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1 离开,错过

    次日,月无双带着云笑和冷语两人离开了村庄,往天之界而去,从这里去天之界,御剑飞行,也大概半天的时间就能到了,hida再过不久就到天之界,笑笑一路都兴奋非常。

    而在天之界的东正城,城主府里,唐心拿着炼制出来的丹药来到帝殇陌的房间,让玄月将丹药喂下去,又用灵力气息帮他化解了药效,她坐在桌边喝了口茶水,只听床上的帝殇陌在服下丹药不解,便喷出了一口乌黑的毒血,她上前把了下他的脉博,吩咐道:“把熬had药端过来给他喝。”而后,便起身出了房间。”说“说章节更新最快

    院中,沐宸风见她出来,便给她倒了杯茶,问:“怎么样?可解了他体内的毒?”

    “嗯,这回可以了,体内的毒就会清除干净,伤口也已经没有再恶化,只要再服几天的药就好了。”她端起茶水抿了一口放下,道:“帝殇陌这里没什么事了,如无意外,下午就会醒来,我想等会就走,去金莲宫殿,你觉得如何?”

    闻言,沐宸风点了下头,道:“也好,这里有老头和林则看顾着,不会出多大的i,那我们现在就走吧!”

    “嗯,我去跟老头他们说一下,玄月和墨还在里面,等会你跟他们说一声。”说着,她站了起来,迈步往外走去。

    半个时辰后,老头和云曦也来到院中,林则也在,看着即将离开的他们,林则道:“圣主,真君,那你们心一点,这里就不会担心,我会让人照顾好那位公子的。”

    “嗯。”唐心点了下头,看了老头和云曦一眼,道:“那我们就走了,等处理好了那边的事情,就过来接你们。”

    “爹爹,娘亲,你们心一点。”云曦看着又将离开的父母,心中尽是不舍,但一想到,也只有消灭了天魔和那些阻碍,他们一家才能齐聚一起,再不分开,便强忍着心中的不舍,装出一脸的平静看着他们。

    唐心摸了摸他的头,笑道:“照顾好自己,我们很快过来接你们的。”说着,这才与沐宸风一道跃上了火凤的背,带着玄月和墨,四人一道离去……

    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在天空之中,云曦久久的才收回了目光,情绪有些低落的垂低下了头:“我回房了。”他迈着脚步往房间走着,身后的老头看着他那落寞的背影,不由的轻叹出声。

    “城主,外面有客人来访。”一名护卫进来禀报着。

    林则听到这话后,回身看了那护卫一眼,对老头道:“仙翁,我先去前面看看。”

    “好,你去忙吧!”老头点了下头,示意他去吧!

    林则这才离开,往外面而去。而在前面,大厅里,月无双坐在厅中喝茶,笑笑则东张西望的四处看着,两人的身后站着的则是冷语两人,见久不见城主到来,笑笑心急的道:“师傅,他们不是说我娘亲他们在城主府里吗?那我们不等城主了,直接进去后面找他们行不行?”

    月无双轻抿了一口茶水,温声说道:“我们来者是客,岂能擅闯别人的府邸?”目光朝她扫去,道:“坐好,脚不要乱晃,头不要乱转,眼睛也不要四处看。”

    云笑撇了撇嘴,但却仍规规距距的坐好,没再乱看乱晃,不多时,便见外面有人扬声喊着:“城主到!”

    笑笑眼睛一亮,连忙看向外面,便见一名中年男子迈着大步走了进来,目光在他们的身上打量了一下,落在了月无双的身上,拱手问:“在下东正城城主林则,不知阁下是?”

    “月之界,月无双。”他缓声说着,声音温和却自带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

    一听这话,林则心下一震,月无双?月之界的领主?他怎么来了?当即笑道:“原来是无双领主到来,真是失敬,失敬。”

    月无双瞥了一旁干着急的云笑,微微一笑,看向林则,道:“林城主,今日我们来是听闻金莲圣主在此?还请林城主代为通传一声。”

    “这……”林则有些为难的看着他。

    “怎么?有何难处么?”

