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 死而复生的人!

    南仙门中,此时最热闹最多人议论的话题就是云峰里出了个叫唐唐的女子,进了南仙门没几日就破格的被云峰峰主收为直属徒弟,更在到内门报到的那一天,将内门弟子的两名弟子淋了个浑身湿透,而这个人,更是被誉为南仙门第一美人的顾天音的至交好友,唐唐,名字平凡无奇,但却让人忍不住的对她心生好奇,想见,却见不到她这个人,因为自打被云峰峰主收为直属弟子之后,她独自居住的小院被下令不能去打扰,而且云峰峰主整整几个月的时间都将心力全放在她的身上,除了偶尔指导门下的那些弟子炼丹技术之外,其他的时间都用在亲自指点唐唐炼丹的步骤与要注意的细节上面。殢殩獍晓

    这让那一众的丹徒心生不解,为何她竟然就有入得了他们师傅的法眼?而且还那样的偏心?将全部的精力都花费在她的身上?只有一个人一直暗暗的打着主意,这个人便是云峰的大弟子,沈文轩。

    别人不知道是为什么,但他却知道,因为数月前他师傅在看到唐唐凝聚出来的火焰之时,露出了那样震惊又不可思议的神色,让他们封口却又不放心,到最后竟然还给他们吃遗忘丹,他就知道,事情绝不简单。

    金莲圣火,他记得他师傅当时是这么说的,为了查出这金莲圣火是什么,他足足用了几个月的时间,终于弄明白,为何他师傅会像捡到宝一样的将唐唐收为直属弟子,又为何花费那么多的精力在她的身上。

    “唐唐……”他目光中闪过一抺幽光,一个念头在心中隐隐形成,看了看天色,这个时辰,师傅应该去休息了,而她,应该还在炼丹室中。

    收拾了东西,他便往炼丹室走去,直属弟子的炼丹室与他们的不在一个地方,他要到唐唐所在的炼丹室,还得走上半柱香的时间,当来到炼丹室时,他放轻放脚步,慢慢的往里面走去。

    里面,一袭白衣的女子正在不紧不慢的在准备着药材,垂落在身后长及腰间的墨发如丝一般,纤纤的身影,优雅的气质,她看着就这样平凡,可却又让人觉得不平凡,不知是白衣的作用,还是因为她本身气息的缘故,只觉浑身弥漫着一股圣洁崦尊贵的气息,就这样看着,给人一种宁静安详的感觉,她就近在眼前,可,却偏偏又远在天边。

    目光微动,慢慢的敛下,掩住了眼底掠过的光芒,他扬起了笑,走了进去:“唐唐,你现在可是大忙人了,想见你一面还真的不容易啊!”

    唐心回身,见是他,眼中闪过一丝诧异,笑道:“师兄,你怎么来了?”

    “这几个月你都少去我们那边,大伙都在念着你呢!便让我过来看看你。”他走了进去,来到那摆放着药材的桌子,见很多的药材都是一些高级药材,这些药材,一般都不会出现在他们那里的,就算是给他们炼丹,也只会是一些较于常见的药材罢了,可到了她这里,却都是上了等级的。

    他敛下目光,掩去眼中的神色,叹道:“直属弟子跟我们真的不一样啊!你瞧,当时在我们那边,也没见用过一次这样的药材,唐唐,师傅对你真的很好。”

    “师兄,虽然药材是不同的,但是师傅所教的炼丹方法却也是相同的,药材只是炼制出不同的丹药罢了,其实也没什么,再说,我们都是师傅的弟子,师傅对我们一样都是很用心的。”

    “行了,我也是随口说说,要是让师傅听见了,准罚我一顿不可,呵呵……”他笑说着,道:“对了,今天来其实是想把这个给你。”他从怀里拿出一个小盒子,递上前给她。

    唐心微怔:“给我?这是什么?”她接过手,打开一看,见是一颗手指头大小的药丸,当下不解的看向他。

    “这颗是美颜丹,专门给女子用的,是北仙门里一位女炼气师所炼制的丹药,女子吃了这个,容颜会变得美丽,这可是上等的丹药,而且一般男的炼丹师不会去炼制这个,也只有女的炼丹师才会炼制。”

    “那这应该很贵重吧?师兄怎么就将这个送给我?”

