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6 娘子,救命!

    “快!快去看看出什么事了!”

    众名弟子往那山峰奔去,明显的,那道雷不寻常,这样平静而又美好的夜晚,怎么可能会突然有雷从空中劈落?然而,而且,这一劈还不止一道,在他们往那山峰掠去的同时,又有两道吓人的响雷分别劈落,听得人心惊胆战。

    然而,当他们来到那山峰时,却只见那地面上倒着三个被劈焦了的弟子,而周围,空无一人……

    “这是怎么回事?”众人愕然的低喃出声,跑上前一探,那三名弟子已经没了呼吸,浑身被劈得焦黑,隐隐有着那难味的气味传出……

    “把他们抬回去,禀报门主。”众人说着,将三人抬往山下离开。

    与此同时,坐在轮椅上的唐子浩抿着唇,看着前面的师傅,而灰衣男子负着手,来回的走着:“你怎么就对他们出手了?还取了他们的性命,你可知,这事情要是追查起来,在仙门中杀害弟子,这罪名就已经足够将你赶出仙门了。”

    “他们找死!”

    “往常你不是很能忍的吗?怎么今夜就忍不住了?”灰衣男子不解,他被其他弟子欺压,这事情他知道,但他希望他能忍耐,平日里他也没将那些人放在眼里,怎么今晚就出事了?

    唐子浩目光半眯,眼底的杀气此时还没用去,道:“出言不逊侮辱我妹妹,必杀!”

    闻言,灰衣男子轻叹一声,原来是这样,难怪他会对他们起了杀意,不惜催动雷之术将他们三人杀死,原来那三人是碰到他的逆鳞了。

    “罢了罢了,夜已不早,你回去休息吧!”他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

    听到这话,唐子浩抬眸朝他看去,眼底有着一丝愕然:“师傅不将我交给门主处置?”杀了那三人,他本就没想着还能呆在这仙门中,刚才若不是他师傅上去将他带下来,他也不会离开。

    “你是我带回来的弟子,出了事我也得负上一半的责任,再说,这次的事也不全在于你,我会亲自去跟门主说的,你就下去吧!不过要记得,下回不可这样鲁莽。”

    “师傅教悔,弟子紧记在心。”只要不碰触到他的逆鳞,他自是不会随便出手。

    “嗯,去吧!”

    “弟子告退。”他说着,转动轮椅往自己的屋子而去。

    次日,南仙门中,唐心唐将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她师傅,而她师傅也很赞同,吩咐她出门万事小心,还告诉她,如果考取得炼丹师的徽章后,就要回来,因为他们还希望她能炼制大元丹以助门主突破金丹期。

    炼制大元丹是迟早的事,她自是不会推脱,毕竟她将来也要用到大元丹,应下后,便来到了天音那里。

    “唐唐,那你什么时候回来?”天音一听她要去考取炼丹师的徽章,一脸的不舍,因为她如今正处于将要进入筑基期的阶段,只能再加把劲,不可将心思全放在别的地方。

    她笑了笑,道:“等我考核了徽章应该会回来,你专心修炼,说不定等我回来了你已经突破筑基期了。”

    “你那个沐宸风也一起去吗?”她压低着声音问着,朝周围看了看:“怎么没见他跟来?”

    “没见他跟来?”唐心嘴角一抽,朝某一棵树扫去,那家伙因担心她自己一个人溜了,从回来后就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她,怎么可能会没跟着来?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天音见不远处的一颗树上,无风树自动,隐隐可见一抺白色的身影倚在上面,她不由一乐,笑问:“唐唐,他在干嘛?”

