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3 引祸上身!

    “咳咳……咳咳咳……”

    里面又传来了咳嗽的声音,而且越咳越厉害,她眉头微拧,轻叹一声,迈步往前走去。破旧的房门半掩,依稀的灯光照亮着那简陋的房,似乎是久没打扫,门一推开,一股霉味扑鼻而来,她朝那里面看去,床上,消瘦的男子正一动不动的躺着,身上的被子此时已经滑落,却无法伸手拉起,只能任由午夜的凉风透过门缝和破旧的窗缝吹入,苍白毫无血色的面色显然是长期营养不良所致,看到这令人揪心的一幕,她只觉喉咙一哽,像是有一双手紧紧的掐住让她无法喘气似的。

    花非花,那俊美如妖孽的男子,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床上,花非花闭着眼睛,微咳了一声,他知道有人进来了,却已经不想再去看是谁了,这一年的时间,他尝透了人世间的人情冷暖,父母手足也终抵不过名利权力,看破了,也就无所谓了,此时是谁来,又有佑区别呢?不外乎,都是来看他笑话的人罢了。

    只是,他一直在听,那进了房里的人,却一直没再走近,空间中静静的,如果不是那细微的呼吸声,他直的怀疑,是不是他的错觉?他的全身上下,只有脖子以上还能动,脖子以下全都失去了行动力,那个毒,真的是很厉害,如果不是有她给他防身的一颗解毒药丸,只怕,他根本活不到现在。

    本想着那人定是来嘲讽一番后就会离开,谁知,却听脚步声慢慢的走近,身上突然多了一些重量和一丝温暖,他心微动,睁开了眼睛一看,眼中划过一丝愕然与不敢置信。

    “我来晚了,让你受苦了。”唐心握住他的手,语带哽咽的说着,泛着泪花的眸光,落在他那张苍白而消瘦的脸上,此时的他,根本看不出原来的面貌,昔日那双媚人的眼眸,此时深深的陷了进去,让她看了揪心不已。

    “没想到,我还能再见到你。”他回过神,扯出了一丝苦涩的笑容:“而且是在这么狼狈的情况下。”

    “什么都不用说,我来了,你放心吧!我会解了你身上残存的毒,让你变回以前那个花非花的。”无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一定会治好他,让他重新站起来,让他变回以前那举手投足间透着一股风sao自信的妖孽花非花!

    他定定的看着她,心中重新燃起了希望,只要是她,他相信他可以重新站起来的!因为,她一向是说到做到!

    “跟我走吧!”她看着他说着。

    闻言,他摇了摇头,道:“不,我不能走,咳咳……”

    见他又咳了起来,唐心直接将他扶起,帮他顺了顺气,可当碰到他的身体时,却是目光微闪,如果她一直没来,以他现在这个样子,撑不过半年,想到这,心下庆幸,好在知道了他的消息,要不然她也不会知道他会是这样的处境。

    从空间手镯中取出樱桃,道:“来,吃几个吧!”灵果有强身健体的功效,一时半刻要解除他身上的毒是不可能的,但他的身体虚弱,又不能大补,只能慢慢来。

    他无法伸手来拿,她便递到他的嘴边给他吃,看着昔日那自信飞扬的男子竟然连坐起来都得人扶,连吃东西都得人喂,拳头不由的暗暗拧紧。

    几枚灵果下肚,他靠坐在床上,道:“我不能就这样离开,你就在这里帮我治吧!我是在这里跌倒的,就要在这里站起来,更要让他们都看清楚,我,花非花,由始终至终都是他们所不能及的!”

    闻言,她这才放下心来,唇边绽开了一抺笑容:“好,这才是我认识的花妖孽。”她定会治好他,让花家的人都知道,他们放弃他,是他们的损失!

    “你可知所中的是什么毒?”

