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3 先下手为强!杀!

    “主人,你背后的金莲可试着隐藏起来,就像我隐藏起额头上的金莲一样,别人一样看不见。”

    这在这时,凤凤的声音传入她的脑海,让她心头顿时一松,问:“怎么隐藏?”

    “以意念控制,灵气为辅就可以了。”

    “嗯。”她应了一声,随着心念一动,只觉背后一阵灼热,而在这时,李婉秋的声音又再度传来。

    “还愣在那里做什么?把衣服脱了进桶里去。”

    她走上前,看着那一大桶药水,问:“师傅,这是有什么用的?”

    李婉秋瞥了她一眼,沙哑的声音慢慢的道:“你是五灵根,较难修炼,这木桶的水里都加入了各种珍贵的药材,可以帮你提高筋脉的韧度,让你的身体更容易吸收天地灵气。”

    “那这些药材岂不是很贵?师傅这样厚待我,我担心其他的师姐会……”

    她微沉下声音,打断了她的话:“她们不敢多说什么,脱了衣服快进去,要在里面泡上两个时辰才能出来。”

    “师傅,不能连着衣裳一起泡吗?”

    “不能!”

    “那好吧!”她敛下眼眸,在她面前脱去了衣裳,当她赤着身体进入木桶时,抬眸时,捕捉到她眼中一闪而过的亮光,那亮光看得她心底直发毛,就好像,就好像她在欣赏着她的身体,在看到她那完美的身段时眼中所划过的欣喜。

    那目光真叫人不舒服,好像在她的身体是她的一样。

    等等!

    她莫非打的是这个主意?脑海中划过的念头让她心头大惊,就在今日看的书籍当中,说过修仙界中存在着一种叫夺舍的功法,意思就是操控着人的灵魂,占有了人的身体,把别人的身体据为己有,莫非,她打一开始就是存着这心?

    如果真是这样那一切倒能解释得通,为什么她硬要收她为徒,给她万般待遇,还想方设法的想要帮她提升实力到筑基期,因为只有到了筑基期,成功夺舍的机会才能更高,她既然做出这样的决定,就一定不容许到时夺舍失败!

    想到她,她心下迅速转过数个念头,她知道她目前是安全的,既然她想要她的身体,那么,她就一定会帮她达到筑基期的实力,既然如此,她何不将计就计?

    李婉秋痴迷的看着唐心完美的身体,心里激动万分,那肌肤是那样的水嫩紧绷,是那样的雪白迷人,那身段是那样的玲珑有致,如今才十五岁的她,若再过个几年,身体越发成熟,绝对会长得一个风华绝代的倾世人物,这样的一个身体,一个年轻的身体,真的是太美好了,太让人爱不释手了……

    她的手在她肩膀上轻抚着,本能的让她微缩了一下,微带不解的抬眸看着她:“师傅?”似乎,背后的金莲真的隐进去了,这样一来她也放心一点。

    李婉秋因她的话而缩回了手,连忙压下心中的激动,道:“你在桶里修炼吧!我过会再回来。”

    “好。”她盈盈而笑,看着她转身走出,唇边的笑意这才慢慢敛去,眸光渐渐冷了下来。

    老妖婆!竟然想找她身体的主意!

    伸手拨弄着桶里飘浮着的药材,一个时辰的时间,让她清楚的知道了这些灵药的功能,这里面不少是极其珍贵的灵药,看来她是真将她这具身体当成她的来呵护了,要不然怎会给她这样的待遇?不过既然这样正好,送上门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到时活活气死这老妖的婆最好!

    闭上了眼睛,静下心来,她慢慢的调整体内的气息,在水中修炼。

    李婉秋亲自熬的药水,不时的提进屋里倒入唐心所在的木桶中,药水冒着热烟,浓浓的药香味也随着弥漫在这屋子里面,这两个时辰中,她不断的出出入入,提水换水,直到,整整两个时辰结束后,这才让唐心起身。

    “好了,你可以起来了。”

    “好。”她起身,见身体泡过那药水后变得更加的水嫩晶莹了,起身擦干净水迹后便重新穿上衣裙:“师傅,那我先回去了。”

    “嗯,去吧!”

