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5 触逆鳞!死!

    她的话一出,众人不禁讶然,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落在了那名清瘦的男子身上,宽大的衣袍,普通的面容,一个普普通通的外门弟子,如果不是她开口唤住了他,如果不是她的清眸落在他的身上,估计,没人会去注意他。殢殩獍晓

    因她的话,台上,门主以及众位峰主的目光也都落在施云的身上,有着一丝的诧异,这个外门弟子难道有什么过人之处?竟能得她另眼相看?

    施云听见她的话,微怔,继而在众人的惊讶的目光中走上前,来到她的面前:“唐唐,何事?”

    “管事师兄,这是给你的。”唐心拿出一颗上颗的筑基丹装进小瓶中,递上前给他。

    “这……”

    施云错愕的看着她,这可是筑基丹,她竟然要给他?不用朝周围看去,也知此时众人羡慕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他看着面前笑意盈然的女子,心头划过一丝感动,伸手接过。

    “谢谢。”

    唐心只是一笑,回身对门主道:“门主,这是云峰的外门管事师兄,施云,如果可以,还请门主重点栽培,管事师兄将来必定能在众多弟子中脱颖而出。”

    听了她的话,施云心头暖洋洋的,她在为他铺路,为他的将来铺路,她特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送给他筑基丹,又让门主重点栽培他,就算不为别的,只因为她的话,门主也一定会听从,毕竟,她,将是一名出色的炼丹师,任何一个仙门都求之不得的出色炼丹师。

    台上台下的众人听了她的话,一个个再度的打量着施云,如今他的修为并不高,但,若是有唐心时不时的炼制一些可以提升实力的丹药给他,他的成就,自然比别人要高。

    宫翊目光微闪,施云?这个施云竟然能得她这样相待?

    斜倚在树上的沐宸风睨了底下的人一眼,把玩着手中的叶子,瞥了施云一眼,又将目光落在那一袭白衣的唐心身上,那施云是什么人?她怎么这么热心?

    “好。”门主点了点头应允着,对施云道:“既然唐唐如此看重你,那么,你明日就到我那里来,以后由我亲自指点你的修炼。”说着,又看向唐心笑问:“这样可好?”

    “有门主亲自教授,自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她笑说着,看向施云。

    而施云眼中浮现一丝惊喜,看到唐心的目光后,连忙回过神来,拱手向门主行了一礼:“弟子多谢门主栽培之恩。”

    “嗯。”门主点了点头,看向唐心。

    这时,唐心将剩下的筑基丹递上前,交给她师傅:“师傅,剩下的这些筑基丹都随你安排。”

    云峰主一怔,道:“这是你炼制的,怎么能都给我?而且筑基丹的药材全都很贵重,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唐心一笑,道:“不过就是区区十几颗筑基丹罢了,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再炼制不就有了?师傅就收下吧!若是觉得门下弟子哪个可以栽培,或者哪个深得师傅的心,师傅大可将这些筑基丹送出。”

    闻言,周围的众人不由倒抽了一口气,这、这也太大方了吧?竟然将十几颗筑期丹都送出去了?那随便一颗放在外面都是价值连城的上品丹药,而她,竟然说得这般的云淡风轻,不过想来,她能炼制出这十八颗筑基丹,难保将来不能炼制出更多,学了几个月的炼丹术就有如此成就,真的让人既羡慕又眼红。

    “好,既然这样,那我就收下了。”云峰主欣慰的说着,将她递上前来的筑基丹收了起来。

    经今日的一场比试,南仙门中,无人不识唐唐,随着比试的结束后散开,众人口中议论最多的,还是唐唐,说着她怎么样从一名外门弟子成为了云峰主的直属弟子,又是怎么样从一个没炼过丹的外门汉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里成为了出色的炼丹师。

    回到自己地盘的唐心正在休息着,炼丹也是很累人的,而且消耗的灵力也大,炼制出了那些筑基丹,她的体力也有些吃不消,有不少的弟子跟着她回来,不过,却全在她师傅的勒令下,不得靠近她所在的地方,也因此才有了这一刻的宁静。

    只是,在屋子里喝着水的唐心回来后却是寻不到沐宸风的人,不禁暗想着,他去哪了?怎么没见着?走到窗口处朝外面看了看,突然间,一个邪魅的声音带着笑意的从她身后冒了出来。

    “在找我?”

