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2 脱衣!金莲印记!

    “阿妹!”

    汉子喊了一声快步上前,来到唐心她们那一桌,伸手就要去拉唐心,却被她避开了。

    “阿妹,你怎么了?你不认得你阿哥了么?快跟阿哥回去,家里人找你找得可急了。”

    “师姐,这人你亲戚?”唐心睨了他一眼,一脸怪异的看向林语蝶。

    林语蝶扫了唐心一眼,皱着眉头站起来,上下打量了那汉子一眼,嫌恶的问:“你谁啊?乱认什么亲戚?走开他!”

    “去去去!老子不是跟你说话。”他大手一推,便将林语蝶给推到一旁去了,险得旁边的少女扶着,否则她房还真就摔了下去,只是这样一来,林语蝶的娇蛮脾气也上来了,冲着他便骂道:“你敢推我?找死!”手一动,就要拔出是的佩剑,却让旁边的几名少女给按下了。

    “林师姐,师傅说过不能惹事。”几名少女相劝着。

    “阿妹,走,咱回家去。”那汉子再度的伸手想要拉住唐心,唐心一躲:“我不认识你。”

    “听见没有!她不认识你,还不快走!再敢乱认亲戚,我可不客气了。”林语蝶低喝出声,警告般的看着那汉子。

    汉子怒目一扫,伸手一推:“你想怎么不客气啊?嗯?找抽是不?”汉子分明就一副闹事的模样,又像是看准了她们不敢动手。

    “怎么回事?”沙哑的声音带着威严从楼上传来,只见那一袭灰袍蒙着面纱的李婉秋正站在二楼的楼梯口,一双冷冷的目光正看着底下的众人。

    “师傅,这人存心惹事!”

    “嗯?”冰冷的目光夹带着威仪朝那汉子扫去,只是一眼,便让那汉子感觉心头一跳,似乎有一股无形的重量压了下来,直让他无法喘息,那属于筑基修士的威压与气息,更是让他止不住的想要后退。

    “我、我是来、来带我阿妹回、回家的。”冒着冷汗,他断断续续的说完一句话,只觉在那冰冷的目光之下,一句话说得好不辛苦。

    “你们谁认识这人?”她朝自己的十几名弟子看去,询问着。

    “没有。”一众人都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认识那个人。

    “她、她就是我阿妹。”汉子指着唐心说着,仍不死心,想要把她带走。

    一听这话,唐心当即说道:“师傅我不认识他。”

    李婉秋目光一冷,迈步走下楼梯:“你确定我的徒弟是你阿妹?”

    她眼中的杀气与威压,让那名汉子惧意,连忙往后退去,边说:“可、可能是我、我认错了。”说着,连忙往外跑去。

    “师傅,都死她惹的麻烦,净是招蜂引蝶的,连那下三流的汉子也想占便宜。”林语蝶瞥了唐心一眼,脸上还有未散去的怒气。

    李婉秋收回目光,看了唐心一眼,这才走到桌边坐下:“好了,别多说了,吃完早点上路!”

    这一小闹场,随着李婉秋的出现而平熄,一行人吃完早点便上路,直到,下午时分,唐心才随着她们来到了那绿倚门,到了绿倚门的她也才知道,门中上千名弟子中清一色全是女的,而除了林语蝶之外,李婉秋还有三个大弟子,修门中的规距,实力高的为尊,因此,每隔几个月就会有一场比试,让实力优异的人进入前十名的弟子当中,而绿倚门的上千名弟子,平时除了李婉秋之外,就是这前十名的弟子负责教导。

    绿倚门中,也只有这前十名的弟子可以独自居住一个院落,不过,众人不解的是,唐心一到来,李婉秋就拔给她自己一个院落,而且还是最靠近她的那一个院落,这让那十名弟子心中很不是滋味,却不敢过问。

    “唐心,你以后就住这里,院子里面有一块药田,给平时给我打理一下,至于你修炼的功法,则由我亲自教授。”李婉秋吩咐着,又对另外十人道:“以后没事你们尽量不要到这边来,她必须得加紧修炼才能赶上,我不希望她把时间花在一些无畏的事情上,都听明白了吗?”

