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5 青鸾!破世而出!

    闻言,她心中一暖,唇角的笑意轻轻上扬着,清眸看向了他们父子:“我曾遇过一个魔修,他的实力诡异深不可测,就连我也不是他的对手,不过,他的实力可以。”她的目光移向身边的沐宸风。

    拓拔承源和拓拔野两人闻言,诧异的看着那名白袍男子,他们从他的气度和那一身摄人的威压可以感受到他的强大,却不想,他的强大还能得到唐心的认可,这么说,如果魔修真的来了,他们可以护得住拓拔家族?

    拓拔承源沉思着,目光越过他们落在那个青蓝色的巨蛋上,这颗巨蛋放在这里已经有几百年了,从来都没人碰得了它,守护着这样的一颗巨蛋他们根本不知为了什么?反而,一个不慎却会为家族带为灭门之祸,如果可以,他真的希望有人可以把这压在历代家主身上的重任给带走。

    心下划过一个念头,他看向了面前的两人,他们是那样的出色,那样的非凡,若是由他们带走了这颗巨蛋,那将是带走了拓拔家的灾难,只是,他们会肯吗?

    “这颗破蛋到底是什么来历?连碰都碰不得?”拓拔野皱着眉头盯着那颗散发着光芒的青蓝色巨蛋,竟然家族历代都在守护着它,而他们动连碰都碰不得,这也太诡异了。

    看着那颗巨蛋,拓拔承源顿了一下,沉声说道:“两位,这颗巨蛋我们世辈已经守护了几百年了,却一直没有是这个样子,甚至,我们连碰都碰不得,我的父亲传下来时曾对我说过,这定是不凡不物,不可落入心术不正的阴险小人手里,两位不是一般人,如果将这颗巨蛋送给你们,我也能放心,只是,只是不知,你们能不能拿得走它。”他们都无法碰到这颗青蓝巨蛋,多少年来它都是摆放在这里,就算他有心将这颗巨蛋送给他们,也担心他们会拿不走。

    听到这话,不止拓拔野诧异了,就唐心和沐宸风两人也挑了挑眉,这颗巨蛋既然是他们世代守护之宝物,怎么会想到要送给他们?他们这就舍得了?

    见两人神色淡然,并没有欣喜之意,他又开口道:“两位,虽然你们可以在那魔修来时护住我们,但却只能护住一时不有护住一世,魔修已经知道我拓拔家有这颗巨蛋,势必不会轻易罢休,这颗巨蛋留在我们拓拔家并不能为我们一族带来好处,却会为我们带来灭门之祸,我身为一家之主,自是不希望自己的族人因为这么一颗巨蛋而丧命,所以,才想着将它送出,而两位则是最好的人选。”

    沐宸风扫了那颗巨蛋一眼,道:“这颗巨蛋散发着一股强大的灵气,周围还有一股青蓝色的光芒弥漫着,未必能轻易拿得走,而且,拿了你这颗巨蛋,又只能看不能用,甚至还会惹上祸事,实在是于我们没有什么好处。”

    闻言,拓拔野沉默着,他看向自己的父亲,确实,这颗巨蛋也许是个宝,但是于他们而言,不能碰,只能看,又不知到底里面是什么来的,若是留在拓拔家族,只会为他们招来祸事,可若是送给唐心他们,这也相当于把一个麻烦交给他们,于他们也确实一点好处也没有,毕竟,这颗巨蛋谁也不知到底什么时候才会孵化,带着这么一颗只能看不能用的巨蛋,甚至随时都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拓拔承源也沉默着,他说的是事实,也许这个巨蛋是个宝,但,却只能这样看着根本不能用,更不清楚这到底是什么巨蛋,相反的,这极有可能给他们带去祸事,他确实只想着自己的家族,而将他们的安全给忽略了。

    “唉!是我太自私了,我只想着可以缷掉这个责任,丢掉这个麻烦,让拓拔家族可以平安,却没有想到这颗巨蛋于你们一点用处也没有。”

    “真的给我?”

