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 意外宝物!楼中男子!

    “又是你?你一个外门弟子,跑这里来做什么?”

    正当唐心登记了之后,便拿着新发的玉牌往分衣院去领内门弟子的这衣服,然而,前面传来的声音让她抬眸看去,只见,三名女子站在她的前面,白衣着身,中间那人正是她上山那天抽遇见的那名女子,她微低下头看了一下自己身上的青衣,因今天才来报到,所以她身上依然穿着外门弟子的青衣,青衣与白衣之分,外门与内门弟子的区别,一眼分明。殢殩獍晓

    “我认识你吗?”她疑惑的看着那名女子,眼中尽是不解,像是完全将她忘记了一般。

    “哼!有你这样说话的吗?你一个外门弟子,见了我们怎么不行礼问好?”高高在上的语气,一副傲娇的模样,让人很是反感。

    唐心浅浅一笑:“我走我的路,又不挡到你,你不来拦下我,不就没遇见了吗?既然没遇见,又何需问好?”她声音一顿,扫了她们三人一眼:“再说,谁规定我见了你得低头问好了?”

    周围,不少的弟子停下来打量着她们几人,有的站在一旁观看着,有的则指指点点,却没人上前。

    “外门弟子见了我们内门弟子就得行礼问好,这是礼貌,也是规距,你敢不从就是没将我们内门弟子放在眼里!”那女子微抬起下巴,轻蔑而高傲的看着她。

    “你一个外门弟子,进来内门做什么?难道不知道这里不是你这种人能来的吗?”

    “就是,让你行礼问好你就行礼问好,说那么多废话做什么?”那站在女子身边的两人也开口说着,同样轻蔑而不屑的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似乎,身为外门弟子,就是多上不了台面似的。

    唐心睨了她们一眼,懒得跟她们开口,迈步就往前走去,谁知,却让那三人给挡下了,她抬眸,唇边带着浅浅的笑,然而,眼底却是不带一丝笑意的瞥了面前三人一眼:“你们想做什么?”

    “行我们行礼问好!而且,你顶撞了我们,必需道歉!”中间的那少女高傲的仰起下巴,轻睨着她。

    她抬眸,神色悠哉,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忽而,眼角瞥见那前面迈步而来的白色身影,定睛一看,是那日上山所见的那名冷峻男子。

    “啊!快看,宫师兄来了!”

    女子花痴般的一声惊呼,引起了众人的注意。就连那拦着唐心的三人听了,也连忙回头看去。

    内门弟子,一律白衣,此时的宫翊同样也不例外,他因出众的面容和冷峻的气质再加上绰绝的实力短短入仙门没几日,便成了南仙门中的风云人物,男弟子尊敬的人物,女弟子心中爱慕的对象。

    “宫大哥,你怎么来了?”原本骄傲如孔雀的少女在见到宫翊后,温顺得如一只绵羊,欣喜的来到他的身边,想要靠近,却又不敢真的去碰到他,因为她知道,他不喜别人碰他。

    宫翊的目光越过众人,落在了那在一众白衣弟子当中很是显眼的青衣女子身上,他认得她,那日的那名女子。

    见心中爱慕的男子在她的面前看也没看她一眼,反而看着那一名外门弟子,少女陆秋顿时恼了,美目瞪向了唐心,道:“宫大哥,那个外门弟子好生没礼貌,顶撞我不说,还目中无人!真真好生放肆!”

    瞥了她一眼,连话都懒得跟她说,迈步就往前走去。只是,她不想惹事,明显的,有人却偏偏找上她。

    “谁允许你走了?”陆秋几步上前,又挡在她的面前。

    “让开。”

    “凭什么?”她挑衅的看着她。

    她抬眸,看着面前高傲的少女,眼中浮现了一丝不耐烦:“好狗不挡道,让开!”这女人有完没完?没事挡她的路干什么?

    “你竟敢骂我是狗!”陆秋一怒,扬起手就朝她掴去:“看我不打死你!”

    一旁,宫翊静立着,沉默着看着这一幕,那双冷漠的目光掠过一抺暗光,落在唐心的身上,陆秋不是她的对手,从那日进仙门时他便知道她不简单,本以为这个女子也会进入内门,却不想花了钱直接进了外门,连测试都免了。

    见那一巴掌掴下来,唐心目光一眯,伸手一拉,扯过一旁的女子挡在自己面前,只听啪的一声,被打的少女和打人的陆秋都傻了眼。

    “怎么、怎么是你啊?”

