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 黑心的人

    “很有男人味?”凤眸危险一眯,醋劲下来,浑身的气息变得很是骇人,让那被唐心抱着的小安也不由缩了缩脖子,趴在了唐心的肩膀上不敢去看他。

    “小安,我们走。”唐心愉悦的迈步往前走去,一边跟怀里的小孩说话:“你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

    沐宸风抿了抿唇,在后面继续跟上,他决定了,先不回去,跟到她回那南仙门为止,这样才能防止那些男的靠近她的身边,嗯,最好还是应该放在眼线在她的身边好点,一有什么风吹草动也能通知他,只是,放什么好呢?

    顺着山间小道走去,两人来一处民宅借宿,不用唐心开口,沐宸风都会自动的上前自报家门,平常百姓见他们衣着不凡,风姿出众,一出手又是几枚金币,自是欢喜的腾出一间屋子给他们夫妻住。

    习惯了他这一路的自居,唐心也懒得说什么,怀中的小安因受到惊吓,又走了不少的路,此时已经在她的怀中沉沉睡去,她轻手轻脚的将他放在床上,这才走到桌边坐下。

    而沐宸风一见她坐下,便将茶水递到她的面前,一脸邪魅的笑:“娘子,喝杯水吧!”

    唐心也不客气,接过喝了一口,又从空间中拿出制作符箓的符纸和朱砂,示意道:“你一边去,别让我分心了。”

    “娘子,我已经在一边了。”他坐在她的对面,凤眸含笑的看着她。

    “我是让你别出现在我面前。”她没好气的说着:“你先去睡,别坐这里,你在这里只会让我分心。”

    “呵呵……原来为夫的魅力这么大,那好,我到床上等你,你不要忙太久了。”他愉悦的站起来,帮她把桌子上的茶杯什么的都收拾好,这才先到床上去睡下。

    只见,一袭白衣的他脱去了靴子斜躺在床上,神态慵懒中带着邪魅,白衣圣洁,却又偏偏结合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妖孽气息,魅惑而慵懒,看得唐心目光微闪,心下暗骂一声:妖孽!

    整了整心神,她将主意力放在桌面上的符纸上,手点朱砂,凝聚灵气的在那符纸上画下一道飞行符,这一次,她画的是一只纸鹤,灵气伴随朱砂收尾,注入那纸鹤当中,封印一下,手一收,她不禁露出一抺笑意。

    飞行鹤,飞行符箓中最为常见的一种,小小的一只飞行鹤解开封印后可以变到承载一两个人的重量,这也是筑基修士可修的符箓之一,见第一张成功了,她又继续画着符箓,所画的都是飞行符,毕竟她现在没有飞行灵兽,没有座骑,御剑飞行虽然是可以,却也消耗体力,而且还得控制飞剑的行驶以及速度,远远不如这些飞行鹤来得舒服。

    只不过,所画的飞行鹤却也并不是每一张都是成功可用的。夜已深,她依然在桌边研究着,怎么样才可以不浪费一张符纸?怎么样才能百分百的画出成功的符箓?

    而此时,那斜躺在床上的沐宸风见她还不打算睡,便下了床,走到她身边看了那些符箓一眼:“你这一晚上就弄这些?还不打算睡吗?虽然说是有飞行座骑,但你这样不休息也是不行的,知道不?”

    “你先睡吧!我再画几张。”她说着,才摆了一些符纸在桌面上,就被他搂了过去直接扛上了床。

    整个人被他拦腰扛起,唐心一张脸涨得通红,又因住的是民宅,这夜又深不好喊太大声,只有咬着牙压低声音骂着:“你这混蛋!快放我下来!这是民宅知道不?别大晚上的吵到别人睡觉了!”

    “你也知道已经夜深了?那还在那里熬夜?”沐宸风走到床边才将她放下,按着她在床边坐下:“坐好。”他低声说着,蹲下身帮她脱去了鞋袜,动作温柔如同在呵护着一件珍宝似的,唐心看了他那样,一时间,竟然也怔住了,如同布娃娃般任由他帮她脱去鞋袜后,又扶着她睡下,拉高被子帮她盖好。

    “好了,睡吧!”他坐在床边,看着身边的她,一脸的温柔笑意,那凤眸中蕴含着的宠溺光芒足以溺死人,让唐心不敢直视,生怕自己会迷失在他的温柔与深情当中。

    床,有点小,三人睡虽然可以睡得让下,却会有点挤,而两人睡却还是宽了,剩下不少的位置,她看了看他,又见小安被他推到了里面,顿了一下,问:“你就打算这样坐着到天亮?”

