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 醉酒!符箓之术!

    “姑娘,你想惹事不成?我们这桌上,哪有什么金币?你就是想坑人,也得找对人啊!”天音挑着眉看了她一眼,一边唤了一声:“小二,再给我来壶酒!”

    “好、好,马上来。”小二一见,连忙应了一声,飞快的转身跑去拿多一壶酒放在她们的桌子上。

    她正准备伸手去拿酒,那一旁的少女却伸手一拂,想要将她的酒给扫落,天音脸色一沉,目光中划过一丝冷厉的气息,反手一扣以极快让手法将那少女的手扣住,同时出脚往少女的脚下踢去,不过眨眼的时间,那少女痛呼一声一脚跪地,娇美的容颜也多了几分的惨白。

    “啊……你放手!放手!”

    “谁让你动我的酒的?要撒野就滚远点去!别坏了我与朋友与饮的兴致!”微冷的声音一落,她扣住少女的手加重了力道,就打算折了她的手,却听一道温和的声音带着歉意传来。

    “姑娘手下留情。”

    一名锦衣男子缓步而来,华丽的衣袍修剪合体,腰系玉带,墨发高束,手中执扇,唇红齿白,面如抺粉,一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他走近,在看见天音时眼中浮现一抺惊艳的神色,转眼即逝。

    “姑娘,请看在在下的份上,不要与之计较,这酒菜,就算我请的,也好借此机会给两位赔个不是。”

    男子声音温和,谦谦有礼,一番话说出口,便博得了客栈众人的好感,纷纷暗自点了点头,对那男子的气度很是称赞,只是,客栈的人却不代表唐心与顾天音两人,这两人还真就是极品。

    一人静静的品着酒,由始于终都没抬头看过一眼,仿佛这场闹剧本身就与她无关,只是偶尔在听着天音的话时,那微勾的唇角泄露了她的笑意。

    而另一人却是执着酒壶在手中把玩着,一手还扣着那黄衣少女,挑着眉,毫不客气的打量着面前一身锦衣玉袍风度翩翩的男子,看着他唇红齿白一副小白脸的模样,顿时嫌恶的皱起了眉头。

    “你谁啊?这女人惹的事又关你什么事了?一个大男人长得这么白净,还有点娘娘腔,也敢说这一顿你请?我们又不是没钱,何必在这里假好心?”

    她这连损带贬的话一出,客栈中的众人顿时一阵愕然,不约而同的朝那男子看去,果然的白白净净的模样,虽然一身锦衣玉带,但那模样她不说他们不觉得,这一说起来,倒还真有点像依附女人吃饭的小白脸,一时间,都在窃窃私语。

    男子的脸色也因她的一番话而变得青红交加,脸上原本带着的温和笑容也有了几分的僵硬,那嘴角扯了扯,一时半刻说不出半句话来。

    唐心抿唇而笑,继续倒着酒品着。

    “姑娘,得饶人处且饶人,我已经代她向你赔罪了,你们还想怎么样?再说,相貌乃父母所生,又非我所能选择,你又怎可以这样损我呢!”男子无奈的轻叹一声,他还真没想到这女子生得这般好看,说出的话却是那样伤人,就好似看他哪里痛,就偏往哪里踩似的。

    天音哼了一声:“谁让你代她赔罪的?她自己不是有张嘴吗?惹了事不道歉?想的折了她的手?”手下一用力,那少女冷汗直冒,痛呼连连。

    “啊……好痛……”

    这回,男子倒没上前,只是看了那黄衣少女一眼,便道:“叶姑娘,你还是向这两位姑娘赔个不是吧!”他一副爱莫能助的样子看着她,无奈的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忽的落在了那一直头也没抬的青衣少女身上,不则暗暗的打量着。

    此名女子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静静的品着酒,唇角带笑,却不抬眸,她本是这局中之人,却又将自己置身于局外,细细打量着她,见她一袭青衣素雅淡然,垂落在身后的墨发只用着一根青色带和纱着,发上戴着一枝玉钗,这玉钗的尾端是两朵栩栩如生绿白相间的五瓣小花,精致而小巧,一看便知价值不菲,平凡的面容没有任何的特色,唯一的一点就是她那唇边的那一抺浅笑,淡淡的,似乎又透着一股神秘,让人捉摸不透。

    “花大哥……”

    黄衣少女眼眶微红的看着他,不想就主样向天音低头认错,可自己却被她扣着起不来,一时间,心头委屈万分。

    花?

