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 三道雷劫!破世而出!

    炼丹师公会的炼丹室,是一个像院了一样,却用高围墙围起来的大场地,可容纳上百人,而此时,却只有唐心和三名长老以及炼丹公会的会长几人。殢殩獍晓

    “你先炼种丹药出来我们验证看是什么级别的,接着再测试一下你的炼丹师品阶,如果你炼制的丹药只能算得下等的,或者普通的,那么,下面的一关你也不用测试了,直接就可以离开,而那两样千年灵药则必须留下。”会长一边抚着胡子,一边说着,他自顾自的找了个地方坐下,锐利的目光则落在唐心的身上。

    唐心挑了挑眉,没有开口,只是在场地中走了走,看了看地方。

    “你需要什么药材?我们这里可以提供。”三名长老中的一人说着,示意着身后倘大的药材房。

    “不用了,药材我还是喜欢用我自己的。”要是用了他们的,炼制出来的丹药还得分些给他们,她可没那打算,再说,她的药田里种了不少的药材,除了一些还没成熟的之外,几乎不缺。

    千年的灵药对他们来说也许很难得到,但对她来说,却只是时间的问题,这外面一日的时间,她的空间手镯却是一年,万年仙药于她,也不过几年的时间就可以得到。

    听到她的话,几人不约而同的朝她瞥了一眼,这样的情况倒是少见,毕竟,来这里考核的都是用他们这里的灵药,很少有人自备灵药过来的。

    “那你想炼制什么丹?”

    “炼出来了不就知道了吗?”她睨了他们一眼,从空间手链中取出了青铜真龙鼎放在场的中间,炼丹公会的人毕竟是识货的,一看见她的真龙鼎,不由倒抽了一口气。

    “这这这这不是青铜真龙鼎吗?传说中的鼎器,怎么会在你那?”

    三名长老瞬间围了过去,一脸的难以置信,惊奇又震惊的看着面前的青铜真龙鼎,凡是炼丹师,都不会不认得这东西,这可是有名的鼎器,传说中炼丹师们最想得到鼎炉!他们寻之不着,却不想,这样珍贵的鼎器是一个小丫头所拥有!

    会长大步上前,确定那真的是青铜真龙鼎后,目光变得凌厉气息下沉喝道:“真的是青铜真龙鼎!说!你这是打哪弄来的!”

    “弄来的?”她目光怪异的扫了他们几人一眼。

    “难道不是吗?”

    “应该说,这是我买来的,花了两百金币买回来的。”她勾唇一笑,看着他们的脸色由愕然变得愤怒又由愤怒变成不可思议。

    一件无价之宝,竟然被她以两百金币贱买了回来,确实,这是她淘到宝了,也是她的运气好,看他们那样子,似乎很是气愤那样的宝贝竟然只花了两百金币就买到,更不可思议于她竟然这么好运的碰到这样的事情,也许,他们觉得,以她这样兴许连炼丹师都考核不上的人,用这青铜真龙鼎是浪费了。

    “你、你竟然只花了两百个金币?”几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似乎很在为那青铜真龙鼎不值,那样的宝贝竟然只花了两百个金币?

    “到底是哪个混蛋把那这青铜真龙鼎拿出来贱卖的?两百个金币?这、这、这真的气死我了!”会长一脸张气得涨红,伸手去摸了摸那真龙鼎,一副想把它珍藏起来的模样,看得一旁的唐心不由嘴角一抽。

    “你们这几个老头,一个个双眼发光的盯着我的鼎做什么?两百个金币又怎么了?又不是买了你们的东西,在这怪叫什么?”她睨了那几双伸在真龙鼎上摸来摸去的手一眼,眼中掠过一抺诡异的光芒,双手凝聚火焰一点。

    “呼!”

    “哇!好烫好烫!”

    “臭丫头,要点火也不知道先说一声!”

    “你你你……”几人迅速的抽回了手,却还是被烫到了手,一个个直甩不停。

    唐心手一转,一道灵气击出,将鼎炉击飞起来迅速飞旋着,原本还站在那底下的几人见状迅速退开,嘴里一直在骂着,唐心打开鼎身的控火阵和控风阵,同时从空间中取出药材,透过炉镜观察火候,觉得火焰已经将炉烤热,这才将手中的药材投入鼎炉之中。

    “她刚才拿出来的是什么药材?”一名长老皱着眉头问着。

    “没看清,丢得太快了。”

    “她到底打算炼什么丹?药材都不用摆出来吗?真接从空间拿了就往那真龙鼎里丢?”

