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4 易容而行遇天音

    唐心没有回头,而是浅笑道:“能在这个时候来这院子的,除了师叔也没别人了,师傅,你说是吗?”眸光落在那趴在床上喘着气的李婉秋身上,她对一旁的凤凤道:“看着她,我出去看看。”

    声音一落,转身往外走去,推开房门走出,果真见那一向不多话的中年女子,她的师叔正向这边走来,她停下脚步,看着她盈盈一笑:“师叔,你来找师傅吗?”

    “嗯。”中年女子看了她一眼,应了一声。

    “可是师傅出去了,说是去弄颗筑基丹回来,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床里,听着唐心的话,李婉秋气得十指紧紧的抓着床板,张开嘴想要喊,却让凤凤把随手脱下的靴子塞进了她的嘴里,双手环着胸,一副你想怎么样的模样看着她。

    外面,听见唐心的话,中年女子一皱眉,看了那关着的屋子一眼,转身就要离开,却在走了几步后,又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唐心一眼,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如果我是你,我会趁这个机会离开绿倚门。”

    闻言,唐心眸光微闪,唇角带笑,却不言语。房内,李婉秋睁大了眼睛,一副欲撕了她们的模样,挣扎着想爬起来,无奈背后坐着胖乎乎的凤凤,此时她灵力尽散,又身受重伤,根本起不来。

    凤凤两手托着下巴,睨了那被自己坐着的老妖婆,听见外面的声音已经走了,便道:“乱动什么?坐一下又不会怎么样,像你这一身骨头的老妖婆,我要坐你身上你都应该觉得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

    “嗯……”

    李婉秋挣扎着,想要翻身,惹得凤凤不快,他眼中厉色闪过,伸出一脚就往她手腕上踩去。

    “咔嚓!啊……”

    清脆的骨头断裂声伴随着压抑着想叫却叫不出来的痛哼声在屋子里响起,豆珠大的冷汗自李婉秋那布满皱纹的脸上滴落,唐心进来时,便走到桌前坐下,对凤凤道:“凤凤,别下手太狠了,怎么说她这一年多也为了我忙出忙进的找药材,这样吧!等晚上的时候,把她给吊到绿倚门的大门前,然后我们也就离开,怎么样?”

    “好,凤凤听娘亲的。”他把塞进李婉秋嘴里的靴子拿出穿上,这才跳下床,扑进了唐心怀里。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她活了快两百岁了,见识过各种形形色色的人物,却没想到,今天竟然会毁在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头手里!她不甘心!不甘心!

    唐心勾唇一笑:“你不知道我是谁就敢随便把我领了回来?知道请神容易送神难吗?不过,看在这里怎么也生活了一年多,我也不会对绿倚门的人怎么样的,就单单收拾你,让你身败名裂,生不如死!这,就是你动着夺舍的心的下场。”

    “你是谁!你到底是谁!到底是谁!”她像捉了狂似的,趴在床板上,沙哑的声音却是歇斯底里的喊叫着,似乎非弄清她到底是什么人方肯甘心似的。

    唐心一枚银针射去,李婉秋顿时晕了过去:“凤凤,你看着她,我去把那些灵药都收入药田里面。”既然要走,她花费了不少心血的灵药自然是不能放过。

    “好。”凤凤应了一声,搬来椅子坐在她的面前,就那样盯着她。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本想着等晚上就把李婉秋给吊到绿倚门的大门上的,谁知那十名弟子不知抽什么风,竟然都跑来了李婉秋的院子里。

    “师傅!师傅!”林语蝶开口唤着,看着屋门关着,想上前推开时,唐心来了。

    “你们来做什么?”一袭青衣的唐心走了过来,瞥了她们十人一眼,目光落在那打算推开门的林语蝶身上。

    “我们要见师傅,难道还用得着你批准?”其中一人冷声喝着,大步就要上前,却被突然横空出来的一只脚给拌倒了,整个人失去重心的往前摔去,幸得旁边的人扶住了她。

    “唐心!你想干什么!”那女子怒喝着,扬起手就朝唐心的脸掴去。

    眸光一冷,她伸手擒住了那只手,手中力道一重,咔嚓的一声伴随着那女子的痛呼声响起,冷不防的这一幕,让另外的几人都愣住了,连忙上前喝道:“唐心!你竟然敢动手!”

