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2 该死的性感!舒服不?

    “去哪呢?我在这呢!”

    就在她转身准备偷溜的那一瞬间,沐宸风睁开了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似乎毫不意外她会偷溜,脚步一移,身形一闪,一手搂住了她的腰将她往回一拉,谁知唐心低低笑了一声,素手掠向他身上的穴位就要点住他的穴道,见状,沐宸风一挑眉,侧身一闪的同时让她溜开了,正打算追上前,三枚银针从她手中袭出。

    “咻!”

    “还来真的?”他凤眸微眯,唇边笑意微勾,眼底闪烁着危险的光芒:“娘子,你想谋杀亲夫?”侧身一闪,侧开那三枚银针的同时倾身而上。

    唐心眸光微闪,从靴子中拔出匕首,眼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我想收拾你很久了。”声音一落,诡异的步伐朝他掠去,青色的身影飘忽不定,只见影子不见其身。

    见又是这诡异飘渺的步伐,沐宸风凤眸微深,她这诡异的步伐当年他就一直破不了,速度之快,步伐变化多莫测,如今再加上她身上灵气的关系,显得越发的高深,只见匕首寒光折射而出,凌厉刀锋朝他划来,他只能凭着感觉去避开,而他的退避并没让她手下留情,反而越发的凌厉,招式越发的刁钻精准。

    “娘子,手下留情啊!”他险险的避开她袭来的刀锋,身子往后一仰的同时,只感觉那凌厉的刀锋顺着他的后仰而挥过,由于身子弯成弓形,他的双手也抵在地面抬脚就是一挥,却不想,她避开他攻击的同时,刀峰往他胯下划过,只感觉一股凛冽的寒意从胯下往上窜起,惊得他心头一跳的同时,只听一声布料被划破的撕裂声传来。

    “嘶!”

    看着刀锋划破了他的裤裆,开出好大一道口子,她不由的一怔,笑意忍不住的从胸口处窜起,愕然过后,唇角的笑意怎么也掩不住,看着那迅速往后退去撩起衣袍一看的沐宸风,她眼中尽是幸灾乐祸的笑意:“哎呀,一不小心力道使过了头,你竟然露底了。”

    “你!”

    看着自己破了一个大口子的裤衩,他的目光沉了沉,邪肆的笑了:“娘子,你这是拿你日后的‘幸福’开玩笑?其实你若想看,只需要跟我说一声就好了,为夫马上宽衣解带把自己洗干净送到你面前,拿着匕首这样乱划的,咱们还是不要了,太危险,你说是吧?”

    “我的幸福我做主,再说,这世上男人多得去,我不一定得挑你啊,对吧?”她笑眯着眼心情大好,想到这一身白袍气质出众俊美如谪仙的男子那衣袍下的裤衩却破了个大洞,她就忍不住的想笑。

    闻言,沐宸风凤眸中掠过一抺危险的光芒,邪邪的笑道:“除了我,谁要敢靠近你,我就把他变成太监!”声音一落,同时倾身而上,以着极快的手法夺过她手中的匕首丢到一旁,大手扣住了她的腰,将她紧紧的按在自己怀里再倾身弯下她的腰,让她往后仰着。

    “啊!”

    冷不防的手中的匕首就被他夺下,还被他近了身控制了行动能力,唐心一怔的同时被他按弯下了腰,整个人失去平衡的往后仰去。

    “嗯,真香。”他俯身而下,近距离的闻着她身上的淡淡清香,凤眸带着邪魅的看着她:“既然你不主动,那就我主动好了。”邪魅的声音带着笑意从他的口中而去,只见他故意慢慢的,一寸一寸的靠近她,却是不直接吻上她的唇,而是慢慢的从她的额头往下,来到她水嫩的红唇前停下,看着她紧张而羞红的脸,好心情的勾起了唇角。

    唐心咽了咽口水,心头扑通扑通的跳着,看着那近在面前几乎相抵着充满男人魅力的俊美面容,男子的气息因他的靠近而喷洒在她的脸上,两人的身体紧紧的相抵着,因被他紧按在他怀里,她胸前的柔软也紧紧的挨着他的胸口,亲密无间,两人的呼吸也在不知不觉中加重。

