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90 月无双与笑笑

    天之界,东正城,城主府里,唐心将如今她眼下的情势跟林则简单说了一下,让他清楚的明白了她现在的处境,而林则在知道她现在所要做的事情后,也拍着胸脯保证,会在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照顾好云曦和南峰仙翁,不会让鸢尾的手下抓了他们要挟她。

    在这东正城中呆了两天,这一天,唐心在后院中叮嘱着云曦:“要记住了,这段时间不要外出,免得被人抓走了,还有,一定要跟老头在一起,不要自己一个人乱跑,乖乖在这里等我们来接你。”

    “娘亲,你放心吧!不用担心我们的。”

    “有老头在,你就不用担心这子了,我会照顾好他的。”老头儿笑嘿嘿的拍了拍云曦的头,对着唐心道:“去吧去吧!你们早去早回。”

    “嗯。”唐心点了下头,正打算唤出了火凤,与玄月和墨一同离开,却听云曦惊喜的叫了一声:“娘亲!是爹爹!爹爹来了!”

    唐心一怔,抬头看去,就见火麒麟的背上坐着两个人,一个是帝殇陌,另一个则是沐宸风,而帝殇陌似乎是受了伤还是怎么的,闭着眼睛是沐宸风扶着他的。

    “咦?他们两人怎么回来了?那白发子怎么弄成那副德性?”老头诧异的说着,扶着胡子,看着火麒麟带着他们朝这而为。

    天空中,坐在火麒麟背上的沐宸风看到下方院子里的唐心时,眸光一柔,唇角也不由的勾起了一抺笑容,他让火麒麟往下方而去,直接从半空中往那院子中落下。

    而他的这一举动,惊到了城主府的人,林则在听到消息后,迅速往后院赶来,以为是鸢尾的人找到了他这里来了。

    后院中,待他们落下后,火麒麟站在一旁,而玄月和墨则上前扶住了那昏迷着的帝殇陌,同时看向沐宸风,唤了一声:“真君。”

    沐宸风把帝殇陌交给他们后,朝他们点了下头,便朝唐心走去。那边,唐心牵着云曦也走了过来,云曦快跑着扑进了他的怀里:“爹爹!我好想你。”他仰着头看着他,心中满满的是欣喜与激动。

    “乖,爹爹也想你,你们没事就好了。”沐宸风摸了摸他的头,露出一抺宠溺的笑容。

    “你还好吧?”唐心上前,看着明显有些消瘦的他,柔声问着。

    “嗯,我没什么样事,倒是帝殇陌出了问题。”他伸手将她拉至身边,拥入怀中,紧紧的换抱着她:“我就知道你们会没事的。”

    唐心唇角轻扬,拍了拍他的背,退了开来:“我听老头说你们去天之角了,路上可是遇到不少麻烦?”她的目光掠向那被玄月和墨扶着的帝殇陌,以他们两人的实力,帝殇陌还能弄成这样,可见,这一路他们走得也不太平。

    “是往天之角去了,路上埋下了大量的伏杀,那些人无所不尽其用,连孩都用上了,帝殇陌一时不察,被一个孩剌了一刀在腹部一侧,刀上有剧毒,连你的解毒丹也解不了,伤口还一直在恶化,我便先将他带回来,本想着你们应该也快到这边了,没想到在半路上就看到莲花盛开,进了这东正城,听到你们被迎进城主府,这才过来。”说着,他的声音一顿,看了一旁的帝殇陌一眼,道:“他的伤不能再耽搁了,你先帮他看看吧!”

    “好。”唐心点了下头,对玄月和墨道:“你们将他扶进去。”

    “是。”两人应了一声,将昏迷着的帝殇陌扶进了房里。

    “圣主,可是出什么事了?我听说有火麒麟落入后院,可是有敌人……”林则快步而来,来到院门口时,看到那相拥着的两人,以及那一旁的火麒麟时,愣了一愣,后面的话竟也给忘了。

    见了他,唐心笑道:“没事,是我夫君来了。”她笑着给他介绍道:“这便是我的夫君,玄冥真君。”而后,对沐宸风道:“他是这东正城的城主,林则。”

    玄冥真君?林则心头一颤,猛的想起了玄之界的那一位领主,那一位可以号令万兽的玄冥真君,没想到,圣主的夫君竟然是他,当下,连忙快步上前,恭敬的朝他行了一礼:“林则拜见真君。”