    冷不防的被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她本能的转身看去,谁知却正好撞上了他的下巴,鼻子一酸,不由轻皱起来,抬眸瞥了面前的人一眼,没好气的道:“一声不响的就出现,不知道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吗?”

    “呵呵……撞疼了?”他一手环过她的腰,将她搂进自己的怀中,谁知怀中的女人跟只小野猫似的,抬脚就往他的脚上踩,双手一顶,就要退出他的怀里。

    “乖,不要闹,你今天也累了,我们去休息一下吧!”他笑得像只偷腥的猫,任由她怎么动,他就是不放开她,反而低低的在她的耳边说了一声,趁着她怔愕的瞬间,突然拦腰将她抱起。

    “啊!你干什么!”唐心惊呼出声,整个人被他抱了起来,连忙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这才稳住了身体,只是,她的手才环上他的脖子,却又听到那让她气得牙痒痒的声音传来。

    “嗯,会主动了,不错。”

    沐宸风勾唇邪邪一笑,看着那在他怀中神情别扭的女子,唇角的笑延伸至眼底,带着磁性的低低愉悦笑声从他的胸膛传出,传入唐心的耳中,莫名的让她心头狂跳起来,脸色也渐渐的泛上一抺红晕,眼中划过一抺紧张的神色。

    这样的心境与感觉,是以前帝殇陌所不曾带给她的,她以前跟帝殇陌在一起,心境平淡,就算有涟漪也只是浅浅的一圈,不曾有过紧张与羞涩之色,可面对他,却让她变得不再像自己,这样的她是她所陌生的,但却也让她更清楚的知道,沐宸风在她的心里一直都是一个不一样的存在。

    思绪间,她已经被他轻放在床上,他的动作很轻,像是呵护着一件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却又带着温柔,让她不知不觉的迷失着,就那样怔怔的看着近在眼前的他,环在他脖子处的双手也忘了收回,直到,他取笑的声音再度传来。

    “怎么?不舍得放手了?那我们就这样睡吧!”

    凤眸中闪动着勾人魅惑的光芒,那样一双电力十足的黑瞳蕴含着温柔与柔情的对上她的清眸,她从来不知道,他竟然也能有这样勾人魅惑的神色,现在的他,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妖孽!不,比妖孽还要妖孽的妖孽,一个稍有不慎就会为他的魅力而迷失的性感妖孽。

    邪魅与圣洁的合体,浑身弥漫着独特的男性魅力,尊贵与清华的气息,诡异却又散发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让人觉得危险的同时,却又想要去靠近。

    她真好奇,他是怎么会变成这样的?谁把他调教成这样的?这到底是怎么调教出来的?

    “唐唐,看你这神色,莫非是垂涎我的美色已久?”

    他挑着眉,凤眸流光闪动,性感的唇角微扬,近距离的看着就在他怀里的她,虽然现在看着的是她易了容的模样,但他的目光却是落在她这张平凡的脸上,想着那张令人惊艳的容颜,如今没有现出真容的她都引来了魔修的注意,若是现出了真容,那他的情敌不是越来越多?

    唐心嘴角一抽,放开了环着他脖子的手:“见过自恋的,没见过你这么自恋的。”

    “别不承认了,你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既然对我有感觉,那就不要掩饰,你想怎么样?我都随你,可好?”低沉的声音带着性感的磁性,十分的悦耳,他特意的靠近她的耳边,将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后,满意的看着她神色一僵,继而神态慵懒的在床上侧身躺下,一手托着头,轻扯开了胸前的衣襟,露出了结实而性感的胸膛,一脸魅惑之色的看着她,眼神勾人而魅惑,活脱脱的一个勾人的妖精。

    原来,捉弄人是这么有趣的,尤其是捉弄她,更是让人乐此不疲。

    唐心看着他一副风骚的模样,不禁想起了以前那个冷傲不言苟笑的沐宸风,再看看现在的他,额间划过几条黑线,除了这副皮囊,他是徹头徹尾的换了一个人,不,应该是说,他是懂得了运用他本身的魅力,将他那一身性感的男性魅力尽数的展现出来……勾引女人……

    “下去。”她翻了翻白眼,很是无语,这斯真是变了,难怪第一眼时她怀疑他不是他,诡异得要死。

    “下去?你想在上面?”他戏谑的笑着,凤眸微眯,神色微暗,勾了勾唇角,平躺着,笑道:“好了,你上去吧!”