    她想要往后退,可后脑却被他的一只手按住,不让她有一丝退缩的可能,他就像故意的一样,用着那双魅惑的凤眸含情脉脉的看着她,在他那足以溺死人的目光里,无处可逃,清眸只能慌乱的移到了他的下巴,可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她能看到他下巴处长出来的胡须,竟觉得他的下巴充满着男性魅力,觉得他的下巴该死的好看。

    不知不觉的,视线从他的下巴往上一移,视线落在了他那微微上扬的唇角上,她目光闪了闪,怎么她看着他的唇也是这样的性感?这唇形,这微勾的唇角,该死的都透着一股令人无法抵挡的男性魅力,直引人想要犯罪。

    沐宸风任由她打量着,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看到她的神色变化以及感觉到她的心跳加速,这大大的满足了他的男人虚荣心,看来,他的魅力还是不错的,她这神色,这心跳,分明就是对他动了心,生了情,这个发现,让他心头十分的愉悦。

    “娘子,对为夫的长相可还满意?”

    带着磁性的低沉声音低低的在她的耳边响起,男性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后,见她身体微缩了一下,他凤眸半眯,薄唇在她的耳边划过,温热的唇划过她的脸颊,在她怔愣的瞬间吻上了她的唇,轻啄慢尝的吻着她的粉唇,由浅到深,由轻到重,渐渐的加深了这个吻……

    就在沐宸风忘情的投入时,唐心忽的猛然惊醒,然,她却没有退开,而是看着那动情的沐宸风忽而脚下提气一扫,正沉迷在这个吻当中的沐宸风没料到她竟然这样冷不防的给他来了一脚,因为情动之时,他放手了按着她后脑的手,改而扶住了她的腰,然而,正是因为如此,被她这样的横扫了一脚,还没回过神来的同时,她已经借力由下反为上的将他就着往后仰去的惯性扑了过来,以着极快的身法将他扑倒压在他的身上,同时,他只感觉身上被她的银针扎了一下便僵着动弹不得,只感觉脚上似乎也在那一瞬间缠在了什么东西。

    这一幕,让他一脸的愕然,半响也没反应过来。

    “这可是你自找的,别怪我。”她低低的笑着,褪去了清冷淡雅的她,也有着如妖精般的魅惑神态,因他的吻,她的唇微肿着,绝美的容颜也泛着淡淡的红晕,不施粉黛而朱,美得让人移不开眼。

    正当沐宸风想开口时,却见她一手挑开了他的衣袍,露出了他精壮结实的胸襟,他挑了挑眉,唇角勾起一抺邪肆的笑意:“娘子,你想做什么?”

    “呵呵,别娘子娘子的叫,我们一没定亲,二没下聘,我可不敢当你口中的娘子。”她眸光微转,眼波流动间魅惑的神采让人怦然心动,呼吸也跟着急促起来,只听她的声音一顿,唇角微勾,纤纤素手轻轻的在他的胸膛流连着:“吃了你不少亏,总是要还的,不是吗?”

    沐宸风的身体因她的挑逗而变得紧绷,身体起了一连窜的反应,想动,却又动不了,他试着提起灵气冲开,谁知灵气竟然使不上,这让他一阵的愕然。

    “呵呵,你不用着急,就算你的修为再厉害,此时只怕也只能任我摆布了,看到没?你脚上被我缠住了捆仙绳,灵气根本提不上来的,而且,你的上古神兽麒麟也因你身上的灵气被封住而出不来。”她瞥了那刚才绑在他脚上的那条黄色的绳子,那是从李婉秋那里拿来的,叫捆仙绳,无论是修为多厉害的人,只要被这条绳子捆住了都会跟普通人一样,提不起一丝的灵气。

    一旁,那捡起了被丢在地上匕首的人参娃娃好奇的看着他们两人,干脆蹲坐在地上看着,初开智力的它还不知道两人到底是在干什么,而此时,也没人可以帮它解答。

    因这片林子较大,会长老头和三名长老又不知跑到哪里去找人参娃娃了,此时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倘大的竹林了就只有他们两人外加一个蹲坐在一旁好奇的看着的人参娃娃。

