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4 鸳鸯戏水,神秘巨蛋!

    “你、你什么时候来的?”她惊愕的看着他,冷不防的出现让她吓了一跳,而且,竟然是趁她在泡浴中进来,她本以为她没那么快找来,却不想,竟然这样悄然无声的就出现了……

    “呵呵,放松点,我又不会‘吃’了你。”他一语双关的说着,灼热的目光落在她露在外面的雪白肌肤上,声音渐渐的变得低沉而暗哑:“既然你在沐浴,那我自然得好好的侍候你一回,要不然怎么对得起你先前为克服我惧鼠而做的一切,你说是吧?”他拿起一旁的沐浴绵,慢慢的在她的手上擦着。

    唐心因这诡异的一幕而蹭蹭蹭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让人给她擦身,尤其还是这沐宸风,这感觉真的是诡异得让她发慌,身体想要往下沉去,却因被他点住了穴位而动不了,只能干瞪着眼盯着那用着魅惑的灼热目光盯着她的身体,用那勾人的举止一点点的挑动起她体内的燥热。

    “嘶!”

    身体被他推着趴在木桶边,感觉到他的手指有意无意的划过她的背脊,身体里传来一阵的颤抖,让她忍不住的倒抽了一口气,这妖孽!什么时候变成**高手了?这分明就是、就是赤果果的**手段!

    “唐唐,你的背真美,雪白而细滑,尤其是这曲线……”手指顺着她背脊骨往下滑落,直叫她惊得大叫起来。

    “沐宸风!你干嘛!”

    “我在帮你沐浴啊!舒服不?”他笑得邪魅,目光如同一簇灼热的火焰烙在她的身上,灼得她心焦,下一刻,只见他勾起了唇角,低低的笑着:“我知道了,你一定是希望我们来个鸳鸯浴吧?嗯,我这就进来。”说着,竟然还真的就那样当着唐心的面,慢慢的脱去自己身上的衣服。

    见他如一只妖精一般的在她的面前脱衣,而那灼热的目光依旧落在她的身上没有移开,如此近距离,衣服一件件的落地,她错愕得连说话也结巴了。

    “你、你、你别再脱……”

    话还没说完,他身上的衣袍就落地,看着他那滚动着的喉结,看着那结实而性感的男子身体曲线,腹部的六块条理分明的腹肌,以及,那若阴若现的金三角,她不由咽了咽口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家伙,是来真的!

    她因趴在桶边身子动弹不得,眼睛也因愕然而直勾勾的看着前方,下一刻,毫无预警的,他就那么随意而自然的将裤子褪去,整个人赤果果的站在她的面前,那两条修长而蕴含着暴发力的双腿,以及那双腿间……

    待回过神来,知道自己正直勾勾的盯着他那什么时,绝色的容颜刷得一声涨得通红!一声惊呼声就要脱口而出时,却被一个温热的嘴唇给堵住,赤果果的身体被他从水桶里抱了起来,两人以着最赤呈的一面相见,身体紧紧的相抵着……

    “啊……”

    似舒服与兴奋的低吼声带着压抑的从沐宸风口中传出,两人的身体相抵着,那种零阻挡的感觉让他飘飘欲然,让他浑身的血液都在叫嚣着,都处于一种沸腾的兴奋状态,那股兴奋与剌激让他险些就要忍不住的要了她。

    一记深吻后离开了她的唇,见她脸色泛着醉人的红晕气喘喘的趴在他的怀里喘着气,他的目光越发的灼热,如同两簇火焰要将她熔化一般,见两人紧紧的贴在一起,怀中是自己最爱的女子,而此时她正赤果果的被他搂在怀中,一种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

    唐心无力的趴在他的胸口处气喘喘的喘着气,他的吻来得太快太突然,又是那样的火热撩情,让她一度的招架不住,而且,他竟然还一直把她搂得那样紧,像是要将她揉入他的身体一样,两人的身体本就就赤果着,肌肤相抵的那种剌激几乎让她一瞬间昏了头,根本招架不住他这样撩人的热情。

    “扑通!”入水的声音扑通一声传出,她整个人冷不防的被他按坐在水里,溅出了一地的水花。

    “我们还是来洗个鸳鸯浴吧!”

