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1天材地宝,人参娃娃

    下一刻,众人只见,一抺白色的身影踏风而来,他衣袍轻飘,墨发飞扬,俊美的面容擒着一抺似有似无的笑,深邃的凤眸半眯着掠过底下的众人,最后落在那抺青色的身影上,白色的身影旋身一转从空中缓缓飘落,稳稳的落在众人的面前。

    看着那绝尘飘逸的俊美男子,看着他那一身尊贵而强大的气息,众人不由的倒抽了一口气,这人是谁?怎么突然间从天而降?俊美如谪仙般的容颜,飘逸绝尘的气质,以及那身强大而摄人的气势,他站在那里,无需言语,就已经让众人心头一滞,无法喘过气来,当他的凤眸扫过众人时,明显的,他们可以感受得到从他的眸光中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威仪,明明一身的气质是温和如谪仙的,然而,他们却从他的目光中感觉到那股摄人的威仪,仿佛浑天而成的王者,尊贵无比,冷冽与邪魅!

    女子们的惊艳的目光一一落在他的身上,今天,她们不止见到了那拥有倾城之姿的唐心,还见到了这样俊美如谪仙的男子,男子身上散发的气息显得温和,然,那半眯着的凤眸却让人莫名的生出一丝敬畏之意,想靠近,却又没那个胆。

    会长老头眼角一跳,瞥了那男子一眼,白衣翩翩,俊美如斯,气质出众,尊贵天成,这人,一看就知不是普通人,说不定也跟那小变态是一起的。心下暗忖着,目光朝一袭青衣的唐心扫去,瞥见她脸上的神色在见到那男子后有一丝的僵硬,嘴角的笑也变得不太自然,不由挑了挑眉,来回的打量着两人。

    这两人倒是好生般配,气质相差无几,风姿同样的绰绝非凡,两人若是站在一起,竟也成了一道令人赏心悦目的风景,两人的出色容颜仿佛就不是这人间所有,而是那尊贵的天上仙人,见过了那变态唐心的实力与炼丹的技术,他倒是好奇着,这个男子突然出现在这里,又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啊!你们看!那天上还有一头火麒麟!上面还趴着一个孩子!”有人惊呼出声,看向了那天空处四脚踏着火焰的火麒麟,以及那又手紧紧的抱着麒麟的脖子,趴在麒麟背上的小孩。

    “火麒麟?那可是上古神兽!那个孩子、那个孩子怎么会趴在上面?”

    “那火麒麟是跟着那白衣男子后面来的,应该就是那白衣男子的座骑!天啊!他到底是什么人啊?难道说,他不是这虎啸大陆的修真者,而是修仙界的仙人吗?”

    “竟然是仙人……真的是仙人……这样绝尘飘逸的男子,俊美如谪仙,他不是仙人还会是什么?”

    一时间,众人的惊呼声与议论声一声高过一声,紧接着,就见百姓们纷纷都趴跪了下去,口中恭敬的呼唤一边叩拜着:“仙人……仙人……”

    一些修真者看着他们一个个的趴跪下去,纷纷怔愕的看向那名白衣男子以及那天空处的上古神兽火麒麟,心头中热血沸腾,激动得说不出半句话来。

    真的是修仙界的仙人吗?他们虽然是修真者,但是也有可能一辈子都无法突破修真级别进入筑期级别,也不可能有那个实力可以去到那强者林立的修仙界,那个布满仙人的修仙界……

    如此真真切切的看到修仙界拥有上古神兽的强者,他们的心情可想而知。

    十二龙骑则看了那沐宸风一眼,又朝一袭青衣的唐心看去,见她因他的出色脸色微变,众人不禁心下诧异着,怎么她见到了他神色总会变得僵硬?一副好像很无奈的样子?

    趴在火麒麟背上的拓拔安颤抖的身子不敢睁开眼睛往下看,他被提着出来后就被丢上了这里,还没等他适应这身下模样吓人的火麒麟就已经飞了起来,而且还是他自己一个人趴坐在这上面,又怕一动就会掉下去,根本不敢往下面看。

    唐心瞥了那一身白袍的沐宸风一眼,见他顶着一副世外仙人的模样唇角含笑凤眸半眯的朝她缓步走来,不由的嘴角又是一抽,这家伙什么时候这么会装了?

    “娘子,谁敢让你去暖床?”