    “砰!”

    唐心瞥了他一眼,冷不防的伸出一脚直接就将他给踹下床,看着那被她踹下的男子一脸愕然的抬起头看着她,她不禁心情飞扬,唇角也轻轻上扬着:“既然你这么喜欢睡,那就睡地上吧!”说着,自己平躺着一大张床,拉过被子就盖上,不再看他。

    沐宸风怔了怔,旋即一笑,摇了摇头一脸无奈的站了起来,伸手拂了拂衣身上白色的衣袍,看了把一张大床全占去的唐心一眼,眼底浮现一抺诡异的笑,他上前,大手将被子往她腋下塞,让她浑身上下都包在被子底下,只露出一个头来,自己翻身上床,大手一搂,双脚一夹,将她紧紧的连同被子一起抱在怀里。

    “好了,就这样睡吧!”他满意的看着被他包成人肉卷的她,无视她的瞪眼,自顾自的闭上了双眼,将下巴抵在她的额头处,一手还在她身上轻拍着,像在哄小孩入睡一般的说着:“乖,睡觉。”

    唐心瞪着眼,挣扎着,却被他夹得紧而动弹不了,看着他闭着眼睛不再看她,却搂得紧紧,试了几下终是气馁,无奈的暗叹一声,这家伙,存心跟她过不去!

    今天因炼丹实在是有些累了,渐渐的,也沉沉了睡了过去,而在她的呼吸均匀的时候,那原本闭着眼睛睡着的沐宸风却是睁开了眼睛,凤眸中浮现着一丝笑意,看着在他的怀里沉沉睡去的唐心,抱着她,就仿佛抱着整个世界一般。

    见她包着被子额头渗出了汗水,他便轻手轻脚的将被子移开,动作轻柔,伸出了手让她枕着,另一手环过她的腰,让她靠在他的怀里,这才心满意足的睡去。

    两人这一睡,就是到了夜色降临,睡梦中,唐心无意识的伸手抱住了身边的人,往那温暖的地方蹭了蹭,而那已经醒来的沐宸风则抿着上扬的唇看着怀中的她,俊美的脸上,邪魅的凤眸,尽是笑意。

    而唐心像是突然间觉得有什么不对似的,闻着那男子的气味,猛然睁开眼睛,谁知,映入眼前的竟然是一个半敞开着的结实胸膛,白色的衣袍与那胸前肤色形成了鲜明的比例,真真引人犯罪……

    看到这,她嘴角一抽,抬眸往上看去,正好看到他那戏谑而又魅惑和笑,正打算撑起身子离开,谁知他那带着几分抱怨的声音就在这时传出。

    “唐唐,你就连睡觉都不安份,又摸又亲的往我怀里蹭,我推开了你又蹭过来,真叫我好生为难。”

    听了他的话,她的手一软,冷不防的整个人就往前扑了过去,好死不死的,撞上了他的胸前,因错愕而微张着的嘴就那样咬上了……

    沐宸风浑身一个激灵,身体本能的起了反应,在那一瞬间,浑身也变得僵硬,愕然的看着那正趴在他胸前的女子,她水润而柔软的粉唇,她长而卷轻轻颤动着的睫毛,因怔愕而僵硬着身体,以及那同样溢满错愕的清眸,看得他的心也猛跳起来。

    被那老头整得对七情六欲都没有什么念想的他,竟然只是被她这样撞了一下就起了反应……

    压下心头的涟漪,他凤眸轻颤,声音低沉而暗哑:“唐唐,你是故意的,这一回,你不负责都不行了。”

    “呸呸呸!”

    唐心猛然惊醒,拉过他的衣袍擦了擦嘴,清眸瞪着他喝道:“你多久没沐浴了?一身臭味熏死人了!”心,却扑通扑通的跳着,脸上也泛起一抺可疑的红晕,为免被他发现,她迅速的跃下床,远离那危险人物。

    太危险了!

    跟他靠太近绝对会出问题!她以后得防着他点,这混蛋,分明就是跑出来整她的!

    沐宸风一怔,拉过身上的衣袍闻了闻:“臭吗?”再抬眸看去时,她却已经往外面跑去。

    “呼!这混球,到底这两年是怎么过来的?怎么就变成了那副、那副模样了?”

