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4 炼丹比试!激起千层浪!

    心头蓦然一沉,他敛下了眼眸,掩住了眼中的神色。殢殩獍晓还没比,他就已经输了,身为一名炼丹师却在别人的灵药上动手脚,就是赢了,他也不光采,可,他却是他的师傅,他不能去质问他,不能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下了他的脸……

    他看了那一皱着眉头的女子一眼,走上前对门主以及众位峰主道:“门主,既然云峰主的药材损坏了,那不如将这比试延后吧!让他们寻回了灵药才比不迟。”说出这话,他看也不敢看他师傅一眼,他能做的,也只是这样。

    “这……”门主沉思着,看向了另外几位峰主,见他们也都点了点头,便道:“那好吧!既然这样就将……”

    “门主,比试继续吧!”唐心打断了他的话,看了孙扬一眼,露出了一抺笑意:“孙师兄有这份心就已经足够了,比试依然继续。”她看向她师傅,朝他点了点头。

    见状,云峰主这才松开了眉头:“既然唐唐都这么说了,那比试就继续吧!”他想,她不做没把握的事情,少了这些药,她应该是有别的办法补救的,只是,会是什么呢?连他,也无法猜透她接下来会怎么做?

    “真的可以继续?”门主诧异的看着她,毕竟那些灵药都毁了,她绝不可能用那些灵药再来炼丹,那么,是她自己还有备份的灵药?可这不太可能,毕竟聚灵丹的药材价格都非一般,就连云峰主都亲自下山去找那缺少的一味灵药,她又怎么可能会有?

    “嗯,继续。”唐心微微一笑,让人把桌上面的药材都撤了,开始着手准备着。

    一旁的孙扬见了,这才走到他的位置,不时的朝唐心看去,她到底会炼制什么丹药?没了聚灵丹的药材,很多的丹药都比不上,而比聚灵丹难度再高的,她却是不可能炼制出来的。

    “那么,你想用什么丹药与他比试?”其中的一位峰主问着,审视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她看了那名峰主一眼,道:“等我炼出来了,不就知道了吗?”

    “哼!你可知,聚灵丹的品级在丹药中算是上品的了,其他的一些丹药的难度都不足以与聚灵丹相比,若是你炼制的丹药缺少难度,就算你炼制出来也只有输的份。”

    唐心唇角微扬,今天,她心情好,既然聚灵丹的药材都毁了,那就炼制一种他们想不到的吧!虽然还没炼制过,但,她相信,她炼得出来,问题也就是所炼制的丹药品级是哪一种而已。

    “唐唐加油,你是最棒的!”台下,天音大声的喊着,就算别人都不相信她,她也相信着她!

    “嗯。”唐心朝她点了点头,从空间中取出了青铜真龙鼎放在中间,当取出青铜真龙鼎时,只听底下又传来了一阵的议论声。

    “你们看,她竟然用一个连法阵都没有的鼎炉来炼制,这怎么可能炼制出什么好东西来?”

    “就是,你们看,那鼎身上面沾满了黄土,看起来破破旧旧的,能不能炼制丹药都不知道,这样的鼎也敢拿出来显摆,真是不知她在想什么,果然只学了几个月炼丹术的人根本不能跟孙扬比,她这回,输定了。”

    人群中的宫翊,听着那些人的议论声,目光一直锁定在台上她的身上,猜测着,她会炼制什么样的丹药?而站在远处的施云一直深信不疑的静立着,他不语,那是因为他相信她,毫无理由的信任着,他只需要站在这里看着她炼制丹药就好,无论炼制出来的是什么,他只知道,她不会输。

    “起!”

    只听一声低喝,灵气从孙扬的身上弥漫而出,他双手一托,将鼎炉以灵气托起,直至飞旋起请来,在他的面前停落着,他一手凝聚出体内的火焰,呼的一声点燃了鼎炉的下方,鼎炉一运行,又打开了控火法阵与风阵,呼呼的火焰夹带着风劲在鼎炉的下方燃烧着,他这才收起体内的灵气,退至一旁将桌上面的灵药一样一样的放进鼎炉之中,合上盖子,专心控火。

    唐心朝他看去,见他神色认真,注意力全放在了鼎炉之上了,她扬唇一笑,提起体内灵气,只见从她体内弥漫而出的灵气卷起了面前的青铜真龙鼎迅速旋转着,至直她的面前才放慢了速度,手心一翻,火焰呼的一声窜起,随着她伸手引领,来到了鼎炉的下方,熊熊燃烧着的火焰从下方窜到了上面,将整个鼎炉都包围着燃烧,火焰一烧,那沾在真龙鼎上面的泥土也跟着掉落,不一会,整个鼎炉变得赤青而泛着光泽,尤如新的一般,也在这一刻,台下台上的众人才看清,那鼎身之上有两条栩栩如生的青龙,此时经火焰一烧,两条青龙隐隐的浮出鼎面,像活了一般。

    “快看!她的鼎变了!”