    “你想让我上床?”他一挑眉,勾起一抺邪笑。

    瞥见他那狡诈如狐狸的笑容,她转过身去闭上眼睛:“算我没问。”

    闻言,沐宸风只是笑了笑,走到桌边将火光吹灭,自己一手托着头,坐在椅子上浅眠。

    黑暗中,唐心睁开了眼睛,看着入眼的一片漆黑,她心头划过一抺别样的情绪,半响,她慢慢的闭上眼睛,抵不上困意袭来,才沉沉的睡去。

    清晨的阳光洒落大陆,床上的唐心闻着一股香味传来,在睡梦中幽幽转醒,一睁开眼睛,就见那抺白色的身影正在摆放着碗筷,见她醒来,露出了一抺温柔的笑容:“醒了?快去洗漱一下过来吃早饭。”

    “哦。”她应了一声,见里面的小安还在睡,便唤了唤他:“小安,起来了。”

    小家伙揉了揉眼睛,这才起身,看了看唐心,又看了看那桌边的沐宸风,这才想起昨日的事情来,神色微怔,直到唐心再唤他时才回过神。

    “下床洗漱然后吃早饭。”炼丹师的公会就在不远处了,今天就可以到达,她打算先去考核,拿到徽章后再送他回去。

    “好。”他跟着唐心下了床,两人去外面打水洗漱,过了一会才进来。

    看着桌上面精致的点心,她眼中尽是诧异:“你这些哪来的?”这民宅这里,不可能有这些东西吧?

    “我去城里买回来的,这里还有肉粥,你尝尝。”他笑着把一碗肉粥端到她的面前,再夹了些点心放在小安的面前:“小鬼,吃吧!”

    听见他的称呼,唐心嘴角不由一抽:“他叫小安,怎么就叫小鬼了?”

    “在我眼里他就是一个小鬼。”他漫不经心的说着,也不现看他,而是自己夹着糕点优雅的吃着,时不时的又帮唐心夹了一些放在她旁边的小碗里。

    拓拔安看了他们两人一眼,低着头继续吃着东西,不敢多说半句话,直到,吃完早饭后,唐心笑盈盈的问他:“小安,你骑过会飞的纸鹤没?想不想骑?”

    他这才露出了孩童的神态,新奇又期待的点了点头:“想。”

    “来,我带你上去坐。”唐心解开了纸鹤上的封印,小小的一只纸鹤瞬间变大,两人跨坐上去,抱着纸鹤的头往便天下飞去,拓拔安新奇的发出哇哇的欢呼声,而那在后面跟着的沐宸风则沉了沉脸。

    原来,她昨晚画了那么多纸鹤就是为了这样用的,跟他坐在火麒麟背上,岂不是更好吗?

    “姐姐,那是什么兽兽?”拓拔安指着旁边沐宸风的座骑,一脸好奇的问着。

    “那是麒麟。”

    “它的样子好凶,会不会吃人的?”

    沐宸风见他窝在唐心的怀里,那小脑袋还不时的蹭了蹭她胸前的柔软,目光暗了暗,凉凉的道:“会,专门吃小孩的,尤其像你这样的。”

    “啊!”拓拔安惊呼一声,往唐心的怀里扑去,不敢再去看那旁边模样吓人的火麒麟。

    唐心朝他瞪了一眼:“吓他做什么?跟个孩子过不去,你还真有出息。”

    凤眸朝她睨了一眼,不紧不慢的道:“我决定了,先不走,等你回了南仙门我再回修仙界。”

    “什么!你还要跟着我?”她怪叫一声,一脸的愕然,不是说好了吗?等她考取炼丹师的徽章后他就回去的,怎么现在又改变主意了?

    他勾唇一笑:“没办法,我突然发现我舍不得离开你。”

    唐心嘴角一抽,无语的看了他一眼。看来,要甩掉他这条尾巴有点难了……

    正午时分,他们终于来到了位于东仙门地域的炼丹师公会,三人进了城,先找落脚的地方,唐心把拓拔安交给他:“你照顾一下他吧!我自己去公会考核就可以了。”

    “真的不用我陪你去么?”