    整整一个月,唐心每日都必须到李婉秋的房中泡着那药水,直到,今日一早,她来到她的屋子交待下。

    “这几日你就按照我教你的法决修炼,你每日泡澡用的药快没了,我得出去采些回来,记得,不可间断,每日都得泡着,我不在的这几日,你师叔会过来帮你熬药水。”

    “师傅要出门?那多久才回来?”

    “快则七八天,慢则半个月。”

    “师傅不带上师姐她们去吗?”

    “不用。”

    “那师傅路上小心,我会好好修炼的,不会偷懒。”她盈盈一笑,轻快的说着。

    “嗯。”点了点头,看了她一眼,这才御剑离开。

    在她离开后,唐心便在院子里照顾着花草,一个月的时间,藏书阁中的书已经被她看完,而且她也已经从引气入体到现在的炼气五层,只不过,李婉秋不知道罢了。

    而另一处仙门中,草屋前,瘦了一大圈的唐子浩怔怔的坐在轮椅上,看着那前面一片的绿油油的山峰,自一个月前的某一天醒来,他才知道原来他没有死,是被那日救了他们的那名灰衣人给救了,可是,他的双腿却已经废了,已经再也站不起来了,想到自己的父亲,想到他的妹妹,他心中越发的悲伤。

    他们、他们现在还好吗?是生是死?那阴狠的修仙者会放过他们吗?

    他想回去看看,可是,救了他的人却说他已经回不去了,这里已经是修仙界的地方,想要回去,除非他自己能回去,可,他已经是失了双腿的人了,他又怎么回得去?

    “子浩,你怎么又在这里坐啊?”

    金玉瑶走了过来,看着那一个月的时间,从一名胖子变成了一个风神俊朗的少年郎,目光中不禁划过点点情意,师傅说他绝非池中之物,若是修炼,定然能在极短的时间成为一名实力非凡的修仙者,虽然现在他的脚是废了,但若是将来有机缘,遇上能治好他双腿的丹圣,那他就可以再站起来了。

    唐子浩看了她一眼,没有开口,只是敛下了眼眸静静的坐着。

    “子浩,你是不是又在想你的家人了?师傅不是说过了吗?只要你拜了他为师,就算是你双腿站不起来,也一定能成为一个很厉害的修仙者的,到时,你不就能回去看你的家人了吗?”

    见他还是没有说话,她又道:“再说,我也会陪着你的呀!我会一直陪着你的,陪你修炼,我可以当你的双脚,你想去哪你去不了我都会陪你去的。”

    闻言,唐子浩目光微动,抬眸看了她一眼,道:“玉瑶,谢谢你,这阵子都是你在细心的照顾我,我会记得的,这段时间,我已经想清楚了,你推我去见师傅吧!”

    他相信,如果妹妹在这里,也一定希望他可以坚定的站起来,哪怕,此时他的双腿完废了,他也可以去修炼,去提升自己的实力,将来若能再遇到妹妹,他一定会告诉她,他一直都记着她的话,无论什么样的处境,面前有什么样的困难,都无法将他推倒,他还是会站起来了,因为,他是哥哥,他必须强大,必须强大到可以保护妹妹,保护家人!

    “你想通啦?太好了,我现在就推你去见师傅!”金玉瑶心一喜,连忙推着他往草屋那边而去。

    草屋前,一身灰袍的中年男子坐在前面一块大石上盘膝修炼着,听着声音,他慢慢的睁开眼睛,目光落在那被推着过来的唐子浩身上。

    来到他的面前,唐子浩从轮椅上移了下来,整个人扑倒在地面上,金玉瑶想上前去扶他,却被他推开了,他抬头看站面前的中年男子,开口道:“师傅,请教我修炼之法吧!我想修炼,我想变强!”

