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7 很有男人味的男人

    龙一瞥了他们一眼,喝道:“你们瞎掺和什么?不懂人家那是打情骂俏吗?再说,那男的长得也不错,而且你们看他那样,像是普通人吗?”

    “那要不怎么样?不理?”

    “理什么理?坐下吃东西再说。”龙一说着,迈步往里面走去,交待了几间房,然后一行人就到楼下的桌边坐下。

    “龙一,我们就这样跟着?”

    “看看情况再说。”龙一倒着茶喝着,一边朝楼上看去,想了想,看向众名兄弟:“你们真的打算跟着姑娘?”

    “要不呢?她救了我们这恩不是还没还么?反正现在也没什么事,她要是让我们跟着,那我们就跟着。”龙十说着。

    “是啊!我看着姑娘挺顺眼的,身手又不比我们差,更何况人家还救了我们的命,跟着她就跟着她,我是没意见。”龙四也开口说着。

    “既然你们都这样说,那就这样决定了。”龙一点了点头,他们一向有恩必报,这是他们龙骑的原则,至于要怎么报,跟在她身边保护她算不算报答呢?

    楼上,沐宸风和唐心在厢房中坐下,小二很快的送上了酒和菜,两人先前已经吃了包子,倒也不算饿,只是喝着水酒,沐宸风见她没怎么动筷,便献殷勤的帮她倒着酒:“来,我们说来喝几杯。”

    唐心瞥了他一眼,见他把她的酒杯满上,不由挑了挑眉:“你又想玩什么把戏?别想着又想灌醉我,我现在的酒量,可是千杯不倒的。”她端起杯子轻抿了一口,入口清香甘醇,这酒并不浓烈,口感却很不错。

    “呵呵……哪有,我怎么会想着把你灌醉呢?”他低低的笑着,浑厚的笑声发自胸膛,凤眸中的笑意溢出,端起酒杯轻轻一碰:“来,干了。”

    唐心没有喝,而是将酒杯放下,对空间手镯中的兽兽道:“凤凤,小丹,出来一起吃吧!”她的声音一落下,两道光芒咻的一声闪出,出现在她的面前。

    “娘亲!”凤凤扑了上去,就想要爬上她的腿窝在她的怀里,哪知短短的小腿才一迈,就被一双修长的手给提了起来:“小鬼,过来跟我坐吧!”

    沐宸风眯着眼,俊美的脸上带着笑容,然而,看在凤凤的眼中却是显得那样的不怀好意,它缩了缩:“不要。”很干脆的拒绝了,谁知,某人似乎就不想看到它这一雄性动物窝在唐心的怀里,于是,很给面子的松开了手。

    “那好吧!麒麟,出来陪陪这小鬼。”

    懒洋洋的声音才一落下,一道光芒闪出,一身材槐梧的少年旋身出现在他们的面前:“主人。”

    少年约十五六岁,却长得很是健壮,结实的胸肌,粗壮的手臂,却偏偏有着一张娃娃的脸,一头火红色的头发,神色同样带着几分的散懒,但在看向沐宸风时,那眼底的神色却是恭敬的,只是,这彪悍的身材与极为不搭的娃娃脸混合在一起,给人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就连唐心,也不由的张了张嘴,一脸愕然。

    “这是你那火麒麟?长得也太……怪异了……”瞧那一身虎腰与熊背,再瞧那一张白皙又无辜的娃娃脸,这叫什么啊?

    “好丑。”凤凤撇了撇嘴,瞥了麒麟一眼,埋入唐心的怀上里偷笑着。

    火麒麟闻言,一眯眼,凌厉的视线盯着那窝在唐心怀里的凤凤,毫不客气的反击:“你好歹也是一上古神兽,长着这短手短脚的还一脸婴儿肥就好看了?”麒麟双手抱胸,微仰起下巴:“再说了,我们上古神兽,好看是不管用的,实力才是王道,懂不?小鬼。”

    “你才是小鬼!娃娃脸!”凤凤回头扮了个鬼脸,谁知下一刻,就让麒麟给提起来了。

    “我家主人要跟你家主人培养感情,你就过来跟我好好培养培养感情吧!”火麒麟笑得阴测测的,把那胖嘟嘟的凤凤往怀里一抱,就在旁边坐下,自己倒着酒喝了一口又塞进凤凤的小嘴里:“来,尝尝。”