    被打的少女呆滞的怔了怔,好半响才回过神来,转身就扑向唐心:“你敢拿我来挡!害我被打!”

    看着那两人一同扑向唐心,周围的弟子无论是男是女,都呆住了,这是怎么一回事?不过一名外门弟子,怎么还得用上两人教训了?而且,这两人似乎还没占上什么便宜。

    见两人没完没了的闹个不停,唐心微皱起了眉头:“真当我好欺负了?”声音一落,清眸中掠过一丝邪恶的光芒,她瞥了两人身上的白色衣裙一眼,唇角勾起一抺诡异的笑。

    手掌微动,灵气一涌,只见两道股水流凝聚在她的掌心,青色的身影迅速掠出,在一瞬间来到了两人的身后,手掌复上了她们两人的头顶,两股水流哗啦啦的从头顶淋落,将她们两人淋了个浑身湿透。

    “啊!”

    两人尖叫出声,冰冷的水冲乱了她们的头发,胡乱的披散在脸上,从唐心水中涌出的水流非不是一小道,相反的,很大,如同一桶水从头淋下一般,让她们措手不及,狼狈不已的尖叫连连。

    周围的众名弟子呆了呆,两名内门弟子竟然被一名外门弟子给欺负了?看着那青衣女子两手按在那两人的头顶上,水从手掌心直涌而出,而那两名内门弟子却除了直跳脚和尖叫之外,根本走不开,似乎,是被一股灵气给压住了一般,无法逃离。

    一旁的宫翊淡漠的目光微闪,看向了那青色的身影,见她唇角微勾,眼眸却是一片冷然,在她的手掌底下,陆秋和另一名女弟子竟是无法退开,这一幕,让他眼中越发深思。

    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啊……放开我……放开……”

    一张口喊叫,却是被呛了一口的水,周围的弟子没有一人上前,险然是被这一幕给吓到了,衣裙湿透,身体的曲线也随着展露在众人的面前,只是,看着两人那披头散发面容狰狞的模样,却是让众名男弟子没了欣赏的心思。

    见差不多了,唐心收回了手,瞥了两人一眼,不紧不慢的道:“这就算给你们个教训,下一回见了我,最好躲远点,否则,我真不知会干出什么事情来。”

    “你!”

    陆秋气得浑身发抖,伸手拨开了披散着湿渌渌的头发,怒指着唐心:“你一个外门弟子竟然敢这样对我们不敬,我要去执法院告你!把你赶出南仙门!”

    “是吗?”她不以为意的睨了她一眼,从衣袖中取出了一枚代表她内门弟子身份的玉牌子在她的面前晃着:“看清楚了,我也是内门弟子,你平白无故挡我去路,误我时辰,又羞辱于我,无事先挑衅者必严惩,这好像也是南仙门内门弟子的门规吧?”声音一落,她伸手扯下了那腰间那枚刻意着她名字的牌子,挑了挑眉:“陆秋?你就等着执法长老的处罚吧!”说着,把玉牌子甩还给她,转身便走。

    这一幕,让众人好半响都没回过神来,怎么她会有代表内门弟子身份的玉牌子?她不是外门弟子吗?怎么变成内门弟子了?

    “啊!我想起来了,云峰峰主收了个外门弟子为直属弟子,而且是个女的,叫唐唐来着,该不会就是她吧?”

    “听你这一说,好像有点可能,她就穿着外门弟子的衣服,却又拿着内门弟子的玉牌,除了她,还会有谁?”

    “不过这个唐唐到底是什么来头?我听说她进南仙门也才几天的事情,怎么就从外门弟子提升为内门弟子,还是云峰峰主门下的直属弟子?”

    “谁知道,只听说了是个在炼丹室打下手的,却不知怎么的就被云峰主看中了。”

    听着那些弟子的话,宫翊目光微闪,微顿了一下,转身便离开,而那陆秋见他连看也没看她一眼,不由红了眼眶喊着:“宫大哥!你就这样看着我被欺负啊!宫大哥!”然而,冷漠如宫翊,却是连头也没回一个。

    领取了内门弟子的衣物后,唐心换上了白色的裙装,往雪峰而去,进入雪峰,也必然禀明身份登记,她没有进去,只是让登记处的人去告知一下,不多时,便见顾天音快步而来。

    “唐唐!我听说你被云峰主收入门下,正想去找你呢!你就来了。”她欣喜的握住她的手,拉着她转着圈,看着她身上的白色衣裙,打趣的笑道:“唐唐,你穿白色的裙子也好看啊!瞧,这气质多干净,怎么你以前总穿青衣啊!”