    温柔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他的神色是那样的祥和,目光是那样的温柔,唇边的笑是那样的亲切,然,眼底的那抺冷意却是凛冽的,他的座话才一出口,就引得众人一阵的惊愕,一个个怔愕的看着那两人。

    这两人竟然是夫妻?

    他们没听说鬼手天医唐心已经嫁人了呀?

    “是你们?”没等来唐心的答话,只等来她的一记白眼,他的目光朝那三人扫去,声音一落的同时,手指弹出,三道风刃如同利剑飞袭而出,划过空气发出咻的几声,当那三道风刃击中三人时,只见三道惨叫声如同杀猪一般的响起,划过天际消失在空中……

    “啊……”

    毫无预警的,只是一个眼神扫了过去,手指轻弹的瞬间,鲜血飞溅而出,三条手臂硬生生的就那样被风刃切了一来,血肉模糊的掉落在地面上,这突如其来的血腥惊得周围的百姓惊叫出声,谁会想到,前一刻还觉得那男子温和中带着亲切,俊美如谪仙,可下一刻,他却面色如常的废了林震天三兄弟的一条胳膊,三条手臂滚落,血迹斑斑,触目惊心!

    唐心目光一闪,挑了挑眉,抬眸看向了他,却见他正好回过头来,冲着她温柔一笑:“娘子,像这些力气活,留给为夫做就好。”他的声音低沉中带着一股特有的性感磁性,让人听了心头一阵酥麻,正当唐心怔愣着时,他却将她搂进了怀里,温柔的道:“娘子,乖,闭上眼睛别看,为夫不想晚上吓得你不敢睡觉。”

    “砰砰砰!”

    三道重响传出的同时,周围静得一丝声音也没有,像是时间在这瞬间定住,空气在这一瞬间凝结,被沐宸风搂在怀里的捂住了眼睛的唐心只来得及听到那三声犹如破瓜般的声音传出,紧接着便是一阵剌鼻的血腥味随着轻风从空气中传来,她一怔,推开他抬眸看去,这一看,脸色骤然一变。

    “呕!”

    “呕……”

    不知是谁先呕吐,紧接着,那趴跪在地上的百姓们一个个惨白着脸色趴在地上狂呕着,有的更是直接被吓晕过过去,而那些修真者,一个个的身体都在颤抖着,目光带着惊惧的看向那面色不变正一脸温柔的对唐心说话的男子。

    “娘子,怎么这么不听话?”似无奈的声音,又似宠溺,他看她的脸色也变得苍白,不由的走上前,握住了她的手。

    唐心脸色苍白的看着那前面的一幕,如果不是她见过太多的血腥,经历过太多的历场,她此时只怕也克制不住的想呕吐,她杀人的手段向来都干净利落,八煞他们的手段倒是狠厉毒辣了些,但那是对付敌人,她也一向赞成,但,她却没见过他们像他这样杀人的。

    先是冷不防的切掉了那三人的一只胳膊,正当他们在地上痛呼出声哀嚎着时,他挡住了她的视线,却以着最快的速度将三人的脑袋给破了!头骨几乎全碎成了粉末混杂着鲜血和那脑桨溅了一地,那模样,就如同一个西瓜被人破开了一样,破烂不堪头颅尽毁,只剩下脖子以下部分,看得人恶得狂呕,哪怕是她,见了这样的一幕胃里也直翻滚。

    “快、快包围起来!”

    这时,三名长老带着数十名云卫过来,可当看到那一幕时,也不由的一阵愕然,那林震天几人不去哪去了,只看到地上那数十具护卫的尸体以及三头无头尸体,当下小跑着来到会长的身边。

    “会长,这、这怎么回事啊?”他们才把云卫叫来,怎么这事情好像就解决了?谁解决的?他们又错过了什么?

    会长老头这时也才回过神色,脸色也是微微的一变,胸口处那股恶心的感觉想要冒起,直让他硬生生的给压了下去,深吸了一口气,缓了缓神这才道:“让人处理一下现场吧!不用我们,他们自己就已经解决了。”目光睨向那白衣男子,心下沉思着,这拥有着上古神兽火麒麟的男子,到底是什么人?修仙界的仙人吗?修仙界的人又怎么会来到这里?

