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2 两人的惊险相遇

    “什么?上品内丹?唐唐,这真的是你炼制的吗?”

    一听说那丹药竟然是上品内丹,众人不禁争着上前,拿起那小瓶子倒出一些一看,只见丹药色泽莹亮,就算他们这些不懂丹药的人见了,也知道这绝对是上好的。殢殩獍晓

    唐心笑了笑,道:“你们把这些都分了吧!留着也许以后会用得着。”

    施云看着她,心下感慨不已,她确实是不一般,这才数月的时间就能炼制出上品丹药来,也难怪峰主会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她的身上。

    “管事师兄,你进阶了?”唐心带笑的目光落在施云的身上,数月前的他,是炼气四层,如今已经是炼气五层了。

    “嗯,前几天才进入炼气五层的,这都得多亏你送的那些灵石。”施云露出了一抺笑说着。

    “我们走走吧!”

    听到这话,施云微微一怔,随即轻点了一下头:“好。”他看向众人,道:“既然唐唐送来了这些灵果,你们就先停下尝尝吧!”

    “多谢管事师兄。”众人欣喜的应着,纷纷上前拿起灵果,一个个开心不已。

    施云陪着唐心慢慢的走着,两人一路谁也没说话,就静静的走着,看着周围的环境,听着林间传来的鸟儿鸣叫声。

    施云看着她的侧脸,她长得并不好看,普普通通很显平凡,但偏偏是这样的一张脸,却让他觉得她比任何女子都要美,她的身上,自有一股淡然与优雅的气息,莫名的吸引着他的目光,却,又让他止步,不敢太过靠近,唯恐亵渎了她的圣洁。

    慢慢的敛下眼眸,掩住了眼底的神色。

    “管事师兄,每一年仙门里都会有外门弟子选拔,你以前没去参加过吗?”她停下脚步,看向了身边的他。

    “只有炼气四层,就算进了内门,也只不过是多了个内门弟子的名称,在修炼上面也没什么不同的。”

    闻言,唐心一笑:“师兄说得不错,内门弟子也不过就是多了这么个名称而已,如果是有心修炼,无论是外门弟子还是内门弟子,都是一样的。”

    看着前面就是她进仙门时住的那间屋子,问:“那间屋子现在没人住吗?”

    顺着她的目光看去,视线落在那间屋子上:“没有,云峰没有新来的弟子,这间屋子到现在都是空着的,几个女弟子说想要过来这边住,不过男弟子们却不肯,说是你的屋子,这这样留着。”

    说着,他看向她,迟疑了一下,问:“明日你就要与绿峰的人比试炼丹,可有信心?”

    “我想,应该是没问题的。”她轻笑着,道:“就是冲着那件圣器,我怎么也得赢。”

    “据我所知,绿峰主门下的那名弟子跟了他已经有九年了,他所炼制的丹药中,也有上品的丹药,你还是要小心一点为是。”

    “嗯,我会的。”她一笑,看向他道:“我进仙门以来,管事师兄帮了我很多,他日若有机会,我也希望可以帮回管事师兄。”

    被她那双带笑的清眸直视着,施云心中一动,微移开了目光,道:“我并没有帮到你什么,反倒是你,上回若不是你,我已经走火入魔了。”

    “生活中的点滴,适时的伸手相助,更能让人记住,管事师兄于我,就如同一位兄长一般,虽然不过短短几日的相处,却也让我在这仙门中感受到温暖。”她轻声说着,清眸落在了那天空之处,似在回忆,又似在感叹:“曾经,我有一位很疼我的兄长,他有什么好东西都会留给我,护着我,宠着我,我与他并无血缘关系,但他却做到了一个兄长对一个妹妹的呵护与宠爱,我想,就算是亲生的兄长,也不一定有他待我那般的好,只可惜……”

    想起以前的事情,想起了那护她宠她的胖子哥哥,她不由的心头泛酸,也是为了护着她,他才会被那修仙者废了双腿,也是为了护着她,他才会死去……

    如果她足够强大了,那她就可以保护好她的亲人,如果……这世上没有如果,她会去做,她想了就会去做!她会努力的让自己变强,直到,无人再可以带给她威胁,无人再可伤她的亲人!