    “习惯了,穿什么都一样,对了天音,我来是想问,你要不要一起下山去逛逛?”

    “下山?”

    “嗯,我打算下山买点东西,师傅已经批准了,你要不要一起去?”她打算去城里看看有没鼎炉可卖,到时学炼丹也能方便一点。

    一听下山去逛,她就来劲了,当下点头道:“去!当然去,你等等,我回去跟我师傅说一声,马上就回来。”说着便往里面跑去,看着她那样子,唐心不由笑了笑。

    出了南仙门再走上三个时辰,便到了安城,安城因靠近南仙门,所以这里的商铺店面卖的东西除了一般日常用品之外,还比别的城镇多了很多灵药种子之类的东西,也有珍宝轩,一个卖法器的地方,也正是唐心此行下山,要来的一个地方。

    “唐唐,你看,那里就是珍宝轩了,我上回来时到过这里看了下,里面的东西真的很多,也有很多的法器,就是价格很贵,一般人根本买不起。”天音说着,拉着她往里面走去。

    见有客上门,而且穿着的还是南仙门内门弟子的衣服,掌柜的当下笑眯了眼迎上来:“两位姑娘,想要看点什么?”

    “掌柜,你们这可有鼎炉?”唐心开口问着,目光在周围看了看,见店里摆放着不少的珍贵器材,当中各种形状的空间戒指最多。

    “鼎炉?呵呵,姑娘真是运气好,鼎炉一般极少人找,我们这里一向也只摆放两个,前阵子买了一个,现在这里还剩下一个,姑娘过来看看可合心意。”他笑着带她们走向另一边,拿出了一个只有拳头大小的鼎炉,道:“这个鼎炉是低级的法器,姑娘请看。”

    唐心接过手打量着,见那鼎有三脚,鼎身是古铜的,上面还有盖子,鼎身之上有几个法阵,看起来显得简单,因是法器,一般只要注入灵力就可恢复原形。

    “掌柜,我给你带好东西来了,你来看看我这一回的货。”一名汉子大步的走了进来,一脸的高兴,听他与掌柜说话的语气,应该很是熟络。

    “张大,我这正做生意呢!你一边等会。”掌柜的示意着,给了他个眼色。

    那汉子见状,看了唐心两人一眼,便道:“那好,那先坐会,你先忙。”说着,便走到一旁接待客人的地方坐下休息。

    “掌柜,你说你这么大的珍宝轩,却只有这么一个低级的鼎炉,这根本没法让人可挑选啊!”唐心把玩着手里的鼎炉,目光则在店里四处看着。

    听了这话,掌柜呵呵一笑:“姑娘,这鼎炉也就是炼丹师才要,像一般的丹徒,他们用的也就是一些普通的炼丹炉,根本用不上这法器,所以,呵呵,是少了点,不过姑娘,我们这里的东西都是高级炼器师打造出来的,就是南仙门的那两位炼丹师所用的都是我这里的鼎炉,像这些鼎炉一般都不用怎么挑,除了级别不一样,其他的都是一样的。”

    “不过你这里的东西也太少了吧!就这么一个,根本没得比对啊!”顾天音也开口说着,拿过唐心手中那个鼎炉道:“这城里就只有你这一家了吗?或者,你们别处还有没货?”

    那坐在一旁听着他们说话的汉子见她们看的是鼎炉,便站了起来,说:“掌柜,我今天给你带来的就是个鼎炉,你要不要先看看?”

    一听,唐心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看着那掌柜:“掌柜,刚才你可是说,这里的东西都是高级炼器师打造的,怎么还有外购?莫非是在外面买了一些货回来放在这珍宝轩就说都是出自于高级炼器师的手?”

    “这……”掌柜的瞪了那汉子一眼,回头赔笑道:“姑娘有所不知,他是在外面跑的人,经常淘了一些东西回来让我摆在这里帮他买,我们珍宝轩也就赚他一小点,毕竟珍宝轩的东西价格较贵,这也是为了满足不同的客人而行的方便。”

    “哦?那,他刚才说有鼎炉可卖,不知可否拿出来一看?”

