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3 春光无限好,引人犯罪

    “主子,怎么他还跟着来?”酒楼里,十二龙骑见她带着拓拔安出去,又带着他回来,不禁诧异的问着。

    在几天前,他们禀明了心迹,势要跟随于她,奉她为主,为表明心迹,他们宣下誓言,直到流尽身上的最后一滴血,否则,将永远跟随在她的身边,永不背叛!誓死效忠!同时,他们也向她请求,他日若有能,请她为龙族出一份力,而她也答应了,这让他们欣喜若狂,激动不已。

    唐心看了身边低着头的拓拔安一眼,道:“他现在回不了家,先跟着吧!等他大哥回来再说,我们先去客栈落脚。”

    “是!”他们沉声应着,跟着她往外走去。

    夜,悄然而至,漆黑的夜色神秘却又带着危险的气息,悦宾客栈中,唐心与拓拔安一间房外,而十二龙骑他们则在她旁边的几间房里,夜深人静之时,本应是最好的睡眠时间,然而,却有着十几道黑色的身影悄悄的潜入客栈以及客栈的屋顶。

    屋顶传来瓦片被揭开的细微声音,以及轻微的脚步声,床上的唐心骤然睁开眼睛,清眸中迸射出一抺清冷的光芒,屋子里点着焟烛,光线微弱却能看清屋里的一切,她瞥了一眼在他怀里沉沉睡去的拓拔安,小家伙的眼角还带着泪水,因有家不能回,有亲人不能认而伤心着。

    她轻轻的拉高被子,朝那屋顶瞥了一眼,又慢慢的闭上眼睛如同熟睡中一般,这时,屋顶的黑衣人因一间间房的寻了过来,当看到下面的屋子里床上那若隐若现一大一小的两抺身影时,打了个手势,几人从天窗跃下,潜入房中。

    掀开床上的幔帐,看到那名闭着眼睛睡着的绝美女子时,黑衣男子眼中闪过一抺惊艳,却在看到她怀中那个小孩时杀意一现,手中泛着寒光的匕首抬起,就要往小孩身上剌去,熟睡中的拓拔安根本不知危险就要降临,但唐心却是知道,哪怕没睁开眼睛,来人身上的杀气也让她察觉出来,感觉刀锋带着一股杀意袭出之时,她骤然睁开眼睛,清眸中厉色一闪,素手一动,几枚银针飞袭而出。

    “咻!”

    “砰!”

    黑衣人因见暗器朝他们袭来,当下迅速的退开,这一退不小心撞上了后面的桌子,发出了一声重声,在这宁静的夜里显得很是清晰,虽然他们侧身避开女子袭来的暗器,但却因她的速度之快,那暗器只能算是避开了致命的要点,转而没入了他们的身体,当暗器射入身体,他们才知道那暗器竟然只是细如绣花针的银针。

    隔壁房中的十二龙骑听到了声响迅速起身往她的屋子而来,还没进入屋子,就遇到数名黑衣人挡住他们,见状,龙一冷下了脸,沉声喝道:“龙七,龙三跟我进去保护主子,剩下的将这些人解决了!”

    “是!”众人应了一声,动作迅速而敏捷,其他的龙骑为他们开道,让他们三人先行进屋子去看是什么情况,而另外的龙骑则在与那些黑衣人博杀着,这一交手,让龙骑惊讶的竟是,黑衣人的之实力竟然都不弱,至少,他们无法在几招几内将他们全部杀掉!

    “主子!”

    三名龙骑迅速闪身进房,见因风从窗口处吹入,床上帐子随风吹起若隐若现的可见到床上的主子穿着白色里衣盖着被子,一头墨发随意的披散着,她依旧躺着没动,却一手在把玩着把丝,目光慵懒而带着冷意的看着那几名踉跄后退的黑衣人,而睡在她身边的拓拔安不知怎么的却没被这动静惊醒,依然沉沉的熟睡着。

    “留下活口,我要知道是谁派他们来的。”她看了龙一他们一眼,不紧不慢的说着。

    “是!”得令,三人迅速提气飞掠上前,凌厉的攻击袭向那几名黑衣人,而那几名黑衣人明显的没料到她大半夜的她竟然没睡而且还有着这样的警惕性,一时间愕了愕,还没回过神来,便见那闯进来的几人唤着那女人主子,因女人的发话,三人凌厉的攻击快而狠的朝他们袭来。

    “铿锵!”

