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4 进仙门,藏芳踪!

    “不错!”眸光朝那一身戾气的中年男子看去,谁知,却在她的声音一落下的瞬间,阴沉的目光一眯,沉声喝道:“把人给我捉起来!”

    “是!”一众护卫齐声一喝,大步上前就要动手。

    “且慢!”她冷声一喝,扫了那人一眼,问:“阁下是什么人?动用这么多人捉我,又是为何?”莫名其妙的就要动手?她怎么也得问明原因吧?

    “哼!跟我们走,你就知道是原因了!捉起来!”

    “哦?看来,你们是想逼我动手?”清眸朝那些护卫扫去,唇色一勾,神色一派悠哉。

    见她神色淡然,眉宇间透着自信的神采,一身气势内敛,不由的眯了眯眼:“好你个唐心!我江家与你无怨无仇,你竟敢加害我儿,弄得他现在神智不清,居然还在这里装无辜!”

    “江家?”听了这话,她眸光微闪:“你是那江城的父亲?”打量了一下他,此人气势腾腾,气息却是内敛,华服着身,久居上位的气势散发着一股煞气与狠厉,不用想也知道定是阴险狠辣之人。

    只是,那江城是她动的手他们怎么会知道?她来到这里也只是花家逗留,外面的人更不可能知道她的名号,既然如此,那么,这消息定是花家的人透露出去的,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快就追着来了。

    花家?呵呵,真是有趣,看来那妖孽的家族可是出了叛徒,难怪在说花家的地位一日不如一日会被另外的几大家族比下去,一个家族如果出了内鬼,不清理,那可不行,本来这内鬼是谁倒是不关她的事,不过,敢把她出卖,这个人她却是想要揪出来好好教训教训!

    “不错!你到底对我儿动了什么手脚?如果你不能让我儿恢复原来的样子,我就废了你的手脚筋,切了你的舌头!挖掉你的双眼!让你知道惹了我们江家的人,必然生不如死!”

    阴测测的声音夹带着狠厉与阴寒,那语中的戾气让周围的人都不由心惊的往后退着,江家家主是个怎么样的人这里的人都知道,平日里根本不会有人自找死路的与他江家对着干,哪怕,是同在一个城镇之中的大家族花家,也不敢明着惹他们,现在这个小小女子竟对江家家主的独生子出手,这不是自找死路是什么?

    清眸微转,眼底暗光流动,她轻笑着看着他:“原来是江家的家主,那江城的父亲,不错,江城变成那样是我动的手脚,这普天之下,只怕除了我之外,也没人治得好他。”她轻笑着,声音微顿,神情修炼而闲散的瞥了那周围的护卫一眼:“如果你真想希望你儿子的下半生就这样,那倒可以让你的人动手试试,若是伤了我一丝一毫,呵呵……”

    清脆悦耳的轻笑声如同山间流水细细划过石涧,又如同春风拂面丝丝轻柔,让人心醉的同时,却也有有愤然阴沉的盯着她,这一人,除了那江城的父亲江家的家主之外也不会有别人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江城咬着牙,紧拧着拳头,蕴含着杀意的目光紧盯着她,一身的戾气迸射而出,如果不是因为她的话,他此时真想一掌把她拍死!

    “有吗?我不觉得。”瞥了他那阴沉而嗜血的目光,她心思微转,叹了一声,道:“其实也不是我不想帮你儿子治。”

    心头怒火焚烧,拳头正拧得咔嚓作响的江家家主听了这话,皱起了眉头:“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如同你先前所说,我与你江家无怨无仇的,又何必与你结怨呢!只不过,我手头上又没有可以医治你儿子的灵药,就是你留着我,只怕也是于事无补。”

    闻言,他皱着眉头打量着她,见她神色漫不经心,神态悠哉带着几分的慵懒,他心思微转,若是与她动手,以她能杀了李婉秋的实力,想必也不低,如果能不与她动手,而她又肯为城儿治疗,那倒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

    “只要你肯治好我儿子,我可以不跟你计较,至于灵药,你说出来,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弄回来,但是,前提是让他恢复正常!如若不然,就算你的实力再强,再难对付,我也会让你在这虎啸大陆无立足之地!”在应下的同时,不忘的对她一个威胁,让她知道他是在说真的,并不是在吓唬她!

