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2 天魔出!必看!

    唐心他们并没有在莲城久留,只是休息了一晚上后,次日清晨便离开了,莲城的城主并不知他们的来历,只知道他城中染病的百姓喝下药后,气色明显好了很多,而且在城中各处燃烧起的那种药草也熏掉了不少的飞虫,情况一度的得到控制,城中百姓也渐渐的放下心来,饶是原本并不服唐心的那些炼丹师和大夫,也不得不佩服她用药的神速。水印广告测试水印广告测试

    从莲城离开,御剑而行,飞过了几座大山,凌空直上,来到了那飘浮在在空中的那一片天地,金莲宫殿。九山环绕,云雾弥漫,在那九山之中,有着一大片的莲花池,盛开着各色莲花,清雅出尘,芬芳扑鼻,在其中的那一座山峰这上,金莲宫殿便伫立在那里,气势磅礴,辉煌大气,又因云雾的关系,让这片天地有种九天之外仙家秘境的神秘感觉。

    “这里就是天之界的金莲宫殿了?”玄月有些惊叹的看着面前的这个地方,真的如同仙境一般,美得让人恍惚。

    “嗯。”唐心轻应了一声,感慨的看着这个地方,多少年了,终于回来了,熟悉又陌生的地方,与当年不同的是,如今的她有了共渡一生的爱人,有了一对可爱聪慧的儿女,有了一大群的亲人。

    “主子,那一片乌黑似乎不太正常。”墨指着前方的那一片乌黑,像是一大群飞虫凝聚而成,远看像是一片乌云在浮动,很是诡异。

    沐宸风和玄月也注意到了那一片乌黑的地方,不约而同的看向唐心。只见,唐心的视线落在那里,对他们道:“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说着,直接提气飞掠而行,往前而去,到了半空之中,她双手结出一个莲印,浑身金色的光芒也随着她气息的涌动而弥漫而出,她的口中轻声呢喃,双手一转,只听她清喝一声,同时弹指而出:“圣光净化!”

    清冷的声音一经传出,金色的光芒顺着她的弹指袭出,两道金光在天空中撞碰,发出砰的一声响声,金色的光芒如同水纹一般的荡开,袭向了这一片天地,将之笼罩在其中,金光所到之处,净化了空气中的气息,以及那成片的飞虫,也随着那金光的弥漫而开,云雾似乎散去了一些,天空中的晨光透过薄薄的云雾洒落这片天地之中,如沐圣光。

    沐宸风他们甚至可以感觉到,天空中气息的变化,他们提气而起,来到她的身边,几人飞掠而行,直接往中间那座山峰之上的宫殿而去。

    来到宫殿大门,他们才从空中飘然落地,四周便窜出了上百名黑衣人将他们围围包围住,气氛一瞬间发生变化,杀气四溢而出,那一双双冰冷嗜血的眼眸落在他们的身上,无情无爱,冷若冰霜,如同没有感情与温度的杀器。

    沐宸风和玄月以及墨他们几人看着那上百人,眸光半眯,眼底杀气掠过,却并没有动手。

    而唐心清眸的眸光掠过那上百名黑衣人,唇角勾起一抺冷笑:“在我的地盘跟我动手?这种以卵击石的方法估计也只有鸢尾才会做。”她的眸光看向前面,那宫殿紧闭着的大门:“这么多年没想到她也就这点出息。”说话的同时,那上百名黑衣死士猛的掠了上来,而一旁的沐宸风他们并没出手,只是静站在旁边看着,看着金色的光芒从唐心的身上弥漫而出,金光一现,刹那间,那些原本冲过来的黑衣死士一个个的面色抽搐,一个个的倒向了地面,如同身上被压了一块巨石一般,口吐鲜血,却是连站也站不起来。

    沐宸风看到这一幕并没有多大的意外,倒是玄月和墨眸光微闪,有些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连动手也不用就将这上百名实力不低的死士解决了?这难道就是天之界的天地规则之一?

