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3 认出!药材被毁!

    “沐宸风?”

    她站起身,走向了他,清眸一直落在他的身上,看着他那清华尊贵的面容,心里也没底,如果是他,为何他不认她?如果不是他,为何又长得这般相似?

    凤眸微闪,他抬眸朝她看来,却是露出一抺清雅绝尘的笑:“本仙长得与姑娘的故人相似?”

    “难道你不是吗?”她定定的看着他,不放过他眼中的一点神色。殢殩獍晓

    “姑娘认为我是,那我就是。”他唇角微扬,却是带着几分的邪魅。

    唐心皱眉,走近了他,仔细的端详着,那眉,那眼,是如此的相似,会不是吗?

    沐宸风一派悠哉的任由她端详,凤眸微眯着,看着面前的她,神色清雅如初,没有一丝变化,他好奇,她会怎么去证明他就是他?

    面前的她,易了容,如果不是看到那个小鬼,估计他也认不出她来,不过,两年的时间,她已经成为了一名筑基修士,这进阶的实力倒也算快,在这虎啸大陆上,筑期修士可以算是一名高手,但是,在修仙界里,筑基高手比比皆是,原本他打算找到她之后就带她去修仙界,可突然间,他却不想。

    她的实力还太弱了,必需得强大起来,否则,就算有他护着,也很难在强者为尊的修仙界中活下去,而且,那个要取她性命的修仙者到现在都还没找到,若将她带去,只怕会让她置身于危险当中。

    而正当他在思忖着时,靠近他的唐心却突然间伸出手放在他的臀部,趁他不备之时手中一用力,撕下了他一块布料来,迅速侧身一看,却是一怔。

    没有!

    没有那印记?他真的不是沐宸风?心头怀着的希翼瞬间破灭,说不清此时心中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沐宸风怔愕的看着她,面色古怪,刚刚因她的手放在了他的臀部,他因错愕正想开口,谁知她竟然就从他臀部撕下一块布来,硬生生的将那身上的白色衣袍给毁了,破了一个大洞,而且,这洞还是在那个地方……

    嘴角忍不住的抽搐着,这女人,她就这样随便的撕男人的衣裤?看男人的臀部?

    “姑娘,莫非你心系于本仙?”他一副愕然的神色看着她,道:“若是真如此,你说就好,无须这样撕下本仙的衣裤,这要让人看见了,本仙就是跑进黄河也洗不清。”

    “抱歉,我认错人了。”她淡漠的退开了一步,敛下了眼眸,掩住眼中的神色。

    他挑着眉,看着生疏而淡漠的她:“就这样?”又瞥了一眼自己暴露在外的臀部,他知道她想看的是那枚印记,但是她不知道,那枚印记是他体内的那颗珠子造成的,当珠子被击碎后,那枚印记也随着消失,指尖划过手指上的戒指,不紧不慢的从空间中拿出一件外衣披上,挡住了那外露的春光。

    闻言,唐心抬眸瞥了他一眼:“我已经道歉了。”

    “不,道歉没用,你得负责。”

    “什么?”

    “本仙的清誉已经被你毁了,你自然得对本仙负责,难道,你就打算这样白看?”凤眸中笑意盈然,声音温和却透着邪魅的气息,一时间让唐心怔了再怔,没反应过来。

    这人有毛病吧?不过就看了一眼他的臀部罢了,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的吗?还负责?她是抽风了才对他负责。当下,迈步走到受了伤的小丹身边将它抱起就往屋子走去,身上沾了那个魔修的血,她得换一套衣裙,而且小丹的伤也需要包扎一下。

    看着她离去,沐宸风凤眸半眯着紧随着她的身影而移动着,唇角微扬,明显的心情很好。而这时,那一直在旁边盯着他瞧的凤凤这才走上前来,仰着头,看着他:“坏人。”

    明明,他就是那个总是欺负它的坏人,娘亲怎么就没认出他来?还跑去看他的屁屁?有什么好看的?

