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曝光!惊!

    然而,出乎众人的意料,那站在城墙之上的唐心,冷眼看着,神色平静,不慌不忙,看到她那冷静的神色,底下几大家族的家主,连同帝宗痕都皱着眉头为她挰了一把冷汗。

    看到沐天佑上去,她竟然还能如此冷静?不惊不慌?到底是什么让她这样自信?然而,很快的,令他们大跌眼镜的一幕就出现了,惊得众人错愕连连,震惊万分,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看着。

    只见,就在沐天佑就要到达城门之上的时候,那迎风而立站在上面唐心慢慢的敛下眼眸,从衣袖中取出了一条细小的碧玉笛子,放在唇边轻轻的吹响。

    悠扬的声音低低的,轻轻的传出,慢慢的扩散在这空气之中,传入众人的耳中,底下的百姓忽然听到这不合时宜的笛声纷纷错愕的抬起了头,这笛声听在他们的耳中,美妙而悠扬,十分悦耳,然,那飞掠在半空往唐心袭去的沐天佑,却在听到这声音后,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呼喊声。

    “啊!”

    像是突然间被抽离了什么似的,半空中的沐天佑痛苦的抱住了自己的腹部,身上弥漫着的武之力气息一时间凝不上来,身体就那样失去了平衡力一下子从半空中摔落,不远处,跟随着他而来的暗卫一见,连忙跃上半空想要将他接住。

    谁知在这时,站在唐心身后的黑色身影如鬼魅一般的掠出,泛着冰寒气息的嗜血剑咻的一声划向了那些暗卫,凌厉的剑气猛然迸射而出,只见鲜血飞溅而起,那两道跃上半空的暗卫身影闷哼一声,直直的倒向地面。

    “砰砰!”

    “啊!砰!”

    也在这时,沐天佑的身体也从半空中摔落,重重的摔落地面上,发出一声响亮的撞击声,激起了地上尘烟飞漫,隐约中,看到他在那尘烟中打滚着,痛呼着,抽搐着,就是没有再站起来。

    看到这一幕,惊呆了周围的众人,这是怎么回事?刚才那是怎么回事?为何唐心的笛声会让沐天佑痛苦的惨叫着?甚至连一点武之力都用不上就这样从十几米高的地方摔下来?若非他本身有一身雄厚的武之力气息,只怕这一摔,定然当场毙命!

    帝宗痕以及各大家族的家主更是震惊万分,不敢相信她竟然以笛声控制了沐天佑?那到底是什么样的本事?这大陆上有以笛声为利器的武功存在着的吗?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段无止更是两眼放光崇拜的看着那城墙之上的唐心,太帅了!唐心太帅了!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她怎么可以这么厉害?

    笛声静止,城门下面的尘埃也渐渐散去,那倒在地面狼狈不已面色惨白的沐天佑也随着出现在众人的眼前,他侧身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汗水湿了衣衫,剧痛让他浑身使不上力气,又从高处摔下来,此时身体多处受伤,想要站起来,却又使不上力气。

    他凶残狠厉的锐利目光带着愤怒的紧盯着那城门之上的唐心,是她!竟然是她!竟然是她搞的鬼!难怪自从那日回来,他就时不时的会发作,一发作,生不如死痛苦不堪!没想到,让他承受着这椎心之痛的人,竟然是她!一个一直被他认为最不具威胁的女子!

    唐心!她竟然还有这等本事!好!很好!

    武圣的骄傲,武圣的自尊,不容许他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如此狼狈的趴在地上!他咬着牙,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凶残的目光扫过周围那一众看热闹的人,那夹带着武圣威压的一记目光,让周围的百姓纷纷如尖针相剌,惊得连连退后,而那几大家族的家主,以及天下第一庄的庄主帝宗痕,则一副冷眼旁观的眼睛站在一旁看着。

    “暗卫听令!杀无赦!”

    狠厉的声音夹带着嗜血的气息,如果说先前他还想着把唐心带回去,占为己有,那么此时,他只想杀了她以泄他心中熊熊怒火!以报他这阵子生不如死的椎心之痛!