    低沉而暗哑的声音带着笑意的出传,在唐心呆滞的瞬间,他已经跨进了桶里身体往水中沉去,木桶很大,容纳两人绰绰有余,只是多了一个人,水满出了不少,原本干爽的地面也因此而溢满了水,花瓣洒落在周围,有着一种凌乱的美……

    “啊!”

    还处于呆滞状态中的唐心冷不防的就被同坐在木桶里的他抱了起来坐在他的腿上,水中肌肤的相抵,就如一条导火线,嚓嚓的引起两人身体里的火花,跨坐的原因,让她整张脸红得几乎滴血,虽然两人并没真正合为一体,但那有意无意的摩擦却叫人浑身一颤,一声压抑却又透着愉悦的低吼声从沐宸风的喉咙而出。

    看着跨坐在自己腿上的唐心胸前的美好在水中划过一个优美的弧度,那起伏着的胸口看得他浑身一阵燥热,一手握在她的腰间,一手按住了她的后脑,又一个火辣撩人的热吻展开……

    随着这个吻的加深,以及感觉到她的放松和投入,那按在她后脑的手改为了抚摸着她的身体,从她的背慢慢的往前滑过,细细的抚摸着,在她投入的时候,他悄悄的解开了她身上的穴道,让她可以动弹,然而此时,她体内的热情也被他撩拨了起来,两人越发的难以自持。

    “嗯……”

    随着唐心渐渐的回应他的吻,以及主动环住了他的脖子,沐宸风眼中的灼热浮现了**的火焰,看着面前娇媚诱人的心爱女子,体内的邪火直窜上来。

    他想要她!非常想要她!

    “嗯……啊……”

    唐心忍不住的低呼出声,他的大手流连在她的身体上,带给她的是一种新的体验,一种从没经历过的兴奋与剌激,她知道不能再这样下去,然而,体内被他撩拨起来的火却无法扑息,不知是默许还是沉迷,她的手也跟着攀上了他的背,在他的身上游走着。

    她的回应与主动让他狂喜,从她红肿的唇移开,顺着优美的雪颈,慢慢的吻了下来,细细的啃咬换来了她一声声令人亢奋的娇吟,下一刻,沐宸风抱起了从水中跨出,走到床上将她放下,灼热而跃着**火焰的目光看着她,低沉而暗哑的声音带着**的从他的喉咙而出。

    “可以吗?”他尊重她,哪怕是此时他欲火焚身若是要占有她,他也希望可以得到她的允许。

    听到这话,唐心微怔,迷离的目光看着面前的男子,有人曾说,若是在这样的关头,那个男子还会问出这样的问题,那就要紧紧的握住那个男人的手,因为,他会给到你幸福。

    看着他欲火而泛红的凤眸,看着他因压抑而渗出的汗水,看着他眼中明明的渴望却还在征求她的意见,她心中划过一抺异样的感觉,忽而勾起了唇角笑了。

    这个男人为她所做的一切,这个男人对她的深情与用心,她都知道,而她自己也深爱着他,既然如此,点头又有何妨?没有应声,也没有点头,迷离的目光泛动着魅惑的神采,唇角的笑意延伸到了眼底,她伸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主动的吻了上去。

    一个吻,告诉了他她的心意。

    沐宸风因她的吻而惊喜,心头的狂喜让他几乎想要呐喊出声与人分享那份尤其飞上天堂的喜悦与兴奋,他回应着她的吻,身体也随着复了上去,将她压在床上,双手也在她的身上四处点火,然而,就在这美妙而让两人沉迷的时刻,外面却传来了一阵的脚步声,以及,一声带着狂喜的声音。

    “唐心?唐心我是拓拔野!你在哪里?”

    这声粗犷豪迈的声音就这样硬生生的将两人之间的那份美妙的气氛给打破了,那听起来少说也有十几人的脚步声更是让他们两人的激情与**的火焰扑灭,如此美妙的激情时刻,岂能让人在外面听着?