    一旁的施云看着她,见她身上流露出的那一份悲戚,转眼间逝去,清眸中锋芒掠过,清冷而森寒,他不由敛下了眼眸,暗叹,只可惜,他的实力太弱,根本无法帮到她……

    与施云聊了一会后,唐心便回去了,因为她的师傅已经回来,正在找她。

    当她来到炼丹房时,见她师傅已经在那里摆弄着药材,便走了过去:“师傅。”

    云峰主转过身来,看了她一眼,道:“我听说,文轩对你下手?”

    “嗯,上回师傅让他吃的遗忘丹他没吃,因此存了个心眼,想用盅心液控制我,不过却被我发现了。”

    闻言,云峰主眉头一皱:“若是你的金莲圣火被人知道了,势必会引来麻烦。”

    “他应该没有说出去,而且,在他被赶出仙门时,已经被我废了,下巴被我缷下,说话也是含糊不清,一个成了废人的人出了仙门,也只有死路一条,他,活不成。”

    她的眸光微冷,不是她太狠心,而是他逼得她非出手废了他不可。

    “唉!他跟在我身边也有几年了,一直都很努力,估计是因为这几个月我都把精力放在你的身上,而忽略了他们,他才会偏激的变成那样,做出了那样的事情。”再怎么说,也是跟在他身边多年的弟子,如今却出了这样的事,他又岂能不心痛?

    只是,他却不知他的用心良苦,没错,他是把精力放在唐唐的身上,但他这也是为了希望可以将她培养成出色的炼丹师,到时她可以炼制一些帮助他们进阶的丹药,这对他们大有好处,然而,这事情他却不能跟他们明说,而他却又不懂他的苦心。

    天赋出众的弟子何其难得?试问有多少仙门弟子不需要用丹药辅助进阶?就算是修炼天赋极佳的弟子,也必然会有用到丹药的时候,筑基期的筑基丹,就不是谁都能炼制出来,哪怕是他,也在多次的尝试中只有一次的炼制出了筑基丹。

    还有那金丹期的大元丹,试问,这虎啸大陆谁炼制出来?他会把全部精力放在唐唐的身上,是因为她的金莲圣火,是因为她炼丹的天赋,他相信,只要用心栽培,她一定可以炼制出那些极为少见而又珍贵的丹药。

    “邪念一生,无法抑止,他走错了一步,满盘自是皆输。”唐心淡淡的说着,对于那样的人,她不同情。

    闻言,云峰主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唐唐,我将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你的身上,也不多求,只希望将来你在炼丹方面有了成就,可以帮助一下你的师弟他们。”

    唐心抬眸看着他,露出了一抺笑容,轻声道:“师傅放心,也许他们都说师傅忽略了他们,但我知道,师傅心里也是有他们的,等我在炼丹方面有了进步,我可以炼制一些丹药帮忙他们进阶。”

    “好,听你这么说,为师就放心了。”他点了点头,他知道她的出身非凡,知道她的心性不一般,不是谁都能入得了她的眼,而今,她能应下他的这一要求,已经是很不错了。

    “这是聚灵丹所需要的灵药。”他拿出了药材给她看,道:“已经准备齐全,不过这些药材连同明日要比试的丹药名称都得放到门主那里去,待明日比试之时,才一同呈出。”

    “嗯,那师傅就去吧!我对炼制聚灵丹很有信心,这一次的比试,不会输给绿峰的。”她笑说着,看了那些丹药一眼,这些丹药她的药田里面倒是没有,看来得找时间让人给她买这些种子回来种,毕竟,聚灵丹可以帮助炼气期的修真者进界,如果拿到外面去卖,那收入更是不言而喻。

    “你今天就好好休息一下,明日才有精神。”云峰主说着,便带着那几样灵药往外走去。

    而当云峰主来到门主那里时,绿峰主也正在那里,两人见面,一声问候也没有,自走移开目光:“门主,我把炼丹的药名,以及灵药送过来。”

    “呵呵,好,那,你所炼制的是什么丹药?可写好了?”门主抚着胡子问着,看向云峰主。

    “丹药名在这里。”他上前一步,将要炼制的丹药名递上前。

    门主接过一看,脸上划过一抺古怪之色,看了看他们两人,最终什么样话也没说,只是把纸条收起,对一旁的一名弟子说:“把云峰主的药材也送到室中放起来,记得,锁上门,不许任何人进去。”

    “是!”那名弟子应了一声,走上前,接过云峰主手中托着的那个用布遮住的药材托盘,转身走进后室中,将丹药放好,并且锁上了门,这才将锁匙交给门主。

    绿峰主没有错过门主看到那丹药名时的表情,他朝云峰主瞥了一眼,继而敛下了眼眸,深思着,他们选的会是什么样的丹药?那个唐唐才跟在他的身边几个月,能炼制出什么样的丹药?