    见她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身上,沈文轩微顿了一下,一副像是不好意思般的神色开口:“其实是这样的,你也知道,师傅把大部分的精力都用在你的身上,我一心想要成为一名炼丹师,可这样下去,我一定不会有什么进展的,所以,我希望你以后每个月能抽出一两天的时间给我指点一下,可好?”

    闻言,唐心微愕,看着手中的这颗美颜丹,露出了一抺笑容:“师兄,我们都是同门,谈什么指点的,如果师兄有这个心,那每日师傅离开后,你也可以到这来与我一同炼丹,我们就不说什么指点了,一同研究可好?至于这颗美颜丹,师兄就拿回去吧!”

    如果他真的一心想成为一名炼丹师,而且又怀有这样的热诚,一同研究也没什么不可的,那美颜丹也许对别的女子有用,但她却是一点兴趣也没有,毕竟她很满意她自己的容貌。

    沈文轩愕然,他绞尽脑汁就想到,她的容颜普通而平凡,若是送她一颗美颜丹她定然会欣然接受,可是,却没想到她却拒绝了他送的丹药,要知道,炼丹师的丹药千金难得,更何况是这种视为女子美颜圣品的美颜丹,却不想,她竟然不要。

    看着那颗丹药,他眼中一抺暗光闪过,这可是他好不容易才弄回来的,而且,他在这美颜丹上动了手脚,已经不仅仅是美颜的丹药,若是她吃下了,那么……

    “师兄?”见他怔愕的呆站着,唐心唤了一声。

    他收起眼底的神色,看向她,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唐唐,听你这么说,我都不知说什么好了。”

    “这也没什么,师兄,这丹药你就拿回去吧!留着以后送给你心仪的女子,我想她一定会很开心。”她轻笑着,转身去整理着药材:“师兄,今天我还有点事要去做,收拾完这里的东西后就走了,你明日要有时间,那就一起来吧!反正这边还有地方,我想师傅就算知道了也不会说什么的。”

    看着她在那里收拾着,整理着药材,他握住了手中的丹药,扯出了一抺笑:“好,那我先回去了,明日再来找你。”说着,这才转身走出。

    唐心没去想他的别有用心,因为她觉得他没理由这么做,自然就不曾多心,而且,沈文轩对炼丹一向认真,她在那边帮忙的那几天看得清楚,他是真的有心想要成为一名炼丹师,所以若是能帮上他,她也觉得没什么的。

    只是,她不知,此时南仙门的门主正与她的师傅以及绿峰的峰主在商量着事情,而且,还是与她有关的事情。

    一身灰色衣袍年约八十的老者白发苍苍,却显得精神抖擞面色红润,此人,便是这南仙门的门主,一位处于筑期巅峰期的修仙者,在这虎啸大陆,修为能到达筑基巅峰的修仙者众人所知的便只有这四仙门的四位门主,而这四人也已经分别是是一百八十多岁的年纪,如果在到达两百岁寿元之前无法突破筑基期进入结丹境界,那么等待他们的便将是陨落。

    陨落,是所有的修仙者最为担心的事情,尤其在这只有一步之遥的境界中损落,最是令人可惜,正因为如此,他们经常闭关修炼,为的只是希望能赶在寿元将尽之前突破,那么,只要突破了筑基巅峰进入结丹境界,他们的寿元将延伸到高达七百岁,寿元的延伸对于修仙者来说无疑是极尽的诱惑,却也是他们最无法掌控的东西,因为这仅仅一步之遥的境界,他们也许就是用上三十年,也未必可以跨进去,然,他们已经没有三十年的时间可以去努力,他们所剩下的,也只有短短的十几年。

    “今天叫你们来,是有些话要跟你们说一说。”南仙门主看了两人一眼,微顿一下,目光落在云峰峰主的身上,道:“最近你收的那个直属弟子唐唐,在门中引起了不少的话题,我想知道,你看中她的是什么?她是否真的具备成为炼丹师的潜力?而如今她跟在你身边已有数月之久,可有什么成绩?”

    赵峰主站了起来,向他向了一礼,目光中闪烁着耀人的光芒,道:“门主,此女一定能成为一名出色的炼丹师,而且,她在炼丹方面的天赋远远在我之上,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已经学会了炼丹的一些基本的技术,而且所炼制出来的一些常见的丹药也多数成功,最重要的是,我相信,假以时日,她可以炼大元丹!”