    “不用,炼丹的话还要花时间,你去了也是在那里干等,我估计,太阳下山前可以回来,你就休息一下吧!”

    “你这是关心我?”他扬起了唇角,眼中尽是愉悦的笑意。

    唐心回头睨了他一眼:“谁关心你了?不过是瞧你昨晚没睡好,让你有个时间补眠罢了,再说,你不睡觉又能去干嘛?”说着,她看向一旁有些畏惧沐宸风的拓拔安,柔声道:“小安不用怕,姐姐出门下午就回来,你就呆在这里跟着他,他不是坏人,你不用怕他的,知道不?”

    “嗯,姐姐要快点回来。”

    他的声音软糯糯的,带着几分的怯意,精致的面容很是可爱,看着这张可爱的面容,唐心很难想象,他与那一脸胡子的拓拔野竟然会是兄弟,太不可思议了。

    襄平城很大,约有十几万的人口,主要是因为这里聚集很多各路来往的修真者,也有不少的商家都在这地方发展,襄平城也可以说是虎啸大陆任何物品都最为齐全的一个城镇。

    城中单单是大型的拍卖会就三个,其中这里的商铺所营销的也都是以修真者为主要人源,东西的价格也较贵,虽然说商铺什么的都有,但是一般极少有的东西都是在拍卖会才会以高价出现,一般的商铺就是想买,也买不到一些珍贵的丹药。

    除了制作符箓的材料,这里也有不少精通符箓的修真者,他们精修一符箓,其他方面也许比不上别的修真者,但在制作符箓上面却是一把好手。

    在城中走着,她顺便打量着这襄平城的景物,约过了半个时辰,她来到了炼丹师公会的大门前,看着那气势磅礴的门面,再看那不知用什么材料雕刻着的几个大字,以及那门口排成长龙的队伍,她不由挑了挑眉。

    敢情来这考核还得排队?这炼丹师公会是一向都这么多人来考核的,还是她正好赶上了这么多人?这么多人,要真的这样排队,估计到明天也轮不到她。

    “姑娘!”

    就在这时,一个欣喜的声音传,听着这声音,她不禁回过了头,见是那十二条龙,呃,现在是变成十二个人形

    “是你们?”还真的听了沐宸风的话,跑这里来等她了?真搞不懂他们,为何就这样较劲呢?不过就是一件小事,再说,救了他们又不是她想出手的。

    “姑娘,龙七在那边排队,你过去吧!前面还有三个人就到你了。”龙一露出了一抺笑容,他们赶到这时,见原来还要排除的,于是便让龙七在那边先排着,这样一来,她一到就正好可以进去,又不用等。

    朝那人群看去,果然看到那身材槐梧的男子僵硬的排在前面,她不由一笑,这些人,呃,不,应该是这些龙估计也不是跟人类很亲近,看那龙七站在那里挺直着腰僵硬的站着,怎么看着都觉得怎么怪异,但却也为他们的细心而心中一柔。

    “你们来多久了?”目光朝那在烈日下站着的十几人看了一眼:“都一直在这里等?怎么不懂找个凉快的地方坐下等呢?”龙的心性是高傲的,而他们,却因她救了他们一而再的将那恩情记在心上,不得不说,他们比人类更懂得还恩。

    听了她的话,龙一眼中一喜,总算她不再用那淡漠的声音和语气对他们说话了,当下连忙道:“我们不累。”

    “那你们先到一旁等等吧!我进去考核。”她朝他们点了点头,迈步走到龙七所站的位置:“你也去休息一下吧!”

    “姑娘。”龙七唤了一声,看向龙一,见他点头,这才走了出来,谁知他才走了出来,后面的人却是连忙挤上前去,一下就将他站的位置给占了。

    “你干什么?”龙七皱着眉头,沉着声音问着。

    “你走开了我就站上来,有什么不对吗?”那名男子睨了龙七一眼,脸上尽是高傲的神色。

    “你没看见我在这排了很久了吗?”龙七沉下脸,声音中透着浓浓的不悦。

    那男子上下打量了龙七一眼,轻蔑的道:“那又怎么样?看你这样子也不是炼丹师,跟着瞎凑什么热闹?赶紧走开吧!别在这里碍眼。”

    “你很拽?”