    “起身吧!”沐宸风沉声说着,目光落在林则的身上打量了一下,而后,对唐心道:“先看帝殇陌。”

    “好。”唐心应了一声,迈步与他一步同往里面而去。而老头和林则还有云曦几人则跟在后面,也跟着进去看看。

    进了里面,玄月和墨各站一边,床上则躺着那昏迷着的帝殇陌,唐心走上前,先是看了看他面容上那抺诡异的艳红,再帮他把了把脉,而后,解开了他身上的衣服,露出了他腹部一侧的那一处伤口,看到那一处已经恶化的伤口,她的眉头一拧:“这伤少说也有七八天了吧?”

    “嗯。”坐在桌边喝着水的沐宸风应了一声:“是有七八天了。”要不是他日夜不停的赶路,估计还得耽搁不少时间,也遇不到她了。

    唐心站了起来,对林则道:“你到外面让人端盆清水进来,我帮他将坏掉的肉切除防止再恶化,其他的人,都退下吧!”

    “是。”林则应了一声,迈步往外走去,吩咐侍女端一盆清水进去。

    老头也带着云曦走出去,玄月和墨也跟着走了出去,只有沐宸风依旧坐在桌边。

    不多时,一名侍女端着清水进来,而后便候在一旁,唐心先是洗了一下手,而后拿出刀,先用火焰烧了一下,这才动手将帝殇陌恶化的伤口一点点的清除,侍女一盆清水端进来后,不多时,便端着一盆血水出来,来回走了好几回。

    沐宸风见她清理好伤口恶化的肉后,便走过去,见她在那伤口上洒上药,便问:“这毒可知是什么毒?怎么会这么厉害?他若不是一路上被我塞了不少解毒丹和那伤口洒了药,也活不到现在。”

    唐心一边包扎着伤口,一边道:“鸢尾当年是跟在我身边的,而她最精通的便是毒物,这想必定是她亲自研制出来的毒,我手里头的解毒丹并不能解这种奇毒,只能说,暂时也就吊住帝殇陌的命,至于解毒,我还没想到办法。”

    “连你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毒?”沐宸风有些诧异,居然是她也无法解的毒,看来,那个鸢尾还真的有两下子。

    包扎好他的伤口后,唐心站了起来,道:“本来我打算今天去宫殿看看的,现在你们正好又来了这里,而帝殇陌又弄成这样,估计我是走不了了。”她在桌边坐下,从空间中拿出了一本厚厚的古书来。

    沐宸风走过去,也在桌边坐下,看了眼她手中的书,道:“你大概多久可以找到解毒的方法?”

    “这个还不一定。”她指了指手中的书,道:“我先翻翻书,看看他所中的到底都是什么药形合成的毒,你一路而来,想必也累了,不如,先去休息一下?”

    “也好。”他应了一声,瞥了床上的帝殇陌一眼,又看了坐在桌边没打算离开的她一眼,面色古怪的问:“你想在这里看书?”

    唐心一怔,抬头看向他,待看到他那吃醋般的面容时,不由的轻笑出声:“我帮他清除了恶化的肉,此时他身体还不稳定,随时可能发热,若走了,别人又不懂,到时岂不白忙活了一场?”

    闻言,沐宸风这才站了起来:“行了,那我就先去休息一下。”

    “嗯。”唐心点了下头,便继续将精神放在手中的书上。

    到门边的沐宸风回头看了她一眼,这才迈步走了出去。见到外面候着的玄月和墨,便对他们两人道:“你们留下看她有没什么吩咐,她若没唤你们,你们就不要去打扰她。”

    “好。”两人点了下头在院中候着,而老头则带着云曦到处乱转去了,沐宸风则让人备了水回房沐浴,而后休息。

    唐心在房中翻着书,那一本书所记载着的全是有毒的药材,她翻看了一个上午后,就听到床上的帝殇陌颤抖声音,嘴里还喃喃的喊着冷,她放下手中的书,起身走到床边看了一下,给他的身体注入了一缕灵力气息,而后走到桌边写下了一张方子,拿给玄月,让他去找林则将这些药材捡齐,吩咐人熬给帝殇陌喝。