    听到这声音,他微低下头,看着那站在自己面前的小鬼,这小鬼原来是上古神兽,以前他都没看出来,不过,幼年期的上古神兽还太弱了,这样的实力遇上真正的劲敌根本无法保护她。

    “麒麟,你陪它玩玩。”带着磁性的声音一出,只见那趴在地面上的火麒麟咻的一声窜了起来,猛的朝凤凤扑了过去。

    “啊!坏人你干什么!”凤凤迈着小腿被火麒麟追着在草地上跑,险险的避开了火麒麟,可谁知下一刻火麒麟又扑了上来,整个身子压在它的身上一拱,将它撞了出去。

    火麒麟知道力道要拿捏得好,所以下手也有不是很重,不过凤凤却是哇哇大叫着,一边想要朝屋子跑去,却又让火麒麟给拖了回来。

    沐宸风瞥了它们一眼,迈着脚步就往屋子走去,而这时,屋子里的唐心正换下了衣服在给小丹包扎着伤口,又让它进空间手镯里面养伤,一转身,就见那男子旁若无人般的推门进来。

    “你怎么还没走。”她微皱着眉,兴许是看着他就好像看着沐宸风的缘故,她对他生不出一丝反感。那个男子,为了她,失去了一切,哪怕面前的这个人不是他,但他拥有一样的容颜,对她来说,也是一个特别的存在。

    “我不打算走了,在你这住下,可好?”他走了进去,打量着她的屋子,简单却齐全,尤其是那张床,嗯,睡两个人正好。

    “南仙门中不留外人。”

    “修仙本是一家,更何况,你我关系更是非同一般,怎可说是外人?而且,那魔修逃走了,难保他不会再来,结丹魔修的的实力我想这南仙门中无人是他的对手。”

    唐心眉头一皱,不可否认,他所说的确实有理,只不过,这个人来历不明,又诡异非常,她总觉得最好不要与他有牵联,要不然往后会很麻烦。

    瞥了他一眼,往外走去,见凤凤被他那只火麒麟追得哇哇大叫着,便唤了一声:“凤凤,回空间里去。”

    “娘亲!那个坏人就是坏人!”凤凤看见她连忙大喊着,朝她奔去的同时一溜烟扑进了她的怀里:“娘亲,他就是坏人,就是坏人!”

    闻言,唐心目光微闪,她多希望他就是沐宸风,多希望他还活着,但是,他没有那个印记,怎么可能会是同一个人?而且,两人的气质相差太多了,纵使怀疑,却又拿不出实际的证据去证明,他就是沐宸风。

    回头朝他看去,一袭白衣仿若不沾人间烟火的男子正倚着门,俊美的面容带着一抺清华尊贵的笑意,凤眸中却泛着一丝邪魅的气息,他就仿佛仙与魔的结合体,时而飘逸绝尘,清华而飘渺,时而邪魅而诡异,令人捉摸不透。

    他到底是不是沐宸风?他的出现,是巧合还是有意?

    如果是一个与她没有关系的人,他又怎么可能会出手救她?可,如果真的是他,那她空间手镯里面的骨灰又是谁的?而他又为何不与她相认?

    心下复杂万分,她知道,灵兽的味觉与人不同,而上古神兽更是如此,凤凤一而再的肯定说他就是沐宸风,难道,他真的是沐宸风?可他又是怎么会活过来的?他又到底经历了什么?

    慢慢的敛下了眼眸掩住眼中的复杂神色,她轻声道:“凤凤,你进空间里面去吧!照顾一下小丹。”

    凤凤嘟着小嘴还想说什么,却在看了那倚着门的沐宸风一眼后咽下了话,点了点头,化做一道光芒进入了空间手镯之中。

    “既然你想住下,那就住下吧!不过,我这里只有一张床,你只能睡地上。”她看着他,神色不明,令人猜不出她在想着什么。

    听了她的话,沐宸风挑了挑眉,邪邪的笑道:“没关系,我见你那张床正好适合两个人睡,再说,你都撕了我的裤子看了我的身体,难道还会不好意思睡一张床吗?”

    “你有胆可以试试。”她勾唇冷笑着,走了进去,在床上盘膝坐下,瞥了他一眼道:“我明天与绿峰的人有一场炼丹比试,需要休息,你不要在这里给我惹麻烦。”声音一落,不再看他,而是闭上眼睛静修着。

    虽然闭上了眼睛,但,她的心却无法平静下来,他的出现太让她震撼了,到此时仍觉得像是作梦一样,虽然怀疑着他是不是沐宸风,但她的心底却希望他是沐宸风,哪怕不管是什么原因让他没有与她相认,她也希望,他真的是他,他真的还让活着。

    见她身上的灵气渐渐的弥漫而出,沐宸风凤眸一眯,明日有炼丹比试?深深的看了她一眼,他往外走去,在外面的草地上坐下,看着蓝天白云,静思着。

    而火麒麟则趴在他的身边,回头瞥了那不远处的屋子一眼,用神识问:“主人,她就是你在找的那个女人吗?”