    “什么!”

    南仙门主因他的话而激动得站起来:“你说、你说她可以炼出大元丹?”大元丹,结丹修士必备的丹药,如果拥有一颗大元丹,他就不用忧心仍然处于筑基巅峰无法结丹,甚至,不用惧于结丹期的那九道雷劫,只是,多少年来,从来都听说谁能炼制出大元丹。

    那坐在一旁的绿峰峰主闻言,嗤笑一声:“门主,你觉得这有可能吗?多少的炼丹师想要炼出大元丹却始终无人能做到,就先别说她是否有这个本事,单单那要炼制大元丹的几样灵药,那可都得上千年的年份才可入药,无论哪一件都是寻不到的,想要炼制大元丹,又谈何容易?”

    他瞥了那云峰峰主一眼,道:“估计云峰主是想出风头想傻了吧!这样的话也说得出来,一个小小丫头,她能炼制出供内院弟子服用的辟谷丸就已经算好的了。”

    闻言,云峰扫了他一眼,对那听了话有些黯然的门主道:“我托人在外打听,那几样需要千年才能入药的灵药已经都有下落,正打算过些日子便下山去寻,只是,这几样千年灵药过于珍贵,只怕用钱是买不到,必需要拿出相应的东西去交换才行,这事,我还想请门主与另外三位门主商量一下,若是我真的能找到那些千年灵药,他们可否拿出相应的东西去交换。”

    “你真的认为,那个唐唐可以炼制出大元丹?”南仙门门主看了他一眼,抚着胡子,一脸的深思。

    “是的,我相信她可以炼制出来,而且,这虎啸大陆,也只有她能炼制出来!”以她的金莲圣火,以她的天赋,他相信,除了她,没人炼得出大元丹了!

    “门主,这根本无法保证,相信又有什么用?”绿峰主在一旁说着,他根本就不相信,他们这些高级炼丹师都炼不出大元丹,一个小小女子,还是刚学炼丹术的会炼制出大元丹。

    “你一直在否决,难道,你能炼出大元丹?”云峰主瞥了他一眼,两人一行不对盘,看谁都不顺眼。

    绿峰主一时语塞,哼了一声,干脆不开口。

    “门主,就算是有一丝的机会,也好过没有,距离门主两百岁的寿元也只有十二年了,门主难道就打算放弃吗?”云峰主看着他,他相信,任何一个到了筑基巅峰的修仙者都不会想要放弃,甚至,会想尽一切办法去取得成功,而这,也是他们的机会。

    听了这话,南仙门门主点了点头,道:“你说得不错,哪怕有一丝的机会也应该试试,好,我会传话给另外三个仙门的门主,问问他们的意思,如果他们也同意,那么你就尽管放手去做,只要能找到那缺少的几样灵药,需要提供什么我们一定想办法做到。”

    “是。”云峰主一喜,当即应了一声。

    一旁的绿峰主睨了他一眼,想了想,道:“门主,这样把全部的希望放在那个唐唐的身上,风险是不是太大了?再说,我门下的弟子也有炼丹极为出色的,如果说把这件事交给他们云峰那边,似乎有些说不过去。”

    “哦?莫非,你也想掺一脚?”云峰主冷笑着,扫了他一眼:“你那绿峰的弟子有多少斤两,不用我说你自己也明白,竟然也敢拿出这来说。”

    闻言,绿峰主拍案而起,怒喝:“赵云!你不要太过份了!”

    “我说的只是实话,如果把那些千年药材交给你们去炼丹,那只会糟蹋了那些千年灵药。”

    “你!哼!既然你这么自信,敢不敢把你那个得意的弟子拉出来比一比!”

    “比就比,不过我可是先提醒你,就你那些弟子,根本不是我弟子的对手!别到时候输得太难看了下不了台!”

    “我倒要看看到时是谁下不了台!”绿峰主气哼一声,转身门主道:“门主,既然都把话说成这样了,那就请门主做个见证!我倒是要看看他那个才学了几个月炼丹术的得意弟子能炼制出什么样的丹药来!”

