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0 峰回路转!震惊全场!

    “啊!”

    那长老因没稳住身体,又要避开那朝他而来的暗器,一时间反应转不过来整个人倒头往下摔去,然而见了这一幕,那林震天却仍想要致他到死地,另一枚暗器飞射而出,朝好已经坠下的老者射去,看到他竟然还不忘补上一记暗器,周围众人不禁心口一惊!

    好个凶残狠辣的林震天!竟然连那长老摔下去了还要再补上一击,不过就是硬闯公会罢了,看他这架势,竟像与那长老有深仇大恨似的,不致他于死地势不罢休!

    “好狠的林震天!”

    “老头跟你势不两立!”

    底下的两名老者一见,怒喝出声,同时提气想要去救下那名长老,然,两人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那夹带着杀气的暗器,眼见那枚暗器就要封喉致命,不由的心口一提!

    他们三人年纪相仿,情同手足,这么多年都呆在这公会里面那份情义就算是亲兄弟也没他们亲,现在竟然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兄弟落于险境却无法相救,一时间,又恨又怒!

    “林震天!”

    筑基者的威压透过这一声怒喝而袭出,空气中顿时气压又低沉下来,听着那愤怒的怒吼,周围的众人不由的心口一跳,这公会的人看来是跟林震天扛上了,若是真的死了一个,势必不会就此罢休!

    真的要死了吗?

    那名下坠的老者看着那朝他而来的暗器不禁心口一滞,顺着惯性往下坠去,因为那暗器也是夹带着杀气与灵力朝他下坠的方向袭来,根本避无可避……

    想着要死了,心头不禁感叹,活了大半辈子,他才见到有人炼出了还魂丹,还没仔细瞧清楚那还魂丹长什么样子就要死了,他还没问问那个小怪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怎么就能炼制出还魂丹来,竟然就要死了……

    想到这,不禁有些遗憾,然,就在这时,突然间脚被人倒吊着提起,整个人在空中打了个大筋斗,转得他老眼晕花的,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就听耳边却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那声音顿时让他一怔,同时也瞪起了双眼。

    “老头,这么想不开干什么呢?你也一把年纪了,从这摔下去一身老骨头估计也全散了,就算我有还魂丹,只怕也救不回你呀!”

    “嘶!”

    周围的众人惊艳的倒抽了一口气,不可思议的看着那突然踏风而来,救了那长老的青衣女子,只见她一身青衣随风拂动,墨发飞扬,风姿飘逸,气质出尘,那踏风而行的身影如同天外仙人一般轻盈而曼妙,尤其是那一张倾城容颜,更是叫人心头狂跳起来,无论是男女老少,一个个的目光都离不开她的身上……

    绝代无双的倾城容颜不是妖艳的美,也不是娇美的媚,而是如天山雪莲般的清雅脱俗,尊贵中带着一股令人不敢亵渎的圣洁,她就是好似那居于云层中神圣而飘渺的仙人,绿衣飘飘,风姿绰绝,眉宇间散发着一股浑天而成的自信,浑身弥漫着的是清傲尊贵的气息,尤其是那一双清眸,清如山中清泉,一望到底,却又偏偏添着一抺神秘的色彩,那微微勾起的唇角,淡淡的笑,却又带着一抺魅惑的风情与诡异的邪魅。

    “好美……”

    “她是谁?是仙女吗?”

    “从没见过哪个女子有她这样的美貌,青衣飘,墨发扬,倾城容颜世无双……”

    底下,男子们惊艳的目光渐渐的转变成灼热,那是对美好事物的向往,那是对那飘浮在半空处绝美女子的痴迷,那是掩不住的心情热血澎湃,那是想要拥有,想要得到的狂热……

    如斯女子,美若天仙,若能夜夜拥她入眠,胜过金山银山堆满屋,胜过寿元延达至千年……

    不论是男子,或者是汉子,又或者是已经成了亲的中年男子,甚至,是老汉,一个个都目光痴迷的看着那飘浮在半空中的青衣女子,那美若天仙的青衣女子,想着,若是能拥有她,那该好是多么美妙的事情?

    普通的百姓,普通的男子,他们也只能在心中这样想想,幻想着想拥她入怀,然而,那些有实力,有修为的修真者,或者是筑基期的修士,灼热的目光依旧没变,她的美色,让他们动了抢掠的心思,不计一切代价!都要把她抢回去据为己有!