    “你们不是来跟我动手的吗?既然如此,不动手,又怎么能如你们的意?”她浅笑盈盈的看着她们,扣着那女子的手也还没放开,痛得那女子哀哀惨叫,整个身体只能倾向于她,以令手中的痛意没那样的椎心。

    林语蝶看着笑得与往目不同的唐心,聪明的没有上前,她已经不止一次败在唐心的手里了,既然有她们在,她又何须上前?慢慢的,她不动声色的往后退去,想要去看看那关着的房门里面到底有什么秘密。

    “唐心,你别以为师傅疼爱你你就无法无天了!要知道,在这绿倚门中我们也不是好惹的!”其中一人厉声喝着,一手暗暗的提起自身的灵气,她们都是炼气期的修真者,只能修炼低级的法术,随着心念一动,她一道风属性低级攻击法术便朝唐心袭去。

    “风刃!击!”

    一声厉喝的传出,只见那名女子衣袖中涌动呼呼风劲,在她的手中形成攻击的风流,咻的一声飞袭向前,因出手的这名女子在十人中实力算是出挑的,另外的几人一见,眼中闪过看好戏的神色,等着看着这被她们师傅一直捧在手心里的唐心如何在她们的面前出丑。

    却不想,唐心眸光一扫,唇角微勾,拉过了那被她扣着手腕的那名女子往前就挡去,当风刃划过时,虽然是低级的风属性法术,却也让那名女子身上狼狈的开了几道口子,风刃划破衣裳剌入皮肉,鲜血自然而然的渗着而出。

    “嘶!啊……”

    那女子何其无辜,倒抽了一口气,痛呼出声,同时也因唐心的放手而摔倒在地。

    “嘶!啊……”

    唐心趁着她们都愕然的看着那倒在地上的女子时,衣袖一抖,手指一动,掐了一道风属性攻击洒术便朝那名女子袭去,同样的风属性法术,运用的人实力却不在一个级别,这样一来,便直接提升了这一风属性法术的攻击性。

    快!精!准!让人避无可避,防不胜防,同时也震惊于她竟然能在一瞬间运用同样的法术反攻击,而且,这风属性的攻击力道还比她们的强!

    “你!”

    她迈着脚步不紧不慢的在她们的身边走过,来到了那悄悄后退的林语蝶身边,停下脚步,回头睨了她们一眼,轻笑道:“你们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为何师傅对我那么好吗?不是一直在妒忌着,我可以住在她的院子旁边,可以泡着她千辛万苦寻来的灵药,可以吃着那些有助于进阶的丹药吗?想知道吗?我这就让你们知道。”

    看着怔愕中的几人,她走上前,推开了房门,继而倚在了门边,让她们可以看清里面的那一幕,那,一身灰袍枯瘦苍老的老枢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那被火烧伤的面容扭曲着,皱纹布满脸上,甚至,是那双枯瘦如柴的双手……

    门外的十人震惊的看着那一幕,步伐微微后退着,张开着的嘴像是被吓到了,这一刻,还没回过神来。

    那个老枢是谁?为什么在她们师傅的房中?唐心的话又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让她们看到这一幕?

    “啊!”

    林语蝶惊呼一声,双手颤颤的捂住了嘴,她看到了那老枢手指上的那枚空间戒指,那是她师傅的戒指,那个人、那个人、是、是她的师傅?

    “看来你是认出来了。”唐心勾唇一笑,眸光流转间,瞥了她们一眼:“里面那个老妖婆就是你们的师傅,很不巧,就在不久前,我刚废了她一身的灵气,断了她的筋骨,如此,她正如同废人一般,现出了原形,奄奄一息只有一口气吊着。”

    “不、不可能!那绝不可能是师傅!”