    会长眯着眼,看着那神色变得专注而认真的唐心,不禁也好奇着,她到底想要炼制什么样的丹药?既是打赌,若是普通的丹药定然过不了他们这一关,而难度较高的,她,有那个实力去炼制吗?

    “呼!”

    火焰随着她再一次投入灵药而喷起,呼呼的风声伴随着火焰窜出炉口,整个真龙鼎盘旋在半空处,透过那个炉镜可以看到投进炉中的几味灵药在慢慢的溶合着。

    没人知道,唐心此时心中也微提着,她这一回所炼制的丹药是她师傅给她的偏僻方子,一种叫还魂丹的丹药,传闻,死了三天的人只要服下一颗还魂丹就可以起死回生,她虽然不知这到底是真是假,但既然是古方,又是偏僻的药方,便拿来一试,看看会炼制出什么样的一颗丹药来。

    因为这是逆天丹药,丹药形成之时,必定将经三道雷劫,而她,来到这里这么久,雷劫听过不不少次了,却没经历过,虽然说这历劫的是她所炼制出来的逆天丹药,但这些药材珍贵非常,她也不希望炼制成功却在历劫时失败,所以,此时她打起十二分精神在控制着这一炉还魂丹!

    就在她炼丹之时,外面,先前那名被十二龙骑打废了的那名男子被人抬着再次来到炼丹公会的前面,一众人气势汹汹杀气腾腾,不过还没跨进大门,就被那先前的那名中年男子以及必名护卫拦下了。

    “你们是什么人?这是要干什么!”那名中年男子负手而立,沉声问着,目光落在前面一行人身上时,微皱起眉头。

    为首的是三名中年男子,这三人都是筑基期的修士,而他们身后跟着三十几名护卫,全都是炼气期的高手,先前那名被十二龙骑打惨了的那名男子则被两名汉子用担架担着来,身上已经简单的作了包扎,却还在那里哀嚎着。

    “我是虎啸大陆四大家族之一,林家的家主,林震天!”为着的三名中年男子中,其中一名沉声的开口,三人中,实力就数他最为高强,声音一出的同时,身上强大的气息也释放而出,弥漫在空气四周,那阴狠而锐利的目光扫过周围的众人,落在前面中年男子的身上。

    “我四弟前来炼丹公会考核,却不想考核不成还被人打成这样,炼丹师公会我们不想与之为敌,但,那名叫人打伤我四弟的女子是何人?你们必须把她交出来!否则,休怪我们不客气!”

    久居上位者的威压一释放而出,空气中的气氛也跟着低沉着,如同一块大石压在众人胸口一般,让人心惊胆战,周围的百姓一听说是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人,纷纷惊愕的看向站在公会前面的那名中年男子。

    这炼丹公会的人怎么惹上四大家族之一的林家了?这虎啸大陆的人谁不知道,四大家族中就数林家最为横行霸道,手段最为凶残狠厉,而且也极为护短!

    闻言,那名中年男子略暗的目光扫向那担架上的包扎着的男子,原来这人竟然是林家的人……

    林家位居襄平城,这里,可以说是林家主宅的根据地,他的势力大部份都在这里,如果与他们对干,那少不了是一场恶战,只是,上炼丹师公会来找人,哪怕他们要找的那个人此时在公会里面,他也不能让他们进去捉人。

    “原来是林家主,久仰久仰。”中年男子抱手一礼,道:“我是公会的主事,郑平,令弟在公会门前被打,是因为他挑衅在先,而那名女子,此时确实是在我们公会里面,不过,你们此时却不能进去。”

    “这是为何?”林震天沉声问着,锐利而阴狠的目光扫向他:“莫非,你们公会想要包庇那名女子?与我林家为敌!”声音一落,浑厚的威压迸射而出,以掩耳不及的速度袭向前面的郑平。

    郑平只是一名炼丹师,在武力修为是远远不如他们,此时承受着他那针对性的威压,一时间脸色变得惨白,身形也有些摇摇欲晃,幸得一旁的护卫扶住了他,才免于他在众人面前出丑。

    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那股不适,他看向前面的林震天,眉头也拧了起来:“林家主,你虽然是四大家族之一的家主,但也要警慎行事,炼丹师公会的威仪不是谁都可以挑战,你要知道,一旦迈出一步,收之不回!”

