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5 撞破!扼杀!

    因在仙门中,一切以实力论辈分,她从那几位守门的这弟子口中得知,那个负责测试的是南仙门的测试师兄,姓朱,门里的弟子有的实力与他差不多的都叫他朱胖子。因在仙门多年,却一直无法步入筑基期,因此被分配到这大门口为新来的弟子测试天赋。

    她走了过去,来到那桌边,笑盈盈的问:“朱师兄,是不是真的花了钱就可以进去仙门?还可以自己挑去哪个山峰?”她的声音不大,却也不小,这样旁若无人的问出这话,倒让那后面的人脸上都浮现了错愕的神色,目光带着一丝古怪的看着她。

    胖胖的中年男子抬起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眼,朝她招了招手,压低了声音说:“你说话小声一点,这事虽然是明着大伙知道的,但是,却不能这样当面说出来,花了钱能进仙门是不错,但是,却是只能算是外门弟子,在外门弟子中有几个去处可供挑个选,就是这样,知道不?”

    在仙门中,因开销花费样样不少,所以也开设了一些让富贵人家子弟出钱进门的规距,只不过这规距虽然大伙都明白,却都是暗地里进行,毕竟以钱收买进入仙门,说出去总是没那么好。

    “外门?仙门中还分内门和外门吗?”她好奇的问着,似乎,没听说过这样一事。

    “咦?你这小丫头,难道来之前没先做功课吗?”他怪异的看了她一眼,招手唤来了另一名弟子顶替了他的位置,继续帮新来的弟子测试,然后便示意唐心跟他往一边走去。

    “我告诉你,这每个仙门里面都有内外门之外,内门弟子那是核心弟子,拥有最好的修炼地场和资源,吃的用的住的,什么都高人一等,内门弟子就是一个门派的实力,也是对外的门面,他们都将分配在内门的几个主峰,跟随几位主峰的峰主修炼,而外门弟子都是一些天赋较少的子弟,也有像你这样,花钱想要进仙门的,外面弟子一般打杂的较多,多较都是分配到像厨房事务,或者药峰那些小峰去当打杂的,从低做起,所以,你若花多了钱,就可以自己挑一个去处,比安排的好。”

    说着,他大手在她的肩膀上拍了拍,问:“小丫头,我看你衣着普通,应该不像富贵人家的子弟,你有那个钱力去花费吗?我看你小小年纪已经是炼气四层,要不你跟了我算了,我这活儿简单,就是守守门,登记之类什么的,或者是在这仙门中跑跑腿,虽然不比别的小峰,但是我那也清闲,怎么样?”

    唐心嘴角一抽,道:“朱师兄,你这大手一拍下来,我这小身板险些受不了,你还是把你的手拿开吧!”要不是他看目光清明,她还真会以为他是想揩她油。

    “你这小丫头,修炼之人身体强壮得很,你看我,肥肥壮壮的,扛头牛都扛得起。”他大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呵呵一笑,道:“要不是看你这丫头得我眼缘,我才不跟你说这些。”修仙之人,最是看中眼缘,事事随心,第一眼看了觉得这个人不错,便会相信自己的眼缘。

    “呵呵,朱师兄,我还想问你一下,那初进仙门的弟子,都可以去学炼丹的吗?”

    “炼丹?那可不行,你可知炼丹师在仙门中有多吃香?想要炼丹本身就得具备火属性,而且,还得从丹徒做起,不过我告诉你,那些炼丹师自命不凡,像是有多了不起似的,一般人都看不上眼,而且弟子虽多,却不是个个都能得到他们的真传,只有少数有炼丹天赋的,他们才会多加指点,其他的,能学多少,都是各凭本事,怎么?你小丫头想学炼丹啊?”他看了她一眼,道:“看你这样子,如果去了也只有给人看火的份,炼丹?想摸都摸不到。”

    闻言,唐心额头不禁滑落几道黑线,这人是不是也太直了?就算炼丹师真的不轻易传授本领,也不应该这样对一个新来报到的弟子揭底吧?要不然听了,谁还会进仙门学炼丹啊?