    唐心挑了挑眉,瞥了那男子一眼。男子是一名炼气八段的修真者,估计同时也是一名炼丹师,只不过还没考核却一副倨傲的模样,不将别人放在眼中,太过自负的人,注定成就也不大,顶多,也就是炼丹师的级别再无法往上提升了。

    “怎么?你想多管闲事?”那男子睨了唐心一眼,没将她放在眼里。

    唐心勾唇一笑,神态悠闲的道:“如果我是你,我还是乖乖的退后,顶多也就是再等一会的问题,若不然……”

    “若不然怎么样?”

    “你真想知道?”

    “哼!谅你也玩不出什么花样!”男子双手环胸,眼见前面的人进去,下一个就到他了,顿时眉心一喜。

    “花样?我还真从来不玩,我比较喜欢做些实际点的,比喻,将你痛揍一顿后丢出去,让你从前面排到最后面。”她漫不经心的说着,看着那面前的男子,而那男子明显的没将她的话放在心中。

    “就凭你?笑话!”

    “龙七,动手!”唐心唤了一声,便见那男子的衣领被龙七提了起来丢了出来,十二人瞬间围了上前,对着那名男子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啊!你们、你们以多欺少!你们、知道我是、是什么人吗?得罪了我,你们没好日子……啊!别打了!别打了!哎哟,痛死我了……救命啊……”

    男子从惊呼声到咒骂声,再到求饶,一声声的惨叫声传出,排成队的众人却没人上前,只是惊愕于唐心的一句话竟然能让那十二名强壮的男子动手教训那名男子,更惊讶于他们十二人出手,拳拳夹带暗劲,每一拳的揍下都直达身体内部,伤入心脉,对这以多欺少的场面,虽然平时也见过,却没眼前的这一幕来得让他们震撼,只因,这十二人的实力都远远的高出寻名挨打的男子,随便一个都够他受的了,而他们却因女子的一句话而全体扑上去。

    “你们这是干什么?怎么在炼丹师公会面前闹事了?”这时,公会里面的一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不悦的看着那一幕。

    “那名男子在这里惹事,我的人教训了一下他。”唐心勾唇一笑,不紧不慢的说着,见也揍得差不多了,便道:“不是说教训一下就好了吗?怎么下手这么重呢?快把他拖到后面去排队。”

    “是!”

    十二龙骑应了一声,全部停下了手,这时,众人才看见那名男子被人揍得鼻青脸肿,身上原本那算上等的衣袍也破破烂烂的,整一个街边要饭的模样,那手脚软无力的垂落着,像是废了一般,看得众人不禁倒抽了一口气。

    都打成了这模样了,还能参加炼丹考核吗?答案是不能的!就如同那名女子所说,也就只剩下一口气的份上。

    就连炼丹师公会的那名中年男子见了也不由皱了皱眉,视线从那人的身上移开,落在唐心的身上:“你可知,这襄平城中不泛有背景的人,别看那人普普通通,也许他背后的势力就是强大的,根本不是你,或者是你的佣兵团可以去抵挡的。”

    闻言,唐心一笑:“我听说如果成了炼丹师公会的人,那么,炼丹师的安全保障也在你们势力之力,而且如果有人找炼丹师公会的麻烦,你们也会处理,是吧?”

    “不错,但,只有高级的炼丹师才能被列入保护的行列当中。”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唐心:“依我看,你想要考取炼丹师估计还不太可能,炼丹师公会中,最年轻的炼丹师是三十四岁,就你这样的,顶多也只是一名丹徒,别看我们这里每日门前炼丹的人有这么多,真正能通过考核成为炼丹师的却极少。”

    “哦?那在虎啸大陆有多少高级炼丹师?”

    中年男子睨了她一眼,道:“对于在我们公会注册的高级炼丹师,他们的资料都是保密性的,除了炼丹公会的会长之外也只有三位长老知道,你一个小丫头,打听这么多做什么?”他打量着她,见她面容平凡,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也就是那一双仿佛能看透一切的清眸。

    凝视着她的那一双清眸,他心下暗暗诧异着,这女子生得如此平凡,实力也就是炼气阶段,但这双眼睛却散发着一股自信的神采,再细看,她的身上似乎有一股若隐若现的淡然与尊贵的气息,似乎那股气息被隐藏了起来,又似乎,在她的身上蒙着一层神秘的面纱,欲窥之,却又无法窥透。

    唐心一笑,见先前进去的人垂头丧气的走了出来,一名年轻男子走出唤道:“下一个。”

    她看了那中年男子一眼,笑道:“该我了。”声音一落,迈步往里面走去,走了几步却又停下,回头看了龙一他们一眼:“你们找处地方休息一下吧!”