    屋外草地上,唐心轻呼出一口气,一边拍了拍胸口,平稳下心头乱吵的节奏,脸上只觉火辣辣的一片,回头看去,见原本没点灯的屋子点上了灯,照亮了整间屋子,而那一袭白衣模样犹如谪仙圣洁无暇,实则腹黑狡诈诡异邪魅的混球正倚在门口处看着她。

    一见到他脸上那抺笑,她不由打了个冷颤,这家伙,好危险!

    “唐唐,我饿了。”

    某人倚着门,那张俊美如谪仙的面容此时一脸的无辜神色,凤眸中满是无害的表情,正看着那独自一人站在不远处草地上的白衣女子。

    “自己找吃的去!”

    “好。”

    他还真听话的应了一声,正当唐心挑着眉想着他怎么会这么听话时,却见他唤出了他的那头上古神兽火麒麟。

    “麒麟,去仙门里转几圈,找找东西回来给我们吃。”他倚着门吩咐着,火麒麟嗷嗷的低吼着,似乎很不满的模样,可被他的目光一扫,却不由垂下头,一副认命的模样就要往仙门中掠去。

    唐心实在忍不住的走了过来,喝住了那头火麒麟:“不准去!”

    “为什么?”某人一脸不解的看着她。

    “你这只可是上古神兽!让这么只火麒麟在南仙门里面找吃的?你是不是想把所有的人都引过来?还是想让人知道我这里多了个男人?”

    “是你让我自己去找的,那我只能让麒麟去找。”他摆了摆手,一副无辜的模样,睨了火麒麟一眼,又道:“我肚子饿了。”

    “你的修为到了那样的境界,不应该有辟谷丸的吗?不会吃辟谷丸啊!”

    “那玩意儿怎么能当饭吃?我从来都不吃。”他撇了撇嘴,一脸嫌弃的说着,忽的,眼睛一亮:“要不,你给我弄些吃的?”

    “想都别想!”

    闻言,他摸着下巴要想了想,凤眸半眯,看了看天色,此时天色才暗下来,当下,走上前,来到她的身边伸手搂住了她的腰:“那我们下山去吃,让麒麟带我们去,嗯,就这样决定了,可好?”大手环着她的腰,明显的能感觉到她的僵硬,唇角不由轻扬,看来,他得让她习惯他的碰触,这才是好事。

    “你别动手动脚的,放开!”伸手拍掉他的手,谁知下一刻,他拦腰一抱就将她抱了起来:“麒麟!走!”声音一落,抱着她跃上了麒麟的背,他坐在后面,而她,就坐在前面,倚着他的怀而坐。

    只是一瞬间,火麒麟便腾空而上,四脚冒着火焰的飞在夜空中往城中掠去,速度之快,让唐心根本来不及阻止。

    上古神兽火麒麟的飞行速度,快得跟闪电一般,不用半个时辰,两人便已经出现在城中,夜色下,大街上,热闹的声音弥漫在四周,路边的小摊,两旁的酒楼客栈,一间间的点亮了灯,照得灯火一片通明,游玩的人们在大街上走走停停,看着一些小玩意儿,直到,看到那两抺白色的身影出现时,惊艳的目光便紧随着两人。

    “快看!那个白衣男子长得真好,白衣翩翩,俊美如谪仙,莫非,他是那南仙门的弟子吗?”

    “只是旁边的那个女的也太一般了,那样出色的男子身边,怎么就带着那样平凡的一个女人?”

    “啊!我想起来了,那个女的是南仙门里的一名内门弟子!身手很是了得的,听说,好像还是一名丹徒来的。”

    大街上的行人低声议论着他们两人,唐心本来是自归自的走着的,不过手却一直被沐宸风强行的牵着,任她怎么甩都甩不掉。

    “去哪里吃?”他问着身边的她,俊美的脸上带着一抺笑意,只是此时唐心没有抬头,若是她抬头看向了他,一定会发现,那双凤眸中溢满了深情与宠溺。

    想着既然来了,那怎么也得找个地方吃点东西,眸光一转,看向了那前面的酒楼,一品香,唇角微扬,道:“前面的一品香吧!”说着,便率先迈步往前走去。

    “哟?是唐姑娘啊!怎么天音姑娘这么久没来了?”小二一见她。热情的迎了上来。

    唐心示意沐宸风松开手,这才在桌边坐下,见那柜台里面,竟然是那萧轩尔在收钱,听见了小二的问话,他的神色忽闪,正端着酒在喝的手微顿了一下,又继续着刚才的动作。

    见此,她的唇角微扬,看来,天音这些日子的努力没有白费,萧轩尔对她也并非全然无情,只不过,想要他承认他对天音的感情,估计还得一些时间。

    “是你想她了,还是你楼主想她了?”她笑问着,眸光扫向萧轩尔。

    “呵呵,都想,前段时间她几乎天天都来,现在突然少了她在这里,好像清冷了不少似的。”他回头看了萧轩尔一眼,压低声音道:“你看我家楼主最近都亲自出来前面帮忙了,我猜啊,他是在等天音姑娘。”