    “想通了?”中年男子缓缓的开口,睿智的目光直视着他的眼睛。

    “这一个月来,我已经想得很清楚,我不能再这样下去,就算我的脚站不起来,我的心也不能站不起来,否则,否则将来我不仅无颜面对我父母,更无颜面对我妹妹。”

    一旁的金玉瑶在听到他说他妹妹时,目光微闪了一下,她已经不止一次从他的嘴里听他提起过他的妹妹,他的妹妹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竟然能让他这样的……怎么说呢?他虽说是他妹妹,可在说起时,那目光中的敬意与亮光却让她觉得莫名其妙,不就是一个妹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而中年男子在听了他的话后,脑海中不禁想起了那一次在林中见到的那个有着倾城容颜的少女,让他记住她的,不是她的倾城容颜,而是她眼中的光芒与眉目中的神采,那样的与众不同,让人只需一眼,便无法忘记。

    “好,想通了就好。”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你的灵根我已经帮你测试过,是少见的变异灵根,雷灵根,雷灵根与冰灵根以及电灵根号被称为变异灵根,变异灵根与一般的灵根不同,它无论是杀伤力还是威力,都比其他的灵根要强,在修仙界这么多年来,也只有一位南峰仙翁是变异雷灵根,至今他已经是元婴三品的修士,在整个修仙界中,元婴修士不超过五人,他就是随便跺跺脚,也能让这整个修仙界惶恐不已。”

    旁边的金玉瑶心头震惊万分,同时又激动不已,唐子浩竟然是变异的雷灵根?难怪师傅这样看好他,叮嘱她不许对他无礼,变异灵根凡是修仙界的人都知道那是万中寻一也不一定有的极品灵根,变异灵根的修炼更是与别人不同,只是潜心修炼,进阶也比一般人要快,就如同师傅所说,那南峰仙翁的修为在整个修仙界中不出五人,假以时日,唐子浩也能成为那样的元婴修士,那,如果到时她与他双修,岂不是……

    想到这,心头如同打了鸡血一样的激动,这唐子浩瘦了下来长得风神俊朗,她现在有机会近得他身,博得他的好感,他日他成为一方霸主,那她的好处就不言而喻了。

    偷偷的朝他瞥了一眼,这一眼,蕴含着少女的情怀,这一刻,她心微动,只为了这个将来前途无量的少年,她誓言,将守在他的身边,绝不会让第二个女人靠近他!更重要的是,她要让他爱上她!只有这样,他日他才不会弃她而去!

    唐子浩静静的听着,他知道,他的灵根是变异灵根,如果修炼了,将来一定会强大,这样就够了。

    “玉瑶,扶他起来。”

    “是,师傅。”她走上前,娇美的小脸露出盈盈笑容:“子浩,起来吧!”说着,扶着他坐在轮椅上。

    “这一书你先看着,若有不懂的再来问我,记住,要修炼就必须先引气入体,只有去浊存清,方能开始修炼。”他从空间中拿出一本书递给他。

    “是。”他接过,放在自己腿上,目光微闪。

    另一边,唐心泡在药水中,看着那中年女子进进出出的为她换着药水,她眸光微转,笑问:“师叔,你可知师傅为什么一直蒙着面纱?”

    倒着水的中年女子微顿了一下,道:“不知道。”

    “师叔,那你可知师傅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天天都让我泡着这些这么珍贵的药材,我又修炼这么慢,真觉得对不起她。”

    听了这话,那中年女子回头看了她一眼,欲言又止,最后只是一声轻叹,转身又朝外面走去。

    把她的神色尽收眼底,唐心躺在热水里舒服的泡着,把玩着药水,看着自己身上的肌肤一日比一日光滑,一日比一日晶莹,唇角微勾起一抹浅笑。

    她知道为何那老妖婆为何那样急着让她的修为到筑基期,因为她已经没有时间了,她原本以为李婉秋也就四五十岁,但是在她的打听中却知道,她已经快两百岁了,筑基期的修士,寿命得在两百岁,如果在这两百岁内还无法突破进入融化期,那么,她也依旧会死去,正是因为这样,她甚至后面的几天还给她吃了一些丹药,当然,那些丹药都是对修炼有好处的,她那般的舍得,她自然是不会跟她客气。