    不过,他的话倒是提醒了她,毕竟在修仙的世界中,炼丹师是一向吃香,然而,拥有高品阶的炼丹师却是极少,原因是天赋和本身属性的问题,炼丹者,就必然具备火属性,要不然根本无法炼丹,同样的,天赋也极为重要,若是没有炼丹的天赋,就是具备火属性也派不上用场,两者缺一不可,正因如此,更让炼丹师越发的稀少。

    既然进了仙门只能当个看火的弟子,那她倒不如先从底做起,再找机会学炼丹,嗯,打定了主意,她指着那仙门内侧的一处小门问:“朱师兄,那里就是登记的地方吗?”眸光一转,视线落在了那大门内侧的一处小房门前,那里有几个弟子在登记,个个衣着光鲜亮丽,登记好的还发了一个小牌子给他们。

    “不错,就是那里,丫头,你真的打算去花钱进去?炼气四层,应该可以通过测试的。”

    “我是五灵根,估计没人会要我,与其到时被轰出来,还不如直接花钱进去来得快。”她一笑,又道:“朱师兄,我不是丫头,你可以叫我唐唐。”

    “呵呵,好,唐唐,那你去吧!以后要是在门里遇到了什么事,你可以来找我帮忙。”他笑着点了点头,示意她过去那边排队。

    “好,多谢朱师兄。”她笑着道谢着,这才往那门内侧的那小房走去。

    而在她转身往那小房走去的时候,排队的冷峻男子朝她扫了一眼,目光若有所思,像是有什么想不明白似的,收回目光,眼底又恢复了这冷漠的神色,不再看那青色的身影一眼。

    唐心来到那小房处,看着那些人登记了姓名后,又在后面写上了金币的数量,还编写了是哪个小峰的弟子。

    “好了,拿着牌子进去吧!下一个!”那一名登记的男子喊了一声。

    唐心走上前去,看了看那本子,道:“师兄,我要去那药峰。”药峰,也是那炼丹峰的所在,既然打算混进仙门学炼丹术,那就得从低做起,她从那守门的弟子那里得知,南仙门内有两位炼丹师,分别各拥有一座小峰。

    男子抬头,睨了她一眼:“药峰的弟子只有十个名额,已经满了。”声音一落又低下了头,不再看她一眼。

    “我多出五千金币。”她继续说着,看着男子因错愕而抬起头来。

    “五千金币?只是,药峰五个名额已经满了。”男子皱着眉头,很是迟疑的说着。

    “一万金币。”她唇边挂着浅笑,继续看说着,反正钱是从别人那来的,花出去,她可不心疼。

    男子愕然,睁着眼睛看着她:“一、一万金币?”

    一些子弟也因她的一再加价而对她投去怪异的目光,这女子,看着衣着普通,有那么多金币吗?需知道,进了里面修炼,外院的弟子修炼的灵石都得自己出钱买的,所以,这进仙门花的钱,还不能算是钱,那灵石昂贵的支付才让人头疼。

    “多一个人也不多,如果师兄没办法决定,不如,去问一下上面的人?”

    “有什么好问的,她既然想去那药峰,就让她去,你记下,我往上报就行了,再说,多一个外门的弟子,有那么麻烦吗?”那朱胖子走了过来,对着那名男子说着。

    见状,男子这才点头:“既然朱师兄都这么说,那我记上便是。”说着,这才提笔记下,又递了一块小腰牌给她:“你拿好这块牌子,这是属于你身份的象征,门中的弟子内门的是黄玉牌子,而峰主的是白玉牌子,外门的弟子则是绿玉牌子。”

    “好。”她伸手接过,看了看那块牌子,对一旁的朱胖子道:“多谢朱师兄了。”

    “没事,只是小意思,你进去吧!拿着这个牌子顺着这条路去药峰报到就可以了。”说着,他示意她过来一点,唐心见状,走近去,听他压低声音在她的耳边道:“唐唐,不过你要小心,这仙门中虽然说是一个大修仙派,但是内门和外门甚至各小峰的人都是分帮结派的,以后遇上了内门的人,切记不可轻易得罪,否则受罪的只会是你自己,还有,就是你们药峰,那两位炼丹师各看各不顺眼,平时底下的人都没来往,你也要多注意一点,进了药峰,记得打好关系最重要。”

    “是,多谢朱师兄指点。”她笑着点了点头,想了一下,又道:“朱师兄,我想请你帮我打听个人。”