    “怕我溜了,一直盯着。”她无奈的说着。

    “那正好啊!路上有他跟你作伴,也不无聊,不过,他那张脸出了门,估计会引来很多的烂桃花,你可得盯紧一点才行,别让他乱来了。”

    “我现在巴不得他离我远点,你不知道,那可是危险人物,而且还是专门克我的。”

    闻言,天音羡慕的叹道一声:“唉!我是萧轩尔也像你的沐宸风一样就好了,我是巴不得他来缠着我,说起来,我也好久没下山去了,过几天去看看他也好。”

    “呵呵……我昨夜进城时,小六子还在问起你,说少了你也怪冷清的,你要是有时间,就去看看吧!我想,不止小六子想你了,萧轩尔也开始觉得少了你有点不习惯了。”

    “真的?那我呆会去跟我师傅说一声,明天就去。”想到他,她不由笑眯了脸,一脸的幸福神态,原来,喜欢一个人真的可以很开心的,会因为他的改变而心喜,也会因他的不理睬而伤心,真的好矛盾。

    只是,她不知道,当她去了一品香时,萧轩尔却已经走了……

    虽然沐宸风的火麒麟飞行的速度很快,但唐心用的却是从天音那里拿的飞行符,不过半日的时间,便已经远离南仙门,来到了一个城镇之中。

    沐宸风与她并肩走着,因出色的容颜,去到哪,都能吸引人的目光,成为众人的焦点,唐心嫌弃的对他道:“你离我远点,没瞧见那些花痴般的目光都落在你的身上,那些女子恨不死杀了我的目光全都我而来,真是男颜祸水。”

    “长得好又不是我的错,再说,眼睛生在别人的脸上,我总不能让他们别看吧?”凤眸半眯的扫了周围的男女一眼,看着身边的唐心,唇角微扬,伸手搂住了她的腰:“既然他们那么喜欢看,那我们就亲密一点,让他们看吧!”

    腰间突然多出来的手让她一怔,见那些女子既羡慕又妒忌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她用手肘撞了撞他:“放手!大街小巷的你干什么呢!”

    “秀秀恩爱啊!我们是什么关系?又不怕被别人看。”他笑得像一只狡诈的狐狸,道:“如果你不喜欢的的脸被别人看,那么我戴上个面具如何?这样一来,别的女人就看不见了,这个主意可好?”

    唐心瞥了他一眼,懒得跟他多说,见前面不远处有一家符箓店,便道:“放手,我去那里看看。”

    沐宸风才一会没留神,她就像条泥鳅一样的从他的身边溜走,往那符箓店走去,他挑了挑眉,也跟着往前走。

    “姑娘,需要点什么随便看,我们这里卖的全是制作符箓的材料,价位有高有低,满足各个阶层的需要。”掌柜笑脸满面的介绍着,刚说完,后面一个俊美如谪仙的男子也跟着进来,他连忙迎上去,却见他挥了挥手,道:“我跟着我娘子来的。”

    正看着东西的唐心听了这话,脚步一个踉跄,险些跌倒在地,无语的转过身看向那一脸邪魅的男子,对那怔愕着的掌柜道:“掌柜,那个疯子我不认识,你别理会他,过来帮我把这些清算一下。”

    “娘子,为夫知道错了,我就原谅为夫吧!”沐宸风走上前,轻拉了拉她白色的衣袖,一副认错的模样站在她的身边。

    掌柜的以为是两小夫妻闹别扭,虽然男的俊美得过份,女的平凡得出奇,但俗话说得好,鱼头配鱼尾,哪有两人都是绝色的?兴许那位女子其貌不扬,但别的地方却很出众,要不然又怎么能令这样俊美如谪仙的男子倾心于她呢?

    当下,他笑呵呵的走上前,道:“夫妻俩闹别扭是常有的事,不是说床头吵架床尾和吗?这位夫人,难得这位公子都认错了,你就原谅他吧!”

    “嗯,掌柜说得有理。”沐宸风笑眯了眼,一副春风得意的面容看着那无语的唐心。

    “掌柜的,我要这些东西,你算一下多少金币。”她把所需要的东西都放在柜台上,让他清点价钱。

    “娘子,为夫来付就好了。”他走上前笑说着。

    唐心瞥了他一眼:“我自己有钱。”

    “我的钱还不都是你的钱,你的钱就就留着,花我的就好。”他上前递出一张晶卡:“掌柜,结账。”

    “好好好,这位公子真疼你家娘子,这位夫人好福气呐!”

