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 沐宸风的出现

    天音在手点朱砂在那里一张张的画着可却是皱着眉头把那一张张的符箓都给揉成了一团:“怎么不对啊?明明我画得出火符的,怎么画飞行符却总失败?没道理啊!”

    她一急,画符的迅速也越快,不一会,便被她揉搓丢掉了一大堆低级的符纸,一旁的唐心见了,便问:“怎么了?这画符也有失败的吗?不是会画就一定画得出吗?”符箓,她还真的搞不懂。

    天音停下手看着她,道:“会画符箓,但不一定每一张都能成功,除非是对符箓非常熟悉而且掌握得很快的符箓神,要不然就一定会有失败的风险,可是我以前画飞天符都画得出来的,现在怎么就画不出来了。”

    “符箓神?这又是什么?”

    “像修仙门中筑基修士就可以学画符箓,而这画符却也是分品阶的,符师只能画出一到九品的符箓,而符圣却能画地符的符箓,而天符却只有符箓神才画得出来,而且符箓神画的符箓是不会有失败的机率的,但我也只是听我家族中的人说过符师,至于人符圣和符术神却是几千年都没出现过了。”

    唐心看了看她画的那些符,道:“你别急,静下心来慢慢的画,也许就会画出来了。”

    “画符箓要灵气和精神力相结合,一般来说,精神力越强大,画出来的的符箓成功的机率也就越大。”她看了看自己画的,叹道:“也许是我的精神力不够强大吧!”

    “好了,先把东西收起来,我们去看斗灵盛会吧!暂且就先不要去想这符箓的事情,先放松放松心情吧!”她笑着帮她把桌上的朱砂和符箓收起,让她放入空间戒指中。

    “唐唐,我是符箓家族的人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你要帮我保守秘密。”天音正色的看着她。

    “好。”符箓家族确实较为少见,看来她的家族非同一般,只是,她既是符箓家族的人,怎么会独自出来还要去仙门中修炼?

    正午时分,街上人流涌动,大部份的人不约而同的都往斗灵场的入口而去,准备观看斗灵盛会,对于没观看过的人都好奇着,这将是一场怎么样的盛会?

    唐心和天音进了入口,往地下室走去,这一进地下室,两人不由相视了一眼,只因,那地方之大竟能容纳上千人,而且座位有前有位,按着手中票价而区分,她们两人买的是贵宾票,自然就是坐在前面,也是看得最为清楚。

    上千人的会场,贵宾座也只有一百个,贵宾座上不仅有年轻的女子奉上茶水和糕点,还会在一旁为其讲解。一名年轻女子将唐心和天音两人带到了她们的位置,轻声道:“两位贵客,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唤我。”

    “嗯。”

    两人在位子上坐下,唐心朝周围扫了一眼,见不远处,那花无缺和那个少女也在,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花无缺冲她一笑,微点了点头,她淡淡的移开了目光,把视线落在那前面的场地中,会场围绕着这个场地围成一个大圈,而在那场地的几个角落处,分别设有洞门,有的用铁门挡着,有的则是空着的。

    在会场众人都入了场后,那场中的其中一个洞门中传来了动静,像是猛兽凶残的声音,又像是一声哀嚎,不多时,便见铁门打开,一头粗壮的灵兽,四品双角牛冲了出来,围绕着那场地狂奔,在看见那些洞口时以为是出路,想要冲出去时,铁门却又同时落下,挡去了它的逃生去路。

    “嗷!”

    愤怒的低吼声伴随着重重的鼻音传出,四品灵兽的威压在空气中散开,只是,因半灵场与贵宾座相隔还有段距离,灵兽威压还是攻击,都是无法伤到贵宾座上的客人的。

    “怎么称之为斗灵?”唐心看着那场中的那头愤怒的灵兽,问着那站在一旁的年轻女子。

    “半灵者设法将它慢慢杀死,以杀死灵兽的技巧和手段给看客提供娱乐,人兽相斗,直到一方死去,称之为斗灵。”年轻女子轻声的解释着。

    闻言,唐心目光一眯,如果是这样,那她们就不是来看什么斗灵盛会,而是来看他们如何残杀灵兽,想到这,不由敛下了眸光。

    “唐唐,你快看,有人上去了。”天音拍了拍她的手,指着那前面的场地中出现的一名汉子。

    她抬眸扫去,见那名汉子一身劲装,却是赤手空拳不带武器,便问:“那就是你们所说的斗灵士?”