    品着酒的唐心眸光微闪,姓花?不知怎么的,当听到这个姓氏,她脑海中第一想起的便是那妖孽花非花,自从他离开后便一直没再出现,他好似就是这虎啸大陆的人。

    想到这,她这才抬眸打量着那前面的锦衣男子,约莫二十岁的年纪,生得唇红齿白,手执折扇,玉冠锦带,一身贵气,风度翩翩,却与花非花那妖孽没有一丝相似之处。

    似乎感觉到唐心打量的目光,男子朝她看去,正好望入那一双清眸,不由一怔,好一双清澈幽沉的眼眸,似能将人的灵魂摄入其中,引人窥探,却又探不出其中神秘高深。

    他敛了敛心神,拱手一礼:“在下花无缺,敢问姑娘如何称呼?”

    “哪来的花花公子?少打唐唐的主意!”

    突然间一声猛喝传来,吓得众人一惊,只见天音虽然一手扣着那少女,却一手执着酒壶不时的喝上两口,两壶上等的好酒下肚,此时是面若桃花艳如李,媚眼如丝醉态迷,看呆了客栈看热闹的一众人,只是,正当那些汉子和年轻男子们都眼带惊艳的看着她时,却被她接下来的一幕给吓到了。

    “砰!”她重重的将酒壶放落桌面,发出一声响亮的碰撞声,吓得小二险些腿软。

    “女人,你丑死了,走开!少在这里碍眼!”她微晃着身站了起来,抬起一脚毫不客气的就是往那黄衣少女身上一踹,一脚就把她踹倒在地,接着一脚踩上了椅子,一手在桌面上拍着叫喊着:“小二小二,再来壶酒!快点快点!”

    唐心一怔,看着那好似在发酒疯的天音,有些愕然,她本以为她酒量很好的,怎么两壶下去这就醉了?眸光微转,看着她一脚站在地上,一脚踩在椅子上,一手还不停的拍着桌子喊着要酒喝,那本该粗鲁的动作却在她身上看起来显得、显得那样的可爱,让她不由的看呆了。

    “怎么那么久?小二!给我来壶酒!”粉脸泛红,如若桃李,迷离的眸光带着勾人的媚态,一颦一笑间自有一股醉人的风情流露而出,那先前被她粗鲁的动作吓了一跳的众人看着她那勾人的媚眼,不由的咽了咽口水。

    “姑娘,这位姑娘好像、呃,喝醉了。”花无缺脸色怪异的看着那在那里拍着桌子喊着要酒喝的顾天音,还真看不出女人发起酒疯来,一点也不比男人差。

    “砰!”

    响亮的一声拍桌伴随着一声大喝声响起:“好你个花花公子!你竟然敢在唐唐面前说我坏话!你才喝醉了,你们全家都喝醉了!本姑娘号称千杯不倒,唐、唐唐,你别听那花花公子瞎说,嗝!”她打了上酒嗝,目光迷离手乱挥着。

    花无缺跟角一抽,他什么时候变花花公子了?这女人疯起来还真有点吓人。

    唐心无奈的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到她的身边:“天音,我们回房休息吧!”那些人都色迷迷的盯着她呢!喝醉了的她那醉人的模样,足以撩起男人的色心,还是带她回去休息好一点。

    “唐唐,不用怕!我保护你!这花花公子要是敢对你怎么样,我就替你阉了他!”她突然间比了一个手刀往下切的手势,吓得一众男人纷纷捂住自己的胯下,惊恐的看着她。

    而花无缺脸色一僵,瞥了她一眼,不动声色的往后退了一步。这女人发起酒疯,真不一般,他总算见识到了。

    “好好好,知道你厉害了,走吧!我们回房吧!”唐心失笑出声,半推半拉的带着她往二楼走去,上楼梯时,那客栈中几名汉子猥琐的神色却让她提了个心,对小二道:“小二,我们两一间房就好了,另外一间,就让给他们吧!还有,给我熬碗解酒汤送上来。”