    “没问题。”掌柜的笑应着,对汉子道:“张大,不是说带东西来了吗?拿出来给两位姑娘看看。”

    “好啊!这次这个是我在路过淘的,看着不错就给买回来了,你们来看看。”说着,他从乾坤袋中取出一个沾着黄土的鼎炉,摆放在桌台上面:“你们看,这个鼎不知道是什么鼎,但是却有两条龙缠着这个鼎身,而且这鼎也不是一般的古铜,而是青铜,你们看,依我多年在外面淘东西的目光,我相信这个绝对是好东西。”

    唐心走近一看,确实见那鼎中有两条龙,不过沾着黄土有些没那么清晰,青铜色的鼎身看起来也显得很古老,而这个鼎上面却没有那些法阵和烙印,看起来显得普通,却又让人觉得不普通。

    “这个鼎也说是好东西?你看,连那些什么法阵的什么也没有,而且还弄得尽是土,像是别人不要丢进土里的,瞧这鼎身虽然说是少见的青铜,但这也太简单了,什么也没有,哪像个鼎炉啊?”顾天音撇了撇嘴,把那鼎嫌得没一处好处。

    被这么一说,那掌柜的也看了看,确实见上面除了两条龙之外什么也没有,不由嘴角一抽:“张大,不怪人家姑娘这么说,你看你淘回来的这宝贝,还真的一点也不像鼎炉,连个法阵什么也没有,我估计就算是鼎炉,也只是那市面上普通的鼎炉,根本卖不到高价钱。”

    “可、可这是青铜的啊!掌柜,你也知道,青铜鼎不常见。”那汉子也急了,本以为是好东西,到了这里,却被她们说不值钱。

    “嗯,我看估计也只是一般的鼎炉。”唐心点了点头说着,道:“不过,我是个丹徒,正打算买个普通的炼丹炉回去练手,你出了价钱,我把你这个和掌柜这时的鼎炉一并买了,如何?”

    掌柜一听,眼睛一亮,连声应道:“那自然是好,姑娘,我这鼎炉是低级法器,不过也要两万金币。”

    “两万金币?”唐心睨了她一眼:“掌柜的,你不去抢?一个低级法器一般来说,一万金币就已经算是高价钱了。”

    “那是别的地方,我这珍宝轩的东西跟外面的不一样。”

    那汉子低头看着自己手中的青铜鼎,道:“姑娘,如果你要,那就给两百个金币吧!我这个是花了一百金币淘回来的,总得让我赚一点,要是少于两百金币,那我就不卖了。”

    “好,成交。”唐心点了点头,随即拿出两百个金币当场付给他。

    见那那么爽快,那汉子明显的一怔,随即狂喜,问:“姑娘,我叫张大,我经常都会在外面淘东西回来城里买的,你还有没什么别的想要的?下回我在外面给你顺便带回来。”

    “张大,这是我珍国轩的客人。”掌柜的明显不乐意了,瞥了他一眼,带着警告。

    “呵呵,无妨,掌柜的,你这个鼎炉可是打算卖?我只能出一万金币,多一分我都不买。”唐心笑了笑,将那鼎炉收入空间手镯中。

    “这……”掌柜有些犹豫,看了看那鼎炉,最后一叹:“算了算了,一万金币就一万吧!这一万金币我可是没赚什么钱,也就是让姑娘图个欢喜,下回再来我们珍宝轩看看。”

    “好。”唐心一笑,拿出晶卡直接刷,又问一旁的顾天音:“天音,你可有看中什么喜欢的?我送你。”

    天音一听,盈盈一笑,道:“这里的东西有的是我有的,有的是我用不着的,不过难得下山,唐唐,呆会我们去吃一顿!再叫上一壶酒,你说可好?”

    “好是好,不过你还是别喝酒了。”

    “唐唐,叫上一壶我又不会醉,你担心什么,你不知道,自从上回之后,我就一直没跟过酒,都快馋死了。”她拉着她的手摇了摇:“唐唐,我们就喝一点吧!顶多、顶多我只喝三杯,就三杯怎么样?”

    唐心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道:“行了行了别摇了,去就去吧!”