    “是的,这些斗灵士有的都是一些散修,或者是一些武者,他们都是应征而来,若是赤手打败了灵兽,又能全身而退,便能得到高额的收入,如果不幸被灵兽所杀,那我们也将付他们死亡赔偿金。”

    “那不就是拿命在赌?”天音皱起眉头:“那头四品灵兽单单蛮力也比他大,他能打败那头灵兽吗?”

    “每一年举办的斗灵盛会,死伤的斗灵士和灵兽的数量相差不多,如果他不能打败灵兽,那么死的就会是他。”年轻女子凉薄的声音似乎带着习以为常,对这死亡决斗已经是见怪不怪。

    唐心瞥了她一眼,便将目光落在那斗灵士身上,那是一名炼气六层的修真者,空手对付一头四品灵兽,估计要胜出也不是那么容易。

    “这些人怎么要挑这么危险的事情来做?这根本就是在玩命,那个人是炼气六层,若不加入佣兵团,就是给人看守院落也能谋份不错的差事,何必偏偏干这一行。”天音不理解的看着场中的那名汉子,此时,他正双手紧拧成拳,提息起体内灵气,正当那头灵兽冲过来之时,他猛然侧身一闪,同一时间握住了灵兽的角,翻身上了灵兽的背,手掌凝聚力道重重的一击。

    奈何,四品灵兽的防御能力本就不错,再加上这又是一头牛类灵兽,那层牛皮之厚,他赤手空拳又不是武者,这一拳下去,却是没什么伤杀力,反倒是让那灵兽后腿一蹬,牛身一腾的将他从背上重重的摔下来,那头双角牛兽抬起粗大的牛脚就要往那汉子的胸口踩去,看到这一幕,众人心口不由微提,都屏着一口气紧张的看着,上千人的场地,在这一瞬间皆没发出声响。

    “爹爹……呜呜……”

    孩童的叫声带着惊慌的哭意在这时传出,惊了那名倒在地上的汉子,也惊了座上的上千人,而那名汉子在孩童哭叫声一出的那一瞬间,奋力的从牛脚下面滚出,迅速退远后站起,拭去嘴角的一丝血迹,紧盯着那头凶残的灵兽。

    “那个孩子是怎么回事?”唐心问着,目光落在那前面四五岁左右的孩童身上,他就趴坐在那围栏边看着场中的人兽决斗,哭得惊慌失措,时不时的又衣袖拭去泪水和鼻水,一双带着惊恐的眼眸紧紧的看着那场中的一幕。

    听到她问起那孩子,年轻女子微怔,继而说道:“那孩子是场中斗灵士的孩子,双腿有疾走不了路,那汉子就是为了他的孩子可以有钱医治才来当斗灵士的,每一年他都会来,本来是想为让那孩子到后面等着的,不过那孩子死活不肯离开,也就由着他在那旁边看着。”

    “真可怜,原来那汉子也不是自己想做这么危险的事情的,而是为了他孩子的腿而不得不拿命去赌。”天音怜惜的看着那名孩子,才那么小,竟然就要面对这些,让他在那里看着人兽斗,又是何其残忍?

    唐心眸光微闪,那名汉子先前被灵兽从背上摔下,却在一瞬间像是一口气喘不上来,依她看,那人应该是身有内伤,被甩下灵兽的背又触动了内伤,才会在那一瞬间险些死在那头灵兽的脚下,估计如果不是先前地孩童的一声哭呼激发了他体内潜在的能力,他也无法在那最后一刻死里逃生。

    “唐唐,我去看看那个孩子。”天音起身便朝那孩子走去,那站一旁的年轻女子唇微动,想要开口唤住她,却又作罢。

    唐心的目光落在那名汉子身上,此时,那头灵兽又扑上去,而他一手凝聚着低级的法术打算攻击,却是因身有内伤出手太慢而被那头灵兽躲开,这时,场中众人都在呼喊着。

    “扑上去扑上去!”

    人性,是冷漠的,他们只在乎看得是否尽兴,他们只在乎这一场人兽之斗最后谁会倒下,别人的生死与他们无关,别人的凄凉他们当笑话看,此时,看到那名汉子步伐缓步明显不敌那头强壮的灵兽,纷纷站起来欢喝着,想要那头灵兽扑上前去将那人给撕了。

    唐心托着下巴看着,那汉子节节后退,被那灵兽追得几乎无路,再下去,明显的就得死在那灵兽的脚下,她本非善人,但他那份伟大的父爱却让她动容,以命相赌,只为换取高额收入为儿治腿,这个理由,已经足够让她出手将他救下。

    她看着那头灵兽飞扑上前,低头双角狠狠的往上一顶,那汉子千钧一发之时一手捉住其中的一只兽角,另一手拧紧拳头重重击出,也在这一瞬间,唐心手一动,一根细细的银针无声的从她的手中射出,精准的没入了那头灵兽的后脑。

    “砰!”