    最后,唐心一枚金币也没花的将东西全收起来,往外就走。花他的就花他的吧!有人跟在后面付钱,这便宜,不占白不占。

    出了外面,不知从哪来的肉包香味传来,她闻了闻,眼睛一亮,见不远处有一家包子店,那好几层的大蒸笼放在门口处,一边在吆喝着:“热腾腾香喷喷的大肉包哟!”

    当下没犹豫的她就迈步走了过去,而在她后面,沐宸风才走出符箓店,便听一道喝声传来:“捉住他!所他给我带回去!”凤眸微抬,瞥了那声音的方向一眼,一名妖艳的女子一双淫邪的目光紧盯着他,身边的几名大汉窜上来,那架势,让他凤眸一眯,本想抬袖甩开他们,不过……

    凤眸瞥见那没良心的女人正盯着那热腾腾的肉包子,全然忘了他这个‘夫君’,甚至不知他这个‘夫君’就要被人抢走,黑瞳中邪魅的暗光掠过,唇角勾起一抺不易察觉的弧度,扫了那些扑过来的汉子一眼,身影一旋,当下一副惊慌的模样,快步往唐心所在的方向跑去。

    “娘子救命!”

    正拿到肉包子的唐心满心欢喜的闻了闻,才一转身,一抺白色的身影咻的一声跑了过来,一溜烟的躲到她的身后,只听那惊慌的声音带着几分的无措传入她的耳中,让她老半天没反应过来。

    “娘子,他们要捉为夫……”

    沐宸风躲在她的身后,凤眸中尽是掩不住的笑意,却用着惊慌的语气推着她上前:“快,快挡住他们。”

    唐心眨了眨眼睛,回过神来,见不远处一名妖艳的性感女子正用着一副淫邪的目光看着她身后的某人,女子身上只穿着一小件抺胸,胸前波涛呼而欲出,露着平扁的肚皮,系着一窜的铃铛,身上披着一件薄薄的纱衣,下身只穿着条只包到臀部的短裤,纤长雪白的双腿在那纱衣之下,若隐若现,很是惹火。

    “你艳福不浅,这么个大美人,你不要?”她半回过头笑盈盈的说着,同时侧过身子一手想将他推上前:“去吧!送上门的美女你怎么忍心就这么拒绝了?”这家伙,果然是男颜祸水,才进城就引来一彪悍色女当街抢掠。

    “除了娘子,再美的女人在我眼里都跟母猪一样,那女人怎么能跟娘子相比?娘子,你可要护着为夫,别把为夫往火坑里推。”他双手紧扣着她的腰,她一移,他也跟着移,就是躲在她的后面不出来。

    周围的人看到这模样,一阵愕然之后个个面色古怪,看他一副飘逸绝尘的谪仙模样,怎么就这么胆小?还躲女人后面了?原先他们都还想着,这么出众的一名男子身边怎么跟了那么平凡的一名女子?原来,这男子中看不中用啊?

    “你就装吧!我才懒得理你。”她往一边走去,拿出刚买的肉包子就打算咬一口,谁知,还没咬上肉包子,手中拿着的和怀里揣着的全让人给踢掉了。

    她面色瞬间沉了下来,看着那白白胖胖皮薄馅多的肉包子在地上滚了几圈,然后被那几双大脚踩上,她眸光微闪,眼中冷意掠过,抬眸瞥了那几名一脸得意的汉子一眼,忽而勾起了唇角,低低的笑了。

    “胆子不小。”

    带笑的声音才一落下,只见她突然身形一闪,抬脚猛然一踹,一抬狠狠的由下往上踢起,正中一人的下巴,只听那人惨叫一声,整个人往地上滚了过去,一口血牙吐了满地。

    看到这一幕,周围的人不由倒抽了一口气,好彪悍的女子!刚才见她安安静静的没有什么杀伤力,谁知这一出脚就将那人满嘴的牙都给踹了,那速度之快,真叫人惊愕不已。

    “啊!噗!”