    “呸呸呸!我才不要跑你这娃娃脸喝过的酒,恶心死了。”凤凤一扭头,挣扎着就要下去,谁知被他那强壮的手臂那样抱着根本挣扎不开,一时间,不由扁起了嘴求救般的看向唐心:“娘亲……”

    “它又不会吃了你,自己想办法去。”唐心耸了耸肩,看向一旁的蓝衣女子:“小丹,你身上的伤好了之后又进阶了吗?”上回还不能变成人形,没想到这一回,它倒是变成人形了。

    在唐心的一旁,一冷傲的女子静静的站着,蓝色的长裙将她一身的玲珑身段展现出来,那如水蛇一般妖娆的腰肢令人见了心头一滞,然而,她却仿若空气一般静静的站着,不言,不动,蓝色的发丝柔顺的披散在身后,姣好的面容如同腊月的梅花,冷傲摄人,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泛着水蓝色的光芒,美得让人惊讶。

    “是的,主人。”冰冷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柔和,但是她的目光在看向唐心时,却是柔和与尊敬的。

    唐心一笑,赞道:“想不到小丹化成人形竟是这样的美。”

    闻言,小丹眼中浮现着一抺喜色,而脸上却依旧是冰冷的模样,她不太自然的扯动了嘴角,露出一抺笑意。

    “过来坐下吧!别站着。”她示意着,拍了拍身边的位置,小丹见了,点了点头,走上前坐下。

    沐宸风看了小丹一眼,对唐心道:“你可听说过,灵兽森林?”

    “灵兽森林?没有。”

    “那个森林在修仙界与虎啸大陆的一个间接口,森林连接着两个大陆的入口,如果不是用空间轴卷转换去到修仙界,那么就得经过那个灵兽森林。”他喝了一口酒,道:“估计是那地方太过危险也偏僻,从没有人敢从那里通过去修仙界,一般来说,前往修仙界的修仙者都是用空间转换轴去的。”

    “然后呢?”她挑了挑眉,不明白他突然间提起这个干什么。

    沐宸风看了她一眼,又瞥了小丹和凤凤,不紧不慢的说:“你现在拥有的这两只灵兽实力都太弱了,而且,你本身的实力也需要提升,我建议,你去那里走一走,也好契约多几只实力强悍的高阶灵兽。”说着,声音顿了一下,又道:“火麒麟就是我在那里契约的。”

    闻言,唐心怪异的瞥了火麒麟一眼:“不是说上古神兽很少吗?那个灵兽森林里面连上古神兽都有?那修仙界的修仙者岂不是都可以到那里面去找了?”

    “嗤!你以为那些修仙界就能找到上古神兽?”火麒麟嗤笑一声,一边灌着已经脸色微红的凤凤喝着酒,一边说:“那里面强悍的神兽不少,不过上古神兽却没几只,我在那里面少说也有几千年了,好像就见过一只,那是一条龙,那家伙我跟它干过一回,打了个平手,你要是去了那里,最好不要去招惹它,那条暴龙的脾气不怎么好,还有,最好就是不要走近暴龙的地盘,否则,啧啧,会很惨。”

    听到这话,唐心倒是来了兴致了,她看向沐宸风,问:“那个灵兽森林在什么地方?看过这虎啸大陆的地图,没见过也没听说过这样的地方啊!”

    “那是因为,这里的人根本没人敢去,自然不会将那片地域给画出来。”他吃了一口菜,从空间中取出了地图递给她:“这才是完整的地图,你看看吧!不过我建议,你的实力最好是到了筑期巅峰才好去那里,要不然进去了必死无疑。”

    “对,里面不止有众多实力强悍的神兽,还有修仙界去那里面历练的家族和佣兵,在那里只有强者才能生存,以你现在这实力,太弱了,去了只有死路一条,要是碰上了魔修,那更是死得不能再死。”火麒麟毫无客气的打击着,见怀里的凤凤目光迷离的醉倒在怀里,这才放下了酒杯,掐了掐它粉嫩的脸:“这小鬼,怎么就变成公的?要是母的还可以跟我来配对,岂不正好?”