    听到这话,他微敛下眸光:“是一种叫毒缠藤的毒。”虎毒不食子,却不想,在她的心中从来都没当他是她的儿子。

    “毒缠藤?这种毒草我好像在书中见过,但要解开,还得取你的血回去研究一下。”她说着,取出一个小瓶子,然后用针剌破了他的手指,要了他的几滴血,她得分析出他血液中所含的毒成份还有多少,才可以知道怎么下药。

    “照顾你的下人一般什么时辰会放来?”她收起小瓶子,又问着。

    “一天也就来三次,早中晚,其他时间根本不会踏进这里。”

    “既然这样,那这阵子我就跟你住在这里吧!也好照顾一下你的起居,如何?”她朝他眨了眨眼睛一笑,看着他的反应。

    “这里很简陋。”

    “没关系,有我在这里陪你说说话,闲时剌激一下你,估计你会更会站起来。”她笑着走去打开窗户,让新鲜的空气进来,又道:“在路上我可听说花家是一大家族,既然如此,闲时有空我还可以到处去转转,看看是不是真的如外头所说一般。”

    听了她这话,花非花目光微眯,盯着她看了一会,道:“你好像实力又提升了?什么时候来的虎啸大陆?你又是怎么知道我在这里的?”

    “这说来可就话长了,既然天还没亮,那就跟你说说吧!”她找了个地方坐下,便将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所经历的事情都告诉他。

    听完了她的话,他也沉默了,定定的看着她,他没想到,在这一年多里,她竟然也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命运给了她不少的考验,她却也坚强的一一通过了。

    “本来我是打算去南仙门学炼丹的,不过正好听说了你的事,便来了。”她轻笑着,说起以前所经历的事情,她已经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一提起就心痛悲伤了,他们虽然都不在了,但是,她的路却是得走下去,而他们也一定希望,她可以开心的过关着每一天,可以坚强的面对生活的考验。

    他看着她,道:“筑基期的修士在这虎啸大陆的仙门当中,已经可以为师收徒了,你可知,在虎啸大陆之外,还有一个叫修仙界的地方?”

    “知道,修仙界,那里灵气充裕,筑基修士众多,甚至,还有结丹期的修士和元婴期的修士,是吧?”她从空间中取出果子吃着,一边说:“不过想要去到修仙界,却除非有传送阵法,只有传送阵法才能将人送进那修仙界中,而在这虎啸大陆的每三年中就有一比,从四仙门的弟子中挑选出实力出众的传送去修仙界,进入真正的修仙大派门下,可是这样?”

    见她竟然如此清楚,花非花勾唇一笑,道:“嗯,不错,不过传送阵也并非只有那仙门中才有,一些大家族中也有,有的拍卖场也会拍卖,不过价格昂贵,非一般人所支付得起。”

    “我就一直在怀疑,那想杀我的修仙者是修仙界的人,虽然我现在是筑基修士的实力,但是却还不是那个人的对手,所以我打算先进仙门中修炼,把炼丹之术学好,再设法去修仙界。”说着,她看了他一眼,问:“你好了之后,是不是就打算去修仙界?”

    听到这话,他目光微闪,微顿了一下,道:“花家就有一份传送阵法,待我恢复之后,我是有打算取了那传送阵法去修仙界。”他本就非池中之物,岂会久困于浅滩?再加上如今他对花家已经死心,从他们弃他之时起,花家的荣辱便已经不再与他有关!

    “嗯,这样也好。”她点了点头,道:“天快亮了,我帮你运气活络一下全身的血脉,再施针效果会更好。”将他扶好,便在他的身后坐下,运起身体内气息,手掌复于他的背上,将灵气注入,活络于他皮肉之下的筋脉。

    直到,天渐亮,唐心收起气息扶他躺下,外面也传来了脚步声,好朝他点了下头,便藏了起来。

    “吃早好饭啦!”一名小厮端着东西走了进来,将东西放在桌面上后便开始摆弄着碗筷,一边说:“今天早上是清淡小粥,还有几个小菜,在老远的,我闻着就觉得肚子饿了,你先等一下,我先吃,再喂你。”说着,还真的就坐下去开吃,丝毫一将床上的花非花放在眼里。

    暗处,唐心看着那名小厮目光一寒,这等恶奴竟敢这样欺主!实在可恶!朝床上的花非花看去,他已经闭上眼睛,像是在睡觉,丝毫不因那小厮而有一丝喜怒,见状,她从暗处走了出来,手中的匕首直接加上了那小厮的脖子上。

    正吃得欢的小厮脖子上突然多了个冰凉的东西,不由的一惊,眼珠微往下瞥去,在见到那泛着寒光的匕首时不由吓得碗筷都掉了:“啊……”

    唐心手心一弹,一颗药丸便入夜他的口中,这才冷声开口:“闭嘴!再喊一声,我就杀了你!”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啊……”他吓得冷汗直冒,身体抖个不停。

    她收起匕首,缓声道:“那毒丸的味道不错吧?可知,那丸子会在你肚子里化成虫子,钻烂你的五脏六腑?”