    “娘子,你的考核结果出来了吗?是什么级别的徽章?”凤眸带笑的落在唐心的身上,丝毫没有被那血腥的一幕所影响他愉悦的心情。

    为什么愉悦?呵呵,因为从刚才到现在,他左一声娘子,右一声娘子,她却没反对,这是不是代表,关系又进一步了?嗯,那是不是也代表,晚上同床时不会再被踢下床了?又或者代表,两人的亲事指日可待了?看来,他再得加把劲才行。

    某人心下打着小九九,而唐心却是好半响才让回过神来,压根就没听到他到底在她的耳边说着什么,只是知道当回过神来时,腰间还握着一只爪子,手肘冷不防的抬起一撞。

    “嗯!”

    某人闷哼一声,可偏偏从他口中哼出的这声音,听在别人耳中却是那样的暧昧,那样的**,唐心嘴角一僵,瞥见那一副魅惑模样的男子正用着那勾魂一般的凤眸含情脉脉的看着她时,不由的毛骨悚然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娘子,大庭广众之下,你轻点。”

    他的声音一落,周围的那异样的目光刷刷刷的朝她看来,见状,她脸色一僵,喝道:“离我远点!”这混蛋,不过就被她撞了一下,用得着发出那样**的声音吗?

    “娘子,为夫特意赶来,你怎么能这样对我?”他毫不在意,反而温柔的看着她,那目光温柔的足以溺死人。

    瞥见两人那模样,会长老头咳了一声,走上前:“那个,唐心,你那枚徽章明天过来拿吧!我准备好给你,今天你也累了,你要是没地方休息,可以在我们公会的住处歇下。”

    “好。”她看着面前的老头,忽的勾唇一笑:“不过,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老头,你还记得吧?”

    “啊?”他眼皮一跳,讪讪的问:“还有什么事啊?”

    “忘了?没关系。”她看向炼丹师公会,对身边的沐宸风道:“把小安带下来,今晚我们就在公会里休息。”

    “好,都听娘子的。”他一笑,一个示意,那半空处的火麒麟咻的一声便飞了下来,停落在他的面前,背上的拓拔安感觉落地了这才睁开眼睛,左看右看也没见到熟悉的唐唐,不由的一怔,眼眶一红。

    “小安,吓到了吗?”唐心笑着走了过去,将他从麒麟背上抱了下来。

    听着熟悉的声音,他一怔,眼睛眨了眨把眼泪憋了回去,疑惑的唤了一声:“姐姐?”

    “嗯,走,姐姐带你去里面玩。”她柔声说着,轻拍了拍他的背,抱着他往公会里面走去,将近大门口时脚步一顿,回头看向十二龙骑:“你们也一起来吧!”

    十二龙骑一听,心头一喜,连忙应了一声,快步的跟在她的后面往里面进去。沐宸风挑了挑眉,也迈着脚步往里面走去,火麒麟则懒懒的抬起眼皮一瞥,悠哉的跟在他的身后。

    见他们一行人往里面走去,众人这才如梦初醒,看着那场中令人作呕的一幕,纷纷惨白着脸快步离开,会长老头看着他们一行人往里面走去,心里又急又悔,连连叹声:“这回惨了,这回惨了!我怎么就中了这小变态的局了?”

    三名长老相视一眼,连忙上前道:“会长我们快进去看着点吧!要不然公会里面值钱的东西都会被她搬光的。”

    “啊!糟了!我放在公会大堂的宝贝啊!快、快走!”猛然想起什么来,他用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大腿,撩起衣袍就往里面跑去。

    三名长老一听,想起那放在大堂的那件天材地宝,不由的也连忙跟上,那可是无价之宝,可别让她给顺了去了。

    进了公会大堂,唐心放下了拓拔安让他自己去玩,而她则在公会里面到处转了转,看看有什么好东西,像药材之类的东西她还真不稀罕,她的空间药田想种什么就有什么,年代比他们年长的还有,不过,既然要搬,那就得让他们出出血,破破财。

    当会长和三名长老气喘喘的跑进来时,正好见唐心在公会的大堂中走来走去,四处打量着,看着她的目光在那件宝贝上面掠过,他们几人的心都不由微提着,整个炼丹公会里面的东西都没有一件比得上这一件的价值,这可以说是他们的镇会之宝。

    唐心在座位上坐下,看着几人那一副提着心口紧张兮兮的模样笑道:“老头,来者是客,不用先上点茶水点心之类的东西吗?”