    “是!”数十名的暗卫齐声一沉,亮出了腰间佩剑,泛着森寒光芒的寒剑在手中一转,体内武之力气息涌动,猛的提气飞掠而去,数十人,全朝城门之上的唐心掠去。

    杀意!在一瞬间迸射而出!嗜血而阴狠!沐天佑的暗卫,一个个手里都沾满鲜血,他们的身个有着常人没有的狠厉,有着shā shǒu的冷血,他们,天生嗜血而阴寒,剑一动,势必取人性命!

    数十人迸射而出的杀意,迅速的弥漫在空气之中,城中毫无武之力的百姓触及这股杀气,纷纷如置身冰寒的血窑之中,徹骨的寒意让他们惊恐,锋利的剑光让他们心慌,连连的后退,退到了不被剑气所触的地方,退到了不被杀意所威摄到的地方。

    只是,他们在担心着,在为那城门之上的唐心担心着,她纵然有办法制住沐天佑,但她们也仅仅只有三个人,都说寡不敌众,就凭他们三人又怎么会是那数十名暗卫的对手?

    “怎么办怎么办?唐心打不过他们的!”城门底下,人群中,被他老爹紧紧拉住的段无止急得如热锅里的蚂蚁,想要帮忙,可就凭他那三脚猫的实力,只怕没上去就被人踹下来了,到时非但没帮到忙,反而给她惹麻烦。

    而站在旁边不远处的柳家家主,则看了段无止一眼,又看了那城门之上的唐心一眼,低低的说道:“放心吧!她不会有事的,那些人,伤不到她。”

    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仍难逃过旁边几大家族家主以及帝宗痕的耳,看着他敛着眼眸不知在想什么,他们纷纷暗自奇怪,为何他会觉得沐天佑的暗卫敌不过唐心三人?他知道了些什么?

    然而,很快的,他们就知道,为什么他会说出那样的话来,为什么他先前会露出那样震惊不可思议的神色看着唐心,因为当那八抺白色的身影掠出之时,震惊的又何止是满城的百姓?不可思议的又岂止他们?

    城墙之上,那迎风而立着青衣女子淡然的瞥了那飞掠而起的数十名暗卫一眼,缓缓的,再度吹响了手中的笛子,随着笛声的悠悠传出,那才站起来没多久的沐天佑又再度的脸色苍白,一脸压抑着的痛苦神色,冷汗,一滴滴的直渗而出,他紧紧的抿着嘴,似乎在压抑着那股生不如死的剧痛似的,然,再强大的意志,也逃敌那股椎心之痛的吞蚀!

    “啊……”

    痛苦而凄惨的声音再度的从他的口中传出,他奋力的将自己的身体撞向了地面,企图减轻身体里的那股椎心之痛,看到他再一次的在地上凄惨的痛呼,脖子处青筋浮现,脸色时而涨红时而苍白,周围的人再一次的被吓到了。

    可,就在此时,就在那数十名暗卫朝唐心袭去之时,八道白色的身影从城墙后面飞掠而起,如同突然降临的谪仙一般,白衣飘飘,面容俊美,只是,他们的身上却弥漫着相同的肃杀之气,冰寒而冷漠的气息取代了他们身上展现出来的那份出尘气息,八rén miàn容冷漠,手持长剑,寒光凛冽,摄人气息,让底下的众人心头一滞!

    “是、是他们?是鬼手天医身边的那八人!”周围的百姓惊呼连连,纷纷朝周围看去,想要看看鬼手天医在哪里。

    “夺、夺命八煞?他们不是鬼手天医身边的人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帮唐心?”几大家族的家主惊愕的看着那突然出现的八名白衣男子,那样冷冽冰寒的气息,致命而凌厉的杀气,诡异而刁钻的手法,他们、他们是名震江湖的夺命八煞!那只奉鬼手天医为主的八个实力诡异的男子!