    伴随着那一拳的落下,那头灵兽重重的倒了下去,四肢在地上抽搐了几下,一动不动的死去。场中一片愕然,片刻后,像是回过神来,如雷般的掌声纷纷响起,在场中回荡着久久不息,而那名汉子似乎也怔住了,他看了看自己的拳头,不明白那是怎么的一回事,明明、明明他这一拳的力道还不足以杀死这头四品阶的灵兽……

    唐心慢慢的敛下眼眸端着茶水轻抿了一口,如果是以前,这样的距离她的银针根本无法射中那头灵兽,但如今她对灵气的掌控已经熟悉,而且到了筑基期的实力,这一针对她而言,也就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场中,那头死下的灵兽被拖了出去,那名汉子看了那趴坐在围栏边的孩子后,便也往后面而去,不多时,又放出了灵兽,这一回的灵兽,是一条巨蟒,灰白相间,凶残而嗜血,她看了一眼,便起身走到天音那里,当她来到天音身边时,那名汉子也领了钱来到围栏这里。

    他防备的看了两人一眼,抱起地上的孩子转身便欲离开,却让唐心唤住了。

    “等等。”

    汉子停下脚步,回头看了她一眼,沉声问:“两位有什么事?”

    “我略懂医术,你孩子的腿我可以治。”

    汉子扫了她一眼,一声不吭,抱着孩子就要走。唐心却勾唇一笑,慢悠悠的说:“刚才那头灵兽倒下了。”

    原本迈出的脚步一顿,汉子心头一震,猛的回头看向她,嘴唇微动,却半响没说出一句话来。那头灵兽倒下了?这句话听在他的耳里却有着另一层的意思,莫非,刚才是她?

    他打量的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微顿了一下,道:“姑娘,跟我来吧!”声音一落,抱着孩子往前外走去。

    天音不解的看着两人,怎么有点怪怪的?唐唐还会医术?心下好奇,也连忙跟上。

    看着她们两人跟着那汉子离开,花无缺也跟着站了起来,正打算跟去看看,却让身这的人给拉住了:“花大哥,你要去哪?”

    “你在这里看吧!我出去一下。”说着,便迈步跟上。

    出了斗兽场,那汉子带着她们来到一处简陋的屋子,便道:“我父子俩就是住这里的,两位,地方小,招呼不到别见怪。”说着,把孩子放在床边坐下,而那孩子则有些胆怯的看着她们两人,一只小手还紧紧的拉着他爹爹的衣服。

    “姑娘,是你吧?”汉子突然开口,说的话,让天音莫名其妙的看向他和唐心。

    “既然身有内伤,就不要去那样的地方赌命,若是你死了,这孩子也就流离失所,下场将比现在更可怜。”唐心淡淡的说着,目光落在那孩子身上。

    听了唐心的话,汉子突然双膝跪地:“多谢姑娘救命之恩!我洪武叩谢了!”

    “我并没有救你,救你的是你自己。”

    “姑娘,您说能治我孩儿的双腿,请姑娘帮我孩儿看看吧!他还这么小,若是将来都不能走路,那……”他跪在地上恳求着,希冀的看着她,若是先前她所说,他定是不信,但是,她能在那一刻救了他的命,定然不是普通人,说不定,说不定真的有办法治好他儿子的腿。

    “你起来吧!我先帮他看看。”她说着,走到那孩子的身边,露出了一抺浅浅的笑容:“来,小弟弟,把裤子脱了。”只是,说出这句话时,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有点……

    “噗嗤!”

    天音忍不住的轻笑出声:“唐唐,你别吓坏孩子,哪有人像你一样见面就叫他脱了裤子的?你瞧把他吓得都不敢出声了。”

    唐心无语,嘴角抽了抽,在床边坐下,对那带着惊慌的孩子道:“小弟弟,你想不想站起来走路?”