    “主门,既然没什么事,那我就先回去了。”他拱手说着。

    “好,去吧!”

    看着绿峰主转身离开,云峰主这才道:“门主,这次我出门寻药的同时,已经找到了拥有千年灵紫草的人,只不过,他说,他要十颗筑基丹才肯交换,否则,就是拿什么他也不肯舍让。”说到这,他不由皱起了眉头,十颗筑基丹,试问,四个仙门之中,谁拥十颗筑基丹?且不说筑基丹的药材珍贵,在四个仙门之中,也没有一位炼丹师敢打包票能炼制出十颗筑基丹来。

    “这……”

    闻言,门主也不由的皱起了眉头:“筑基丹何其难寻?四个仙门之中,哪一个都没有十颗筑基丹,但,若是四个仙门合起来那应该是有,只不过,因筑基丹炼制的过程复杂,一向都没有炼丹师有十人足的把握可以炼出,我们南仙门中有三颗,分别是你和绿峰主所炼制的,却也只是中品丹药,还不能称之为筑基上品。”

    “所以我打算过些天再下山去问问,能不能换成别的,这十颗筑基丹就怕是凑不齐了。”在他最落难的时候被仇家追杀,是门主救了出他,而今门主时间无多,他希望可以帮到他,哪怕,只有一丝的机会,也想还了昔日救命之恩。

    “唉!这事就听天由命吧!也许,再说,能否炼出大元丹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如果注定我要陨落,那谁也改变不了。”他叹道一声,挥了挥手:“你在外奔波也累了,回去休息吧!”

    见状,云峰主心思微重,他看了他一眼,道:“门主,无论如何,我也会想办法集齐那件灵药,而你也要相信我,唐唐,她一定可以炼制出大元丹的!”说着,他转身往外走去。

    而此时,唐心正在她林子中走着,她所居住的屋子划开了一部份,较于靠向山,在屋子的不远处,有一大片的林子,平时也没什么人到这里来,也算较于清静的,只是没想到,今天却会在这里遇到了人。

    “是你?没想到,你竟然连这里都找来了。”她看着那朝她走来的黑衣男子,这个人不正是那个魔修吗?他竟然还真的找到她了,真是阴魂不散。

    耶律舜华一身弥漫着一股暴戾的阴狠气息,他一步步的走向那里一袭白衣的女子,目光凶残而狠厉,如同一条毒蛇一般,令人心惊胆寒。

    当他听到唐心的话后,忽而黑色的身影一闪,唐心只觉一股阴风掠过,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脖子就被一只手紧紧的扣住,耳边传来了那魔修阴狠而暴戾的声音。

    “你真让本尊好找!女人,你说,本尊要如何处置你好?”他单手扣着那纤细而脆弱的脖子,俯在她的耳边低低的说着,声音,狠厉而带着嗜血的气息。

    “咳咳……”

    “你的胆子很大!杀了你?太便宜你了,应该把你剁去四肢,塞进毒物缸里!你说,可好?”他扣着她的脖子,将她的脸转了过来,看着她在他释放的威压下毫无反抗之力,不由满意的眯了眯眼,唇角勾起一抺阴狠的笑,只是,当他眯着的凶残目光落在她那张依旧如初的普通面容之时,眼底光芒一闪。

    “你是易容的?”

    正常人的脸,如果被他这样掐着脖子,脸色一定要涨红,而她,脸色只是如常的红润,一看就知不正常!伸出另一只手在她的脸上摸索着,却没摸到任何边缘,他不由重新审视着她,如果是易容的脸,应该有边缘,而他手指下的肌肤却细滑而正常,没有任何做过手脚的痕迹,这是因为何故?