    “奇怪,刚才还没有法阵的,怎么现在法阵什么的都浮上来了?你们看,原来那里还是个炉窗,那块是什么镜面?刚才怎么都没有的?”

    “好像是那两条龙浮上来时才出现的,全变了个样,跟刚才的那个破破旧旧的鼎都不一样了,奇怪,她这是什么鼎?怎么竟然还会变样的?”

    “那鼎炉上面的阵法好多……”

    台下,惊呼声不断,看着那变了个样的鼎炉,众人惊愕不已,明明前一刻还是个不起眼的东西,怎么下一刻就变了个模样了?看那鼎炉的样子,竟是硬生生将孙扬那件下品鼎炉给比下去了!

    台上,门主和众位峰主也一脸的愕然,那个鼎炉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换了个样,明明前一刻还是个不起眼的鼎炉,下一刻却变成了一个尤其上品灵宝的东西,只是,是上品灵宝吗?看那鼎炉的青铜炉身和那些多得数不完的法阵,怎么可能只是上品灵宝?这、这到底是什么法宝来的?

    不约而同的,他们诧异的目光都看向了云峰主,想着,他们不知道,这云峰主身为她的师傅,总该知道吧?哪知,同样看到他诧异的神色。

    云峰主惊讶的看着那青铜色的鼎炉,内心不禁震撼非常,这、这莫非是传说中的真龙鼎?传说中的仙品灵器?她真的太让人震撼了,竟然一而再的带给他惊喜,果然,果然那个家族出来的人真是非凡的!他相信,那大元丹她一定能炼制出来!甚至,以后还能炼制出比大元丹更珍贵的丹药!

    想到这,他心下越发的激动,此时,更是期待着她会带给他什么样的惊喜,那真龙鼎中炼制出来的丹药,会是什么丹药?

    “真、真龙鼎?怎么可能!”

    绿峰主咻的一声从位子上站了起来,震惊的看着那泛着青铜色泽鼎身浮现两条龙以及无数法阵的青龙鼎,这可是所有的炼丹师梦寐以求都想要得到的鼎炉!他寻了一辈子也寻不到这样的上品仙器,而她,竟然拥有这么一个青铜真龙鼎!

    灼热的目光落在那旋转着的青龙鼎上,青龙鼎啊!鼎炉中的上品仙器,这样的东西竟然出现在虎啸大陆,而且还在这个女子的身上,如果是由他所得,那该多好?

    云峰主扫了绿峰主一眼,冷笑一声,走上前,来到他的身边:“怎么?对我徒儿的真龙鼎炉感兴趣?”

    “你这徒弟不简单啊!连这样的宝贝都有。”绿峰主睨了他一眼,他可从没听说过他有这样的宝贝,如果有,他早就用来炼丹了,所以只能说,那个真龙鼎是那个唐唐自己的!

    “你就等着把混天雪绫双手递上吧!真龙鼎炼制出来的丹药,大部分都是上品丹药,你的弟子,赢不了她。”云峰主朝前面的唐心看去,见她收回了体内的灵气,来到了桌边从衣袖下取出了一件件的灵药,没人去深究于她是否有空间手镯,因为众人的目光都被她拿出来的灵药给惊住了。

    “那、那是两百年份的雪灵草!还有、还有那是八角棱参!那可是三百八十年才长出八角的棱参,她怎么会拥有这么多珍贵万分的珍药的?”

    门主以及众位峰主都因震惊而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那个一袭白衣的女子,看着她在众人惊愕万分的目光中淡定的拿出一样样年份悠久的灵药,那随便放到外面都是万金难求的珍贵药材……

    “天啊!她怎么有那么多的灵药?那可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她到底是怎么办到的?”