    “好好好,马上就来。”会长笑呵呵的说着,吩咐公会里面的那名年轻女子上茶上点心,而后,见那一身白袍的男子也走了过来,在她旁边的位子坐下,便小心翼翼的问:“不知这位尊驾是?”

    “本仙法号拂尘,人称拂尘仙尊。”沐宸风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模样,面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容,声音微顿了一下,瞥了身边的唐心一眼,又补充道:“同时,也是她的夫君。”

    “咳咳咳……”

    刚喝了一口茶水的唐心听了他的话不禁被哽到,咳了几声放下茶杯,没好气的扫了身边的男子一眼:“你装够了吧?什么是我的夫君?我打哪来的夫君?我承认过了吗?还真的是叫上瘾了,一会娘子一会夫君,你有完没完啊?”

    他伸手轻拍了拍她的背,宠溺又无奈的道:“喝慢点,瞧你连喝杯茶都会被咽到,这叫我怎么放心让你一个人留在这里?再说,我们夜宿一房,同睡一床,亲密无间,不是夫妻又是什么?”

    闻言,她的脸色由青转变为红,瞪着身边一脸无辜的男子,气得牙狠狠,这浑蛋,就是故意的!把话说成这样,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们每晚都在滚床单呢!

    三名长老看了他们两人一眼,聪明的不开口装做没看见,而会长老头则笑呵呵的从空间中拿出这先前唐心拿出来的那两样千年灵药:“这个还给你。”

    唐心接过,绝美的脸上带着笑意的道:“这么两件灵药就能换来炼丹公会里的东西任我挑,真是不错。”她将那两样灵药收回空间里,目光在大堂中一扫:“老头,你这里面哪样东西值钱一点?”

    唱的到这话,他讪讪的笑道:“呵呵,这大堂,哪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我们炼丹师公会最值钱的就是药材了,要不,我现在带你去看看?你要是看上了什么,尽管拿。”

    “是吗?原来这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啊?”她漫不经心的说着,目光则看似无意的一一掠过大堂中摆放着的物品。

    “娘子,这案台上摆放着的红珊瑚形状的东西倒是不错,像是可以炼器的东西,你若留着,将来必有用处。”沐宸风不知何时已经走到了案台边,拿起了那块形如珊瑚的东西递给唐心。

    唐心接过一看:“嗯,这东西倒是少见,外面似乎也不曾见过,老头,这是什么来的?真的是可以炼器的吗?”

    看到那块红珊瑚形的灵器被他们盯上,他擦了擦汗,道:“这是灵罗红钢,是从火焰中提取出来的精钢材料,外形看似如玉,质地透明莹亮泛着一层灵气光泽,隐隐有火花在里面跃动着,看着十分美丽,而其实,这并不是玉,而是一种极为坚硬少见的精钢火石,最适合来用炼制成灵罗戒,炼制出来的灵罗戒会因这精钢里面原本所拥有的灵气而变成一个有灵气的空间戒指,除此之外,就算不是火属性的修仙者,只要灵念一动,这灵罗戒中还能喷出火焰来。”

    他有些肉痛的看了看那块红色的珊瑚形精钢火石,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才得到的,因为外形如同血色珊瑚状,又因质地像玉石一般晶莹剔透,他才把它摆放在这里当装饰品的,谁知、谁知会遇上这土霸王……

    “哦?那可真是好东西,嗯,收了。”她点了点头,把手中的东西收进空间,一副旁若无人的模样明着来抢,却无人敢说什么,谁让他们输了呢?谁让她真的能炼制出逆天的丹药来?谁让她的炼丹师品阶是那样的高了?

    三名长老见她见好就收的模样,一双眼睛又四处扫看,而那白袍男子还在一旁帮着挑选东西,不禁看得他们十分汗颜,这两人好歹也是实力绰绝出众的非凡人物,两人却一点也不因为他们的实力与地位而所顾忌,反而随性的做着任何事情,尤其是,把大堂上摆放的一件件价值连城的宝物都收进了空间中,看得他们一阵肉痛,好在,那最为珍贵的东西还在……

    “这件也不错。”沐宸风把手中收刮到的东西递给她,唐心看了看,点了点头:“嗯,应该能卖个好价钱,收了。”

    闻言,几人嘴角不由的一抽,她敢情打算把从这里搜刮到的宝物都拿去换成金币?