    唐心因他的话心头一惊,这魔修好生厉害!竟然能看出她的脸是易容的,不过,她的手法与一般易容者不同,他是找不出一丝蛛丝马迹的。

    “藏身仙门,竟然还易容?你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的手松开了她的脖子,却改而掐住了她的下巴,仔细的端详着,似乎在研究着,她这张脸是如何易的容。

    炼丹师有易容丹,但是,那易容丹却是改变人的面上骨骼的,而服用易容丹的一般仔细端详还能看出一丝不同。

    “你没用易容丹?”他的声音越发的阴冷:“你说,如果把你这张脸皮剥下来,下面可还会有一张?”

    唐心皱着眉头看着他,这人真的是魔修,狠厉如斯,手段凶残,她毫不怀疑,他说得出做得到,可恨,她此时浑身动弹不得,在他的威压之下竟然毫无反抗之力!筑基期尚如此,这个人,莫非是结丹期的魔修?

    “杀了我,你也活不了。”她庆幸,她给他吃了药丸,那药丸虽不是灵药,却是只有她才有解的药。

    “没有人可以威胁到本尊,包括你!”他眯着眼,阴狠的目光中浮现凶残的神色,忽而低低的笑了起来:“你放心,本尊不会杀了你,但会让你生不如死!”他的声音由轻到重,眼中狠厉之色猛然迸射而出,声音一落下的同时,大手一扯,撕下了唐心身上的外衣。

    “你!”

    她没想到,这个魔修竟然如此不按常章出牌,外衣被撕破,露出了雪白的双肩与优美的雪颈,只是,脖子处因先前被狠狠的掐住而轻微的瘀红,看起来分外的剌眼。

    耶律舜华目光一眯,看着她玲珑而曼妙的身段,雪白的肌肤,眼底深处掠过了一丝欲望的火焰,他心下暗暗心惊,竟然只是这样看着这个女人的曼妙身段身体就起了反应,这样的事情,可是从来都不曾有过的。

    他伸手抚过她的雪滑的而圆润的肩,细细的来回摩擦着,勾起了满意的笑:“女人,你的身体,本尊喜欢!”声音一落,他大手一推,一点也不怜香惜玉的就将被他的威压摄住的唐心给推倒,直直的倒向了草地。

    唐心冷冷的看着他,空间手镯中,凤凤和小丹都想出来,却被她制止,这个魔修的实力不知到底多强,蓦然动手,她怕它们两个都会受伤,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她不会让它们冒这个险。

    男子俯身下来,强大的威压震得她体内血气直翻滚,只觉喉咙一甜,鲜血从口中渗出顺着嘴角滑落,大手从她的脖子处缓缓的往下移,来到她的胸口处徘徊着:“你就得不错,本尊就是魔修!”

    眼见男子的大手就要复上她的胸前的柔软,她心念急转,忽而勾起一抺魅惑的笑,强自压下体内的不适,轻声开口:“你想要我的身体?何不让我来服侍你?”

    闻言,耶律舜华的手一顿,目光眼掠过一抺暗光,瞥了她一眼:“本尊不喜欢玩花样的女人。”

    “在你的眼皮底下,我逃不掉的,与其被你强行占有,倒不如由我自主,可好?”清眸带着惑人的媚光,唇边的笑,勾人而摄魂,哪怕此时她面容平凡,可在她那双魅惑的媚眼与勾人的惑笑之间,竟如妖精一般迷人,一不小心,便使人迷失在其中,不能自拔。

    看着她展现出来的魅惑风情,耶律舜华眸光越发的深暗,眼中的欲望火焰越发的强烈,她被他以威压摄住,无法动弹,却不惊不乱设法引诱着往她的陷阱里面掉,她确实很不一般,一而再的勾起了他的兴趣。

    “好,本尊且看,你玩什么花样。”他威压一收,侧身躺在了草地上一手托着头看着她。

    身上的威压一被收起,整个人如同被搬开了压在身上的石头,顿时一顿,一口气也缓了过来,她轻呼出一口气,瞥了一眼被撕裂的外衣,目光微闪,朝那魔修看去,见他眼底深浮跃着欲望的火焰,看着她的目光尽是掠夺的霸道,她心知,这个魔修是跟她较上劲了,而且,还真的是对她的身体感兴趣。

    他太过精明,明知这是她特意的引诱却还等着接招,那只能说,他很自信,对他的实力很自信,而她确实也见识到他非同一般的实力,若要取胜,只能趁其不备,而想要趁其不备就只有在他动情意乱情迷之时!