    “砰砰!”

    另外的两名汉子一样被唐心踢倒在地,看着那三个在地上哀嚎着的汉子,她走了过去,蹲下,捡起地上被他们踩扁流出肉汁的包子,一脚抬起踩上汉子的肚子,汉子惨叫一声,嘴巴才一张开,那被踩扁的肉包子便塞进了他的嘴里,堵住了他的惨叫声。

    倒在不远处的两名汉子一见,吓得连滚带爬的离开,而这时,那名妖艳的女子眯了眯眼,缓步走了过来,双手环着胸,微抬着下巴一脸倨傲的睨着一袭白衣的唐心。

    “丑八怪,把你身后的男人交出来,本小姐就不与你计较,否则,让你走不出这楚城!”

    唐心挑了挑眉,她本来还真不打算管身后家伙惹的这些烂桃花的,不过,这女人实在可恶,挡道不说,不长得十分碍眼,此时她肚子空空是也,肉包子没咬上一口,脾气也跟着上来了。

    “我的男人,谁敢抢?”

    她一把勾住身后男人结实的腰,一副女王模样的微仰起下巴:“告诉我,对面的女人丑吗?”

    因她的话而欢得不已的某人一脸讨好的笑:“娘子,对面没有女人,只看到一头发情期的母猪。”她的男人,谁敢抢?呵呵,这话他喜欢。

    “嗯,很好。”她满意的勾起唇角,看着那妖艳的女人气得浑身发抖:“这头母猪,如果你发情,可以去猪圈里找公猪解决,别在这大街上乱动色心逢人就想上,要知道,母猪是不能跟人乱来的,懂么?”

    周围看热闹的人听了这话,下巴险些惊掉到地上,这、这话也太、太那个了……

    不约而同的朝那妖艳的女子看去,见她拳头紧拧气得浑身在颤抖,众人不由往后退了一步,这女子是这楚城城主的妹妹,这城中哪个不知她好色成性?经常在大街上看到模样较好的男子就往回捉,有的男子见她性感妖艳只觉是是一场艳福,心甘被养在她的府中,有的不从的则被她强上后活活打死,荒淫无度却无人敢管,今天,那对外地来的小夫妻碰上了她,估计也只有倒霉的份了。

    “你竟然敢那样说我?你、你找死!”她双手紧拧,全身的灵力迸射而出,一手从空间戒指中拂过,取过了一条鞭子握于手中,阴狠愤怒的目光紧盯着唐心,下一刻,身影一旋,倾身而上,手中的鞭子咻的一声狠狠的朝唐心抽去。

    “给我到一边去。”

    唐心推开了想要上前的沐宸风,冷冷的笑着:“这女人,就欠抽!”声音一落,白色的身影一闪,飞身掠出来到了那名妖艳女子的身后,抬脚一踢正中她的腰,她整个人往前扑去险险的稳住了身体没摔在地上。

    而沐宸风听了唐心的话,笑了笑,退到了一旁看着。以唐心的身手,那个女人根本不是她的对手,他不用担心,瞥见那包子店的老板也怔怔的看着,他走了过去,道:“给我来十个肉包子。”等过会她收拾了那女人后,正好可以吃到热腾腾的包子。

    那包子店的老板没想到他现在还有心情买包子,怔了怔,面色古怪的看着他道:“你不担心你家娘子不是那楚小姐的对手?那楚小姐可是很厉害的,你还是快点带你娘子离开吧!要不然晚了楚城主来了,你们就走不了了。”老板毕竟好心,看到他们这对小夫妻又是外地人不知道这城中的事情,只好压低着声音提醒着。

    “呵呵……”沐宸风一笑,道:“不用担心,我家娘子很厉害的,她一个能打十个,惹到了她,谁都占不到便宜。”

    那包子店的老板将信将疑的看了那在不远处打斗的两名女子,一边装了十二个包子递给他:“来,拿好,我这是十几年的包子店了,见你家娘子也喜欢,多送了你们两个,若你们真的没事,吃完包子就赶紧出城去吧!”