    在这里虎啸大陆也呆了阵时间了,对一些东西也有了一定的了解,而眼下,她最感兴趣的是炼丹,她本身就会炼药,但对于修仙界中的丹药,她却是知道并不像她以往的那些一样,至少,有一些能帮助进阶的上品的丹药是必须经过雷劫的。

    心下打定主意,从这里离开后,她就想办法先去学炼丹,因为炼气期的修真者只能修炼低级的法术,而就算到了筑基期,也只能修炼中级的法术,不过筑基期中的法术中,有炼丹术,炼器术,符籇术,阵法之道。

    只要她能跨进筑基期,就可以试着炼丹了。这个念头一在脑海中形成,越发的想要去实现。

    约半个月的时间,李婉秋风尘仆仆的归来,在外面近半个月,她似乎又变得憔悴了,一回来便直接在屋子里修炼调息,不许任何人打扰,直到次日,她才走出屋子,来到唐心院子。

    看了院子里的灵药一眼,她便问:“最近修炼得怎么样?到了炼气几层了?”

    “师傅,弟子有负师傅期望,认真修炼,却才只到炼气三层。”她微垂下头,黯然的说着,她有上品仙器在身,可以帮她隐去自身修为,就算是筑基期的李婉秋,也丝毫看不出她的真正修为。

    但不可否认,她给她泡的药材和吃的丹药确实是有用,短短的日子里,她已经是炼气六层,这样初入修真门的实力对别人而言,就有如一日千里,试想就算是前十名的弟子,跟在她的身边多年,如今也只有炼气五层的修为,而有人的,甚至年过半百,都还无法迈进筑基期。

    “怎么反弹炼气三层?”听了这话,李婉秋皱了皱眉头,瞥了她一眼,道:“把手伸出来。”

    “是。”她知道,她要用神识查探,对紫幽的能力,她还是很放心的,她相信她查不出什么来。

    果然,李婉秋握着她的手探入一丝神识,在感知她的炼气确实只到炼气三层时,眉头皱得更深了,难道是因为五灵根的缘故?否则,连泡了一个多月的珍贵药材和吃了多次丹药,不可能才这么点修为的,炼气三层,只有炼气三层,那她还要等多久?

    想到这,目光也跟着阴沉下来,明显的一身气息变得骇人,扫了她一眼,丢下一句加紧修炼便甩袖离开了。

    待她离开,唐心这才抬眸,清眸中暗光流动,看来,她是等不及了,是否会提前动手?她不知道,但,她必须提前做些准备,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只是,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在这绿倚门中一呆,就是一年多的时间,而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她也从一名炼气六层的修真者,成功的迈进了筑基期,成为了一名筑基修士,这对于年仅十六岁的她来说,在修仙界是极少的,十六年的筑期修士,而且还是二层的筑基修士,随便放在哪个门派中,都绝对是上等的修仙苗子,毕竟,对于大部份的人来说,若能在二十岁前迈入筑基期就已经算是天赋顶尖的了,更何况,她是一个只用了一年半就修炼到筑基二层品阶的,若是让别人知道,也只会让人说她是修炼妖孽,打击死人。

    她进入筑基期时,是时了空间手镯里面进阶的,因为进阶时不可能没有动静,唯恐被隔壁那老妖婆发现,空间手镯中是最好的地方,里面充裕的灵气也是帮助她成功进阶的其中元素之一。

    在她进入筑基期后,她也慢慢的告诉那老妖婆她的实力渐渐提升上来,如今,已经是炼气九层的境阶了,对于她的这个进阶的速度,她看起来很是满意,也不知总去哪里弄了些丹药来给她吃,想要她尽早的突破最后一道门槛,可她有那么傻吗?告诉她她已经是筑基期的修士了?让她好夺舍?