    “难道这唐心与鬼手天医还有交情?竟然能请得到鬼手天医出手相助?”帝宗痕同样震惊连连,那鬼手天医的大名威震龙腾,他多次想要相见一面都无缘见到,而他身边的那夺命八煞,凭的不是鬼手天医的名号才让世人所熟悉,而是他们本身的手法与实力!

    真是太让人意外了,素不与人相交的鬼手天医,竟然会出手相助于她,也难怪她会这样有恃无恐,哪怕是沐天佑,只怕也不是鬼手天医的对手吧!

    唯有柳家家主怔然的看着那八抺白色的身影,喃喃的道:“夺命八煞,索命幽灵,白衣胜雪,侍主天医……她,她真的是换手天医……”心头的震撼已经不知用什么的语言来形容,他只觉得一个个被揭开的真相,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直觉的不敢相信,不敢相信这竟然会是真的。

    难怪龙腾大陆众人,寻遍天下都找不到鬼手天医的踪迹,难怪她总能来去无踪寻之无影,试问,有谁能想到,那毫无武之力可修炼,被众人取笑道只有美貌没有实力的废物,竟然是那滟绝天下的举世人物?谁能想到,这在皇城中一直没人怎么去注意的唐心,竟然有那样大的本事?

    这样惊才滟绝的女子,也难怪夺命八煞会奉她为主,这样风华绝代的女子,也难怪能迷了堂堂天下第一庄少主帝殇陌的心,让他为她瞬间白发,这样绝代无双的女子,也难怪能让那深不可测尊贵无比的睿王沐宸风为她而亡,也难怪那居于高位手掌皇权的沐天佑痴心想要得到她,将她占有!

    苏若水huǐ róng在她的手中,不屈,苏镇南败在她手里,不冤,帝殇陌为她白了发,不悔!此时,他心中不禁感叹,沐宸风为她而死,死得值!他的死让她愤起!他的死让她废除了龙腾皇权制度,她拿这龙腾大陆的皇权为沐宸风送葬!就如同她先前所说,她会将沐天佑从皇权掌制主掌的位置上拉下来,他的皇宫,他的皇位,他的权力,都在今天,必须为沐宸风陪葬!

    “你、你说什么?她就是鬼手天医?”

    柳家主的话让旁边的众人震惊不已,猛的回头看向了他,却见他只是怔然的看着那城墙上迎风而立低低吹笛的青衣女子。

    “她若不是鬼手天医,你以为,夺命八煞何以在此?”柳家主回过神来,看向那正揪住他衣襟震惊愕然的帝宗痕,伸手拂掉了他揪住他衣襟的手,叹息说:“帝庄主,她绝非池中之物,你看到了吗?城墙之上,那样风华绝代的女子,她的光芒无人能及,她的尊贵无人能比,她的才能举世无双,她,本应是你的儿媳,然而,终究是你们帝家没有福分留住她,错过了她,这是你们帝家的损失,也将是你儿殇陌一生最大的痛。”

    帝宗痕脚步踉跄了一下,脸上尽是不可置信与追悔莫及的神色,心中的震撼与后悔相互交溶着,他看着那城墙之上迎风而立的青衣女子,唐心,他知道她绝不是一般的女子,可却从没想到,她竟然就是那名闻天下的鬼手天医!

    他到底做了什么样的错事?他亲手毁了他儿子的大好姻缘,他是间接让他儿子一头墨发瞬间成雪,是他让他儿子心伤成殇,是他把那样惊才滟绝的女子推出了他的家门……

    “我、我究竟做了什么样的错事?”他失了神喃喃的低语着,唐心竟然就是鬼手天医?为什么他现在才知道?为什么他要阻止两人的成婚?为什么?

    比起他的追悔莫及,苏家家主更是震惊连连,好不容易才缓过神来,心里一阵的后怕,好在,好在他并没有对她出手,好在他忍了下来,鬼手天医?那是怎样的一个存在?就如同她所言,她可以让沐天佑所拥有的一切为沐宸风陪葬,她可以让皇权制度从此在龙腾大陆消失,她可以踏平了皇宫内苑,她同样可以让他苏家在这龙腾大陆上一夜消失!