    “你你你你……”

    戏谑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传入那名长老的耳中,他定睛一看,不禁一脸的愕然,这声音,这装扮,分明就是刚才那唐心,可这才没一会,她怎么就变了个模样了?

    突然间脑海灵光一闪,对了!那李婉秋不正是看中了她的那绝美皮囊吗?难道这才是她的真容颜?

    “怎么?才一会就不认得我了?还是说你这样倒吊着看得不太清楚?”唐心唇边笑意一扬,眸光中尽是戏谑的神色,看着那一脚被她倒提着,整个人倒吊在半空中的老头。

    经她这么一说,那名长老才猛然惊醒过来:“你快放开我!这样吊着像什么样!”

    “哦?那我就这样放了?”她晃了晃手,因处于半空,又有灵气稳住身形,倒提着他倒也没费什么力,再说,一个瘦弱老头也确实没什么重量。

    突然间往下一沉,老者惊得连呼出声:“别别别!”

    “不放?”她笑着挑了挑眉,一脸的笑意瞥着脸色涨红的老者。

    “你就别再耍我老头子了,这样下去我不摔死也会被你吓死的,你就不能让我安全一点落地么?非得用这样、这样倒吊着我让我心惊胆战的?”

    闻言,唐心将他往上一提:“说起来,我刚才救了你一命,你好像还没谢谢我呢?”

    “有你这么救人的吗?你快点把我放下去我,再这么折腾着老头我受不了了。”他捂着胸口装出一副难受的样子:“刚才被那姓林的打伤了胸口,咳咳,要死了……”

    唐心嘴角一抽,瞥了那在装的老者一眼,忽而诡异的勾起一抺笑:“好,我送你下去。”声音一落,手中用力一晃,将他丢向那两个老头所在的地方。

    “哇……臭丫头,你、你耍我……”

    那名长老被从半空中倒吊着丢下,一时间连稳住身体也没有,好在,即将落地之时,另外的两名长老接住了他,扶好后,他拍了拍还在扑通扑通跳着的胸口,喘了一口大气,吹胡子瞪眼的朝那半空处的唐心瞪了过去。

    而那林震天却是在听到唐心先前说还魂丹是眼睛一亮,一双锐利而狠厉的目光紧盯着她,她的美色确实令男人垂涎,她的风姿也确实让男人无法抵挡,如果,这样的一名绝美的女子还是一名炼丹师,那么,若是让她成为他的人,岂不是一桩美事?

    这时,三名长老见会长也走了出来,当即围了过去,压低着声音问着:“会长,那个丫头测试得怎么样?”其实他们心里隐隐的都知道,她测试出来的级别定然不低,要不然,她怎么会炼制出逆天丹药还魂丹?只是,他们还是想听会长亲口说出,到底,她的测试级别是多少?

    “她……”会长老头看向那半空处的唐心,目光微闪,最后只说道:“她的测试级别,是我担任公会会长这么久以来测试最高的一个,而我们公会这里还没有她级别的那枚徽章。”

    “什么!”

    “没有她能用的徽章?那、那她的级别岂不是……”先前被她救下的那名长老震惊的看向唐心,眼中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会长老头目光灼灼的盯着那半空处的唐心,道:“召集人马,护着她,别让她伤到了!”她如今还不到二十岁就已经是那样的出色的炼丹师,他日的的成就自是不止这样,既然让他们发现了,就绝不允许有人伤了她的性命,或者给她造成任何的威胁!

    “呃?会长的意思是?”三名长老一怔,看向一旁的会长。

    “出动云卫!护她周全!”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久居上位的威压,他的目光扫过那一身锦袍的林震天,眼中划过一抺锐利的神色:“同时将这擅闯公会的人,处死!”

    “是!我马上去办!”

    三名老者当即应答,目光看向唐心,全都带着一股灼热,这不是与那些人一样的看中她的美貌,而是,他们看中了她的炼丹本领!这样的天赋,绝对是受世人追捧的,她的存在,从被测试出炼丹师级别的那一刻起,就已经注定不凡!

    “还魂丹?”