    听到这话,唐心眉梢一扬,心情大好:“那是自然,如果你弄来了我所需要的灵药,我自然把他治好,若是治不好,随你处置。”

    “好!那你就随我回府!”大手一挥,示意众人退下,瞥了好一眼,便迈步往回走去。

    唐心勾唇一笑,迈步跟着他而去。既然有免费灵药可拿?为何不去?

    与此同时,花家的人收到消息,说江家家主带了人在大街上围堵唐心,更将唐心带到了他们江家去,这一消息传回,花家家主以及几位长老和花无缺都不由的皱起了眉头。

    “那江城怎么会知道唐姑娘来了这里?而且还在大街上堵住了她?”花无缺沉思着,心下隐隐有些不安,看向主位上的家主,见他同样皱着眉头沉思,便问:“家主,现在如何是好?那唐姑娘来我们这里也只有我们知道,江家家主知道江城是她动的手脚弄成那样的定然不会放过她,若是唐姑娘以为是我们出卖了她,那岂不是……”

    “这么快就走漏了消息,看来,我们花家中是出了内鬼,而且还跟江家的人勾结在一起,家主,这事不能就这样不管,一定要查出到底谁是内鬼,是谁与江家的人勾结!”其中一名长老沉声说着。

    闻言,花无缺道:“当时是我在院子里告诉你们那江城是唐姑娘动的手脚,而在场的除了我们几人之外,还有花家几位德高望众的叔伯。”如果真的有内鬼,只怕也是在这几人里面。

    主位上的花家家主皱着眉头沉着脸,微顿了一下,道:“四位长老,这件事就交给你们去查,无缺,你去院子里告诉非花,就说那唐姑娘被江家的人带走了。”他目光微闪眼底掠过一抺暗光。

    听到这话,花无缺神色微怔,顿了一下站起身来,应道:“是。”当即,转身往外走去。

    一名长老沉思着,抬头看着他,道:“家主,你想让非花出手?他现在虽然能站起来,实力也在恢复,不过,好像还没完全恢复,让他去可以吗?”

    花家家主朝他们一瞥,道:“你们先下去查清楚,到底是谁与江家勾结,查出来,严惩不怠!”低沉的声音中带着一股狠厉与威压,眸光中闪烁着戾气让几位长老不再有多言。

    身为家主,发现底下的人与死对头勾结,那绝对是愤怒至极的事情,尤其,在家主的妾与外人私通想要谋取花家和花非花的被告知瘫痪之后,花家的地位在几大家族中大跌直下,如果不严惩内鬼,底下的人岂不是都有样学样?

    当花无缺再次来到小院,把唐心的事情告诉花非花之后,却见他只是勾起了嘴角邪邪的笑着:“既然江家请她去,那就由着她去。”请神容易送神难,那个女人他们也敢随便请?

    听了他的话,花无缺微愣:“你不去看看?”她不是他的朋友吗?就这样由着?也不多问一下她的情况?

    花非花瞥了他一眼,继而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那个女人用他担心?若是她不想去,江家的人根本请不动她。

    另外边,江家大宅,正因唐心的到来变得热闹,只因,江家家主的那几位夫人听说家主带了个绝美的女子回来,一个个都打翻了醋坛子直飞奔向大厅,想要看看是哪个狐狸精迷得她们的老爷竟然还亲自带人去掳人,只是没想到才一到大厅就被拦了下来。

    “几位夫人,家主交待,任何人都不能进去打扰。”两名护卫拦住了她们,不让她们入内。

    “什么?竟然还不能进去打扰?哼!我们偏要看看里面那个狐狸精长着什么模样,竟然连我们都不能进大厅了?让开!”三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怒气冲冲的推开了护卫,气势汹汹的就往里面走去。

    厅中,唐心正喝着丫环泡的茶水,轻品慢尝的品着,却听见外面传来几道女子的声音,不由放下了茶水,问:“外面怎么回事?怎么像闹起来了?”

    那丫环小步的往外面走去,谁知还没到外面,就见三抺人影气冲冲的走了进来,冲着她劈头就问:“那个狐狸精呢?在哪里?给我把她叫出来!”

    唐心挑了挑眉,朝她们看去,见竟然是三名妖艳的女子,不由好笑的托着下巴看着她们。这几人是那个江家家主的女人?口味好像有点重啊!那脸上的粉厚得惊得,妖艳的大扮,若是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哪个青楼卖笑的女子。

    “你就是家主带回来的那个狐狸精?”三人扭着腰肢走近,打量着唐心,却在看到她那倾城的容颜时,眼中浮现了妒忌与惊艳,就是同为女子,看到了这样的女子,她们都不由看呆了,更何况是男人?