    见挣扎不开,他便试着放松着身体,躺在地上任由她摆布,凤眸带笑半眯着看着她:“唐唐,你想怎么样对我都行,我绝不反抗,来吧!”他就不信她会怎么做了。

    “别急,我会好好招待你的,一定让你毕生难忘。”她笑得诡异,让沐宸风不由的毛骨悚然暗暗打了个冷颤。

    “瞧,这是什么?”她手一伸,拿出了一只白色的雪鼠,小小的雪鼠跟比老鼠长得要小一些,毛发也是雪白通透,看起来挺可爱的,但,无论是老鼠还是雪鼠都是沐宸风最讨厌的动物,不,不应该说是讨厌,应该就是惊,也可以说,是他的弱点之一,她也是以前在龙腾大陆偶然间得知的。

    “你、你想做什么?”看到那小巧玲珑的雪鼠,沐宸风的脸色变得有些僵硬,就连原先身上起的反应都如同一盆冷水从头淋下一般的浇灭了,浑身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他僵硬的扯动了嘴角,笑了笑:“唐唐,我们商量一下,把那恶心的东西拿开一点好不?”

    “不好。”她笑眯着眼,把玩着手中小巧玲珑的雪鼠:“这可是我趁你不注意时在城里买的,富贵人家里养着逗弄的小宠物,可爱得紧,你瞧我多为你着想,知道这是你的死穴,我特意买来帮你克服的,你瞧,这小爪子踩在你这胸口处是不是感觉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清眸中尽是笑意,看着脸色刷的一声苍白了的沐宸风,十分满意这雪鼠引起的反应。

    双脚被捆,双手平伸开整个人平躺在竹林地上,胸前衣襟被她先前解开,此时,那只小小雪鼠正迈着它的鼠爪在它的胸口处踩来踩去,他只感觉一股凉意从背后窜起,鸡皮疙瘩蹭蹭蹭的冒了出来。

    诡异!十分诡异!那感觉诡异得直叫他捉狂!

    “鼠鼠,来,用你那雪白的鼠毛给他蹭一个。”唐心在旁边逗弄着那只小雪鼠,而这本就是一只低级的灵兽,听懂了她的话乖巧的在沐宸风的胸前蹭了蹭,还用那小小的鼠牙咬了咬他的身体,再也忍不住的沐宸风在那鼠牙咬上他胸前皮肤的时候,冷汗冒起的同时也低呼出声。

    “啊……快、快拿开!嘶!”

    那雪鼠咬得并不痛,但,他受不了一只恶心的老鼠在他的胸前作怪,更受不了它的鼠牙这样啃咬着他的胸前,那感觉,真的叫他毛骨悚然……

    他的低呼声压抑而又带着销魂的感觉,未了还给她来了声快受不了的抽气声,听得她好不开心,唇角的笑意也忍不住的溢出:“你别叫得这么销魂,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将你怎么了呢!其实你也不用太感谢我,毕竟你都是死过一回的人了,要是让人发现了你这弱点,那你岂不是很危险?所以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好,知道不?”

    “啊……”

    他的脸色由苍白渐渐的转为惨白,冷汗也直渗而出,唐心体贴的给他拭了拭汗水:“瞧你就这点出息,不过就是一只老鼠,哦,不,是雪鼠你就吓成这样了,要是换成那恶心的老鼠,那你岂不是得吓得魂飞魄散?难怪当时我去你府里时,你府中的下人为了一只不知从哪里窜出的老鼠出动了那样的大阵势。”

    “嘶!”

    他狠狠的倒抽了一口气,浑身僵硬起来,只感觉,那只原本还在他胸口处蹦跳着的雪鼠竟然窜进了他的袖口在他的衣袖里面往上爬着,从衣袖口往上爬过他的锁骨处,又再钻入了另一只衣袖,他只觉背后的冷汗已经湿透了身上的衣袍,那股凉意让他几乎要受不了的晕过去。

    就算在修仙界老头那里,他也没用这样的方法来历练他的心性,偏偏,偏偏她竟然知道他最怕老鼠……还弄了这么只跟老鼠同类的鼠辈来整他……

    “唐、唐唐,够了,真的够了,我快受不了了……啊……”

    “你别叫了,别闭着眼睛,睁开来看看,你瞧,雪白雪白的手感多好,要不你摸摸?不摸?那脸来蹭一蹭也行,一定很销魂的。”她笑眯着眼看着那只雪鼠在他身上乱窜,两只手指一捏放在他的脸颊边上蹭了蹭:“怎么样?舒服不?”

    “你、你你!”