    “不要、不要啊……我还不想死、我还不想死。”

    “不想死就乖乖听我的话,否则,哼!不用我告诉你吧!”

    “我听话、我一定听话。”

    “把东西收拾了下去,再把这里里外外都给我收拾干净了,要是让人知道了我在这里,那么,你的小命也就不保了!”她冷着声威胁着。

    “是是是。”他头也不敢抬一下看她,连忙收拾东西往外而去。

    晚上,唐心让那小厮准备了一大木桶倒满热水给花非花泡澡,自己则毫不避忌的坐在桌边,而花非花见她丝毫没有出去的意思,便挑着眉邪邪的问:“你打算在这看我泡澡?”

    唐心一手托着下巴,瞥了他一眼道:“别说你以前那身材都没入得了我的眼,就你现在这一身皮包着骨的排骨身段我又怎会有心去欣赏?”毫不意外的,在她的声音落下后,他低头看了看他自己的那一身骨头,嘴角微微的抽搐着。

    那小厮背着他将他放进桶里,小心翼翼的侍候着。

    靠在桶里,花非花瞥了她一眼,眼底光芒流动,道:“女人,我会恢复以往的性感身材的,到时,免费供你欣赏如何?”

    “免了,我对你不感兴趣。”她起身,走到他的身后,对那小厮道:“你扶着他。”

    “是是是。”那小厮连忙将他扶住,见她拿出了银针就要花非花的背后扎了好几针,不由咽了咽口水。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对他做一些这么奇怪的事情?花少爷都已经瘫痪了,没得治了,这是很多大夫诊治后的结果,她却还在这里扎着针。

    本想把这事告诉家主,可是又怕自己真的会死掉,只能硬着头皮听着她的话。正想着,突然见桶里的水不知怎么的,竟然变成了黑色的,他以为是自己眼花,甩了甩头再看,还是黑色,愕然的抬头,却见花少爷正闭着眼睛,额头之上正渗着汗水。

    这、这是怎么回事?

    约莫半个时辰后,唐心这才收回了针,道:“把他扶到床上去休息,然后把水提出去倒掉。”

    “是。”小厮连忙应了一声,扶着他起来放到床上后,又再把木桶那些黑色的水提出去。

    走近床边,花非花正睁着眼睛看着她:“女人,我饿了。”

    唐心有些无语,从空间手镯中取出果子给他吃:“我看你不是饿了,是想吃这东西了吧?”

    “这是什么灵果?味道很奇特。”咬着果子,他一边说着。

    “樱桃。”

    “刚才那水怎么变成黑色的了?你不会告诉我,是我身体里残存的毒吧?”

    “就是你身体里存着的毒素,记得晚饭前给你吃的那颗药丸吗?就是清理你体内毒素的,我再用银针过穴,加快药性,又以灵气将驱动你体内的血液运行,毒自然就从你的毛孔中排出,吃完果子你休息一下吧!我得出去给你寻几样药材。”

    闻言,他道:“不用去别的地方寻,花家有个药材房,里面各种药材都有,你去看一下有没能用得上的。”

    “好,那我去看看。”她点了点头,便往外走去,出了院子,青色的身影便随着没入漆黑的夜色中。

    花家在虎啸大陆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拥有一个药材房根本算不得什么,不过,当唐心来到那有两名护卫守着的药材房门前时,却是挑了挑眉。

    里面有什么珍贵的药材不成?还需要让人看守着?心思微动,四枚银针咻的一声从她的手中射出,没入那两名守门的护卫身上时,两人当即定着不动,眼睛依旧睁着,看不出有任何不同。