    那孩子一听这话,眼睛一亮,重重的点了点头:“想。”说着,神色又有些黯淡的道:“可是,可是我们没钱。”他知道爹爹挣钱不容易,钱都花在他身上了,腿却还没好。

    闻言,唐心轻笑:“那你就把裤子脱了给我看看你的腿,放心,姐姐不收你的钱。”

    “好。”他想了想这才脱下裤子,又有些羞怯的看着她。

    唐心在他脱下裤子后,见他双腿都好好的,没有萎缩,跟普通人的无疑,手在他的腿上仔细检查了一下,发现腿根上面似乎有一块硬物,按了按,微皱着眉头:“这孩子曾摔到过?”

    洪武一听,神情激动,连连点头:“是的姑娘,大约两岁左右的时候他曾摔到了腿部,但起初没事的,是在后来约一个月后双腿才走不了路的,我带他找过很多大夫看了,都查不出原因。”

    “那就没错了,是当时摔了之后没及时就医,瘀血压到了大腿处的经脉,让他半下身全动不了。”

    “那、那能治吗?”他微提着,激动的心情此时又紧张的提起。

    “等会我帮他疏通一下血脉,再开张药方给你去包三包药给他熬了喝,三天就能见效。”

    “太好了!太好了!多谢姑娘,多谢姑娘,您真是我们父子俩的贵人!”他欣喜万分的叩谢着,抱着那孩子又是哭又是笑着:“小义,你听到了吗?你的腿可以治了,你的腿以后也可以走路了,太好了,太好了!”

    半大的孩子,却是格外的懂事,在听到唐心能治好他的腿后,开心的对她说了句:“小义谢谢姐姐。”

    唐心笑了笑:“洪武,你去准备笔纸,我写下药方给你。”

    “好好好,我马上去,我马上去。”他连忙放开孩子,往外跑去。

    “唐唐,原来你这么厉害!竟然还会医术,我都不知道呢!”天音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看着她,同样的欣喜万分,为那孩子日后可以走路而感到开心。

    唐心笑了笑,道:“你帮我到门外守着,我施针时不得能打扰,以防下针错位。”

    “好,没问题,这包在我身上。”她爽快的应了下来,走到外面去守着。

    “你叫洪义?”她看着床上的男孩子,笑问着。

    男孩点了点头:“嗯,姐姐,你叫什么名字?”

    她眸光微转,轻笑道:“我啊!你可以叫我唐唐姐姐。”

    “糖糖姐姐?”他眼睛闪亮闪亮的看着她,忽而咧嘴笑了起来,露出了两个小虎牙,甜甜的唤了声:“糖糖姐姐。”

    “呵呵……”知道他一定和天音一样把唐字当糖字了,也不解释,便笑道:“你趴下去,唐唐姐姐给你扎几针,你的腿很快就会好了,不过,会有点疼,你怕不怕?”

    他摇了摇头,脆生生的道:“小义不怕疼,小义想要站起来走路,以后可以去找糖糖姐姐玩。”

    “好,那你趴着不要动。”她把他转过去趴在床上,然后从空间手镯中取出了银针,分别在他的下半身的穴位上扎下,又慢慢的转动着,活动里面的瘀血,眼角一瞥,见那孩子正咬着自己的小手,一声不吭,她不由目光一柔,施针的过程定会有些疼,这么小的孩子能忍住,倒也不简单。

    外面,花无缺寻着而来,却见天音站在屋子外面,才一走近,便让她喝住了:“是你?你来干什么?”

    “姑娘,真巧,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他笑着走近,朝周围看了看,问:“姑娘,怎么只有你一人?那位青衣姑娘呢?”

    天音扫了他一眼,道:“什么青衣姑娘?那是唐唐!”

    “哦,原来是唐唐姑娘。”他一笑,欣喜的道:“多谢姑娘相告,那么,姑娘又如何称呼?”

    “你打听那么多做什么?怎么称呼又关你什么事?”她没好气的问着,打量了他一下,问:“你这人怎么总是跟着我们?去到哪里都有你的影子!”

    “其实我并没恶意。”

    “姑娘,我买了笔和纸回来了。”洪武快步走来,看到花无缺时一怔,问:“姑娘认识这位公子?”

    “不认识!”

    “认识的。”

    两道声音不约而同的传出,听得那汉子一愣,问:“姑娘,这……”

    “你等会进去,唐唐在给小义扎针,不能打扰。”

    他一听,连连点头:“好好好,我在这里等着。”

    “扎针?扎什么针?”花无缺诧异的问着,又看了看洪武手中的纸笔,问:“这是要做什么?”

    “关你什么事?你问那么多做什么?”

    “天音姑娘,这话不能这么说,毕竟我们同住在一客栈,又见过几次面,怎么还能说不认识呢!”