    一听这话,朱胖子哈哈一笑:“打听人?哈哈,这你可问对人了,谁啊?你说,这仙门中的人没人比我熟悉。”

    “顾天音,她应该比我先到半个月吧!你能的否帮我联系一下她?就告诉她,我在药峰。”

    “好,这个没问题,你放心去吧!”他拍拍胸膛爽快的说着,示意她进去。

    唐心这才一笑,拿着牌子往里面走去。

    顺着路走去,来到了药峰,药峰,就是一个小峰,划出了一半的地方用来种灵药,一半的地方用来炼丹,一半的地方用来住人,一山峰只有一位炼丹师,而丹徒却有四五十名,再下面,就是外门送进药峰的打杂弟子,三十多名,丹徒算是内门的弟子,所以他们全都居住在内门分配的房屋里,每一个峰都有一个管事的,主要管理一些打杂弟子的生活用度与日常运作的分配。

    找到了药峰,来到入口处报到,登记,这才由药峰登记处的人带进里面,交给了那管事的师兄。

    “你就是新来的唐唐?”一名男子拿着手中的本子,看着传递上来的信息,又仔细的打量着她。

    “是的管事师兄。”

    “这上面登记说,你是炼气四层?”男子问出这话时,语调怪怪的,就连看着她的目光都怪怪的。

    “是。”她抬眸,看着面前的男子,年约三十左右,面容平凡而普通,一袭灰衣着身,腰间挂着一块黄玉小牌,神识一扫,面前此人,炼气四层巅峰,隐隐就要踏入五层。她心下暗忖,好歹她也是筑基二层的修士,隐藏实力,进入仙门,还得唤一些实力比她差的人叫师兄,这感觉,真的是怪哉。

    男子合上本子,道:“你既然有炼气四层,为何不去正门测试?你可知,炼气四层极有可能进入内门峰主的门下?”

    唐心盈盈一笑:“我比较喜欢种种花,养养草,所以就来药峰,还望管事师兄以后多多关照。”

    “这些天给两峰各拨来五人,我们这边加上你正好六人,不过药峰这里是五人一间草屋的,既然你最后一个来,现在已经没有空的草屋了,等下我让弟子们都帮忙给你搭一间,你跟我走,我先带你见见峰里的其他人,以后好好相处,不要闹事。”说着,便让她跟着他往里面走。

    听到自己一个人住时,她不由心下暗暗奇怪,运气这么好?还让人给她搭一间?这是为何?看着前面那负着手走着的男子,她心下虽然奇怪,却没问出声。

    男子带着她来到一处地方,敲响了悬挂着的一个铜锣,响亮的铜锣声一传出,不一会,三十几名弟子便往这边而来,唐心大概看了一下,男弟子约有二十八人,女弟子只有五人,加上她也才六人,男弟子统一灰色的衣袍,而女弟子则是青色衣裙。

    “跟你们介绍一下,我们药峰新来的女弟子,唐唐,以后大家好好相处,听到没有?”男子的声音,带着一丝威严,扫了众人一眼,在听到众人的应声后,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

    “是!”

    男弟子一双眼睛皆上下的打量着一袭青衣的唐心,见她虽然相貌平凡,但那双眼睛却很是迷人,还有那一头自然垂落在身后的墨发,纤纤的细腰,唇边浅浅的笑,不由让众人眼前一亮,有的甚至暗忖,她虽然长得平凡,但胜在身段玲珑有致,气质出众,比起那五名容貌姣好的女弟子,她那股气质更吸引他们的目光。

    而女弟子们明显的眼中带着不善,扫了唐心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你们男的都给唐唐搭一间草屋,她一个人够住就可以了,不用大,赶在太阳下山之前搭好。”管事男子继续说着,只是声音一落,那些女弟子却有些不悦了。

    “管事师兄,为什么这个女的一来就可以自己一间草屋?我们却得五个人同居一间?这不公平!”

    “就是,我们同为外门弟子,为何她却可以自己一间?我们却得五人一间?”