    “不可能?呵呵,你以为她为何什么会对我那么好?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这谁都知道,她寻来了灵丹妙药给我,为的也不过就是想要我的身体罢了,只可惜,被我发现得早,她夺舍不成反倒把自己赔进去了。”

    这话一出,那几人只觉轰隆一声,不可思议的看着她:“你说师傅要夺舍?她想要你的身体?”难怪,难怪师傅对她那么好,把所有能让她进阶的东西都搬来给她,难怪她那样的护着她,原来,原来竟然是这样……

    而在这时,房中趴在床上的李婉秋也缓缓醒了过来,在看到她的十名弟子都在时,伸着手,沙哑的声音嘶喊着:“杀了她!杀了唐心!杀了她!”

    原本房中的凤凤,此时则躲在角落处,门外的十人根本没看到他的存在,只看到唐心,当听到李婉秋的话时,十人不约而同的朝唐心看去,心念微动,就在杀意迸起的那一瞬间,却被她接下来的话给浇灭了。

    “如果我是你们,我就不会为了一个将死的人拿自己的性命来拼,试想想,我连这老妖婆都能废了她灵气,又何况是你们几个?”她不紧不慢的说着,好整以暇的看着她们。

    “唐心!你好没良心,就算再怎么样,她也是你的师傅,你连师傅都下得了手,你这是欺师灭祖!”其中一人怒指站她骂着,原本升起的杀意却是不敢再冒上来,她说得没错,她连她们师傅都对付得了,何况她们几个?

    “师傅?”唐心轻笑:“你们见过我行了拜师礼了吗?由始至终,我可都没拜入她李婉秋的门下,就连唤她这一声师傅,也不过是为了让她打消对我的戒心罢了,若我真的行了拜师之礼,再怎么样,我也不会把她弄成这样的。”

    林语蝶这时脸色一白,想起第一次在幽冥森林中见到唐心时,她说她不跪拜任何人,哪怕是师傅也不行,当时她们都以为是她那里的风俗,而师傅也因急着想收下她而由此免去了她的拜师叩拜之礼,却没想到,她竟然是从一开始就打着这一主意。

    “这绿倚门我是打算离开了,至于你们,是想继续留下,还是走,那就看你们了,不过既然你们都来了,那正好,我这里正好有件事交给你们去做。”她扫了几人一眼,慢悠悠的说着。

    “让我们帮你做事?你休想!”待她们离开这里,她们一定会让她走不出这绿倚门!

    “不想合作?”她挑着眉,浅笑:“若是没用处的人,我可不会留着,再说,你们可是自己闯进来的,而不是我去拖着你们进来的,不按我说的做,那么……”她声音一顿,看着她们微提着气一脸防备的样子,轻唤了声:“小丹,你就给她们点颜色瞧瞧。”

    “咝咝……”

    随着她的声音一落,原本盘在她头发上一动不动的蓝色灵蛇突然间往前一窜,瞬间恢复了近一米的长度,细长的蛇身卷住了其中的一人,蛇头拱起,露出了两颗尖尖的毒牙,凶残狠厉的蛇眼紧盯着她们,似乎只要她们谁一动,它就咬下去。

    “九、九品蓝灵蛇……你、你……”

    众人大惊,尤其是那名被小丹缠住了脖子的那名女子,更是冷汗直冒而出,蛇身的冰冷,蛇身的滑溜,蛇的气味,以及那吐着发着咝咝声的蛇舌,就那样近距离的在她的眼前,就那样缠在她的脖子间,让她一身忍不住的起了鸡皮疙瘩,又因惊恐的颤抖个不停。

    “唐、唐心,你、你让你的蛇走开,我、我听你的话,你想我做、做什么我都答应,让你的蛇走开。”蓝灵蛇,蛇中的毒性最强烈的毒蛇,只要被它咬上一口,绝对会立即毙命!