    “多谢老板。”他拿出几枚金币放在他的桌边。

    哪知,那包子店的老板一见那几枚金币,错愕的怔了怔,连连道:“不、不用这么多,这包子不值钱,也就一些碎银子就够了,这些金币,就是我这店一个月都没赚这么多……”

    “没关系,收着吧!我们不缺这几个钱。”

    他接过包子,拿出一个闻了闻,很香的味道,看着这肉包子,他不禁想起了当年与她的第一次相遇,似乎,她就是为了买肉包子没钱抱上了他的大腿,想到这,唇角轻扬,心情很是愉悦在那包子店门口摆放的桌边坐下,举止优雅的吃着肉包子,一边看着前面唐心在教训那女人。

    “咻!”

    一道破空之气传出,只见,唐心夺过了那妖艳女子手中鞭子,咻的一声一抽,一卷,女子身上的薄纱破裂,雪白的肌肤上蹭的一声浮现一条触目惊心的鞭痕,痛得她尖叫一声。

    “啊!我杀了你!”

    妖艳的女子根本不是唐心的对手,鞭子又被唐心夺了去,她冷冷的笑着,手中鞭子一抽,啪的一声抽落在女子的身上,鞭子在收回时卷过了女子的头发,一扯,便散了下来,看着那妖艳的女子披头散发左躲右闪的狼狈模样,唐心冷笑着:“你不是很厉害吗?怎么这就不行了?”

    “咻!”

    “啊!我的脸……我的脸……”

    当鞭子抽过那妖艳女子的脸,那女子尖叫的声音中透着惊慌,女子最为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容貌了,若是被毁了,那……

    “哼!不堪一击!”

    唐心无趣的将鞭子甩落在一旁,拍了拍身转过身,这一看,嘴角不由一抽,清眸也跃上了火焰,这家伙,她在教训那女人,他却舒服的坐在那里吃包子!

    “娘子,来,热腾腾的包子,你尝尝,这味道真香。”一见她清眸冒火,沐宸风连忙拿着还冒着热烟的肉包子上前来,讨好的看着她:“娘子,你一定肚子饿了是不是?来,坐这里歇会,我给你倒杯茶。”

    唐心拿过他手中的那一袋包子,哼了一声,转身就往前走去,沐宸风见了,在后面追着:“娘子等等我……”

    而那被唐心抽得一身是伤连带毁了容的妖艳女子,颤抖的抚着自己的脸,抬起头盯着两人离去的方面,那目光,如同一条毒蛇一般,令人心惊。

    “小妹!这、这是怎么回事?是谁将你打成这样的?”急步而来的中年男子看着浑身是伤连脸也毁了的妹妹,又惊又怒,在这楚城之内,竟然有人敢将他妹妹伤成这样,好!很好!这摆明了就是跟他楚元过不去!

    “那个女人!大哥,你要为我报仇!要杀了那个女人!不,我要剥了她的皮,放干她的血!再把她丢进蛇窑里面去!”她歇斯底里的喊着,神情狠厉而疯狂,她的话,也吓到了周围的众人,一个个惊悚的往后退着,不敢去看她那歹毒阴狠的神色。

    “女人?是一个女人将你伤成这样?是什么样的女人?我去把她捉回来!”楚元目光狠辣,兄妹两人都不是什么好货色,然而,因楚元是一名筑基修士的原因,再加上他小有势力,在打败了这城中原来的城主后,自己当上了这城主,顺便将这百家城改成了楚城。