    心惊,冷汗直冒,嘴唇也不由颤抖着,心中的后怕是那样的清晰,那样的令他难以压下恐惧。

    而段无止在听到他们的话后,更是错愕不已,不是吧?唐心就是鬼手天医?他那时还去求她给他药丸救她呢!如果他真的是鬼手天医,那当时岂不是就在笑她?想到这,脸色不由涨红,好囧。

    “啊!”

    那前方,城门之下,痛苦不已的沐天佑看着自己所带来的数十名暗卫竟然不敌那夺命八煞,不过片刻的时间,一具具的尸体被丢了下来,全部砸落在他的身旁,好像就存心要让他看着那血淋淋的一幕似的,一具具的尸体在他的身边堆起,很快的将他围在了中间。

    八煞脚尖一点飞身回到唐心的身边,恭敬的唤了一声:“主子。”惊呆了那底下痛苦不已的沐天佑!

    “你、你、你竟然是鬼手天医!”怒火与震惊交溶着,看着那八名白衣男子恭敬的立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缓缓的放下唇边的笛子,他的心中如同掀起了汹涌的狂潮,激起了千层骇浪!

    难怪!难怪他寻不到鬼手天医的所在之处,难怪他身体无端承受这样生不如死的痛苦,原来,原来她竟然就是那名闻天下的鬼手天医!他找寻了那么久的人物,他千方百计想要结交的人物,竟然就一直在他的眼皮底下生活着,竟然、竟然!

    “我说过,你千不该万不该就是杀了沐宸风!”清眸缓缓的扫向了他,声音冰冷而带着摄人的威仪:“皇权?皇位?你的实力?你所有拥有的一切?你所想得到的,我都会让你失去!让你后悔杀了他!”声音一厉,数道银针从她的手中飞射而出,咻咻咻的几声以掩耳不及的速度剌入他的身体。

    “啊!”

    沐天佑惨叫出声,当银针没入身体,那一道道的武之力气息从他的头顶,以及身处各处猛泄而出,肉眼可见的浑厚气息的散发,周围的众人看得惊呼连连。

    “她、她废了他的武之力气息!”几大家主中的其中一人惊恐的看向那在地上惨叫的沐天佑,一身浑厚的修为就这样被硬生生的废去,那股痛意,该是怎样的叫人难以承受?

    而她,唐心,竟然只用了几道银针就可轻易的废除一名堂堂武圣的修为,这、这又是多么惊人的能力?

    看着沐天佑如同散了架一般的倒在地上,身体还在那里抽搐着,堂堂武圣,就这样轻易的被她给废了,众人心中的震惊与不可思议不言而喻,看向唐心的目光,有敬畏,有震惊,有惊惧。

    鬼手天医,果然是非同寻常!

    “哎呀呀!你这丫头,怎么有这和好玩的事情也不叫上我们?”

    带着怪笑的声音突然传来,猛的让众人都回过神来,抬头顺着那声音看去,这一看,一个个怔然的张大着眼睛。

    “绿峰六、六怪?”

    几大家族和帝宗痕还算是识货的,一看便看出那六个踏风而来的老者是那退隐多年的绿峰六怪,想当年,这六人在龙腾大陆上名声不亚于鬼手天医,不后后来六人同时退隐,再难见他们的身影,没想到,今日竟然又出现了,他们,是为了鬼手天医而来?是为了给唐心助力?

    不用他们六人,仅凭鬼手天医以及夺命八煞都可将皇宫踏平,更何况加上这六怪?看来,龙腾大陆的皇权制度,也确实在今日就要消失了……

    “丫头,我们听说你家被灭门了,就赶来看看,有没要帮忙的?”其中一名老怪说着,可当说到灭门之时,就被她那冰冷的目光所摄到,顿时闭到嘴,躲到了另一人的身后去。

    “这丫头几个月不见,又变凶了,尽吓唬老人家。”

    “师傅。”夏雪轻唤了一声。

    “哎?雪丫头,雨丫头呢?怎么没在?”