    “嗯。”沐宸风懒懒的应了一声,身体往草地上躺下,双头枕着头,看着天空。

    “不是说她长得很美吗?我看也没什么出色的地方啊!”火麒麟撇了撇嘴,看不出那个女人有什么特别的。

    “最近太闲了?围着草地跑圈去,煅炼一下速度。”

    “主人……”火麒麟蔫下了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去。”

    闻言,火麒麟认命的起身,围着这周围不停的跑着,跟了这么个主人,只能算它倒霉,平白无事的都被这样虐待,有它这么悲催的上古神兽吗?

    直到,天色渐暗,唐心步出了屋子,见草地上,一袭白衣的他斜躺着,正看着那布满晚霞的天空,她微顿了一下,朝他走了过去,在他的旁边坐下,瞥了他一眼,从空间中拿出了樱桃递给他:“果子。”目光,一直落在他那俊美的脸上,注意着他的神色。

    樱桃,是她和他去采摘的,她种在了药田里,而也正是因为那一次她和他去了找樱桃,才没遇上那阴狠的修仙者,逃过了一劫,而她的亲人却……

    见那熟悉却又陌生的果子,凤眸中掠过了一丝诧异:“灵果?”这果子,怎么就变成灵果了?

    “嗯。”她应了一声,移开了目光,咬着樱桃吃着,不语。

    沐宸风看着手中的樱桃,又看了看她,放到嘴边咬了一口,熟悉的味道,却又多了一股灵气在其中,咬下去,唇齿间是一股清香,想到了那一回陪她一起去采摘的情景,不由敛下了眼眸,掩住眼中的神色。

    两人沉默不语,静静的看着天色,看着太阳消失在天边,看着轻风拂过草丛,小草轻轻的摇摆着手,看着林中树叶在风的戏弄下发出沙沙的声音,他们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身边的人是曾经的人,他们仿佛回到了以前,那所有事情都没发生的以前,直到,一道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两人间的那份宁静。

    “唐唐?他是谁啊?怎么在你这里?”天音小跑着过来,怪异的看着那随意的斜躺在草地上的俊美男子,谪仙般的气质,却又偏偏透着一股邪魅,勾人的凤眸半眯着,隐隐似有暗光流动,唇边似有似无的笑,莫名的让她觉得和唐唐的笑很相似。

    “啊!火、火麒麟!”

    她惊呼一声,震惊的看着那温驯的趴在男子身边的那只火麒麟,初见,她只看见唐唐身边的那名俊美的男子而没去注意别的,当目光从那男子的身上移开时,却是被那头火麒麟而吸引住人,火麒麟啊!那可是上古神兽!而且这还是一只成年期的上古神兽!在这虎啸大陆,根本不可能会有这样的上古神兽出现,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拥有这么一只强大的上古神兽?

    然而,相对于她的大惊小怪,火麒麟却只是抬起眼皮懒懒的一瞥便又合上了眼,它被它无良的主人叫着不停的奔跑,此时可是累得筋疲力尽,好不容易可以休息一下,却跑来了这么个女人。

    “天音,你怎么过来了?”唐心诧异的看着她,她上回说她师傅让她努力修炼否则不让她出峰,从那一日,也就今天才见到她的人影,神识一看,见她依然是炼气七层巅峰还没进入炼气八层,不禁挑了挑眉。

    偷跑出来的?

    “我知道你明天要比试了,就过来看看你准备得怎么样,唐唐,那个带着火麒麟的男人是谁?你的朋友吗?”她来到她的身边打量着那集天地风华于一身的沐宸风,暗忖着,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然而,沐宸风优雅的从草地上坐了起来,面带微笑的看向天音,一副以男主人自居的语气说着:“你是我家唐唐的朋友吧!你叫什么?”

    “你、你家唐唐?”天音怪异的盯着他,又看了看身边的唐心,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打转着,忽而眼睛一亮,感兴趣的看着他:“我叫顾天音,你是唐唐的什么人?”

