多,难道她的实力又提升了?

    这个发现让他心头大惊,因为那如鬼魅的手快而准的袭向他的胸口,速度之快让他往前掠去的身影无法避开,只能猛的侧身一闪,而就在他侧身一闪的同时,她的手也以着诡异的手法转变,蕴含着灵力的五爪深深的剌入了他的肩膀处,只听嗖的一声,鲜血渗出的同时,他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气。

    “嘶!”

    “这是我还给你的!”清眸划过一抺的杀意,面前的这个魔修,让她动了取他性命的念头,而那一回,她才进入筑基期不久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现在,他被沐宸风打伤,受了内伤气血不稳,而且她因和青鸾契约又进了阶,虽然还没到金丹期,但是在速度上,实力上,都已经大大的提升,此时,取他性命最是时候!

    耶律舜华一瞬间的怔住,下一刻,那深深的剌入他肩膀处的手抽了出来,那股剧痛再次袭来,让他猛的回过了神,眼见那少染着鲜血的手又朝他而来,他迅速退离她的身边一手在伤口旁边点了几下,封住了气血的流动,止血了血。

    千算万算,算不到她竟然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实力提升得这么快!看着那张绝美的容颜,他眼中涌上了一股势在必得的光芒,这个女人,他要定了!越是难得到他越是要得到!而在此之前,他必须先解决掉那个白袍男子!

    暴戾的眸光朝那一旁的沐宸风扫去,杀意一旦在心中形成,实力相差的隔离让他越发的下定了决心,无论用什么样的办法,这个男人,他不会让他好过!

    “咻!”

    “就是你盯上了拓拔家的巨蛋?可惜,来晚了一步!”一袭青衣以灵气护体而飘浮于半空中的唐心勾唇一笑,笑意却不达眼底,那青衣因她身上气流的涌动而发出呼呼的声响,绝美的面容,绝代的风华,圣洁而尊贵的气息,都让人见了不由的心头呆滞,惊艳于她的绝美的同时,更是为她所散发出来的风姿神采所折服。

    那拓拔家族外面的百姓,以及修真者,目光由惊艳到灼热全都落在她的身上,他们从没见过哪个女子有她这样绝美的容颜和神采,她飘浮于半空,显得那样的尊贵,那样的高不可攀,圣洁如云中仙女,让人不敢有一丝亵渎的念头,忍不住的,他们的心中涌上了一股尊崇的敬佩,她以女子身姿,成就如此不凡的人生道路,扬名龙腾大陆的同时,更是在这虎啸大陆上也留下了让人尊崇敬佩的名声……

    下一刻,众人只见她飞身袭出的同时,一把锋利的匕首在她的手中折射出一道森寒的凌厉光芒,杀气起,气流涌动,快如鬼魅的身法朝耶律舜华掠去,明明的杀人的手法,却被她舞得那样的美妙,如同舞蹈一般的优美迷人,让人看得移不开眼。

    耶律舜华内伤严重,肩膀处又被唐心所伤,所带来的人在那十二龙骑强悍的战斗力下所剩无几,看着唐心招招狠厉的朝他袭来,他狠厉的眸光中掠过一道暗光,忽的仰头大笑:“哈哈哈!想杀本尊?就凭你们还不够资格!今日本尊不慎被你们所伤,他日再遇,定当百倍奉还!”他的视线落在沐宸风身上,眸光一扫掠过,见自己的座骑被火麒麟杀死,身体往后退的同时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个轴卷,盯着前面一袭青衣的唐心勾起了一抺诡异莫测的笑:“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唐心,本尊要定你了!哈哈哈……”

    唐心清眸一闪,攻击挥向他的同时,只见一道剌眼的光芒迸射而出,不过眨眼的时间,那魔修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遁轴卷。”沐宸风凤眸一眯,来到唐心的面前:“又让他逃走了。”遁轴卷,一种专门用来逃走的空间轴卷,珍贵非常,这虎啸大陆都不曾见有过这个,而那魔修却有,看来,他并不是这虎啸大陆的魔修。

    想到他临走前的那些话,他不由敛下眼眸沉思着,那魔修看着唐心的目光非比寻常,那是一种势在必得的目光,一种决不罢休的决意,他还会再出现,而他下一回的出现,想必实力定会大增,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看来,他也得回修仙界加紧修炼,将实力再度提升才行。

    看着他们两人旋身落于拓拔家里面,外面的人再看不见他们的身影,却又不敢蓦然上前,半空中,只有那只青蓝色的神鸟还在那里盘旋着,似乎欣喜破壳而出而在庆喜一般,五光溢彩的美丽羽毛,以及那盘旋着的优美身姿,让他们不由的再一次惊叹着。

    “好美……”

    “拓拔承源,在此拜谢两位了!”见危险终于解除,拓拔承源当即上前,来到他们两人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

    “拓拔家主无需如此。”唐心上前扶起他,道:“那些魔修伤了你们不少人,眼下还是先整理一下你们家族内部才好,我在这里身份暴光,不宜久留。”

    “两位要走了?”他愕然:“我还想留两位在家中好好款待,以谢两位救我拓拔家免于被灭门的大恩呢!”