    “好好好,多谢姑娘,多谢姑娘,小的马上去办。”小二一喜,连连道谢着。

    花无缺一听,也拱手一礼:“如此,那就多谢姑娘了。”

    而那跌坐在地上的黄衣少女此时是一脸的怔然,似乎被那喝醉酒的顾天音给吓到了,那模样愣愣的,好半天都没回过神来,直到,花无缺开口。

    “叶姑娘,既然那位姑娘愿意让出一间房,那么今晚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吧!”他说着,微顿了一下,又道:“还有,出门在外,凡事都应以礼为先,那两位姑娘也并非不好说话的人,你若是放下身段好好说话,她们也不会为难于你。”

    “花大哥……我知道错了,你、你不要生我的气。”看着男子那生疏而漠然的神态,少女心头一慌,连忙从地上起来:“你也知道,我在家里一向都是这样的,我、我真的不是有意给你添麻烦的。”

    “叶姑娘,若非你父亲再三请求让我带上你,我是不会与你同行的,但既然同行,我希望日后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出了门,你就不是家中的大小姐,不是所有人都得听你的,在外头行走,一个礼字必不可缺,今日这事就算了,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说着,他转身便往楼上走去。

    “花大哥……”她咬了咬唇,红着眼眶一脸的委屈。

    二楼客房中,唐心正抚着额头无语望天,看着那在房里蹦蹦跳跳嬉闹个不停的顾天音,不禁轻叹连连:“天音,过来,洗把脸,然后把解酒汤喝了。”

    “不要不要,我又没喝醉干嘛喝那东西,那个是不好喝的,我才不喝。”她双手微张,脸色泛红,目光迷离的在房里转着圈,一边咯咯笑道:“唐唐,出来真好啊!出来遇到唐唐了,呵呵……”

    闻言,她无奈轻笑,看着她孩子气般的在那里转着圈,便走了过去:“天音,来,洗把脸会清醒一点。”谁知她还没碰到她,她一溜烟的便跑了。

    “呵呵呵……唐唐,你来追我啊!要是追到了我就听你的话。”

    唐心瞥了这房间一眼,小小的空间要捉一个人轻而易举,她挑了挑眉笑问:“捉到了你就听我的?”

    “嗯,我说话算话!”她微晃着身影,脚步虚浮,时而往前倒去,又险险稳住,只是话才一落下,唐心便已经来到她的身边将她扶住。

    “咦?唐唐?怎么有两个唐唐?”她使劲的摇了摇头,想要看清,又凑近看了看,还是两个,一时间愣了愣,好像有点反应不过来。

    “来吧!洗把脸喝了解酒汤,你就不会看到两个我了。”她拉着她来到床边坐下,给她洗了把脸,又把解酒汤递给她喝,谁知她才喝了一口,便苦皱着一张脸吐了吐舌头:“唐唐,这个不好喝。”

    唐心失笑:“解酒汤当然没有酒好喝,不过你喝了人会舒服一点的。”

    怔怔的看着她,突然间,她居然眼眶一红,语带哽咽的说:“唐唐,你对我真好。”

    她一怔,神色一柔,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天音也对我很好啊!”

    “呜、哇……唐唐……”毫无预警的,她居然给她来了个嚎啕大哭,吓得她一惊:“怎么啦?你怎么啦?”谁知她却扑在她的怀里一直哭一直哭,哭到睡着。

    “娘亲,这个姐姐真不知羞,这么大个人了,居然还赖在你怀里哭。”凤凤从空间手镯中出来,晃着短短的小腿来到床边瞪着睡过去的天音。

    “怎么?吃味了?最近是不是在里面呆无聊了?”她抱起他走到桌边坐下,轻掐了下他粉嫩嫩的小脸。

    “凤凤才没吃味,凤凤是娘亲最亲的人,只是凤凤都没赖在娘亲怀里哭过,她倒好,一点也不害羞。”小家伙嘟着小嘴说着不吃味,可那表情却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天音人不错。”