    房里,床上,两人的动作皆是一顿,好事被人破坏,沐宸风的脸色瞬间黑沉下来,看着身下怔愕的唐心,道:“不如,留着下次没人时再来过?”

    唐心嘴角一抽,听着那外面的脚步声以及那狂喜的呐喊声,就算他此时有兴致她也没了那份心思,伸手在他的腰间掐了一把,道:“快起请来,是拓拔野来了,我出去看看。”

    “该死的人,来得真不是时候!”无奈翻身起来,看着她从空间中拿出一套青色的衣裙穿上,拢了拢墨发,转身床上的人问:“我这样可以吗?看得出来什么没?”

    凤眸在她的身上打了打,想着这身衣服之下包裹着的是那性感而曼妙的身材,那刚压下的邪火又从小腹下窜起,眸光落在她脖子处那几个吻痕上,唇角一扬,点了点头:“嗯,这样可以。”

    “你呆在这里面别出去。”她交待着,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唐心?唐心你在里面干什么?快出来啊!”

    拓拔野见房门紧关着,一点动静也没有,不由挑了挑眉,大步上前就要推门进去看看是怎么回事,谁知,下一刻,房门打开,一袭青衣的绝色女子走了出来,那熟悉的绝美容颜似乎比当年越发的美丽动人,他怎么也没想到,当初还担心她自己不知出不出得了那幽冥森林,而她,安全走出不说,还在这么短的时间城名扬虎啸大陆,如今提起唐心两字,众人都唏嘘不已。

    “拓拔野?”

    她看着面前一身豪迈气息的男子,粗犷的身材,健壮的体魄,刚毅而俊朗的面容,却没有了记忆中的那一大把胡子,她怔了怔,仔细一瞧,确实是那拓拔野无疑,却不想,刮了胡子的他倒也是赏心悦目的一个男子。

    “唐心,好久不见,这两年你的名声可是轰动虎啸大陆,我没想到你还真的会到这里来找我,我刚赶回来,听说你不久前在襄平城又摆了一道,不错,真是厉害,竟然把那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也给端了,真不愧是龙腾大陆的传奇人物!哈哈……”

    他爽朗的大笑着,熟络的拍着她的肩膀,身后的十二龙骑看着这一幕只觉诧异,看样子,主子和这叫拓拔野的男子交情似乎不错?要不然怎么会让他近得了她的身,还可以拍她的肩膀?

    而拓拔野的手搭上唐心肩膀的这一幕,却让穿好衣袍走出的沐宸风瞥见了,原本就因好事被破坏而欲求不满的他此时再看那名男子的手竟然敢碰上她的肩膀上,凤眸一眯,抬手一记风刃就袭了过去。

    “咻!”

    “嘶!哪个竟然敢放冷暗器!”有着扎实雄厚实力的拓拔野一瞬间缩回了手迅速一闪身退得远远的,脚步一站稳抬头一看,一名俊美如谪仙的男子黑沉着脸像是他欠了他钱似的用着那杀人的目光盯着他,迈着脚步不紧不慢的走到唐心的身边,大手一搂,霸道的将她搂入他的怀中,宣布着他的所有权。

    “别用你的爪子来碰我的娘子,否则,下次直接废了!”

    没弄清状况的拓拔野怔了怔,呆滞的张了张嘴看着那并肩而立的两人,他不否认,这两人站在一起是该死的绝配,但,她成亲了吗?他怎么没听说过?这冷不防从房里冒出来的男子是从哪来的?他又怎么会在她的房里?

    打量着目光带着怪异的在两人的身上转动着,突然间,瞥见了唐心那脖子处的几处痕迹,一怔,上前一步,错愕的盯着她问:“唐心,你嫁人了?”

    “还没。”

    “那他是谁?”

    “未来夫君。”某人自动替她答话,那搂着她的手,依旧没放。

    十二龙骑见沐宸风竟然出现在这里,心下暗暗诧异,主子在避他,却还是被逮到了,不过看两人这状况,好了?没事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又是什么时候来的?竟然潜进了主子的房间而他们却不知。

    唐心瞥子身边的人一眼,没有否决他的话,而是开口问拓拔野:“你家的事都知道了?”