    “她是朱师兄交待过来的人,怎么,你们有意见?”管事男子目光一扫,声音一沉,让那几名女弟子当场闭上了嘴。

    “管事师兄,这事就包在我们身上好了,您去忙您的吧!我们现在就去准备东西给唐唐搭一间。”其中一名男弟子开口说着,笑笑的朝那站在一旁的唐心点了点头。

    “嗯。”管事男子一听,这才转身离开。

    见她离开,那几名女子瞪了唐心一眼,扭头就走。而一些男弟子则围了过来,伸手就想要套近乎,却让唐心给避开了。

    “唐唐,别害羞,我们都是一个峰的,以后可是朝日相处的。”一名男子说着,伸手就要拉她的手,却让一只手给挡下了,唐心一看,是那个冲她点头微笑的男子。

    “李南,别吓到唐唐了。”

    “张二虎,这又关你小子什么事了?”那名唤李南的男子一怒,伸手就是一推。

    唐心见状,开口道:“你们还是不要吵了,要不然管事师兄回来不好交待。”她都易了容了,怎么还会惹来一些烂桃花?真是不懂。

    闻言,两人这才停了下来,明显的对那管事师兄很是畏惧。

    “各位,就麻烦你们帮我搭草屋了,作为答谢,我请你们吃烤肉如何?”她盈盈一笑,目光在众人的脸上扫过。

    一听,众人都一怔,而那先前向唐心点头微笑的男子,张二虎则道:“烤肉?哪来的烤肉?唐唐,你不知道吧!咱们这药峰可是没野味可捕捉的,而且,进了这里出去什么的都要登记,根本没烤肉可吃。”

    “这个我自然有办法,各位,就麻烦你们了。”想要他们帮她搭屋,虽然有管事师兄发话,但是若没甜头,他们又怎会心甘情愿?既然要在这里呆上些时间,就好好试着相处吧!

    “好!那我们这就去给你搭草屋,在那片药田的旁边,正好还有一块空地,就给你在那里搭如何?”其中一名男子爽朗的笑着。

    “好,那我先谢谢各位了。”她盈盈一笑道谢着,看着他们一个个欣喜的去准备搭草屋的东西。

    二十八名男弟子的帮忙,不用多久,草屋便盖好了,所在的地方正是药田的旁边,与另外五名女弟子住的地方相隔约一百米,男弟子住的地方,则在另一边,因男女之分,住处不能相隔太近。

    当他们搭好的同时,隐隐的也闻到了一股烤肉香味的传来,外门弟子平日里二素一荤,对那肉食馋得很,闻到那肉香味时纷纷惊喜的道:“那唐唐真的弄到肉了?她是怎么做到的?快,我们去看看,我已经好久没吃够肉了。”

    众人寻着那香味而去,看到在一处山坡下,唐心正蹲在那里翻烤着肉,香味随着轻风飘远,闻着那肉味,他们快步走近:“唐唐,你真的弄到肉了?好香啊!”

    “你们来啦?再等一会,我加点料就可以吃了。”她回头看了他们一眼,见他们因给她搭屋子而弄得一身的汗水,微微一笑,道:“坐会吧!马上就好。”

    人与人之间,只有付出,只有真心以待,才能得到对方的认可,相处之道亦是如此,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对你好,但只要你肯付出一些,别人就会看到,就不会无视于你的付出。

    原本管事师兄让他们去给她搭屋,那可以说是一个分配下来的任务,他们也许会去做,却不会尽心,也不会做得欢喜,但若再加上她的烤肉答谢,那效果自然就不一样了。

    “我们也来帮忙吧!要不要再加点树枝?这林中虽然没有野味,却是有不少树枝,若还需要,我们再去捡些回来。”

    “是啊!我们可以再去弄些回来。”

    闻言,唐心一笑:“不用了,你们瞧,熟了,来,小心烫手。”她把烤肉切下,递给他们。

    “唐唐,你这人真不错,烤肉更是有一手,那、那我就不客气了,我先吃。”李南笑着把身在身上擦了擦,想着先前还想占她便宜,不禁有些不好意思。

    “都多吃点,不够还有。”看着他们吃得欢快,她自己也开心。也许他们不知如何弄来野味,但是她却知道有钱可使鬼推磨,只要你出了钱,别人就会帮你弄来你所想要的。

    她切下两大块腿肉包了起来,对他们说:“你们慢慢吃,我给管事师兄和门房登记那位师兄送些去。”