    唐心从暗处走出,瞥了依旧站着的两人一眼,推开门进去,一股淡淡的药材味飘散在空气之中,看着那一些格子约有四五百个,可以称得上一间药房了,药材之大,让她无从下手,好在那些格子前面都写了字,要不然单单要打开这些格子查看,就得找上老半天了。

    查看那格子前面的药名时,她首先全往上面的看,直觉的,贵重的应该都摆放在上面,果然,这一看,那上面一行的都是较为珍贵的药材,平日里少用,不怎么要拿到,便直接放到上面。

    目光在那格子上扫过,在某一个格子上停顿了下来,喃喃的道:“这花家看来还真有些不一般,竟然连清毒雪莲也有?”脚尖一点,轻跃上去,拉开了那个格子一看,果然里面有一朵雪白的莲花,当下便将雪莲花收入空间手镯中,又继续找另外的一些药材,拿够了之后,便关上门,拔出了那两名护卫身上的银针,身形一闪,便往小院而去。

    “妖孽,看来你的毒可以提前解除了,这一回在你们花家的药房里还能找到一朵雪莲花,你运气也真是不错,那可是清毒的圣药,有了这雪莲花,不出三日,你的毒就能完全解除,不过你想走路却得等上半个月的时间。”进了房,她便将今晚的收获告诉他,自顾自的倒了杯水喝,未了,又问:“你要不要也来一杯?”

    床上的花非花有些诧异的看着她:“你拿了那朵雪莲花?”目光微闪,不知在想些什么。

    “嗯,要知道雪莲花可不容易找寻,单单是花期就是一百年,没想到你们竟然还能弄到这么一朵,真不容易。”回过头见他正敛着眼眸似乎正在想着什么,便问:“怎么了?”

    “雪莲花只有一朵,花家的人很重视它,一般不轻易用,如果发现雪莲花不见了……”他没说下去,相信她明白他的意思。

    “我还当什么事呢!”唐心扬唇一笑,道:“花家的人弃你于不管,区区一朵雪莲,根本算不上什么,我能看得上花家药房的药,他们应该高兴,好了,夜色已晚,我也要去休息了,你早点睡吧!”她交待着,不等他再说什么便转身往外走去。

    当花家的人发现雪莲花不见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情了,而此时,唐心正在院子里看着那小厮扶着花非花做复健,看着他像一个孩子似的在那里学走路,她不由勾着唇笑了笑。

    “你放手,我自己来。”花非花推开了身边的小厮,自己试着迈出一步,步伐很慢,也很轻,却很稳,见状,他看向了这唐心:“你看我恢复得怎么样?”慢慢的,他走到她的身边。

    而那小厮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见证了无数令他震惊的事情,看到原本不可能再站起来的花非花再度的站了起来,而且身体的恢复速度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便恢复了,想到自己以前那样对他,不由的心惊连连,朝两人看去,见那名绝色的女子浅笑盈盈,他心下是既佩服又震惊于她的医术,竟然能将花非花治好,她、她一定绝非一般的女子,想到这,他又苦哈着脸,他肚子里还有颗毒药呢!怎么办?

    “是恢复得不错,比我预想的要快,你的身体倒是在恢复了,实力呢?灵气可凝聚得起?”她抬眸看着面前的他,半个月的时间,她慢慢的给他补,他的身体好转的同时,也开始长肉了,脸色红润不再像前阵子那样。

    “嗯,实力恢复有五层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完全恢复。”

    她点点头,道:“那就好,我在这里呆了半个月,也差不多要走了,你自己可以应付得来吗?”

    “你要走了?”一听到这个,不禁心生不舍,毕竟半个月的相处,又悉心的照顾,让他原本觉得不可能的念头又再度的浮了起来。

    “怎么?不舍得了?呵呵……”她戏谑的轻笑着,正欲说话,却是听见有脚步声正往这边而来,不由朝挑了挑眉,朝他瞥了一眼:“貌似有人来看你了。”她还真有些好奇,若是花家的人都看见他的身体恢复了,实力了正在恢复,又会怎么做?

    他目光微闪,朝外面看去,问:“你打算留下来看热闹?”