    唐心转头看向玄月和墨,轻笑道:“很惊讶?”她轻笑着,缓步走上前,越过了那一个个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黑衣死士,同时衣袖一拂,以暗劲推开了那扇关着的大门,清冷的声音蕴含着一股威压传遍了这一片天地:“天之界由我开辟,天地规则由我定下,在这片天地之中,修仙者的实力都会有所压制,而我的实力则会越发提升,直至巅峰,无人能比,实力再强的人进了这里,就算是虎,也得卧着,就算是龙,也得盘着!”说到这里,她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目光落在沐宸风的身上,道:“圣殿的那几个老头将天魔封印在天之角,也是错有错着,在这里,天魔的实力势必要弱于我们,我们胜出的机会,会有七成。”

    沐宸风朝她走了过去,与她一同迈步走进了里面,道:“这宫殿中,可还会有什么机关?”身后,玄月和墨两人看了地上的黑衣死士一眼,玄月先进去,墨则将拿出万鬼幡,将他们的魂魄收入其中,这才跟了进去。

    “心一点便是,隔了这么多年,我也不知她将这里面弄成什么样。”唐心与他一道往里面走着,步伐不紧不慢,目光则一边注意着周围。这里,除了那百来名死士之外,一个人也没有,四周静得诡异。

    他们前面走着,后面玄月和墨跟着,也许是脚步所踩的地方有什么机会,玄月的脚踩到地面的一块地板时,突然间周围发出一声轰隆的声响,一个玄铁笼从上而下直罩而下,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将他们困住,而因墨走在后面,在那最后的一刻迅速往外跃去,跃出了玄铁笼的范围之内。

    沐宸风护着唐心,警惕的注意着周围,而玄月则打算去碰那玄铁笼,可谁知就听唐心冷喝一声:“不要碰,有毒!”就在她说话的同时,四面八方咻咻咻的射来了一道道的利箭,万箭齐发,一点空缝也没给他们留下。

    “心!”

    沐宸风沉声一喝,身体猛的迸射出一股强大的能量气息,这股气息往外释放而出,将那些射来的利箭凝聚定固在半空之中,与此同时,唐心抽出利剑,注入体内能量气息,凛冽的剑罡之气伴随着金色光芒袭出,咻的一声,将那玄铁笼直接劈开。

    “咻!呼!砰!”

    凌厉而摄人的剑罡之气划过空气,发出呼呼的声音,只见那股剑气与金色光芒一同劈向那玄铁笼,砰的一声,整个巨大的玄铁笼便往两边倒了下去,同时,沐宸风灵力往外一激,尽数将那数之不尽的利箭折毁,断箭啪嗒啪嗒的落地,散落在他们的周围。

    墨快步走了过来,跟在沐宸风和唐心的身后,与玄月站在一起,这一回,不仅是注意着周围,连脚下所走的都多看了一眼。

    “心一点,这里面极有可能被鸢尾洒了毒,她原本就是专攻毒的,她的毒非同一般,你们不要随便乱碰。”唐心叮嘱着,让他们都心一些。

    “嗯。”几人点了下头,继续往里面走去。

    这原本就是她的宫殿,如今,重回她的家,却步步惊心,警惕着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机关。唐心看着这里面陌生的摆设,眸光微深,抿了抿唇,一步步的往里面而去。

    而在他们这边正进入金莲宫殿的时候,在东正城中,帝殇陌的身体经过这些日子的调养,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知道他们去了宫殿,而沐宸风也因为他的原因去不了天之角,心下不禁有些愧疚,此时伤一好,便想着去帮忙,至少,他认为多一个人能多一分力量。

    厅中,几人在商量着,老头则道:“那可不行,他们说这两个孩子不能去,以免出了什么事情,老头也觉得很有道理,云曦和笑笑两人跟着去若是保护不好,落入那些人的手中怎么办?到时岂不是给他们添乱?不行不行,老头觉得还是不行,还是在这里等他们处理完了来接他们好一点。”

    闻言,帝殇陌便也点了点头,道:“也是,那我便自己去吧!你们先在这里,如今我的伤已经好了,我希望可以去帮上点忙。”让他整天无所事事的呆在这里,他真的很不习惯。

    “不要!”云笑大声的喊着:“我要去找爹爹娘亲!我想他们了,我也要去,我也要去!”说着,摇了摇身边沐云曦的衣袖:“哥哥,哥哥,我们一起去吧!我想爹爹娘亲了,好想好想,娘亲的宫殿一定也会很好看的,哥哥哥哥,我们去吧!有这么多人,我们不会有事的,再说,笑笑也会照顾自己啊!”