    “好,那你回头去看看你的草屋怎么样,要是缺了什么就跟我们说,我们再去给你弄。”男弟子们都扬着声音说着。一般进了这仙门,像那五名女弟子,有的畏畏缩缩胆怯不善与他们打交道,有的一心想着可以攀上内门弟子,平时也不将他们放在眼里,难得遇见唐唐这般随和又有礼的人,这让众人对她的好感蹭蹭蹭的往上升,也都暗暗下定决定,以后多照顾着她点。

    “好,那我走了。”她挥了挥手,这才往那前面走去。

    太阳渐渐西落,当唐心来到那管事师兄的住处时,见他正手里拿着书本,正在认真看着,因太阳西落,光线不是很清晰,他微探着身体,将手中的书微微斜着向窗边。

    “管事师兄,我可以进来吗?”门没关,她站在门口处,询问着。

    男子抬起头看了她一眼,道:“进来吧!”说着把书合上,看向她,问:“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我烤了肉,给你送了些过来,放下就走了,不耽搁你看书。”她走上前,把包着的烤肉放在他的桌子上。

    听到她的话,男子目光微闪,却没说话,见她把肉放下后就要离开,微顿了一下,还是唤住了她:“你等等。”

    唐心回头,清眸看向他:“管事师兄还有事吗?”

    “南仙门中,有两座药峰,你所在的现在这座峰,叫云峰,而另一座则叫绿峰,两位峰主都是高级炼丹师,不过他们两位素来不和,各自峰下的弟子也高不许往来,你既然进了云峰,就要清楚这一点,不要到时惹出什么事情来。”他看了她一眼,见她静静的听着,便道:“虽然你进了云峰,但是想要见上峰主一面却是很难,峰主身为炼丹师,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呆在炼丹室里面,或者是在指点内门弟子丹徒如何炼丹,我想你炼气四层还来云峰,定是想要学炼丹之术,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一般人是入不了峰主的眼的。”

    唐心微微一笑,轻声道:“多谢管事师兄告知。”

    男子瞥了她一眼,站起身,走到床头的一个盒子里面拿出一本书递给她:“这本书放在我这里也没用,你拿去看吧!”

    她接过一看,上面写着炼丹步骤讲解六个字,心头微讶,抬眸看向他。

    “还愣着干什么?拿着走人,别妨碍我看书的时间。”他不再看她,衣袖一拂,走到桌边坐下。

    “多谢管事师兄。”她收起书本,道谢着,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直到她离开,那男子这才抬头若有所思的朝她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又继续低头看着手中书本。

    入夜,唐心拿出了以前沐宸风送给她的那颗夜明珠放在屋子中,坐在桌边翻开了手中的书。这屋子本来没床铺和桌椅,是他们到分配处去给她领回来的,东西一摆上,倒是像模像样一个温馨小屋。

    “炼炉?”

    她看着上面所注,炼炉,炼制丹药的炉具,而每一位炼丹师都拥有自己专属的炼炉,专属的炼炉从不借人使用,炼炉的区分与丹药炼制出来的好坏有着密切的关系,同属性的火焰一样的重要。

    “没见过炼丹师炼丹,也不知是怎么样的,要是可以在一旁观摩,估计会更加明白。”她喃喃的说着,又继续翻下一页,当看到后面一些注解,上品的丹药必然经过雷劫时,目光不由微闪

    雷劫啊!那可是真雷就那样从天上劈下来,还因丹药的品阶不同而有不同的数道雷劫,虽然已经初探修仙法门,但对于修真界的一些事情,她还是感到新奇不已。

    结丹修士必然经历九道雷劫,而若是没有炼丹师炼制的灵丹相辅助,有的根本无法经得成九道雷劫的考验,试问,那九道真雷从天上劈下,一般人怎么受得了?

    她收起手中的书,取下夜明珠,便迈步走出屋子,往外面走去,经过那片药田,她停下了脚步,看着那在夜色下吸引着月光以及灵气的灵药,在夜色中迎风摇曳着,这里的灵药较于普通,都是一些比较常用的,这些灵药也是供丹徒试炼丹之用的,真正贵重的灵药,都在炼丹师他们自己的空间药田中。

    夜色下,清风轻拂,柔柔的,很是舒服,偶尔草丛中会传来一些低低的虫鸣声,只是,她却耳尖的听到,两道压抑着的声音低低传来,她挑了挑眉,若不是她有筑基修士的实力,那细微的声音应该还听不到。

    放轻着脚步慢慢靠近,隐隐的见夜色下,草丛在动,女子的娇吟伴随着男子的喘息声传入她的耳中,那声音,像是在压抑着,不敢叫得太大声。

    偷情?