    “凤凤知道。”要不然他娘亲也不会对她这么好了,突然,他目光朝外面扫去,无声的示意着,外面有人。

    唐心点了点头,让他回空间手镯里面,便起身躲到了床后的纱账里面,见关着的门被一把刀挑开,三名汉子无声的潜了进来,四处观看了一下,见床上躺着的顾天音时,色心起,快步朝她走来。

    “不是说有两个女人的吗?怎么只有一个?另外一个呢?”一汉子开口问着,一双眼睛却是直勾勾的盯着床上的天音。

    “管她呢!那女人长得没这个好看,现在不在正好,我们把这小美人掳回去好好疼爱一翻。”说着一只手就朝天音的脸上摸去,打算先过过手瘾。

    床后,唐心眸光一冷,手中银针咻的一声射出,三枚银针分别剌入了三人的穴道,让他们的身体在一瞬间僵住动弹不得,这时,她才慢慢的从后面走了出来,冷眼扫了三人一眼,帮天音放下了床账,这才看向了三人:“见色心起?”

    三人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半点声音,不由惊恐的看着面前的女子。明明她的修为不高,为何轻易的将他们制住?她用的到底是什么手法?

    她瞥了三人一眼,走上前打开房门,回来对着他们抬脚一踹,将他们踹出了房门外,往楼梯口滚了下去,夜中重响传出,惊醒了客栈中的众人,纷纷披衣出来看是怎么回事,却见楼梯下,三名汉子摔得头破血流的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是怎么回事?大晚上的那三人是怎么了?”

    “看看死了没。”其中一名男子上前,试了试呼吸,见还有气,这才道:“还活着,小二,把他们给送去医治吧!这大晚上的弄个头破血流,看着怪吓人的。”

    二楼处,花无缺看了看出来的人,见众人都出来张望,唯独其中一间客房依旧关着门,想着那应该是白天那两名女子居住的,目光一闪,也转身回了房。

    房里,唐心脱去了外衣也上了床,累了一天,总算可以睡个觉了,可是,正当她的呼吸渐渐平缓下来时,突然一只脚横空跨了过来压在她的肚子上,一只手又缠了过来,像无尾熊一样的抱住了她,顿时,她浑身一僵,扭过头来看着那熟睡着的顾天音,嘴角抽了抽,伸手,拉开,放好,谁知她又缠了过来,无奈,她把枕头塞进她的怀里让她抱着,看着那睡得香甜的顾天音,她无奈的叹了一声,短短一天的时间,她对她的认识总算是徹底了。

    天,渐亮,床上的顾天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感觉头有些疼,揉了揉,有些迷茫的看着这房间,见只有她一人,不由甩了甩头,脑海里依稀有些印象划过,她微怔,喃喃的道:“昨天我好像、好像喝醉了?”

    “天音,醒啦?”房门推开,唐心走了进来,见她怔然的坐在床上看着她,便问:“怎么了?”

    “唐唐,我、我昨天喝醉了?”她问得小心翼翼,很不好意思的样子。

    “想起来了?”

    “有点。”她脸上一囧,她记得,好像抱着她又哭又闹的。

    唐心轻笑出声:“像你昨日那样牛饮,又没吃菜,不醉才怪。”她笑着走上前,道:“去洗漱一下,然后下楼吃早点吧!今天我们还要去看斗灵盛会呢!”

    一听这话,她连忙起身穿衣洗漱,一边对她说着:“好,你先下楼吧!我呆会下去。”

    唐心应了一声,便转身下楼,先叫早点。而当顾天音下来时,依旧是那一袭蓝色纱裙,只是此时的她,又恢复了平日里的优雅婉约,全然没了昨日那拍桌踢人的粗暴模样,然而,想起昨日那一幕,众人看了她一眼后,连忙又低下头自着自己的早点。

    见客栈的人看着她的目光怪怪的,天音一怔,想起准是自己昨日醉酒的模样吓到人了,一时间微囧,走到唐心在的桌边坐下:“唐唐,看来我昨天发酒疯发得不轻啊!”