    “不过我只认得其中一种,就是那两百年份的雪灵草,其他的那几样是什么灵药来的?我连见都没见过,她那些灵药又是打算炼制什么丹药的?”一名丹徒喃喃的说着,那些灵药,除了整天跟药材打交道的炼丹弟子之外,就算是内门弟子都不认识那上面的药材到底是什么样的灵药,当听到了那些丹徒不可思议的声音后,众人也才慢半拍的反应过来。

    因为台上就连门主和几位峰主都因震惊而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一个个的脸上尽是掩不住的难以置信,仿佛不敢相信面前所看到的就是真的一般。

    也因此,台上的一位峰主后知后觉的惊呼出声:“我想起来了!那是炼制筑基丹必备的灵药!”

    “对!就是筑基丹所需要的药材!虽然我们仙门中已经有十几年没炼制筑基丹了,但我怎么可能会忘记,那些药材,全都是炼制筑基丹必不可少的灵药啊!当中,那紫莲花就是五百年分才开花的,她到底是怎么弄到的?当年为了紫莲花,我几乎跑遍了虎啸大陆……”

    “我当年偶然得到的那颗筑基丹是在拍卖场中拍卖回来的,没见过炼制的药材,却也知道那三百八十年份的八角棱参,这唐唐,到底是什么人来的?她怎么会一下子拥有这么多万金难求的珍贵药材?”

    雪峰主也怔愕的看着那在对比药材的唐心,那一样样的药材在外面都是买不到的,她却一下子就拿出了这些东西,这唐唐,真的太让人不可思议了……

    绿峰主的眼睛瞪得死死的,胸膛剧烈的起伏着,呼吸急促,脸色涨红,像是被惊吓到,又像是一口气上不来的模样,他颤抖的伸着手指着那在比对药材的唐心,张着的嘴动了动,忽的大步上前,想要上前看清楚那到底是不是那拥有几百年份的珍贵药材,那炼制筑基丹必备的丹药,然而,脚才抬起还没迈出,却让云峰主给挡下了。

    “你想干什么?”警告般的语气带着一股威仪,让人不由的心头一滞。

    “你让开!我要去看看她那些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我就不相信,她怎么就可以有那些几百年份的珍贵灵药!让开!”绿峰主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唐心,而唐心却是对他的话充耳不闻,专心的将所有要用到的药材都拿了出来。

    本来只打算试炼制几颗的,所以她只捡出了几颗的药材,不过想想,炼制一会也要耗去不少灵气,她何不一回炼制多点?于是,原本只折出一些出来,现在却将一整株的药材摆放好。

    “我徒儿的药材,凭什么得让你去过目?”云峰主睨了他一眼,道:“再说,你自己也是炼丹师,难道不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打扰她炼丹吗?”

    “你!”绿峰主气结,却也知道他说的并不无道理,朝唐心瞪了一眼,只能气结的拂袖走回一旁坐下。

    “她是要炼制筑基丹?”

    门主眼中浮现着诧异与震惊,她不过才学了炼丹几个月,如果她真的能炼制出筑基丹,兴许,他日真的可以炼制出结丹期可用的大元丹。想到这,心头隐隐的浮现着期待,他希望她可以炼制出来,如果她真的能炼制出来,那么,他结丹就有希望了……

    台下,宫翊面色平静内心却如同掀起了狂潮,她真的要炼制筑基丹吗?她真的可以吗?就连南仙门中的两位峰主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炼制出成功的筑基丹,而她,才学了几个月的炼丹,她能做得到吗?

    站在远处的施云在听到台上那些话时心头也浮现着惊讶,原来她打算炼制筑基丹,筑基丹的药材那么珍贵,她是怎么集齐那些东西的?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台上唐心的身上,因她的真龙鼎和那拥有几百年份的灵药让众人觉得不可思议,因她即将要炼制的丹药是那珍贵异常的筑基丹,筑基丹!那可是炼气期的修真者做梦都想得到的丹药,有了筑基丹他们就将有了进入筑基期的保障,只能成功的迈入筑基期,他们才能真正的算得上是一名修仙者,他们的寿元也才得得到延伸!