    “呵呵,两位姑娘,想喝好酒,就去一品香,那里的酒可是这城中有名的。”掌柜的买卖做成,也笑颜逐开的给她们介绍着。

    “走,我们现在就去。”不会喝酒,偏偏却喜好喝酒,一听说一品香的酒好喝,天香的酒瘾子又犯了。

    “两位姑娘慢走,下回有空再来。”掌柜的笑着送她们出去。

    一品香,因酒而闻名,还没走进里面,便闻到了从楼中弥漫而来的浓浓酒香,天音深吸了一口气,一脸陶醉的眯了眯眼:“好香啊!唐唐,走,我们快进去。”不待唐心反应,牵起她就往里面走去。

    “小二,你们这里最好的酒是什么酒?”牵着唐心在靠窗边的位置坐下,天音一脸兴奋的问着。

    “姑娘,我们这里最好的酒,当数一品香了。”小二满脸笑容的介绍着:“一品香我们每一桌只卖一壶,如果两位不够喝,可以试试二品红和竹叶香,这两种酒在我们楼里销量都是最好的。”

    “怎么一桌只卖一壶?”天音皱了皱眉:“那外卖吗?要是试着好喝,我要带壶回去。”

    “姑娘,真是抱歉,我们这里的酒不外带的,你们先坐,我给你们先端壶上来。”小二笑着退开,转身去柜台端酒,不多时,便给两人端来一壶:“两位姑娘,这就是我们楼里的一品香,你们慢慢品尝,我再让厨房给你们准备几个下酒菜。”

    天音压低着声音,凑近唐心的身边:“唐唐,这楼里怎么这么奇怪?你看那小二,步伐轻盈,气息平稳,分明就是一个炼气五层的修真者,却在这里当小二,这楼当真奇怪得很。”

    “也许,这楼的主人是个人物。”唐心浅笑着,拿起那壶一品香倒了一杯,当酒香溢出时,闻着那熟悉的酒香味她却是一怔。

    这酒……

    心头又划过一抺心酸,她怔怔的看着杯中酒,想起了那一回,他问她,喝酒不?她笑了笑说,她只喝好酒,而他只让人端来了一小壶,说,酒很贵,她抱着那壶酒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直到第三杯,醉倒了,事后,她才知道,原来那酒既叫神仙醉,也叫三杯倒……

    如今,熟悉的酒香味,一样的酒,而他,却已经不在了……

    一年多了,她以为自己可以抚平心中的伤,心中的痛,可每每想起,他,想起她的胖子哥哥,想起那疼她宠她的爹娘,她的心还是会隐隐作痛,无法呼吸。

    “唐唐?唐唐你怎么了?”

    天音见她盯着那酒发呆,那突然间流露出来的哀伤让她心头一酸,心情不由的也跟着沉重起来,她从不知道,她竟然会流露出这样哀伤的气息,让她见了也异常的难受,到底是什么让她这样悲伤?她眼底的那抺伤痛又是为了什么?

    “天音,你知道吗?这酒我以前喝过,叫神仙醉,曾经,有个男人拿着这酒请我喝,呵呵……”她突然轻笑着,端起了那杯酒,轻抿了一口,细细的品尝着:“我觉得好喝,自己就把那一壶给占了,还得意洋洋的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就像个鬼酒一样,那个人在一旁看着我喝,目光幽深,带着我看不懂的光芒,只是三杯过后,我却醉倒了,隐隐的听着他低低的在我耳边轻笑,说,忘了告诉我,这酒还有另一个名字,叫三杯倒。”

    天音静静的听着,她能感觉到唐唐在说起那个男人时,她的心在痛,明明她脸上带着浅浅的笑,似乎整个人陷入美好的回忆当中,但是,她的眼底却有着诉不出的哀伤与悲痛,她想,唐唐定是爱惨了那个男人,因为在说起那个男人时,她脸上的笑是那样的柔和,那样的幸福,可是,却又带着哀伤。

    她想问,唐唐,那个男人后来怎么样了?为何他没和你在一起?可她却又不敢问,怕勾起了她伤心的回忆,怕她应再流露出那样令人心酸的神色。

    “三杯倒?是说三杯就倒吗?难怪这楼里一桌只准一壶,原来是这样。”她勉强的笑着,想要将她从回忆中拉回,端起了酒,盈盈笑道:“唐唐,那我们是不是不能喝三杯?我担心我两杯下肚又要发酒疯了,要不这样吧!今天你尽情喝,我就喝一杯过过酒瘾就好了,到时你醉倒了,我背你回去。”

    听着她的话,唐心不禁笑了起来,就连那一身的哀伤也渐渐的散去,看着面前盯着那神仙醉一脸馋意的天音,她轻笑出声:“瞧你这样子,馋得像只小猫似的,还说让我放心喝?到时只怕我一醉倒没人看着你你就大喝特喝了。”

    “呵呵,怎么会呢?我顶多也就是小饮两口,过过酒瘾。”说着,她轻抿了一口,入口香醉的味道夹带着丝丝灵气让她眼睛一亮:“唐唐,这酒原来还是灵酒,那得什么价格?”她诧异的回头看去,见小二正在忙着招呼客人,便唤着:“小二,这一品香多少钱一壶啊?”