    “是,师傅。”众人只有点头的份,根本不敢开口质问。

    “好了,都散去吧!唐心你跟我进来。”她转身往里面走去,随着她的话一落,另外十人却是相视了一眼,微顿了一下。

    唐心看那正用着杀人般的目光盯着她的十人,笑了笑,这才迈步往里面走去。这李婉秋把她的安排得离她这么近干什么?还不许别人跟她来往?

    “林师妹,那个唐心是怎么回事?师傅为何那样偏向着她?”一名女子皱着眉头问着。

    “是啊!看她的样子应该还没修炼的吧?怎么师傅那样看重?这院落师傅一直空着,那片药田里面有很珍贵的药材,师傅也一向不轻易让别人碰,怎么这回让这新来的住进了这院子,还让她打理那些灵药?师傅到底在想什么?”

    “几位师姐,你们就不要说了,这一路上师傅让我跟着她护着她,好几次我都险些没命回来了,师傅偏心跟我们出去的十几个小师妹都知道,可那是师傅,我们都不能说什么,而且,那个唐心邪门得很,我跟她在一起总没讨到便宜,只有倒霉的份,你们还是离她远点,不要去招惹她。”林语蝶说着,摆了摆手便走开了。

    “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她占尽好处?”

    “那不能还能怎么样?护着她的是师傅,你敢去跟师傅叫板?我可不敢去。”另一人也说着,声音一落,转身离开。

    “算了吧!只要她不招惹到我,我就不去与她计较,反正现在咱们在门中也有一定的地位,何必去跟她置气。”

    见几人说着都相继走开了,那最为年长的女子咬了咬牙,哼了一声也跟着离开。

    院中,李婉秋指着那一块药田,道:“这间院子一向没有人住,因为这里的灵气与我那所院子一样,最具灵气,所以我在这里种了灵药,这些灵药有不少很珍贵的,你要小心看护着,早晚要淋水,除草。”

    “是,师傅。”她对药田情有独钟,让她照顾灵药她自是满心欢喜。

    看着她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李婉秋目光也一柔,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枚丹药给她:“这是凝气丹,你先吃了吧!对你修炼会有很大的帮助。”

    她接过打开小盒子一看,那里面是一颗指姆般在小的赤色丹药,拿在鼻间闻了闻,一股清香扑鼻,从那淡淡的药香味中,她闻出了其中几种在灵药铺所看到的香味,心知她并没说谎,便开口谢盈盈笑道:“师傅对我真好。”好是好,只怕,目的不纯吧!

    那颗凝气丹一入腹中,便觉得一股气息在身体里慢慢散开,与她研制的丹药倒有几分的相似,只不过这颗凝气丹里面所凝聚的灵气却较多,而且兴许是运用灵药的关系,她能感觉到身体的血脉都在扩张,像是在吸收着那颗丹药的药性似的。

    “怎么样?”李婉秋注意着她的神色,问着。

    “一股气流在身体散开,很舒服。”她如实以告。

    听到这话,她总算放下心来:“嗯,那就好,这里有一本水属性的功法,你先看看,不懂的再来问我。”

    “是。”她应了一声,指过那本功法,有些好奇的翻开一看,只见上面记载着水属性的入门修炼,以她一目十行的本领,陏一翻便让全部记下,只不过,对于这种修炼却还得参悟其中的法决才能运用,很快的看完,她合上了书,指着一处不懂的地方:“师傅,这里说的引气入体,然后化气为灵气,去浊存清是什么意思?”