    “这……”他微皱着眉头看着他们两人,叹道:“那好吧!就随你们吧!不过,你们是要炼制什么丹药?是双方都一样的,还是随各自炼?”

    “双方一样的哪有什么可比?要比就比谁炼出的丹药厉害!”绿峰主扫了云峰主一眼,道:“如何?”

    “正合我意!不过……”云峰主目光微闪,扫了他一眼道:“如果我的弟子赢了,那么,你得将你收藏的那条圣器混天绫雪送给我弟子!”

    绿峰主一听,脸色一变,当下阴沉沉的直视着他:“你想要我的混天雪绫!”

    “不,不是我想要,我是在为我的弟子争取福利,怎么,不舍得?还是不敢?”他挑着眉,看着他那气愤而阴沉的面容憋得涨红,心下很是愉悦。这家伙十几年前偶然得了一件圣器,混天雪绫,一直宝贝得很,那是件攻击型的圣器,防御能力也好,给女子用最是合适,既然他提出了比试的要求,不拿他点什么出来,也太对不起他了。

    “我那是件圣器!”他涨红了脸,气得头顶冒烟。

    “我知道,就是看中了你那混天雪绫是件圣器,普通的,我怕我徒弟还看上眼。”

    “你!”

    “怎么?不敢?是对你自己的弟子没信心?”

    绿峰主气得牙狠狠,怒道:“好!我应下!那你呢?若是我的弟子赢了,你拿出什么东西来!”

    “我这人也不像你,总能偶尔得到什么宝物,所以这么多年也没什么贵重的东西在身上,不过,你的弟子若是能赢了我的徒儿,那么,我就从这南仙门离开,而且,从此不再炼丹,如何?”

    “好!这可是你说的!门主做个见证,别到时他输不起!”绿峰主阴沉沉的笑着,要是他们赢了,那么这南仙门将不会再有云峰的存在,而且,他也永远不得再炼丹,拿混天雪绫来赌,他赌了!

    门主无奈的看着他们:“哎,你们两人怎么又对上了?何必非得这样呢!”

    “门主,这事就这样说,比试的时间就定在一个月后,这一个月的时间,又方各自准备药材,当然,绝不能透露各自要炼制的是什么丹药,一个月后,就在南仙门的比试台上比试!”云峰主沉声说着,朝门主拱手一礼,便转身往外走去。

    当唐心知道这事时,已经是次日清晨的时候了,她看着他师傅,问:“师傅,那绿峰主真的有一件圣器?而且还真的拿出来当赌注了?”圣器,那可是极为少见的东西,而且,混天雪绫听名字似乎是件不错的宝贝。

    “嗯,那是他十几年前偶然所得的,一直宝贝得很,我也是当年他拿出来炫耀时见过一回,通体雪白的雪绫,柔顺冰凉,而且攻击性和防御性都极强。”

    “那,所炼制比试的丹药随我们自己定?”她挑了挑眉,听着多了几分兴趣。

    “没错,所以我想问问你的意见,你觉得你目前可以炼制出来的丹药是什么级别的?难度又是怎么样?”

    闻言,唐心想了想,道:“最近师傅让我炼制的丹药中,除了辟谷丸和止痛丸之外,也就试炼了一下固气丹,如果想要比试的话,也许可以试炼聚灵丹。”聚灵丹,可以算是上品的丹药,炼制的难度也是较大的,至少,就沈文轩他们都还无法炼制聚灵丹。

    他沉思着,问:“聚灵丹?这聚灵丹你还没试炼过,可以吗?”

    “嗯,师傅放心吧!我想,我是可以炼制出来的。”她轻笑一声,道:“不过,聚灵丹所要用的灵药有八种,其中的玉珠草较为难找,我们峰里的药田也没有这个药材,可能需要到外面去采买。”

    “这个你放心,包在为师的身上,我会把你聚灵丹所需要的灵药都找回来,这些天,你就继续熟悉鼎炉,到时才能发挥出最好的水准。”

    “好。”她点了点头,忽的像想到什么似的,问:“师傅,你有没一些炼丹的方子?就是较为少见的那些古方子?”