    闻言,唐心一笑:“天音估计得过段时间才能下山,最近她师傅让她加紧修炼,尽快突破,所以她下山的机会少了,不过你们这么想她,我回去后一定把你的这些话带给她,相信她听了一定很开心。”

    “呵呵,好,那我给你们两位上点酒菜?”说着,他这才看向了一袭白袍的沐宸风,不动声色的打量着。

    沐宸风一派淡定的坐着,任由他打量,也不开口点菜,只是凤眸朝那柜台处的萧轩尔扫了一眼,剑移开了目光。

    “嗯,好,你去吧!顺便给我们来壶一品香。”

    “好,马上就来。”小二满脸笑容的应了一声,便转身离开。

    待小二走后,沐宸我风挑着眉,看着她问:“你跟这里很熟?”

    “嗯,经常和天音来这里,如果说熟,还是天音与这里较熟。”她淡笑着,看着小二送上了一品香,他拿起酒,分别各倒了一杯放在两人的面前。

    “试试看。”她示意着,眸光落在他的身上。

    还没试喝,闻着那有些熟悉的酒香,他目光微闪:“神仙醉?”竟然是神仙醉,是这酒楼出的酒么?跟那个男人有关?朝萧轩尔看去,却见他卷起帘子就往后面走去。

    听见这三个字从他的口中说出,她不由露出一抺笑:“没错,就是神仙醉。”曾经,他拿给她喝过的酒,如今就摆放在她的眼前。

    沐宸风把玩着酒杯,轻抿了一口,依然是熟悉的味道,熟悉的记忆,却是在不同的地方再次喝到。

    “你是怎么活下来的?”她看着他,问出了心中想问很久的话题。

    闻言,沐宸风挑着眉瞥了她一眼,笑道:“你连我的裤子都撕了,不就是想看那个印记吗?少了那个印记,你怎么就知道是我了?”

    听到这话,她想起那一日二话不说的就上前撕了他的裤子一事,嘴角微抽搐了一下:“你要是早自己承认了,我又怎么会用那方法验证。”说起来,这都是他的不是,现在竟然还好意思说。

    “那结果呢?”

    “结果?印记没了,你却依旧是你。”她定定的看着他。

    他凤眸暗光微闪:“那印记是曾经我体内一颗珠子所引发的一个图案,以前身体冰冷,也是因为那颗珠子,当初无法逼出那颗珠子,我也没多少时日可活,不过后来,那颗珠子被沐天佑击碎了,我也隐入假死状态,被我师傅救去了修仙界,直到现在。”

    “那你的修为怎么会进阶这么快?你应该也是结丹期的修仙者吧?”

    “我是先天灵体,一日相当于别人的一年修炼。”他说着,看着她,道:“我曾回去龙腾大陆找你,不过没找到,但却找到了你的父母。”

    “什么?”

    她震惊的看着他,惊喜的问:“你找到我爹娘?他们在哪?现在还在龙腾大陆吗?那我胖子哥哥呢?”怎么可能?她的爹娘都还活着?

    “他们都还活着,不过你父亲受的伤较重,一直陷于昏迷,我把他们带到了修仙界安顿,至于你哥哥唐子浩,我则没有他的消息。”

    “他们、他们真的还活着?”唐心不可思议的呢喃着,不敢相信,她以为死了的人竟然还能活着,想到他说她爹爹昏迷,连忙问道:“那我爹爹怎么样?大夫都治不好吗?”

    “你不用担心,他现在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他主要就是内伤较重才会昏迷,我从炼丹师那里寻了颗上品的内丹给他服用,我离开时,他已经稍有知觉了,相信不用多久,他便可以恢复。”

    闻言,她心头一松,这才道:“那你带我去见他们吧!我想见一见他们才能放心。”

    凤眸睨了她一眼,端着茶抿了一口,目光看向了外面:“我觉得现在的你不能去见他们。”

    “为什么?”她怔愕的问着。

    “你太弱了,而且,那要取你性命的修仙者估计一直在找你,你不觉得,应该先提升自己的实力吗?”