    只不过,这一日,她似乎等得不耐烦了,也终于打算出手了。

    “你炼气期还没大圆满吗?”李婉秋皱着眉着看面前的唐心,一年多下来,天天泡着珍贵无比的药材,每个月都吃一颗聚气丹,把她养得是越发的钟灵毓秀,如果一年前的她是倾城绝色,那么现在的她,则是浑身透着一股飘逸绝尘的仙气,整个人流光溢彩,让人看了惊为天人。

    正是因为她的这副皮囊,她才费尽心机的想要得到她,只是等了一年多了,她的炼气期却还没大圆满,这让她想要开始夺舍,却又担心不到筑基期会误了事,看来,她得再出去一趟,看能不能弄来一颗筑基丹。

    “嗯,不知怎么的,像是总在要进阶不进阶的边缘碰触着,却总迈不进那一道门槛。”她微低着头,有些气馁的说着。

    闻言,李婉秋扫了她一眼,道:“不仅仅是修炼的问题,你的心态也很重要,不要对自己太大的压力,相信自己是可以做到的。”沙哑的声音微顿,她又道:“这样吧!我去看能不能弄到一颗筑基丹,在这期间,你努力修炼,不可松懈。”

    “可是师傅,我听说筑基丹很珍贵的,一般就算有,也没人愿意会拿出来。”

    “这个不用你担心,你还是多花时间在修炼上吧!”她转身离开,她自然知道筑基丹的珍贵,更知道想要弄到一颗筑基丹没那么容易,但是,她已经等不了了,只能冒险一博!

    唐心眸光微闪,看着她离开,也转身回房,看来,她是真的等不及了,不过,筑基丹是进阶必备的灵丹,只怕是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得到,而她想要去弄,估计是去偷吧!

    唐心没有料错,李婉秋确实是去偷,筑基丹只有一些大家族的人才有,而且因为是进阶的灵丹,放的地方也是机关重重,李婉秋为了能得到唐心的身体,已经不管得那么多了,她现在的这具身体日渐衰弱,若是没有一副新的身体,她估计活不到明年,所以,她必须有所行动才行!

    她这一出去,直到天亮了才回来,唐心一直注意着隔壁的动静,又让小丹去查看她拿到了筑基丹没有。

    “主人,那老妖婆回来了,受了不轻的伤,也拿到了筑基丹。”清冷的声音,不带一丝的感情,传入她的脑海中,让她微微一怔,这小丹跟在她身边也一年多了,怎么还是这副冷冰冰的声音?听凤凤说她的实力进升,与她契约的灵兽也会跟着提升品阶,只要达到了一定的高度,灵兽就可以幻化为人。

    此时,她还真想知道,这冰冷冷的小丹要是化成人的话,又会是怎么样的?

    检查了一下靴子里的匕首和衣袖中的银针,天一亮,她便往隔壁走去,来到门前,她唤了声:“师傅,您回来了吗?”

    房里,趴坐在床上喘着气的李婉秋听到她的声音,当下便把染了血的衣服换下,强忍着身上的痛楚,道:“进来!”

    唐心推门而进,见她盘膝坐在床上,一副在运功调息的模样,虽然她克制着不想被她发现她的异样,但那起伏的呼吸,以及空气中淡淡的血腥味,却是在昭告着,她受伤不轻。

    “师傅,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一趟出去顺利吗?”

    “嗯,还好。”她应了一声,拿出那颗筑基丹看了看,这才递上前给她:“这便是万金难得的筑基丹,你服下它之后调气运息,相信明日就会突破,进入筑基期。”

    唐心接过,美眸微红,一副感动的模样看着她:“师傅,你对我太好了。”

    “去吧!咳咳咳……”压制不住她突然咳了起来,鲜血也跟着咳出。

    唐心一见连忙上前:“师傅,师傅你怎么受伤了?你没事吧?”然而,在扶住她的一瞬间,她却是飞快的用银针封住了她身体的几处穴道。

    “你!”李婉秋错惊愕的看着她,发现自己全身动弹不得,而且灵气也被封住,不由厉目扫向了她,沙哑的声音低喝:“唐心!你干什么!”