    眸光的神色掩去,她勾起一抺魅惑的笑,身体也顺势倚进了他的怀里,纤纤细手抬起,在他的身上慢慢移动着褪去他的外袍,轻声细语的道:“你是我遇见过实力最强的,输在你的手里也是理所当然,既然逃不掉,那就换一种方法吧!”她的手解开他身上的衣袍,一层一层,直到,见到了他那一身古胴色的肌肉。

    耶律舜华盯着她那魅惑的神色,看着她那纤纤玉手划过他的胸口,来回的流连着,他微勾起了唇角,阴冷冷的笑着,胸前心脏处,最为脆弱的地方,也许她想选在那里动手?然而,那纤纤玉手却在下一刻又移走了。

    身体的欲火在跃动,他想要她的念头越发的强烈,阴狠的目光变得幽深而灼热,他盯着她,不想再等,猛然翻身一压,将她压在身上,低下头,吻向了她优美的雪颈,闻着她身体散发出来的那股奇特的女子清香,目光越发的暗沉,大手也随着在她的身上移动着,一寸一寸往下移……

    他没看见,唐心眼中的魅惑之色褪去,只剩下冰冷而浓烈的肃杀之气,她强忍着自己不去动手推开他,强忍着不现在下手,她的机会只有一个,只能挑中时机,只能等他眼中只剩下情欲的时候动手!

    当身上的男子气息越发的急促起来,当他的动作变得粗暴而狂野,当他的唇顺着脖子而下,来到她的胸前,另一手复上了一侧准备撕裂那里抺胸之时,她目光一寒,腿微往上一伸,看似情动的勾住了男子的精壮的腰间,实则,却是猛然抽出了靴子中的匕首毫不犹豫的就剌向男子的背!

    几乎是同一时间,耶律舜华眼中情欲散去,半侧过身一手捉住了她的手,可惜仍慢了半步,锋利的匕首咻的一声划过他的手臂,深可见骨的一道刀痕裂开,鲜血直涌而出,滴落唐心的身上,染红了她的白色的抺胸。

    看着那应剌入他背后一刀致命的一击却因他侧身的闪开而只划过他的手臂,她眉头一皱。

    错失良机!

    “好,很好!”

    阴沉沉的声音带着戾气传来,声音中,杀气四起,他看着那深可见骨的伤口,目光一眯,浑身的威压顿时释放而出,强大的阴寒气息尽数袭向唐心,让她手中的匕首无力的脱落,而这时,耶律舜华的大手再度的扣上了她的脖子,目光凶残而阴狠,杀意腾腾,似要掐断她的脖子似的。

    “放开我娘亲!”

    一道光芒闪出,凤凤忍无可忍的从空间中跑了出来,本能的释放出上古神兽的威压想要帮唐心解围,谁知它的威压才袭出,另一股阴寒而强大的威压铺天盖地的朝它袭来,只觉一股凌厉的狂风卷过,它连站都没站稳的就被击飞了出去。

    “噗!”

    凤凤圆胖的身体在地上滚了好几圈,从跟了唐心到现在都没受过伤的它,被这一击,喷出了一口鲜血,身体无力的趴在草地上,挣扎着想站起来,可双腿却在发软。

    该死!

    这个魔修的实力竟然比它强!如果它是成年的上古神兽,一定可以保护它娘亲的,可是,现在的它只是幼年期的上古神兽,实力根本不到成长期的十分之一!

    “凤、凤!”

    唐心一惊,自己动无力去救它,那掐在她脖子上的手,似乎要扭断她的脖子似的,连说话都说不上来,喉咙处,一口气上不来,就像下一刻要窒息了一般,难受得紧。

    “咝!咝咝!”

    小丹本想趁他不注意时窜上前咬他一口,只要沾上了它的毒液,就算他的修为再高也必死无疑!只是,它还没近得了他的身,就被他大手一挥击了出去,一道风刃的击出,小丹惊骇的一闪,却仍被切伤了蓝色的蛇身,鲜血渗出,它在地上扭动着退离那魔修的身边。

    “小丹!”

    凤凤惊愕万分,真险,如果小丹刚才没避开,那么那一击正中蛇的七寸之地,它必死无疑!

    “顺我者生!逆我者亡!女人,这是你自找的!”