    一说起这事,拓拔野神色一正,道:“嗯,从我父亲口中知道了,多谢你救了小安送他回来。”他本应过两日才到家的,毕竟那边的事情还没处理好,不过他父亲派人去找他,让他马上回来,到家后才知道原来出了那样的事情。

    “谢倒不用,毕竟你当年也帮过我,对了,我的人呢?当初你带他们出去后他们去哪了你可知道?”八煞和小雪以及墨他们这么久没消息,也不知怎样了。

    听到这话,他想了想,道:“我带他们出去后,他们向我打听了在什么地方用什么方法可以迅速提升实力,我告诉他们除了进入仙门和去历练之外没有别的办法,至于他们后来去哪了,又做了什么事情,这个我倒不清楚。”声音顿了一下,他又道:“对了,我来找你还有个事。”

    “嗯?”

    “我父亲已经将那日带了孩子回来的人给捉了起来,但在那不起眼的几个人当中有一个人的实力很强,连我父亲都无法将他擒下让他逃走了,明显的这件事后面有人在主使,不知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但我担心这事会给我们拓拔家带来横祸,所以希望能借助到你的力量。”

    闻言,她沉思了一下,笑道:“不是我袖手旁观,但若是要我借助我的能力,那么这件事还得由你父亲亲自来说。”

    “这是为何?难道我做为你的朋友,还不够这个资格?”

    “不,而是你并不清楚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若要我帮忙,难道不应该将事情前后都说一下吗?还有那些人又为何会盯上你们拓拔家族?这些人又是什么人?我想,你父亲应该会知道原因,我必需了解清楚这件事才能决定帮与不帮。”凭她的直觉,这件事不简单,背后之人更是不简单,若不弄清楚,她绝不会掺入这件事当中。

    她的话让拓拔野皱起了眉头,沉思道:“这件事确实诡异,我父亲也没跟我说是什么原因,既然这样,那你随我来,我们一起去问我父亲,我也不想被蒙在鼓里,走吧!”

    “好。”

    沐宸风挑着眉看着她,笑道:“你不是说送了那小鬼回来后就离开的吗?真想管拓拔家的事?”

    唐心看着前面走去的人,不紧不慢的道:“拓拔野曾帮过我,而且,他这个人豪迈直爽,是个值得相交之人,既然他都开口了,若是能帮我会帮他的。”

    闻言,他勾唇一笑,如果是她所认可的朋友,她确实是会这样义无反顾,哪怕明知若是卷入会置身于危险当中,她也不会对认可的人冷眼旁观,也许,她的重情,也是他看中的一点。

    手指划过戒指,拿出了一枚徽章递给她:“这是我帮你从那几老头那里拿回来的。”当初看到这枚徽章时,他也很意外,竟然是丹圣,超越了高级炼丹师与丹尊的丹圣,而此时的她也不过才接触炼丹不久,竟然就能有这样的炼丹之术,真的让人很是惊讶。

    “丹圣的徽章,你在那里多呆了一天?”她接过他手中的徽章看了看,收入空间手链中。

    他勾唇一笑,凤眸中流光溢动:“不,我在那里呆了两天,也用这两天的时间,我克服了对鼠类的惧意,说起来,这还直是多亏了你。”

    “这么快?”她诧异的看向他,竟然只用了两天就克服了?