    云曦心下犹豫着,其实,他也想爹爹娘亲了,他也想去看看娘亲口中所说的那个金莲宫殿,只是……

    他朝老头看了一眼,谁知老头别开了头,摆了摆手:“别看我,你娘亲可是交待老头照顾好你们的,不能让你们出事的,这一路去金莲宫殿再快也要近十天的路程,就我们带你们两个娃去,不行不行,太过危险。”

    “师傅……”云笑咬着唇,可怜兮兮的看着月无双,一脸的期盼之意。

    喝着茶水的月无双抬眸看了她一眼,喝茶的动作一顿,放下茶杯,道:“有我们在,带他们两人去应该是不成问题的,仙翁难道没信心可以让他们安全到达金莲宫殿?”

    “哼!你子别激我,老头不吃这一套的。”老头哼了一声,瞥了他一眼,别开了头。

    坐在主位的城主看了看这个,又看了看那个,也不知应该怎么说。圣主让他们留在这里,让他多照顾着,别让他们出什么事情了,他自是不敢违背,尽心的保护好他们,若是他们要走,这……

    “报!”一名护卫的声音在厅外响起。

    “何事?”城主沉声一问,目光落在那厅外的护卫身上。

    “禀城主,有八名白衣男子进城,在城中打听了圣主的消息,此时,正往这边而来。”

    主位的城主还没开口,云笑和云曦眼睛就一亮,猛的从位子上站了起来:“是冷煞叔叔他们!”

    城主看了他们一眼,对那护卫吩咐道:“速速请他们进来。”

    “是!”那护卫领命,迅速往外而去。

    “冷煞叔叔他们来了,太好了!”云笑欣喜的笑着,跑到老头的面前,晃了晃他的手道:“白胡子爷爷,冷煞叔叔他们来了,我们可以去找爹爹和娘亲了吧!有冷煞叔叔他们保护我们,我们会很安全的,白胡子爷爷,你就答应吧!你就答应吧!笑笑想爹爹和娘亲了,真的很想很想,白胡子爷爷……”

    “仙翁?”冷煞几人迈步走了进来,一跨进里面就看到那须眉发白的南峰仙翁,当即大步走了进来,他们的冰冷而蕴含煞气的目光落在云曦和笑笑的身上时,多了几分柔和。

    “云曦,笑笑,你们也在这里?”冷煞唤了一声,露出了一抺笑容,在说话的同时,他的目光掠过那一旁的帝殇陌,以及那坐在一旁的月无双。

    “冷煞,你们几个可来了。”老头笑呵呵的冲着他们示意道:“都坐都坐,我们正商量着事情呢!”说着,也不待他们几人坐下,又对他们道:“对了,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东正城的城主林则,我们最近都住在这里,白发子不用介绍你们也认识,还有这个,这个是月无双,月之界的领主,也不知怎么的,拐了咱们家的笑笑当徒儿,眼下可是笑笑那丫头的师傅。”

    冷煞几人先是朝林则拱手行了一礼:“林城主。”

    林则连忙起身,回以一礼:“久闻各位大名,今日一见,当真是闻名不如一见,请坐,请坐。”他看着眼前的八人,心中不由的震惊万分。八人皆是白色衣袍着身,气势磅冷冽,浑身散发着强者的气息,如果他没看错,他们八人都已经是至尊巅峰级别的强者,而且,这一身的煞气,可不是一般的强者就能拥有的,这几人,就是圣主口中的八煞?当真是闻名不如一见。

    几人点了下头后,这才看向月无双,目光带着打量与探究,他们看了一旁的云笑一眼,也是朝他拱手一礼:“月领主。”

    月无双也在打量着这八人,见他们浑身散发着强烈的煞气,强者的气势凌厉非常,绝非一般至尊强者可比,心下不禁惊叹,金莲圣主的心腹,果然是非同一般,就凭这几人的实力,也已经可以威震一方,而那金莲圣主,还有那玄冥真君,又将是怎样的强者?

    他虽为一界之主,也知道一些其他地界的事情,但却不曾见过金莲圣主和玄冥真君,天地间那么大,有的领主开辟出领地一方为主,却是不曾露面的,虽都说是一界之主,但每一个地界的领主实力也有强弱之分,有的甚至自开辟出天地他们都没见过,据他所知,玄冥真君似乎还有两个好友,也是一界领主,只是,他却不太清楚那两位到底是什么地界的领主,只知道那两人也是强大非常,不是轻易露面的主。

    “圣主身边的八煞,确实是非同一般,几位,请坐。”他露出一抺温和的笑容,做出请的手势,示意几人坐下。

    八煞他们看了帝殇陌一眼,便在位子上坐下,待坐下后,冷煞便问:“仙翁,我们主子呢?”