    李婉秋看了她一眼,负手边走,沙哑的声音边道:“凡修炼者,起初全是凡夫俗胎,引气入体为修炼的法门,只有成功引气入体者才能算得上是修真者,成功引气入体,气又分十层,修真者必须日夜苦修,将引入体内的灵气炼精,也就是去浊存清的意思,只有体内的灵气炼到纯清,体内灵气的精炼度取决于你日后能否成功进阶为筑基修士,而在修仙的世界里,无法进入筑基期的只能算得上是修真者,跨入筑基期的才能算是修仙者,一个级别的实力相差不止十倍,所以,他日你若遇到你比强一个级别以上的对手,切莫与他交手,而是得想尽办法的避开。”

    “是,弟子明白。”原来是这样,难道她自从那次糊里糊涂的引气入体后,一直无法将灵气提气,也无法再度进阶,明明她体内的灵气浑厚得不亚于面前这筑基期的李婉秋,但她就是无法精准的掌控那股灵气。

    看来,虽不明白她的用心何在,但若是暂且跟着她,也能学到不少东西。

    “那,师傅,我得学多久才能像林师姐那样手掌能凝聚水柱?”

    “等你引气入体之后,才能学着凝聚水能量,只有学会了凝聚灵气,控制灵气,才能熟悉的运用水能量的术法。”

    “喔,弟子知道了。”她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李婉秋转身离开,剩下唐心一人时,她走到那药田那里看了看那些灵药,见有的才冒着一点小芽,有的已经开花,而在这些灵药中,一析其貌不扬的灵药却引起了她的注意。

    那是一株有点蔫的灵草,兴许是没人注意到它的存在,她的旁边长满了不少野草,混在那野草当中看起来普普通通,但是仔细一看的话,却能看到那些草上面有着一些紫色的小点,细细的,不仔细看发觉不了,毕竟是一株灵草,她取来了水给它浇上,又将周围的野草都给除了,这才满意的笑了笑。

    说是院子,其实也就是一间草屋,不过是较大一点,而且还围了起来罢了,至于其他人住的地方则一大间的全住在一起,跟她这一间住一人是不一样的。

    屋里简简单单,一张床和一床被子,一张桌子以及几张椅子,还有一个洗浴用的大木桶,她伸手在桌子上一抺,一层灰,显然平时是没人打扫的,于是卷起衣袖将这地方清理干净,待弄好时,天色已经暗下,肚子也饿得咕咕叫。

    “师姐,我是送饭的,可以进来吗?”

    外面传来一个声音,唐心起身,走出一看,一名穿着橙色裙子年约十一二岁的小丫头站在那门外,正好奇的张着脑袋往里面探着,在看到她时,明显的一怔,慌张的低下了头:“师、师姐,我、我是来送饭的。”

    “你进来吧!”她开口示意她进来,自己转身进了房。

    小丫头低着头不敢乱看的跟着进去,来到屋里,把饭菜放在桌上后便说:“师姐,你请吃饭,我先走了,等会你把碗放在院子外面就好,我会来收的。”

    “等等。”唐心唤住了她。

    “师姐还有吩咐吗?”小丫头停下脚步回过头,看着面前倾城绝色的她,不由微微恍了恍神。

    她浅笑道:“坐吧,我刚来,对这里还不熟悉,你陪我说会话怎么样?”

    “这……”她迟疑了一下,道:“师姐,不是我不肯陪你说话,而是门主交待过,送了饭就得走,不能在这里久留。”

    “这是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

    她眸光一闪,笑道:“那我就问你几个问题,你答完就回去可好?”

    小丫头想了想,这才点头:“好。”

    “你叫什么名?在这里多久了?”

    “师姐,我叫小丫,我家就在山脚下,因家里穷,所以就进绿倚门做杂务丫头了。”

    “喔,那以后我的饭菜都是你送的?”

    “嗯。”

    唐心一笑:“好吧!那你先回去。”她的话才一落下,小丫头连忙往外走去,她一手托着下巴,静思着,打开饭菜,两素一荤一汤,肚子正饿,便动筷吃饭。

    晚上,她盘膝坐在床上,试着调气运息,凝聚灵气,这时脑海里传来了凤凤的声音。

    “娘亲,我们要在这里呆多久?”