    “咦?这是什么盆栽?长得这般奇特?”唐心盯着那摆放在大堂一处不显眼地方的不起眼的东西。这起来,东西长得并不好看,精壮粗如人,上面有着密密的须缠着,下面是一个精致的花盆,而这花盆上面铺着一层细沙,但,唐心却能感觉到那层细沙下面堆满了灵石,这让她心下暗暗诧异着,就要走近一瞧,却有一抺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

    “呵呵……这个也没什么,就是一不值钱的人参树而已,很普通的很普通的,你要是想要值钱的,我带你后面,后面有很多值钱的东西。”会长老头边擦着冷汗边说着,护着那人参树不想让她再走近。

    唐心挑了挑眉:“哦?这个是人参树?我怎么没见过这样奇特的人参树了?”绕过会长老头走近一看,闻着有一股参味传来,难怪她从刚才就一直闻着有一股浓郁的参味,本来还以为是这公会里面的药材传出的味道:“这怎么头顶上连片叶子也没有?反而这么多的须?像是老头似的。”她伸出手戳了戳那粗壮的人参,谁知身后传来几声惊呼。

    “不要!”

    她一怔,只感觉戳下去的手感有些奇怪,瞥了那惊呼出声的几人一眼,回头看向好前面的人参,谁知那人参却是一扭参腰动了起来,清眸中不禁划过一丝愕然,她面色古怪的再次轻轻的在那人参上面滑过,这回寻人参粗壮的腰身扭得更厉害了,像是在躲避她的碰触似的。

    会动?这人参树会动?

    不过说起来,她看过那么多的书籍,却没见过长成这样的人参树,现在仔细一看,这根本不像是人参树,反而像个条粗壮的人参。

    “这树会动?嗯,不错,既然不值钱,那我就收下没事时玩玩。”她手一动,就要将人参树收入空间手镯中,而在这时,会长连同三名长老连冲带扑的窜了过来挡在了人参树的面前:“这个不好,这个真的不好。”

    “这又是为什么?”她挑着眉,眸光中尽是笑意,先前拿他们那么多价值连城的东西都没见他们这么肉痛过,看来,这人参树还真有点问题。

    “这……”几人迟疑着,相视一眼,三名长老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会长。

    “这真的不能给你,这是我们公会的镇会之宝,怎么能给你呢?你拿别的吧!我把所有好东西都拿出来给你,你看可好?”会长老头打着商量,一脸谄媚笑意的看着她,就盼着她能好心的给他点个头,放过这一件天材地宝。

    “本来我也没多想要的,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感兴趣了,既然是你们的镇会之宝,那就绝不是普通玩意,当然得搬走。”她笑眯着眼看着面前一脸愕然的几人,又变伸手去戳了戳那棵人参树,而那棵人参树也很配合的时不时扭动着,看得一旁的不知何时走过来的拓拔安一脸的新奇,也伸手去摸它。

    “这……这……”

    “这是什么?真不打算说?”

    “好吧!算我怕了你了,这是天材地宝人参娃娃!”会长老头没好气的说着:“这人参娃娃放在这里已经很久了,不过一直处于一种成长的状态,就像你刚才所见的那样,一碰它就会动,而经过我们几人的研究,这人参娃娃是千万年才成长出来的天材地宝,吸收日月精华而成人形,而从这人参娃娃最近所吸取的灵石量可猜出,它要真正成形也就在这两日了,所以,你真的不能带走它,这个可是极其珍贵的,千百万年都找不到一个人参娃娃。”

    听到这话,一旁的沐宸风目光也不由微闪,人参娃娃?这倒是新奇,这树确实长得有几分人形,人参的粗壮也是见所未见,只是没想到,这还是天材地宝,不过,这几个老头真是不了解她,不说出这是人参娃娃她都已经想要收走,现在说了出来,知道这人参娃娃的珍贵,她又怎么可能放过?想到这,唇角不由的一勾,凤眸带着宠溺的落在那抺青影上。

    “竟然还是人参娃娃?”唐心眼睛一亮,伸出手又摸了摸那人参娃娃比她还要粗上一倍的腰身,天材地宝总是能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东西,这东西好,她喜欢,种在她的药田里面一定长得很快。

    “既然这样,那我就收了。”她笑得像只狡诈的狐狸,灼灼的目光盯着面前的人参娃娃,伸手就要去抱把它弄进空间,谁知下一刻,那人参娃娃竟然移了起来,而且还是以着极为诡异的速度移了起来,快得让她惊讶。

    “咻!”