    因为他一直没醒,玄月让侍女喂下去的药几乎喝不到半碗,见如此,又再命人熬了一碗,再接着喂,足足让他喝下有一碗的量后,他时而冷时而热的身体才稳定了下来。

    是夜,唐心回到了隔壁间,她的屋子,见沐宸风在床上睡着,似乎睡得很沉,她放轻了脚步,来到床边帮他拉高了被子,看着他疲惫的面容,想伸手去抚一下他的脸,却又怕惊醒了他,将手伸回,她来到外间,走到桌边坐下,再度拿出那本药书,翻看着。

    夜,渐深,四周静悄悄的,唐心点着灯坐在桌边翻看着书,厚厚的一大本,已经被她翻到了最后,也就剩下不到十几页了,她打了个哈欠,突然间,身上一暖,一件外袍披在她的身上,一双温暖的大手也握在她的肩膀上,她微回头,看到了醒来的沐宸风,便露出一抺笑容:“你怎么起来了?”

    沐宸风深邃而泛着柔情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从后面伸手搂住了她,道:“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睡?帝殇陌那子一时半刻又死不了的,让他在床上多躺几天也没关系。”

    听到这话,唐心轻笑出声,打趣的道:“现在知道吃味了?那你先前怎么就把他带回来了?把他随便丢下不管他的死活不是更好?”

    “谁说我吃味了?你夫君我才不是那等心眼的人。”他低笑着,拿掉了她手中的书,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往里间走去:“不过为了那子熬夜,我是会心疼的,咱们还是早点睡吧!”他的唇贴着她的耳朵,低声说了几句悄悄话,只见唐心满脸羞红,娇嗔了他一眼:“没个正经。”却是将头埋入了他的怀里,惹得沐宸风低笑出声。

    夜,正深,屋中,春意盎然,情意正浓……

    次日,夫妻两人双双出门,迎面而来的便是老头和云曦,云曦看到他们,快步的跑上前去:“爹爹,娘亲。”

    “嗯。”沐宸风应了一声,朝老头看去:“你们怎么这么早?”

    老头挤眉弄眼的看着他们,道:“你一来就把曦儿挤走了,害得他得跟老头睡,这子一大早就起来了,说要来等你们,老头我能不来吗?”

    唐心摸了摸云曦的头,对沐宸风道:“你们聊,我去看看帝殇陌怎么样。”说着,往走往那隔间而去,留下老头和沐宸风以及云曦在院中。

    “爹爹,有没妹妹的消息?”云曦牵着他的手,仰着头问着,昨日便想问了,就是一直没时间问。

    “你不用担心笑笑,她很好,没事。”他牵着他的手来到院中坐下,吩咐了院中侍候着的侍女准备早点。

    不多时,玄月也走了出来,来到桌边与他们一道坐下。而在帝殇陌屋中,墨见唐心进来,便唤了一声:“主子。”

    “嗯,他今早有没什么反应?”说着,走到里面的床边,看了一下他今日的脸色。

    “今早醒来了下,又昏了过去。”墨说着,站在她的身边。

    闻言,唐心点了下头:“很好,今天我试炼一味解毒丸让他试试,在此之前,不要让他吃东西。”

    “是。”

    唐心把了把他的脉博,便起身走往外走去,一边对墨说:“出来一起吃点东西吧!”

    “好。”墨应着,跟在她的身后一道走出。

    几人在院中吃了早点,因为唐心他们在这里,沐宸风也不打算再赶去天之角了,而是打算等她解了帝殇陌身上的毒后,跟她一道去金莲宫殿,先除了那个叫鸢尾的女子。

    吃过早饭后,唐心对几人道:“天之界有束缚之力,你们身上的实力也受到压制,今日,我便解了你们身上的束缚,让你们的实力可以恢复原来的品阶。”

    沐宸风一听,便问:“你不是还要炼解毒丹吗?帮我们解去束缚可会消耗你的灵力气息?若是太费灵力,可以先缓一缓再说。”

    “是啊唐心丫头,老头我现在的实力也没人动得了我,解不解老头是没什么关系的。”老头儿嘿嘿笑着,反正他这副乞丐模样,也没人会对他下什么手,再说,就算是有实力比他厉害的他也遇不到,遇到了,他也不一定会输。