    “快吗?若不是惧鼠已经很多年了,也许还不用两天的时间。”

    “其实我倒是很好奇,你一个大男人的,怎么就怕这些小东西了?”清眸微闪,划过一丝的笑意看着身边的男子,想到他竟然怕鼠,还有那日在竹林中的模样,不由的唇角扬了扬。

    而听了她的话,沐宸风凤眸微敛了下来,只听他的声音带着一份淡漠:“在我五岁那年,沐天佑遗弃了我与我娘亲,那些人欺着上门,有一回,把我关在了一间封闭的屋子里,我被困在那里面很久,不知道时间过去多久的我只知道就在我快饿晕的时候,那些人放了几十只老鼠进来,将我咬了个遍,那一回险些死去,也在那一回,留下了阴影。”

    他说得云淡风轻,她却听得心头一震,看着身边的他平静的说起尘封的记忆,她不禁觉得自己那一回拿着雪鼠去让他克服心理障碍是多么的残忍。

    见她怔怔的看着他,沐宸风低低一笑:“不用这样看着我,我没事,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我也已经快要忘记了。”

    她深深的看着他,握住了他的手郑重的道:“以后有我陪着你,不会让人再伤害到你,相信我!”她会变强,她会陪在他的身边,陪他经历风雨,绝不会让人伤到他!

    看着她认真的神色,听着她郑重的声音,那如同誓言一般的话语让他心头重重一震,继而一股感动与暖意溢满胸间,久久无法平息下来。

    凤眸中浮现着柔情与温柔,他板过她的身,在她的唇上落下一吻:“这一生最美好的事情就是遇见你,感谢上天将你送到我的面前,让我与你相识,相爱,相守。”

    唐心一笑,清眸中带着柔和,只是下一刻,她手肘一抬往他腰间一顶:“我有说爱你了吗?少往自己脸上贴金。”带笑的声音一落下,当他怔愣住的时候就迈步往前走去。

    那不敢靠得太近扰了两人的龙骑相视一眼,有些摸不清她这到底是爱?还是不爱?

    见那青色身影往前走去,身后的沐宸风低低的笑了,当下也迈步走上前,与她并肩而行。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拓拔野先他们一步到了大厅问话,看着那正皱着眉头一脸忧色的父亲,他也知道定是这件事情很棘手,要不然他不会露出这样的神色,只是,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这样忧心?

    “唉!”

    拓拔承源叹了一声,负手站了起来,慢慢的在厅中走来走去,似乎在思索着这要如何开口。

    这时,唐心和沐宸风迈步走了进来:“拓拔家主。”唐心唤了一声,看了看他们父子两人脸上那份焦虑与担忧,不由挑了挑眉,走到一旁坐下。

    “唐姑娘。”拓拔承源拱手一礼,看向了一身白袍的沐宸风:“这位是?”这名男子好生出色,气质圣洁尊贵,气势却又显得那样凌厉摄人,一身气息内敛,定然不是凡人。

    “我只是跟着她来的,你们谈你们的,不用注意我。”沐宸风轻弹衣袍一身悠哉的坐在唐心的旁边,端着茶轻抿了一口,俨然一副主人的模样,丝毫不觉得自己出现在这里有什么不对。

    唐心瞥了他一脸,额头划过几道黑线,不用注意他?这么大个人坐在这里,还一言身那样的威压,想让人不注意也难。暗自摇了摇头,她道:“拓拔家主不必在意,他是我的朋友。”

    “未来夫君。”喝着茶的某人头也没抬的纠正着。

    听了这话,唐心的嘴角又是一抽,一阵的无语。

    拓拔承源也是过来人,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打量着,心下也是暗自明白两人的关系定不简单,能让鬼手天医唐心如此相待的,他倒也不便多问。

    “父亲,我知道家里的事情很棘手,所以我请唐心帮忙,但她要知道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父亲,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你就说出来吧!我也不希望被蒙在鼓里。”拓拔野沉声说着。

    “这……”

    他看了看自己的儿子,又看了看唐心和沐宸风两人,叹了一声,道:“好吧!那我就把这事说与你们知道吧!”他的声音一顿,负手在厅中走着,道:“我们拓拔家的祖先曾留下一物,这事情只有拓拔家的家主和几位长老知道,每一代都是拓拔家的家主将那东西在最后一刻才告知下一任家主,这样一来,也是为了保护拓拔家。”