    “不好吗?”她勾唇一笑,依旧坐着不动。

    这时,脚步声越发接近,而且听着那声音,少说也有十几人,小厮紧张的跪在唐心的面前:“不是我让人来的,我什么都没说,真的!”

    “你、你怎么站起来了?”

    震惊的声音带着不可置信的传来,唐心和花非花同时抬眸看去,见小院的门前站着十几人,其中,除了花家家主之外,就连花无缺也在那里,当他们看到那应躺在屋子里无法动弹瘫痪了的花非花自己一个人站在那里时,一时间心里如同骇浪翻滚,激起惊涛连连。

    怎么可能?明明请了很多的大夫都说他已经废了,此时他又怎么能独自站起来?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震惊过后,当花无缺看到那悠哉的坐在后面石桌边倾城绝美的那抺身影时,愕然的开口:“姑娘,你、你真的在这……”

    那日本想去请那唐唐姑娘为他爷爷治病人,不过却得知她们两人已经离开,于是他便赶了回来,他想知道那个姑娘是不是真的来花家找花非花了,昨日刚刚到家,便听说家里药材被人偷了不少少,而且就连最为珍贵的雪莲花也一并不见了,不知怎么的,他当时脑海就想起了她。

    家主察觉到他的神色不对,再三追问,他才说出,今日一早便一同过来看看,没想到……

    看着那正站在院子中的花非花,他突然间不知应该说些什么。

    “非花,你当真能站起来了?”一名五六十岁的老者激动的上前,看着那重新站起来的男子,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太好了太好了!你能重新站起来,这对花家,真的是天大的一件喜事啊!”这样一来,他们花家一定不会再被另外的几大家族说没有人才可以支撑着一个家族,这样一来,他们花家又有希望了!

    “非花,这是什么时候的事?你、你怎么就让下人告诉我们呢?”另一名老者也走上前,神情激动的看着他。

    他瞥了他们一眼,散懒的语气带着疏离:“两位长老,我能否站起来,这是我的事情,与你们,似乎无关。”

    两名老者听了脸色神色有些挂不住,却又赔着笑道:“非花,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你能重新站起来,我们都很为你高兴,这么大的喜事,不仅与我们有关,与整个花家都有关,家主,您说是不是?”两人回头看向那名中年男子,希望他能开口说句话。

    花家家主虽然沉默着没有开口,但从他的眼中上仍可看出他此时心中的激动与欣喜,却因碍于家主的威仪而克制着,蕴含着威压的目光在花非花的身上打量了一下,见他身上的气息也渐渐恢复,心头大喜,却是沉着声音道:“既然身体恢复了,那就搬回主院去住吧!”

    “主院?呵呵……”花非花低低的笑出声,嘲讽的看了他们一眼:“你们觉得,我还会回去主院住吗?”

    闻言,花家家主皱起了眉头,沉声道:“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不是已经很清楚了吗?”他睨了他们一眼,慢慢的走着,一步步稳稳的走着:“当日将的弃于此地,是因为我失去了利用的价值,一个人没了利用的价值,在你们的眼中什么都不是,今日看到我的身体恢复了,实力也恢复了,就想让我回去?你们觉得,我是那么好掌控的人吗?”

    十几人听了他的话都不由相视一眼,一度的沉默着,当日他身为花家的天才少主,在花家拥有尊贵无比的地位,在虎啸大陆更是几大仙门争着要纳入门下的天才弟子,可是,他却因中了毒而全身瘫痪,连自理的能力都没有,甚至连一身的实力也都被封住了,他们为了不放弃这可以带给他们花家荣辱的子弟,想尽了办法,但到最后,却还是失望了,他们把他遗弃在这偏僻的简陋的小院落中,没人再去记起他……

    “你生来就是花家的人,家族需要你,你就必需回来!”花家家主沉着声音说着,他的威严不容他的挑衅,哪怕,他是他的儿子,哪怕,他是花家子弟中天赋最为出众的一人,他也不吮许!

    花非花冷笑一声:“笑话!”

    “你!”