    而此时,唐心和沐宸风正在一处小茶摊边喝着茶,休息着,沐宸风从刚才到现在唇边一直带着掩不住的笑,那凤眸中更是如此,两人对坐着,他就这样一直直勾勾的盯着她瞧着,一副傻乐的模样,看得让唐心纳闷不已。

    “你又抽什么风了?不喝茶?”被他这样盯着,她浑身也跟着不自在起来。

    凤眸眯了眯,笑意掩不住的倾泻而出,只见他,一脸甜蜜的看着她,磁性的声音带着笑意道:“你刚才亲口承认了,我是你的男人。”

    “什么时候?有吗?”

    “有,耍赖没用的,我都已经听到了,而且,不止我听到了,连那周围的人也听到了。”

    “哦,那话你不要当真,我是拿你来气那女人的。”他喝着茶说着,全然不在意自己是否真的说过样的话。

    他笑得开心,道:“你放心,我会永远记着的,不会忘记的,这可是你对我的许诺,这么重要的话,我会用一生去珍藏。”说出口的话想收回?呵呵,没门!

    唐心嘴角微抽,瞥了他一眼,正要开口,谁知耳边却传来了先前那妖艳女子狠辣而歹毒的声音。

    “就是她!大哥!就是那个白衣女子!你一定要帮我出这口气!我要让她生不如死才能解气!”

    好端端的两人世界被破坏了,沐宸风眯了眯眼,黑瞳中掠过一丝寒光,朝那声音之源扫了过去。只见,先前那名妖艳的女子带着一名中年男子急步而来,身后还跟着数十名护卫,个个气势汹汹,杀气腾腾,而那名佣中年男子更是还没走近,手中迅速聚起一股灵气,呼的一声,一团火就朝他们两人烧来。

    见此,凤眸中杀意一现,白色的身影一闪,掠过桌子搂起唐心的腰迅速避开,两人的身影飞转了几圈后稳稳的落于地面,白衣飘飘,风姿绰然,尤其是沐宸风那一脸俊美如谪仙般的容颜,以及尊贵清华的气质,真真令周围无论男女老少皆看呆了眼,久久无法回神……

    那名被唐心抽得一身是鞭子痕的妖艳女子见了,此时目光中又浮现了那种发现猎物般的神色,如此男子,她怎么能错过?当下,她握住了她大哥的手如中色中饿鬼一般急切的道:“大哥,那个男人,我要那个男人,你要帮我把他抢回去!”

    楚元盯着那两人,同样的一袭白衣,同样的绝代风华,不一样的只是,那男子拥有仙容天姿,而那女子却平平无奇,男子那样的容貌,就是他走遍大江南北也不曾见过谁能与他相比,难怪他小妹会看上了他,不惜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都要将他带回。阴狠的目光半眯着,如同一匹凶残的恶狼般盯着前面的两人,两人看起来,只有炼气期的实力,如果真是那样,那么就好办了。

    “你们是乖乖跟我们走,还是想要让我动手?”楚元负手身后,挺着胸膛,仰起下巴,睨着他们两人。

    “娘子,怎么办?”沐宸风看向唐心,一副全听她的的模样。

    “手放开。”她拍掉那搂在她腰间的手,没好气的道:“一找着机会就趁机占我便宜,你就不能正经一点?”

    沐宸风笑了笑,收回了手:“娘子,我一向都很正经,就算是不正经,那也只是对你而已。”

    看着那两人旁若无人的在大街上打情骂俏,周围的百姓看得目瞪口呆,而那楚元兄妹却是看得脸色阴沉气愤不已,从来都没有人敢这样的无视他们,不将他们放在眼里!这两人,当真可恶!