    一听这话,夏雪微敛下眼眸:“小雨死了。”

    “什么!雨丫头死了?是哪个王八羔子杀了老头的徒弟?我去跟他拼了!”六人中,其中一名老怪跳了起来,气得胡子直吹。

    唐心睨了他们一眼,道:“既然来了,就先去给我把皇宫踏平了。”

    “敢情是这混蛋杀了我徒弟的?”六怪中的一人怒瞪着眼看着那趴在地上抽搐着的沐天佑,忽的一脚狠狠的就踹了下去,口中怒喝:“敢杀了我的宝贝徒弟,尝尝老头的千斤碎!”

    他的一脚,蕴含重重的力道,又从高处狠狠踹下,看得周围的众人纷纷惊恐的别开了眼,那一脚踹下,沐天佑的脚绝对当场碎裂!

    “砰!啊……”

    听着那重重的撞击声,以及看到那飞溅而出的鲜血,血肉模糊的场面,让人看了浑身颤抖不已,心惧的看向那名老者,好狠的一脚,好凶残的一脚,竟然硬生生的将他的脚给踹断了两截,直至大腿以下膝盖处的地方而断裂,被踹中的地方碎成了碎片,溅落在周围,惊呆了众人。

    看着他一脚狠狠踹下,一脚就将沐天佑的腿给踹成了两截,血肉模糊,看得唐心嘴角一抽,这人还是这样冲动,她有说是沐天佑杀了小雨的吗?不过,这沐天佑受这样的罪,倒也是他罪有应得。

    “丫头,你确定要我们去踏平了那皇宫?”其中一名老怪兴奋的看着她,想着宫中的那些珍宝,两眼顿时精光闪闪。

    她冷眼扫向那在地上抽搐着的沐天佑,冷声道:“废了沐天佑,我要他生不如死的活着!我要今天以后,这龙腾大陆再没皇权制度的存在!”

    “好!”

    六怪兴奋的齐声一喝:“我们就去捣平了皇宫,毁他个天崩地裂!”六道夹带着雄厚的声音同时响起,那强者的威压震得城门下面众人耳朵嗡嗡作响,连忙用双手捂住,可再当他们抬头看去时,那六抺身影已经朝皇宫的方向飞掠而去,这一举,惊呆了一直被皇权制度所庇护着的一众官员。

    城门之下,全城百姓震惊连连,她真的要毁了皇权制度?那他们以为不就不用再生活在皇权之下?想到这,心头一阵激动,想他们平常百姓,没有武之力在身,经常被欺压,若是没了皇权,那他们就可以活得更自在了!

    各大家族的家主,连同帝宗痕愕然的看着城墙之上的她,她、她竟然真的做到了,她竟然真的要废了皇权制度,她竟然真的将沐天佑踏在了脚下……

    “墨,废了他的手脚筋,我要他痛苦的活着!”唐心冷声的吩咐着,眸光,落在那底下面露惊恐的沐天佑身上。

    惊恐么?后悔么?已经晚了!

    城门下,众人看着那抺黑色的身影,那有着一双血色眼眸的男子飞掠而下,一步步的走向沐天佑,看着沐天佑惊恐的神色,苍白的面容,凌乱的发,血淋淋的身体,正慢慢的,惊慌的往后爬去,众人此时不禁暗叹,何苦呢?他本是高高在上,何苦为自己惹下这样的祸事?

    “不要、不要过来……走开!走开!”他挥舞着双手,此时的他,被废了一身的武之力,跟普通人无疑,甚至,比普通人更不如,那残缺了的一只脚在地上拖着,一路划出一条血路,凄惨的下场,让人不忍再看。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划过天际,传入众人的耳中,众人本能的抬头看去,只见那黑袍男子站在沐天佑的面前,斜指地面的利剑滴着腥红的鲜血,而那沐天佑躺在地上身体一时一时的抽搐着,手腕以及脚跟处鲜血渗出,脸上似乎被血溅到,面容苍白中带着骇人,让众人心惊不已。

    堂堂武圣,堂堂一方霸主,竟然就落得这样的下场么?