    “你怎么知道我叫天音?”

    “我听唐唐姑娘这样叫你的。”他笑说着,谁知话才一出,她却又冷下脸来:“既然知道我叫天音,刚才还问我如何称呼?”

    “这……”

    “可以进来了。”这时,房里传来了唐心的声音,让外面的几人同时回过头去。洪武大步上前,进了里面见儿子躺在床上,便把笔和纸放在桌上:“姑娘,笔和纸来了。”

    “小义,扎针痛不痛?”天音走了过,看着那小家伙还趴在床上,便轻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

    “不痛。”他摇了摇头,却还是趴着没起来。

    “那你怎么还不起来把裤子穿好?难道就打算这样光着屁股给我们看?”

    “好了天音,你就别逗他了。”唐心摇了摇头,走到桌边瞥了花无缺一眼,便坐下,写下药方交给洪武:“你拿着这药方捡三包药,一天一包,三天后他的脚就能恢复知觉,等他恢复知觉后,你多让他走动走动,小孩子的筋骨恢复得快,相信不用半个月就可以走路了。”

    “好好好,多谢姑娘,多谢姑娘。”他把药方小心翼翼的收了起一来,又拿出了先前所得到的金币:“姑娘,我没什么好报答您的,这些金币,您就收下吧!”

    唐心一笑,道:“不用了,我们不缺这几个钱,你留着也好给小义补补身子。”

    “那、那怎么好。”

    “不过举手之劳,你不必觉得过意不去。”

    “姑娘大恩,我们父子永远记在心里!”他又朝她跪下就要叩头,唐心当即将他扶住:“万事都有机缘,这也许就是我们的缘分,既是缘分,就不要计较太多。”

    “天音,我们走吧!”她说着,看着床上的孩子一眼,露出一抺轻笑:“小义,姐姐走了,你要乖乖听你爹爹的话。”

    “嗯,小义会的,糖糖姐姐再见,小义会永远记着糖糖姐姐的。”他趴在床上,就那样定定的看着她,似乎要把她的模样给记下来一般。

    “走吧!”她与天音往外走去,花无缺当即也跟上:“唐唐姑娘,你会医术吗?唐唐姑娘……”

    “你到底想干什么?”唐心停下脚步,看着一直缠着她们的这个男子,从那屋子跟到现在这大街上,他还真的是死缠烂打。

    “其实是这样的,我这次出来,就是为了给我爷爷寻一位大夫,他自从一年前得了重病到现在,看了很多的大夫都没办法将他的病治好,如果可以,唐唐姑娘,请你随我去花家给我你爷看一下病吧!”

    唐心眸光微闪,看着面前的花无缺,道:“我只随心,也只随缘,我的医术也不是用来救人的,你爷爷既然有病就去寻访名医,我无能为力。”

    一听这话,他不由有些着急:“唐唐姑娘,我花家在这虎啸大陆是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只要你能治好我爷爷的病,我们一定不会亏待你的。”

    “哟?这不是花家的那个花少爷吗?这么巧,竟然在这里遇上了,怎么?看上这两位姑娘了?呵呵,你们花家还真的是净出一些伤风败俗上不了台面的子弟!”一道流里流气的声音带着轻功与嘲弄的传来。

    唐心几人回头一看,见一名锦衣男子缓步而来,身后跟着两名黑衣男子,那两人气息内敛,神情冰冷,明显的便不是一般的护卫。

    “江城!你休要胡言!”花无缺沉下了脸,脸色变得难看。

    “怎么?不敢在外承认?这倒也是,像这种大家族里面的丑闻,一般人也是不知道的。”那锦衣男子似乎存心挑衅似的,睨了他一眼,又道:“你花家虽然是出了个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花非花,可是现在他却落得那样凄惨的下场,花家的后辈中又没几个像样的能撑得住一个大家族,花无缺,不出几年,你就不敢再像今日这样拿花家的名号出来唬人了。”

    “你!”

    花无缺脸色铁青,双拳紧拧成拳,却是压制下心中的怒气,因为他知道,他不是江城身后两人的对手,蓦然动手,只会让他更处下风!