    “这个为师倒是没有,不过你若想要,我可以想办法去给你寻来,不过,那些少见的古方子为师没有,但是我这里却有一本炼丹的方子,这里面有的是我这些年所炼制过的一些丹药方子,也有的是别人所给的方子,你可以拿去看看。”他从空间中取出一个本子递给她。

    唐心欣喜的接过:“多谢师傅。”因为对医术的精湛,就连炼制丹药她也得心应手,她可以感觉到自己对炼丹的步骤已经熟悉自如,而唯今缺的就是炼制丹药的机会,在她的空间药田中有着很多的灵药,所以大部分较为少见的灵药她根本无需去寻找,只要洒上种子,再过些时日自然就可以采摘,有了这些方子,她就可以一道道的试炼。

    不过一日的时间,两大药峰要比试的消息就在南仙门中传开,门中弟子一个个期待万分,都想知道这到底是哪个峰的弟子会赢?是云峰主新收的直属弟子唐唐会赢呢?还是绿峰主的弟子?而他们比试的丹药也被众人所猜测着,普通的丹药他们是不会拿来比试的,那么,既然能拿来众人的面前比试,就一定是难度较高的丹药,会是什么丹药呢?

    这一日,唐心独自在炼丹室中,因为她师傅下山去了不用来指点她,所以她闲着就看了看一些古方子以及准备着一些平时炼丹的药材,成了内门弟子才知道,原来内门弟子每个月都会发辟谷丸,对于修仙的人来说,口腹之感已经不再是那么重要,一般来说,踏入筑基期修仙者他们就不再吃东西,全部吃着辟谷丸,这有助于他们将来结丹期的渡劫,也更有利于修炼,而炼气期的人一般都没怎么讲究,有的依然吃着五谷,有的则吃着辟谷丸,但因毕竟是炼气期,每月仙门给他们发的也就只有一小瓶而已,并不能做到完全不吃五谷,辟谷丸只是提先的给他们个适应期,同时也是让丹徒有个练手的机会。

    仙门中,炼制出来的丹药一般都会拿到外面去卖,如果是由仙门提供的灵药,那么卖了所得到的价钱则得与仙门平分,如果是他们自己所出的灵药,那么炼丹师或者丹徒都可以自己留着,这就是仙门的规距,也正因为这样,市面上才会有着丹药的流出,一般的大户人家或者家族,出得起价钱也能拥有炼丹师的丹药。

    “唐唐!唐唐!我又给你带酒来了,你瞧,还是你最爱喝的神仙醉!”顾天音轻快的声音传来,只见她躲在一旁冒出了个头,手中拿着一个酒葫芦轻晃着,一脸的笑意看着那在看方子的唐心。

    听到她的声音,唐心抬头一笑:“你又去一品香了?这回见了那萧轩尔了没?该不会又被他丢出来了吧?”她收起方子,站起来走向她,接过她手中的酒葫芦,笑道:“不过就算是没见着萧轩尔,你倒也跟那小二混熟了,瞧这不让外带的酒你每回去了都让你带些回来。”

    “呵呵,告诉你,经过我这几个月追男大计,今天,他终于跟我说话了。”她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样,看得唐心不禁轻笑:“哦?那他跟你说什么了?”

    “他跟我说了三个字,你猜猜是哪三个字?”

    “不知道。”她摇了摇头唇角轻扬着,才三个字?她一个月中有半个月的时间是往外面跑的,记得那几个前回来时都会跑来跟她说,她又被丢出来了,再后来的某一天,她兴奋的跑来告诉她,她终于知道他叫萧轩尔了,再后来就经常听到她说,她被无视了,而今天,她却说那萧轩尔总算跟她说话了,三个字,却是让她兴奋得像打了鸡血一样。

    “呵呵,我就知道你一定不知道,告诉你吧!我天天去了都在他的面前晃,在一话旁看着他酿酒,今天我就一直问东问西的,问他那个是什么酒?这个又是什么酒?不过他没说,只是对我说:你很烦!”她学着萧轩尔的语气说着,模样搞怪,看得唐心一时没忍住,噗嗤一声的笑了出来。

    “呵呵……这也能你兴奋成这样啊?你呀,真是个怪胎。”

    “唐唐,这是好的现象啊!你瞧,他以前都不跟我说话的,现在我去了他没把我丢出来,而且还说话了,我相信,他那颗心就算是铜墙铁壁围着的也有一天会被我撼动,你就等着看吧!”她一脸自信的说着,沉醉中单恋中的她,美丽的面容散发着一股幸福的光芒,把这一种追逐当成了一种信念,而且坚信不移,乐此不彼。

    见了她这模样,唐心不禁也被她感染着,她似乎从来都没有这样去为一个人,如果,如果那个人还在……

    “对了唐唐,我听说你要跟绿峰的弟子比试炼丹吗?”