    “嗯?”唐心挑着眉,玩味的看着她们。

    “你那是什么眼神?看我不抓花你的脸!”一名女子扬起尖尖的指甲就朝唐心的脸抓去,存心就想毁了她的脸,可谁知,还没碰到她就被她一脚给踹了出去。

    “哎哟!痛死我了!”

    那女子被踹倒在地,捂着肚子痛呼着:“快来人啊!打死人了,快给我来人!把那狐狸精捉起来!”

    “你这野女子,竟然敢在我们江家作威作福,看我不打死你!”另外两名女子拔下发上的钗子就扑上去,想要划花她的脸,唐心见了,目光一眯,眼中寒光一闪,手指微动,两道寒光从衣袖中射出,无声的没入两人的身体,让两人当场倒了下去。

    “怎么回事?”这时,听到护卫的禀报江家家主也赶了过来,一进厅就看到自己三个女人倒在地上,一个在那哭喊着,另外两个连动都动不了的僵直着身体,不由皱了皱眉头看向了唐心。

    “江家主,麻烦你好好管教一下你的女人,不要对着人就吠个不停,若不是看在你的份上,这三人,此时只怕只是三具尸体。”她不紧不慢的说着,然,声音中的冷意却让江家家知道她不是在开玩笑。

    “来人!把她们三人带下去!”他沉声喝着,迈步要往前走去,却被那名在地上嚎哭的女子抱住了大腿:“老爷,老爷得您得给我们做主啊!这个狐狸精她竟然踹我,就那样一脚踹下来,您得帮我们好好教训教训她才行啊!”

    见唐心正看好戏般的看着他们,江家家主皱着眉头,眼中浮现一丝不耐烦,抬脚就是一踹:“滚!”

    “啊!老爷,老爷……”

    两名护卫把她们都架了出去,大厅也因她们的离去而静下来。

    “江家主的夫人,真是极品。”唐心戏谑的说着,端着茶水,轻拂着上面的茶叶,一边问:“江家主,我要的灵药什么时候能找到?”她少说也念了十几样珍贵的灵药,这些灵药不容易寻,他江家要是能拿得出来,让那江城恢复,倒也不是不可。

    江家家主瞥了她一眼,负手走到主位上坐下,皱着眉头道:“你所说的那些灵药在三日后方能齐全,不过,那些东西我问过大夫,是不能混在一起用的,你确定那些灵药当真可以让我儿恢复?”大部份的灵药他都没有,而想要取得,就得花大价钱去买,有的甚至不肯买,必然拿出相应的东西去交换,他不懂那些灵药的用处,但也知是珍贵的药材,她要十几样之多,当真是为了可以治好他儿子?还是为了借他的手收集那些珍贵的药材?

    她轻抿了一口茶水,举止优雅而大方,隐隐透着一股尊贵圣洁的气息,神态悠哉而慵懒,就好像在自家里一样自在,只见她用茶盖轻刮着茶叶,漫不经心的说着:“怎么?江家主舍不得了?灵药再珍贵,也得寻得,而你的儿子却只有一个,江家主,既然应下了,就不要质疑我的能力,也不要怀疑我的用心,你只要知道,当你把那十六种灵药都给我找来的同时,你的儿子便可恢复正常就好。”

    闻言,江家家主紧抿着唇,不语,沉默了半响,这才站了起来:“我会让人给你安排住处,你就先住下吧!三日后,我把那十六种灵药一样不漏的给你带来!”声音一落,便大步往外走去。

    三天,果然是三天的时间江家家主就将十六种灵药摆放在唐心的面前,唐心一样样的查看,见没有错,便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就是这些。”她将灵药收进空间手镯中,这才道:“把江城带过来吧!”

    看着她把那十六种灵药都收了起来,江家家主也明白,要治好他儿子根本就用不上那些灵药,她不过是利用他儿子来让他达到目的罢了,想到这,心下愤恨非常,却又不得不压下心中怒火。

    “那些灵药,根本就不是用来治我儿的!”

    “呵呵,江家主,那可是你请我出手治好你儿子的诊金,你以为,我会平白无故的帮人治病?”她毫不否认的轻笑着。

    “若不是你,我儿根本不会变成那样!”

    “此言差矣,若不是我,令公子将一生痴癫,永远也没有恢复正常的那一天,区区药材,江家主又何必看得过重?”