    “呵呵……”

    唐心轻笑,给她倒了杯水:“先喝杯水吧!再吃点东西。”

    “两位姑娘早。”一道带笑的声音传来,顾天音转头看去,脑海中划过一幕画面:“花花公子?”她诧异的轻喃出声,昨天,她好像还对他说了什么来着?怎么一时间记不起来了?

    听到那四个字,花无缺嘴角笑意微僵,纠正道:“姑娘,在下花无缺。”

    “花花公子,昨天我是不是对你说了什么话了?好像一时想不起来。”她揉了揉太阳穴,想了想,就是没想起来。

    而唐心和花无缺听了她的话,前者是面上带笑,唇角微扬,后者是脸上笑容一敛,沉默不言。而周围吃着早点的人们听了,却是低声而笑,不时的看了看那一身锦衣玉袍着身的花无缺。

    “天音,吃东西吧!别忘了我们还要出门。”唐心轻笑着,抿了口水,这才动筷夹着点心吃着。

    “嗯,也是,呆会还要出门呢!”她也跟着点了点头,看也不看旁边的花无缺一眼,便也吃了起来。

    被两人当成透明人一般的给无视了,花无缺讪讪的笑了笑:“两位姑娘,交个朋友如何?”

    “免了,我们不跟花花公子交朋友。”尤其还是小白脸型的,更没兴趣了。

    “你……”他微恼,都说了几次不是花花公子了,还偏偏叫他花花公子,这女子,存心气死人!

    顾天音美眸一转,道:“唐唐,咱们别理一些不相干的人,我们呆会去买两张门票,再去城里逛逛,等时间差不多了,再去看斗灵盛会,然后休息一晚,明日就起程,你说可好?”

    “好。”她应了一声,继续吃着东西。

    见状,花无缺这才无奈的走开了,她们都将他当透明的,看来是不想与他有所交集,既然这样,那他也就不强人所难了,只是,这两名女子给人的感觉真的很奇怪。

    在不远处的一张桌子坐下,他又朝两人瞥了一眼,见两人说说笑笑的吃着早点,不由目光微闪,昨夜那三名被人摔下楼的汉子都是炼气六层的修真者,那名蓝衣女子昨日醉倒了,应该不可能会动手,那么,会是那名青衣女子?只是,她的炼气不过四层,又怎么可能?

    “花大哥,你又看着她们干什么!”黄衣少女不满的挡住了他的视线,站在他的面前。

    花无缺抬眸看了她一眼,道:“坐吧!”说着,自己倒着水喝着,一边敛着眼眸沉思。

    “花大哥,听说斗灵盛会很精彩的,还会有不少的的灵兽出现,我们也去看看吧!”少女期待的看着他,希望他能答应。

    斗灵盛会?

    他朝那边两人看去,心下一动,便点点头:“嗯,好。”她们,应该也是要去看那斗灵盛会吧!

    “太好了,谢谢花大哥!”她欣喜的道谢着,唤着小二上早点。

    唐心和天音两人出了客栈便问了人后去买两张门票,因入场时间是正午,所以两人便在街上逛着,边聊天边看看城里面的东西。

    “什么?原来昨晚你跟我睡一个房间啊?你不早说!”她怪叫的看着她,自己睡觉喜欢抱人是习惯,平时都是抱着被子或者枕头,她跟她睡一张床,那岂不是……

    “看来你知道自己睡姿不太好啊!”

    “没吓到你吧?”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她瞥了她一眼,笑道:“没,短短一天,我已经见怪不怪了。”

    “咦?这城中竟然还有符纸卖?走,进去看看。”天音拉着唐心便往一间铺子走去,进进了里面,掌柜的上来:“两位姑娘,不知需要点什么?”

    “我们先看看。”天音说着,一边在铺子里看了看。

    而唐心则看了一眼,见、摆放着都是一些长方形的条形纸,好像还分上中下三种等级,而且除了符纸之外,还有一些朱砂,她微怔,这是符箓术必备的东西,只是,似乎符箓术在这虎啸大陆上很少人会,因此卖这些符纸的也较少,没想到这城里竟然就有一家。

    她朝天音看去,正她在看着这些符纸和朱砂时眼中带着兴奋的光芒,她心下暗忖,莫非,她会画符?