    “不舒服吗?那好吧!”她无所谓的一笑,把雪鼠随手一放,然后看向闭着眼睛一脸惨白的他:“还没好点吗?我这么用心起不到作用吗?真不明白这么可爱的雪鼠你怕它干什么,不过就是一只小小的灵宠罢了。”

    正在她说话间,原本闭着眼睛的沐宸风身子一紧绷,猛然睁开了眼,惨白着脸说着:“钻、钻进裤子里去了……快、快捉出来……”

    “啊?”

    她一怔,低头一看,果然见他的衣袍下的裤子里面有什么在移动着,不由的嘴角一抽:“这只雪鼠好色,我估计是母的,不过一会没盯着竟然就钻你破了的裤洞进去了……不过,捉出来?”她睨了一眼他的下身裤子,道:“这不太方便吧?”让她去摸?她虽然喜欢欣赏美男赤身果体,但这样伸手进去乱摸?这样太剌激了,她怕会流鼻血。

    “快点!”

    见他快受不了了,她这才开口唤着:“鼠鼠,你再不出来,后果可会很严重。”

    灵宠毕竟是灵宠,唐心的话一出,就见那雪鼠从他的裤洞中探出了头,看到这一幕,唐心嘴角又是一抽,好吧!真是无下限了,要是再不收手,他真的会捉狂了,伸手一捉,把那色色的小东西握在手中,瞥了沐宸风一眼,笑了笑:“那个,为了避免你找我麻烦,我和小安就先走了,你别再跟着来了,快回去修仙界吧!我以后再去看你。”

    她迅速退离他的身边,来到人参娃娃面前,将匕首收了起来,这才握住了它一脸认真的说:“娃娃,除了我,你要是跟了别人他们都会吃了你的,知道不?所以,为了你的安全,从今天开始,你就跟着我,听懂了吗?”

    人参娃娃歪着头,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对她伸出了尽是人参须的手。唐心一见,扬唇一笑:“来,进我空间手镯里面去。”声音一落,她灵气一动,将它带入空间手镯,同时回头看了那在地上的沐宸风一眼,朝他挥了挥手,迅速的离开。

    见她走了,连同那只雪鼠都带走了,他这才轻呼出一口气来,瞥了那空无一人的竹林,他忽而危险的低笑出声:“唐唐,你逃不掉的!我非逮到你不可!”

    唐心找到了小安,又与十二龙骑会合,正好遇见那名公会的中年男子,便让他去后山竹林帮沐宸风解开那捆仙绳,并告诉他让会长老头准备好她的徽章,她会随时回来拿,然后带着龙骑和小安迅速的离开公会。

    今天这样恶整了沐宸风,虽然恶整的同时也是想着要帮他克服他的这一弱点,但现在的他估计是气炸了,她可不想留下来给他收拾,所以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逃得越快越好。

    几日后,由于唐心在襄平城单挑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让林家惨败的同时连同那家主林震天几兄弟也赔上了,因惧怕唐心会赶尽杀绝,林家连夜迁出襄平城,这一消息一经传开,让虎啸大陆的各方势力再一次的震惊了!

    某城镇的茶楼中,三五个坐在一起的男子在闲聊着最近最热门的话题。

    “听说了吗?那个唐心消失了那么久,最近出现在襄平城,那林家的人不知道她就是那让四大家族之一的江家上下惧怕的唐心,也不知她就是那医治好了花家少爷花非花的那个鬼手天医,这一惹事,就是整个林家都毁了,林家的几位主事人全都死了,林家连夜迁出襄平城避难,而且听说那唐心还是一名出色的炼丹师,不知道是什么品阶的,只知道在那当天炼丹公会里面竟然引来了三道天雷!”

    “这事我也听说了,那唐心真的非同一般呐!竟然几大家族的人都没有一个是她的对手,听说,原本她在那龙腾大陆就已经搅翻了天,那边的人一提起她的名字,都是尊崇和敬佩的,在两年前她还是不是修真者,可才两年的时间,竟然修为提升得这么快,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

    八名默默喝着茶水的黑衣男子听到他们的对话时,目光都微闪着,相视了一眼,眼中有着他们才知道的欣喜与激动,他们自从那一年与主子分别后,一直没能再见到她,虽然有听说到她的事迹,却一直找不到她的行踪,而他们八人因投身入了东仙门中修炼,这一年多的时间他们除了修炼提升自己的实力之外就是寻找她的消息,没想到这回出来历练却听到了这事情。