    “咦?”她怔愕的看着只听见一声风声划过的声音后,面前就只剩下一个大花盆,一怔,朝周围看去,这一看,不由的一脸愕然。

    只见,那粗大的人参娃娃竟然从铺满灵石的盆中跳了出来,原本缠在它头顶上的须已经散开,先前还不见有人参手,此时却长出了两只,而且下面还真的有两只可以走路的脚,只是,它的脚与人类不同,它的脚全是根须,此时,正如同一个刚学走路的娃娃一样,双手如只企鹅一般的放在身侧,踮起脚东倒西歪的正打算溜走,当它小心翼翼的歪着头看看有没人追着它时,那一双发孩童般清澈的大眼睛眨了眨,一脸的无辜与好奇,忽的一笑,趁着几人都被这一幕给怔愕住的瞬间飞快的就往后面逃去。

    “竟然真的成人形了?”唐心眼睛一亮,第一个回过神来:“别跑!给我回来!”声音一落,青色的身影已经旋身而出,追着那人参娃娃而去,而人参娃娃一听后面的声音,停下脚步眨巴着大眼睛回头一看,一见她追过来,吓得一惊,这回踮着脚越走越快,一溜烟的竟然就消失在众人面前。

    “啊!快、快追!”会长见人参娃娃逃了,回过神来撩起袍子也飞快的往后面追去,三名长老似乎还没回过神来,这会才说可能在这几日成人形,谁知竟然就真的成人形了,而且偏偏还是在现在这个时候。

    这一闪神,那人参娃娃就溜到了公会后面的那一大片竹林子里去了,唐心在后面追着,眼见就要追到,却没想它跑起来还挺快的,一眨眼,就不见了了踪影。

    三名长老和会长气喘喘的跟了过来,见没了人参娃娃的身影,不由急了起来:“怎么办怎么办?不见了?怎么就不见了呢?快,四处找找!”

    唐心站着没动,但神识却是往外释放而出,寻找着那条人参娃娃的踪影,而在这时,不紧不慢的跟上来的沐宸风看了那正在找寻人参娃娃的唐心一眼后,凤眸中掠过一抺笑意,目光朝林中的一处地方看去,迈着脚步往那边走。

    人参是长在地下的,哪怕,是有人形般粗大的人参娃娃,只要有了土地,它一样可以藏入地底下让人找不到,以他的修为要找出那人参娃娃藏在地下的哪里并不难。

    他慢慢的走着,一手端着下巴思忖着,嗯,要是他把人参娃娃给她带回去,她是不是会欣喜若狂的对他投怀送抱呢?

    寻着那气息找来,他看到了地上的某一处正在移动着,细微的动向虽然在这铺了一地的落叶上不是很起眼,但他还是看到了。走上前,手凝聚一股灵力往下吸,只听一声惊呼传来。

    “啊……”

    人参娃娃破土而出,惊慌失措的左看右看后,才惊知自己的须被人揪住了,回头怯怯一看,却听那人传来出的话语,惊得它直摇头。

    “人参娃娃?炖了你好呢?还是蒸了你好?或者,就这样拿来生吃?”沐宸风挑着眉,看着那如孩童一般的人参娃娃,见它直摇着头,眼中尽是惊慌,这才扯着它的须道:“不想被人吃掉,那也行,只有一个办法,知道是什么不?”

    人参娃娃初成人形智力初启,根本听不懂太深的意思,眨着眼睛疑惑的看着他。

    “走,去跟着那个青衣女子,她能保你不被吃掉,不过,你要乖乖的听她的话,要不然……”他温和的声音带着笑意,然,却看着人参娃娃做了个抺脖子的动作,看得那人参娃娃一惊,缩了缩脖子忙点头参头。

    “嗯,这才像样,走吧!”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迈步寻着唐心而去,而那人参娃娃则乖乖的跟在他的身后,不时的拿着带着惧意的目光看着他,不敢乱跑。

    正当唐心找不到那人参娃娃时,喃喃的低语着:“跑哪去了?味道这么浓郁,好像就在她的身边啊!”身后,人参娃娃伸着手拉了拉她的青衣。

    唐心一回头,冷不防的那人参娃娃就扑了过来,一个没注意就被压倒在地上,一怔,见竟然是她没找着的人参娃娃,不禁一喜,伸手抱住了那她也环不过的人参身:“原来在这啊!”