    唐心一笑:“不会,天之界遍布我的精神力,在这里就是我最大,无论我要怎么调动体内气息,都能迅速的恢复过来,不用担心,来吧!你们站到一起,我帮你们解了。”

    听她这么说,他们这才点了下头,几人围成一圈,站好。唐心站在他们当中,双手在身前结出一个印记,莲花圣手一转,一股金色光芒随着从她的手中弥漫而出,覆盖上他们的身上,最后,形成一道光流射入天空之中。

    几人只感觉身体的灵力猛然窜起,似乎冲破了什么一般,浑身一阵舒爽,低头一看,见身上金色光芒渐渐消散,他们试着运起体内灵力,清晰的感觉到实力恢复到巅峰时期。

    “哈哈哈,真是不可思议,果然是非同凡响啊!”老头儿哈哈大笑出声,握紧了双手凝聚着灵力气息,笑眯眯的对唐心说:“唐心丫头,真有你的,好了,老头的实力恢复过来了。”

    唐心笑了笑:“你们调息一下吧!我去后山炼丹。”她朝沐宸风点了下头,便迈步走出院子,朝外走去。

    在唐心他们在这里耽搁的这段时间,离天之界的不远之处,几抺身影也在渐渐靠近着天之界的东正城门,那几人,不是别人,正是一身月牙白袍的月无双和一身紫色衣裙的沐云笑,以及身后跟着的两名黑衣护卫。

    “师傅,我们还有多久到天之界啊?”沐云笑迈着腿跟在月无双的身边,边走,边仰着头问着。

    月无双低头看了身边的丫头一眼,笑道:“还有一天的时间应该就能到了。”据他所知,金莲圣主已经回到天之界,而就在数日前,天之界从不盛开的莲花盛开,此事已经渐渐传开,相信各地的领主都已经听到消息了。

    “那我娘亲他们也已经到了天之界了吗?”

    他看着前方的路,微点了下头:“嗯,前几日便有消息传出,天之界莲花盛开,想必,你娘亲已经踏入天之界的地界了,只要我们到了东正城打听一下,应该可以打听到他们的消息。”

    “太好了,我好久没见到娘亲了,好想她,也不知爹爹和哥哥是不是也在那里?”沐云笑欣喜的往前蹦跳了几步,回头对他道:“师傅,我们这样走一天的时间真的能走到吗?要不,我们就御剑而行吧!那样应该快点啊!”

    “不用急,既然知道他们在天之界就一定会遇到的,再急也可能一下就到了那里。”月无双睨了她一眼,道:“你一直说要快点才御剑飞行了一路吗?现在若不缓缓,你确实你的灵力气息能抵挡得住这样日夜不停的消耗?”

    被他这么一说,笑笑吐了吐丁香舌,这一路他们确实是大部分时间都飞掠而行,再这样下去,身体也会吃不消的,唉!走就走吧!反正都要到天之界了,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

    走在前面的笑笑看着空无一人的路,问:“师傅,这里一带怎么连个人影也没有?这通往天之界的路,不是应该也有人的吗?”

    “此处还不是天之界的地界,而且这一带是山路,山路平时就是没什么人的。”月无双好脾气的说着,她问什么,都温声解释着。

    “喔!”她有些无趣的应了一声,边走边摘着路边的野花玩。

    一行人走到傍晚时分,才看见一处村庄,便打算在那里借宿,走近时才发现,天色还没暗,这村子便是挨家挨户都关上了门,连半个人影也没瞧见。

    月无双牵着笑笑的手,并没有走近,而是朝身后的护卫示意了一下,让他去看一看,他们则在原地等着。

    看着村子似乎有些不同寻常,笑笑好奇的眨着眼睛:“师傅,这村子怪怪的,你说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跟在我身边,不要乱跑就行了。”月无双说着,目光看着前方的村子。不多时,便见那黑衣护卫走了回来。

    “主子,村子确实有古怪,好像被人控制住一样,开门的一名老妇人神色不定,言语慌乱,属下断定,屋内定是有人。”

    月无双牵着笑笑的手,道:“这里都是普通村民,既然碰上了就去看看吧!”说着,迈着脚步往前走去。

    屋内的人透过门缝看到他们几人靠近,有些紧张的对那老妇人道:“告诉你,别乱说话,否则,你儿媳和孙子命都要不保!”