    林震天心中荡起了一圈圈涟漪,心中的震撼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还魂丹?他贵为四大家族之一的家主,虽然不是炼丹师,却对一些极品丹药有些认知,还魂丹如其名,是一种逆天的丹药,死了三天的人若是服下一颗还魂丹就能起到起死回生的神效,这传说中才有的神丹妙药,竟然在这公会中出现?而且还是这名女子所有?

    “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家主林震天?”

    半空处,一袭青衣的唐心睨了他一眼,虽然两人同在半空,但,弥漫在她身上的尊贵气息让她看起来有一种如处云巅的感觉,青衣在风中拂动,她神态淡雅中透着一股清冷,清眸摄人的流光划过,居高临下的睨着那林震天。

    “不错!你又是何人?”

    “我?”她勾唇一笑,清雅的神态一变,眸光中流转着魅惑的清冷光芒:“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

    闻言,林震天目光一眯,眼中狠辣的神色一闪而过,衣袖下,拳头紧紧的拧起,青筋浮现!想他贵为四大家族之一的家主,就算是另外的三大家族的人也要对他礼让有加,而她,一个小小女子,竟然敢如此放肆!

    唐心朝周围的人扫了一眼,目光轻蔑而冷傲,只听,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的从她的口中而出,传入了底下众人的耳中:“炼丹师公会,也是你们可以随便擅闯的?”

    被那那清冷而摄人的目光一扫,众人不由的一缩,纷纷退后了一步,不知为何,她的目光中所蕴含着的那股威压,比起林震天更要让他们惊惧,更让他们不敢直视于她。

    “你抬着的那个人,是我叫人打伤的,想找我报仇?就得看你有没那个本事了!”她直视于那不远处的林震天,清眸扫过那底下被人抬着的男子,又看向了会长老头,勾唇一笑:“看在老头你的份上,我就不在你这公会里面收拾人了。”声音一顿,目光扫向林震天:“有种就跟来吧!”

    青衣拂动,众人只见那抺青色的飘逸身影从半空中掠过,往外而去,紧接着,就见林震天面色阴沉的追着她而去,众人一见,纷纷往外涌,来到外面时,便已经见那抺青色的身影飘然落于公会门前的场地,青衣傲立,气场清冷摄人!

    “给我围起来!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竟敢说出那样的话!”林震天来到外面,却不急着上前,而是负手而立于地面,沉声一喝,他带来的众名炼气期真真者咻的一声便上前将唐心团团围住。

    这时,林震天才走上前,阴狠的目光朝唐心扫去,眼中狠辣之色如同凶残的野兽,令人心惊胆寒,却不包括唐心。

    “看在你那张绝美的容颜上,我给你个机会,归顺于我,成为我暖床的玩物!我可以不与你计较留你一命!否则,哼!”

    唐心勾唇一笑,眼中划过一丝杀气,清冷的声音也从口中而出:“我也给你个机会,跪下向我磕一百个响头,我可以饶你一命,否则,不止是你,连同你在这襄平城的林家我也一同连根拔起!”尾音明显的一变,变得凌厉而摄人,让那周围的众人听了不禁心头一跳。

    将林家连根拔起?她、她竟然说出这样狂妄的话来?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林家在虎啸大陆已有百年历史之久,就算是另外的三大家族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话,而她,小小一名女子,也就这样孤身一人,竟然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哈哈哈哈!”

    林震天仰头大笑,笑声骤然一止,眼中狠辣之色袭向前面的唐心,阴测测的喝道:“好个不自量力的狂妄女子!就凭你一人,就想将我林家连根拔起?笑话!”声音一顿,目光扫过周围的护卫,冷声一喝:“给我上!”

    她眉心一扬,瞥了那些朝她冲上来的护卫一眼,清眸中杀意一顿,下一刻,旋身转出的同时拔出靴子里的匕首,凛冽的寒光划过众人的眼睛,让那些围观的百姓们不由的移开了眼避开那抺剌眼的光芒,而那些有修为的人则眯着眼看着,下一刻,一个个的脸上都浮现了惊愕与怔然。

    只见,青色的身影以着美妙轻盈的脚步穿过那些护卫的身边,她的身影曼妙而飘逸,虽然手中持刀,杀气凛冽,却让人觉得她不是在做着击杀的动作,而是在跳着优美的舞蹈,青色的衣袂随着她的转动而划出一道优美的弧度,墨发的她转动的那一瞬间轻扬而起,他们没看见她是怎么出的手,只知道,凡她轻过,那些护卫就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连吭一声的时间也没有的死去,仔细一看,那些倒下的护卫浑身上下只有一处伤口,那便是喉咙!