    “不是,只是,无双领主来晚了一步,圣主他们已经离开了,此时不在府中。”林则的声音才一落下,一旁的笑笑终于忍不住的从椅子上跳了下来。

    “什么?我娘亲已经走了?什么时候走的?她去哪里了?”一连窜的i问出,让林则怔愣了半响,又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再一次的打量着,越看,越觉得这女娃跟后院的云曦公子长得极为相像,刚才还怎么仔细看着不察觉,此时一看,两人还真像是一个模子里印出来的一般。

    “你是沐云笑?”林则有些惊讶的问着。那不是圣主的女儿?云曦公子的妹妹?他是听他们提起过他们是一对双胞儿的,两兄妹长得一模一样,先前因为将注意力都放在月无双的身上,才没看出来。

    “是啊!”云笑点了点头道:“我们可是赶了好久的路才到这里的,我娘亲怎么就走了呢?她是去哪里了?”

    林则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月无双,最后,这才道:“圣主与真君已经离开了,不过云曦公子和仙翁还在这里,这样吧!我带你们去后院见他们。”

    “我哥哥和白胡子爷爷也在这里?”笑笑眼睛一亮,顿时笑颜逐开,快步跑到月无双的身边拉着他的衣袖催着:“师傅师傅,快走,我们去见白胡子爷爷和我哥哥。”

    月无双站了起来,笑了笑,对林则道:“还请林城主引路。”

    “呵呵,请。”林则做出请的手势,带着他们往后院而去。

    后院,此时老头正坐在院中,看着房门紧闭的房间,轻叹了一声,这孩的心思他也懂几分,这么的孩子,总是与父母少聚多离,也好在他们的这两个孩子都比较懂事,但再懂事也只是几岁大的孩子,有很多事,也不是他能帮得上忙的,就好像,他们想要跟在父母的身边,想要父母的疼爱与关怀,而这,却是他这老头子无法给他们的。

    “白胡子爷爷!”

    猛然听到这娇嫩熟悉的声音,老头儿眼睛一亮,猛的回过了头,看到了那如花蝴蝶般飞扑过来的身影,当下大笑着张开了手接住了她:“哈哈哈,笑笑丫头,老头子好想你啊,你这鬼丫头跑哪里去了?怎么这么久都没消息?害得老头子一阵担心,真是该打,该打。”

    “嘻嘻。”笑笑开心的一手环着他的脖子,一手扯着他白花花的胡子,笑盈盈的道:“白胡子爷爷,笑笑也想你了,对了,我哥哥呢?”她四处张望着,也没见她哥哥的身影。

    而在这时,房中的云曦因听到外面传来的熟悉声音,当下便快步的打开门走了出来,看到那被老头抱在怀里的笑笑时,快步走了过去:“妹妹!”语气中,带着惊喜。

    “哥哥!哥哥!”云笑一见到他,飞快的从老头的怀里溜了下来,迈着短腿跑向云曦。

    云曦伸手抱住她,上下看了看,道:“妹妹,你上哪去了?我们找了你很久,一直都没消息,爹爹娘亲都担心坏了。”

    两兄妹久别重逢,牵着手就进了屋子里聊着,而后面跟着进来的月无双几人看着两人的身影,不由笑了笑。朝老头走了过去,月无双拱手行了一礼:“月无双见过仙翁。”在来的路上已经听林则说这南峰仙翁是唐心和沐宸风的师尊,他自然不能失了礼数。

    “月无双?是月之界的领主?”老头挑了挑眉头,打量着他:“是你送笑笑那丫头过来的?”

    “正是。”他点了下头,唇边挂着温和的笑容。

    “我听沐宸风说,当初有人送了信过去给他,只说笑笑平安,却没提到她在哪里,莫非,当时她是在月之界?”