    龙一手中的剑与黑衣人手中的匕首相碰撞发出一声清脆的铿锵声,匕首与剑上面的气流在摩擦着,迸射出丝丝火花,只听凌厉的呼啸声划过空气,有如破空之声,凛冽而骇人,因两人身上的气息相差无几,小小的房中因他们气息的涌动而变得低沉,唐心不知何时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靠坐在床上看着在在战斗着的黑衣人和龙骑,看着那些黑衣人的招式以实力,清眸不由的微闪。

    龙骑他们本身因是龙族,身上的威压就比一般人强大,而且他们的实力也都是经过她的肯定的,这些黑衣人竟然能与他们交手而不落败,看来还真的是不简单,只是,会是什么人?她的仇人这么多她倒不知道是哪个跟哪个,但,从她先前睁开眼看去的那一瞬间却明白,他们的目标是拓拔安。

    拓拔安,她今天只带他去了拓拔家族,却连大门都没进去,除了那两个护卫也没别人见到。仔细回想那两名护卫的话,她眼中闪过深思,这拓拔家族到底有什么可让这些人贪图的?以着这般实力的身手,应该不会是看重钱财之人,那么,又会是什么呢?

    “嘶!”

    这时,龙一的利剑划过那名持匕首的黑衣人肩膀,只听那人倒抽了一口气,脸上的黑布也因在避开龙一攻击时被扯下来,露出了一张唐心记忆中的脸。

    是那个在林中死去的护卫,他在死前就曾托过她好好照顾一下拓拔安,将他平安送回家中,然,此时却在这里见到了这样相同的一张面貌,再想到拓拔家族中的事情,她不由的嘴角一抽,到底她又掺入了什么样的事情里面了?

    “走!”

    那人没料到对手竟然这样难缠,当即低喝一声就想逃走,出路却被解决了外面的人的龙骑给挡住了,见同伙死的死伤的伤,也就只剩他和另外的两人,当下,咬了咬牙反刀袭出,以掩耳不及的速度杀了同伙,在龙骑他们愕然之时,又将匕首抺向自己的脖子,唐心一见,目光一闪,一枚银针从她手中袭出,咻的一声没入他的身体,只是一瞬间,那人便僵硬着身体晕倒了下去。

    “把他带下去看着别让他死了,再处理一下地面的尸体。”唐心吩咐着,清眸中掠过一道莫名的光芒。看了一眼被她点了穴道睡着的拓拔安,心下暗忖着,本来还想着等拓拔野回来再去拓拔家族的,既然现在这些人盯上拓拔安找上门来,那她就去拓拔家族看看到底是怎么了。

    次日,她带上了十二龙骑,以及拓拔安和那个被捉住的黑衣人再次来到了拓拔家族的大门,守门的护卫依旧是昨日的那两人,见到她以及那被反绑着嘴里塞着布的郭护卫,两人不由一怔,大步就要上前,却被一道声音挡下。

    “进去通传,我要见你们家主以及夫人。”唐心的目光掠过两人,声音清冷,不怒而威,让人莫名的感到一股寒意,不敢去违背她的命令。

    相视了一眼后,两名护卫中的一人迅速往里面跑去,将事情禀明,不一会,便快步的出来:“家主请你们进去。”

    唐心牵着拓拔安走进去,身后十二龙骑押着那黑衣人跟上,一行人进了里面,引来了府中众人惊艳和错愕的目光,惊艳于她的美貌,错愕于,他们竟然见到一个与小少爷长得一模一样的孩子,以及一身黑衣打扮,被那一行人押住的郭护卫。

    “爹爹!”原本被唐心牵着的拓拔安一见里面走出的中年男子,当下欣喜的放开唐心的手跑了进去,扑进了那人的怀里。

    拓拔承源一怔,看着那扑了过来抱着他大腿的孩子,他蹲下仔细一看,竟然真的跟他小儿子长得一模一样,这不禁让他愕然的看向那站在前面一袭青衣的唐心,以及被押着的一身黑衣的郭明。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什么人?他……”他疑惑的目光落在拓拔安的身上,他的小儿子不是前几日回来了吗?怎么这里还有一个?