    “她和我那大徒儿还有玄月以及墨四人去了那金莲宫殿,这不,笑笑这丫头一直喊着想要跟着去,老头我都拿她没办法,不过正好,你们既然来了,那我们便一起去吧!算算,除了我三徒儿他们没来之外,这边的人也算齐了。”老头抚了抚胡子,瞥了身边的笑笑一眼:“怎么样?现在满意了吧?”

    “嘻嘻,白胡子爷爷,我就知道你最疼我了。”云笑撒娇般的扑进他的怀里,软软的声音带着盈盈笑意,听得老头一阵心花怒放。

    “哼哼。”老头微扬着下巴哼了两声,但那嘴角的笑意却是止不住的扩大着。

    云曦听到可以去找他爹爹娘亲他们,脸虽是一副冷酷的脸色,但眉眼中却满是欢喜。他看向冷煞他们,问:“冷煞叔叔,你们这些日子可都还好?你们的实力是不是又提升了?”他都看不出他们的修为,只感觉今天见到他们觉得他们身上的气势很是不一样。

    几人相视一眼,目光中浮现了几分笑意,道:“嗯,前阵子遇到一些事情,倒也让我们的实力大增,解决了那边的事情后,便往这边赶来了。”冷煞说着,顿了一下,道:“既然主子他们去了金莲宫殿,那我们什么时候起程?”

    “你们刚到,今天就先休息一下吧!我们明天起程。”老头说着,又对林则道:“老林,这段时间在你这里打扰了这么久,等消灭了那天魔等人就去宫殿坐坐,老头我招待你,哈哈。”

    林则闻言也笑了起来,应道:“一定,当时,我定亲自备上大礼,到宫殿拜访。”

    他们这边的众人也决定了起程,而那一边,唐心他们也终于把宫殿的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确定了没有了机会,而到这时天色也已经暗了下来,宫殿中没有外人,倘大的这一片天地也只有他们几人在这里,提高警惕了一天,这一夜,唐心便带着几人到荷花池那里赏月喝酒。

    “这里我已经重新设下了结界和阵法,只要有人进来我都会知道,而且里里外外也被我的精神力遍布着,可以说这里已经是一个安全的地方,我们可以先将曦儿和笑笑带到这里,让老头也在这里陪他们,到时,等灭了天魔,就去接爹爹和娘亲他们过来这边。”唐心帮他们倒着酒,一边说着他的打算:“至于鸢尾,她除非是离开了这天之界,否则,总有一日会落在我的手中。”

    “天魔那里我怕镇压不了多久,这宫殿的事情处理好,让白素留下照看着,我们就去天之角看看。”沐宸风沉声说着,心下还是担心着那天魔的事情。

    唐心点了下头,道:“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让白素留下,让青鸾过去接他们过来,我们就去天之角。”

    一旁的玄月和墨相视了一眼,问:“那鸢尾会不会也去了天之角?天魔那里?”

    唐心倒酒的动作一顿,眸光一闪,道:“她若想死得快点,就去天之角。”她放下酒壶,端起了酒轻轻的晃了一下,盯着那在月色光泛着一抺波光的酒液,道:“天魔并没有躯体,而只是一个魔魂存在着,此时他被那圣殿的人用镇魔神石镇压着,再加上我重归天之界,精神之力遍及天之角的每一个角落,又给他施压了一重精神力镇压着他才无法逃离出来,那鸢尾若敢去动镇魔神石,天魔一出来首先便会夺了她的身体,到时,她也只能为天魔所控,没有魂魄与自我,那将生不如死,而且魂魄还无法投入轮回之道,这样的后果,我想她应该不敢去触碰。”

    只是,很多事情往往出乎人的意料之外,唐心他们认为那鸢尾不可能去做的事情,却不想,那鸢尾因不愿就此输给唐心,而选择了和天魔合作。

    天之角,镇魔神石的面前,一身红衣的鸢尾一脸阴沉的看着那有九米高的镇魔神石,镇魔神石是一个四方形的长石柱,在顶端伏着一只獬豸,獬豸为法兽,也为执法公正的神兽化身,具有极强的镇压神力,饶是那天魔再厉害,在这阵法和镇压神石之下,也无法翻出身来。

    鸢尾眯着阴狠的美眸,看着眼前的这一镇魔神石,脑海迅速的转动着,心下思绪万千。她不甘心,不甘心就此败给了她!然,她却也无法正面与她对敌,在这天之界中,遍布着金莲圣主的精神之力,她若与她正面对战,不用她动手,她只怕也死无葬身之地!