    “是是是,大爷,求你不要伤害他们,不要伤害他们,老婆子一定什么话都不说,什么话都不说。”老妇人惊恐的点着头,唯恐自己的儿媳和孙子被杀害了。

    “这药下在他们吃的东西里,如果办不到,老子就先杀了你孙子!”那修士压低着声音威胁着,将手中的药塞给老妇人,而后,才从后面的窗口跃了出去。

    老妇人颤抖的将药收入怀里,听着外面传来的敲门声,脸色苍白的上前开门,看到那惊为天人的男子时,微愣了一下,低下头,见那站在男子身边的女孩正笑眯着眼睛看着她。

    “老奶奶好。”笑笑一脸的天真无邪,笑眯着一双眼睛,看起来很是讨人喜欢。

    老妇人看着笑笑,又看了看那天人般的男子,站在门边,问:“几位,你们这是?”

    “老人家,我们路经这里,走累了,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喝口水,不知老人家可否行个方便?”月无双温和的说着,他气质如月,面带笑容,整个人就是给人一种温润尔雅的贵公子感觉,再加上声音又温和,让人见了不由的放下心防,多了一分的亲切。

    老妇人为难的看着月无双,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这位公子,你们还是快些赶路吧!”

    “老奶奶,我们走累了,走不动了,你就让我们休息一下吧!”笑笑软声说着,笑眯着眼睛看着她:“我们就休息一晚,一晚就走了。”

    “这……”老妇人看了看他们,最后,叹了一声,道:“那进来吧!”这才侧过身,让他们进来。

    进了里面,跟在月无双身后的两人朝周围看了一眼,神识释放而出,感觉到周围没人后,这才朝月无双点了下头。

    月无双带着笑笑在桌边坐下,直接便开口问:“老人家,天色还没暗,怎么这里挨家挨户都闭门不出?”

    老妇人正在帮他们倒水,拿着怀里的那包药,不想下,又想到她的儿媳和孙子,下,又怕害了这几人,一时间,左右为难,摇摆不定,最后,还是将药收了起来,惨白着脸色,端着茶水过来。

    “老人家?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事情?若是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可以说出来。”月无双温和的说着,看着那脸色惨白神情悲切的老人,却不想她突然间扑通一声跪了下去,让他们有些意料不及。

    “公子,求公子救救我们村子吧!”她终是忍不住的声泪俱下,跪倒在月无双的面前。

    月无双示意冷语将老妇人扶起,这才温声道:“是否村子里来了一些不该来的人?”

    老妇人一惊,继而惊喜的看着他,猛的点了点头,她知道,自己求对人了,他们这几天定不是普通人,说不定可以收拾那些人,当下,连忙道:“公子说得不错,十天前,有十几名修仙者经过我们这里,就将我们村子里的人都给抓起来关到一处屋子里,因为我们这里再过不久便是天之界的地界了,偶尔会有修士或者一些富贵人家经过在此落脚,那些人就暗中用药将人杀死,抢了他们身上的财物,老婆子的儿媳和孙子也被抓着关起来了,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求公子救救我们吧!”

    闻言,月无双露出一抺笑容,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将计就计,老人家,你就这样……”他教着她怎么做,而后,几人便装做中了药的模样,趴倒在桌边。

    老妇人按着月无双说的去做,不一会,便来了几名散散,见到他们几人已经昏倒,哈哈大笑着便准备将他们绑起,却不料,还没料到他们,一个个就被点住了穴道站在原地动不了,惊呆了那一旁的老妇人。

    “嘻嘻,冷语,你们动作真快,我都还没碰到人呢!就被你们点住了。”笑笑看了那被点住的几名散修一眼,来到月无双的身边:“师傅,这些人都是散修。”

    “嗯。”他点了下头,看着那惊恐的看着他们的散修,道:“身为修仙者,竟然对凡人下手,你们好大的胆子。”

    那几人被点住穴道,身体动不了,连话也说不了,只能这样看着他们,但见他们几人浑身散发出来的威压与气息,只感觉冷汗直渗而出,想要求饶,却说不出话来。

    月无双手一转,一点光芒从指间弥漫而出,注入了他们的眉心之处,原本还一脸惊恐的几名散修,突然变得双眼无神。与此同时,月无双对一旁的冷语两人道:“去吧!把村民都救出来,至于那些散修,都杀了。”