    城墙之上,夏雪与冷煞带着唐心缓缓飞落,待她稳稳的落在地上时,两人才退离了她的身边,恭敬的站在她的身后。

    迈着缓步的步伐,她一步步的走近,来到沐天佑的身边,看着倒在血泊之中却仍无法死去的沐天佑一眼便移开了目光,落在了那蔚蓝的天空之处。

    沐宸风,你看到了么?我给你报仇了,我让他失去了所拥有的一切,我让他用一切来为你陪葬,却独独留下了他的命,一名强者,让他生不如死的活着,比一剑杀了他更加的痛苦,我要让他从今往后活在惊惧当中,我要他从今往后活得生不如死!

    慢慢的闭上眼睛,她静静的站着,似乎在平伏着自己的心情,似乎在压下心头涌起的酸痛,似乎在驱散着心中的冰寒,好半响,她才缓缓的睁开眼睛,再次睁开眼眸,清眸中已经一片的平静,她转身,缓步走向了那各大家主所在的地方。

    看到她缓步走来,众人不由怔然的看着,不知应该如何反应,本以为她是要来到他们的面前,可谁知,她却是在柳家主的面前停下了脚步。

    “柳家主。”她唇边绽开了一抺淡淡的笑意,看着面前这名中年男子。

    “唐xiǎo jiě。”柳家主微微一抱拳,本来以她小辈,他是无需抱拳以礼相对,但,想到她的另一个身份是名誉大陆的鬼手天医,最后还是向她抱拳以对,算是对她的敬意,而,她也确实受得起他的这一礼。

    唐心缓缓一笑:“多谢柳家主先前的仗言,令公子柳少白对我也算多有相助,而今他已经去了仙门,柳家主独自留在这里带领着一个家族,实属不易。”她的声音一顿,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拿出了一小瓶子递给他:“这就算我赠与你的,以答谢你先前的仗言和柳少白往日的相助之情。”

    “这、这……”柳家主震惊万分,却是不敢伸手去接,鬼手天医送出的东西,能平常吗?他不用看也只此物定是稀有之物,而他根本什么也没做,也没帮到她什么,她就要将世人都稀求却得不到的珍贵药丸赠于他?

    “这里面是十颗凝气丹,有助你进阶之用,将你的鲜血滴入这丹药中,这十颗凝气丹对你而言将是进阶的灵丹妙药,对别人而言,若是服用了一身武之力尽失,有了这十颗凝气丹,不出十年,你便能成功跨出武圣巅峰,成为一名武尊高手,在这大陆,实力是最为重要的,而今还没出现过武尊级别的高手,但我相信,不出十年,你将会是龙腾大陆的chuán qí!”她的声音不大不小,却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让周围的众人既是羡慕,又是震惊。

    武尊啊!那是多么遥远的一个存在?这家族势力并不算强大的柳家家主,真的有在十年的时间里成为一名武尊吗?原本听到她的话,不少人打的是抢掠的主意,可听到她后面的话,却又震惊万分,鬼手天医,竟然可以让丹药认人?除了柳家主,别人用了将武之力尽失?

    因为觉得不可思议,但却没人去怀疑,因为鬼手天医不是一般的人,她能用笛子控制沐天佑,又怎么会不能将那丹药由灵丹变成毒药?

    朝那同样震惊愕然的柳家主看去,此时,他们就算是怀疑着柳家主的实力与天赋,却不会怀疑鬼手天医的丹药与她的认可,一时间,众人看向他的目光都变得灼热起来,未来的武尊强者,一代chuán qí人物的崛起,此时就在他们的面前,他们应该怎么样,才能与他结交?才能入得了他的眼?

    柳家主听了她的话,心头震惊之余,更是感动不已,她细心的为他免去了别人的窥觊,更为他筑起了庞大的人脉关系,今日一过,龙腾大陆无论大小的势力的掌权人想必都会亲自上柳家拜访,她为他铺下的,不仅是无量的前途,更是无人能比的地位,这、这叫他怎么能不激动?怎么能不心存感激?