    “等我对灵气能够熟悉掌控之后,再作决定,这阵子你就先呆在空间里面不要出来,免得被人发现。”

    “好,娘亲,那个老妖婆不是好人,你要小心一点。”

    “嗯,我知道。”她应了一声,便以神识对盘在她发上的灵蛇道:“小丹,你去探探这里的地形,记得小心一点,别让人发现了。”

    “是,主人。”原本盘在她发上的小丹一动,往外面窜去,迅速的没入草丛中。

    她心下暗忖,好在小丹的气息隐藏得很好,才没被李婉秋发现,要不然若是让她知道她拥有一条六品蓝灵蛇,一定会对她重新警惕起来。

    只是,她到底目的何在?为何把她安置在这里,还不让别人与她接近?

    以前空有一身灵气却不知如何运用,现在经李婉秋一点拔,她有如茅塞顿开,轻易的将灵气引入体内,又提取精炼的部分,这一盘膝而坐,便是到了大半夜,直到,她感觉浑身沾渌渌的而且还有一股臭味传来,这才压下气息调整呼吸睁开眼睛一看,这一看,不禁有些愕然。

    身体上渗出一股黑色的浊液,带着恶臭的气息,就连她所坐床也弄得满满皆是,她嫌恶的起身清理,脱去了身上的衣服泡入了那备好的大木桶里洗了一遍又一遍,直到身体没了那股恶臭的味道才起身,这一起身,顿觉身体像是轻了很多,就连走路脚尖不过轻轻一点,身体也会轻轻一跃,这让她很是诧异。

    “怎么回事?”她喃喃的说着,这时,脑海中传来凤凤的话。

    “娘亲,那是你体内的浊物,只有排清了浊物,才能开始修炼,体内浊物的排掉,身体也会倍觉轻松,这也是修仙者们所说的去浊存清。”

    “难怪我的身体舒服了那么多,而且还变轻了。”她轻点脚尖,身体轻轻一跃,便是一起,她试着在屋子里走了几步,果然与先前不同,不由眸光带笑:“那我试试看能不能凝聚水能量。”

    虽然都说五灵根是最差的修仙灵根,但她却不这么认为,别人只有一两种属性,而她却是拥有五种属性,五种属性相生相克,但她相信她可以让这五种属性相生不相克,若是能将这五种属性控制好,相辅而成,那他日她再无须惧于实力比她强的修仙者!

    她闭上眼睛,心随意动,口中默念一道法诀,体内五种属性摒开,凝聚着其中的一种,水能量,让灵气带动水能量在身体里流动,慢慢的来到她的手掌心,她猛然睁开眼睛一看,欣喜的看见手掌中涌动着一道小小的喷泉,水流从手掌中涌出,却又回到手掌里面,竟然是一滴也没有滴落地面,这让她看得新奇不已。

    成了!竟然真的成了!

    欣喜与激动不言而喻,她掐下法诀,让水能量回到身体里,看着水掌心滴水一存,唇角不禁愉悦的勾起,心情大好,她也睡不着,便走到外面去看看,来到药田,看见那药田中的灵药在夜色中吸收着月光与土地的灵气,唯独那角落处的那株灵草,依旧是蔫着头像要枯萎了一般。

    走近一看,下午才浇的水现在那地又干了,这让她很是怪异,毕竟其他的灵药土壤还是带着湿润的,唯独这一株干得最快,她又拿来水给它浇上,看了看天色,头顶月光散发着昏黄的柔和光芒,这让她不禁想起了那时一家人还在的时光,是那样的美好,可惜,他们已经不在了。

    几日后

    “唐心,你这几日引气入体可有进展?”李婉秋她的院子问着,一双眼睛仍旧在打量着她。

    “师傅,昨夜我已经成功引气入体,身体还冒出了一些很脏的黑色浊液,洗了好久才洗干净呢!”虽然在几天前就已经成功引气入体,但她却知道不能如实以告,否则岂不引起她的怀疑?