    “哦?是吗?真心听话了?”她轻笑,眸光划过另外的几人,见她们也都紧绷着身体点了点头:“你想让我们做什么?只要、只要你不对我们动手,我、我们就帮你。”

    “你们、你们!咳咳咳……”

    趴在床上原本还存着一丝希望的李婉秋听了这话,只觉气火攻专,猛的又咳了起来,一个没忍住,一口鲜血猛然喷出,继而一动不动的趴在床上,竟然是活生生的气死了。

    看到教育了她们多年的师傅就那样死在她们的面前,她们心头微凉,却又无可奈何,偏偏不敢对唐心动手。

    “好,很好。”唐心满意的点了点头,唇角微勾,回头睨了那已经死去的李婉秋一眼。

    几日后,城中,一名身着素雅青衣容貌普通的女子正在酒楼中喝着酒,听着酒楼的人都在议论着最热门的话题,而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离开了绿倚门的唐心。

    “你们听说了吗?那绿倚门门主李婉秋竟然死了,而且还是被废了灵气而死的!”

    “这事都传开了,那李婉秋是被她一个叫唐心的弟子杀死的,听说那个唐心有着倾城美貌,李婉秋动了夺舍之心,却不想到后来偷鸡不成蚀把米,把自己给赔上了。”

    “我听说,那绿倚门在这件事情传开后,也都解散了。”

    “能不解散吗?这绿倚门的门主都没了,那些人哪会还呆在那里?再说,在修仙界里,师傅对弟子动了夺舍的念头那可是败坏山门的丑事,那样的地方,谁还敢留在那里?”

    “哎,不过说起来,这个唐心到底是什么人啊?那李婉秋好歹也是近两百岁的筑基期修士了,怎么就让她弟子给杀了呢?”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那唐心我可听说就是那几乎掀翻了龙腾大陆的那个叫鬼手天医的人,此女子拥有倾城容貌不说,更有一手回春的医术,龙腾大陆那边将她奉成了一个传奇人物,不过她却在掀翻了龙腾大陆的皇权制度后便离开了,听说就是往我们这边而来,至于她修炼的天赋那就更不用说了,还没满二十岁,已经是筑基修士了,这样的天赋试问,这虎啸大陆哪个仙门中有啊?你说那李婉秋哪个不盯偏偏盯上了她,想要夺她的舍,这不是存心找死吗?所以说,李婉秋败在她手里也不冤。”

    “虎啸大陆上有名望的修仙门派也没多少,绿倚门虽然比不上东西南北四个修仙大派,但却因专收女弟子而出名,现在这绿倚门散了,想必绿倚门里的那些女弟子应该都会前去东西南北四个修仙大派。”

    “说起来,除了那各分布东西南北一方的四个修仙大派之外,小的那些也上不了台面,既然要入仙门,自然是要去好的门派,只不过,那样的大门派弟子成千上万,想进里面也得经过千挑万选,一些天赋不好的除非是花了大价钱挤了进去,要不然,那是进不了那大门派里面的。”

    几个喝着酒的汉子边说边聊着,旁边的一些人也加入了他们的聊天当中,唐心边喝着酒,边听着他们的话,在看过了有关虎啸大陆的地形图之后,她也知道这边最有名的四个修仙门派各占一方,而她所在的这个位置,离南边的修仙门最为近,经过考虑,她也决定先进南边的这个修仙门中修炼,先学好炼丹的技术。

    “小二,结账。”她放下酒杯,把一枚金币放在桌面上,便起身离开。

    前往马市买了一匹马后,便骑着马往南面的修仙门而去,路经小道,春风迎面夹带淡淡青草香味,她放慢速度悠悠的晃着,欣赏着这道上的景色,自从进了绿倚门,她便一直没有出来过,更别说去欣赏这虎啸大陆的景色了。

    与龙腾大陆不同的是,在虎啸大陆这边,四方的修仙门全是灵气充裕的地方,正因为如此,才更有利于修仙者的修炼。她从空间手镯中取出樱桃吃着,药田的好处在于樱桃树上的果子一直都不会掉落,成熟了任何时候都可以吃到,至于里面种着的灵切,这一年多的时间,也已经长成,眼下她就缺练手的机会了。

    突然间,瞥见前面不远处的树下,捆着一匹马儿,一名身着蓝色轻纱腰间垂落着同色流苏的妙龄少女靠着树下闭目休息,油亮乌黑的墨发用蓝色的丝带编成了四条辫子,其中两条辫子反扎而起,另外两条辫子垂落胸前,蓝色的蝴蝶结如同一只美丽的蝴蝶停落在发梢上,雪肤花貌,神态清幽,唇角轻轻的弯起,似乎在做着美梦。