    “数日前,我经过一林子时,遇到了两个被追杀的护卫带着小安,那两个护卫因保护小安而死,其中,死去的两人当中就有一个是长着这模样的。”她指着后面的黑衣人:“我与拓拔野是旧识,听是拓拔野的弟弟,便应下将人送回,昨日前来时被人挡在门外,昨夜就遭到暗杀。”

    她相信,能做到一个家族的家主,他定是有过人的本领,她的话已经很清楚,如果他有足够的智慧,应该不难猜猜出这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爹爹,小安好想你和娘亲。”拓拔安搂住了他的脖子脆生生的说着,像往常一样把小脑袋倚在他的脖子处蹭了蹭。

    听了这话,又见怀中孩子的自然动作,拓拔承源一怔,面色沉了下来,抱起小安站了起来,对唐心道:“这位姑娘,请厅里用茶。”

    唐心见状微点了下头,迈步走了进去,而十二龙骑则留在院中等待。进了厅,她随意的坐下,瞥见那拓拔承源抱着小安坐在他的大腿上,一边说着话,问了几个问题,这才将目光转向了她。

    “姑娘说与我大儿子是旧识,还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唐心。”她勾唇一笑,看着他在听到她的名字后脸上浮现的错愕神色。

    “唐心?”他怔愕的看着面前的女子,一袭青衣着身,浑身上下没有多余的饰品,素雅中带着一种淡然,有着一股圣洁的尊贵气息,那双清眸蕴含着自信与威严,那绝美的容颜带着淡淡的笑,一身的气息内敛,让人窥不到她的修为,仔细一想关于唐心的描述,再看面前风华绝代的女子,心下不禁暗暗赞道,果然是个风华无双的女子,难怪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在虎啸大陆扬名。

    “嗯。”她应了一声,目光落在那一脸欣喜的拓拔安身上,道:“拓拔家主,眼下还是别理我的身份,你不觉得,应该先处理一下面前的事情吗?小安怎么会遭人暗杀和替换?你府中的又潜了多少怀着别样目的的人?”她的声音一顿,道:“我还真想见一见,此时在你府中的那个小安。”

    闻言,他神色一凝,点了点头,对一旁的人吩咐道:“去请夫人。”声音一顿,又道:“让她把孩子也一同带过来。”

    “是。”下人应了一声,这才往外走去。

    “唐姑娘救了小儿的命,拓拔承源感激不尽,既然唐姑娘是我大儿子的旧识,他在这两日就要回来了,姑娘不如就先在这里住下。”没想到面前的女子竟然就是那名扬虎啸大陆,让各大势力都敬畏的唐心,看着面前的女子,淡雅而高贵,实在很难想象她竟然能让那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惨败直至连夜迁出襄阳城。

    唐心眸光微转,她这几日在躲着沐宸风,他知道她会送小安回家来,也不知他会在什么时候来,上回那样对他,要是被他找到了……想到这,她不由打了个冷颤,以他那诡异的性格,还真不知他会怎样整回她。

    “唐姑娘?”

    “不用了,我还是住外面客栈就好。”这样一来,就算沐宸风真的找来了,她也可以在第一时间溜走。

    “姐姐就住下吧!小安舍不得姐姐走。”拓拔安脆生生的声音传出,带着几分的希翼看着她。

    见状,拓拔承源沉思了一下,问:“唐姑娘是否有什么不便?唐姑娘将小儿送了回来,我拓拔家还没感谢姑娘,如果姑娘不弃,就请住下,我们定当奉为贵客相待,若姑娘有任何不满之处,只管直说。”

    “不瞒家主,我在躲一个人,他知道我会送小安回来,要是我在这住下,这不是自投罗网吗?”她笑了笑,想到沐宸风当时在竹林的样子,唇角的笑意加深了,只是,心下还真有几分捉摸不定,那家伙会在什么时候出现?