    因此,没人注意到,就在离炼丹台不远处的一棵大树上,一名身着白袍的男子斜倚在树上,神情悠哉而邪魅,凤眸浮现着骄傲的神色,看着那就算是以着平凡面容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女子,无论何时何地,也依旧吸引着众人的目光,让人惊讶震惊的同时,无法将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

    她的实力虽然比不上他,但她在炼丹方面的天赋却是无人能比,所得到的东西竟然一件件都是上品仙器,这等好运,真是别人八辈子都修不来的,突然间想起了她背上的那朵金莲,那到底跟她的身世有着怎样的关系呢?那名要取她性命的修仙者,又是为了什么对她一直穷追不舍呢?

    凤眸微闪,看着台上的她,一袭白衣,纵使是面容平凡,却仍掩不住那一身的绝代风华,往台下扫去,一双双灼热的目光都落在她的身上,这个发现,真让他不喜,真打算把她就这样带走,藏在自己的怀里,不让别人发出她的美,她的好,可他却知,她不是会躲在男人身后的女人,她终将强大起来,与他并肩,傲游九天仙界,俯视广阔天地!

    “呼!”

    台上一声火焰的窜起,发出的声音拉回了沐宸风的思绪,朝台上看去,她正往那真龙鼎中加入灵药,每一样灵药投入那鼎炉之中,都会发出一声呼呼的燃烧声,赤红色的火焰从鼎炉中窜了起来,约有半人高的火焰将气势一再的推向顶端。

    孙扬朝唐心的鼎炉看去,却是一怔,再看看自己的鼎炉,小小的火焰在燃烧着,与之相比,硬生生的被她的鼎炉压了下来,根本无法与之相比,目光微闪,他不再朝她看去,反而专心的控制着自己的炉火,神色也越发的专注。

    “嚓嚓!”

    药材被火焰燃烧的声音传来,唐心将药材按顺序加进去,徒留最后的一味药材放置在一旁,这才透过那炉镜观看里面药材的燃烧度,一边控制着鼎炉上面的法阵,火焰的大小,风力的相辅,缺一不可。

    台下的众人从原先的轻蔑与不屑到现在怀着激动与期待的看着,筑基丹啊!南仙门中也不过只有区区几颗,更一直被门主珍藏着不轻易拿出,若是她能炼制出筑基丹,那,是不是代表着,将来南仙门中将会有无数的筑基丹出现?他们想要从炼气期进入筑基期也指日可待?

    “砰!”

    一声炉盖掀开的声音传来,众人一惊,顺着声音看去,原来是孙扬的所炼制的聚灵丹已经好了,揭开了鼎炉上面的盖子,一股浓郁的药香随着盖子的掀开而飘散而出,弥漫在空气之中。

    “快看!孙扬的聚灵丹出炉了!不知成功炼制了多少颗?又是什么品级的?”

    “孙扬的都炼好了,那唐唐的怎么还没好?筑基丹的时间要很久吗?”

    “当然,筑基丹的时间足足比一般的丹药要多好几倍的时间,不过,你们刚才没听说吗?那唐唐的鼎炉是青铜真龙鼎,那可是传说中的上品仙品,也是鼎炉中的珍宝,所有炼丹师梦寐以求的鼎炉,估计时间上面会有改进,现在孙扬的聚灵丹都炼好了,唐唐的应该也差不多了。”

    台下的众人在议论着,台上,孙扬取出炉中的丹药一看,却是目光一闪,不是上品的聚灵丹。心下轻叹一声,他端着丹药走上前,呈到门主的面前:“门主,这是我炼制的聚灵丹。”成功的只有三颗,其他的都化为了灰烬,这就是炼制丹药时最无法把握的事情。

    他把药材都加了进去,却无法知道能炼制出多少颗成功的丹药来,每一炉的丹药中,损失的与得到的几乎成对比,只是,不知唐唐所炼制的又会是怎么样?她的成功机率又有多少?

    门主抚着白花花的胡子,看了他一眼,拿起一颗丹药闻了闻,又仔细的查看丹药的色泽,这才放下,道:“聚灵丹炼制的难度也较大,你这三颗丹药中,有两颗是中品,一颗是下品,也算不错了。”

    闻言,他看了他师傅一眼,见他此时整副注意力都放在唐唐的身上,那面色带着压抑着的怒气,像是唐唐做了什么让他心头火焰直烧的事情似的,见状,他敛下了眼眸,安静的站到了一旁,等待唐唐所炼制出来的丹药。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众人等得也心焦,而唐心却是不紧不慢,不急不燥的控制着火焰,透过炉镜观看着里面丹药的溶合度,看着那些丹药在成了碎沫渐渐的溶合在一起,觉得时机差不多了,她这才走到一旁,拿起了最后的一样药材加进入。

    “呼!呼呼!”