    “我意外救了重伤的云笑,便将她带回了月之界治疗,当时因为她身上的伤还没好,不宜移动,因此,才没有将她送回去。”他的声音不紧不慢,温和的解释着:“待她伤好后,我收了她为徒,因为前段时间一直走不开,直到现在才有机会带她过来找圣主和真君。”

    “哼!你倒是好快的手脚,收那丫头为徒,有经过我们同意了吗?”老头哼了一声,也不再理会他,自己往桌边一坐,同时招呼着:“老林,过来过来,咱们喝几杯。”

    林则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月无双,道:“无双领主莫要介意,一道坐下吧!”他做出请的手势,请他先落座。

    月无双微微一笑,也并不与老头计较,走到桌边坐下。林则命人端上好菜,又让人准备了几个菜,便与他们同坐桌边,闲聊着,一边等着那房中的两兄妹出来。

    房中,笑笑将她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都跟云曦说了,连着她体内的灵力是如何被解封的,以及她拜了月无双为师这件事情,一并的告诉了云曦。云曦一直听着,在听到她的灵力终于恢复,而且实力也提到了提升时,心下也很开心,道:“太好了,爹爹娘亲要是hida的话,一定也会很开心的,你们今天没有早点来,他们刚走不久,去了金莲宫殿。”

    “我们一路上一直御剑飞行来的,昨晚在一个村子里过了一夜,今天一大早就赶着来了,谁知还见不到爹爹娘亲,哥哥,我有好久没有见过他们了,我好想他们,我们去金莲宫殿找他们好不好?我师傅很厉害的,他会保护我们的。”她拉着他的衣袖软声说着。

    “不行!”云曦当下就拒绝了,正色的道:“我们现在去了定会成了爹爹娘亲的累赘,我听娘亲说,那个叫鸢尾的以前是跟在她身边的,熟悉她的一切,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就算你师傅能保护我们,但也kg会出现意外,我们现在不能去添乱,娘亲说了,在这里等他们处理好了宫殿的事情就过来接我们。”

    听到这话,云笑嘟起了嘴:“好啦好啦,不去就不去。”说着,又像想起什么似的,拉着他,贴着他的耳朵声的道:“哥哥,我告诉你个事情,我师傅的月宫那里种有一棵树,他说那树千年开花千年结果,每次只结十枚果子,结的果子叫水晶琉璃果,吃下一枚果子的话会增加千年功力,我已经想好了,到时我们带娘亲去偷摘他的果子!”说到这个,她的脸上绽放出期待的笑容,灵动的眼中尽是狡黠的光芒。

    此时,月无双还不知她打的是这个主意,还想着用那水晶琉璃果将她拐回去呢!

    云曦听了怔了一下,问:“有这么神奇?”

    “他是这么说的,我也记得月宫里确实有这么一棵树,而且一直开着花,快结果了,我想应该就是那一棵了,到时我们带上爹爹和娘亲偷偷去摘,那个月宫我已经混得很熟悉了,有我带路的话,就能很快的摘到那果子的。”她说着,想到那千年才一结果的水晶琉璃果,不由的咽了咽口水。

    闻言,云曦看了看她,问:“你师傅不会发火?那可是千年才一结的果子啊!”

    “他对我可好了,我要什么就有什么,而且他说我是月宫的主人,他的东西就是我的东西,就算偷摘了那果子他也不会生气的,就算生气,到时我们都把果子吃下了,他气也没用了,嘻嘻。”

    听着她的话,云曦皱着眉头想了想,看着她,问:“他对你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企图?娘亲说,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好,太过无缘无故,必有所图。”

    “我是他徒儿,他不对我好,对谁好?”笑笑眯着眼睛笑盈盈的说着:“再说了,我能感觉到师傅是真的很疼我的,他才不会有企图呢!”

    见状,云曦想了想,这才道:“嗯,那我们出去见见他吧!我也要谢谢他救了你。”说着,牵着她的手往外走去。

    外面的几人喝着酒,吃着菜,说着话,听到开门的声音,不约而同的看去,就见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孩手牵着手走了出来,林则看着那走来的云曦和云笑,再一次感叹自己先前真是大意,两个孩子长得这般一样,他先前看着穿着裙子留着齐眉留海的沐云笑竟然没认出她跟云曦公子的相似。

    月无双也在看着他们两人,目光在云曦的身上打量了一会,又看了看笑笑,果真两人的容颜丝毫不差,唯一不同的就是,云曦的是冷峻的气息,似乎也不常笑的模样,抿着嘴,一副冰山的模样。而云笑则笑意盈盈,讨喜而可爱,那双眼睛灵动而散发狡黠的光芒,怎么看,他都觉得这丫头频为可人讨喜,甚得他心。