    “是!”不知不觉的,他们听从了她的命令,以她为首,将她的话当成了命令,毫无条件的,去相信着她,信任着她。

    中年男子朝十二龙骑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那迈步往里面走去的青衣女子,顿了一下,他也迈步走了进去,想去看看,她到底有什么本事,她的炼丹品阶又将是什么级别?

    “那个女子是什么人?看她的年纪不大,却也来炼丹师公会考核,这胆子倒是不小。”排队的一名中年男子说着,先前的那一幕,周围的众人都看在眼里,自然也听见了那名公会的中年男子与她的对话。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姑娘,能做出什么事来?估计是图着好玩来公会看看的,我看她进去不用一会就会垂头丧气的出来了,像她那样,连灵药长什么样也许都还分不清呢!”

    “那倒也是,瞧进去的那么多人,一进去没一会就出来了,估计是连第一关都过不了,这炼丹公会如果真的那么容易进,就不会在这近百年来也就只有十三位高级炼丹师了。”

    “行了,都别说了,等等看不就知道了?”一名年纪较老的老者说着,他每一年都来考核,可却总考不过,眼见年纪越来越大,却仍在炼气期,如果还无法突破筑基期那他的生命也没剩下多少时日了。

    另一边,在唐心出门后,沐宸风带着拓拔安也出了门,在城中转了转,一大一小两人进了拍卖会,坐在后面看着场中拍卖的东西,本想打发时间闲晃的,却没想到在拍卖会中看中了一样东西,看到那样东西,沐宸风不由勾起了一抺笑意,那是一个法宝,紫金葫芦。

    小小的一个紫金葫芦看起来也就只能装一斤的酒,但因这东西是个法宝,只要把酒水往里面的倒,倒多少都不会满,怎么装也装不满,看到这个紫金葫芦,他就想到唐心总喜欢闲时喝两口酒,而她那个葫芦却显得太多,只是一个很普通的葫芦,倒不像这个,怎么说也是个法宝。

    打定了主意,他便将那紫金葫芦拍了下来,准备再去城中找找看,有没什么地方的酒是较为香醇的,也好装一些回去送给她,让她开心开心。

    相对的,另一边,唐心进了那里面,经过一条围栏,才来到了第一关,第一关的考核,主要是对灵药的认识以及区分,三名老者坐在椅子上,知道有人进来,头也没抬一下,依旧有的在翻书,有的在喝茶,有的则在本子在记录着什么。

    “叫什么名?几岁?”那名在本子在记录着的老者翻开了另一页,动了动笔,做出登记的模样。

    唐心打量了三人一眼,见先前那名中年男子也走了进来,不过却是站在一旁,没有出声,她便道:“唐心,十七岁。”

    “唐心?”

    听到这名字,三名老者连同那中年男子都不约而同的朝她看去,眼中带着一丝诧异。

    “你叫唐心?”一名老者面色古怪的打量着她。

    “嗯。”

    她点了点头,要不是知道考核后的徽章必需刻着她的真实姓名,她也不会把真名报出来。听她师傅说了,凡是考核通过的炼丹师都会登记在公会的保密资料里,而这公会不止是这虎啸大陆的炼丹师公会,更是修仙界炼丹师的分公会,在这里考取的炼丹师徽章去了修仙界同样有效,而刻入徽章的名字在刻入后也将会隐藏起来,除了她,别人是看不见的。

    “你真的叫唐心?”

    另一名老者也诧异的打量着她,从上到下,从下到上,仔仔细细一点也不放过,然,半响后,他却摇了摇头:“不对,你怎么可能是唐心?”

    “嗯,我也觉得不太可能,除了这一袭青衣之外,没有一处像,也许,是人有同名,不足为奇。”另一名老者也开口说着,在打量完唐心后,又端着茶水喝着。

    而那一旁的中年男也却在见到她的年岁后,皱了皱眉看向她问:“你可是杀了李婉秋的唐心?”

    闻言,她挑了挑眉:“这考核炼丹师,还得兼查底细?”