    “多谢唐xiǎo jiě!”他郑重的接过她手中的瓶子,感激的道谢着。

    那站在一旁的帝宗痕看着柳家主接下那个瓶子,既是羡慕又是后悔,要是他没做以前的那些事,说不定唐心就是他们家的儿媳了,有了她在,他们想要多少丹药会没有?到底,一个个的品阶都在提升,势必会成为龙腾大陆上最为强大的家族,甚至,修为更会从武圣提到了武尊,甚至再高。

    想到这,他不由朝她看去,几度想要张口,却又拉不下那个脸,也不知应该怎么去张这个口,看着她连看都没看他一眼的从他的身边走过,他心下后悔莫及,早知今日,他绝不会那样反对的,可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没用了。

    唐心微微一笑,走向了那不知为何红着眼脸躲在他老爹身后的段无止:“你怎么了?刚才不是还大声的在喊话吗?现在见了我倒没话说了?”这呆子,平白无故的在这里脸红什么?

    “你、你是鬼手天医?”躲在他老爹身后的段无止探出个头飞快的看了她一眼,又缩了回去。

    “我是鬼手天医,也是唐心。”

    “糗死了糗死了!我都没脸见你了。”他拉着他老爹地的衣服,躲着不出来。而被他拉着顶前面的右相则一身的僵硬,呵呵的陪笑着,一边使劲把他给拽出来:“混小子,你躲什么躲?给我出来!”

    听了他的话,唐心勾唇一笑:“你做的糗事还少吗?出来吧!说几句,我也要离开了。”

    “啊?你要离开?你要去哪里啊?”一听说她又要走了,段无止连忙跳了出来。

    而周围的众人一听,也都竖起了耳朵,他们本以为,沐天佑如此已经这样了,而且她鬼手天医的身份也曝光了,应该是会继续留在皇城,留在唐家,谁知她却说要走,走去哪?

    唐心仿佛没看到众人的神色,清眸看向了那天空处,应了一声:“嗯,帮沐宸风报了仇,我也要走了,走到一个我必须去的地方,这一去,也许就不会再回来了。”

    “你要去哪?我跟你一起去。”

    “呵呵,我是要去虎啸大陆,是不能带你去的。”她轻笑着。

    听了她的话,众人一怔,旋即皱起了眉头,虎啸大陆是修真者所在的地方,但要去到虎啸大陆却没那么简单,单单是横跨在两个大陆之间的那一片危险万分的森林,就已经令不少曾妄想去虎啸大陆的人死在那里面,唐心,她虽然很强大,但是,那绝不是闹着玩的。

    “那里很危险!有很多人都死在那路上了,你还是不要去了,留在这里多好,我还能天天见到你。”

    一听他的话,右相嘴角一抽,这混小子,说的是什么话呢?什么叫留在这里多好?他还能天天见到她?这是对她好还是对他好啊?

    “放心吧!我唐心没那么容易死的。”她从衣袖中拿出另一个瓶子递给他:“这个给你的,好好收着,你会用得着的。”

    “什么来的?”

    “是固力丹,你的武之力不稳,流窜在身上,才导致一直无法进阶,这是专门给你研制的,服下后会有明显的效……”唐心嘴角一抽,话还没说完,就见他接过,打开摇了摇,又眯着一只眼往里面看了看,闻着那散发着淡淡香味的丹药,眼睛一亮,倒出一颗就吃了,那速度之快,让她想阻止都没来及得。

    “嗯,好香啊!这里什么做的?像糖多一点不像丹药。”段无止意犹未尽的说着,盯着自己手里的那小瓶子,好想再吃一颗。

    周围的众人看到他竟然就那样吃了鬼手天医送的药丸,不由的一阵肉痛,谁一知道鬼手天医的丹药一定得运用武之力在体内流转之后再吃效果最好?就那样狼吞虎咽的吃了,他能吃出什么味道来吗?能吃得什么效果来吗?那样珍贵的药丸,给那傻子真的是太浪费了。

    “你、你这混小子!有你这么吃丹药的吗?”就连他老爹看了都觉得肉痛,伸手就朝他的头顶拍了一下,可谁知,就在这时,段无止浑身一阵滚烫,头顶上冒起缕缕轻烟,脸色也随着涨红,身体的筋脉也时而澎涨,时而收缩,看得众人错愕不已。

    “怎么回事?这怎么回事?”段无止的老爹慌了,生所自己的独子出了什么问题,连连看向唐心:“天医,天医你快帮他看看,他这是怎么了?”