    火焰再度的从炉口处窜了起来,发出了骇人的的呼啸声音,那火焰窜起的同时,唐心迅速控制风门加大火力,同一时间手掌再度凝聚灵气注入火焰之中,只见轰隆的一声巨响传出的同时,火焰咻的一声被唐心收回,全部的法阵也在同一瞬间关闭,砰的一声传出,那鼎炉从半空落到地面在唐心的面前微晃了几下这才停了下来。

    拿出了厚手套捂住鼎炉的盖子这才掀开,只见在炉盖被掀开的同一时间,一股金色的光芒从炉中散发而出,晃了台上台下众人的眼,让他们哗然一声的伸长脖子想看清楚那股金色的光芒到底是怎么回事?

    “天啊!金光!竟然是金光!她的筑基丹真的炼成了吗?”

    台下的弟子惊呼着,眼中满满盘的不可思议,亲眼见到筑基丹炼制的过程,这于身为丹徒的他们而言,是多么的激动人心?又是多么的令他们热血沸腾?

    “不、不可能!她不可能炼制得出筑基丹的!不可能!”绿峰主呆滞的看着那那从鼎炉中拿出丹药的唐心,看着那一股浓郁而清香的药香飘散在空气之中,复盖了原先聚灵丹所残留的药香味,一时间,如同被人一盆冷水从头淋下一般,浑身一阵冰凉,脚步踉跄了一下,险些因这打击而跌倒于地面。

    唐心看着自己所炼制出来的筑基丹,唇边扬起一丝满意的笑,很好,有十八颗,看着面前十八颗筑基丹的色泽与灵气汇聚以及药香味,她知道,这十八颗筑基丹中,十三颗是上品,五颗是中品。

    “师傅,我炼出了十八颗,其中,上品的有十三颗,中品的有五颗。”唐心拿着刚炼制出来的丹药来到云峰主的面前,把筑基丹递给他看。

    “十、十八颗?”饶是云峰主,此时也被她惊到了,一下子炼制出十八颗筑基丹?而且竟然有十三颗上品?剩下的五颗竟然还是中品?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台下的众人因她的话而哗然一哄,惊呼声不断的传来,一个个都想上台去看,场面一度的变得失控,只听众人大喊着唐唐的名字,一声比一声响亮,一声比一声兴奋,这时,门主被那震耳欲聋的兴奋欢呼声惊醒,当即大步上前,气沉丹田,沉声的一喝,夹带着浑厚的气息随着那一声低喝声传出,复盖了整个场面:“都不许乱动!以免误踩弟子!谁若引起乱踩事件,赶出南仙门!”声音一落,他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看向唐心。

    “快!让我看看!”

    稳往了台下的众名弟子,门主脸上尽是惊喜的神色,大步的来到她的身边,看到她手中托着的那个盛着丹药的托盘里放着十八颗筑基丹,而且还真的有十三颗上品丹药,五颗中品丹药,一时间,内心的震撼与惊喜让他说不出半句话来,整个人也怔愕的呆站在那里。

    几位峰主见状,相视一眼,当下也大步的上前,来到唐心的身边,果然看到那些丹药的色泽与气味远远的超乎他们想象的好,那些上品的筑期丹色泽金黄中泛着一条游龙,那是灵气流走现象,只有上品的丹药才会出现这样的灵气游龙,看到这,他们眼中的惊愕散去,多了灼热的光芒。

    十八颗筑基丹,而且还是上品的,他们已经是筑基修士了虽然用不着,但是他们门下的弟子用得着,就算不舍得给他们的弟子用,拿去拍卖场中也能拍出个天价来,太具诱惑了!这太具诱惑了!

    不知不觉的,原先不看好唐心的几位峰主都伸出了手想要去拿那些筑基丹,然而,唐心清眸一闪,却是下一刻便将丹药收了起来,放入了自己的空间手镯中,而伸出来的手则尴尬的停在半空处。

    “胜负已分,绿峰主,我的圣器混天雪绫呢?”唐心眸光一转,视线落在了那怔愕在一旁的绿峰主身上。

    云峰主听到这话,也才回过神来,看向了后面的绿峰主,心情大好的笑道:“绿峰主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这场比试又有这么多人当见证,我想,绿峰主一定会双手将混天雪绫奉上的,绿峰主,你说是吧?”