    她眸光划过一抺亮光,心中忍不住暗赞:好个清雅暇逸的女子,席地倚树而眠,这般自在神态,仿若天地间只她一人,悠哉而随意,透着几分不凡,让人过目而不忘。

    仿佛是察觉到唐心的目光,又或者是听到了马蹄踏近的声音,树下的蓝衣少女慢慢的睁开眼睛,眸光中凌厉的光芒一闪而过,在看到那坐在马上的一袭青衣的唐心时,微眨了眨眼睛,褪去了那初见时的冷厉与警惕,反倒多出了几分娇俏的神态。

    “你谁啊?看着我干嘛?”轻快的声音传出,她起身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衣裙,看向唐心。

    “没想到在这地方会遇见这么好看的姑娘,一时看呆了。”唐心狡黠一笑,朝她眨了眨眼睛。

    闻言,蓝衣少女轻笑出声:“嘻嘻,那倒是,我天生丽质美貌无双,只是没想到连同样身为女子的你也看痴了,看来我得考虑一下,用不用带着面纱出门呢?”她走上前,打量着唐心,笑道:“我叫顾天音,你呢?”

    她翻身下马,浅笑道:“我叫唐唐。”

    “唐糖?你的名字真奇怪。”她说着,看了看她,又问:“你是想去哪里?也是一个人吗?不如我们结伴吧!至少路上可以说说话。”

    “我要去南仙门。”

    听到这话,她眼睛一亮,欣喜的道:“真的?我也是要去南仙门,这样正好,我们正好顺路,再说,你一个女孩子自己上路可不安全,有我陪同那就不一样了。”

    “你不也是一个人上路。”她笑看着她,只觉她有些热心过头了。

    “那不一样,我已经是炼气七层的修真者了,我刚用神识看了一下你,好像才四层,这实力要在路上遇到危险,根本没法自保。”她微扬着下巴说着,目光闪闪,一副等着唐心夸她的模样,看得唐心不禁失笑出声。

    “呵呵……”

    这少女先前睡着时一身淡雅清幽的气息,没想到她一醒来又是另一个模样,不过,这人倒是说话直来直去,不是那种耍心眼的人,她倒是看着喜欢。

    “唐糖,你……”

    “不是白糖的糖,是唐氏的唐。”她笑着解释着。

    “喔!唐唐,过来这边坐会吧!我们聊聊再走。”她拉着她来到树下,又从空间戒指中拿出了几枚果子递给她:“来,解解渴。”

    唐心看着那赤红色的果子,心下暗暗惊讶,这不是赤灵果吗?她就这样拿出来?诧异的看了看她,问:“给我?”

    “是啊!吃吧!不用客气,我从家里带了很多出来,这可是赤灵果,我们修真者吃最好了,营养是普通果子的一百倍。”她拿着果子在衣袖上擦了擦,便咬了一口。

    赤灵果的虽然说不是极少见的灵果,但也是很难寻得的灵果,市面上有钱还不一定买得到,她倒好,对一个刚认识的人就拿出来请她吃?微顿了一下,她接过她递上来的果子,咬了一小口,入口香脆多汁,淡淡的清香在口中漫开,她露出一抺浅笑:“很好吃的果子。”

    “喜欢就多吃点吧!”她把那几个果子全塞到她手里,一边问:“唐唐,我是风属性的,你是什么属性的?”

    “我是五灵根,五种属性。”

    “啊?五灵根?”顾天音愕然的看着她:“五灵根难修炼到炼气四层很不容易啊!”