    两字从她的脑海冒出,她目光微闪,唇边勾起一抺诡异的笑,漫漫长夜,又无事可做,睡又睡不着,有活春宫可看,那真是不看白不看。

    她脚尖轻点,跃上了离那草丛不远处的一棵树,身影轻盈如风掠过,不惊动那正在发情的两人。坐在树枝上,晃着脚,从空间中取出了灵果吃着,这才朝那草丛中瞥去。

    只见,夜色下,半人高的杂草被那两人压倒了一大片,一女子,白天她所见的五人中之一,衣裳褪去,胸前雪白春光一览疑,女子修长的双腿紧紧勾住了她身上男子的腰肢,而那男子赤身果体正在卖力耕耘,女子面色娇媚目光迷离,她紧咬着唇,似在压抑着那想要轻吟而出的声音,草丛因他们两人的动静而沙沙的发出声音,女子那胸前的雪峰随着身体被撞击而不停的晃动着,真真让唐心无法再看下去。

    她以手挡眼,暗自摇头,太火辣了!也太疯狂了!这两人偷情偷到这里来了,怎么就不走远点?至少不要被她发现吧?

    好半响,那两人总算是告一段落里,像是累垮了似的,双双倒在草丛中喘着气,唐心这才放下手瞄了一眼,那男子,好似不是云峰的人,至少,她今天就没见过,又或者说,那男子,是内门的弟子,慢慢跑了出来与那女子幽会的。

    把手中最后一颗灵果吃了,她便准备回去,反正也没什么可看了,不回去难不成在这里喂蚊子?却不想,她才想动,那女子的话却让她停了下来,朝她扫了一眼。

    “武师兄,今天新来的那个叫唐唐的女弟子真让我讨厌,你明天帮我出口气吧!好好教训教训她一下,可好?”女子趴在男子的身上,娇声媚态的说着。

    “唐唐?这名字倒是新奇,是个怎么样的女弟子?长得可有你勾人?”男子伸手在她的身上掐了一把,眼底尽是淫邪之意。

    “讨厌!你有我还不够吗?还想打哪个女弟子的主意?那个唐唐哪有我长得这般好,不过她好像是朱胖子推进来的人,交待了管事师兄好生照顾,今天还差让云峰的男弟子给她搭了一处新屋呢!自己一个人住,你说,要是我能自己一个人住一间,武师兄每晚来时,我们就不用像现在这样偷偷摸摸的跑这来了。”

    “哦?竟然还让一个新来的女弟子自己住一间房了?”

    “就是,所以说,武师兄,你得好好教训一下她,免得她飞上天了。”

    唐心唇角微勾,瞥了那女人一眼。真是她不惹麻烦,有人却要给她找麻烦,好好的路不走,偏偏要往死路上,她真是不知应该怎么去说她。

    既然打算给她找麻烦,那么,她是不是应该也给她找点麻烦呢?

    “好好好,都听你的,不过,你可得再让我乐一乐才行。”说着,男子翻身又将她压下,又是一阵的翻云覆雨颠龙倒凤。

    见状,唐心眼中闪过一抺诡异的神色,想要对她下手,那她就将他们的念头扼杀在摇篮之中!手微动,一根银针朝那男子射去,同时,她轻跃下树,往屋中走去,用神识道:“小丹,你去把人都给上到这里来看热闹,记住,别让他们知道你是圣级的蓝灵蛇。”

    “是。”声音一落下,那盘在她发上如发饰一般的小丹便朝地上跃落,化出长形,往男弟子的住处掠去。

    “快!快看那是什么!”正熟睡中的其中一名男弟子只觉一冰凉的东西在脖子滑过,睁开眼睛一看,只看到一抺蓝色的影子,当下挡着身边的几人,示意他们快醒来。

    “怎么了?大半夜的,让不让人睡啊你!”