    冷不防的一道声音传来,几人皆是一怔,顺着声音看去,不由的一脸愕然,原来,在他们说话的时间,唐心走到那颗巨蛋的前面,此时,手正摸着那颗巨蛋上面青蓝色的纹理,似乎正在欣赏着那美丽的条纹。

    “你、你碰得到?”拓拔承源怔愕的看着她,这颗巨蛋他也尝试去碰,但还没碰到却被反弹出来,而且那股力道之大,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抵挡,而她,一个不是拓拔家族的人,竟然真的可以碰到那颗巨蛋而不被弹出,这、这真的太不可思议了。

    沐宸风也挑了挑眉,玩味的看着那颗青蓝色的巨蛋。这颗巨蛋应该是什么兽的蛋,只是不知里面会是什么样的灵兽,她碰得了,是否是说明这颗蛋认可了她?

    “我刚才碰时明明被弹出来的,你怎么……”拓拔野错愕的说着,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又走上前想再碰一下,谁知手还没碰到那颗巨蛋又给弹了出来,看到这一幕,几人一阵的愕然。

    “噗!该死!真是颗破蛋!连摸都不能摸一下,守护着这颗蛋做什么?唐心,你要就把它拿走了,这个东西竟然只认你不认我们的,还守护它干什么。”又被弹出的拓拔野又噗出了一口鲜血,体内的血气上涌和胸口处加重的痛意让他的脾气也上来了,瞪着那颗巨蛋的目光像是恨不得上前砸碎了它一般。

    唐心的手指细细的抚过那颗青蓝色的巨蛋,那上面的条纹真的很漂亮,青蓝中似乎夹带着浅浅的紫色,而紫色较浅,混夹在这青蓝色之间一般不细看根本看不出,让她感到奇妙的是,当她的手碰到这颗巨蛋时,明显的可以感觉到这里面的细微动静,似乎,里面的灵兽正在苏醒一般。

    会是什么呢?

    怔愕而过,拓拔承源连忙道:“唐姑娘,既然这颗巨蛋你能碰得到,那你就收下吧!”

    这时,外面隐隐的传来惊慌的声音,刀剑相碰的铿锵声让身处地下密室中的几人都不由一怔,听到那声音,拓拔承源和拓拔野不由的惊呼一声。

    “不好!”

    两人惊呼一声,就要往外面掠去,然而在这时,身后同时传来一声咔嚓的声响,让他们不约而同的顿住了脚步回头一看。只见,那颗青蓝色的巨蛋突然咔嚓的一声裂出了一条细缝,随着声音越来越大,那青蓝色的蛋壳破出了一小块,里面冒出了一个青蓝色似鸡一般的头来,不同的是,它的头上面有着几根美丽的羽毛。

    “那、那是什么?”两人不约而同的怔住了,守护了数百年的巨蛋竟然在这时孵化了?

    唐心的神色也微怔,只见那只小东西冒出头来后,竟然就那样直勾勾的盯着她,冷不防的,那尖尖的嘴在她的手指上啄了一下,剌疼传来,鲜血流出,契约的形成让那只小东西的身体迅速的变大,完全破壳而出,那股灵气也像暴发似的弥漫在一身,而这时,唐心只觉体内的灵气也因这契约的关系而被带动,全身灵气外溢,体内的血气蹭蹭蹭的冒了起来,熟悉的感觉,熟悉的灵气溢动,让她不由错愕的睁大了眼睛。

    这是要进阶?

    拓拔承源父子看着面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怔愕得说不出半句话来,而这时,外面的铿锵声猛然让他们惊醒,当下想也不想的就往外掠去,准是那魔修的人来了!他们是冲着这颗巨蛋来的,外面的人就是想挡,只怕也挡不住。

    瞥见他们父子往外掠去,听着那打斗的声音,沐宸风目光微闪,却是没有动,什么也不比唐心重要,进阶时必须不被打扰,他得留在这里守着她,直到她安全的进阶。

    如果外面的人真的是那个魔修的人,那拓拔家族的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既然她要帮他们,那他也帮上一把吧!