    她浅笑不出声,只是低下头吃着果子,直到,休息了好一会后,两人才骑上了马一同往南仙门而去。

    进了城,两人下马牵着走,来到一处客栈打算住下,不想还没进门,便听小二出来赔笑:“两位真不好意思,今天店里客满了,要不两位到前面去看看。”

    闻言,两人相视一眼,顾天音道:“既然没空房,那我们就再找找看吧。”说着,便继续往前走去。

    “两位姑娘,里面请里面请。”

    刚一到另一家客栈的门前,小二便迎了出来,满脸笑容的请两人进客栈,又让人帮她们把马捆好。

    进了客栈,见里面同样三五人凑成一桌,满满的尽是客人,顾天音便道:“小二,你们这城里的客栈生意都不错啊!前面几家客栈是客满,你们这里也是客人云集。”

    “两位姑娘不知道吧!明天就是我们城里的斗灵盛会,知道的外地人都特意赶来,就是为了明日看一年一度的斗灵盛会,平时客栈的生意虽好,却没这么火爆,迎了两位进来,我们客栈也只剩下一间空房了。”

    “哦?什么是斗灵盛会?”唐心开口问着。

    “就是人与灵兽的斗会,有的佣兵团捉了活的灵兽卖给了斗灵会的人,然后斗灵会的人会出高价钱,请来实力较高的修仙者与灵兽战斗,说是说战斗,其实就是让入场的人看如何猎杀灵兽。”小二解释着,带着她们两人来到一空桌问:“两姑娘,你们来点什么?”

    “几样拿手小菜,一壶酒。”唐心开口,见顾天音正看着她,便问:“怎么了?”

    “你也喝酒?”

    “也?”她挑了挑眉,笑道:“怎么?你也好酒?”

    “呵呵,小二,上几样拿手的小菜后,就给我们来二壶上好的玉壶香。”顾天音笑说着。

    “好勒,两位姑娘稍等一会。”小二转身就走,吆喝着上两壶玉壶香。

    “天音,看来你对酒挺熟悉的呀!连什么酒都知道。”

    “那自己出来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了,自然是知道玉壶香在客栈中是卖得较好的酒,而且这种酒也醇,你喝过就知道了。”她朝周围看了一眼,又道:“唐唐,明天我们去看看那个斗灵盛会吧!”

    唐心一听,目光一眯,笑道:“我也正有这个意思。”

    “两位,玉壶香来了,小菜马上就到。”小二端着酒上来,转身就要退下,却让顾天音唤住了:“小二,这斗灵盛会在什么地方?”

    “两们姑娘想去,明日出了门往前直走就看到一处斗室,在那里买了门票后才能进地下室看斗灵,不过那门票可贵了。”

    “嗯,好,知道了,你下去吧!”她挥了挥手,一手托着唐下巴,直接拿着酒壶嘴对嘴的就喝:“唐唐,明天我们就去看看,现在就先填饱肚子。”

    唐心一笑,执着酒壶倒出一杯慢慢的品尝着,入口香醇醉人,果真如她所说一般,看着对面的顾天音三两下的就喝完了一壶,不禁有些傻了眼,真看不出她竟然还是个酒鬼。

    “小二,给我们两间房。”一道娇蛮的声音传来,两人继续吃着东西,并没理会。

    “两位,真不好意思,小店只剩下一间空房了,先前两间,已经让那两闰姑娘给订了。”

    “一间?我们已经走了好几家了,不管怎么样,你都得给我们再腾出一间来。”

    “这……”小二为难的看着她,让客人腾房?这怎么可以?

    那少女见小二为难的神色,伸手一推,顺着他先前指的方向走去,来到唐心和顾天音的桌边:“是你们订了那两间房?给我腾出一间出来!”说着,手往桌上一拍,放下几枚金币。

    顾天音喝了一口酒,把酒壶往桌上一放,看似无意的一拂,却是将那几枚金币给扫到地上去了。金币落地,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引来了客栈众人好奇的观望。

    “你竟然把我的金币给弄地上了?给我捡起来!”

    少女娇蛮带着怒气的声音传来,唐心依旧静静的吃着东西,而顾天音则抬头睨了她一眼,见少女身穿黄色轻纱,模样倒是生得娇俏,却是眉目中带着娇蛮。

    “金币?什么金币?我没看见。”顾天音装傻的朝周围看了看,又问了问对面的唐心:“唐唐,你看见有金币了吗?”

    “没。”唐心摇了摇头,唇角带着浅浅笑意。

    ------题外话------

    亲爱滴们,如果投给我评价票,请投五星,三星四星,虽是好评,却会拉低了文的总分数,既是好评的一票,却没发挥到它的作用,岂不浪费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