    “笑话!”

    林震天目光一眯,锐利的眸光掠过一抺凶残之色:“我再给你一次机会!若不把人交出来,今天,我就踏平了这炼丹师公会!看你们还敢不敢包庇那名女子!”

    双方气势一触即发,林家的人是杀气腾腾,气焰嚣张,一步步的前进逼迫着,而公会的人却是步步紧守,持剑横立,挡在大门口不让他们再进半步,而在这时,突然间风起云涌,好端端的天色瞬间阴沉得可怕,那飘浮着的云层越发的降底,似乎,就在他们的头顶上,而在那云层间,似有一道道的闪电噼的一声划过,又似有闷雷的声音从头顶上传来,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将众人惊得纷纷惊呼出声,四处奔跑。

    “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

    “快跑!要打雷了!雷就在头顶!”

    “快啊!那闪电又闪了,怎么好端端的天突然变成这样了?”

    惊呼的声音,慌乱的脚步声以及那推挤着的百姓四处的奔跑着,只因那天空看起来阴沉得可怕,尤其是炼丹师公会上面的那一片天,布满了乌云,云层又低,仿佛就在头顶一般,那一声声从云层中传来的闷雷声,让底下的众人不敢在没瓦遮顶的空地上站着,生怕一不小心一道响雷正好劈中他们。

    林震天众人也是一惊,这青天白日的怎么突然说乌云遍布就遍布了?头顶上的气压那样的低,云层中的闷雷声声传出,如同劈入众人心间一般,让人心惊胆战唯恐避之不及。

    郑平看着那天色,又见公会上面的那片乌云就在公会的炼丹场上方,心头一个念头隐隐形成,激动的心情混杂着不可思议的震惊,他强自压下,力求镇定,咽了咽口水,难道、难道……

    与此同时,公会里面的炼丹场中,那三名长老以及会长同时的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心中的震惊与激动之情根本无法用任何言语来描述,这样的突变天色,这样的诡异现象,再看那专注而认真的在炼丹的青衣女子,嘴巴张了张,硬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天空处,乌云布,闪电划过闷雷声声作响,隐隐就要劈向下方的旋转中的鼎炉之中,那强大的气场以及周围的空气发生的变化,身为炼丹师中的老人了,他们怎么会不知道这现象代表的是什么?

    逆天丹药!

    只有逆天的丹药才会引来雷劫的轰劈,只有逆天的丹药才会出现这样诡异而令人震惊的天象!那、那唐心,她到底炼丹的是什么样的丹药?竟然引来了雷劫?

    心头颤抖着,激动与震惊混杂着,多少年了?这虎啸大陆有多少年不曾听说哪们炼丹师所炼制的丹药引来雷劫了?这小小年纪的唐心,不被他们看好的唐心,真的能炼制出逆天的丹药来吗?

    炼丹师公会上面的天象引来了襄平城中众人的震惊,纷纷赶往地炼丹公会,除了城中一些百姓不知那是怎么一回事之外,隐隐的,一些修炼之人都能猜出定是有什么引来了雷劫,只是,到底会是什么?竟然能引动雷劫?

    一时间,全城轰动,不约而同的全往公会而来,也就在这时,公会上方一道闪电劈出,紧接着轰隆的一声巨响从那片乌云中劈落,直直的朝那公会时面劈去,只听砰的一声轰隆巨响传来,地面隐隐的有些震动,就连在外面的人都微晃了下,待站定时,又一道闪电划过天际。

    “天啊!快看!又来了又来了!”

    “这、这是雷劫吗?这公会里面是出了什么惊天丹药吗?要不然怎么会引动雷劫?”

    密密麻麻的人群全挤在公会的前面,挤得滴水不漏,一声声的惊呼声伴随着那闪电以及闷雷声的传出而响起。

    “轰隆!”

    “砰!”