    “那你到底是不是?”三名老者连同那中年男子的目光全落在她的身上,不放过她脸上的一丝神色。

    “是。”

    没有丝毫的犹豫,也没有丝毫的回避,她很干脆的应了。看着他们错愕的神色,她微扬起眉:“还有别的问题吗?”

    三名老者相视一眼,道:“绿倚门的唐心,杀了师尊逃走,而后又与这虎啸大陆四在家族之一的江家为敌?现在你想进入公会成为我们公会的炼丹师好为你保得平安?唐心,你可知,要进我们公会不是一件易事?”

    “真不愧是炼丹师公会的人,对我的事情倒也很清楚。”她勾唇一笑:“不过,我考取徽章又不是为了得到你公会的保护,要不是知道炼丹师的徽章很吃香,你以为我会走进你们这地方?江家?江家的人敢与我为敌?那也不过就是一群贪生怕死之辈,对付他们,我一人就已经绰绰有余。”

    “你口气倒是不小,不过,我们这里在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通过的,只有高级的炼丹师才可以得到我们公会的保护,也只有高级的炼丹师才可在我们每个公布点拥有一切的灵药优先选取权。”

    “嗯?”她挑了挑眉:“不是说,成为高级炼丹师以上的在考取徽章后公会还会发下五万金币以及在炼丹师的灵药田里自选十株灵药吗?”

    “呵,那也是高级炼丹师才有的福利,你如果只能算是个炼丹者那些更是提都不用提。”

    “你们就这么肯定?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她唇角微勾,眼底掠过一抺诡异的笑。

    “打赌?”几人错愕,看了看她,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嗯。”她从空间中拿出了千年血参在手中晃了晃:“知道这是什么吧?”想要得到更多,那么,就得先让他们跳进陷阱里来,她拿出这千年的灵药来引诱他们,呵呵,这般珍贵的药材,他们能不动心么?

    “千、千年血参!”

    三名老者咻的一声全站起来,连同那中年男子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她手中拿着的那红得滴血的血参,一时间心中震惊万分,她到哪里弄来了这样珍贵的东西?千年的灵药在这虎啸大陆极为难为,她到底是怎么弄来的?

    “快,我看看是不是真的千年血参!”其中一名老者激动的伸出手,目光灼热的看着她手中的千年血参。

    唐心无所谓的走上前,将手中的千年血参递给他们,正当他们几人围在一起低头惊叹不可思议的时候,她又像变魔法一样的从空间中取出了另一样灵药:“还有这个。”

    随手一抛,把灵药丢给他们,三名老者本能的伸手一接,可当接住后定睛一看,却是险些惊得把药材掉在地上。

    “这、这、这紫心地雷!你、你怎么会有这些全上了千年的灵药?”三人那几张老脸涨得通红,不知是因为见了那灵药激动的还是怎么,捧着药材一副不舍得放手的样子。

    唐心见了,只是一笑:“怎么样?这些东西够份量吧?打赌,就赌我能不能成为一名高级炼丹师,如果我无法达到高级炼丹师或者以上,那么,这两样千年的灵药就送给你们。”她的声音一顿,看向他们勾唇一笑:“不过,如果我达到了,甚至,更高,那么……”

    “那又怎么样?”三人急切的问着。

    “炼丹公会应该有不少好东西,如果我达到了,那么,东西任我挑,选我拿,如何?”

    “这……”

    三人迟疑了,按理说,这小丫头看起来也没什么本事,应了她的要求又何妨?再者,这两样千年灵药乃无价之宝,珍贵非常,若是能得到,那更是好,只是,炼丹公会的东西任她拿?虽然他们这里没有上了千年的灵药,但是却有不少珍贵的药材的东西,这他们可做不了主。

    “怎样?”

    “你等等,这事情我们得请示会长。”其中一名老者说着,怀里还抱着唐心的那两样千年灵药就要往后走去,唐心一见,戏谑的笑道:“你去请会长就请会长,把我的灵药带走做什么?莫非,是想来个偷龙转凤?”