    “区区药材?”一听这话他胸口的怒气直往上冲:“你可知,单单那竹仙草就花了多少金币?那可是上百年才成熟的灵药,还有那紫珠草三叶莲,哪一样不是万金难求?你口中的区区灵药,一下子花费了我一半的江家财产!”越说,越气,气得浑身都在发抖,若不是因为还想着她帮他儿子治病,他真的会克制不住他自己。

    唐心无视着他的怒气,轻笑:“正是因为难寻才让你去找,要是容易寻得,我又何必跟你来江家?既然灵药我收下了,那么,我就一定会让你儿子恢复,怎么?不急着想他恢复了?还想着冲我发火?若是我也跟你一样动了气,只怕下针时手会抖,那可就麻烦了。”

    “你!哼!”他气哼一声,衣甩一拂,喝道:“把公子带进来!”

    不多时,咧着嘴呵呵傻笑流着哈喇子的江城就被带了进来,他的神色呆滞,双眼无神,身体有时还在抽搐着,而且口也合不拢,那模样,与当日在大街上挑衅着花无缺的那倨傲的江城形同两人。

    看到自己儿子成了这副模样,江家家主眼中划过一抺心疼,这可是他的独苗,若是真的下半辈子都这样了,那他不就后继无人了?

    唐心站了起来,走到江城的身边,见那两名黑衣护卫还守在他的身后,便示意道:“你们两个下去。”

    两人不为所动,朝江家家主看去,在得到示意后,这才转身往外走去。而见了两人的神色,唐心只是笑了笑:“看来,江家主手底下的人对你很是敬畏。”

    “快给我这儿子治疗吧!”江家家主沉着脸,扫了她一眼,便将目光落在他江城的身上。

    唐心无所谓的一笑,走到了江城的身边手在他的身上按了几下,寻找着那日射进他身体的那枚银针,当找到那枚银针的所在,手中聚集灵力吸,将银针吸了出来收入衣袖当中,同时在他的穴道周围点了几下,随着气血的活动与流通,原本色呆滞的江城也在下一刻恢复了清明,有些不解的看着那坐在主位上的父亲。

    “爹?你怎么在这里?”朝厅中看了看,更是错愕,他记得,他是出了门的,怎么现在却在自己家中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一听他竟然唤了他,而且认得他了,江家家主欣喜若狂,快步的来到他的身边扶住了他的肩膀,激动的问:“城儿,你、你真的好了?”

    “什么好了?我不是一直好好的吗?”他不解的问着。

    “江少爷,不是把口水先擦一擦吧!”唐心的声音突然传出,让江城本能的回去看去,这一看,却是痴了,目光惊艳怔怔的看着她。

    那一袭青衣的女子,容颜绝色神态慵懒,清眸半眯带着魅惑的神色,微勾的唇角,若隐若现的浅笑,倾城而绝代,让人不由的迷失在她那魅惑而迷人的浅笑之中,久久无法回神。

    然而,江家家主却在下一刻目光露出阴狠与嗜血,厉声一喝:“来人!把她给我捉起来!”从来没有人敢要挟他!而她,害了他儿竟然还敢要他用大半身家去为她寻来那珍贵的灵药,此女子,他势必不会放过她!

    似乎是早有埋伏,在江家家主厉声一喝之后,十几名身着黑衣的护卫咻的一声掠入厅中,将唐心困在中间,而江城却是怔然的伸手一摸下巴,低头一看,湿渌渌的口水沾了他一手,这让他不由的一愕再愕,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爹,这、这是怎么一回事?这个女子是什么人?”他看向自己的父亲,询问着。

    “城儿,十几天前,你在外面被这个叫唐心的女子暗下毒手,弄得痴痴呆呆的,好在为父收到消息知道她来了我们城中,为了让她治好你,我用了咱江家大半的财物换来了十六样珍贵的灵药,如今,既然你已经恢复正常,这个女人,当然不能轻易放过!我要她交出那些东西,更要她把命留在这里间!”江家家主厉声说着,阴狠的目光扫向被困在蹭的唐心,那目光,似恨不得将她砍成数段以泄心头怒火。

    听了这话,江城心头大惊,错愕的朝那名倾城绝色的女子看去,见到那世间少见的绝美容颜,他不禁色从心起,道:“爹爹,这个女子,我要了!把她捉了之后留给我。”这样的美人,死了岂不可惜?他当然得留住她的性命,让他可以好好疼爱。

    闻言,江家家主皱眉,道:“城儿,此女不是一般的人,你只怕无法驾驭得了她,还是杀了干净利落!”