    一刀封喉!干净而利落!

    “你!”

    林震天心头大骇,震惊的看着数十名炼气期的护卫竟然不堪一击的被她秒杀,而那速度之快就连他都没来得及看清,这女子,到底是何许人物?竟然拥有那样利落而精妙的身手?

    唐心拿出块布轻拭着匕首上沾着的血迹,举止优雅而自然,她看也没看那脸色阴沉得可怕的林震天一眼,将匕首拭擦干净后这才收了起来,只见她睨了倒下的那些护卫一眼,轻蔑而鄙夷:“不堪一击!”

    “你到底是什么人!”

    林震天阴沉着脸盯着她,这样一名女子,不应该在这虎啸大陆默默无名,可,她到底会是谁?

    “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你,还不配知道我的名字。”声音一落,青色的身影瞬间掠出,手掌涌动之时,一股火焰从掌心处呼的一声冒起,随着她的掌风而袭向林震天。

    “好!就让我来会会你!”

    阴测测的声音带着凌厉的杀气,狠辣的目光盯着她手中涌动的火能量,半眯而起,忽的提起一身的灵气,下一刻,一股骇人的风能量凝聚于他的手中,风随着灵气的涌而变幻,形成了一把尖锐的利刃朝,眼见她飞袭而来,他狠辣的眼中杀气一腾,低喝一声,飞身袭出!

    汇聚了筑基修士的威压与灵气而袭出的风刃,强大得骇人,凛冽的风声呼啸着,锋利而剌骨,毫不怀疑,如果那风刃剌入青衣女子的身体,那青衣女子必死无疑!

    围观的人中看到这一幕不禁心口微提,那样美若天仙的女子若是就这样死了岂不可惜?他们希望她可以避过这一劫,然而,她的对手却是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家主林震天,那个狠厉毒辣的男子,传闻,他曾将自己的妾室抽筋剥皮凌辱而死,伟闻,他能一人独战二十几名高手而毫发无伤,试问,与他这样的筑基高手对战,她又怎么可能会死里逃生?她又怎么可能会逢凶化吉?饶是当中有不少修真者窥觊于她的美貌,可此时却也不敢上前,这一上去,分分钟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

    然而,当见到下面的那一幕时,他们微提提着的心却又忍不住的松了一口气,眼中也同时划过一抺震惊之色。

    只见,她竟然在那骇人的风刃就要袭中她时,青色的身影诡异的来了个转变,他们看不清她的步伐与身法,只看到她轻松的一闪不禁避开了林震天的攻击,同时还到来他的身后,手中的火焰袭出,击中了他的背部,他身上的那件锦袍在火焰的燃烧下嚓嚓的响着,不一会,竟然露出了里面的那如同盔甲一般的银色紧身衣。

    唐心一挑眉,那就是天蚕衣?刀枪不入?

    “嘶!”

    林震天被火烧到身体烫得倒抽一口气,连忙将外袍褪去,然而这样一来,他那件天蚕衣也就暴露在众人的眼前。

    “哗!快看,他里面那件就是他的秘密武器号称刀枪不入的天蚕衣么?”

    “听说那是防御法器!可救了他不止一次的命了,听说他这件天蚕衣是从不离身的,就算是睡觉也穿着。”

    “这回那青衣女子惨了,这林震天都刀枪不入她拿什么跟林震天斗?这不摆明输定了吗?”

    周围的议论声不绝于耳,而唐心却依旧神色轻松,刀枪不入?也不过就是一件法器罢了,能有多厉害?

    而这时,因久没见到唐心的龙骑十二人也跟着来到了公会门前,那三道天雷他们也见到了,不过对于是什么人引动的天雷,以及这公会出了什么样的宝贝他们根本不在乎,也不稀罕,所以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倒是这么久没等到她而心下担心,十二人再度的回到公会前面,却见周围挤满了人,他们好不容易挤上前去,却看见前面地上倒下了数十具护卫的尸体,而公会的大门前,一中年男子正与一名青衣女子对持而立,看到那青衣女子的背影,熟悉如初见,他们当即上前,唤了一声。

    “姑娘!”