    十二龙骑在路上有问过她,为何丢下沐宸风就这样溜走了?他们能看出沐宸风对她的爱与宠溺,她又岂会看不出?自打从龙腾大陆那会知道他死在沐天佑的掌下时,她心中的恐惧与慌乱是从未有过的,像是灵魂被抽掉了,像是心中碎了一角,在滴着血。

    失去了,她才知道她爱着他,早在不知不觉间就深爱着她,但因两人一向见面总是斗嘴,互相恶整,她从没往爱这一方面想,直到,直到他死了的消息传来,那时她的心情无人能够理解,是后悔,是悲痛,是哀伤,是悲凉,她以为她这一生无法再见到他,却不想还能有再相见的一日。

    想到这些日子的相处,唇角不由微微上扬着,这是他们的相处方式,她不是不接受他,而是,此时她的实力尚弱,围绕在她身上还有很多的谜团没有解开,她希望两人将来并肩而立,而不是她躲在他的背后让他来保护,爱不一定得说出口,她虽然一直没有说,但她的态度,她对他的特别,她相信他是知道的。

    若是不爱,她不会任由他的靠近占尽便宜,若是不爱,她不会对他的腹黑耍赖感到无奈,若是不爱,她不会希望他有足够的强大可以不再受到伤害,也许,相对于他对她的宠溺和深情,她的付出并不如他,但,感情却不是用来衡量的,他们都彼此的知道对方在心中的无法取代与重要性。

    尝试过失去他的恐惧,她不希望再有第二次,所以不止他要强大,她也要变强,直到,有一日她也可以保护他,站在别人的面前保护他!

    本以为她躲避的是仇敌,却在见到她说起那人时脸上自然流露出的柔情,拓拔家主目光微闪,听闻在襄平时与她同出现的有一名如谪仙般的俊美男子,以她夫君自称,莫非,她躲的人就是那名男子?可,若他们是相爱之人,又为何要躲?

    “唐姑娘可以放心,在我府中,姑娘若是有什么不想见的人,我定当为姑娘挡下来。”他笑了笑,道:“再说,这一路小安由姑娘照顾也生了感情,姑娘若是这样走了,这小子估计会很不舍得。”他宠爱的摸了摸怀中小安的小脑袋,居于高位的一家之主,此时也就是一位慈爱的父亲。

    见状,唐心思量了一下,道:“那好吧!那我们就打扰了。”

    “唐姑娘能住下,我高兴都来不及,怎么会是打扰,等我拓拔野回来了,我让他好好陪姑娘在城中走走。”他笑说着,这时,就见自己的夫人牵着孩子进来,看到那孩子,他目光一凝,脸上的笑意也渐渐的敛了起来。

    “老爷,这位姑娘是?”牵着孩子进厅的妇人目光被那一袭青衣容颜绝美的唐心所吸引,因此,没看到那被自家老爷抱在怀里的孩子。

    “娘亲!”拓拔安飞扑过去,抱住了她眼眶就是一红:“娘亲,娘亲!”

    美妇人一怔,蹲下来看着那孩子,不由一怔,看了看身边的这个,又再看了看扑进怀里的这个,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她看向自己的夫君:“这……”

    “你走开!不要抢我娘亲!”拓拔安用力的将那牵着他娘亲的小孩推倒,一脸怒意的瞪着他。

    “你才走开!不要抢我娘亲!”怔了一会,那小孩也从地上站了起来,用力的将拓拔安推倒。

    见两个孩子在那里推来推去的争个不停,拓拔承源上前将小安抱开,而唐心则有趣的打量着那个跟小安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孩,两人身高,体形,模样,声音,眼神,如出一人,也难怪他们没认出来,她仔细的端详着,越看越觉得奇怪,本以为这孩子会跟那黑衣人一样用的是易容之术,却不想,这孩子脸上没有一点动过手脚的痕迹,更不是服用了易容丹所出现的面容,这个发现,让她心下诧异了一番。

    如果这孩子的容颜是天生的,那么,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两人本来就是一对双生儿,只是,这不太可能吧?拓拔家族的人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孩子遗落在外?又或者,这拓拔家的人根本没人知道当初生的是一对双生儿?