    唐心回过神,打开了葫芦盖子,喝了一口:“嗯,一个月后比试。”

    “我听说绿峰主门下也有一个弟子炼丹天赋很高,你要小心一些,不能太大意了。”她说着,又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东西递给她:“给,你让我帮你带的灵药种子。”

    唐心伸手接过,笑道:“每次都让你帮我带东西,谢谢了。”

    “瞧你这话,我们俩是什么关系?还用说这话吗?好了,我也不妨碍你了,我得回去跟我师傅报到先,免得她等久了,下回有空再过来找你。”她边说边挥手,往外走去。

    她把灵药种子收入空间手镯中,又拿出了那小本子翻开看着。

    而在此时,从修仙界回到龙腾大陆的沐宸风回到了自己的王府中,看着已经物是人非的景色,快两年的时间了,这龙腾大陆已经变了个样,不再是以前的王权制度,这里的一切已经改变,看着是那样的熟悉,却又陌生着。

    从王府离开,他往狮子楼走去,一身飘逸的白色衣袍,俊美而邪魅的面容,出尘而尊贵的气质,他独自一人慢慢的走着,静静的看着,步伐轻盈,如同踏在风中一般,虚无缥缈,真实,却又仿佛是幻象,他的身上没有一丝华丽的东西,墨发也没束玉冠,却叫街上的行人自动的为他让出了一条路来,唯恐挡住了他的去路,碰到了他飘逸的白色衣袍。

    依旧是那天地间少见的面容,依旧是那股尊贵的气息,但,他的气质却变了,不再像以前那样的散发着冰冷的寒气令人退避三舍,眸光也不再像那以前一样的凌厉冷漠,此时的他,目光深幽如一汪深潭古井,让人望不见底,却又令人觉得亲切温和,想要靠近,然而,当他抬起眼眸时,那眉宇间所散发出来的绝尘气息却又令人不敢亵渎。

    兴许是他的气质变了,兴许是没人觉得他还活着,街上的众人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却无人敢上前来打扰,一个个怔愕的看着他,带着不可思议的震惊。

    一个死了的人,一个被火化了的人,怎么可能会再出现?他们是不是眼花了?要不然事隔两年,怎么可能会再见到沐宸风的出现?

    皇城,依旧叫皇城,但却不再是皇权的主制,而是由龙腾大陆第一世家,柳家主掌管着,自从这龙腾大陆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后,柳家主因为唐心的相助,成为了各大家族之中的第一世家,定居皇城,皇宫早就被摧毁,被踏成了平地,但,睿王府和唐家却是依然保留着原来的样子。

    来到了狮子楼前,看着那狮子楼的字样,沐宸风眸光微闪,迈步走了进去,直上二楼,来到了以前唐心经常在的那间厢房,临着窗看着大街上的景物,依旧是皇城,依旧是狮子楼,但,他却寻不到唐心的人。

    “主人。”

    似乎是感觉到他心情的低落,娃娃冒了出来,拳头大小的身体坐在了他的面前:“主人,你怎么了?”依然是奶声奶气的声音,就算是化出了实体,娃娃却依然还没进入成年期。

    “找不到她,她没在这里,你说,她会去了哪?”沐宸风低低的说着,声音中带着恍惚,目光无焦点的落在大街上,脑海却在想着,她会去了哪?虎啸大陆吗?她曾说过,要成为一名强者,她是去了虎啸大陆吗?那地方危险重重,她可适应?她可还好?

    “睿、睿王?”

    闻讯而来的柳家家主急匆匆的赶来,在听到人禀报说,睿王沐宸风在皇城出现他还不相信,想着,也许是人有相似,于是匆匆赶来确认,却不想,看到的真的是那睿王沐宸风!他不是死了吗?而且还火花了啊?怎么却会出现在这里?

    “主、主子!”柳家主的身后,数名暗卫震惊万分的看着那闲坐着的白衣男子,那样熟悉的面容,那一举一动皆是天成的优雅,虽然气质变了,但是,他们一定不会认错的!这个人、这个人就是他们的主子!