    “好热,好涨,老爹,我身体好像要爆炸了,怎么办?”段无止也慌了,他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根本不知这是怎么一回事。

    然而,他们两人不清楚这是怎样的一回事,却并不代表那几大家族的家主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只见他们一个个不可思议的看着段无止,又震惊万分的看着唐心,内心的震撼不知用什么来表达!

    段无止,那个呆傻呆傻的傻子,竟然、竟然在吃下一颗药丸后突破了?他这是要进阶?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怎么办怎么办?我好难受啊!”段无止在地里急得跳来跳去的,又不知应该怎么做,只差没急哭起来。

    唐心无奈的摇了摇头,对一旁的冷煞道:“冷煞,你帮一下他。”

    “是!”冷煞沉声应了一声,走上前,冷声对段无止道:“盘膝坐下!”

    “啊?”段无止一愣,没反应过来。

    冷煞一见,目光一眯,上前挥腿一扫,一手拧着他的衣襟,便将他往地上按坐下去,那利落的一手,看得旁边的众人一愣一愣的。

    “这、这是要干什么?我儿子他是怎么了?会不会出事啊?”段无止的老爹担忧的问着。

    柳家主见状,这才开口道:“你不必担心,令郎吃了唐xiǎo jiě的丹药,已经要突破进阶了,只是他自己不善引气入体引导武之力的流动,才会气息上冲,筋脉澎涨。”

    听了这话,段无止的老爹又惊又喜,连连看向唐心,又看向自己的儿子,激动得说不出半句话来。

    直到,过了一会,在冷煞的帮助下,段无止成功的进阶,一连突破了好几个段,进入了武师七级的实力,当他知道自己竟然从武师一级一连成为七级的实力,更是惊喜的大呼出声:“真的进阶了?我真的进阶了啊?哈哈哈,原来我也会进阶的,太好了,太好了!”

    周围的众人羡慕的看着他,连这样天赋平凡的段无止在服用了鬼手天医的丹药后都能进阶,要是他们服用了,那更不用说了,唉!怎么他们两个就那么好命?能让鬼手天医亲自赠送灵丹妙药?

    “我们走吧!”唐心见他已经无碍,便转身就要离开,却在这时,不知从何处掠出了几抺黑色的身影来到她的面前。

    “唐xiǎo jiě。”几人跪在地上,其中一人手里捧着一个罐子。

    “嗯?”她挑着眉,看着他们。

    “我们是睿王府的暗卫,这是我们主子的骨灰,请唐xiǎo jiě收下。”

    ------题外话------

    沐宸风的骨灰……

    直到某一天,某人看着那活生生的人,又看了看自己带着的某人骨灰,嘴角一抽:“沐宸风,你不是死了吗?”

    某人倾城一笑:“唐唐,又认错人了?我是你风师叔,风华绝代的风师叔。”

    “疯子。”

    某一夜里,唐心推开房门,却见一美男衣裳半解,露出xìng gǎn胸膛,斜倚在床上凤眸勾魂的轻笑:“唐唐回来了?”

    唐心眉头一跳,咬牙切齿:“你又来干什么?”

    某人拢了拢半敞的衣裳,邪魅一笑,凤眸风情流转:“唐唐,怎可对师叔这样无礼?师叔知你为了我夜不能眠日不能寐,特意送shàng mén来供你扑倒,这回,你满意了吧?”

    六一儿童节快乐啊亲爱滴们,特意送上小小娱乐,博红颜一笑,当然,嘿嘿,也是后剧的小小剧透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