    正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却不想,当那青衣女子转过脸来时,看到了那张倾城色美的容颜,美得不似人间所有,十二人只是一闪神,却又迅速的回过神来,他们毕竟是龙的化身,与人类的男子有所不同,定力自然也不非同一般。

    本以为是他们要等的姑娘,却不想穿着一样的衣服,一样的装扮,却不一样的面容,就从后面看,一眼就看出是那位姑娘,可,她的脸……

    突然间,十二人一怔,相视了一眼,原本移开的目光再次的落在那名青衣女子的身上,别的都对,就是那张脸不对,难道,她先前用的那张普通的容颜并不是好的真容?要不然,一个人再像,气质与身影也不可能像得这么厉害!

    唐心听到声音回头一看,见是他们,便问:“不是叫你们去等我吗?怎么来了?”

    听到这话,十二人心头一喜,原来真的是她!

    “姑娘,我们等了你很久也没见你出来,就过来看看,姑娘,这人找你麻烦吗?你退后,交给我们来处理!”十二人当即迈步上前,来到她的身边。

    看着气势凌人战意凛冽的十二人,周围的众人纷纷一怔,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这十二名身上的气势显得那样的强大,浑身透着一股冷冽的气息,尤其是那一双双的眼睛,朝林震天扫去时,明显的多了一抺的杀意,让人见了心头不由的一颤。

    这十二人的实力,比起林震天的那些护卫绝对要高出很多!不,应该说,单单是在气势上面就已经是压倒性的了,在他们身上气息内敛,普通百姓不识他们的修为级别,一般的修炼者又看不出,只知道,这十二人的战斗力绝对会是惊于常人的!

    而偏偏,这样出色的一支精简的队伍却个个都对她恭敬而有礼,那一双双的目光也只有在看向她时才会温度,而看向别人时,又变冷冽而冰寒。

    唐心看了他们一眼,笑道:“这个人还不用你们出手,我自己就可以应付他。”她的声音一顿,睨了林震天一眼:“不过,你们可以去把林家给端了,我会很乐意看见的。”

    云淡风轻的声音,却偏偏气得那林震天怒火冲天:“好你个狂妄的女子!”拳头紧拧的声音咔嚓咔嚓的传出,明显的气得不轻,众人只见他身上的灵气澎涨而出,阴沉的面容,骇人的气息,下一刻,抽出了一把利剑飞袭而出。

    “我杀了你!看你还敢不敢这样口出狂言!”

    “姑娘?”十二人有些担心的看了她一眼,毕竟,那人气息澎涨到极点,威压混杂着灵气凝聚在手中的剑上,很是骇人,而她,手无寸铁,如何匹敌?

    “退开。”

    唐心淡淡的说了一声,清眸半眯,眸光中划过一抺冰寒的冷意,下一刻,她从空间中取出了混天雪绫,混天雪绫是那绿峰主珍藏着的,从没用过,也鲜少有人见过,南仙门离这里隔离甚远,消息也不会传到这边来,就算是她拿出了混天雪绫也没人知道这是一件圣器!更不会知道她就是南仙门中赢取绿峰主混天雪绫的唐唐!

    十二龙骑见状,这才往后退去,站在一旁看着,虽然知道她的身手并不差,但仍担心着她能否战胜对方,不过当看到接下来两人的交手,这才渐渐的放下心来。

    青色的身影快如鬼魅的掠出,她手中的那条雪绫如同一条灵蛇一般,灵活而敏捷的袭向对方,混天雪绫的长度足够她两头可用,一头夹带灵气袭出的同时,另一端也挡下了那林震天袭来的利剑,当锋利的剑尖之端的那股骇人的灵气碰触到她的混天雪绫时,硬生生被化解的同时,雪绫一收一弹之间将他手中的利剑也给震了出去。

    “噗!”

    林震天的胸口被混天雪绫击中,强大的冲击力道击来,让他体内血气一阵翻滚,只觉喉咙一甜,一口鲜血毫无预警的喷出,溅落地面洒成点点红梅触目惊心……

    他震惊的捂着胸口,惊惧的看着那缠在她双手中的雪绫,刚才他想着一剑破了她手中的雪绫正好可以一剑剌入她的胸口让她致命!哪知她手中的雪绫竟然化解了他凝聚在剑尖上的强大灵气,当利剑抵入时,本该被划破的雪绫没有破,反而在一吸一弹间将他反弹而出,而那另一端的雪绫击中他胸口时,那股透过雪绫击来的强大气息连他都无法招架得住……

    这般的诡异身手,这般诡异奇特的雪绫,她,这个青衣女子,到底、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是什么人!