    “师傅,他就是我哥哥沐云曦,你看我们是不是长得一模一样?”她笑眯眯的问着,特意再挨近着身边的哥哥,两张脸拼在一起,一副古灵精怪的模样。

    “嗯,模样是一样。”月无双唇角含笑的应着,目光落在云曦的身上:“我一直听笑笑提起你,说当时是你引开了人让她逃走的。”

    云曦看着他,也在暗暗的打量着他,半响,这才道:“多谢你救了我妹妹。”

    “无须言谢。”月无双摆了摆手,脸上带着温和的笑意,道:“笑笑本来打算赶来见你娘亲的,正好没遇上,kg要在这里多等一些时间了。”说着,对一旁的林则道:“这段时间,就要在林城主府中打扰了。”

    “呵呵,无双领主说哪里话,府上能迎来诛位贵客,林则求之不得,求之不得啊!哈哈……”

    这边,因为月无双他们的到来,城主府似乎又变得热闹了些,云曦也因笑笑在此,也没了先前的落寞与寂寥,神色上显得开心了些,带着笑笑便四处去玩。

    而在那一边,沐宸风和唐心以及玄月和墨他们四人在飞出一段距离后,便直接御剑飞行,御剑飞行的话不太会引人注目,他们的身份也不会容易暴光,因为打定主意先去金莲宫殿,在大约十来天的时间后,他们渐渐靠近金莲宫殿的地界,唐心几人打算在就近的一处城镇先找了个落脚的地方,打算先探探情况再行动,可当他们想要进城时,却见那紧闭着的城门站着几名护卫,城门之前还有着一些想要进城而进不了的人。

    “怎么回事?城门怎么关了?”沐宸风的目光落在前面,见那里的人被那护卫赶着离开,一个也不放进去。

    唐心微拧了下眉头,道:“去看看吧!”说着,迈步走向前面。

    “最近封城,不让出也不让进,你们这阵子就先不要进城,快回去吧!”一名护卫长沉声对着那些百姓说着。

    “怎么突然封城了?”一名修士皱着眉头看着那护卫长,道:“什么时候开?怎么就不能让人进去?”

    “无可奉告!”那护卫长沉声说着,只是对身后的护卫道:“看好城门,不许让人进出!”

    那修士听到那话后,皱着眉头,站在城门处看着那紧闭着的城门也不知在想着什么,正打算离开之时,就听身后传来了一声清冷的声音。

    “城门怎么不开?”唐心开口问着,清眸落在那护卫长的身上。

    那护卫长最近几天已经听到这样的话不知多少回了,这样的话他才刚回答,怎么就有人问?他不耐烦的朝那说话的人看去,这一看,却不由的一怔,只见,面前的女子白衣着身,气质清冷如月,绝美而圣洁,让他原本有些烦躁的心情不由的平复了下来,目光掠过面前的白衣女子,落在白衣女子身边的黑袍男子身上,只一眼,便感觉一股强大的威压摄得他心神一震,慌忙的移开目光,开口道:“这是我们城主下的命令,不仅城外的人不能进去,城里的也不能出来。”

    唐心的目光落在那城门上面的两个金色大字上,莲城。她的眸光微闪,看向那名护卫长,道:“开城门,我们要进去。”

    “这……几位,莫要为难我,开城门实在是不行,如果可以开,城主也不会下令封城了。”那护卫长为难的说着。

    “不开城门,总得有个理由吧?”

    护卫长听到这话,犹豫再三,见面前的几人不是容易打发的人,这才开口道:“不瞒各位,城中现在有很多人病倒,为免病情传染开去,城主只能下令封城,为免引起恐慌,这事对外都没说的,城主是为大家好,你们就不要再闹着要进城了,指不定这进去,感染了病源连命都会保不住。”

    那些百姓一听,顿时一惊,看那护卫长的神情也不像说假,不禁一阵后怕,连忙各自散了开去,往回走。城里有病源,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他们当然不能进去。

    唐心几人一听,也不由相视了一眼。病源?