    “那么,你原本不与我相认,就是因为这个?”这一点,她倒没想到,不过,他说的确实是事实,如果她把那修仙者引去了,那么他们又将置身于危险当中,而此时的她仍没有足够的能力能保护他们。

    听到这话,他回过头来,忽的勾唇一笑,邪魅的笑道:“那倒不是,我只不过是想看看你的反应,不过,你似乎对我心思不纯,借着查证这一理由对我上下其手。”

    “吃饱了撑着。”她无语透顶,睨了他一眼道:“以前的你像块冰,现在像个妖精,真不知你师傅是怎么将你教成这样的。”能这样徹底改变一个人的性格,她着实是佩服他。

    “那个老头疯疯颠颠的,等以后你见了他就知道了。”他说着,一边给她夹菜,一边说:“来,喝酒。”

    唐心挑了挑眉,瞥了面前又满上一杯的酒,目光微闪:“又想把我灌醉?”这家伙,不怀好意。

    “呵呵,哪里,我不过就试一下你的酒量,如果你真的喝醉了,没关系,我一定安全的将你送回去,或者,你想在这里留宿也可以。”凤眸中,笑意浮动,男子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魅惑之色令人不自觉的看痴了眼,他的一举一动间,自是有一股摄人的风华,似乎只要视线一落在他的身上就无法移开。

    “酒喝多了也是有免疫力的,难道你不知道吗?”她端起面前的酒,轻品慢尝着,心头很是放松,知道他还活着,也从他那里知道她爹娘都还在,这种失而复得所带来的心情是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她希望可以马上去到修仙界,去到她爹娘的身边,但她也知道,如果她太弱了,一样无法保护到他们。

    她不会再让悲剧发生,她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成为一名结丹修士,她要在最短的时间里强大起来,直到,足以保护她所想要保护的人!

    心下暗暗盘算着,如今她的炼丹术已经尽得她师傅的真传,甚至超越了她师傅,既然留在仙门中无法让她提升,那么接下来,她要下山前往炼丹公会考取徽章,同样寻找一些较于偏僻或者有用的丹药药方,于炼丹师而言,药方的珍贵不言而喻,药方记载着用药的顺序以及所需要的灵药年份,如果没有药方,那么就算是一名出色的炼丹师也无法炼制出丹药来。

    “我打算回去后跟我师傅说一声,然后下山去炼丹公会考核,拿到炼丹师的徽章。”她抬眸看了他一眼,道:“你要不就先回去吧!帮我照顾好我爹娘。”

    “你爹娘也就是我爹娘,这照顾的事哪用得着你交待,你说是不是?”他勾起一抺邪魅的笑:“再说,我们两人好不容易相遇,怎么可以不多处些日子?我已经决定了,最近都跟陪在你的身边,你说可好?”

    “不好!”

    她想也没想的便拒绝了,现在的他,可是妖孽中的妖精,危险得不得了,她跟他在一起?实力又比他弱,只有她被欺的份,她又不是脑袋逗秀了,怎么可带这么个危险人物在身边?

    “嗯?”他挑着眉:“你是担心,自己把持不住会对我伸出色爪?没关系的,我愿意让你色。”低低的笑声带着特有的磁性,声音不大,却偏偏让唐心听得清楚,尤其是那凤眸中的笑意涌动,以及那俊美的脸上那副无害的神色,让唐心看了气得牙痒痒。

    “说什么呢你!这可是酒楼!”她朝周围瞥去,果然,见到不少的那种古怪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这里的人多数修炼,就算他的声音再小,人家有意去听仍是会听得到的,瞧他们那目光,就好似她真的是一枚色女,专对美男下手似的。

    “都听你的,我们回去再说。”他低低的笑着,唇边尽是掩不住倾泻而出的笑意。

    而此时,酒楼的后院中,一名中年男子来到萧轩尔的身后,恭敬的单膝跪下:“少主子,家主让您速回。”

    “有没说什么事?”萧轩尔调着酒,头也没回的问着。

    “这……属下不知。”

    “那就回去问。”

    中年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道:“少主子,家主吩咐了,无论如何,您这一回都必需得回……啊!”他的话还没说完,正在调酒的萧轩尔手中的酒一泼,形成了一道混合着灵力的攻击朝他袭去,中年男子整个人摔出了几米之外。

    “我的话,没听见?”萧轩尔转过身来,低沉的声音带着一股不怒而威的气势,摄人的威压破身而出,直袭地上的那名中年男子。

    中年男子捂着血气翻腾的胸口,顾不得去拭嘴角的血迹,边滚带爬的跪在他的面前:“少主子,家主不让属下说出是什么事,属下只能说,事关重大,尤其是关系到少主子,请少主子务必回去!”