    “是。”两人应了一声。也就在同时,那几名双眼无神的修士突然眼睛又恢复了神采,只是,他们似乎没看见月无双似的,只是上前将冷语两人的手扣住,带着他们往村尾走去。

    “师傅,我也想去。”笑笑拉了拉他的衣袍,撒娇的说着,谁知却被他伸手抱了起来,坐在他的大腿上:“你就乖乖留在这里别去惹事。”

    一旁的老妇人看到月无双刚才施展的光芒,震惊又不可思议,回过神后,已经不再叫公子,而是叫仙人,说让他们先坐后,她到里面屋子里给他们做点吃食。

    “师傅,冷语他们能行吗?要不,我跟去帮帮忙吧?也好玩不玩?”笑笑转动着眼珠子,仰着头望着月无双。

    “喝水。”月无双端着水递到她的唇边,笑笑本能的开口喝了一口,又打算说话,谁知他从空间中拿出了一枚灵果塞到她嘴里:“吃个果子,少说话。”

    连句话都没说出来,笑笑瞪起了眼睛,嘴里被那枚灵果塞得满满的,不过这灵果又是她喜欢吃的,一时倒也不再开口,啃了几口果子,眼珠子一直在转动着。

    月无双似乎对冷语两人很是相信,也不过问,也不去看,等着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远远的似乎传来了十几声惨叫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阵杂乱的脚步和低低的哭泣声,由远及近,来到了老妇人的屋前。

    “奶奶,奶奶……”一七八岁的男孩从外面跑了进来,边跑边喊着,当看到屋子里的人时,吓了一跳,缩到了一旁。

    而此时,老妇人听到声音从里面出来,看到孙子没事,欣喜得眼泪直流:“二蛋子!太好了,你没事太好了。”老妇人快步上前抱住了男孩,又似乎想起什么来一般,连忙紧张的问:“你娘呢?她怎么样?”

    外面,被救出来的村民都跪在了外面,朝着老妇人屋子拜了又拜,口中喊着:“多谢仙人相救,多谢仙人相救。”

    冷语两人走了进来,道:“主子,人都救出来了,大部份村民都没事,只是有些被打伤,也有些饿晕了过去。”

    “让村民都回去吧!”月无双说着,低头看了怀里的笑笑一眼,笑道:“你不是想去看看吗?去吧!那些受伤的就交给你了。”

    笑笑一听眼睛一亮:“好,包在我身上。”她溜了下去,快步的就朝外面跑去,看到外面跪就着的众人,扬着声音笑眯眯的道:“你们都回家去吧!我师傅说不用谢他,还有,你们谁身上有伤的,留下来,我帮你们看。”

    那些村民一见,对方只是一个奶娃儿,有没自家的娃儿大还一回事呢!会治伤?但他们村子里没有大夫,被关了这些日子,有的被打得身上尽是伤,此时也就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至少,这个娃儿是那仙人的弟子,也应该是仙童,想来也是很厉害的,当下,那些受伤的便都上前。

    好在,这个村子里年轻的夫妇都到城中干活,村子里除了一些老人之外,便是孩,再有的便是三十到四十来岁的一些中年人,妇人也都晒得皮肤黑黄,那些修士也看不上,因此,倒没对这些妇人们为下手,因此,只是有些受了一些伤而已,因为修士杀害凡人对自身修为是有影响的,所以那些人只是打了这些人,并没有杀害他们,倒是过路的一些修士却是死在那些散修手中有不少。

    直到天色暗下,笑笑才将村民的伤口包扎好,累了大半天,却很是开心的走了进屋,屋中,月无双坐在桌边,手中拿着一本书在看着,听到她的脚步声回来,目光从书中移开,看向了她,见她一脸灿烂的笑容,目光也不由柔和了几分:“累了吧?过来喝杯水。”他放下手中的书,给她倒了一杯水。

    “师傅,我今天帮了不少人呢!那些村民原本不相信我会医术,说我比他们家的孩子还,不过后来一个个都信了,都叫我仙童,嘻嘻,仙童,我像仙童吗?”