    这时,拓拔野和他娘亲以及两个孩子也快步走了过来:“唐心,你们要走了吗?”

    “嗯,我仇家不少,身份暴光了若还留在你们这里,只怕会为你们带来麻烦。”她看向了天空处那只盘旋着的青蓝神鸟,而此时,那只青鸾也似乎知道她在看它似的,从天空中飞盘下一点,一道女子的轻柔声音悠悠传出。

    “拓拔承源,我是上古神兽青鸾,很多谢你们拓拔家族守护多年,让我等到了我的主人。”

    听到这话,拓拔家的人个个怔了怔,而拓拔承源在惊讶的同时,心中也释然,原来,它在他们这里几百年,为的是等候唐心的出现……

    而拓拔家外面的那些人听见了这话,一个个不可思议的倒抽了一口气,拓拔家族竟然守护了这么一只上古神兽?可为何它却成了唐心的契约兽了?

    拓拔野看了那只青鸾一眼,转向了唐心:“唐心,其实还有一件事,就是他。”他把另一名与小安相像的孩子推上前:“从刚才开始,他突然间就成这样了,像一个没有生命的娃娃,你看这是怎么回事?”因听说这极有可能也是他的弟弟,他实在是不放心,要是他的身体出了状况,趁着唐心还没走,那也好让她帮着看一下。

    精眸朝那名孩子看去,原本神采奕奕的孩子现在却目光呆滞无神,如同一个被抽了灵魂躯壳一般,那张精致的小脸色泽也晃得黯淡,看着这张与小安相同的脸,她不同想起了夏雨,那个同为双生子的她,就那样的离开了……

    心下不忍面前的这对双生儿又有哪一个死去,她叹了一声,道:“我先前就在猜测,他可能就如同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除了容颜之外,他的一举一动,所有的一切都是长时间模仿出来的,再加上被人摄了魂,失去了自我,才能在那样的情况下心中认定自己就是小安,然而摄魂之人一离开,他就成了现在这样没有灵魂的人了。”

    “那他能恢复吗?可以变回以前那样吗?”拓拔野的娘亲急切的问着,这是她的孩子啊!一个连她也不知道却存在着的孩子,却被人那样残忍的将他从她的身边抱走,现在却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唐心轻叹一声,上前将牵起了那个孩子的手,注入了一丝的灵力探查着,半响,道:“我只能告诉你们,如果他将来解除了摄魂术,估计是无法变回以前那个单纯的孩子,而是会变成一个心狠手辣的魔修。”

    “什么?这是为何?”几道惊呼声不约而同的响起,看向唐心。

    “他的身体里有着一股邪气的存在,一股对抗着灵力的阻拦,我估计,这孩子修炼过,但却是魔修,不过所幸他修炼的时间还不长,而且他的岁数也还小,但想要将他从魔道扭转过来,却是需要时日的。”这么小就让他入魔道,那魔修真是可恨!一旦入了魔道,成了魔修,想要脱离邪魔一道却是得经历万千苦难,有的甚至还无法脱离,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就是因为入了魔道而毁了一生。

    听到这话,拓拔家的人又惊又忧心,这样一来,那这个孩子不是毁了吧?尤其是拓拔承源夫妇,他们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儿子被人抱走,本以为可以团圆,却不想要面对这样的事情……

    “唐心,难道没有办法了吗?”拓拔野不忍见自己的父母那样的自责,不由的再度开口。

    她看了他们一眼,叹道:“办法不是没有,只是,这个孩子得跟在我的身边,现在的他完全就是一个没有意志的人,而只是一个只会听命令行事的木偶,要恢复他的神智不是一朝半日的事情,要把他从魔道纠正也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

    “你的意思是说,他如果跟在你的身边,你可以让他成为一个正常人,甚至脱离邪魔一道?”

    “脱离邪魔一道没那么容易,这也得看他自己本身,也许需要几年,也许需要几十年,你们能等吗?”清眸看向他们,她很难理解他们的心情,若不是见他们拓拔家守护了她的上古神兽青鸾这么久以及和拓拔野的交情,她不会把这样的麻烦事情揽上身。

    闻言,拓拔承源夫妇相视一眼,点了点头,两人毫无预警的在她的面前跪下:“唐姑娘,我们夫妇愧为这孩子的父母,自己的孩子被人抱走却不知,而现在遇到了,却又无法帮到他什么,见到他成了现在这样,我们心下也不好受,唐姑娘,我们相信你,愿意将我们的孩子交给你,无论多少年都好,无论将来他会不会回来认我们,我们也希望,他可以有个正常的生活,求你收下他吧!”

    见状,拓拔野也暗叹一声,看向了唐心,他知道她的仇敌多,自己的处境也是很危险的,多了这么个孩子在身边还得去保护他,这事于她根本没有半点的好处,可,他却没办法看着就这样不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