    闻言,唐心嘴角一抽,无语的瞥了火麒麟一眼,真是有什么主人就有什么兽兽,一点也不假。

    饭后,她拿出樱桃在吃着,因为凤凤醉倒了,她便让小丹带着它进了空间手镯中休息,而火麒麟也跟着回去了,站在窗口处往下看去,人来来往的街道热闹非凡,她打了个哈欠,便听见身后沐宸风的声音传来。

    “我们回房休息吧!赶了一天的路,着实也累。”沐宸风笑说着,走上前来到她的身边。

    “又跟你一间房?我才不去,你让小二再开一间,累了一天,我可没心情应付你。”

    “累了吗?我已经让小二在房里备了水,你去洗洗睡吧!”他一副体贴的神态,凤眸中笑意溢出,搂着她就往外走去:“走吧!我们回房去。”

    “沐宸风!放手!”

    “行了,不用不好意思。”他笑说着,半推半搂的将她带进了客房,房里,一半人高的大木桶冒着水气,放在房中间,两人进去后,他顺手就关上了门,放开了她走上前试了试水温。

    “嗯,刚好,不烫,你先洗吧!”

    “那你出去。”她走上前,累了一天泡泡澡也不错,她早就想将这身上的白衣换上来了,跟这混球一样穿着一身的白,怪不舒服的。

    “出去?”他挑了挑眉:“呵呵,那怎么成?我就在这里,嗯,你放心,我不会偷看的,我进里面等你。”他笑了笑,转身走进内室,那仅有珠帘隔着的内室,若她在这里脱衣沐浴,当然什么都尽收他的眼底。

    唐心瞥了那珠帘一眼,嘴角抽搐着:“我还是算了,你洗吧!”

    “要不我们一起洗?”

    “要洗你自己洗!”

    “来了鸳鸯戏水也不错。”某人端着下巴思忖着,又看了看她,笑得像个勾人的妖精:“我的身体你又不是没见过,一起洗又如何了?怎么样?我帮你宽衣?”说着,还真从床上翻了起来,迈步朝唐心走来。

    “疯子!”她退一步,防着这摸不清他下一步想做什么的男人。

    “呵呵……你真不洗?那我洗了。”愉悦的笑声传出,在房中回荡着,只见他越过她来到那大木桶边,回头看了她一眼,凤眸带笑的道:“我不介意你坐在一旁欣赏。”

    唐心撇了撇嘴,转身往里面走去,往床上一坐,见他还真一点也来避忌的当着她的面就在脱衣,心头一跳,目光微闪,连忙移开了眼睛。

    这妖孽今朝可不比从前,一举一动都带着勾人的魅惑,要是盯着他看,难保不会出事!算了,她还是进空间手镯里面泡个冷水澡好了。

    心念一动,灵气一聚,光芒瞬间闪过,同时消失在房中。

    才脱了一半的沐宸风回眸一瞥,不见半个人影,不由挑了挑眉,勾唇一笑,褪去身上的衣袍进入木桶中,半眯着眼舒服的泡着。

    夜,悄然降临,当唐心从空间手镯中出来时,已经换成一袭青衣,见沐宸风躺在床上沉沉睡去,她打算走到那榻上将就一晚,谁知前脚才迈出,手就被拉住往后一扯。

    “啊!”

    往后一摔,正好倒在床上,撞进了他的怀里,不等她跃起,大手已经搂上了她的腰,一脚又盘了过来架住了她的脚,将她紧紧的搂住。

    “又来?你能省点心不?你不累我也累啊!”她没好气的抬头瞪着他,哪知,这一抬头唇竟然去碰到了他的唇,两人同时一怔,沐宸风先她一步回过神来,愉悦的声音低低的笑着。

    “唐唐,你又占我便宜,这可如何是好?总是被你占便宜,我很吃亏的。”

    “谁占谁便宜了?你还好意思说!”她心头一跳,目光闪烁的避开着他那灼人的视线。

    “难道不是吗?我占你的便宜也就是搂搂你的腰,牵牵小手,而你呢!一见面不是扯了我的裤子就是扑进我的怀里乱咬,再来,现在是撞上我的唇,这都不是你故意的?”他邪邪的挑着眉,凤眸中尽是勾人的魅惑之色,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温热的气息似有似无的喷洒在她的耳边,看着她僵硬的反应,又愉悦的扬起了唇角。

    “离我远点!”她挣扎着想要下床,谁知那无赖却像只无尾熊一样的紧紧抱住了她的手和脚,让她动弹不得。

    沐宸风低低的笑着,磁性的声音从他的口中而出,胸膛却又因这笑声而起伏着:“呵呵……我现在发现,抱着你睡得比较舒服,一抱就上瘾了,不想放手。”

    闻言,她嘴角抽搐着,道:“我现在睡不着,你放开,我下去走走。”真是一物克一物,以前是她欺负他,现在风水轮流转,这是不是就应了那一句,恶人自有恶人磨?