    又一道惊雷从云层中劈下,比起先前的那一道,明显的这一道的威力比之前的强上很多,当惊雷打响之时,众人的心头皆一沉,如同那一记惊雷打落的是在他们的身上一般,地心的一股吸力伴随着一股比先前大的震荡传来,百姓们有的身影猛晃了一下,纷纷扶住身边的人。

    “比、比先前那道雷厉害好多……”

    “这、这是雷劫吗?两道惊雷轰落的地方都是同一处,而且一道比一道厉害,这不是雷劫又是什么?”

    “雷劫?会是什么引来了雷劫?难道,难道会是公会里出了什么逆天的丹药?所以才引来的这样的雷劫?已经两道了,而那天下……”

    那人朝天上看去,那片乌云还没散去,依然凝聚在上方,依旧响着一声声的闷雷着,那从云层间传来的闷雷声又一声高过一声,突然间,狂风起,闪电一道道的闪过,那些闷雷声越发的响起,却久久不劈下,好像在酝酿着一个威力更甚于前面两道的惊雷一般,看得众人不由的屏起了呼吸,睁大眼睛看着那片乌云。

    门前的林震天隐隐的也惊知,定是公会里出了什么惊天丹药,要不然绝不会引动雷劫的到来!当下,他大步迈上前就要往里面走去,要去看看到底公会里面出了什么样的丹药!

    “拦下!”

    郑平一声低沉,目光变得凌厉的看着前面的林震天,此时公会里面定然出了逆天丹药!如今已经劈了两惊雷,逆天丹药有三道惊雷,此时最是关键,因为还有最后的一道雷劫没有劈下,他断不能让任何人在这个时候闯进公会!

    “放肆!”

    一声怒喝带着浓浓的威压袭出,林震天大手一挥,一股强大的风刃咻的一声从他的衣袖下化面尖锐的风刃袭向那些护卫,在那些护卫闪身避开的同时身影一闪就要进去,这时,郑平横身一挡,手中凝聚一股火焰飞击而出,却不想,实力不如他,瞬间被他踢向了一旁,重重的撞倒在大门边,额头磕破,鲜血直涌而出,惊了众人!

    “天啊!这林家主是疯了么?竟然打伤了公会的人?”

    “那郑管事可是一名高级炼丹师,他竟然将一名高级炼丹师给打伤了?这、这不是公然与炼丹师公会为敌吗?”

    “公会里面到底出了什么?竟然能让林家主不顾后果的硬闯进去?”

    “该不会是出了什么惊世丹药吧?我听说,只有逆天的丹药才会引来雷劫,现在这样子,十之八九错不了,如果是逆天丹药,那可不是凡物,也难道那林家主这样硬闯进去!”

    “轰隆!”

    “砰!”

    就在众人惊声议论之时,头顶上那在云层中酝酿的第三道惊雷轰隆的一声重重劈下,还是原来的那个位置,只见一股强大的气流从公会里面荡出,袭向众人时,将那些百姓全都给推倒在地,而那些修真者则险险的稳住了身体,震惊不已的看着面前这不可思议的一幕。

    最后的一道雷劫落下后,天空中凝聚的那片乌云以着令人惊叹的速度散去,空气中的威压一度解除,如同搬开了那压在从人胸口处的大石一般,天空再次的恢复晴朗,也恢复了平静,就连那公会外面密密麻麻的众人都在这一刻而诡异的静了下来,没有发出一丁点的声音,直到……

    “果然是逆天丹药!”

    林震天阴狠的眼中迸射出惊喜与灼热的神色,他的声音传入众人的耳中,同时也将众人惊醒,也在这时,众人惊见,他带来的护卫以及他另外两位弟弟已经拦下了那些挡路的护卫,让他可以毫无阻拦大步的往里面走去。

    而此时,炼丹场中,三名长老和会长已经全呆住了,他们就站在这不远处,看着那三惊雷劈落在那鼎炉之中,看着那三道惊雷一道比一道厉害!看着,那青龙鼎慢慢的从半空中落下,看着她惊喜的走上前……

    他们才猛然惊醒!

    “逆天丹药!”不约而同的低呼一声,三名长老和会长满怀激动的大步上前,看着她揭开炉盖,从鼎炉中取出了一股里面炼制而出的丹药。

    透过炉镜,她可以看到里面的丹药已经形成,第一回炼制逆天丹药却能成功,她心唐里的欣喜自是不下于任何一人,取出丹药,细数一番,九颗!九颗血红色的丹药全属上品,每一颗都有指姆一般大小,每一颗上面都有灵气汇聚而成的一条游龙,每一颗都散发着一股奇特的香味!色泽鲜艳,气味芬芳!