    这就是开辟出一方天地的领主至高无上的权力,让人望尘莫及的能力!就因为这天之界是金莲圣主以精神之力开辟出来的,就因她是这里的神,这里的至尊,这天之界的主宰者,她就输了,不战而败,输得一塌涂地……

    红衣之下,双手紧紧的拧成了拳,她仰天怒吼着:“我不甘!不甘!我绝不认输!绝不认输!你给我等着,哪怕是以我为代价,我也绝不会让你好过的!是你夺走了我拥有的一切!我就要毁灭这一切,让天地三界六道,尽毁于一旦!”

    天空中,乌云涌动,轰隆轰隆的雷鸣声在响动着,似乎隐隐要从云层之中劈落下来,那乌云在酝酿着,弥漫着,覆盖了鸢尾所站的头顶那片天空。

    鸢尾无视着头顶上的云层涌动,无视着那闷雷声声声作响,她双手凝聚能量气息,掐动着法决,猛的,夹带着灵力气息的声音传入了那镇魔神石之下:“天魔,本尊欲与你合作!”

    “哈哈哈……哈哈哈……”

    镇魔神石之下,传来了震耳的狂笑声,那声音仿佛从地底深层传出,震动于天地之间:“你既知本神乃天魔,还敢与本神合作?哈哈哈……人类,你好大的胆子!本神就喜欢你这样的人!说吧!想要本神为你做什么?”

    “本尊要金莲圣主死无葬身之地!要她灵魂毁灭于天地之间!要她无法入轮回再生!要她失去一切!”她一字一字的说出,咬牙切齿,恨意昭昭,怨念极深!

    “好!本神答应你!你马上替本神推开镇魔神石,待本神出来,势必让她知道,与本神为敌的下场,将是生不如死!”天魔阴狠的声音从深处传来,那带着戾气与魔气的声音,阴沉而骇人得可怕,让人闻之,心惊不已。

    金莲圣主!唐心!那个女子,可是他的仇敌!他若从这里出去,势必毁了她的天之界,让她的子民都为她陪葬!让她看看,与他天魔为敌,死的不仅仅是她,还有她身边的人,她的子民,她所在乎的一切!他全都要将之摧毁!

    鸢尾咬了咬牙,应了一声:“好!本尊现在就帮你推翻镇魔神石,你要记住你答应本尊的话!否则,本尊就是化成厉鬼,也绝不放过你!”她说着,她双手凝聚出一股雄厚的灵力气息,伴随着口中喃喃低语,猛的双手结出印记往前一推:“破!”

    厉喝声传出的同时,从她双手之中击飞而出的那股气流也朝那结界而去,只见那结界应声而破,强大的能量气息在空气中荡开,与此同时,鸢尾再度击出一掌,将那九米高的镇魔神石击碎,砰砰的巨响声伴随着轰隆的倒塌声传出,强大的气息伴随着骇人的威压在空气中猛然荡开,与此同时,一道黑色的魂体猛的从那下方钻了出来腾空而起,仰天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本魔终于重见天日了!重见天日了!金莲圣主,玄冥真君!你们的死期到了!哈哈哈……哈哈哈……”那抺黑色的魂体破界而出,冲上了天际,却又猛然间从天上飞袭而下,直接朝下方的鸢尾掠去。

    鸢尾一见天魔朝她掠来,猛然一惊,当即厉喝:“你要做什么!”

    “哈哈哈……本神破界而出,重见天日,当然需要一个身体,而你乃极阴之身,若为本神所有,定能让本神魔力更上一层!如此容器,本神不夺,岂不舍近求远!”天魔仰天大笑着,黑色的巨大魂体盘据在鸢尾的头顶之上,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能成为本神的容器,是你之幸!你之所求,本神也定会主你完全!”说完这些话,他也不顾鸢尾同不同意,黑色的巨大魂体便朝下方的鸢尾覆盖而去。

    “不……”