    “麒麟,你去帮一下他们。”

    一道光芒从他的空间中掠出,稳稳的落在他的面前,火麒麟看了那在进阶的人和兽一眼,点了点头,迅速的往外掠去。

    唐心听到了他的话,这才放下心来,专心的将体内的灵气引向丹田,再将那暴发而出的灵气收纳进身体里,一人一兽的身上,弥漫着那股强大而剌眼的光芒,浓郁的灵气充斥在这小小的暗室之中,随着唐心体内气息的涌动,她身上弥漫出一股淡淡的金色光芒,这股金色光芒由弱变强,直到,破体而出的同时,她的实力也猛然跃上几阶,灵力涨起的同时,金色的光芒从她的身上迸射而出,剌眼得让人无法看清那一人一兽。

    “啊!”

    她低喝一声,身上的青衣被体内的火焰烧为灰烬,浑身赤果果的站在那里,随着灵力归入身体,随着那股火焰从体内沉没,她这才睁开了眼睛,见自己身上的衣服又被烧毁了,不禁嘴角一抽,从空间中拿出另外一套青衣穿上。

    而沐宸风正因她身上的衣服尽毁而双眼发光时,却见她迅速的穿上了另一套青衣,挑了挑眉,勾着唇角戏谑的笑道:“唐唐,你是不是看我在这里,才故意又将衣服给毁了的?”

    听到这话,唐心嘴角又是一抽,懒得去回答他没有营养的话,而是将目光落在面前的灵兽上,那是一只体大如鸡,形似孔雀羽毛美丽的青鸾,青蓝紫的相间,给人一种惊艳的感觉,它的体形在刚才她进阶时迅速的变大,此时正伸展着身上的羽毛站立在她的面前看着她,因契约的关系,她知道它是一只上古神兽,青鸾,属于凤凰一类的神鸟。

    也在这时,本以为已经稳定下来的青鸾却突然间还在变大,身体的灵气往外溢出,强大的一股威压袭向周围,猛然间,只感觉地下密室一阵的摇摇欲坠,感觉的一声,竟然连周围的那些玄铁也无法挡得住青鸾身上释放出来的威压与气息,下一刻,头顶上的石块紧接掉落的下来。

    沐宸风见状神色一凛,迅速来到她的身边:“快坐在它的背,这里面要塌了!”与她一同翻身坐上青鸾背上的同时,头顶上的石块也紧随着落下来,而他们因为有着青鸾的强大气息护着,那些石块自动的避开落在他们的身旁。

    而外面,拓拔承源和拓拔野来到时,只见死伤的护卫不计其数,半空处,一名黑袍魔修骑着飞行灵兽冷眼看着,狠厉的目光扫过下面的众人,落在了那拓拔承源的身上。

    “把那东西交出来,本尊可以考虑给你个全尸,否则,死无葬身之地!”

    强大的威压带着一股森冷的暴戾气息袭向了那下面的拓拔承源,拓拔承源只觉在那股强大的威压之下,双腿竟然在颤抖着,不是惧怕,而是这股威压让他无法站直身体,在强者的威压面前,他的脚颤颤发抖着,根本无法自持。

    “去!保护好你娘亲和弟弟!”他只能行让拓拔野离开去保护他们,那面前的血腥,倒下的护卫和下人,看得他心里一阵的抽疼,果然还是避不掉么?真的是天要亡他拓拔家么?