    “姑娘,一百金币一壶。”小二笑着回话,又继续忙着招呼客人。

    “什么?一百金币一壶酒?这、这也真的太贵了吧?要知道普通的酒一金币就能买上一大缸了,这么一小壶的,竟然就要一百金币?普通人家一年的开销竟然抵不上这一小壶酒了?”天音惊叫出声,错愕不已的盯着手里端着的酒:“唐唐,敢情我们不是在喝酒,而是在吃金币啊!你看这么小一杯,就得十来个金币?这、这也太贵了吧?”

    唐心浅笑着,一百金币,确实是贵,毕竟只是这么小一壶,如果倒出来,估计也就十杯不到吧!不过,这酒从这边传到了龙腾大陆那里,她还真好奇,这制酒的人到底是什么人?竟然能酿出三杯就让人倒下的酒,当真不简单。

    听着天音在那喊嚷着这酒贵,小二连忙放下手头上的事情来到她的身边,压低声音说:“姑娘,你小声点,别让我家楼主听见了,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别人说他酿的酒贵,上回有个客人说这一品香太贵,直接就被他给丢出去了,还下令不让我们再接待那个人。”

    闻言,顾天音有些傻眼了,明明这酒就很贵,还不让人说?这是什么道理?她眼珠一转,笑道:“小二,你说这酒是你家楼主酿的?而且他还就在这楼里?”

    一旁的唐心也来了兴致,看着天音在那打着鬼主意。

    “是啊!我家楼主最拿手的就是酿酒,而且一天到晚就呆在酒窖里,除非他自己出来,否则,谁都拉他不出来。”

    “酒窖在哪?”

    “后院地下室啊!”小二本能的回话,谁知声音才一落下,就见白色的身影一溜的从他的身边溜过,他一怔,连问:“姑娘,你去哪?”

    “我喝多了方便一下。”天音挥了挥手,朝唐心眨了眨眼便溜到了后院去了。

    “我们后院是不许闲人进去的,姑娘,姑娘……”小二连忙追着去,剩下唐心一人在那里慢慢的品着酒。

    一品香的后院的地下酒窖,一名穿着玄色衣服年约二十五左右的男子神色专注的在调酒,在他的面前,摆放着十来个酒坛,每个坛子上面都贴着字条,他用勺子从每个坛子中取出酒混合在一起搅拌着,又倒进了一个酒杯中试喝着,似乎是觉得味道不对,微皱起了眉头,将那一杯酒倒掉之后继续重新调着。

    “好香啊!好浓的酒香啊!”像只小狗一样闻着那浓浓酒香而来的顾天音来到了一处关着的门房里,推门进去,只见摆放着一些酒坛子,却不见有人,寻着酒香味找到了了那里面的地下入口,小心翼翼的走了进去。

    依稀听见酒水倒动的叮咚声,她下了那楼梯,见那地下室里摆放着各种大酒坛,全都密封着,似乎还没到开坛的日子,她的目光落在那名男子的身上,只见他的背影,因为他是背对着她的。

    本以为会是一个老头,没想为到却是个年轻男子,而且,这男子就这样看着,背影还是很具男性魅力的,尤其是他半侧过脸时,那刚毅的面容所展现的专注与认真让她不由看痴了,原来男子也可以这么有魅力的,她也算见过俊美的男子无数,却似乎没遇过像这个人一样,给她一种这般奇怪的感觉。

    就好像,她第一次喝酒时,就爱上了那醉人的滋味一般。

    “哎,我叫顾天香,你叫什么?”她坐在楼梯处,一手托着脸,感兴趣的看着他。

    男子调酒的手微顿,没有回头,却传来了冷冷的声音:“这里是外人不能来的,出去。”

    “我不是外人,我是喝酒的客人。”她起身,走向了他,看着他面前摆放着的酒,眼睛直发亮:“好香啊!”谁知,她的声音才一落,就见男子放下了手头上的事情,大手提起了她的衣领,像老鹰捉小鸡一般的提着她往外走。

    “喂喂喂?你干什么?快放我下来!”她手舞足踏的挣扎着,却捉不到他的手,反倒是身上的衣裙在乱动之下,因被吊着起起她全身的重量,估计是一时不支,传来了嘶的一声。

    “啊!我的衣服!”