    还魂丹!

    这就是还魂丹了!虽然只有九颗,却粒粒皆属上品!三道雷劫,她还真担心毁了这一炉的丹药,不过幸好,这炉丹药还是成功炼制出来了!

    “这、这是传说中的还魂丹?”

    “这、这怎么可能?”

    “血红的颜色,在众多丹药中,只有还魂丹记载着是血色!”

    “真的是还魂丹……真的是还魂丹……”

    会长满怀激动的伸出手就要去拿,唐心见了勾唇一笑把手一收:“没错,这就是还魂丹,传说中死了三天的人只要服下一颗,那就可以起死回生。”她笑意盈盈的声音一顿,清眸落在会长的身上:“不过这也只是传说,又没真正试问,也不知灵不灵,老头,要不,我把你打死了,再给你服一颗试试?”

    几人一听这话,嘴角不由一抽,哪有人打死了再将人救活的?还有这样的事谁肯干?虽然说还魂丹是有起死回生的神效,但他们也不会轻易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还魂丹的药丹可以说已经失传,你又是怎么得到的?还有,这炼制还魂丹的药材全都极其难找,你怎么可能全拥有?”会长老头压下心中的震惊,问出了他杨想不明白的疑惑。

    “药方嘛,当然是偶然所得,至于灵药,我向来不缺。”声音一顿,她眸光一闪,将还魂丹拿到他们的面前:“你们觉得,这还魂丹的级别是什么?”

    几人相视一眼,双眼发光的看着面前色泽鲜艳的还魂丹,半响,不怎么情愿的憋出一句话来:“极品丹药,上品!”

    “那,这一关我可过了?”眉头一扬,眸光中也不由染上了几分笑意。

    “过了。”几人脸色涨红,本以为他炼制不出什么丹药来,谁知一炼竟然还是逆天丹药,引起了这么大的震荡,听着外头的那些声音,他们也知,今日公会有麻烦了。

    “那我们去下一关?测试一下级别?我可是还等着搬东西呢!”她伸手将丹药收了起来,笑盈盈的看着他们。

    搬……莫非,她一早就打着这主意?

    一旁没说话的会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走吧!你引来的三道雷劫定是惊动了满城的人,此时外面的声音那样杂乱,估计再一会就要失控了,三名长老先在这挡着,你随我进去测试炼丹师品阶。”说着,转身便往后面走去。

    唐心收起了青龙鼎,看了一下天色,耳边听了一下外面传来的声音,知道确实三道惊雷把城中的人都引来了,便也快步随他去测试品阶。

    就在他们两人往测试室走去不久,外面果然失守,带头进来的是林震天,他看了一下炼丹场,见只有三名公会的长老在那里,当下阴狠的目光一眯,闻着那空气中还没散去的气味,眸光中掠过一道精光。

    “来者何人!竟敢擅闯公会后堂!”三名长老沉声一喝,目光凛冽的看着那一众进来的人。

    “呵呵……三位长老,适才是何人在此炼丹?引来了三道雷劫,想必那丹药定是不凡,所谓见者有份,三位长老莫非想要独吞?”林震天阴测测的笑着,既然闯了公会,他就没打算退缩!

    “放肆!”

    三人沉声一喝:“公会炼制出了什么样的丹药,又是何人所炼制,这些事情都是我们公会的事,与外人无关,你们不经批准擅自闯入!可知已犯了公会头条!敢与公会为敌,我看你们是活腻了!”

    三人也算是筑基期的老人了,又久居上位,这一身威压一释放出来,顿时让不少的心下惊慌,微微退后几步,只有那林震天仍负手站在那里,阴测测的目光紧盯着他们三人,目中无人般的仰天狂笑着。

    “哈哈哈哈……”

    笑声骤然一收,他眼中厉色一现:“你们几个臭老头,给你们几分薄面还顺杆子往上爬了?今日要是不将那丹药还有那个伤了我四弟的女人交出来,我非毁了你们这公会不可!别人怕与你们公会为敌,我,林震天可不怕!”