    闻言,萧轩尔皱起了眉头,迈步在院子里走着,看了看头顶上的的夜空,他瞥了那地上的中年男了一眼,迈步便走回了屋子里,关上了门。

    屋外院子,中年男子跪在地上不起,他的使命是让少主子回去,如果少主子不回去,他回去了也只有死路一条。

    与此同时,远在修仙界某座山峰之上的唐子浩坐在轮椅上,看着那天边的月色,心下却是思绪着,该如何去找到他妹妹?现在他在这山上修炼,双脚不能动弹,整天都坐在轮椅之上,别人付出一份努力,他就要付出十份努力,虽然实力迅速进阶,但他的内心却痛苦着,他想念他的家,想念他的家人,想念家里的每一个人。

    而他们,此时却不知都在哪里,若不是心中的信念支撑着他让他咬紧牙关挺下来,若不是他为了不让他妹妹失望,他绝对无法坚持下去。

    别人看着他残废的双腿,带着轻蔑与鄙夷,那目光,深深的剌痛了他的心,他曾也是一个四肢健全的人,而现在,却要永远的坐在这轮椅之上,无法再迈步行走……

    “哟!唐师弟,你怎么一个人在这看月色啊!”

    一道声音突然传来,唐子浩目光一闪,瞬间收起了全所有的情绪,推着轮倚回头看去,见三名男子迈步走来,而这三人,是同为仙门中人,却不是他师傅门下的弟子,但却一直对他诛多为难。

    瞥了几人一眼,他抿着唇,推着轮椅往回而去,谁知,三人却挡在他的面前,不让他离开,他皱了皱眉头,冷声道:“让开!”他不与人为敌,却偏偏有人为难于他,哪怕是身处仙门,出难逃这样的事情。

    “我说唐师弟,这么急着回去做什么?难得我们在这里遇见了你,不如,就让我们来试试你最近的修炼怎么样吧?说起来你那是师傅真让人搞不懂,什么人不收,偏偏收了你这样的一个残废弟子,真不知你的父母是怎会生出你这样的儿子的,像你这样的人,不死还留在世上有什么用?浪费仙门的资源,碍人碍眼!”

    “不过你小子模样长得倒是还算过得去,估计要是有姐妹,应该长得不难看吧?如果想要在这仙门中过得去,那么,把你的妹妹送来给我们当下人,供我们玩乐,我们就一定会罩着你的,如何?”

    唐子浩的逆鳞,就是他的父亲和妹妹,谁触碰了,都得死!

    “找死!”

    抬眸一扫,眼中寒光迸射而出,冰冷的声音尤其地狱使者,杀气腾腾,他就那样坐于轮椅之上,双手在身前一转,一股雄厚的灵气猛然窜起,正当众人震惊于他那一身浑厚的灵气之时,却惊愕的瞥见,他的指尖之上,甚至是整双手都闪出了一道道尤如闪电般的光芒,看到这一幕,三人惊得迅速后退。

    “变、变异灵根!雷、雷属性!”

    这个残废竟然是变异灵根?而且还是雷、雷属性?

    看着原本平静的夜空因他而变得恐怖,三人吓得湿了裤衩,惊恐的喊着:“快、快跑!”

    他手中的闪电越来越亮,夜空之处,因他的灵气涌动而风云突变,轰隆轰隆的一声声闷雷声从云层中传来,那一声声的闷雷声,惊得仙门中的众名弟子一个个惊愕不已,全跑出来看,不明白这好端端的夜色,怎么来的雷鸣声?

    然而,就在这时,仙门中的弟子不可思议的看着那天空处的闪电一道道的闪过,闷雷的声响也越发的响亮,忽的轰隆一声巨响,一道响雷从夜空中朝某一座山峰的山顶直劈而下!

    “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