    “夫人,你把孩子抱好先坐下。”拓拔承源说着,因拓拔安是他们中年得子,一向对这孩子疼爱得紧,一时间出了这事情,谁都没想到。

    “老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有两个小安?哪一个才是不安?”美妇人怔愕过后,目光不时在两个孩子身上来回看着,这两个孩子都是一样的容貌,一样的声音,就连给她的感觉都是一样的亲切……

    “夫人,这位是唐心,唐姑娘,是她救了小安,将小安送回来的。”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先郑重的介绍着唐心。

    “唐心?”美妇人一怔,细细的打量着她:“那让林家惨败的唐心?”心下震惊非常,这样淡雅绝美的一名女子竟然是那名扬虎啸大陆的唐心?

    外面传闻她杀了欲要夺舍她身体的李婉秋,又治好了花家大少的瘫痪,让他重新站起来,而且还让江家上下惊惧于她,奉她如神,前些天还在襄平城将林家家主杀死,林家举家迁出襄平,甚至,还炼丹引来了三道天雷,这一切不可思议的事情,竟然是面前这淡雅绝尘的女子所做?

    “夫人。”

    她微微点头,没想到拓拔野的娘亲还这样美丽,想着那一脸胡子跟个大叔似的拓拔野,再看他的父母两人,还真的奇怪到底是什么基因才让他这长成一脸胡子大叔的模样。

    “唐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有两个小安?”她在两个孩子的身上看了看,道:“而且两人还是一模一样,给我的感觉也是一样的。”

    唐心的目光落在她怀中所抱着的孩子身上,从开始到现在,这孩子表现出来的都像小安才是闯入者,他是打心里相信自己就是拓拔安,如果是装的,一个小孩不可能装得这么像。

    “你们不妨去查一下数日前带这孩子回来的那些人,据我所知,当时随小安出门的那些人已经全死了,我捉来的那个人昨夜企图暗杀,只要仔细查看,可从他的脸上看出服了易容丹的痕迹。”

    “那这孩子呢?难道他是假的?”美妇人怔怔的看着怀中正看着她的孩子,孩子的眼睛是那样的清澈,她真的无法相信,这孩子不是她的孩子,而是别有心机放在她身边的。

    唐心站了起来,走向了她抱着的那名孩子,伸手摸了摸他的脸,轻声问:“你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也许,是她多想了,但,这世界无奇不有,并没有什么说是不可能的。

    “我叫拓拔安。”孩子脆生生的说着,清澈的眼睛一直没变。

    “世上很难找到没有易容而如此相像的两个孩子,或许,他也是你们的孩子,而且还是双生儿,能从你们身边带走而你们却不知,这人的心机不简单,又或者说,已经是谋划很久了。”她不紧不慢的说着,看着两人愕然的神色,露出了一抺笑意:“这是你们拓拔家的事情,我就不多参与了。”

    而一旁的拓拔承源听了这话,前后思索了一下,不由心头大惊,莫非,是冲着拓拔家的那件东西来的?可不可能啊!那样东西从不外泄,外面的人又怎么会知道他们有那件东西?而且,如果真的是双生儿,为何他们都会不知道?压下心头的不好预感,他露出了一抺笑意:“唐姑娘想必这一路也累了,剩下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好了,我先让人带唐姑娘去后院休息。”

    “好。”她点了点头,转身就往外面走去,交待了龙骑他们把人交给拓拔承源。

    拓拔家因这一变故让气氛变得有些压抑,府中上下也加强了警戒,下人们虽然不知是出了什么事,但做起事来也显得小心翼翼,而且,拓拔承源让人找去拓拔野,要他快点归家,比起拓拔家中的莫名气氛,唐心所在的院子则显得宁静悠哉,因男女有别,十二龙骑被安排在另一边的院子里,这倘大的院子也只有她一个人住着。