    鸢尾不敢置信的惊呼出声,惊骇的看着那朝她覆盖而来的黑色巨大魂体,脑海中最后的一幕便是那骇然难以置信的惊慌和恐惧,直至,她的意识完全陷入一片黑暗……

    “哈哈哈……哈哈哈……天地之间,唯吾独尊!哈哈哈……哈哈哈……金莲圣主!你们的死期到了!哈哈哈……”

    天之角的一块巨石之上,站着一抺红色的身影,他双手大张仰着头狂笑着,他的声音时而是女人的阴柔,时而是男人的阴狠,而天空之上,那片乌云轰隆而响,猛的,朝他所站之处击下了一道天雷,而这道天雷,却被他猛然凝聚而出的一股黑色的能量气息尽化在掌心之中,直至不见。

    与此同时,在金莲宫殿之中,正与沐宸风他们在说着话的唐心猛的心头一震,脸色顿变,她走到外面,抬头看着天空,眉头微拧了起来。

    身后,沐宸风和玄月他们相视了一眼,也起身走了出来,抬头看着天空之处,又看了看身边的她,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唐心抿着唇,看向他,道:“天魔破界而出了,我感应到镇魔神石被击碎,他已经出来了。”

    “有人放他出来?”沐宸风也不由的拧起了眉头,那里镇魔神石和结界就不是一般人能动得了的,脑海中灵光一闪,猛然看向她:“难道是那个鸢尾?”

    “极有可能。”唐心点了下头,道:“如果真是她,她那的身体此时将已经沦为了天魔的容器,她乃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是至阴之女,天魔占据了她的身体,魔力必然大增,天之界的束缚,只怕会困不住他。”说到这个,她的脸上不禁浮上了一抺凝重之色。

    他们不急着去天之角的原因有一,便是因为镇魔神石和结界不是一般人能破得了的,再者,也断然没有人会冒着魂飞魄散的下场去放天魔出来,她深知鸢尾有多惜命,如果她真的不怕死,就不会避而不见,她还没到宫殿她就逃离这里了,只是,事情往往让人意料不及,她是真没想到她竟然真会去放天魔出来。

    “天魔破界而出,那定然不会再留在那天之角,我们要找他,只怕会越加困难。”沐宸风沉声说着,而后,又看向她,道:“我觉得他近期不会出现在我们面前,他被困了这么久,魔力定有所不及,此时他破界而出,最先做的应该就是提升他的魔力。”如果真是这样,这天之界的子民就要麻烦了,他们无法知道他藏身何处,但他却会肆意杀人。

    “嗯。”唐心轻声叹道:“该来的,还是会来,这是天之界的磨难,从当初圣殿将天魔封印在这里开始,就已经埋下了这样一个祸根,有利必有弊,福祸相依……”

    沐宸风并没有料错,天魔占用了鸢尾的身体后,便离开了天之角,却不争着去找唐心他们,而是先潜伏在深山老林当中,提升着自己的实力,以他的魔力召唤出了众多的魔物,只等待着到时给唐心他们致命的一击。

    魔,嗜杀也!天魔白天藏于深山老林之中,夜间,出去猎杀着百姓,吸取他们的精血,以强壮他的魔力,他魔力高深,来去无踪,杀人不见其形影,一度弄得人心惶惶,因为被杀死皆被吸干精血而亡,每个死去的人都形体枯瘦,身上再也寻不到一滴血,因此,不知是天魔出来杀人的百姓们,将那杀人狂魔称为吸血恶魔。

    消息一经传开,唐心他们这里也听到了风声,就连赶往金莲宫殿的帝殇陌他们也听到了那事情,隐约的感觉定是出了什么事,只是他们眼下也无法知道那究竟是何人所为,因担心会是天魔的爪牙所为,他们加快了脚步,想去金莲宫殿与沐宸风他们会合。

    “快看!那是青鸾!”云笑惊喜的看着那天空中掠过的一抺影子,当下运起灵力气息,大声的冲着天空大喊着:“青鸾!青鸾!我们在这里……”

    奉着唐心的命令,去东正城接云曦他们的青鸾听到底下传来的声音,低头一看,隐隐的看到几抺熟悉的身影,它放慢了飞行速度,往下飞去一点,这才看清那几抺白色是八煞他们,其中,还有云曦和笑笑也在,当即拍着翅膀往下飞去。

    “你们怎么在这里?主人还叫我去东正城接你们呢!”落地,青鸾幻化成人形,一个美丽的女子便现身于众人眼前。

    月无双看着一青鸾,眸光微闪。金莲圣主当真是不简单,不仅有上古神兽火凤,连青鸾神兽也是她座下契约兽,而且据闻,她似乎还并不止这两只,要知道,单单她座下的那些契约兽,那战斗力就已经非凡了,更别提,她还有十二将魂珠,那十二个将神据说也是神勇无比,当年随着她的入世轮回而元神幻化为十二颗珠子随她而去。

    “我们在东正城那里等到了冷煞叔叔他们,所以就让他们带我们一道去找娘亲了。”云笑笑盈盈的说着,上前挽着青鸾的手,问:“我爹爹娘亲是不是也想我们了?才让你来接我们的?”