    “嗯?睡不着?这大半夜的,你要睡不着,那我们来玩点别的?”

    “什么?”她一怔,竟傻傻的问着。

    “你说,一男一女在一床上睡不着,做点什么好?”

    听到这话,她额头划过几条黑线:“你就不能思想正经一点?”

    沐宸风挑了挑眉:“我哪有不正经了?我说什么了吗?我不过就是想,既然你睡不着,那我陪你修炼,莫非,你想到别的地方去了?”

    “……”

    “要是你不想修炼,想做点别的,我也可以奉陪。”他低低的笑着,那声音听在她的耳中,莫名的搅乱了她平静的心湖发,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修炼。”

    “好,那我陪你。”他松开手的同时,她便跃了起来,迅速退离他的身边,他只是笑了笑,毫不在意的起身,拢了拢微松的衣襟,盘膝在床上坐好,凤眸这才看向她。

    唐心瞥了她一眼,自顾自的盘膝坐好,却不是对着他,谁知,她才正打算运气,却被他扶着转了过去:“我是先天灵体,我们一起修炼,你的实力会提升得快些。”他说着,声音一顿,目光中暗光闪过,又笑道:“当然,双修的速度更快,你要不要试试?”

    “先天灵体还有这好处?那来。”她提起灵气,自动忽略她后面的话,谁知他却眼睛一亮:“双修?好,我脱衣服。”

    “不是!”她咬了咬牙,这家伙,存心气她的是不是?

    “双修多好,一举两得。”

    “得你的头!你来到来不来!不来就滚蛋!少在一旁掺和着。”

    见她怒了,当即就收,连忙道:“好了好好,全听你的还不行吗?”提起体内灵气,道:“心情放松,不要这样气呼呼的,对修炼不好,心不静,是要走入魔的。”

    她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怒火,试着让自己平静下来,这才凝聚灵气,两人的身上灵气相交溶着,手掌相击在一起,闭目进入修炼的状态中。

    次日,清晨,当窗外第一缕阳光斜射入内时,两人这才收起了一身的气息,轻呼出一口气,然而就在这时,唐心身上的气息发生了变化,灵气涌出,额头处也渗出了丝丝汗水,她闭着眼睛,双手迅速的一转,引导着那一股灵气归向丹田。

    沐宸风见状,沉声道:“你这是要进阶了,把体内灵气尽数引向丹田处,汇聚一团一股作气往上前,看能进几阶。”

    而此时,楼下,十二龙骑却在等着,奇怪他们怎么还没下楼来,其中一人道:“要不,我上去看看?”

    “再等等。”龙一说着,看向众人,又问:“干粮什么的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吃上十天半个月都没问题。”

    “嗯,那就好。”他点了点头,也看向那楼上面,奇怪这会太阳都出来了,他们怎么还没起来?

    楼上房里,一个时辰过去了,唐心身上的气息越发的浓烈,直到,那一身的金色光芒突然间从她的身上破身而出时,伴随着她的一声低喝,灵气往上一涌,蹭蹭蹭的一连升了好几阶。

    在一旁看着的沐宸风数着:“筑基四阶、五阶、六阶?竟然涨了三阶?”他挑了挑眉,这要是双修,岂不是涨得更快?不过,她的进阶怎么会伴随着那股金色的光芒一同出现?

    正当他想着时,金色的光芒从她的身上散去,那件青衣以着诡异的速度又迅速的消失着,而她,又成了那赤身果体的模样,就连那脸上的易容也变成了她原本的那副容貌,看到这香艳火辣的一幕,沐宸风两眼跃动着两簇灼人的火光,紧紧的盯着面前性感而香艳的她。

    只是,他没想到,体内的热血一往上冲,两行鼻血便流了出来,连忙往上一仰起,同时凝聚一股水能量清洗着,眼角余光还瞥了唐心一眼,谁知,这一眼才瞥过去,一记拳头就招呼过来。

    “偷瞄!我让你偷瞄!”

    “嘶!停停停!”他迅速往后倒去,但一只眼睛还是被她揍了一拳,痛得他倒抽了一口气。

    “哼!色鬼!”她气哼哼的骂着,迅速从空间中取出一套衣服穿上,这才下了床,双手一握:“咦?从筑基三阶的实力进到了六阶了?”