    “城中的人都染了病?是什么病?难道城里没大夫治得了吗?就算大夫治不了,这莲城也是极为繁华的一处城镇,炼丹师总会有吧?难道连炼丹师也治不了?”她沉着声音问着,脸色有些沉了下来。

    “这病源来得诡异,前些日子满城莲花盛开,都在传我们天之界的圣主已经归来,可没几日,莲城中的人大部分都染了病,死的死病的病,城主在里面也是想尽办法将炼丹师和大夫都聚集起来,一起研究着治疗的方案,只是到现在也没进展。”那护卫长说着,对唐心几人道:“几位,我看你们应该不是一般的修士,此时城中确实不适合进去,你们还是走吧!”

    闻言,唐心沉声道:“那你就更应该让我们进去,兴许,我们就有办法压制这病源。”

    “尊者是炼丹师?”那护卫长惊喜的看着她。

    “嗯。”唐心点了下头,应了一声。

    听到这话,那护卫长这才道:“那我打开城门让尊者们进去,也望尊者们心为上,莫要染上病源,进了城门后直走就能看到城主府,我们城主便在里面,只要尊者说明来因,定会有人迎尊者进府。”他说着,挥手示意身后的护卫打开城门,开出一条道来,带着他们几人进去。

    沐宸风和唐心并肩走着,迈步往城中走去,玄月和墨则跟在两人身后,进了城中,他们看到的便是那空荡荡的大街,偶尔有一些城中的护卫队在四处巡视着,而两边的一些酒楼客栈,也半掩着门,以他们几人的修为而言,不难听到那些客栈和酒楼里面有人在说话着。

    他们并没有直接去城主府,而是来到一间酒楼的前面,说:“我们先在这里歇歇脚吧!喝口水后再去看看。”唐心看了几人一眼,轻声说着,眼尖的瞥见空气中似乎有某种虫子在飞,那虫子很是细,不注意,根本察觉不到,她也没在意,迈着脚步往前走着。

    迈步朝酒楼走去,那半掩着门的酒楼门里站着一名二,见他们几人要进来,目光在他们的脸上打量了几圈,而后笑问:“几位是刚从城外来的?”

    “嗯。”沐宸风点了下头。

    见状,那二这才放下了心,笑容满面的将他们迎了进来:“几位客倌里面请里面请。”笑着带他们走进了里面,这才问:“几位,是要在一楼坐还是上二楼雅间?”

    “一楼吧!找个靠窗的位置给我们。”沐宸风说着,深邃的目光掠向一楼的众人,那些人有的是修士,有的是普通百姓,看到他们几人进来,那目光都不约而怀的落在他们的身上,带着打量与探究。

    “had,这边来,这边正好有位置。”二带着他们往一旁靠窗的桌子而去,正好,四个人一桌,待他们坐下后,二道:“客倌,先来点什么呢?我们这里的招牌菜&buu,要不要来几个菜,再来壶酒?”

    “嗯,就按你说的做吧!”沐宸风点了下头,示意他去安排。

    “had,几位稍等一下,马上就上菜。”二笑着走开了,扬声喊了几个招牌菜和一壶酒。

    不多时,另一名二端上了酒菜,正要退下时,就被沐宸风唤住了:“二,大街上的人呢?怎么一个也没见着?”

    “呵呵,客倌,你们刚进城不hida,如今城中大部分的人染上了奇怪的病,那些染病的人被城主命人关到了一个地方,而一些没染病的也不敢在外到处走,怕染上了病源,所以你们既然来了我们这里,便也不要到处走,外面眼下也不安全,现在我们楼上还有客房,几位要不要顺便订几间?在这里住下?”

    听到二的话,唐心看了沐宸风一眼,便也开口问:“不是说城主和一些炼丹师以及大夫在查了吗?难道还没查出病源来?”说着,目光朝这楼中的众人扫了一眼,道:“难道这里的人都不出去?整天呆在这里?”

    “是在查了,只是一直没结果,我们想出去也不敢啊!”听到他们谈话的一名修士说着:“现在还不知到底是怎么感染那病源的,眼下当然是呆在这里最安全,而且我听说,那些感染病源的都被关在一起,就是死在里面了没人敢进去抬出来。”

    “是啊!这城门都封了好些天了,你们是怎么进来的?那守城门的人怎么就放你们进来了?不是说不能进去的吗?”另一名修士也开口问着。

    唐心看了他们一眼,道:“我是医者,兴许能帮上忙。”听着那些人这么说,当下也没心思吃东西了,对沐宸风他们道:“看来病情很严重,我们去城主府看看吧!”