    她抽出时间盘膝修炼,以为在这里如果沐宸风来了她会知晓,却不知,某人早在她还没到时就已经到了这拓拔家族,守株待兔的等着她自己往里面跳。

    敛去了一身的气息,但斜倚在一棵树上的白色身影被浓密的树叶完全遮住,如果他不出声根本不会有人知道在那大树的顶端还睡了个人。

    白色的衣袍随意的垂落在半空,随着轻风和树叶一起轻拂着,如墨的发丝披散在身后,也仅仅随意的半挽着,此时,他凤眸半眯,俊美的脸上带着诡异而邪肆的笑意,一手端着头,一手则在把玩着一只白色的雪鼠。

    他用了两天的时间克服了对鼠类的惧意,因为她的话提醒了他,如果不克服,他就是拿他自己的生命在开玩笑,若让敌人魔知道了这一事,随时都可能将自己置于万劫不复之地。

    “唐唐,我都说了非逮到你不可的,你说你这是不是自投罗网呢?”

    性感的薄唇勾起一抺邪魅的笑,他低低的细语着,神态魅惑而邪肆,从她进入拓拔家的那一刻起,一举一动就已经全落入他的眼中,不过嘛,要做坏事,当然是晚上最好,所以,他在等,等太阳西下,等夜幕的到来,等到她放松了警惕,然后摸黑进去。

    “这一回,你逃不掉了。”他把玩着手中的雪鼠,低低的笑着。

    房中修炼的唐心,仍不知自己已经在某人监视的目光中,此时她进入了忘我的修炼进阶,浑身散发着一股金色的光芒,这股光芒由浅到强,缠绕着她身上的灵气而弥漫在她的身上,由于她闭着眼睛,也没人看到,此时,她的额头若隐若现的浮现了一枚金色的印记,一枚美得令人耀眼的金色印记,转眼,却又消失无踪。

    直到,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她才缓缓的睁开眼睛,轻呼出一口气,身上的金色气息以及那股灵力慢慢的隐退,收于她的身体里面,修炼完的她,感觉出了一身的汗,衣服粘着身体的感觉让她很是不喜,起身打开门,吩咐那在外面候着的两名侍女准备水给她沐浴。

    树上的某人见她开门出来,吩咐下人备水沐浴,不由的眼睛一亮,唇角的笑意加深了,他将雪鼠收进空间里面,静候着时机的到来。

    下人将沐浴的大木桶倒上水,洒上了花瓣,唐心在闭着眼睛躺在里面泡着,温热的水舒缓着她身上的疲劳,让她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

    “小姐,奴婢侍候您沐浴吧!”一名侍女加满了水,站在一旁说着。

    唐心看了她一眼,道:“不用了,你出去吧!”她一向沐浴都不用别人侍候,又不是断手断脚,哪个不会自己沐浴?

    “是。”见状,那名侍女恭敬的应了一声,这才退了出去,家主吩咐要好生照顾,她们断然不敢有一丝的不敬,而且,她美得不似人间所有,她们侍候着她都显得小心翼翼,生怕一不小心惹怒了她。

    拨着水上面飘浮着的花瓣,她戏着水,将水浇上自己的手,又沉下了身子,让浮满花瓣的水没过她的雪白颈部,闭着眼睛靠在桶里休息。

    他应该没想到她会住进拓拔家吧?毕竟,最危险的地方也是最安全的地方,或许,他此时在外面的客栈找她?

    房门被无声的推开,她微微皱着,睁开了眼睛转过脸看向侧面:“我不是说了不用人侍……”眼瞳在看到来人时因惊到而放大,还没等她反应过来,下一刻,某人的手点住了她的穴道,让她僵硬着身子无法动弹的保持着原来的姿势。

    “唐唐,没想到你用这样的方式来欢迎我的来到,真是春光无限好,引人犯罪啊!”他邪邪的上前,手指划过浮着花瓣的水面,目光落在那若隐若现的水下风景,带笑的凤眸慢慢的,变得灼热。

    “或许,我们应该来个鸳鸯戏水?”

    ------题外话------

    要不要来个鸳鸯浴呢?纠结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