    惊呼的声音和布料嘶裂的声音让萧轩尔低头一看,却不想看见的是女子那雪白无暇的美背,他一怔,本能的松手,却是将她给摔到了地上。

    “哎哟!我的胸啊!”顾天音痛呼一声,因被那样丢下,胸部直接撞上了硬邦邦的地面,痛得她整张脸都皱起来了,她现在正是发育期好不好?这丫的也太没良心了,竟然一声不吭的就松手,痛死她了。

    似乎没料到她一名女子竟然就那样当着男子的面说她的胸,萧轩尔微怔,转而移开了目光,沉声道:“不要乱窜进别人的地方。”说着,转身就要回地窖里面。

    然而,吃了亏的天音怎么可能就这样让他离开,见他转身,直接从地上跃了起来,飞扑过去一手环过他的脖子,紧紧的缠着,怒骂道:“你还算不算个男人?竟然撕了我的衣服,还把我丢地上了,现在竟然连声对不起都没说就想走?门都没有!”

    “放开!”男子僵硬着身体,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大胆。

    “道歉!”她也是牛脾气,一旦认定了就绝不轻易罢休。

    “再不放开我不客气了!”萧轩尔脸色黑沉,明显在在压抑着怒火,身后的女子紧紧的抱住了她,一手还环过他的脖子不放手,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女子身体的馨香与柔软都让他浑身僵硬着不知如何下手,毕竟,让他动手打女人,他做不到。

    天音一听,顿时恼了,大声的在他的耳边吼着:“那你就不客气看看!撕了我的衣服,所我看了个精光,竟然还敢说对我不客气?你试试啊!”

    以往见过的女子都是规规距距不敢逾越的,从没见过这般大胆的女子,萧轩尔一时间眉头紧拧,还真拿她没办法,只好沉声道:“你的衣服不是我撕的,而且我也没所你看精光。”

    “明明就是你撕的!而且都看了大半个背了,还说没看精光?那是不是得脱光光了才叫看精光啊!我不管,你得对我负责!”她目光微眯,好不容易看中了一个男人,自然得千万百计的弄到手就,错过了这个能令她心动的,她可不一样还能遇到,再说,俗话都有说,男追女隔层山,女追男隔层纱,她就不信凭她的姿容还无法让一个男人爱上她!

    萧轩尔听了这话,总算是听出点道来了,不由的嘴角微微抽搐着,一时间对身后的女子很是无语。

    “啊!楼、楼信?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小二寻着顾天音而来,却不想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一时间整个人都懵了,好像,他们楼主只爱美酒不爱美人的吧?怎么这么快就跟这个美貌的女子搭上了?

    “快转过去快转过去!我都快被看光了!”天音紧紧的勒着萧轩尔的脖子,硬是把他给转过身去,好用他的身体来帮她挡住外泄的春光,而萧轩尔黑沉着脸,无语的被身后的女子拉着转了一圈,面向了自己的伙计。

    “过来把她带出去。”低沉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的说着,他伸手去掰开顾天音环在他脖子的手。

    而这时,唐心因不放心她,也跟在小二的后面进来,却不想就看到她挂在那个男人的身上,正一脸的焦急,看见了她,当即冲着她哭喊着:“唐唐,我被这人欺负了,他把我看光了就不想负责,还说要把我丢出去。”

    闻言,萧轩尔额头划过几条黑线,瞥了那怔愕的唐心一眼,皱着眉头不知怎么动的手,轻易的便将身后的顾天音给提了下来,手中暗劲一用,把她丢向了唐心的方向:“接着!”

    “啊!你这混蛋!我跟你没完!”

    见天音被那男子那样随意的丢了过来,唐心嘴角一抽,暗暗道了声够狠的,也不怕她接不住,竟然就那就把天音丢过来,不过听天音那怒骂的声音,估计是跟那男子扛上了。

    只是,这男子是什么人?刚才露的那一手可不简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