    “爹,既然她害得我那样惨,怎么可以就那样杀了她?她就是再厉害,也不过就是一个女子罢了,若是爹爹不放心,那就挑了她的手脚筋让她无法再作兴风作浪!”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好,我就姑且留她一命,让她给你当玩物!”

    听着他们两父子旁若无人的在那商量着怎么处置她,唐心不禁嘴角微微抽搐着,她就看起来真的那么弱吗?区区十几个炼气八层的修真者就想拿下她?

    她早就知道这江家老贼不会轻易的让她走出江家大门,不过她既然敢来,就不将他们放在眼中,治好这江城,也就是拔出他身体里的银针罢了,既然他们想中眼她动手,那么,她会让他们知道,得罪了她,代价是很大的!

    清眸中划过一抺寒光,扫过那站在一旁的江家父子,唇角勾起了一抺嘲讽的笑:“等你们真的将我拿下了,再来商量我的下场也还不迟。”眸光扫过那十几名黑衣护卫,冷傲的声音带着狂妄的气势从她的口中而出:“不过区区十几名炼气八层的修真者,就敢阻拦我的去路?废了你们,轻而易举!”

    没人看见她是怎么动的身,只知道就在她的声音一落下的那一刻,青色的身影如鬼魅般的掠出,寒光折射而出,闪了厅中众人的眼,没人知道她是何时拔出的匕首,没人知道她用的是什么身法,只知道当青色的身影从他们的身边掠过,脖子袭来一股冰寒的肃杀之气,咻的一声,刀过喉咙一刀毙命,干净而利落!

    “呃!”

    炼气八层的修真者,实力在虎啸大陆可列为高手级别,可是,在她这里却是一招都不敌,甚至,当她的身影来到他们的身边连抵挡都来不及,锋利的刀锋划过喉咙,只来得及倒抽一声气便一一倒了下去,死了,都不瞑目……

    江城父子大惊,怪物般的看着那手持匕首手法利落毫不留情的青衣女子,她杀人不眨眼,一刀毙命手法极快,而最可怕的是,那唇边竟然还一直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笑得让人心底发寒,笑得让他们寒毛直竖心惊胆战,而那双清眸却是一片的冰寒,扫过地上那一具具的尸体,落在了他们父子两人的身上,那目光,让他们不安,让他们惊慌,也让他们感到前所未有的惊恐与慌乱,这一刻,死亡离他们是那么的近,这一刻,他们是在后悔着,早知道,早知道就让她离开,至少,不必随着她此时那样嗜血而诡异的冰寒目光。

    只是,千金难买早知道,看着她站在那尸体中间,把玩着那把华丽而精致的匕首,看着那匕首在她的手中泛着嗜血的锋芒,看着那刀刃之处,鲜血滴落,在地上漫开……

    “挑断手脚筋给你当玩物?”唐心眯着眼,扫了他们两人一眼,而此时,外面的护卫已经围在厅口,却不敢进来。

    “唐心!你想干什么!”

    江家家主沉声一喝,故作镇定的看着她。他没想到她的身手竟然那么诡异,刚才那身法,快得如同鬼魅一般,就连他都无法看清她是怎么出手的,又是何时出手的,这一刻,他心下也没底,若是与她交手,胜算有多少?

    “干什么?这话不应该是我问你们吗?好好的不让我走,偏偏要逼我动手,你们说,我应该怎么对付你们?”她的声音一顿,慵懒中带着一丝的冷意,扫了地上倒着的尸体一眼:“像他们一样?一刀解决了?”

    “你、你敢!”

    她轻笑出声:“呵呵……江家主,你这话真是奇怪,我若不敢,你以为,我会随你来到这里?我若不敢,这地上倒着的是什么?我不是不敢,而是想与不想的问题。”

    “爹,我们跟她拼了!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打不过她一个女人!”江城盯着唐心,此时的他还没意识到自己与她之间的悬殊相差是多少,以为凭着他和他父亲的实力,可以对付唐心。

    江家家主毕竟是见过场面的人,经历的风浪见识过的人比江城多,从唐心刚才露的那一手,他深知,自己与她交手并无胜算,此时也才深深的明白,为何就连那李婉秋都死在她的手里,更明白,他前些天是小看她了,这个女子,比他所想的还要深不可测!