    而一旁听着的唐心目光微闪,这花无缺还真的跟花非花那妖孽有关系?只是,为何这男子却说那妖孽落得凄惨的下场?以他的修为与手段,就要凄惨也应该是别人吧?他从龙腾大陆离开后,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怎么?想动手打我?来啊!”男子挑衅的走近他,摆明了就是看他不敢动手。

    天音见状,眉头皱了皱,走上前拉着他道:“花无缺,我们走,别跟人一般见识。”她虽不喜这长得跟小白脸似的花无缺,但看着那人这样欺负人,着实是看不过去。

    “哎,小美人,你怎么能跟他这种人在一起?这种人中看不中用,而且他花家今时不同往日,可不比我江家在这虎啸大陆的名望大,而且……啊!”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间打了了冷颤,身体也跟着不受控制的抽搐起来,看得身后的那两名黑衣人一惊。

    “公子!”

    “他怎么了?突然间抽什么风?”天音皱着眉头看着那直抽搐的锦衣男子,看他两眼往上翻白,嘴里口水还直流出来,那模样,怎么看着怎么诡异。

    “怎么那么像发羊癫风啊?那是谁啊公子?还不快抬着去看大夫!”

    周围的百姓看着他那样也是一惊,连忙出声提醒着,而那两名黑衣人原本还想着是不是谁出了暗招,可一来他们没看见有人出手,二来,听着百姓们的话,再看人的模样,确实有几分像,当下也顾不得追究,连忙扶着他去寻医。

    花无缺看得一怔,那江城怎么突然间那样了?目光不由自主的朝一旁的唐心看去,微思量着,会是她吗?可能吗?

    “天音,我们回去吧!”唐心拉着她便往回走去,而花无缺怔了怔后,也跟着往客栈走去,目光却一直落在唐心的身上,似要将她看穿,却怎么都觉得她身上蒙着一层神秘面纱,令人无法捉摸。

    回到客栈,她便道:“天音,我突然想起还有件事要去办,你先去南仙门吧!我估计得过段时间再去。”

    她一听这话,诧异的看着她:“你要去办什么事啊?不如我陪你一起去吧!”

    “不,这件事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不用担心,我只是去看一个故人,见过他之后便会去南仙门,你先去那熟悉一下环境,到时我到了你也可以带我到处转转。”

    “那好吧!不过你自己一个人上路要小心一点。”她说着,想了想,又道:“既然你明天要走,那我今晚看能不能画出飞天符来,这样你去看你的朋友也能快很多。”说着,便从空间取出符纸和朱砂,摆好架势又打算画符。

    “好,那我陪着你吧!”她笑说着,接过她手中的符纸一张张的摆放在桌面上,便在一旁看着她画飞行符。

    这一画,便是一夜的时间,直到,天音实在是消耗太多的精神力而趴在桌边睡了过去,床上取来外衣给她披上,又看了看桌上面剩下的几张符纸,心念一动,本为着一试的心态,手指沾上朱砂,凝聚灵气与精神力,手指在那符纸上画下那飞行符箓,下手便没停顿,一气呵成,当手指收回的那一瞬间,封印也同时落下,她心一喜,看着那张飞行符里面夹带着灵气,那字体似会飞浮而起的一般,不由轻喃:“没想到这一试,竟然画出了一张飞行符了。”

    是她好运?还是碰巧?

    心下想着,见桌上还有三张便继续试着,同样的画法,同样的收手,可却三张之中,有一张是失败的,虽然如此,她却已经很是欣喜,毕竟她是今天看着天音画才试着画的,在绿倚门中根本没有画符箓的书籍,所以她也不知道还有多少种可画,只有等将来有机会,再试一试吧!

    除了她画的三张,天音也画出了三张,当她把地上的符纸收拾干净后,天音也醒了过来,她揉了揉眼睛,看了看桌上面的符纸,见其中有六张封印着的飞天符,欣喜的叫出声:“啊!原来我昨夜真的画出来了,还有六张之多,太好了!”她欣喜万分的拿起那六张封印着的飞天符看了看,道:“昨夜太累了,我竟连看都没看就睡过去,太不该了。”

    “桌上的我没收,就算你没看也没关系,反正我是不会乱丢掉的。”唐心轻笑着,对她说:“天也亮了,我也打算先走,我们就在南仙门见吧!”

    “来,唐唐,这四张你拿着,只要解了封印就可以用了,剩下的两张我留着自己用,你自己在路上要小心,早点见完了人就早点去南仙门跟我汇合。”她把四张飞行符塞到她手里,自己则收着两张。

    “你两张怎么够?反正有六张,我们一人三张吧!”说着,就要递多一张给她,却让她给推回来了。

    “从这里到南仙门,两张已经够了,这只是一级的飞行符符,所以飞行的时间可能没那么长,当飞低了时,你就要用另一张补上,知道吗?”