    “这还不都还我的功劳,你的衣服毁了又不是我干的好事,竟然就这样一拳打过来,你还真下得了手啊!嘶!痛死我了,这让我怎么走出去见人?”

    闻言,她扫了他一眼,幸灾乐祸的道:“谁让你都流鼻血了还偷瞄我?分明就是欠扁!”她走到镜前准备梳理一下头发,谁知却瞧见脸上的易容没了,不禁诧异的摸了摸脸:“怎么就没了?”

    “你进阶了,那股金色的光芒把你的衣服都给毁了,你脸上的那层易容,自然也跟着没了。”他一边拿着药擦着眼睛,一边走了过来:“你还是再易回去好点,要是你这样子走出去,太吸引人目光了,最好还是不要让别人看见你的这副真颜。”其实,他是私心的不想让别人见到她的美,这样的她,美得令人移不开眼睛,要是他不在她身边,还不知得有多少狂峰浪蝶朝她扑过去呢!

    唐心倒没想那么多,她易了容也是因为真颜太过倾城绝色,这样的美貌在她实力尚没强大前,是会给她引来麻烦的,她讨厌麻烦,自然是希望先把这张容颜隐藏起来。

    于是,坐下的,她取出了易容的东西,一边说:“你先下去吧!我弄一下就下楼去。”

    “我在这等你,和你一同下去。”他笑了笑,在她的旁边坐下,看着她在那里易着容。

    唐心扫了他一眼,便不理会他,自顾自的将现在这张倾城的容颜给隐藏起来,换上了原来的那一张普通的面貌,半响,正准备站起来,却听见拍人的声音。

    “姑娘?姑娘你没事吧?”

    原来,十二龙骑见到那股光芒以为是她出什么事了,连忙上楼来看看。

    “去开门。”她示意着,自己则再检查一下,确实一切正常后,这才起身。

    房门打开,出来的却是一袭白色衣袍的沐宸风,他瞥了围在客房门前的十二人一眼,淡淡的问:“何事?”

    “你们有事吗?”唐心也走了出来,看见他们,毫不意外,从刚才听见声音时,就已经知道是他们了。

    “姑娘,你没事吧?我们刚才看到这房时发出光芒了,以为是你出了什么事,便上来看看。”龙一开口说着,见她无事,心下不禁更是诧异,那刚才的光芒是怎么回事?金色的光芒,极为罕见,却在这房里们闪出,虽然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们却都捕捉到了。

    “没事。”她淡淡的说着,迈步往外走去。

    沐宸风看了他们一眼,也跟着往外走,下了楼,吃了早点,两人便往城外而去,然而,身后的十二人却一直跟着他们出了城,唐心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眉头微皱。

    “你们一直跟着我们干什么?”

    见她停下脚步回头,十二人心头一喜,龙一上前一步,开口道:“姑娘上回救了我们,我们到现在也还没报恩,那一次之后我们又不知去哪里找姑娘,今日遇到了,我们想跟在姑娘的身边保护姑娘,以报答姑娘对我们的救命之恩。”

    “我不是已经说过,不用了吗?那一回也是你的人帮我朋友挡了一鞭我才出手的,别再跟着我了。”她说着,拿出一张飞行符解开封印,跃上去,往天空而去。

    沐宸风见状唤出火麒麟跟在她的身边,不时的跟她说上两句,而十二名龙骑听了她的话,一个怔愕的相视了一眼,却是没有跟上。

    “姑娘不让我们跟着。”

    “那就不要跟着吧!”

    “可我们的恩还没报,这没报,我心里一直想着,总觉得不舒服。”

    “就是,我们龙族向来都是有恩必报,有仇必还的,就算姑娘不让我们跟着,可,我们也不能就这样不跟着啊!”

    “那跟着去?”

    “嗯,跟着吧!别跟太近就好了。”

    “那还等什么?走!”龙一的声音一落,十二瞬间光芒一闪,化成了一条条的四爪飞龙往天空中掠去,紧追着唐心而去……

    从来都没人知道,十二龙骑,他们是龙族的后代,他们本身就是一条龙,他们是龙幻化而成的人,他们尊贵,他们骄傲,他们凛冽,他们自负,同样的,他们也尊崇强者!