    “来人!把他们给我捉起来!”怒喝声一出,那二十几名护卫迅速上前,将两人包围起来。

    而在这时,正有一队十二人的佣兵进城,他们个个虎腰熊背,气势凛冽,十二人为一支佣兵围的无论在哪个地方都是少之又少的,随便一个佣兵团,少说也是三五十人,只有这样,才能确保任务的顺利,以及作战时的优势,而十二人就组成一个佣兵团的,不是没有,除非是,他们的实力很是强大,就像,那用了三年时间,令大陆众人闻风丧但的十二龙骑!

    十二龙骑,没人知道他们来自于哪里,只知道,名声响起时是在三年前,传闻,这十二人个个凶猛冷冽,传闻,这十二人个个是条硬汉,传闻,这十二人都已经到了筑基修士,传闻,这十二人从不认主!

    十二名筑基的高手组成的一支队伍,精通作战之术,合作无间,势如猛龙厉不可挡!这样的队伍是任何一个家族,任何一位强者都想拥有的,然,他们却个个心比天高,冷傲刚强,不惧强势从不屈服于任何一势力!也正因如此,他们得罪了不少的家族与势力,有不少的人出以高价,要买下他们将他们收为奴隶。

    当他们十二人整齐而规律的走在大街上时,百姓们一个个好奇的观望着,只因他们步伐整齐,面容冷冽,气势摄人,这样的佣兵,在楚城中是从未见过的。

    来到城中,走过大街时,龙一瞥见前面围满了看热闹的人,只是冷冷的扫了一眼,便移开,带着他们兄弟们继续往前走去,当经过那里时,却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

    “就这么几个人就想捉我?也太不自量力了。”唐心漫不经心的声音传出,瞥了那些护卫一眼,全然不将他们放在眼底。

    龙一听着这声音,他脚步一顿,朝那人群中看去,隐隐看见那被护卫围起来的一名白衣女子,虽然被前面的人挡着没能看清她的面容,但是这声音,他记得。

    “龙一,怎么了?”后面的龙三问着,不解他怎么就停下来了。

    “还记得那一次救了我们的那位姑娘吗?”

    龙三一怔,应道:“记得。”

    “她就在那里。”目光透过人群看去,落在那一抺白衣的身上,当下,他低喝一声:“让开!”声音一落,前面围着的百姓一惊,纷纷让出一条道来。

    龙一往前走去,身后的十一人也跟着往前走去,那名救了他们的女子吗?虽然时隔已经几个月之久,但他们至今仍无法忘记,那个女子如惊鸿一般的身姿以及那漂亮的身手,只是没想到,隔了这么久,还会再见到她。

    “嗯?”

    唐心挑起了眉头,看着那走上前来的十二名男子,这不是那十二名挨鞭子的男子吗?竟然会在这里遇见,当真奇怪。

    “你们是什么人!”

    楚元见那十二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过来,大手一提,将那围成一圈的护卫丢开了几个,带着凛冽气息的目光朝他扫了过来,那目光,竟然让他不由的心头一滞,半句话也不敢再说。

    沐宸风扫了那十二名男子一眼,又看了看身边的唐心:“认识的?”这女人,怎么到底有认识的人?这十二人又是什么人?气势凛冽,一点也不逊色于她以前的那八煞。

    “算不上认识。”

    她的话才一落下,就见那十二人迈步上前,来到她的面前抱手一拳:“龙骑十二人,见过姑娘。”

    “天啊!龙骑!他们是龙骑!”

    “那是虎啸大陆最厉害的佣兵!也是最少的佣兵的!”

    “龙骑怎么会对那个女子那样恭敬?他们是什么关系?那个女的又是什么人?”