    一旁的沐宸风见她竟然被条人参给扑倒了,不由的嘴角一抽,凤眸半眯着扫过那压在她的身上不起来的人参娃娃,虽然这只是条人参娃娃,但这样看着他着实觉得碍眼,突然间,他还真有股冲动想把这人参娃娃给吃了。

    醋意让一个强者也会偶尔变得幼稚,只见他上前一把拉开了人参娃娃揪到一旁,然后拉起了唐心将她搂在怀里:“娘子,这人参娃娃是我帮你找回来的,你打算怎么谢我?”

    “谢你?谢你什么啊?是它自己出现在我身后的。”她越看越觉得这人参娃娃可爱得紧,尤其是那一双清澈又无辜的眼睛,还有那副人模人样,真是萌死她了。

    见她一双眼睛闪闪发光的盯着那人参娃娃瞧着,某人醋意一生,低低的笑了:“这样啊?那我把它清炖了,或者,让火麒麟把它生吃了,这样的天材地宝,应该是很补身的。”

    “你敢!”她一瞪眼,抬脚就往他的脚上踩去。

    “火麒麟。”

    一听他还真的叫火麒麟出来,唐心连忙道:“哎,别啊!这人参娃娃我可是喜欢死了,你瞧它长得多萌,你怎么能这么狠心的要吃掉它。”

    “我把它找出来本来是要送给你的,不过你不领情,也不想谢我,那我只好把它吃了。”他闲闲的说着,目光看向半空中那飘落的竹叶子。

    闻言,唐心一笑,眸光微动:“原来你对我这么好,谢谢你疯子。”说着就要退出他的怀里扑向人参娃娃,谁知却被他拉了回来。

    “就这样?”他挑着眉,明显的不满她毫无诚意的谢意。

    “那你还想怎么样?”

    “怎么也得让我感受到你的诚意。”凤眸半眯,勾人的眼眸直勾勾的落在她绝美的脸上,慢慢的往上移,落在那水嫩的粉唇之处。

    见他用那勾人的魅惑凤眸紧盯着她的唇,她一僵,双手护住了自己的唇:“你可想着占我便宜!”这混蛋,怎么就变得这么好色了呢?到底是哪个老头把他调教成这样的?真是祸害啊!

    “哦?那好吧!火麒麟,不用客气,放开胃口吃了那人参娃娃,那可是天材地宝,吃下后你的实力一定大大的提升。”他凉凉的说着,当下就放开了她。

    一听这话,再见他那副欠扁的模样,当即应道:“好!”

    “真当?”他勾唇一笑,如同一只狐狸般笑得欣喜。

    “不过你得闭上眼睛,不准看。”她有些难为情的低下了头,也正因此,沐宸风没见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神色。

    闻言,他唇边的笑意越发的加深了,笑意漫延到了凤眸深处,看着面前难得娇羞的她,他好心情的应道:“行。”难得她主动,他闭上眼睛又何妨?

    一旁的人参娃娃不解的看着他们两人,移着步伐轻轻的来到他们两人的身边,眨着眼睛好奇的看着。

    见沐宸风唇角含笑的闭上了眼睛,唐心朝那人参娃娃眨了眨眼,开口道:“我要亲了,你不要睁开眼睛,要是睁开眼睛我就不亲了。”

    “好。”

    唐心用神识与凤凤交流着,想让凤凤出来亲他一口,凤凤一听,把头甩得跟拨浪鼓一样,哀怨的看着她,虽然他还是幼年期的上古神兽,但也是一雄性的上古神兽,它怎么可以去亲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它一直讨厌的坏人,它才不要!

    “去吧!反正你是兽兽,亲一下又没事。”她用神识说着。

    “不去。”

    “又不是叫你亲他的唇,你就亲是下他的脸咬一口也成。”

    “不要。”

    见状,唐心眸光一转,瞥了一下两人的位置又看了一眼就站在旁边好奇的看着的人参娃娃,忽而勾起了唇角:“那好吧!那我们趁他没看见溜走。”

    “好!”一听这话,凤凤只差没把手也举起来赞成。

    “我要亲了,你可别睁开眼睛。”她一边说着,一边悄悄往后退去,谁知,下一刻……

    ------题外话------

    要不要亲呢?要不要来个激情四射的场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