    耶律舜华蕴含着杀气的声音阴测测的响起,他手中的力道越发的重,眼见身下的女人就要被他掐死,这时,一道清雅悠然的声音却缓缓传来,如同天外仙音,轻柔的渗入人心。

    “蓝天白云,万里晴空,绿树成阴,如此美景,怎可杀生?”

    这突如其来的声音,温润中透着几分仙气,似深山古林中震摄人心的钟声,悠远而飘渺,又似云中仙人的一声轻叹,悠悠从天边而来,毫无预警的划破了草地上那股阴寒而浓烈的杀意。

    耶律舜华眯着眼回头一看,天空之中,一名绝尘飘逸的仿若谪仙的男子坐在一头身披盔甲威风凛凛的火麒麟上面,一袭宽松的白色衣袍翩翩,更将他托得尊贵高雅,只见他墨发随着清风飞扬,剑眉飞斜入鬓,一双凤眸半眯着看着底下的一幕,在瞥见那被撕去衣裙只剩下抺胸和里裤的女子以及那摔落一旁的胖小子时,眼底深划暗光流动,瞥向那黑衣男子的目光,多了一分的冰冷肃杀之气,唇角也微微的勾起了一抺亦正亦邪的笑,平添的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的诡异。

    他似神,飘逸而绝尘,尊贵而高雅,他却又似魔,邪肆而冷冽,诡异而莫测,且不说他那一身令人无法窥知的强大修为,就是他身下座骑,火麒麟就已经不是俗物,火麒麟,同为上古神兽,而那样体形的火麒麟,摆明了就是一头成年期的上古神兽!他的出现是令人措手不及的,他的实力是令人无法窥知的,他的强大不用言语是摆明在那里的,他所带来的威胁以及无法忽视的存在感,令人莫名的不安着。

    就算是耶律舜华,此时也不由心生忌惮的眯起了眼,认真的审视着他,他是魔?还是仙?

    凤凤在看到那坐在火麒麟上面的白衣男子时,不由瞪大了眼睛,胖嘟嘟的小脸尽是不可思议的震惊,伸出了小手指着他:“你、你……”

    你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活着?

    它想问出这句话,可是,心中的震惊与不可思议让它说不出话来,那熟悉的面容,熟悉的人,却不熟悉的气质,他是同一个人吗?不由的,看向了它的娘亲。

    耶律舜华的手仍然扣在她的脖子上,但却松了不少,估计是因为那突然出现的人,那个人是谁?她微移动着,往那天下看去,这一看,她徹底的怔住了,心头如同巨浪掀起,泛开了一股酸涩之感,眼中不知不觉涌上的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让她看不清那天空之处的那抺白色的身影,直到,眼泪顺着眼角滑落,那坐在火麒麟上面的那抺白色的身影再度清晰的出现在她的眼前。

    是他吗?那一模一样的容颜没有丝毫的相差,那不止一次出现在午夜梦里的男子,如今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这是不是一个梦?是不是梦醒了他也就不见了?

    明明,明明他已经死了的,他的骨灰还放在她的空间手镯里面,怎么可能还活着?可,他明明是那样的像……像?

    心头一怔,为何她会说像?是因为那气质吗?沐宸风的气息冰冷而严肃,而那天空处的男子,绝尘而脱俗,邪肆中带着诡异,他似仙,却更似魔……

    一时间,她忘记了自己的命还被掐在魔修的手中,她就那样怔怔的看着,她想看清楚,那个人,到底是不是他?

    “你是什么人!”耶律舜华暴戾的声音传出,凶残的目光紧盯着那空中的白衣男子。

    “本仙法号拂尘,人称拂尘仙尊。”

    闻言,耶律舜华眸光中掠过嗜血的气息,盯着那坐在火麒麟上一派悠哉的男子,喝道:“既是仙修,那就速速离去,否则,别怪本尊不客气!”

    “既是路过,见到此景,怎么可就此离去?光天化日之下,取人性命,本仙遇见,又岂能装作不见?”他的声音带着特有的磁性,低低的甚是温柔,却又透着一股莫名的冰寒。

    听见他的话,耶律舜华眼中狠色一闪,就要下手杀了唐心,谁知就在他杀念才动的一瞬间,天空中突然袭下一道铜环,铜环由小变大,在半空中掠过的同时,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以及夹带着丝丝回音的声响,以掩耳不及之势击向了耶律舜华,因那道铜环的速度极快,撞击力道也强大,这一撞,耶律舜华闪避不及,只感觉一股强大的暗劲透过那铜环撞上了他的背,将他整个人狠狠的撞击了出去,滚出了七八米外。

    “噗!”