    然而,李婉秋一听她的话,却仍是眼睛一亮:“哦?你昨夜已经成功引气入体?难怪为师见你今日气色与往日不同,好,很好,从今天开始,每天下午你到我房里来。”

    “是。”她又想干什么?心下暗忖着,却没问出来,而是指着那株奄奄一息的灵草,道:“师傅,那株是什么灵草?为何总是那样蔫着?这山中可有什么书籍可看,我想研究一下这些灵药的生存特性,要不然对这些灵药不熟悉,照看起来也怕不小心让我给弄死了。”

    李婉秋朝她指的地方看了一眼,见那棵其貌不扬的小草,便道:“那灵草应该是普通种类,不是我种在这里的,既然活不了就把它给除了,至于书籍,你若想看可以门中的藏书阁,不过那里每天只准进去一个时辰,不能久呆。”

    “没关系,一个时辰就一个时辰。”以她一目十行过目不忘的本领,一个时辰她已经能看很多的书了,到时,得看看那里面有没她用得着的一些书籍才行,就算拿不出来,起码她也能记下。

    “我先回去准备一下东西,你下午再过来。”李婉秋说着,转身便往回走去。

    而在她离开后,唐心将那株灵草移植进了空间手镯中的药田里,自从她引气入体成功学会熟悉控制灵气后,她总算可以自由的进入空间手镯,而且就在昨日,她已经将买回来的灵药种子种下。

    给药田浇了水之后,她便出了院子,她这里可以说算得上是禁区,平时也没人敢来,所以虽然种着珍贵的灵药,有旁边李婉秋照看着,谁敢冒着被杀的胆子来偷?

    出了院子,她寻着那藏书阁而去,路上本想找个人问,谁知竟然都看了看她之后便走开他了,这让她很是郁闷,那些人到底怎么了?这么没人情味?

    好在她早就让小丹摸清了这绿倚门的所有路,装模作样的问了几个人后她便朝那藏书阁走去,远远的,便见那里正排着长长的一条队伍,少说也有两百人,这让她看得一怔。

    不是吧?两百人?这要等到什么时候?她站了一会,听着那些进入里面的人都在一个中年女子那里登记,这才进去,而听她们好像是叫那中年女子师叔的。

    眸光一转,计上心头,她笑了笑,走上前,来到那里一名登记的中年女子那里,浅笑盈盈:“师叔好。”

    谁知,那中年女子还没开口,一旁的一名女子已经开口,而这名女子,便是那进入前十名的弟子当中的其中一名,只听她见到了她,大步上前,来到她的面前伸手就是一推:“唐心,你干什么!想要进藏书阁排队去!”

    “师姐,你怎么才一见面人就对我动手动脚的?你也不怕师傅责怪?”唐心拂了拂裙子,不紧不慢的说着,很是无辜的看着她。

    “你别以为师傅偏心你就可以在这里放肆!我告诉你,想进这藏书阁,就给我乖乖排队去!”

    唐心一副胆小怕事的模样,缩了缩肩膀:“师姐,你怎么可以说师傅偏心?这要是让她听见了,不是太伤她的心了吗?对待众多徒弟,师傅都是一视同仁的,师姐你不能因为不喜欢我就这样说师傅呀!”

    周围的弟子听了这话,一个个都好奇的看着唐心,这人是谁啊?对大弟子也敢这样说话?她是不要命了么?绿倚门中谁人不知,师傅底下十大弟子的权力之大,平日都没人敢去挑衅她们,而这个长得绝美的少女,竟然敢这样不知死活的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是存心不想在这绿倚门呆下去了吧?

    一直低着头登记的中年女子听了这话,目光微闪,抬眸朝唐心看了一眼,眼神若有所思,半响,又继续敛下了眼眸低下了头,登记着,似乎完全没看到她们的吵闹似的。

    “唐心!”