    “胡说八道!”那老者涨得脸红:“我、我不过就是一时间给忘了放下罢了。”说着,这才将两样药材放下,看了一眼,快步往后走去。

    她走到一处桌边坐下,叹道:“唉!堂堂炼丹师公会,进来这么久,连口水都没得喝。”

    闻言,那两名老者和中年男子不由的嘴角一抽,瞥了她一眼:“来人,给她上茶。”不一会,一名女子端着茶水上来,放在唐心的旁边:“姑娘请用茶。”女子轻声说着,恭敬的退下。

    唐心看了那女子一眼,长得眉清目秀倒也养眼,她笑了笑:“我还以为这公会里只有老头呢!原来还有长得这般似水柔情的年轻女子。”

    老头?

    听到这称呼,两名老者一阵愕然,旋即瞪起了眼,他们身为公会长老,还不曾有哪个这般放肆的称他们为老头的,这小丫头,真真是、太放肆了!

    瞥了她那平凡的面容一眼,那名中年男子道:“我听说,绿倚门的唐心会被李婉秋看中,也是因为她有着倾城之色,而你却……”他的意思很明了,问的就是,为何面容这般普通?他们是炼丹师,自然看出了她并不是吃了什么易容丹来变化的,那么,又是怎么回事?

    “而我这张脸却过于普通?”她一笑,清眸中光芒摄人:“我是不是绿倚门的唐心对考取徽章有很大关系吗?再者似乎没有必要解答你所提出的问题。”

    闻言,那中年男子一怔,随即敛下了眼,确实,她是与不是又有什么关系?只要她的炼丹术出众,公会不会去计较别的。

    “竟然还有千年灵药?这我可是很久不曾见过了。”一道浑厚的声音传来,是接着,便见一名白袍老者迈步走来,身后跟着的是先前去请的那名长老。

    “会长。”见到他,几人连忙行了一礼。

    “嗯。”老者应了一声,锐利的目光扫过几人,落在那正优雅的品着茶的唐心身上,仔细的打量着:“我就是唐心?”

    “这进个公会考枚徽章,还得再三确实身份?”唐心放下茶杯,看向那名浑身散发着一股威仪的老者:“我从进来到现在,可不止一次被问过了,时间耽搁得也够久了,我想问问,什么时候可以进行炼丹?考取徽章?”

    “我听说,你想跟我们公会打赌?”老者走上前一步,锐利的目光迸射出强大的威压落在她的身上,却见她丝毫没有反应,心下不禁暗暗诧异。

    “不错,就是不知你们公会敢不敢跟我一赌。”她站起来,无惧的直视着他。既然来了,不收刮一些宝贝,岂不可惜?

    “用那两样千年灵药?”

    “嗯。”

    “好!我倒也想看看,你到底有多少本事!”那会长一口应下,对身后的几人道:“准备下去,让她炼丹,测试品阶!”

    “是!”三名长老和那中年男子恭敬的应了一声,迅速下去准备。

    “会长,到时输了,可别肉痛,我可是见什么好就要搬什么的。”唐心笑盈盈的说着,看了那听了她的话一脸愕然的会长一眼,笑着迈步往后走去。

    “搬?”那老头一脸的愕然,面色古怪的看向那抺青色的身影,听了她的话,再见她那眉宇间散发出来的自信,不禁心下有些慌,该不会真的有本事考取高级炼丹师的徽章吧?不不不,这怎么可能?她才多大的人?高级炼丹师是那么容易考的吗?

    压下心中的那股不安,他沉声道:“吩咐下去,今天的考核暂停,后面的让他们明天再来。”声音一落,转身便往里面骈。

    而此时,在外面等了大半天的人却依旧不见那先前进去的女子出来,一个个都在议论着,谁知再过不久,里面竟然传晋州在,说今天的考核不考了,让他们明天再来?一听这话,一个个都傻眼了。

    “这是什么情况?我都排了几个时辰的队了,现在让回去?我才不干!”

    “就是,在这里站了这么久,他们一句今天不考核就想打发我们了?这怎么成?”

    “唉?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怎么好端端的突然就不考核了?刚才那穿着青衣的女人不是进去了吗?到现在都还没出来,怎么就不见他们说不考核啊?”

    “这是会长亲自下的吩咐,你们若是想要考取炼丹师的徽章,明日再来!速速散去!别在公会门口议论着!”先前那名中年男子走了出来,与此同时,数名拥有筑期实力的男子也挡在了公会的门前,盯着那些人,那目光仿佛只要他们敢往里冲,就会杀了他们一样,看得众人心头一惊,连连散去。

    得罪什么人都好,就是不能得罪炼丹师公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