    “你!”

    绿峰主涨红着脸,今天这场比试,他不止输了面子,更输了珍藏多年的一件圣器,还输得这么憋屈,这口气,让他如何咽得下!

    “既然胜负已分,绿峰主自当愿赌服输。”门主这才回过神来,只不过,他的目光也是落在那涨红着脸憋着气的绿峰主身上,意思很是明显。

    “混天雪绫!混天雪绫!混天雪绫!”

    台下,众名弟子大声的欢喝着,他们没想到那个长得普通而平凡的唐唐竟然还真的能炼制出了筑基丹,而且一炉竟然是十八颗,其中上品的筑基丹有十三颗,剩下的五颗竟也是中品丹药,这真的是太让人震奋了!

    她才学了短短几个月的时间,竟然就有这样的厉害的炼丹之术,太不可思议了,就算他们都在这台下看着她炼制丹药的过程,此时仍觉得像是一场梦一般。

    树上,沐宸风凤眸带笑,看着那在一片欢呼声当中的唐心,眼底尽是掩不住的柔情蜜意,据他在修仙界里这段日子所知,修仙界中的炼丹时可以炼制出筑基丹药,不过却没听说一炉能炼制这么多又大部分全属上品的,而她,一炉竟然能炼制十八颗,而且还都是上品居多,她在这炼丹上面的天赋,果然是无人能比啊!

    越看,越是觉得欢喜,此时在这里静静的看着她也是一种幸福,当然,若是晚上能抱着她睡觉,那更得幸福甜蜜了。脑海中想着两要要是睡在一张床上她依偎在他怀里的模样,性感的唇角不禁轻扬起来,弧度也越发的变大,似乎,这个念头真的很不错,嗯,晚上可以试试。

    “绿峰主,你不会舍不得混天雪绫吧?”雪峰主瞥了那站在一旁憋红了脸的绿峰主一眼,像是在等着他的反应似的,却半天也没见他有何动静,他像被气得一口气上不来,双目冒着火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死死的瞪着唐唐,那目光,像是恨不得将她给撕了似的。

    一旁的孙扬微顿了一下,上前一步,低唤了一声:“师傅?”输了这场比试,他也无颜面对他的师傅。

    “哼!没用的东西!”绿峰主怒哼一声,衣袖一拂,灵气袭出将孙扬从台下甩到台下,狼狈的摔在地上。

    “师兄!”

    绿峰的一些弟子见了,惊呼一声,连忙上前将他扶起,询问着有没摔伤,而孙扬只是摇了摇头,微垂着头站在台下。

    唐心扫了那绿峰主一眼,冷笑:“绿峰主,莫非你是输不起,就拿自己的弟子出气?不过你出气归出气,我赢回来的混天雪绫,你还是得交出来给我。”越是不舍,她就偏偏要让他交出来!这样卑鄙的人输了还拿自己的弟子出气,跟在他的门下,也真是一种悲哀。

    “拿去!”受不了众人指责的目光,他从空间中取出了混天雪绫丢给她,气愤的转身就走。心下暗暗的下定决心,他一定要让她付出代价!到时,不止是混天雪绫,就连青铜真龙鼎他也要弄到手!

    唐心接住那混天雪绫,丝质盘的柔顺冰滑让她眼睛一亮,这混天雪绫拿在手中轻如薄纱,却又透着一股冰凉的感觉,她可以感觉得到,隐隐有着冰凉的气息自雪绫中散发出来,爱不释手的轻抚着,赞道:“真不愧是防攻两可的圣器!”这东西,她喜欢!

    “门主,她炼制出来的丹药怎么可以不上交?她不会是打算独吞了吧?”一名峰主见拿不到一颗丹药,不由气打一处来,目光不善的盯着唐心。

    正仔细观看着手中混天雪绫的唐心一听这话,抬眸朝那名峰主瞥了一眼,似笑非笑。

    门主听了这话,眉头微皱的扫了那名峰主一眼,道:“今日她所炼制出来的筑基丹并非我们南仙门所出,所炼制的一切都与南仙门没有半点关系,那十八颗筑基丹是她的,我们仙门无权要她上交。”

    “那怎么成?那可是筑基丹!就算是不打算上交,也总得给我们几位峰主一人一颗吧?”