    青鸾温柔的笑着,道:“宫殿那里已经收拾好,主人说那已经是一个安全的地方,便让我来带你们过去,没想到会在这半路遇到你们。”

    “既然这样,那就走吧!别耽搁了。”老头说着,看着青鸾,道:“我们在路上听到天之界有的地方近日来接二连三的死人,而已死的人身上一滴血也没有,我们担心会是天魔的爪牙所为,得马上去宫殿,跟唐心他们商量一下,再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

    “嗯。”青鸾点了下头,道:“那我们走吧!”她说着,又幻化成了原形,让老头和云曦以及笑笑到它背上去,其他人则御剑飞行,一行人迅速的赶往金莲宫殿。

    唐心他们在宫殿中也听到了一些地方传出的事情,也正因为这些事情,近日来,唐心的眉心一直没松开过,这一日,她对沐宸风他们道:“我打算去看看,我觉得就算不是天魔做的,也会是他的爪牙做的,再这样下去也不知还要死多少人,不将他揪出来我实在是无法安心。”那些人浑身一滴血也没有的死去,她隐约的猜想到天魔应该就藏在那附近,便打算去当地看看。

    “嗯,也好,我陪你一起去吧!”沐宸风说着,想了想,便对身后的玄月和墨道:“玄月你留下来,如果老头他们来了,你也好跟他们说一下这里的事情,墨跟我们一起去,到时看看能否用鬼魂查出天魔的所在之地。”

    “是。”两人沉声应着,一人留下,一人便打算跟着他们往外而去,只是没想到,就在他们打算离去的时候,却见迎面不远处飞掠而来的一行人。

    “是青鸾?似乎还有八煞他们也来了?”唐心和沐宸风相视一眼,两人都有些诧异,他们没想到青鸾会回来得这么快,更没想到八煞他们也会在这时来到这里。

    “嗯?那人又是谁?”唐心看着那御剑而行的月无双,她确定,她是不曾见过这个人的,而这个人又怎么会跟他们在一起?因为笑笑跟着老头和云曦坐在青鸾的背上,被青鸾半挡着,以至于唐心和沐宸风都没看到那青鸾的背上那抺粉色的身影,直到,他们渐渐的靠近,青鸾来到他们的面前,而那从青鸾的背上冒出来的两个脑袋,那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一张冷酷,一张笑意盈盈,两人才惊喜的唤了一声。

    “笑笑!”

    “娘亲!爹爹!”笑笑看到他们开心得笑弯了眼睛,脸上尽是激动又兴奋的神情,不待落地,就扶着青鸾站了起来,朝他们两人挥着手,一声声的喊着:“娘亲,娘亲,爹爹!爹爹!我来了,我回来了!”

    看到一直担心着的女儿终于回到他们的眼前了,夫妻两人相视一笑,道:“先下去说。”说着,带着他们进入了结界。

    而一进入结界,云曦和云笑不由的惊呼出声:“哇!好美!娘亲,这里就是金莲宫殿了吗?真的好大,好美啊!”

    后面,尾随而来的月无双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金莲宫殿所在的地方,看着眼前如仙境般的一片天地,眼中也不禁划过一抺光采,心下惊叹不已。

    ------题外话------

    美人们,这个月就到此为止了,我承诺万更也做到了,鬼手也已经接近尾声了,接下来我请假写大结局,写好了就传上来,美人们可要注意了哟,别错过精彩绝伦的大结局哟!另外,希望美人们帮忙收一下我的新文《鬼医圣手》不一样的文,将会是另一个精彩的开始,期待美人们的脚印在新文的留言区出现,也希望美人们能继续支持,让我有开篇动笔的动力哇,新文早已挖坑,更新将会在九月九号哟,我的坑品一流,都放心的往下跳吧,我会在新文那里接住你们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