    压下了身边的儿子,低声喝道:“不要冲动!”若有胜算,他根本不会就这样站着,他怕就怕一手场面更会一发不可收拾,而今,看她只在说,却没对他们动手,心思微动,道:“唐心,你想怎么样?说吧!”他千不该万不该,就是惹上了这么一尊煞神,现在想请她走都请不走了。

    “呵呵,真不愧是江家家主,既然你都开口了,那我就直接了吧!”她轻笑着,拿出一块布不紧不慢的把手中的匕首擦拭干净,这才收了起来,一边道:“我要知道是谁给你的消息,透露了我的行踪?”

    听到这话,江家家主皱起了眉头:“你、你想对他做什么?”

    “你应该知道,这是给你们的一个机会,错过了这个机会,后果不用我告诉你吧?”唐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想着她想对那个人做什么?呵呵,真是可笑。

    江家家主沉默着,若是他将对方说了出来,只怕,以她的手段,不死也只剩下半条件,可,若是不说出来,他们父子难逃过这一劫!

    “怎么?还在犹豫?”

    心一颤,他咬了咬牙:“好!我说!”为求自保,他不得不把他供出。

    唐心满意的勾起了唇角,在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后,转身便离开,而江家家主看着自己好不容易培养的黑衣护卫全死在他的面前,整个人像是失了魂似的跌坐了下去,喃喃的道:“早知道,就让她走了,也不至于让江家损失这么多的高手……”

    另一边,花家,此时他们仍不知道江家出的事情,而是仍在纠结于谁是内鬼这件事,四位长老去查,却查无可查,那一日的十几人当中,没人离开花家半步,而唯一能与外面传递消息的,那就只有信鸽,可这样一来,查出是谁的难度就提高了。

    站在花家家主身边的一名中年男子抬眸看了众人一眼,开口道:“也许不是我们花家的人传出去的消息,而是江家那边打听到的,家主,我们又何必为了这件事而耿耿于怀?”

    “这不可能,他们没理由知道。”花无缺摇了摇头,说:“二伯父,这内鬼一定就是我们花家的人,而且当时就在我们当中,如果不揪出来,只怕将来还会对我们花家不利。”

    “可是,我们查了几天了,都没查出什么来,我们又能怎么办?”其中一名长老说着,抚着胡子沉思着。

    “家、家主,那个唐心又来了!”一名中年男子匆匆进来,带着一丝慌张的禀报着:“她怎么看都有些不对劲,家主,她不会真的以为是我们出卖了她,让她被江家捉去的吧?”

    “去看看。”主位上的花家家主沉声说着,站了起来,就要往外走去,谁知,这时却传来了一道声音:“不用劳烦了,我已经进来了。”

    唐心走了进来,目光在厅中几人身上扫过,最后落在了那花家家主的身上,道:“花家主,又来打扰真是不好意思,不过。这一回我是来向你要个人的。”

    “哦?不知唐姑娘想要什么人?”

    “花安。”

    名字一出,厅中众人皆是一震,全朝那站在家主身边的中年男子看去。而他原本是半敛着眼眸的,听到了唐心直接点名,也抬起了头来,目光正好对上了唐心的眼眸。

    “唐姑娘,我就是花安,不知你找我什么事?”他强自镇定着,只是心里却是愤怒非常,他竟然将他出卖了!

    “哦?你就是花安?”她挑着眉打量着他,看到他眼底的那抺慌乱,不由微勾起唇角:“江家主说,是你给了他消息,告诉他江城是我下的手,是吗?”

    闻言,他笑得勉强,道:“怎么可能?我没理由那么做的。”

    “没理由吗?那我怎么听他说,你与他达成了协议,要将花家瓜分了?自己坐上花家家主的位置?”

    当她的话一出,厅中的众人震惊的朝他看去,一个个不敢置信却又愤怒的看着那花安:“你、你当真与江家勾结?当真为了当上家主而想毁了花家数百年的基业?”

    “不,你们不要听她胡说!这个女人,她是胡说的!试问,江家怎么可以说出那样的话来?这说不通啊!你这个女人,把这样的罪名安在我的身上,你居心何在!”他怒喝着,突然间出手袭向了唐心。

    他慌了,神色再也掩不住的慌了,正是因为心底的心虚与惊慌,他对唐心出手了,看着那一道道愤怒与怀疑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这一刻,他生怕被人发现,他想要阻止她再说下去,却不知,越是掩饰,就越证实了他的心虚。

    唐心不闪也不避,看着他手掌成爪的朝她擒来,看着他手中灵气涌动,一道低级的术法火焰诀在他的手中形成,看着他眼中的杀意与慌乱相交合着,她微微的笑了。

    下一刻,脚步一移,身形一闪,以着唐诡异的身法避开了他的攻击,同时手一扣,握住了他的其中一只手,手下用力一白咔嚓的一声清脆传出。

    “嘶!啊!”