    心中的愤恨在胸口处燃烧着,直让他想咆哮出声,然,不等他喘口气,那夹带着凌厉之势的雪绫又再一次的朝他袭来,见识过这雪绫的威力,他一惊,猛的往后一翻,狼狈的在地上打了个滚,而后面的雪绫却仍节节逼近,强大的威压带着一股凌厉的风刃在他的后面响起,让他首次的露出慌乱之意。

    本以为他身上的天蚕衣可以挡住一切的攻击,可,竟然抵挡不住一条雪绫的攻击,这怎能叫他不乱了手脚?

    “天、天啊!那青衣女主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用条雪绫就能打伤他?那林震天身上穿着的不还是刀枪不入的天蚕衣来的吗?竟然挡不住一攻雪绫的攻击?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有人惊愕的喃喃低语,呆滞的看着那被青衣女子戏耍着的林家家主,看着他左闪右避的一脸惊慌狼狈的模样,此时哪里还有先前的趾高气昂和阴狠毒辣?

    “啊!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

    突然间,人群中有人惊呼出声,一脸惊喜的看向那前面的青衣女子,大声的喊道:“我知道她是谁了!她就是那个杀了李婉秋的唐心,也是让四大家族其一的江家损失惨重的那个唐心!对!她就是唐心!她最习惯的就是一袭青衣,还有她那绝美的容颜,这世上绝对找不出第二个人来的!”

    “什么?她是唐心?她就是那个唐心!”

    众人震惊,凡是修真者都听说过这个名字,只因为这唐心本就不是这虎啸大陆的人,她是来自于龙腾大陆,是那个将龙腾大陆掀翻了天震惊每一个角落名扬万里的鬼手天医唐心!

    本来众人对她的来历并不清楚,但因李婉秋一事后,紧接着又是江家的事情,唐心的来历才被众人掀了出来,也才惊知,她在那龙腾大陆本就是那风云一般的人物,是那龙腾大陆那边的传奇,是龙腾大陆那边众人所尊崇的强者!而他们,本对她不屑一顾,因为龙腾大陆的强者若不是修真者,实力与他们相差太远,根本无法相比,所谓的强者,在他们这里根本什么都不是,但,这个唐心却打翻了他们的这些念头。

    她就如同一匹黑马闯入了虎啸大陆,惊起了一汪池水,搅乱了这虎啸大陆的平静,她先了杀了绿倚门的李婉秋,让绿倚门毁于一旦,紧接着又伤了江家之子,在江家寻上门时,又大败江家家主,捣得江家上下心惊胆寒之余,更是让江家损失惨重如复上一片愁云,而后,同为四大家族的花家以礼相待想要巴结她,却不想她却是冲着花家花非花而去,曾经的花家天才因毒成为废人,全身瘫痪要人照顾,而她,以鬼手天医着称的她不知用了什么样的方法,竟然让那就连是炼丹师都束手无策的花非花重新站了起来。

    单单是这几件事,她唐心两字就已经在这虎啸大陆传开,有的人想要杀她,有的人想要请她去治病,也有的人想要巴结她,然,她却在发生了那些事情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人怎么也找不到她的踪影,却不想,今日,她竟然就出现在这炼丹师公会里,而且,又跟四大家族的人扛上了。

    而且,明显的,那一直闪避着毫无反手之力的林家家主根本不是她的对手……

    “砰!”