    “主子!”数名暗卫扑通的一声跪了下去,看到那死而复生的人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除了震惊,不可思议,更多的是激动万分,从没想到今生还能再见到亲自调教他们出来的主子,一时间,几名暗卫都不由红了眼眶,声音哽咽。

    他们想不明白,明明是他们火化的人,为何却还活生生的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明明是已经断了气的人,为何却依旧还活着?但是,他们知道,他就是他们的主子!

    “真的是睿王?真的是睿王吗?睿王不是死了吗?不是还火花了吗?怎么可能还活着?”

    全围了过来的众人一个个震惊的看着他,那数名暗卫跟了柳家主,但却是睿王一手调教出来的,他们自己的主子,不可能会认错,可,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怎么会活着?

    沐宸风慢慢的转过脸来,看着那跪在地上的几名暗卫,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不紧不慢的问:“唐心哪去了?”

    “主子,当年唐小姐知道您出事后便赶了回来……”几名暗卫把当年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给他听,包括,他们把骨灰交给她的事情也一并说了。

    听到他们的话,沐宸风深邃的目光中划过一抺幽光,唇角微微的上扬着,勾起了一抺令人不解的笑意,他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桌面上轻敲着,发出了一声声的高低不一的节奏声,而目光,却是从那些暗卫的身上移开,落在了那外面的天空之处。

    原来,她还为他做了那么多的事,知道他死了,她很伤心吧?那是不是能说明,她的心里其实也是有他的?

    想到这一点,唇边的笑意越发的扩大,直达眼底,看得众人一阵莫名其妙。那在门外站着的柳家主这时上前一步,道:“睿王,还有一件事。”

    沐宸风没有回头,却是开口:“说。”

    “在一年前,隐门的人送来了唐老爷和唐夫人,只不过,唐老爷伤得很重,到现在伤也还没好,因为唐小姐去了虎啸大陆,而唐家少爷也……所以,我把他们安顿在我的府中照顾着。”本来这是唐家的事情,但他相信,睿王一定不会对他们两人袖手旁观的,只因,他们是唐小姐所重视的亲人。

    “你说他们还活着?”

    “是。”

    “带我去见他们。”他站起身,而这时,那趴坐在桌上的娃娃也跟着爬上了他的肩膀,乖乖的坐着,好奇的看着他们。也因此,众人这才看见了那只有拳头大小的小孩,一时间怔了怔,怎么有这么小的孩子?只有拳头大小?

    瞥了那惊愕的众人,他迈步往前走去,道:“我的灵宠。”

    因听说沐宸风还活着,而且回来了,四大家族的家主也赶过来看,正好听见了他所说的话,一个个面面相觑着。灵宠?那不是修仙界才会的吗?难道他不但没死,还成了修仙者了?

    苏家主想到他的儿子和若水自从去了修仙界就一直没再回来,已经两年了,也不知现在怎么样?心下不禁轻叹了一声,也跟着众人一起往柳家而去。

    柳家中,白嫣守在唐正宇的床前,看着自从那年摔下山后就一直晕迷来醒的夫君,心头一酸,眼睛又止不住的掉了下来。她的家碎了,儿子没了,女儿也不在身边,就连她的夫君也这样晕迷不醒,如果,如果心儿在的话,她相信她一定可以治好他的伤的,但是心儿却不在这边……

    当年若非被隐门的人意外救了,只怕他们两人也活不成,唐家虽然还在,但奴仆却已经散去,她有想过两人回唐家,但柳家主夫妇却说,心儿有恩于他们,如今她不在他们夫妇的身边,就让他们代为帮忙照顾着,也好有个照应,而她因为自当时起,身体的也一直虚弱着,动不动的就头晕,便也在这柳家住下,就盼着心儿将来能回来看一下,能知道他们都还活着。

    “嫣妹,我刚才见我家老爷匆匆出去了,说是城中有人来报,看见那已经死去的睿王沐宸风回来了。”一贵妇人走了进来,此人便是柳少白的娘亲,她虚长白嫣几岁,便一直以姐妹相称。

    “什么?他不是死了吗?”白嫣错愕的看着她,不敢相信,死了的人还能活着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