    而那掌柜的明显觉得这两个姑娘家只是来看看的,毕竟符箓术在四方的修仙派中也每一派里面也只有一位会画符箓的,这小小年纪的姑娘家,估计也只是图个好玩进来看看,想着,便也由着她们两人,自己走到一旁整理着符纸。

    “老板,算算这些符纸和朱砂多少钱,我全买了。”她语带兴奋的说着,快步来到唐心的身边:“唐唐,你知道符箓术吧?就是只要会画符箓的符师在用朱砂在这些符纸上画各种符,那么就能用了,很神奇的。”

    “听说过,却没见过。”她来到这边一年多了,确实是没见过有人画符箓术的,似乎,这个并不是每个拥有灵气的人都可以修炼,而是要看各人画符的天赋。

    “我们呆会回去试试。”她小声的说着,而那老板在听到她说要全买了时,怔了怔,连忙上前问:“姑娘,你说要买全买了?”他没听错吧?

    “嗯,全买了,你这里的符纸,上中下级别的,以及朱砂,我全要了,把符纸给我捆好,我好装起来。”

    “好好好,我马上清点一下。”那掌柜的惊喜连连,连忙算着总共的价钱是多少。

    “天音,用得着这么多吗?”

    “你不知道,这边没多少家买符纸和朱砂的,既然遇上了,就全买上吧!反正放着也不会坏掉的。”于是,等那掌柜算好了价钱,结了账将东西都装进了空间戒指中,两人便往回而去,打算回去试试。

    客栈中,两人关上房门后,天音便从空间中取出符纸和朱砂摆放好,而唐心则走过去,问道:“天音,符箓术不是筑基期的修仙者才会的中级法术么?”

    “符箓术是筑基修士才会用的法术,不过,我们家族是制符世家,我打从五岁就开始练习画符,虽然现在我的炼气是七层,但是我却会二级的符箓术,像一些简单的飞天符之类的,我都能画,而真正和符箓术并不像那修仙门派中所说的分什么低级中级高级三种,而是以品阶区别,分别是一到九品灵符,再上则是一到五品地符,而在地符上面,更有天符,是一到三品的区别,不过符箓之术流失传很久,而且拥有画出地符天赋的符师更是绝了迹,就算是我们制符世家,制符最高的品阶也才只能画出六品灵符。”

    她的声音一顿,一边摆放着符纸,一边道:“而且,符咒术之多,并不是像修真门派所说只有那简单的几种符箓术,像五品以上的灵符攻击威力,相当于一名筑基修士的攻击实力,同样的,五品灵符的防御能力也相当一名筑基修士的防御力,所以说,符箓术是很强大的。”

    “真的?”她眼睛一亮,凑上前去:“那你画张飞天符我试试。”她一直想试试飞的感觉,无奈武之力不行飞不了,不过现在到了煤筑基期虽然能飞,但消耗灵力太多,很少用,再加上她还不会御剑飞行,也没有飞行的法器,自然是无法实现在天上飞的愿望。

    “买了这么多符纸,我们去南仙门就可以用飞天符飞去了,不过我好久没画了,等我画两张试试。”她说着,便凝聚灵气,集中精神力,手指沾着朱砂在那桌面上的符纸上画下一道火符。

    “就这样?”看着那像鬼画符似的字,看都看不出是什么意思,便问:“这是什么符?”

    “是火符,也是一级符咒,你看,只要解了这符上面的封印就可以用了。”她说着,以灵气解去了符箓上面的封印,只见那张符纸呼的一声冒出了一团火来。

    看到这一幕,唐心不由惊奇万分,修仙世界中真的是无其不有,就用朱砂注入灵气画符,就能画出这些东西来,当真是有趣,如果画符箓的实力往上提,那不是一名符箓师也是十分强大?

    ------题外话------

    亲爱滴们,是不是开始想念我的万更了?有木有想要万更滴?涌跃的冒泡告诉我,或者,用你们的票票来告诉我,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