    花家主心底的欣喜与激动被怒意压下,大步上前,扬起手就要朝他掴下,却在这时,传来一声懒洋洋带着冷意的声音。

    “小心一点,别打坏了我的人。”

    “你是什么人?为何在这里!”花家家主皱着眉头沉声喝着,打量着那神态悠哉的坐在石桌边的女子。

    倾城绝美的容颜,神态清冷中带着慵懒,举手投足间却又带着一股摄人的风华,青衣淡雅,气息内敛,竟让人看不出她的修为来,只知此女,不简单!

    唐心抬眸的一瞥,扫了那花家家主一眼,不紧不慢的站了起来,走到花非花的身边,直视着花家家主:“我是何人又与你何干?倒是你,别动手动脚的,小心收不回。”院子里的树飘下一片落叶在花非花的肩膀上,她伸手轻轻一弹,拂去那片落叶,闲闲的看着他们。

    “放肆!小小女子,竟敢这样对我说话!”他沉声的一喝,如同狮子吼叫一般震耳欲聋,同一时间,筑基修士的威压也释放而出,全朝唐心袭去!

    怎料,他的这一喝惊了身后的十几人,他的威压让十几人浑身一抖,相反的,那正面迎着他威压的唐心却是挡在了花非花的面前,神态悠哉,丝毫不受他的威压影响。

    “怎么?难道我说错了?你堂堂花家家主恼羞成怒?”她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如果不是我,他也许已经因伤感风寒而死去,如此不是我,他此时不会站在这里,他的命是我救的,我说他是我的人,错了吗?”

    “你、你说什么?”

    众人一惊,不敢相信竟然是她治好了花非花的身体,让他重新站了起来。同时,听了她的话心头也一虚,他被他们遗弃在这简陋的院落中,竟然险些因伤感负寒而死去,想到这一点,没有一个人敢去直视着花非花的眼睛。

    “他的身体恢复了,实力也就要恢复了,不过,你们不是已经放弃他了吗?现在想要他回去?就算他同意了,我也不会同意。”她慢慢的走着,目光在他们十几人的身上扫过。

    那样的对他,这样的家族,这样的家人,根本就是冷血的!

    “你找死!”

    阴沉的声音从花家家主的口中而出,只见他浑身散发着一身凌厉的杀气,双手紧紧的拧成了拳,灵气涌动,就要出手。站在他旁边的花无缺见状大惊,连忙上前制止了他。

    “家主,切莫动怒!”

    那青衣女子看着就知不简单,花家如今大不如前,若是又蓦然得罪了不知名的强者,岂不是雪上加霜?

    花非花看了他们一眼,目光落在他父亲的身上,唇角勾了勾,道:“我若是你,就不会自讨苦吃。”

    “非花,你这是什么意思!”那几名长老不解的看着他,自讨苦吃?这是为何?

    花家家主听了这话,同样的皱起了眉头,复杂的看着他,目光又朝唐心看去,心下一个念头隐隐形成。她敢这样挑衅,如果不是有足够的实力对付他们,又怎敢站在这里?只是,这小小一名女子,当真有那个能耐吗?

    “我们进去吧!”他转身对唐心说着,便慢慢的往房外中走去。

    闻言,唐心眸光微闪,便也跟着他进去。身后,十几人没人敢再说一句,也没人敢阻拦他们回去那简陋的小屋,看着两人的背影,他们沉默着,直到,房门关上,将他们隔离在外面。

    “无缺,你认识那个女子?”花家家主回头看了身边的花无缺一眼,沉着声音问着。

    “家主,我不认识那位姑娘,我只见过她一面,就在半个月前,我在一城镇中遇到了江城,那出言挑衅,到最后甚至想对我出手,是那位姑娘出助帮了我,但我没看见她怎么出的手,到现在,那江城好像还没好,所以,我知道那位姑娘不简单,如果能不得罪她,还是不要得罪她比较好。”他只能这样说,因为那青衣女子实在是令人捉摸不透。

    听了这话,他面色阴沉的道:“让人查一下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声音一落,衣袖一甩便转身离开。

    而在十几人当中的一名中年男子,眼中掠过一道暗光,瞥了那已经进了屋子的女子一眼,微敛下眼眸,掩去了眼中的神色,顿了一下,也随着花家家主离去。

    “既然他不肯搬上回去,那就让人把院子重新给收拾一下,该备的东西都给备齐了。”其中一名长老吩咐着,这才对另外几人说:“我们走吧!回去商量一下。”