    拓拔野心知自己必须去保护那年幼的弟弟和没有自保能力的娘亲,可他父亲这里,他也确实放不下心,但眼前的状况容不得他迟疑,他只能咬牙应道:“是!”身影一掠,迅速的往前后院掠去,想要能赶在他们遇害前救下他们。

    “想走?没那么容易!”半空中的耶律舜华冷眼一眯,手中一记风刃劈下,毕竟是实力强硬的强者,又是一名魔修,他的攻击,拓拔野根本就无法避开,眼见了那道风刃攻击就要将他劈成两半,拓拔承源心头一惊,当即喊着:“小心!”想要扑过去护住自己的儿子,却仍是慢了半步,本以为他必死无疑,谁知下一记得,一道火红的影子咻的一声快如鬼魅的掠过,将拓拔野给带开了。

    定睛一看,竟然是只四脚踏着火焰的火麒麟!

    火麒麟把拓拔野放在一旁,示意他离开,这才看向那半空处的魔修,还真的是这名魔修,这魔修吃了主人女人的豆腐,按理说,应该让主人自己来收拾才对啊!

    “上古神兽火麒麟!”

    耶律舜华狠厉的目光一眯,拳头紧拧的盯着那只火麒麟,这只火麒麟是那个白袍男子的座骑,它出现在这里,莫非,那个男人也在这是里?想到这,他的目光越发的阴沉,浑身的暴戾气息也迅速的涨了起来。

    “不错,正是你小爷我。”火麒麟张了张嘴,竟是吐出了人语,惊得那一旁的拓拔承源目瞪口呆,什么时候,他们这里竟然有只上古神兽火麒麟了?这是谁的?

    “你的主人也在这里?很好!本尊正愁找不到他呢!”暴戾的声音充斥着一股骇人的杀意,他一手凝聚着气息,凌厉的风能量汇聚成一团在他的手中呼啸着,黑色的身影一个闪身掠出,手中的攻击袭向火麒麟。

    “哼!就凭你也敢跟小爷动手?不自量力!”

    火麒麟冷哼了一声,扬了扬头轻蔑的瞥了他一眼,下一刻,四脚一动,整个身体飞掠上前,爪子一划,带着火焰的得利爪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袭向那名魔修。

    “咻!”

    凌厉而骇人的气息划过空气,带起一股强大的威压,上古神兽的威压与那魔修的威压相互攻击着,一人一兽势均力敌,竟是不分上下,而下面,因有十二龙骑帮忙对敌那些魔修,拓拔家族的人除了一些护卫和下人之外,其他的倒也安然无恙,拓拔野到后院时,十二龙骑中的三人正保护着拓拔安他们三母子。

    拓拔夫人一手牵着一个,而两个孩子都没有哭闹,拓拔安已经经历过一回这样的厮杀场面,看着那些倒下的人时,眼中已经不再有那些惧意,而相反的,另一个孩子则是眼中浮现了惊吓,瑟瑟发抖的躲在拓拔夫人的怀里,紧紧的抱着她不放。

    “娘,快随我走!”拓拔野快步来到他们的身边,手中的剑一挥,一道凌厉的剑气袭出,将一名魔修击飞了出去。

    而在这时,突然间的地面微微晃动了一下,传来了一声声的砰砰砰的碰撞声,他连忙扶住自己的娘亲和弟弟,一边朝周围看去,寻一下到底是什么地方传来的声音,却不想,见到了书房的屋顶被一股由下到上的强大气流所冲起,一声似鸟非鸟的低吟声传出,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紧接着,从那被飞流冲起的屋顶上飞出了一只浑身散发着青紫蓝光芒的灵兽,一身美丽的羽毛如同一般华丽而精致的衣裙,体似鸡,形似孔雀,尾部长长的羽毛展开着,绽放着一股摄人的华丽光彩,而这只灵兽上面,坐着一青一白两道身影,男子俊美如谪仙,白衣翩翩,尊贵无比,女子容颜倾城,青衣飘飘,清雅而高贵,两人坐在一起,尤如一对天造地设的金童玉女,再配上那只华光溢彩的灵兽,一时间,吸引无数的人惊艳的目光。

    ------题外话------

    更了近一个月的万更,还真的有点累了,过几天再继续多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