    “四大家族之一的家主林震天?”三名长老一听,眉头微皱了起来,这林震天是一名筑基修士,却不知实力在几段,如果只是筑基修士,他们几人定然不用担心,但,他有一件刀枪不入的天蚕衣,任何的攻击对他来说都起不到作用,如果真的与他交手,处于下风的估计还会是他们。

    “不错!”他仰起下巴,眯着眼,一副狂傲不可一世的模样。

    而在此时,测试室里面,会长老头是震惊得下巴都合不拢,他那像看怪物一般的目光一会看向坐在那里一脸笑意的笑心,一会看向那测试仪上面的显示,又揉了揉眼睛,一副难以置信的模样。

    “既然测试好了,徽章拿来。”她伸出手在那呆滞着的老头面前晃了晃,脸上带着盈盈的笑意,她自己也没想到测试出来的级别会是这样。

    “这、这公会里面没、没有放那徽章。”他盯着她半响,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此时心中的震撼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谁也没想到,她测试出来结果竟然会是这样……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思议了……

    闻言,她挑起了眉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他:“没徽章?这不是炼丹师公会吗?不是考核通过都可以马上拿到徽章的吗?”

    “这、你那枚徽章不放在这里,这里只放高级炼丹师以及以下的徽章。”谁会想到她这般变态?炼制出了极品丹药还魂丹不说,还是那样令人难以置信的一名……

    “身份资料一律保密?”

    “当然!”他擦了擦汗,今天,一连窜的冲击让他真要晕了头了,活了大半辈子也才就见过这么个怪物。

    唐心迈步走着,听着外面的动静声,皱了皱眉,她还想着用这张普通的脸再过一段子平凡的日子呢!可不想就这么被人搅和了。

    一旁,见她听见外面的声音后皱了皱眉,会长老头这才上前,道:“要不,你从后门先走?”

    闻言,唐心挑起了眉头,瞥了他一眼:“从后门溜走?你没听见外面的人有多少吗?我走了,你们能应付得过来?”林震天?她在这里面都听得见他那狂妄的声音了,原来,先前让龙骑他们打伤的那个男子竟然是他的四弟,啧,她怎么发现跟这虎啸大陆四大家族的人都不太合拍啊?连同这个,她已经可以说得罪三大家族了。

    “这林震天不是一般人,他是一名筑基修士不说,身上还装着刀枪不入的天蚕衣,一般的攻击对他都起不到作用,你与他交手,根本不可能取胜。”

    “这都明冲着我来的,我又怎么可以不出去呢!再说,那家伙还盯上了我的丹药呢!”她漫不经心的说着,又摸了摸脸上的脸:“不过,这张脸我还想再用些日时,可不能让它给我带来麻烦,嗯,有了。”取下脸上的易容,露出本来的面貌,反正唐心惹下的敌人也不少了,不差这么一个,倒是唐唐这个身份,没人认出,她也甚是喜欢。

    一旁的会长老头见她自顾自的在那捣弄着自己的脸,本来还有些疑惑的他,渐渐的明白了,可看到她那从脸上取下的一层薄薄人皮,以及那几乎完美的易容术,他又不由的冷汗涔涔,这哪里是个人?这根本就是个怪物!

    哪有人这样精通易容之术?连他都无法看出她脸上到底有何乾坤,而她,竟然就这么三两下的把一张普通的脸变成了一张倾城绝代的绝美容颜,看着她露出来的真容,他也总算是知道了,为何那李婉秋的会盯上了她想要夺她的舍,这样绝色的美貌,估计任何女人见了都会生出那样的念头,尤其,是那面容被毁的李婉秋,若是夺舍成功,她得到的可是一具完美的身体……

    “好了。”她拍了拍自己的脸,用水属性清洗了一下,然后站起来,这一转身,就是变了个人,由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子变成了一个倾城绝代的佳人。

    会长老头怔了怔,她身上的气质与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怎么看,都是配上她这原本的倾城美貌要来得正常一点,只是,诡异的她,却偏偏放着这样的美貌面容不用,反而给自己做了一副平凡而普通的面容,这心性,真叫人难以理解。

    想了想。他还是问出口:“你原本那个面容,用的是什么身份?”