    花安倒抽一口冷气,被人硬生生的折断手骨,那股痛意,让他忍不住的痛呼出声。

    “是不是奇怪,为何江家家主会把你是内鬼的事告诉我?”唐心低低的笑着,松开了那被她折断的手,扣上了另一只手:“因为,他若不说,他就得死!”

    “咔嚓!”

    “啊!”

    那股剧痛还没落下,另一只手又传来椎心之痛,冷汗直冒而出,因那痛意,也因她的这话,江家家主若不说,就得这死?她的意思是,就连江家家主都不是她的对手?

    花家众人听到了她的话,心头掀起了巨大的骇浪,他们惊惧的看着她,看着她绝美的脸上带着浅笑,却眸光冷寒而带着肃杀之气,看着她一身摄人的气势深深的震撼他们的心灵,本来,他们应该出言,就算花安是内鬼,也应该交由他们来处置,可是看到她眼中的冰冷,到嘴边的话却是说不出来。

    “女人,我还以为你是走了,怎么?还没玩够吗?”

    厅中的气氛一度的变得冰冷而压抑,让人喘不过气来,那股无形的杀意弥漫在空气之中,直叫他们惊惧万分,然而,就在这时,邪邪的声音带着笑意的传来,打破了那厅中的压抑,也让众人都舒了一口气。

    只见,一袭红衣妖娆的花非花走了进来,虽然身体已经好转,肉也开始长出来,不过比起以往,却还是显得瘦了一些,但那一袭显眼的红衣穿起在他的身上,却又似乎让人看到了他往日的风华。

    只有他,旁若无人的走进,来到唐心的身边,看着那正在对付花安的她,似笑非笑,全然不惧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肃杀之气与冰寒气息。

    “妖孽,你怎么来了?”见是他,她伸手就将被她废去双手的花安丢到一旁,如若无事一般的看向他,戏谑的道:“几日不见,你似乎又红润了,看来,小日子过得不错?”

    厅中的花家人挰了一把冷汗,刚才的唐心,实是在太吓人了,好在花非花来了,要不然,真不知如何收场。

    “非花,你陪唐姑娘到外面聊聊吧!这里交给我们处理就好。”几位长老小心翼翼的说着,未了,还朝唐心看去。

    “去院子里走走?”他看向她,询问她的意思。

    “不用了,在这城中也耽搁了不少时间了,我也要走了,正好跟你说声,对了,这个是我从江家拿来的,给你补补身子吧!”她从空间中取出一株灵药:“滋补圣品,地灵芝,拿去炖了,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见她随手就拿出一株地灵芝送给花非花,那一旁的花家众人不由错愕的看向她,那可是地灵芝!滋补圣品,万金难寻,她怎么就从江家拿来了?还就这样送人了?这、这也太大方了点吧?

    花非花笑着接过,拿在手里把玩着,睨了她一眼,道:“我就知道你去了江家,江家一定破财,连这个都给你收刮来了,啧啧,不简单。”这女人,怎么可不坑别人?遇上就她,就连他都从来没有占到便宜,更何况江家那个老不死的。

    “行了,我走了,以后见吧!”她笑看了他一眼,这才转身往外走去,江家和花家都是在虎啸大陆的大家族,而经她这一闹,估计她的名字又响亮了,好在,她到了南仙门是用另一个身份,否则,一定麻烦不断。

    出了城,用了飞行符,直接往南仙门而去,当来到南仙门的山脚下时,已经是次日的正午了,这一路都没怎么休息,她便在山脚边找了个地方休息,吃了几枚灵果,补充一下体力。

    山脚下,陆续有结伴而行的年轻男女前往南仙门,有的衣质上乘,锦服加身,能看出是富裕人家的子弟,有的衣服朴素,简单而发旧,像是贫穷人家的子弟,经过她的身边时,有的会朝她看一眼,有的则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像只高傲的孔雀一般在她面前走过。

    正午的太阳有点晒,她用山脚边紫色的小野花和蔓藤织了个花环套在头上,一来可以遮挡太阳,二来可以让自己的心情愉悦一些。

    往山上走去,还有好长的一段路,楼梯是泥土开掘出来的并不好走,有的走走停停,在半道休息,只是,半道没有什么可遮挡太阳,阳光直接晒下,难免会叫人受不了。

    “喂!那个谁?把你头顶上那个花环给我。”

    一个娇蛮的声音传来,唐心抬头一看,清眸落在那前面休息的几人身上,那是一男一女两人,开口的是那名女子,穿着上等的纱裙,一副娇滴滴大小姐的模样,而她旁边的男子则面容微冷,沉默而孤傲,就在她打量着他的同时,冰冷的眼眸也朝她睨了一眼,随即则移开。

    唐心眨了眨眼睛,唇边荡起了盈盈笑意,微歪着头指着自己的鼻子:“你叫我吗?”