    “天音,别跟着胡闹。”唐心无奈的说着。

    沐宸风性感的薄唇露出了一抺温柔的笑,凤眸带着柔情的落在唐心的身上:“我是她最亲密的人。”

    “真的?”她像打听到什么新奇的八卦事情似的,连忙追问:“那以前怎么没见你?还有你叫什么?我怎么没听唐唐提起过你?”

    闻言,沐宸风的凤眸落在唐心的身上,笑道:“没有吗?也许有,只是你不记得了。”声音一顿,又补充道:“我法号拂尘仙尊,你也可以叫我沐宸风。”说着,他别有深意的看了唐心一眼,见她怔愕的看向了他,目光中尽是怔然。

    听了他的话,唐心的心头猛然的跳动起来,他说,他是拂尘仙尊,也叫沐宸风,可,为何当这三个字从他的口中说出时,她却是觉得他是故意的?故意误导她?还是他本就是在说着实话?

    一时间,心头因他的话而久久无法平静下来,她想要询问,却又知道,他不会亲口承认,她希望从他的口中听到这三个字,可,此时却又有着一丝的不知所措。

    反倒是天音,在听到沐宸风三个字时惊讶的跳了起来:“什么!你、你是沐宸风?不可能吧?我听唐唐说,她爱的那个沐宸风死了,被人杀死了,而且唐唐还带着他的骨灰呢!”

    凤眸因听到了天音的话而划过一抺柔情,心下的喜悦之情更是难以掩盖,虽然没有听到她亲口对他说她爱他,但她能把对他的爱告诉她的朋友,这已经让他心中很是满足,很是欣喜,原来,不止是他动了情,她对他同样是有感觉的,只不过以前一直都没表现出来罢了。

    这个发现,让他的唇角忍不住的轻扬起来,脸上的线条也越发的柔和着,看向唐心的黑瞳溢着温柔的爱意,磁性的声音带着笑意低低的问着:“哦?是真的吗?原来,你真的对你的朋友提起过我?不过,我还好好的活着,从来都没有死去,你揣着的骨灰,又是谁的?”

    唐心只是定定的看着他,似乎想看出他的这些话是真是假,然,她只看到他眼中的温柔爱意,以及那声音中难掩的欣喜,以及寻轻扬起来的唇角,这一刻,她突然明白,他就是他,哪怕他用着似真似假的语气在跟她说话,哪怕他故意混乱着她的思维,但,他那眼中的神色,声音中的欣喜,脸上的表情,绝对不是一个刚认识的人就能对她表现出来的。

    心,微微的颤抖着,真的是他!

    “真的是你,既然真的是你,为何又要装作与我不认识?”

    沐宸风微微的笑着,不语,只是伸手轻抚着她的墨发,那柔顺乌黑的墨发,半响,带着磁性的声音才缓缓的开口:“唐唐,你心系于我,我真的很开心,也不枉我今天被你撕了裤子露了底。”

    “什么?”天音听了这话,错愕得张大了嘴,目光在两人的身上来回打量着,怎么也觉得她所认识的唐唐不可能做出那样的事情来吧!

    而唐心在听到他的话后嘴角也是一抽,这混蛋,存心的!不就是被她看了个臀部吗?用得着这样吗?当下,她撇了撇嘴,道:“行了,你浑身上下哪有还我没瞧过的地方?不就是撕了你屁股后面一块布吗?用得着这样记着吗?”

    沐宸风的话已经让天音咋舌,这会,听了唐心那彪悍的话,更是错愕的瞪大了眼睛,这、这、唐唐原来还真的做过?她是怎么做到的?真的把沐宸风浑身上下都看光了?

    “呵呵……”沐宸风愉悦的低笑出声,笑声浑厚而富有磁性,让天音听了一怔,不明白他到底晨笑什么。

    而唐心则微微晃着神,深深的的看着近在眼前的他,半响也没说出一句话来。直到,他自己笑够了,才开口:“唐唐,时候也不早了,我们进去休息吧!你明日还要比试,今晚还是养足精神好点。”说着,起身时顺便牵起了唐心的手,在天音愕然的目光中就要往里面走去。

    “没错,今晚确实得好好休息一下,那么,你就要这外门休息好了。”唐心甩开了人的手,大步的进了屋子,顺带的关上了房门:“天音,你先回去吧!”

    “哦,好。”天音怔愕的应着,看了看那被关在门外的沐宸风,又看了看那关着的门,道:“你要就去男弟子所在的屋子休息一晚吧!”