    十几人相继离开,对于他们来说,花非花恢复了,这是一个天大的好消息,但是他们先前舍弃了他,任由他在这简陋的院子里自生自灭,此时想让他回去,以他的心性,也难怪他会拒绝。

    “本想着就离开的了,却不想出了这事,你现在的实力还没完全恢复,需要我留下来吗?”她看着他问着,虽然他说对花家对他的亲人已经凉透了心,但是从他的神色中却可以看出,他心底多多少少都残留着一些情感。

    “放心吧!我可以应付得来,再说,他们也不会对我怎么样,如果你急着去南仙门,那就去吧!”

    闻言,她心下轻叹一声,问:“那你所需要的传送阵法,要我帮忙吗?”

    “不用。”他摇了摇头,走到床边坐下,他的身体恢复的速度很快,相信不出几个月便能完全恢复,到时,他若要走,花家里的任何一个人都留不住他。

    “那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就启程去南仙门。”

    他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保重。”若非她,只怕他此时已经丧命,若非她,他此生将没有机会再站起来,已经两次了,她已经救了他两次了,等他恢复了实力,他将先去修仙界修炼,拥有了强大的实力时便在她的身边守护她。

    “这些灵果你留着,每天吃几个可以让你的身体恢复得更快。”她从空间手镯中取出灵果放在桌面上给他,交待着一些事情,又给了他一些可以防身的药:“这些丹药虽然比不上炼丹师的,但若真的遇上什么事了,兴许能派上用场,你就留着吧!”

    “好。”他点了点头,接过她手中递上来的小瓶子。

    “那我走了。”她转身离开,飞行符不能在城中使用,否则太惹人注目了,她得出了这城门再用,安全一点。

    当下人们把院落重新整理一下,搬来了不少的东西时,房中的花非花只是静静的看着,看着那些忙碌的众人,不知在想着什么。而此时,当花家的人知道那言语挑衅的青衣女子就是那绿倚门中杀了李婉秋的唐心时,众人都不禁后怕着,连筑基期六阶的李婉秋都杀得了,何况了他们?

    想着这么强大的一名女子,若是能拉拢进他们花家定然能让他们花家更加的强大,匆匆来到院子,却见花非花躺在卧榻上休息,一名长老便问:“非花,昨日那位姑娘呢?”

    “走了。”他看也没看他们一眼便说着。

    一听,几人不由急了:“走了?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她去哪了?还会再回来吗?”

    闻言,他睁开眼睛懒洋洋的睨了他们一眼:“走了又怎么会再回来?”声音一顿,道:“把院子里的人都给我撤了。”

    “非花,其实你也知道,我们花家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也不容易,在年轻一辈当中,也没有谁的天赋比得上你,我们知道这一年来把你放任在这里是我们的不对,可是,可是你不念僧面,也应该想着你身体里流着花家的血,又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花家没落呢!”

    “出去,别让我说第二次。”他闭上眼睛,不再看他们,脸上神色也沉了几分。

    “唉!”本想再劝劝他的几名家族长老无奈的相视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而此时,那本该已经离去的唐心却是在城中逛了逛,买了一些灵药种子,打算种出来后日后可用,只是没想到这一耽搁,竟让她麻烦找上了她。

    “就是她!快,把她捉起来!”

    数十名护卫匆匆而来,迅速的将唐心包围了起来,街上行人见了这一幕,纷纷大惊,连忙退避到一旁。

    唐心挑了挑眉,看着那些将她围起来的护卫,有些莫名其妙,她在这里应该没有仇家才对吧?这些人又怎么将她围起来了?还喊着要捉她?

    “你就是唐心?”数十名护卫后面,走出了一名身着锦袍的中年男子,那人一身气息内敛,沉稳而带着煞气,此时一双阴狠的目光正盯着唐心,像是她犯了什么不可饶恕的大罪似的。

    ------题外话------

    这人会是什么人呢?又是因何事找上唐心?猜中有奖,哈哈,当然,必需是粉丝值七百以上的正版读者才有奖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