    见状,她点了点头:“嗯,好吧,那我就收着四张。”她与她道别后,便离开,但实际上,却并没有走远,因为她还要向花无缺打听花非花的消息。

    她不想把天音扯进来,只不希望她惹上不必要的麻烦,就像她,她也不会用唐唐这个身份去见花非花,因为她还要用唐唐这个身份在仙门中混段时间,学好炼丹之术。

    在另一个地方恢复原来的面貌,又从空间手镯中取出另一套没穿过的青色纱衣换上,这才来到客栈,因倾城的美貌,一出现便引得众人惊艳的目光,她淡然的走上二楼,来到花无缺的房门前敲响了几下。

    “谁啊?”

    正穿着衣袍的花无缺系上玉带便走上前开门,却不见,房门一打开,一名青衣女子站在他的面前,那绝美的容颜,清冷的气质,一时间让他不禁晃了神。

    唐心扫了他一眼,旁若无人的走进他的房间。而花无缺也在这时回过神来,连忙问:“姑娘,你找谁?是不是找错人了?”刚打开房门看到那一袭青衣时,他还以为是那位叫唐唐的姑娘,不过细看,这身青衣却是上等的衣质,而且这位姑娘的容貌也与唐唐不相同。

    “我没找错人,我是来问你几个问题的,你只要告诉我,花非花现在在哪里?他出了什么事?”

    听到这话,他眉头一皱,警惕的看着她:“你是什么人?”

    “你不用管我是什么人,我问你答就是。”

    “凭什么!”

    她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道:“怎么?莫非你也想像白天那个锦衣男子一样?”

    “江城是你动的手脚?”他一惊,想到白天江城那模样,不由重新审视面前的女子。

    “回答我的问题。”她声音微冷,清冷的目光朝他扫去,带着警告般的意味。

    花无缺沉思了一会,看着她,便道:“你应该是他的朋友吧?要不然你白天也不会帮我,既然你是他的朋友,我可以反他的事情告诉你,不过,你知道了只怕也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说吧!”

    “一年前,他被他母亲下了毒,虽然他用自身的灵力将毒逼出,但是那毒太厉害了,伤了他体内的筋脉,让他全身瘫痪无法自理,也因此,他的花家少主之位被家主撤掉,更将他关在了一个院落中,不许任何人探望。”想起那个花家最出色的男子,此时却落得那样凄惨的下场,他心下不胜唏嘘。

    唐心眉头一皱,问:“既然是他母亲,又为何下毒害他?他原先在家族中的地位应该不低,全身瘫痪你们花家的人怎么就任由他自生自灭而不理?”

    “姑娘有所不知,他母亲是家主的一位妾室,而他因为天赋异禀而自幼被选为花家少主人选培养,只是,他还有一名同母异父的弟弟,他母亲为了让他弟弟可以当上花家少主,与人合谋对他下毒,估计他也是没想到自己的亲生母亲会毒害于他,所以根本没有防范,才弄得现在这个下场。”

    他的声音一顿,叹道:“在大家族里面,如果失去了利用的价值,是根本没有人会去待见他的,他瘫痪毫无自理能力,母亲又与人私通,若非家主心中还念着一丝父子之情,只怕花家也没有他的容身之所。”

    听完他的话,唐心心头划过一阵阵剌痛,她没想到花非花回来后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此全身瘫痪,又双重打击,他是怎么支撑过来的?他那样生性骄傲的男子,如今这样生不如死的活着,心中又有多苦?

    “花家位于何处?”她唐心的朋友,绝对不能受那样的罪!她也不容许他受那样的罪!

    “花家位于西南方的郝洲城。”他的话才出,唐心便往外走去,一刻也没停留。

    看着她离去,他张了张嘴想要唤住她,却是不知应该说什么,最后只是一叹。以她一女子之力,又怎能将花非花救出花家?要知道虽然他现在是瘫痪之人,但是却依然是花家人,除非死,或者被逐出花家,否则,无法脱离花家家族。

    出了城,唐心便解开了飞行符上的封印直往西南方向而去。

    与此同时,在修仙界中的一处仙门中,一袭白色衣袍着身的沐宸风被封印在结界之中,而结界中,如梦似幻一般的美女穿着性感的衣饰围着他嬉笑着,他闭目静坐其中,似两耳不闻,然,那结界里面的幻象却是在不时的变幻着。

    就在结界外面的不远处,一名穿着宽松白色衣袍的老者斜卧在大石上,一手托着脑袋,一手提着酒往嘴里倒着,瞥了那在结界中的男子一眼,低低诡笑:“小子,你就慢慢享受吧!这可是额外加多给你的,嘿嘿,艳福不浅吧?”