    沐宸风回过头,唇角依然轻扬丰着,只听他笑道:“不用了,我今晚就在这里守着她,你先回去吧!”

    “嗯,那我走了。”她说着,看了那屋子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房里,唐心一夜无眠,她在想着沐宸风的事情,他到底是怎么逃过那一劫的?又是怎么会成为一名实力这样强大的修仙者的?一个个的问题在脑海中冒起,想了一夜,仍是毫无答案。

    天亮,她起身梳洗,换好了衣服打开房门,见他在门前盘膝闭目冥修,那神情透着一股祥和飘渺,看着就这样的近,她却觉得那样的不真实,清眸落在他的身上,看着那熟悉的眉,熟悉的眼,眼底不由的划过一抺柔和,不知不觉的,她伸出手探向了他,可,还没碰到他的脸,他却突然睁开了眼睛。

    “早。”凤眸带笑,一睁开,便是勾人的邪魅之色,看着她那伸出的手,他异讶的道:“你想做什么?摸我?”他唇角轻扬,看着她有那一瞬间的怔然,当下伸手一拉。

    “啊!你干什么!”

    她惊呼出声,身体整个人扑向了前,被他搂入怀中。男子的气息毫无预警的窜入她的鼻息,温热的身体不再是那冰冷的感觉,她一怔,在他怀中抬起了头,却撞进了男子溢满柔情的凤眸,心,猛的扑通一跳,似乎乱了节奏。

    “来,不用客气,想摸哪里?”他拉着她的手,探进胸前衣襟,邪邪的问:“这里?嗯,还是这里?”

    唐心嘴角微抽,看着他竟拉着她的手一直下滑,手指越过他的胸膛,来到结实的腹部,又被他拉到了脸上,摸着他的脸。

    “好香。”

    他突然说着,凤眸中暗光划过,大手将她搂紧,俊脸一寸寸的逼近,看着怔愕中的她,他眼中闪过一丝邪恶的笑,忽而将脸埋进了她的脖子处就是一阵啃咬吸吮。

    趴在一旁的火麒麟抬起眼皮瞥了一眼,又懒懒的合上,不用说,它那没良心的主人又想着干坏事了,这一大早的,用得着这样吗?也不考虑一下它好歹也是成年上古神兽了,它也是有需要的,竟然也不知顾忌一下它。

    “你!”

    唐心只觉身体一阵激灵,男子温热的唇在她的颈间啃咬着,带给她一股酥麻的感觉,她手一动,银针却久久无法扎落。

    “好了,现在,你可是我的人了。”他满意的看着自己在她雪白的颈间留下的吻痕,心情愉悦的宣布着他的所有权。

    而他的话,同时也让唐心的心一阵的悸动,怔怔的看着那一脸邪魅笑意的男子。

    猛然惊醒,她推开了他迅速站了起来,退离了他的身边,心头仍扑通扑通的跳动着,她竟然跌进他纺织的情网中而毫无自知,她、她这是怎么了?

    “你不是要去比试炼丹吗?还不去?或者,你觉得来个吻会好点?”凤眸带笑的落在她的脸上,谁能想到,这张平凡而普通的面容下,有着一张倾城的绝色容颜?

    “沐宸风!你别再来了我告诉你,否则,我……”

    “你怎么样?”他挑着眉,好笑的看着她。

    话说出口,她才记起,现在他的实力远远在她之上,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不由气得牙狠狠,这混蛋,害她以为他死了,伤心了这么久,居然现在一声不吭的冒了出来,却存心来捉弄她的,好,很好,看她以后怎么收拾他!

    眸光微动,她脸上的神色一变,由怒转为了笑,清眸落在他那张邪魅勾人的面容之上:“两年没见,你真是长见识了,以前怎么不见你这么会调戏女人?”说着,从空间手镯中取出了骨灰丢给他:“这东西是谁的?自己拿去洒了!”

    接过她丢来的骨灰,看着她转身便往外走去,不由轻笑,这女人,哪怕是他身上那枚印记不见了,她却还是知道,他就是他。低头看着手中的骨灰盒,这是他手底下一名暗卫的骨灰。站了起来,往前面的草地走去,他将骨灰洒于风中,随风吹散……

    今日是仙门中两大药峰的比试,整个仙门的人都去看热闹,一大早的,比试台下便已经围满了人,一个个都在议论着,双方到底谁会赢?