    “师傅,我没干什么,我只是帮你封住穴道,让你的气血不至于乱窜,这对你的身体有好处的,不用担心。”她浅笑着,转身优雅的在桌边坐下,打开盒子里的丹药看了看,笑道:“说起来我也真要好好谢谢你这么好心,要不是你特意去偷了这么一颗筑基而弄得自己身受重伤,想必我也没机会对你下手。”

    “你!你这个白眼狼!枉我对你那么好,你却、你却这样对我!”她怒极,气极,却动弹不得,心下震惊于她竟然有办法让她全身穴道封住,更震惊于她存着这样的心,她却一直没有察觉。

    “是啊!你请对我不错,什么珍贵的药材都拿来给我泡浴,每个月还有一颗丹药辅助我修炼,只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这么对我,我能不起疑心吗?想来想去,在修仙界中,夺舍,是否并不少见,师傅,你说是吗?”她挑着眉,浅笑盈盈的看着眼神惊愕又带着愤恨的她。

    伸手一扯,拉下了她脸上的面纱,总算看到了她那张容颜:“师傅,原来你的脸曾被火烧伤?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脸,也难怪你会盯上了我,只可惜,你盯错人了,我,唐心可不是轻易就能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的无知女人。”手中银针一射,没入她的身体,废了她一身的灵气。

    “啊……”

    就在她喊出声的同时,她另一枚银针射出,封住了她的声带,让她有痛喊不出,想动却动不了的坐在床上,看着那一身的灵气外泄,看着她的身体迅速的老去,然而,就在这时,李婉秋的身体里猛的窜出了一条黑色的灵蛇,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朝窜来。

    “三品圣兽赤尾蛇!”

    唐心轻喃着,眸光微闪,唇角带笑,却并不躲闪,就那么看着那条赤尾蛇张开蛇嘴朝她咬来。

    那奄奄一息连喊都喊不出声的李婉秋在灵气被废后,只剩下一身皱皱的皮包着骨头,头发也在那一瞬间变得稀疏而发白,她趴着喘着气歹毒的看着唐心,准备看着她被她的契约兽咬死,却没想到,在赤尾蛇就要咬上唐心脖子的那一瞬间,一只胖乎乎的小手就那样的一抓,直接扣住了那条圣兽赤尾蛇的七寸之处。

    “一条小小的赤尾蛇,也妄想伤我娘亲?”

    凤凤的声音,软糯糯中带着一抺狠厉与狂妄,他突然的凭空出现,小手准确无比的掐住蛇的七寸,瞥了那老妖婆一眼,道:“小丹,这蛇的内丹赏你吃了,没准还能进阶为圣兽呢!”手一掐,一举的便挖出了赤尾蛇的内丹,而盘在唐心发上的小丹一听,当即伸出蛇头张开蛇嘴咬住了那颗三品圣兽的内丹吞下。

    当那老妖婆看到唐心手上戴的镯子竟然是个空间手镯,而且还拥有一只能幻化成人的灵兽,以及一条就要进阶为圣兽的蓝灵蛇时,震惊得一口鲜血猛然吐出。

    那条蓝灵蛇竟然一直在她的眼皮底下晃着她却不知!她一直以为那只是仿制蓝灵蛇做出来的饰品,没想到,没想到竟然是一条真的蓝灵蛇灵!她竟然,竟然藏着这么多的事情没让她知道,她竟然,竟然一直都在防着她!

    “你、你、你……”

    胸口的怒火澎涨的往上窜起,激得她体内的伤越发的严重,又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无力的趴在床上,一双凶残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她:“你逃不掉的!”

    “这个就不劳你老人家费心了,你还是想想,你是想死得悄然无声好呢?还是想死得人尽皆知的好?”唐心睨了她一眼,轻笑道:“让世人都知道,堂堂绿倚门的门主,是个想要夺舍自己弟子身体的恶毒老妖婆?你说,你这绿倚门还会有人敢来吗?还会有人敢在这里呆下去吗?”

    “你……”

    “娘亲,有人来了!”凤凤突然神色一敛,朝外面看去。

    ------题外话------

    凤凤:“娘亲,那些漂亮姐姐都拽着票票不给怎么办?”

    唐心:“自己想办法去。”

    凤凤眼珠一转,脱下衣服光溜溜扑上前:“亲爱滴,凤凤色诱好不好?把票票献出来吧!”

    美女们瞥了它一眼,鄙夷的说:“这么小,还没发育好呢!色诱什么?不给!”

    凤凤一听眼睛一红:“娘亲,她们欺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