    “就是你,所你头顶上那个花环给我。”少女理所当然的说着,指着她头顶上那个有着紫色小花的花环。

    “给你可以,不过,你得拿东西来换。”

    “换?你想我我拿什么给你换?你是想要金币?”少女嘲讽的看着她,道:“一个破花环,你也敢说要金币?不过无所谓,我最不缺的就是金币了,一个金币,多了就算赏你的。”她从空间中取出一枚金币,在手中晃着,金色的光芒,在阳光下越发的耀眼,让不少往上走的年轻男女都停了下来,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们两人。

    那冷峻的男子同样的扫了唐心一眼,站了起来,一声不吭的便继续往上走。少女一见他又开始走了,不由一急,连忙站起来唤着:“宫大哥,我脚酸得不行,你就不能再休息一会嘛?”

    “走不了就回去!”冰冷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念头,他走他的路,连回头看一眼也没有,步伐沉稳而有力,气息平稳,烈日之下,他更是连汗也没留一滴,诡异得让一众的人都暗自打量着他。

    其中,更有一些女子因见他面容俊美,又是冰山美男,一颗芳心暗许,为了能走近一点他,不惜累死累活的紧跟在他的身后,可距离却还是在渐渐的拉远。

    唐心目光微闪,唇边挂着浅笑,看着那上面的两人,也跟着继续往上走去。她走得慢,也走得稳,不像是在往山顶赶去的人,而像是在游山玩水欣赏风景的悠闲人,别人在烈日下累出一身汗,她却依然不留一滴汗,神态悠哉,只是因她面容平凡,没人注意到她的与众不同罢了。

    只是,不知何时,她慢慢的走,一步步的往上走,却是将一个个在前面的人都给超越了,别人气喘不停,她依旧呼吸平稳,直到,连那先前那名少女也落后于她,在后面气喘喘的往上爬着,直到,她与那冷峻的男子并肩而走,不紧不慢,恰恰一样的步伐,一样的速度。

    这时,那冷峻的男子也皱起了眉头,瞥了那一直跟在他身边的青衣女子一眼,抿着唇,眼中划过一抺暗光。

    而唐心则无视于男子的打量,走着她自己的路,直到,看到那前面不远处,气势恢宏的仙门大门。南仙门,倘大的三个大字大老远的就看见了,那仙门处,守门的约有八名男子,站得笔直,坚守岗位。

    这就是虎啸大陆四仙门之一的南仙门了?她心情激动着,想到可以修炼丹药,心底兴奋万分,却不知,进南仙门却是要考核的,而且还要听从仙门中的修仙者而分到哪个山峰,或者哪个仙人的门下。

    “要进仙门先测试,好的录取,不好的原路返回。”一名中年胖子坐在仙门口处,桌前摆着测试两个大字和一本记录本。

    而在他们之前,已经有人在那里排成长龙,估计是比他们先上来的人。唐心见那冷峻的男子也走过去排队,眸光一转,她走到仙门处,找那几个守站的打听门派中的事情,得知对于分到哪个山峰和哪位修真者的名下,都是不定的,但是,却可以用钱疏通,用钱打动一切。

    唐心目光一眯,眼中的笑意加深了,那就好办了,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题外话------

    看到这本文的前一百名粉丝的粉丝值,我很开心,因为有不少的读者的粉丝值是相同的,那些粉丝值都代表着订阅,每一章的订阅,没有跳订,也许没冒过泡,也许没送过票,但却一直在默默支持着,很感谢,因为你们的订阅,你们的追文,你们的支持,才让我的更新数字能一直保持在八千与一万以上,以我这乌龟爬行的速度,这些数字我得码很久,一字一字敲打出来,不容易,但我却在坚持着,因为知道你们每天都会来看,对吗?呵呵,啰嗦最后一句,各位,粽子节快乐,我今天是吃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