    “前辈,你这样有意思吗?”结界中,他闭着眼睛静修着,对结界外面那人很是无语,自从半年前他醒过来时,便知当日沐天佑的那一掌将他体内那逼不出的冰玄珠击碎了,他因重创也在那一瞬间停止了呼吸,是他的师傅,一名修仙者救你他,也是在他醒来地时,才知他就是那日赠于他灵宝的人。

    只是,他的身体因常年被寒气渗透,寒意已经让他的身体自发的散发出一股冰寒之气,也正是这个原因,他被送到了这里来,这个奇怪的老头,是一名火属性的修仙者,每一日,他都必须在结界中盘膝而坐静修,而结界外,却是烈火焚烧,说是为了以火驱散他体内残存的冰寒之气,在半年的时间下来,他的身体确实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渗透着冰寒的气息,只是,每一日这老头都会说给他弄些幻象当考验,只是,到底真正的用意是什么,想必也只有那老头自己知道了。

    “哈哈哈,有意思,当然有意思。”那老头仰头又喝了一口酒,笑道:“你师傅把你丢给我,就随便我怎么玩,你呀,只有接受的份,没得反抗。”

    “前辈,我体内的寒气已经差不多消散了,应该也可以回去了。”

    “不行不行,就你这样子回去,你师傅还会以为我不尽心的,你呀,慢慢熬吧!等哪天我赶你走了,你就可以走了。”他笑眯着眼睨了他一眼,嘿嘿直笑着,笑得那样的不怀好意,让人毛骨悚然。

    沐宸风一听,眉心微皱,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见他脚穿草鞋,头戴花环,一手托着脑袋,一手提着酒往嘴时倒,还时不时的哼着小曲好不快活,不由暗叹一声,继续闭上眼睛,心下却思绪飘远。

    算算时间,也有一年多的时间了,她还好吗?沐天佑有没对她怎么样?她若知道他死了,是不是也会伤心?当他知道自己没有死而醒来时,他第一件想做的事就是去找她,告诉她自己还活着,可是,却被告知,这是已经不是龙腾大陆,更不是在虎啸大陆之上,而是在修仙界中,他想回去见她,那就必须拥有修为,好在,他师傅告诉他,他是罕见的天灵体质,修炼于他而言,可畏是一日千里,只要他先将身上的伤徹底的养好,把寒气驱除,那么就可以开始修炼。

    为了可以早日去见她,他让自己静下心来,潜心修炼,只有提升了自己的实力,只有成为一名强大的修仙者,他才可以去见她,也才能更好的护着她。

    想到这,心下越发的坚定,当下摒除心中杂念,静心潜修心法口诀。

    而那躺在石头上喝酒的老头见了,挑了挑眉,低低而笑,继续喝着他的酒,看着他在那幻影里面心无杂念的静修。

    另一边,虎啸大陆,西南方向郝洲城,唐心用了一天的时间,终于来到了这里,身处郝洲城中,她见天色渐晚,便找好个人打听了花家所在的地方,找了间客栈休息,静候夜晚的到来。

    直到,天色暗了下来,她便按着打听所得的来到了花家的侧面,微提气,翻身跃进了里面,以她筑基修士的实力,想要进花家本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只是,因不知花家暗处有多少暗卫守护着,所以她格外的警慎。

    悄然无声的潜入,却因花家大家而不知花非花所在的地方,于是,她盯上了一名守夜的护卫,将拉到一旁:“花非花在什么地方!说!否则,我杀了你!”

    “前、前面直走拐弯的一个小院。”那护卫惊慌的说着,声音才一落下,便被唐心打晕了丢到一旁。

    顺着那护卫说的寻去,她来到了一处破旧的小院落,那院落位于花家最为偏僻的地方,夜色中,院子中一个守夜的人也没有,一个走动的人也没有,她就着那依稀的光线放轻着脚步往里面走去,还没到里面,便听到了咳嗽的声音。

    那声音,让她止住了步,心头泛醉,一股说不出的痛意在心底漫延而开,她不禁问自己,她就这样走进去吗?那样骄傲的他,定是不希望他此时凄惨的模样被她看到……

    ------题外话------

    一万二的字数,亲爱滴们,看得可满意?嘿嘿,小沐子是出来了,不过还没见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