    除了门主之外,其他峰的峰主也一同前来观看比试,绿峰的峰主和他门下的弟子已经到了比试台上候着,云峰主也已经到了,却独独差唐心还没到来。

    “云峰的那个叫唐心的怎么还没来?不会是怕了吧?”

    “她不过才跟在云峰主主门下几个月的时间,这炼丹怎么可能比得上那已经跟在绿峰主门下多年的孙扬。”

    “临阵退缩?那也不应该啊!要是早知自己不是孙扬的对手,那就别应下这场比试,我可是听说了,如果云峰输了,那么赵峰主可就得离开南仙门了,而且还永远不能再炼丹教徒,这对一名炼丹师来说,不能炼丹,活着也没意思了。”

    “那也没法,谁让他收了那么个弟子,而且又让她出来跟孙扬比?那孙扬可是已经能炼出上品丹药的丹徒了,我听说,等赢了这场比试后孙扬就要去位炼丹公会考取炼丹师的徽章了。”

    人群中,听着众人议论着的宫翊朝台上瞥了一眼,到现在也没见那个女人出现,临阵退缩?他觉得不可能。虽然是没有与她有过什么交集,但他却知道,她绝不是那样的人,相反的,他很期待今日的这场比试,她,是否会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成功的夺胜?

    台上

    “怎么人还没来?云峰主,你的弟子不会是怕输不敢出现吧?”一名峰主笑说着,脸上神色并不看好,一个才学炼丹几个月的女子,怎么可能会赢得了那绿峰的孙扬?

    “这不是时间还没到吗?绿峰主都没急,你又急什么?”一身雪衣的美艳女子瞥了那说话的男子一眼,端着茶喝了一口。此人是雪峰峰主,顾天音的师傅,因见过唐心,所以她知道,那个女子绝不是会退缩的人,相反的,她很期待她会带给他们什么样的惊喜。

    云峰主看了看天色,至今还没看到唐心的出现,他唤来了一名弟子,让他去看看,而在这时,便听见一声轻柔的唤声传来,抬眸一看,一袭白衣的她缓步而来,身边跟着的是顾天音。

    原来,天音想着昨天那个男子出现在唐心的屋子里,心下好奇着他们两个会怎么样,一大早就去找她,不想却在半路上就遇到了她,两人谈了一会话,这才有些耽搁了时间。

    “师傅。”唐心走上前,唤了一声。

    “嗯。”云峰主点了点头,看向门主:“门主,比试随时可以开始。”

    “好。”门主睿智的目光在唐心的身上打量着,此女一身气度非凡,或许真的如云峰主所言,他日定能成长为一名出色的炼丹师。

    人群中,同样获得进内门观看比试的施云带着众人站在台下远远的观看着,看见她出来,施云目光微闪,她是那样的出色,单单是那风姿就已经凌驾于众人之上,这样的她,可观而不可触,这样的她,注定着要让众人仰视,他何其有幸,得她一再相帮。

    “唐唐!唐唐加油!我们看好你!”

    一众的云峰外门弟子大声的喊着,给台上的她助威,他们相信,学了几个月炼丹术的唐唐,一定能战胜那个绿峰的孙扬。

    台上的孙扬从唐心的出现就一直在打量着她,见她眉宇间透着自信与淡然的神色,仿佛胸有成竹的模样让他的目光微眯,这个其貌不扬的女子当真那么有本事?能让云峰主付予这样的重托,她可知,若是输给了他,云峰主从此得离开仙门而且不得再炼丹?

    “唐师妹,我是孙扬。”他上前,微微拱手一礼。

    唐心这才打量着面前的男子,年约三十岁左右,一袭内门弟子特有的白色衣袍,目光中精光闪烁,在她打量着他的同时,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

    “见过孙师兄。”她同样回以一礼,声音淡雅而轻悠,唇边淡淡的笑,让人看了实在生不出一丝反感。

    “唐师妹能得云峰主厚爱倾囊相授,定是非同一般,今日能与唐师妹比试,孙某很是期待,同时,也希望唐师妹全力以赴。”

    “嗯。”她微微点头,朝台下看去,见到了不少的熟悉面孔,目光掠过宫翊,落在了施云一行人所在的方向,目光对上了施云的目光,朝他微微的点了一下头。

    施云一怔,难得的露出了一抺笑意,同样轻点了下头。而台上唐心的目光,更让众人都好奇着,她,在看什么?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落在了那一袭灰色衣袍的施云身上。

    外门弟子?