    林震天的脚被混天雪绫缠住,往后一担,欲往前跑去的他顿时砰的一声重重的趴在地面上,冷不防的这一撞击磕到了门牙,口中鲜血渗出,他似是被周围的声音惊醒一声,不可置信的回头一看:“你、你竟然是唐心!”颤抖的声音因磕掉了门牙而显得有些露风,这一句话说出来,让周围的人个个面色怪异。

    谁会想到,这个绝美的女子,这个看飘逸出尘的女子竟然就是那名震虎啸大陆搅乱四大家族的唐心?又有谁会想到,这样的一个女子竟然这般的厉害,轻轻松松的就将凶残毒辣的林震天击败?原先他们都觉得她扬言要端了林家不过是一个笑话,然,见了林震天根本不是她的对手,见识到了她的实力,以及,知道她就是那神秘莫测的唐心时,没人怀疑,她绝对有那个能力!原本还在想着,这个女子得罪了林震天是死无葬身之地,谁知现在竟是这样的局面……

    看着那雪绫缠于手间,青衣飘然风姿绰绝的绝美女子一身清傲的站在狼狈的林震天面前,众人的目光变得越发的痴迷,越发的灼热,而且,那眼中还多了一股尊崇,不知是谁起哄了一声,渐渐的,一声声的欢呼声传出,而喊的,全是唐心的名字。

    “唐心!唐心!唐心!唐心……”

    她的美固然让人心动,她的绝色固然让人痴迷,然,她的一身绰绝风姿更叫人热血沸腾,她的一身清冷圣洁更是叫人心头澎湃!

    他们从痴迷于她的美转变为尊崇她的强大,炼丹师无法医治的人,她医治了,那一手非凡的回天之术,让她硬生生的压倒了虎啸大陆的任何一位炼丹师,力挑四大家族的权威,别人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她也做到了,她以一人之力,走出一条属于她的强者之路,在这虎啸大陆留下属于她的传奇色彩!

    会长老头看着她青衣傲立,风华无双的身影,不由的也是轻声感叹:世间竟然有这样集天地灵秀的人物存在着,真不知是什么样的父母,才生得出这样风华绝代的女子来。

    十二龙骑个个目光灼灼的看着她,他们心中突然涌现了一个念头,那就是要认她为主,跟在她的身边,因为她相信,或者,只有她,才能帮他们重整龙族,只有她,才能解救他们龙族于水深火热的处境当中!

    “不!你怎么可能是唐心?你不可能是唐心!”林震天这回徹底的惊了,徹底的惧了!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个青衣女子会是那让江家惨败上下心惊胆战的唐心!更不会想到她就是那用了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就让花家的天才花非花佾瘫痪重新站起的鬼手天医!

    这怎么可能?这叫他如何去相信?他堂堂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家主,自负的认为在这虎啸大陆没有几个是他的对手,而今天,却惨败在一个女子的手里,败得毫无还手之力!

    看着那趴跪在地上神色有些恍惚的林震天,众人也不由一叹,谁会想到高高在上的林家家主,这一刻会成了这模样?但他手段凶残,为人也毒辣,就算是成了现在这副样子,也没人会去同情他,可怜他。

    倒是那一直躲在人群中林震天的另外两个弟弟,两人见到苗头不对,就想脚底抺油偷偷溜走,眼尖的十二龙骑一个眼过去,绕过百姓的身边,将他们两人也给提着衣领丢了出来,暴露在众人的面前。

    “姑娘,这两个也是一伙的,现在竟然想跑!”龙一抬脚一踹,将两人丢在那林震天的身边。

    “唐、唐姑娘,您大人大量放过我们吧!我们还不想死!都是我大哥,都是他的错,你杀他就好,不要杀我们……”两人跪在地上颤抖的求饶着,那模样,看得众人一阵唏嘘。

    唐心鄙夷的睨了那两人一眼,对这种贪生怕死之辈,她还不屑亲自动手,瞥了那见到自己亲弟弟猛推着他去送死的林震天一眼,她勾唇一笑:“心凉了?愤怒了?呵呵……我是唐心又如何了?你不是还想着让我归顺于你,给你暖床吗?如果你早先磕头认错,我倒是可以考虑放过你,现在?已经晚了!”

    “暖床?”

    一个犹如天籁之音般的飘渺男子声音突然从空气中传来,弥漫在众人的头顶上,没人看到来人是谁,也寻不到那声音是从哪里发出的,而唐心听到了这并不陌生的声音却是微不可察的嘴角一抽,神色也微微一变。

    这骚包又来干什么?她明明叫他在客栈等她的……

    ------题外话------

    看到票票蹭蹭的在涨,哈哈,来个震撼出场美死那些男的,看到最后面,是不是又想说,哎呀,卡得**啊啊啊,骚包还没露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