    透过铜环袭向他体内的强大气息一个回荡,耶律舜华只觉胸口处血气翻滚,一股鲜血猛的从喉咙涌上,噗的一声喷洒在草地上。

    危险解除,凤凤起身跑到主唐心的身边将她扶起,看着怔愕着的她,边摇着边唤:“娘亲?娘亲?”

    唐心怔怔的看着那个男子骑着火麒麟从半空中落下,走到了她的身边,脱下了他的外袍温柔的披在她的身上,她反应不过来,也不知怎么去反应,她以为他是沐宸风,但是,沐宸风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成为一名拥有这样强大实力的修仙者,而最重要的一点是,他死了,他还被火化了,而且,他的骨灰就在她这里……

    当看到她脖子处那道勒痕,以及那几处被啃咬过的吻痕,凤眸半眯,眼底深处越发的暗沉,他走向了那名扑倒在地面上的黑袍男子,在唐心看不见的地方,凤眸中寒意凛冽迸射而出,凌人的杀气与强大的威压尽数袭向那名黑袍男子,唇边勾起的那抺诡异的笑变成了冷笑,他手一动,那个盘旋着的铜环再度回到他的手中,而那只火麒麟则停落在半空,并不加入的只观战。

    “攻击型的仙品灵器!”

    耶律舜华震惊的看着他手中那个可以缩小变大的铜环,心头大骇!这个男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拥有上古神兽火麒麟的同时,还拥有那攻击型的仙品灵器?难怪那样看似随意的一击就将他打成重伤,今日,他算是见识到仙品灵器的威力了!

    仙品灵器?

    沐宸风睨了手上的那个铜环一眼,这铜环是他从老头那里搜刮来的,正好给他的座骑火麒麟当颈圈,没想到这玩意儿还是个仙品灵器?

    半空中的火麒麟看了他一眼,半个月前,它还舒服的当着它自由自在的灵兽大王,谁想某一日被他骗着契约了,这一下,成了他的契约兽还得当座骑,更弄了个颈圈来给它带,好吧!虽然它知道那是件上品仙器,但它真的不想脖子上套个环子,无奈,它越是不想,他越是要它戴着。

    跟了主人半个月,多少也摸清了他的一些脾气,费了这么找东找西找的,今天跑到这里来了,这个女人,莫非就是主人在找的人?看着长相平凡,真不知有什么好的,用得着为了她花那么多心思吗?

    “魔修?”凤眸朝耶律舜华睨去,这一眼,带着打量,更带着莫名的杀意,他忽的勾起了嘴角,道:“如此天气,本不该杀生的,不过,师尊有令,遇见魔修当除之而后快!”

    声音一落,手中的铜环带着凌厉的风劲再度袭出,铜环时而变大,时而缩小,紧追着耶律舜华攻击,每一击,收回时变小,击出时变大,丝丝细微的铜环声伴随着凛冽的气流声传出,追得那耶律舜华狼狈不已。

    “砰!”

    “噗!”

    又一击重环击中他,顿时将他整个人都撞向前去险险的再度跌下,只是,身体是稳住了,因上品仙品的攻击而翻滚的气血却是再就度的从口中喷出,身体才站稳,身后凌厉的风劲再度袭来,他就地一滚,迅速退离,那铜环却节节逼近,突然间,由一化成二,一个重重的往他的腰间袭去,一个则往他的腿撞去。

    “啊!该死!”

    只来得及避开腰间的撞击,可下一刻,骨头断裂的声音清脆的传出,痛得他低吼的怒咒着,拖着腿往后退,一手凝聚一道风刃袭出,同一时间唤出自己的座骑迅速跃上,飞至半空,他停了下来,凶残的目光盯着下面的白衣男子。

    “今日之仇!本尊定要十倍还之!”声音一落,他身下的座骑一飞,迅速的往云中掠去,消失在云端之中。

    “麒麟,过来。”收回铜环,他唤了一声。

    火麒麟看着他手里的那个铜环,认命的上前,来到他的身边蹲下,果然,那铜环下一刻便套入它的头中,挂在它的颈部,无奈的瞥了他一眼,继而在草地上趴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