    “嗯,走吧!”沐宸风站了起来,玄月和墨也跟着站了起来,几人在桌上留下了一些酒菜钱,便迈步往外走去。

    “哎,客倌,那地方真的不能去的,城主府那里每天也有感染的人,不能去的。”二扬着声音喊着,只是,那几人连头也没回,依旧迈着步伐往城主府而去。

    “那几人是什么人啊?竟然真的不怕死?”

    “我看不出他们的修为,不过感觉好像好厉害的样子。”

    “嗯,他们身上的气势很强大,那白衣女子和那黑袍男子浑身散发出来的明显就是上位者的气势,还有强者的气息,而那后面的那两人身上的煞气也很重,一点也不简单。”

    “那白衣女子说她的医者,看着就不像普通的医者。”

    “嗯,说不定还真有两下子,只可惜,我可不敢跟着去看,白白送了性命。”

    看着他们离开,那酒楼的修士们都在议论着,很多时候,r最先想到的便只虽自保,而不去理会别人,想到别人的生命,他们在乎的只是自己的生命。

    “哎呀,是什么咬了我一口?怪疼的。”一名修士摸了摸脖子处,却只感觉一会的剌疼后便没了感觉,当下也没怎么在意。

    另一边,唐心他们来到城主府,问了守着城主府的护卫,他们说城主去城东那染病百姓那里了,不在府中,听到这话,唐心几人便往城东那边而去。

    因为城中染病的人众多,为免病源传染开去,便将那些染病的归到城东那一块去。几人走在大街上,见大街上除了偶尔遇到的一些护卫之外,真的连一个百姓也没见到,而她又似乎看到了空气中有着一些虫子飞过,不由多看了一眼。

    走了约半个时辰的时间,来到了城东的那一处地方,还没走近,就见那里守着一干护卫,再走近去,看到那里是一排排简单的房屋,里面尽是染病的百姓,有的就睡在地上的草席上,有的睡在大长铺上,一张横着睡了约十来个人,有的靠坐在墙角,有的有气无力的走着,手里端着水,入眼所见之处,皆是病患。

    这是她的子民,是她天之界的子民,看到她的子民这般模样,唐心心中一紧。目光一转,看到了那在病患中的一名清雅出尘的女子,她的身后跟着几名女修,此时,她命人端来了水,扶起了一名老妇人,给她喂了些清水,又跟一旁的一名中年男子不知说了什么。

    “那女子是这里的城主?”沐宸风挑了下眉头,看着身边的唐心。

    “嗯,莲城历代都是女子为城主的,这是从以前就传下来的规距。”唐心应了一声,便迈步想要走进去,却被那守着的护卫拦住了:“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我是医者。”唐心说着,声音不大,却偏偏让那名清雅的女子抬起头来,视线对上了她的视线。

    莲城的城主看着唐心,只是一眼,莫名的心中便是一动,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起身,移步走来,示意那护卫退离下,目光看着唐心,问:“尊上是医者?”因对方气息浑厚,连她都感觉不到她的深浅,因此,以尊上相称。

    “嗯。”唐心点了下头。

    女子拱手朝她行了一礼,道:“我是莲城的城主,白芷琴,尊上请。”她做出请的手势,侧身为她让出一条路来,同时道:“此处诛多百姓身染重病,尊上也要心为上。”

    唐心迈步走了进去,他们几人的身体跟一般人是不一样的,一般的毒对他们都起不到效果,因此,倒也不用担心会感染什么病体,只是,那种她一路走来都见到的飞虫似乎在这里显得越发的多,就连她身边的沐宸风和玄月以及墨也注意到,挥手赶着。

    走进里面,唐心先是观察一下百姓们的脸色,继而蹲下了身,把了一下他们的脉博,当把到他们的脉博时,脸色微沉,像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卷起了那百姓的衣袖,又解开了那人身上的衣服查看了一下,这才站起来看向白芷琴,问:“染病的都在这里了?”

    “嗯,目前染病的都在这里了。”白芷琴应着,问:“尊上,可是有什么发现?”