    “去襄平城吗?”血煞问着,看向另外的几人。

    “夏雪和墨自从分别后就一直不知道在哪,也没有他们两个的消息,如果我们现在去见主子,主子问起我们应该怎么说?”冷煞看向他们几人,当初主子叫他们照顾着夏雪,但夏雪却坚持要自己离开去修炼,而墨也不跟他们一起,都这么久了,他们也一直没有任何消息。

    “主子若是问起,我们直说就是了,虽然没有他们的消息,并不代表他们没活着,也许他们也跟我们一样在某个地方修炼提长着实力。”

    “我倒是担心,现在去了襄平城也见不到主子。”天煞沉着声音说着,喝完了杯中的茶水将杯子放下,道:“以主子的作风,她不会在那地方留太久,尤其是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她应该已经离开了。”雷煞也跟着说着,他们跟在她的身边也有好长的时间了,自然了解她的一些习性。

    “就算不在也我们也得去看看,再说,回东仙门也要经过襄平城。”

    “那走吧!去襄平城看看。”

    因是茶楼,人多混杂,几人所说的话一字不漏的被坐在角落处的两名男子给听到了,两人相视了一眼,暗暗的打量着那八名身着黑衣的男子。

    八人气息内敛,完全看不出他们的修为,但却可以看出他们身上那股煞气与冷意,听着他们的话再结合八人身上的气质,再细想一下唐心在龙腾大陆那边的事情,不难猜出他们的身份,就是那在龙腾大陆跟在唐心身边的八名男子,在龙腾大陆也有一定的威摄力的八煞!

    听说,这八人是鬼手天医唐心一手栽培起来的,实力哪怕是与人相同也能稳胜对方,他们的招式以刁钻精狠准为主要因素,一出手就是必杀招,干净而利落!

    见他们八人结账后起身离开,两人低声道:“你回去叫人,我跟着他们,要快点!”

    “好!”声音一落,两人当即分头行事。

    还没出城,八煞就感觉到有人在跟踪他们,以他们敏锐的感觉,哪怕对方的跟踪术十分高超也躲不开他们的耳朵与感觉,像他们这种在刀尖口上历练出来的人,想要跟踪他们而不被他们发觉是很难的,因为曾经为了训练他们的感觉与敏锐度,他们的主子就曾经给他们下达了主死命令,要时刻保持着警惕度,哪怕是在睡觉的时间,也得防着人暗杀,而跟踪更是她亲自给他们上的一门课,她教会了他们如何应对,如何识别,自从出师跟在她的身边以来,除了她这外,从来没有人跟在他们后面而能不被发觉。

    他们不动声色的往城外走去,走到城外后才停下了脚步,在停下脚步的瞬间,血煞提气往回掠去,一出手一记擒拿就将那藏在后面草丛中的男子人揪了出来狠狠的摔在地上。

    那男子本身也是一名修真者,而且是一名炼气五层的修真者,这冷不防的被血煞揪出,那速度快得他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直到身体摔向地面疼痛袭来才猛然惊醒,惊愕的看着他们:“你们、你们怎么知道我藏在后面?”他是风属性的灵力,在跟踪他们时他的步伐轻得没有发出一点声音,而且身上的气息也完全隐藏了起来,又是什么让他们发现了他跟在后面的?难道说,唐心一手栽培起来的这八人当真的这样厉害?

    “说!为什么跟踪我们!”血煞冷声喝着,冰冷的煞气一出,惊得那名男子心头一跳。

    “我、我、我……”

    “不说?杀了!”冷煞眯着眼,眼中杀意划过,凌厉而冰寒。

    “别!我其实没恶意的,我在酒楼里听到你们的谈话,猜想你们可能就是在龙腾大陆那边一直跟在唐心身边的八煞,所以才想着确认一下。”

    听到这话,八人相视了一眼,冷煞沉声问:“就这样?”

    “是是是,真的就只是这样。”唯恐怕他们一个心生杀意将他杀了,那人连忙应着,心下却暗暗诧异着,他们到底是什么实力的品阶?八个人的实力加起来真的很厉害吗?如果他们赶来了,那么,他们会是他们的对手吗?

    “风,交给你!”冷煞说了一声,就见风煞瞬间出手,袭向那名还没意识过来的男子。他们又不是第一天在外行走,此人目光闪烁,神色慌张,根本就不是什么好货。

    “你们……啊!”那人的话还没说出,只见黑色的身影从他身边掠过,下一刻,惨叫声一起,整个人也跟着倒了下去。

    看着那名男子胸前多了五个手指印,鲜血从那手指洞中流出,后面的几人目光微闪,雷煞瞥了他一眼,道:“你就不能选个别太见血的?”