    众人诧异,不过就是一名外门弟子,却能得让到她的点头示意,想来,此人也不一般。而宫翊在看到那施云时,目光微闪,他知道,那名男子是外门弟子云峰的管事,外门弟子都称他为管事师兄,而她,初进仙门时就是在他的管辖之下。

    “好,既然双方都已经来了,那,我宣布,炼丹比试正式开始!”门主洪亮的声音在场中响起,清晰的传入众名弟子的耳中,只听他的声音微顿了一下道:“比试的时间为一个上午,以双方各炼制出来的丹药色泽,难度而区分高低,评估人除了我,还有仙门中的各位峰主。”

    “很凑巧,双方选择炼制的丹药都是聚灵丹!来人,将两位峰主自备的灵药都呈上来。”

    门主的声音一落下,底下的人都惊讶的议论起来。

    “聚灵丹?他们两个人都炼聚灵丹?那可是可以提升炼气期实力的丹药,难度也较大,除了两位峰主之外,好像两峰的炼丹弟子都没炼制过聚灵丹,孙扬也许可以炼制出来,可是那唐唐才跟在云峰主身边几个月的时间,她怎么可能炼制得出?”

    “就是,那聚灵丹的药材也是很珍贵的,灵药最少的年份都是五十年以上,他们平时不可能有试炼的机会。”

    台上,孙扬诧异的看向唐心,她也是炼制聚灵丹?原来云峰主前阵子离开就是去找聚灵丹的灵药了吗?只是,她可以吗?就是他也没把握可以炼制出上品的聚灵丹来,她却敢挑战,无论结果她是赢是输,这个胆识就已经让他很是佩服。

    云峰主在听到门主的话后朝绿峰主看去,见他神色中透着一股自信,不禁沉思着,他们竟然也是炼制聚灵丹?他应该早该想到,在丹药中,上了难度而且又适合孙扬炼制的除了聚灵丹应该也没别的了,这一回,两人都不约而同的选择了同一种丹药炼制,那么,想要分出胜负,就只有看到时谁炼制的丹药谁属上品了。

    两名弟子分别将两份灵药放在准备好的桌子上,这才退开:“两位,这便是两位要炼制的丹药灵药,请查看。”

    唐心和孙扬分别上前,掀开了盖着药材的布,看到那些药材,唐心却是眉头一皱,看向她师傅:“师傅,药材有损。”掀开布的同时,一股难闻的味道扑鼻而来,那好像是什么的尿味,坏了全部的药材。

    “什么!”云峰主一惊,大步上前,果然看到那些药材上面有着淡黄色的尿液,一股腥臭的味道让人皱起了眉头,他沉着脸,扫了那绿峰主一眼,瞥见他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但眼中的那抺得意的神色却让让他捕捉到。

    这些药材,是他动了手脚毁掉的!卑鄙!

    “怎么可能?这些灵药都是锁起来的,没人进去那间屋子,而且锁匙一直在我的身上!”门主一脸愕然,看着那些上好的药材竟然就这样毁了,心下不禁暗叹。

    可惜啊!都是上了年份的药材,要寻到这些药,不容易啊!

    唐心在见到药材被毁的时间就朝绿峰主和孙扬看去,她知道这一定跟绿峰主脱不了关系,而孙扬在看到她的药材被毁时那错愕的神色不是假装的,想来,他应该是不知道他师傅动了她药材的事。

    哼!不舍得那件圣器么?想要将她师傅赶出南仙门永远不能再炼丹?她岂会如他的愿!

    “唉呀!真是可惜了,这么好的药材,可都是上了五十年份的,不易寻啊!”绿峰主装模作样的走上前来,一脸惋惜的说着,看了看那脸色黑沉的云峰主一眼,问道:“那,如今你们没了这聚灵丹所需要的药材,又想拿什么跟我们比?或者,直接认输?”

    听到这话,孙扬一怔,朝他师傅看去,心中隐隐想到了什么,却是不敢相信,难道、难道他师傅怕他输给了云峰主他们,故意毁了他们的药材?这……

    ------题外话------

    亲爱滴们,猜猜药材被毁,唐心会炼制什么来比试?猜中有奖哟,哈哈,当然,粉丝值必需是满一千的正版读者,跟文的亲,应该是不难猜出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