    “有东西,有东西进来了,现在又出去了,我们快去看看那是什么!”那男弟子连忙起身穿衣,就在这时,隔壁的几间传来了惊呼的声音,只听一阵慌乱的脚步后,众人全披着衣服出来了

    “你们看到没有?一条蓝色的,好像是蛇,从我的手上爬了过去,冰凉冰凉的吓死我了。”

    “我们也是,睡得正熟呢!突然被吓醒,哎,你们快看,那蓝色的蛇就在前面,快!追!”李南大声喊着,一边系上腰带一边追着那蓝色的蛇而去。

    “快快快,往那边去了!”众人在后面追着,却只隐约看到前面那抺蓝色的亮光,二十八人的跑起来,脚步声在这夜里十分的清晰,还没走近,就已经惊到了那草丛中的两人。

    “武、武师兄!怎么会有那么多脚步声?你快、快起来。”身下,女子惊慌的去推开身上的男子,唯恐被人发现他们现在的这模样,可谁知,那男子却了惊得满头大汗,焦急的道:“该死!我、我出不来啊!”

    “什么!”女子大惊,听着那脚步声渐近,不禁红了眼眶:“那、那怎么办?你快出来,你不出来被他们看到我们两人这样,一定会被赶出南仙门的!”

    “我知道!可是、可是谁知怎么回事,就是出不来!”两人身体结合之处,紧紧的吸在一起,他想退出,可却无法退出,耳听身后声音越来越近,还伴着大喊的声音,不禁也急得汗水直渗而出。

    虽然两人多次偷情,这样的情况却从没发生,眼下想走走不了,男子和女子的脸色都瞬间惨白了下来,心如死灰:“完了,这回真的完了,被人发现,我内门弟子的身份不保了!”

    “武师兄,如果我被发现,我只是外门弟子,我会被赶出南仙门的,武师兄,现在怎么办?你再试试吧!再试试吧!”谁知,声音落下的同时,一声惊呼也随之传来。

    “啊!你、你们……”

    本以为是发现了什么宝贝的李南跑在最前面,自然也是最先看到了那草丛中的一幕,当看到那两人赤身果体的那样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不禁愕然。

    他还真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敢跟内门弟子勾在一起,还在云峰山偷情,这回好了,峰主知道了非剥了她的皮不可。

    随之而到的众人也看到了那草丛中的一幕,不由纷纷红着脸别开了目光,虽为男子,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心下也震惊万分,这两人也太大胆了,竟然敢在这云峰之内乱来。

    “你们还打算就这样一直挂在一起?”李南一双眼睛直勾勾的在那女子雪白的身上打转着,见两人一直都紧密的贴在一起,心下也是诧异万分。

    这两人也太那个了吧?他们这么多人都看着,却还那样的姿势挂在一起?就不知羞啊?

    “我们,我们分不开……”那女子惨白着脸,用衣裳将自己的身体掩住,可是,再怎么掩也掩不住她此时的狼狈与羞耻。

    闻言,众人顿时傻了眼,这是什么情况?还分不开了?脸红的朝他们瞥了一眼,这上去也不是,不上去也不是,最后,李二虎道:“我们还是先禀报管事师兄吧!让他来处理这事就好。”

    “也对,你们快去请管事师兄来。”

    不多时,一身灰袍的男子迈步而来,在看到那不堪入目的一幕时,微皱起了眉头,沉下了脸,他大步走上前,两手凝聚灵气在两人的背后一拍,只听嘶的一声,一道灵气从两人的身体散出,同一时间,两人的身体一软,不约而同的倒了下去。

    管事男子连看也没看倒下去的两人一眼,便迈步离开,对身后的众人说:“把他们抬回去,明日交由峰主处置。”

    “是!”众人应了一声,连忙把两人给抬了回去。

    次日,唐心心情大好的从自己的屋中走出,来到听令分配的地方时,就听见众人都在窃窃私语着,说着昨夜发生的事情,李南来到她的身边,小声的道:“唐唐,你昨夜不矢吧?那个一直想攀着内门了弟的女人昨夜在草丛里被我们撞了个正,现在就只等着交给峰主处置了,那女人真是为了往上爬无所不用,她在这南仙门是呆不下去了,估计,会被赶出去。”

    “啊?竟有这事啊?我昨夜累得很,睡得也早,都不知道竟然发生了这样的这事。”她一脸惊讶的说着,神情愕然,像是没想到竟然仙门中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