    “哦?那请问这位峰主,我的丹药,为什么得给你一颗?”她挑着眉,玩味的看着她。

    “这、你……因为你是我们南仙门的弟子!既然炼制出了这些丹药,难道不应该上交给南仙门吗?”

    “呵呵……笑话,我的东西,一向只能由我作主,哪怕,是因仙仙门提供的药材,经我的手炼制出来,那也只有算是我的东西,更何况,这些药材原原本本的是全属于我的,谁有资格,谁有胆量,敢不经我同意从我手中拿走?”玩味的神色褪去,浮上了一丝的冷然,清眸扫了那名峰主一眼,警告的意味十足。

    听了她的话,那名峰主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她竟然一点面子也不留给他,真叫他生能难堪,当下怒意生,怒喝道:“好你个不分尊卑的弟子!不过就炼制出了筑基丹罢了,竟然就敢这样与我说话,看我今日不教训你!”

    那名峰主怒喝的声音一落,瞬间提起体内的气息,身影掠出的同时一道水能量攻击猛的朝唐心袭去,见了这一幕,不约而同的惊呼声在台上响起。

    “住手!”

    门主和云峰主以及雪峰主三人同时喝着,而台下,宫翊见了那一幕,心微提,不明白那一丝的紧张与担心为何而来?而那在远处看着的施云见状,脸上也是掩不住的担心神色,虽然他知道她已经是筑基修士,但那名峰主同样也是,若两人真的动起手,只怕难免会受伤。

    倚在树上看着的沐宸风见了这一幕,带着魅惑之色的凤眸半眯着,对着不知何时缩小了趴在另一树枝上面的火麒麟道:“看见了没?”

    “什么?”火麒麟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不解的问着。

    “那个人,找个时间随便踩上两脚后把他丢出南仙门,我不希望在这唐里面还能见到他。”他摸个着下巴,半眯着凤眸说着。

    而一旁的火麒麟听了,顺着他的目光看去,见到一名男子正在对他主人那心心念念着的女人动手,心下暗叹一声,这动手也就算了,可为何,偏偏让他主人瞧见了呢?这不是摆明了找死吗?

    “嗯?”

    沐宸我扫了火麒麟一眼,火麒麟顿时浑身寒毛直起,连忙应道:“是,主人,我知道怎么做了。”这年头,当上古神兽还真不容易啊!除了当座骑之外,还得帮主人除掉碍眼的人,以后还不知还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情在等着它去做。

    而此时,台上,门主和云峰主几人惊呼着担心那个峰主伤到唐唐的时候,却见她不知怎么的看似随意的一闪,竟然就避开了那名峰主的攻击,同时抬脚一踢,将他踢下了台,站在台下,冷冷的看着那趴在地上一脸怒气的男子。

    “欺到我头上来的,我一向都会把他扼杀,如果你不信我有这个实力,你可以试试,但要记着,不要后悔。”

    她的声音不紧不慢,却带着清冷和冷冽,硬生生的让那名被爬起来的峰主不敢再动,只用着一双喷火的眼睛怒瞪着她。生短向个月的时间炼制出了筑基丹,她确实让他惮忌着,尤其是刚才的那一个闪身,看着是那样的普通,然而,却轻易的避开了他的攻击,反将他踢下了台……

    因在台下,受到了众多弟子那诧异的打量目光,他恼羞成怒的甩袖大步离去。

    见此,另外那几名同样动了筑基丹心思的峰主却是压下了心中的不满,此时再开口,那就是自取其辱了,他们才没那么笨,只不过,那筑基丹的诱惑实在是太多了,无论如何,他们都得想办法得到一颗。

    “天音,这个给你。”唐心从空间手镯中拿出一颗上品的筑基丹装进一颗小瓶子里,走下了台,递给那一脸惊喜的顾天音。

    “唐唐,真的给我吗?这可是筑基丹呢!”她惊喜的看着手中的瓶子,那颗金色的丹药上面有着一道游龙般的灵气,她知道,那可是上品的丹药!

    “正是因为是筑基丹才给你的,收着吧!你也差不多快用到了。”她笑说着,目光越过人群,落在了那站在人群后面的施云身上。

    “管事师兄,请过来一下。”她笑唤着,站在天音的身边没动,目光却是落在那施云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