    就这样,前面,唐心悠闲的坐在飞行符上欣赏着下面的风景,而身边却跟着坐在火麒麟背上的沐宸风,在两人的后面不远处,十二条四爪飞龙气势磅礴的排成两排跟在后面,这阵势,让人见了都不由心神一抖。

    龙,本就是一个尊贵的象征,也是一个只听说过,却从没见过的神兽,在这虎啸大陆,更是从没有龙的出现,但,在很久很久以前,飞仙界中却有着龙族的存在,那是一个庞大的家族,龙族护短,众所周知,龙族强悍,也全是众人所知,然而,在很久以前,龙族却遭到了掠杀,强者捕杀龙族的人,将他们困之为奴隶,更有的将他们的龙根抽出,制作成上品的仙器,更有的取了龙鳞当盔甲,也有的取了龙珠以保自己的实力再进阶。

    当唐心感觉到身后有东西跟着时,回头一看,看到那十二条龙形成了一个壮观的场面跟在她的后面,不由一怔,身子一斜,险些因没有坐隐而从天上摔下来。

    “小心一点,从这摔下去可是会粉身碎骨的。”沐宸风摇了摇头,无奈的将她拉过来与自己坐在一起,回头瞥了那十二条龙一眼,道:“那十二龙骑竟然是十二条龙。”

    “竟然这么多龙……我怎么就没看出他们是龙而不是人?”她怔讶的说着,没注意沐宸风的手此时正搂着她的腰,也没注意到自己此时紧紧的贴着他的胸,靠在他的怀里。

    沐宸风一边抚着她的柔顺的发丝,一边道:“他们应该是龙族的人,才会将那气息隐藏得那样好。”

    “等等,转过去,我问问他们到底想要干嘛?被十二条龙跟着,这感觉真的是太奇怪了,还有,他们这样子要是被修仙者看见,准捉回去当座骑。”

    闻言,沐宸风让火麒麟掉了个头,来到那十二龙骑的面前。唐心看着他们,道:“不是说了,我不用你们报答吗?你们变成了这个样子,可知很容易引来修仙者的捕捉?”

    “姑娘,我们正好没地方去,你就让我们跟着你吧!”其中一条龙说着,那嘴巴张了张,却说着人的话,听得心下怪异不已。

    “跟着我做什么?我又不用你们保护。”

    “可我们没地方去,最近去历练回来,已经不打算再去了。”

    “那你们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别再跟着我,你们这个样子,不仅会为你们自己惹来麻烦,还会为我惹来麻烦,懂不?”跟十二条龙说道理,她是疯了不成?

    听了这话,十二条龙相视了一眼,有些不解,别的人类是巴不得他们能跟着,而她,却是一而再的赶他们走,这是为何?

    “都回去吧!从哪来的,回哪去。”她说着,这才示意沐宸风离开。

    见状,沐宸风光挑了挑眉,瞥了那十二条龙一眼,道:“我们要去的炼丹公会也差不多要到了,要不,到下面去休息一会?”十二条龙,他们幻化成人也都有筑基者的实力,如果是龙,那应该还能再强大一点,要是他以后走了没跟在她的身边保护她,而有这十二条龙跟着,他也能放心一点。

    唐心奇怪的瞥了他一眼:“你又在打什么主意?”

    “没有。”他笑说着,让火麒麟往下面去,正好落下的地方是一处山间小道,两人便权当散步般的走着:“我只是在想,要是你收了他们,那你的安全也多一分的保障。”

    闻言,唐心一怔,目光微闪的看了他一眼,继而又敛下了眼眸,心下却是微动,他在为她着想,担心她的安危,虽然时隔两年再次相见,他的性格变了,但是对她却依旧没变,心头划过一丝说不出的感动,想到以前的他为了她,失去了一切,而现在的他,却仍在为她的安全担心着。

    而那天空中的十二条龙,在听了沐宸风的话后皆眼睛一亮,看了底下的两人一眼,便先往炼丹师公会而去,打算到那里去等她。

    半响,她抬眸看向他,神色认真的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再让自己陷入危险当中,你的话,我会好好考虑的,倒是你,来了这边这么久,你连修炼的时间也没有,要是再跟着我这样下去,我虽然有你在身边护着会很安全,但你的实力却找机会提升,也耽搁下来,实非我所想看到的。”

    “你想我离开吗?”他深深的看着她。

    闻言,她笑了:“怎么?不舍得离开?”