    一旁围过来的几名炼丹师和大夫听到白城主的话,看向唐心的目光有些不满与轻蔑,道:“就凭她怎么kg看得出来什么?城主,您也太看得起她了。”

    唐心目光一扫,瞥了那些炼丹师与医者一眼,对那白芷琴道:“准备炉锅熬药。”说着,转身走向外面。

    沐宸风深邃的目光也朝那几名炼丹师扫去,低沉的声音带着一丝的冰冷:“你们无能,不代表别人也跟你们一样无能。”说着,也不去看他们那青红交加的脸色,转身迈步跟上唐心的脚步。

    玄月和墨也冷冷的扫了那几人一眼,迈步转身离开。

    唐心在外面停了下脚步,从空间中摘出了一味新鲜灵药的叶子,递给沐宸风他们:“把这叶子揉碎了在脖子处以及手脚擦一下,空气中的飞虫便是感染的病源,注意一点。”虽然说以他们的体质不会yhi,但还是心为上。

    “嗯。”几人接过,按着她说的去做。

    白芷琴看着他们几人的身影,听着唐心的话,眸光微深,顿了一下,对身后的女修道:“准备炉锅熬药。”说着,也迈步跟上他们。

    因为她空间中的药材都是没有种植着的,那用来炼丹就行,熬药的话还得经过炼制过的,因此,她便先去城中的药店,配齐了药材,而随行的除了沐宸风他们之外,还有白芷琴。

    “尊上,那空气中的飞虫便是感染的病源?那种不是普通的飞虫吗?”

    唐心一边捡着药材,配好熬的药之后,又捡了一些干的药材,放到了她的手上,道:“这些让人拿去烧,烧出来的烟可以驱除空气中的毒虫,只要毒虫灭光了也就不会再有人感染。”说着,指着另外的一些:“那些则拿去熬了给百姓喝吧!普通的飞虫可不会让人病成那副模样。”

    白芷琴拿着手中的药,看了她一眼,走出外面递给女修,交待着她去办。

    而在里面,沐宸风则问:“这个时候在这里弄出这些病源来,难道也是那人动的手?”

    “不离十。”唐心说着,道:“她连百姓都可以下手毒害,还有什么是她做不出来的?就因为我回来,就弄出这些事情来,估计也是冲着我来的,而且我感觉,就算此时去金莲宫殿,鸢尾也不会在那里干等着。”

    “那这里的病情控制住我们就去宫殿看看。”

    “嗯。”唐心点了下头,道:“走吧!”

    外面,白芷琴看着他们出来,便迎上去,问:“尊上,我已经让人按您所说的去做了,我想问,这药多久能见效?一些病重的百姓在吃下药后会不会有好转?”

    “你不用担心,就按那个药去熬,病重的就多喝两碗,很快就没事了。”唐心开口说着,看了看天色,道:“那药材燃烧,顶多三天的时间,城门便可以打开了。”

    闻言,白芷琴心下一喜,当即道谢着:“如此,我便代莲城的百姓多谢尊上了,尊上,请移步府上,我已命人备上酒菜,为几位接风洗尘。”

    唐心朝沐宸风看了一眼,见他微点了下头,这才道:“也好,你前面带路吧!”

    “请。”白芷琴做出请的手势,带着他们往城主府去。

    正如唐心猜想的一般,那鸢尾此时确实没有在金莲宫殿之中,自从hida唐心归来,她便打定了一个主意,要与天魔合作,只有跟天魔合作,她才能打败金莲圣主,而她,也只有这一条活路,在前往天之角的那一天,她经过莲城,想到唐心势必会从这里经过,于是便洒下了病源,想要让这莲城变成一个死城,让唐心到时看看,正因为她,才有那么多的人在受人罪,正因为她,才有那么多的人因她而丧命!

    而金莲宫殿之中,她设下重重机关,洒下她精心研制的毒药,她就不信,他们若进了金莲宫殿,还有那个命能活着走出去!她要让她hida,今时今日的鸢尾,早已经不是当年跟在她身边的那个鸢尾,今日的她,有了可以与她对抗的资本!

    ------题外话------

    美r,最后一天了,票票快砸过来啊,过期就浪费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