    风煞凝聚出一股水能量清洗着手中的血迹,冰冷的声音毫不在意的说着:“习惯了。”

    “行了,走吧!”冷煞说着,几人正要迈步往前走去,却听身后传来一阵杂乱的脚步声:“有人来了。”声音才一落下,就见一队人马急步而来,迅速的将他们八人围了起来,八人没有动,凛冽的目光扫过那些护卫,落在那后面的三人身上。

    那是三名中年男子,炼气巅峰的实力,气息内敛而沉稳,同时,那眼睛透着一股阴狠的毒辣,三人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打量着,眼中划过一抺暗光。

    “你们就是那唐心身边的八煞?”三人中的一人阴狠的声音传出,狠厉的气息缠绕在他的身上,如同在打量着什么事物一般的盯着他们八人。

    “爷,就、就是他们,在我茶楼里听见了他们的话,他们还说要去襄平城看那唐心还在不在呢!”后面的一名中男快步跟了上来,气喘喘的说着。

    八煞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抽出了腰间的剑,斜指地面,泛着锋利光芒的利剑折射出一股寒光,杀意,自他们的身上弥漫而出,不用任何的言语,八人中的其中四人瞬间出手,凛冽的剑光划过周围那些围住他们的护卫,气剑的凌厉声音在空气中掠过,只见咻咻咻的几声传出,那些护卫闷哼一声,一一倒下。

    见到他们那快而狠的手法,三名中年男子心头一沉,那速度竟然快得让他们无法出手阻拦,而八人却只是四人动手,那四人还盯着他们的动静,仿佛只要他们一动,那么,他们手中的利剑就会指向他们一般,朝地上倒下的护卫看去,见全是一剑封喉,因剑气夹带着灵气,速度之快只让那脖子处留下一道血痕,别无其他伤口。

    “不愧是唐心身边的人,这身手果然是快而狠!”那名中年男子半眯着眼,看着他们道:“给你们个机会,跟了我,为我所用,我可以饶你们一命,否则,哼!”

    “就凭你们几个也配这样跟我们说话?”冷煞凛冽的目光一扫,手中的剑微动,身上弥漫出来的气息渐渐的复上他的身上,缠上了他手中的剑,下一刻:“上回跟我们说这话的人,已经死了!”

    夹带着杀意的声音一落,八道黑色的身影飞掠而出,三人对战剩下的四人,他们从来都不会觉得自己以多欺少,主子教过他们,只要杀得了敌人的方法,那就是好方法!必要时,围攻最好!

    “咻!”

    “铿锵!”

    原本宁静的城外,此时被杀气所弥漫着,八道身影诡异莫测,招式刁钻狠厉,一出手就是必杀招,那三名中男因是炼气期巅峰高手,在他们的攻击下还能持续着,而那名报信的男子,早在他们一动手时就被血煞一剑劈成两半,血淋淋的尸体就那样倒在地上,因剑气的凌厉,尸体飞破而出,这一幕,让那杀过不少人的三名中年男子都不由的一阵恶寒。

    “嘶!”

    冷不防的一个闪避不及,其中一人的手被利剑划过,锋利的剑刃销铁如泥,这一划过手臂,就是深可见骨,鲜血如水流涌出,没一会渗满了那人的衣袖,因剧痛的袭来,那中年男子脸色也不由的变得惨白。

    “老三!”见自己的兄弟受伤,另外的两名中年男子低喝一声,迅速来到他的身边,三人本是炼气巅峰的高手,本以为自己战胜不了唐心也能对付得了这八名,谁知在他们八人的连攻之下竟然节节后退,看自己带来的人全部损亡,他们渐落下风,不由的心头大惊。

    “走!”

    一声低喝,三人将攻击转为防挡,知道敌不过他们,他们却想着保留住性命,好在,虽然敌不过他们八人的速度以及狠厉的攻击,但因心头的惊惧本着奋力一拼的心态往外冲出,总算是让他们找到机会提气就逃回城中去。

    “不要追了!”