    闻言,月无双低笑出声:“仙童?怎么可能,你就像个乞丐,浑身脏兮兮的。”说着,拧了拧她的鼻子,却不料她大声的嚷嚷着:“不能总拧我鼻子。”

    “好好好,不拧你鼻子。”他低笑着,问:“饿了没?”

    “嗯嗯,饿了,肚子快饿扁了。”她摸了摸肚子,趴在了桌子上,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冷语,去把老人家准备的吃食拿出来。”月无双对一旁的冷语吩咐着。

    “是。”冷语应了一声,往后面走去。不多时,手里端着一盘烙饼放在桌面上,再进去,端出来一锅米粥,还有两个菜。

    笑笑朝周围看了看,不见那老妇人他们,便问:“师傅,我们霸占了老奶奶的屋子吗?他们呢?怎么不见了?他们不用吃饭吗?”

    “老人家的儿媳不是受了伤吗?那老人家带关她孙子去照顾着,她们家在后面还有两间屋子,把这前面让给我们住了,吃食也是她们准备好的,你就吃吧!”他边说着,边给她舀了一碗米粥,又拿了块烙饼给她。

    “哎,有烙饼,我最喜欢吃烙饼了。”笑笑眯起了眼睛,接过烙饼咬了一口,又喝了一口米粥。而一旁的月无双则给她夹着菜配着米粥吃着。

    “冷语,你们要不要吃烙饼?”笑笑拿着手中的烙饼问着那站在一旁如门神一样的两人。

    “属下们吃个辟谷丹,不吃五谷。”冷语开口说着。

    “这真的很好吃,你们真的不要?整天吃辟谷丹哪有什么用,修仙嘛,活那么长的命,就是要好好享受好好玩的,要是都像你们这样,还真无趣。”她边咬着烙饼,无视着两人抽搐的嘴角,边说:“这话可是我娘亲说的,她说修仙者要是辟谷那会少吃到很多世间的美味,再说,修仙者的寿元那么长,要懂得享受,要不然修仙也是白修了,她还说,等除了天魔之后,还要带我们四处去玩,看遍天下美景,尝遍天下美食。”

    听着她的话,月无双笑了笑,道:“以后你跟在我身边,我带你四处去玩如何?”却不想,在听到她毫不留情的拒绝后,脸上的笑意一僵。

    “不要。”笑笑很是干脆的拒绝着,道:“我当然是要跟我爹爹娘亲还有哥哥他们一起去玩才好玩的啦!师傅你就乖乖在宫殿里修炼或者看书,等我以后玩回来了,给你带好吃的,嘻嘻。”

    月无双看着她,缓了缓脸色,轻咳了一声,睨了那吃得正欢没良心的丫头一眼,道:“我们月宫的水晶琉璃果似乎也快成熟了,这果子可是千年一开花,千年一结果,吃下一颗,不仅可以延年益寿,还可以增加千年功力,估计你若不跟我回月宫的话,这果子你是尝不到了。”说着,一副可惜的模样摇了摇头,道:“错过了这一次,可就得等到两千年后了。”

    “啊?还有这样的果子?”笑笑听得眼睛一亮,连咬着烙饼的动作都顿了一下,只差没流下口水来,问:“师傅,你吃过那果子?是不是很好吃?我怎么没听说过有这样的果子?”

    “我只吃过一次,那味道……”他睨了她那唾涎的模样一眼,道:“算了,还是不说了,说了你若吃不到,岂不让你干馋着。”

    云笑不由的咽了下口水,狠狠的咬了一口烙饼,又吃了一口米粥,又仰着头眨了眨眼睛,看着他道:“那师傅,你就不会给我留一枚?”

    月无又只是看了她一眼,也不再开口,端着面前的米粥,也喝了一口,明显的就是想吊着她的胃口。

    听不到他接下来的话,云笑一颗心痒痒的,想着那果子到底是什么果子?是不是真的那么神奇?吃下一颗就能有一千年的功力?真的假的?那果子的味道又怎么样?是不是也很好吃呢?

    这一夜,她满脑子都在想着那水晶琉璃果,直到,沉沉睡去,还微张着嘴,流着口水:“果子,我要吃果子……”

    睡在她身边的月无双看着她熟睡中还念着那果子,嘴角不由的勾起了一抺得逞的笑容,伸手将她搂入怀中,盖上被子,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