    相对地周围百姓们的激动与震惊,唐心却显得很是平静,她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道:“不必多礼。”目光从他们的身上移开,落在了那一脸呆滞的楚元身上,似笑非笑。

    “龙、龙骑?”他腿一软,一脸惊惧的咽了咽口水,看了看唐心,又看了看那十二名龙骑,突然间,他只想溜……

    顺着唐心的目光看去,龙一的视线落在那楚元的身上,问:“这几个人找姑娘的麻烦?如果姑娘不弃,我们帮姑娘解决了。”她对他们有救命之恩,若能帮到她,他们也甚是欢喜。

    唐心唇角一勾:“好。”

    闻言,龙一转过身,瞥了那些人一眼,冷声下令:“杀了!”冷酷而无情的声音一出,惊了周围的百姓,更让那楚元兄妹心头大惊,慌乱的就推开众人想要逃走,然而,他们的速度又岂能与龙骑相比,不过一眨眼的功夫,龙七咻的一声抽出腰间的长剑,只见凛冽的寒光闪过,剑气一出,一击必杀的将楚元劈成了两半,血腥的场面,让一众的百姓惊叫连连,全都迅速逃开了。

    “不、不要杀我……”

    那妖艳的女子见状腿一软,整个人跌坐于地上,然而,从不知怜香惜玉为何物的龙骑,眼睛也没眨一下,剑光掠过,一剑封喉!

    剩下的那些护卫,根本就不值一提,几个身影的掠动,那些护卫一个个的倒下,剑法凌厉快而狠,让一旁看着的唐心目光微闪,这些人的实力,确实不错,筑基期的实力,更拥有着精湛的剑法,龙骑十二人?很好。

    “我们走吧!”唐心对沐宸风说着,迈步便往前走去,准备找个地方落脚,休息一天明日再走,虽然她是去炼丹师公会考核徽章,不过,却不急,可以慢慢来。

    “嗯。”沐宸风微微一笑,迈前一步与她并肩而走,牵起了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中,唇边一直挂着笑意。

    低头一瞥,她甩了甩手:“放开。”

    “不放。”

    “放开!”

    “不放。”

    解决了那些人的龙骑见他们两人边走边甩着手,一人说放一人说不放,不由怔了怔,相视一眼,当下也快步跟上。

    在这世界,强者为尊,杀了人,没有皇法可以管制,只要你是强者,取人性命也不会有人敢多说一句,正是因为如此,世人都宗崇强者,以强者为尊。

    来到一客栈,唐心唤道:“掌柜,给我们两间房。”

    “一间就够了。”沐宸风笑说着,不紧不慢,却足以气死人。

    “两间!”她气得牙狠狠,回头瞪了他一眼。

    “一间。”他依旧微笑,一副谪仙的模样,飘逸绝尘,看得那掌柜错愕的一双眼睛直在两人身上打转着。

    “我说了两间!”遇上他这无赖,她的好脾气都没磨没了。

    沐宸风一笑,伸手改为搂住了她的腰,对那掌柜道:“掌柜,就一间,我家娘子在闹脾气呢!”

    “你!”唐心快气炸,这混球,专门生来克她的吗?

    “娘子,你就消消气,顶多,晚上为夫好好服侍你,就当向你赔罪,可好?”他笑得像只狡诈的狐狸,偏偏却又顶着一副谪仙般的面容,连那掌柜见了,都帮着说情。

    “这位夫人呐,既然你家夫君都这样说了,你就别再生他的气了,这样吧!你们先楼上用餐,我让小二给你们准备房间,让你们夫妻晚上住得舒服开心,呵呵……”掌柜说着,招手唤来了小二:“小二,带两位客人上楼。”

    而此时,在门外站了一会的龙骑十二人看了看他们两人,龙七问:“他们真的是夫妻?”

    “看样子好像是,又好像不是。”龙五说着,目光盯着两人。

    “我看着不太像,应该还不是夫妻。”龙二说着。

    “不是夫妻住一间?那姑娘岂不是很危险?”龙十挑了挑眉,看向他们。

    “我看那男的一路总占姑娘的便宜,不是好货。”龙三说着。

    龙十二端着下巴,道:“姑娘跟他在一起会吃亏。”

    “要不我们去把姑娘带下来?”

    “好主意!”

    ------题外话------

    亲爱滴们,小沐子是不是黑得好有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