    冷煞瞥了地上列去的护卫一眼,皱了皱眉:“主子在这虎啸大陆结了不少的仇家,我们得赶快找到她才行。”虽然她的实力是他们望尘莫及的,但,多了他们在她的身边,凡事她也不必事事亲力亲为,而且,她的身手虽然好,若是遇上了众多的人围攻,只怕也是双拳难敌四手,体力也会支撑不住。

    “那我们还回东仙门吗?”

    “如果在襄平城没找到主子,就先回东仙门,再托人帮忙打听。”冷煞说着。

    “既然这样,那走吧!先去襄平城看看。”

    几人点了点头,收起手中的剑,这才提气往前掠去,迅速的离开那弥漫着血腥味的杀戮现场……

    与此同时,唐心正带着十二龙骑和拓拔安来到了襄阳城拓拔家族的大门前,唐心抱着小安,看了看那气势恢宏的大门,问:“小安,这是你家吗?”

    “嗯,姐姐,这就是小安的家了,姐姐,我们快进去,我好想我爹爹娘亲。”他欣喜的看着自己熟悉的家门,从唐心的怀里滑了下来,改为牵住了她的手拉着就往前走去,谁知,还没走到前面就被人挡了下来。

    “什么人!”两名护卫沉声问着,挡下了他们的去路。

    回自己的家还要被人拦下,拓拔安一愣,抬头看了看唐心,唐心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他这才仰起了头,脆生生的喊着:“我是拓拔安,我要进去见我爹娘,你们让开。”

    听到这话,两个护卫这才打量了一下那小小的孩童,面色古怪的相视了一眼,继而冷声喝道:“哪来的骗子?赶紧离开,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你们也敢来行骗!”

    “什么意思?”唐心挑了挑眉,看着两名护卫。

    两名护卫见她容颜绝美,尤如天仙,眼底浮现一抺惊艳的神色,却又极快的回过神来,估计是见她美貌出众,不好冷下脸对待,便说道:“我们家小少爷数日前已经回家,又哪来的小少爷?你们别以为找了个这么相像的小孩就可以冒充,若是让家主知道了,必定不会放过你们,我劝你们还是赶紧走吧!”

    闻言,唐心目光微闪,看向了牵着她的手的拓拔安,小家伙的脸上因护卫的这一番话而浮现了愕然与呆滞,眼眶也微红着,他咬了咬唇,带着哭意的声音再次的强调着:“我是拓拔安!我要见爹爹娘亲,你们让我进去!”

    “家主夫人岂是你们想见就能见的,速速离去!”因唐心让龙骑他们在不远处的酒楼等她,所以没跟来,护卫见两人就只以为她们是行骗之人,毕竟,他们的小少爷在数日前已经归家,连同随行出去的护卫也一同回来了,而这两人,除了那孩子长得相像之外,连个护卫也没有,叫人如何相信?

    听到这话,唐心似乎闻到了阴谋的味道,她看了身边的拓拔安一眼,摸了摸他的头,看向那两名护卫问:“那拓拔野呢?他在家吗?”

    “我们大少爷出门了,还没回来。”

    “既然这样,那就劳两位给带个话,拓拔野若回来了,请转告他,故人相约,悦宾客栈见。”说着,这才对身边垂低着头的拓拔安说:“小安,那我们先走,等你大哥回来再说。”她牵着他的手往回走去。

    而在这时,里面走出了一名中年男子,瞥了那刚走不远的两抺身影,疑惑的问:“那两个是什么人?来做什么的?”

    “见过郭护卫,那个女人带着一个跟小少爷长得让很是相像的孩子,说是我们家小少爷,估计是来行骗的,被我们赶走了”一名护卫说着。

    闻言,那名中年男子目光微闪,看向那走远的一大一小身影,问:“那她们可有留下什么话?”

    “我们不让她们进去,那个女子就说,如果大少爷回来了,就说故人相约,悦宾客栈见。”

    “嗯,好,你们做得不错,这样的事情也就不用往上禀报了,不过就是两个骗子而已,不必让家主和夫人操心,至于大少爷若是回来了,你们也只字不要提起,我会去处理的。”

    “是!”两名护卫应了一声,心下虽然疑惑,却不敢过问,毕竟郭护卫对拓拔家族忠心耿耿,绝不会做出对拓拔家族不利的事情来的。

    中年男子看了两名护卫一眼,这才转身往里面走去。

    ------题外话------

    亲爱滴们,本月最后一天了,手中还有票票的别忘砸出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