    唐心回眸一笑:“南仙门的弟子。”

    “……”

    一个筑基修士,跑去南仙门当弟子?这、这真是太变态了……

    “那你现在打算用这个身份出去?不怕又多了一个仇人?”他面色古怪的看着她,真搞不清,这个丫头到底在想什么的。

    “呵呵……”唐心轻笑出声,朝她眨了眨眼睛:“我的仇人多一个不算多,少一个也不算少,再说,我还等着把外面那人解决了,好进来搬东西,我可是看中了你这里面不少的东西,还好,你别趁机把好东西都藏起来了,要是没搜刮出几样入得了我眼的,呵呵……”

    她的笑声清脆悦耳,然而,听在会长老头的耳中,却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心中正升起的念头在她那洞悉一切的目光中无所遁形,一时间,老脸红了红:“你放心,我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顿了一下,他又看向她,露出了讨好的笑容:“那个,唐心丫头啊,你那个还魂丹能否……”

    “不能!”

    唐心没等他说完主拒绝了,笑盈盈的看着他:“我这还魂丹,留着自己慢慢用。”

    “……”自己得完吗你?

    “我跟你买一颗,一颗就好怎么样?”他不死心的纠缠着。

    “我不缺钱。”

    “那我拿东西跟你换?我这公会里宝贝不少,珍贵的药材也有,我跟你换!”

    唐心眼睛一亮:“真的?”

    会长老头一怔,瞬间反应过来:“假的。”

    两人在这里讨价还价,而外面的气氛却已经是一触即发,势不可挡,在林震天想要硬闯后院时,双方终于打起来了,三名长老对付林震天一人,却仍无法占得上风。

    场地上因他们体内灵气的散开而弥漫在空气中,气氛一再的变得低沉,无法承受筑基者实力的众人纷纷退出外面,生怕被那强大的气息及波及,四名筑基修士的较量,炼气期的修真者根本无法上前,只能远远的看着。

    “哼!不自量力!”

    林震天冷哼一声,手中凝聚一股风能量化成风刃袭向围攻着他的三名老者,风刃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威压从他的手中飞出,划过半空,发出一声剌耳的破空之声,三名老者见那夹带着杀意的风刃以掩耳不及的速度朝他们而来,要挡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瞬间将体内的灵气一收,悬浮在半空中的几人因身上的灵气一收,瞬间以着极快的速度从半空中坠落,也正是因此,险险的避开了那致命的攻击,而他们在即将着地的同时,这才翻身一跃稳住身体。

    “看你们往哪里逃!”

    就在几人刚落地,还没回过神来,从上而下的一股凌厉风刃如同一头猛虎朝他们人扑来,呼啸着的风声,强大的气流,直逼面门,三人大骇,只能以护住自己避开他的攻击为主要,幸而几人都是筑基修士,这速度与实力相差无几,但毕竟因对方的狠厉招式,让他们有些招架不住,越是退,就越显得狼狈。

    “看!竟然连公会的三名长老也不是林家震天的对手!这公会今日真的要倒大霉了!”

    “就是不知道他们到底炼制出来的是什么样的丹药,竟然让这林震天不顾一切的想要去夺去。”

    “能引来雷劫,定是非凡的神丹,他借着他四弟一事闹进公会,没有弄到那丹药,怎么可以就此离去?林家在这襄平城中的横行霸道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他直到今日才与公会的人扛上,也算是出乎人意料的了。”

    “啊!你们看,他招招致命,显然是想取那三位长老的命啊!”

    有人惊呼出声,看着他突然间一改先前的作战方式,原先是以一对三,现在却是专挑一人来对付,他将所有的攻击都放在其中一人身上,那名长老虽然反击得也很快,但似乎是年岁大了几番战斗下来体力不支,动作已经渐渐缓慢,呼吸也越发的重起来。

    只见双方各击出一记攻击,两道攻击在半空中碰撞的同时荡开了一股强大的气流,林震天身形只是微晃了一下,而那名长老却是猛然后退好几步,见到那长老体力已经渐渐不支,林震天勾起一抺阴狠的笑意,目光中杀意一现,衣袖一动,一枚暗器咻的一声从他的手中飞射而出,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那名没稳住身体的长老射去。

    “小心!”

    底下的人惊呼出声,有的不忍看到那老者从高处坠落,纷纷掩目移开视线,有的屏起呼吸心口一跳,似乎也在为那名长老的处境惊心……

    ------题外话------

    亲爱滴们,月尾了啊啊啊,手中的票票砸过来吧,明天唐心惊艳出场,雄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