    “是什么东西要这么神秘?”拓拔野皱着眉头问着。

    拓拔家主看了他们三人一眼,道:“你们跟我来。”说着,迈步往外走去。

    三人相视一眼,起身跟上。一路跟着他走,拓拔野心下震惊,他竟然不知父亲的书房中竟然还有这样一个地下密室,而且周围用的还都是玄铁密封,这也太让人不可思议了!玄铁坚硬不摧,却也极为难寻,可这间地下密室竟然是用玄铁围起来的,里面还设了重重机关,稍有不慎就会死在这里。

    带着身后的三人往前走着,打开第三道暗门后,出现了一处面积不大的密室,这里面同样是用玄铁护着周围,不同的是,在这密室中间一个如鸟巢一样的地方,摆放了一颗青蓝色的巨蛋,那颗青蓝色的巨蛋泛着一层幽幽的光芒,灵气弥漫在周围,几人看到这颗巨蛋时,神情皆不一。

    沐宸风是挑了挑眉,凤眸中掠过一道暗光,神色不明。而唐心则是带着几分的好奇,这是什么巨蛋?这么漂亮,这么大?而拓拔野是惊愕过后直接上前想要去摸。

    “不可!”

    拓拔承源一见连忙一喝,然,仍慢了一步,只见拓拔野大步上前伸出手往那巨蛋一上摸时,还没碰到那颗巨蛋,一股光芒迸射而出,强大的力道将拓拔野整个人都给震了出去,重重的撞上了玄铁摔倒在地上。

    “噗!”

    他喷出一口鲜血,一脸愕然的抬头看着那颗泛着青蓝色泽的巨蛋,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怎么样?伤得重不重?”拓拔承源担忧的走上前将他扶起,责备却又带着关心的说:“都说了不能碰,你却还去碰,这不是自找罪受吗?”

    沐宸风和唐心相视一眼,两人的目光落在那颗巨蛋上面,这是什么蛋?还不让人碰?

    “父亲,这颗巨蛋是怎么回事?”拓拔野捂着胸口站了起来,调整了一下体内的气息,只觉被一股强大的力道震了出来,此时仍觉得不可思议。

    “唉!”

    拓拔承源叹了一声,道:“我估计,这次的事情定然与这巨蛋有关,我们拓拔家没有什么值得别人窥觊的东西,唯一的一件,就是这历代传下来的巨蛋,然而,这颗巨蛋的来历却无人得知,只听我父亲当年说过,这巨蛋不是凡物,若是让外人知道定将为拓拔家带来一声灭门浩劫,因此,这事一直是隐密的。”

    唐心清眸一闪,唇角微扬,看了他一眼,道:“既然如此,拓拔家主又为何将此事告知我们呢?”

    拓拔承源看了她一眼,道:“就凭你在龙腾大陆的名声与威望,就凭我儿子相信的,我也可以相信你。”他的声音一顿,神色凝重的又道:“而且,从我手中逃走的那个人我怀疑是魔修,如果真的是魔修,我们根本无法保住家族中的每个人。”

    这正是他所担心的,那一回的人若真的是魔修,他们根本无法自保,魔修的手段狠厉而毒辣,一个不小心就是灭门大祸,为了一颗这么不知来历的神秘巨蛋而赔上整个家族的性命,他根本觉得不值,而他们,是他们唯一能借助的力量,如果连她也无法帮他们避开这次的横祸,那拓拔家有可能就在毁于一旦,在这虎啸大陆中消失,这样的结果,真的不是他所愿意看见的。

    闻言,唐心看了那一旁的拓拔野一眼,目光微闪,沉思了一下,道:“那你打算怎么做?如果是魔修,只怕这件事会很麻烦。”拓拔野这个人给她的印象不错,而且他也曾帮过她,明知他的家族有难,而他又有求于她,让她束手旁观她实在有些做不到。

    只是,魔修?那回那个暴戾的男子也是魔修,而且实力还不弱,就连她也不是他的对手。目光不由的朝旁边一身白袍的沐宸风看去,这家伙的实力倒是可以,那个魔修不是他的对手。

    瞥见她投来的目光,沐宸风不由的一笑,宠溺的道:“看着我做什么?你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我会在你的身边陪着你。”

    ------题外话------

    妞们,你们想要的这里不让放,进群来勾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