    “时隔两年再见到你,我确实不想这么快就走,如果这一回走了,闭关修炼,却不知何时才会出关。”

    “我在这边的事情也差不多了,炼丹之术学会了,只要考核通过,拿到炼丹师的徽章,再回南仙门帮他们炼制出大元丹就可去修仙界,本来我打算到时用空间转换轴去修仙界的,不过听你说那灵兽森林的事后,我又改变主意了。”她一笑,道:“等事情处理完后,我应该会从那里去修仙界,趁机历炼一番,再契约一些灵兽,这样,你可放心?”

    “嗯,那到时我在修仙界等你,不过现在,我们还是得珍惜相处的时光,你说是不是?”凤眸中笑意一闪,他牵着她的手,指着前面的大树道:“我们去那里坐会吧!这地方清清静静的很适合我们两人聊天。”

    “你难道没听说过吗?越是平静,就越不正常,指不定才一坐下,就从哪里冒出一些什么人来。”

    “怎么可能?这地方连人影都没一个。”

    “铿锵!”

    就在沐宸风的声音才一落下,竟然就真的传来了刀剑相碰时的铿锵声,听到这声音,他嘴角不由一抽,恶狠狠的朝山间扫去,这一看,却瞥见,十几名黑衣人正追着一名孩童,而那护着孩童的两名汉子浑身尽是伤口,体力渐渐不支,随时都可能倒下。

    “救还是不救?”他没有直接出手,却是看向了身边的唐心。

    “救。”她说着,目光落在那孩子的身上,几岁大的孩子,看着面前的那一幕已经被吓白了脸,紧紧的趴在其中一名汉子的肩膀上,浑身发抖。

    就在她的声音一落下,沐宸风旋身掠上前,一挥手,一股灵气混合着凌厉的风刃朝那十几名黑衣人袭去,结丹高手的实力根本不是那些炼气期可以抵挡的,他们甚至连看都没看清出手的是什么人就已经倒下。

    见到那十几名黑衣人倒下,那两名汉也因失血过多而体力不支的趴跪在地上,一个紧跟着就晕死了过去,另外一人看着面前出手相救的两人,咬了咬牙,说道:“多、多谢两位的救命之恩,我们是、是拓拔家族的人,这是拓拔家族的小少爷,求、求两位将他送回拓拔家族,家主一定会、会重谢两位的。”

    一番话说出,已经气喘不停,唐心看了一下他们身上的伤口,主要全伤得太深,而且,失血过多,体力已经不支。她朝那个小孩看去,拓拔家族?脑海中突然想起那个在森林中曾帮过她的男子,问:“可有一个叫拓拔野的?”

    “姑娘认、认识我家大少爷?”那名汉子听到她的话后眼睛浮现惊喜的神色,忍着身体传来的剧痛放怀中的小孩下来,跪在唐心的面前恳求着:“请姑娘好人做到底,送、送小少爷回、回去……呃……噗!”一口鲜血喷出,那名汉子也倒了下去。

    “呜……”那小孩一见连最后一个护着他的人也死了,不禁哭了起来。

    唐心见了,抱过那孩子,问道:“男子汉,别哭,告诉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听着她温柔的声音,他一怔,擦了擦眼泪,带着哭意的声音软糯糯的说道:“我、我叫拓拔安,爹爹和娘亲都叫我小安。”他仰着头,怯怯的问:“姐姐,你认识我大哥哥吗?”

    “嗯,你大哥哥帮过我,既然你是他弟弟,那走吧!我们送你回去。”她笑了笑,将她抱起来。

    一旁的沐宸风挑了挑眉,又是认识的?拓拔野?男的?看着她抱着孩子往前走去,他心下不禁有些吃味,跟在后面道:“你跟拓拔野又是怎么认识的?那是个怎么样的人?长得有没我好看?”

    “噗嗤!”

    唐心没忍住的笑了,想起了那拓拔野一脸的大胡子,以及身边这个俊美如谪仙的男子,唇角不由的轻扬起来:“你们两个根本就是没法比,那拓拔野啊!呵呵……”

    “怎么样?说啊!”还打算等她考核拿到了炼丹师的徽章后就回修仙界,现在看来,这让他怎么放心走?

    “嗯,怎么说呢?”她眸光一转,笑意盈然的道:“拓拔野嘛,就是一个很有男人味的男人。”余光瞥见某人的脸瞬间黑沉了下来,唇角的笑意不由越发的加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