    “师姐,我在这里,不用那么大声,我没有耳背。”

    “你!”她气得脸色涨红,怒声喝道:“今天我不教训一下你,你就不知道尊重我这个当师姐的!”声音一落,凌厉的掌风当即劈出,周围一众的弟子连连后退,而那登记的中年女人也皱着眉头抬起头来瞥了她们一眼。

    “师姐!你不能这样,我打不过你的,你不要打我!师叔!师叔救命啊!”唐心边跑边喊着,看似慌不择路的举动一溜烟的跑到了那中年女人的身后躲着。

    气冲冲的女子一掌想要朝唐心劈落,却没去想她就躲在那中年女子的身后,这一记手掌才劈落,还没碰到谁,就听唐心大声喊着:“师姐!你怎么可以对师叔无礼!”

    而在同时,那中年女子皱着眉伸手一握,轻轻松松的便握住了她的手,冷着眼眸看了她一眼。

    女子在这时才惊醒过来,连忙开口求饶:“师叔恕罪,我、我不是想对您动手,我是想教训唐心。”哪知,她的话才一落下,咔嚓的一声清脆的响起。

    “咔嚓!啊……”

    骨头断折的声音伴随着惨叫的痛着呼声划过,惊得众名弟子了咽口水,看向那名中年女子的目光尽是惊惧。

    唐心在后面探出头来,看着被紧紧握住手腕的女子,眼底划过一抺幽光,一闪即逝,随即笑道:“师姐,你快跟师叔道歉吧!兴许师叔大人大量就不与你计较了,你以后切莫这样胡来。”

    “师叔、师叔饶命……”剧痛让她整张脸都变形了,惨白着求饶着。

    “滚!”冷喝一声,中年女人放开她的手,那女子连退了好几步险些摔倒,忍着痛,她狠狠的瞪了唐心一眼,这才捂着手离去。

    “多谢师叔。”唐心走出,恭恭敬敬的向她行了一礼。

    “你就是唐心?”中年女人打量着她,目光深思,不知在想着什么。

    “师叔知道我?”她盈盈一笑,其实她的大名,估计在被安排在那个院子的那一日开始便传遍整个绿倚门,她会知道,不足为奇。

    她敛下眼眸:“想看书就进去吧!时间是一个时辰。”

    “多谢师叔。”她道谢着,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走进了那藏书阁,而她没有看见,在她转身的那一刻,那名中年女子眼中一闪而过的叹息。

    进了藏书阁,见里面的书是有分类的,她走到那草药一类的书籍前面停下,从第一排中拿出一本翻看着,一页一页的翻过去,速度之快,让人根本不觉得她是来看书的,而只是来翻书的。

    咦?这不是那株快枯的灵草吗?

    手中翻着的页面一顿,看着上面的那三个字,叶上珠,叶长生细齿,初熟期为十年,叶上浮紫点,开花期为三十年,即,紫点生长成紫色小花,成熟期为一百年,即,紫色小花谢去,长出紫色小果,因小果晶亮如珠,故称之为叶上珠,紫果珍贵,可入药炼丹,是众多上品丹药中必不可少的一味药引。

    她是捡到宝了,还真没想到那小草竟然有这么大用处,而让她觉得神奇的是,竟然说那紫点会结成紫果,她的空间成长期一天相对一年,一百天就是一百年,那么,只要三个多月,别人得等上一百年的上品珍药,到了她这里只要三个月就可以成熟,想想就觉得兴奋。

    往下看,注明,叶上珠必然种于阴凉之处,不可暴晒,一日浇水一次。原来是不能暴晒,难道在那药田那里却一副蔫了的样子,不过她的药田里面,种什么都适合。

    在藏书阁中看了一个时辰的书,她便回去了,下午便来到李婉秋的屋外:“师傅,我来了。”

    “进来。”

    房里传来沙哑的声音,她推门而进,见房里一个大桶正冒着热烟,蒙着黑面妙的李婉秋正站在桶边往里面加药材,她一怔,不会是想要让她脱光了进去泡吧?那她背后的金莲岂不是得被她看到?

    金莲是她身份的一个线索,也是一个未解的谜,在她的实力还没足够强大之前,若是暴露了,只怕会引来杀身之祸!

    怎么办?背后的金莲应该怎么办?

    李婉秋看了她一眼,沙哑的声音慢慢的道:“把衣服脱了,进桶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