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8 拜见圣主!

    东正城的某一条街上,唐心几人找了间酒楼坐下,点了些东西吃着,那掌柜的笑呵呵的迎了上来:“几位,今天我们酒楼里的酒菜一律半价,你们尽的吃喝,我们城中莲花盛开,我们天之界的金莲圣主重归而来,全民同乐,全民同乐啊!呵呵……”说着,笑着走开了,一边唤着:“二,准备鞭炮到酒楼大门放响!”

    云曦看着那掌柜走开后,这才对唐心说:“娘亲,你回来了,他们都很开心呢!”

    唐心笑了笑,夹了东西给他吃:“吃吧!吃完我们去转转。”

    “好。”云曦点了下头,又像想起什么似的,问:“娘亲,你说爹爹也在这里吗?他是不是已经到了这里?这东正城大不大?我们能不能遇到他?”

    “他应该已经到了这里的了,只是不知会在这里等我们,还是先去了天之角。”唐心说着,目光落在外面那些溢满欣喜笑容的百姓脸上,道:“天之角封印着天魔,若是被他跑了出来,最先受害的便是天之界的子民。”

    一旁的玄月想了一下,问:“主子,那接下来我们是先去天之角还是先去天之界的宫殿?”

    听到这话,唐心勾了勾唇:“天之角在天之界的最角落处,离此甚远,没个一个月的路程也到不了,但金莲宫殿则不同,半个月路程便可以了,不先除了那叛徒,又如何能安心除天魔?”她端起酒杯轻晃了一下杯中的酒,而后轻抿了一口,轻声道:“这么多年,也是时候该回去看看了。”

    几人在酒楼吃了饭后,便一同往外走去,先应了云曦之求,去城南莲花池看莲花,当他们来到城南莲花池时,那周边仍围着还没散去的赏莲人,而在众人的前面,那几乎一望无际的莲花池盛开着各佧种类的莲花,每个种类似乎是各占一方莲池,然而这些不同颜色不同种类的莲花连在一起拼成一片莲花池时,那种美,确实是令人赞叹不已。

    他们几人来到了前面,看着眼前的美景,心下也不由的出一声赞叹。云曦牵着唐心的手,看着前面那种类不同的莲花,他指着其中一朵问:“娘亲,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种的莲花?有些我以前都没见过的,娘亲,那一种是什么莲花?长得真好看。”

    顺着他的手看去,唐心微微一笑:“那一种叫大洒锦,又名玉蝶虎口,大部分为白色,瓣基微淡绿黄色,尖端嵌块状红、绿斑块。花色红、绿、黄、白相映,荷中绝类,天之界也为莲花之乡,有着别的地域没有的品种,而且别的地方种养不活的品种,到了这里,都能轻易活下来。”

    旁边的人听到她的话,惊叹之余更是打量着她,因为他们虽知莲美,却也只知道几种较为常见的,而今莲花盛开,有很多都是他们不曾见过的,连他们都说不上来的莲花品种,这女子却能说得上来,不由的让人对她多了几分好奇与打量。

    这一打量,方见,这女子一身白衣,飘逸绝尘美若天仙,浑身散着一股清冷神圣的气息,她此时站在莲花池前,那一身的气质与绝美的容颜都让人惊艳不已,仿佛见到了莲花仙子一般。

    “娘亲,我们到别处去看看吧!”已经见过这莲花池盛开的莲花了,这里人又太多,挤着也有些不太舒服。

    “好。”唐心笑着点了下头,牵着他的手正要往回走,就听见周围突然传来的惊呼声和怒骂的声音。

    “那女子是什么人?怎么能这样!”

    “就是,那莲花开得那么美,她竟然踩着莲花在池上玩耍?太可恨了!”

    “你们看,被她踩坏了多少莲花了?那些开得正好的莲花都被她的脚踩折断了下去,这女子太恼人了!”

    “快出来!那女子!谁让你踩莲花的?快出来!”

    “出来!出来!该死的!快出来!”

    “那是谁家的姐?怎么这般不懂事儿?谁出去将她带回来?”

    周围赏莲的众人看到那盛开着的莲花竟被那女子那样踩坏,又气又恨的指着那女子大骂着,又有人喊着让两个修为好点的修士出去,将那女子给带回来。

    “我们去!”两名修士从人群中走出,提气飞掠而起,心的避开着不伤着满池的莲花,踩着莲叶往那女子而去,谁知那女子看到有两名修士朝她而来,竟是咯咯笑着,扬着衣裙再度轻跃,对着那两名修士喊着:“你们做什么?不过一池莲花而已,要不要活像踩了你家祖宗的坟一样?”

    周围的众人听到这女子的话,更是大怒:“没教养的臭丫头!这是哪家养出来的野丫头,竟然这样气人!”

    “看她的衣着打扮应该不是我们天之界的人吧!咱们这里的人谁不知莲花不能用来踩?就是三岁娃都知道,这女子还偏偏这样做,真是可恨!”

    “去!让人报了城主去,把这臭丫头抓起来好打一顿!让她触犯我们天之界的威严!”有人大声的喊着,便有修士迅速离开,往城主府而去。

    他们天之界的人都知道,莲花可观,可赏,可用来制作吃食,从花到藕,浑身是宝,这么多年虽然从没见过莲花盛开,但他们吃过的莲食品也不少,莲花不仅是他们最喜爱的花,更是象征着他们金莲圣主的一种花,将莲花用脚来踩,这就已经触怒了他们,而那女子,竟然还口出恶,简直就是欺人太甚!若不惩治一番,岂能让她记住今日教训!

    “嘻嘻,来啊,来啊,你们抓不到我!”

    那女子身轻如燕,又借着踩莲而轻跃而起,轻易的避开了那两名修士,而那两名修士因只踩着莲叶,又要顾着不伤及莲花,一时间竟也无法近她的身,看着她脚下不留,一脚就踩坏一朵莲花,不禁怒火冲上心头:“你这女子,当真好生大胆!若不马上回岸边,等会有苦头你吃的!”

    “娘亲,那人真让人讨厌。”云曦皱着眉头,嫌恶的看着那名踩莲的女子。别人都在赏莲,她却用脚在踩,真的让人很是不喜。

    唐心笑了笑,摸了摸云曦的脑袋,抬眸看向了那名身轻如燕的女子,伸出手,弹指间,一抺气流袭了出去,无声无息,却让那名女子整个人咚的一声栽进了莲花池中。

    “啊……”

    那女子大惊失色,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掉了下去就喝了好几口水,伸着手在莲花池中扑腾着,明显是不会水的人:“救、救我……救我……”

    那两名修士看到她掉进池里,不由一怔,他们可没碰到她,她是怎么掉下去的?虽疑惑,却也没多想,只是站在荷叶上冷笑着:“你不是很能跳吗?那就在水里跳个够吧!多喝几口水,洗洗你的肠胃也好。”那两人不急着将她带上来,本就打算给她个教训,现在她掉水里了,正好让她扑腾一下。

    “咳咳……救、救我……咳……”她伸着手扑腾的,想抓住东西稳住身体,只是,周围哪有什么东西可以抓,眼见着身体渐渐的沉了下去,那两名修士才将她拉了起来,带往池边将她丢下。

    “咳咳!”那女子脸色苍白,浑身湿透,身上衣裙紧贴着身体,只是,因为那是莲花池,池底下可是泥,她在里面扑腾了那么就久,此时早已经一身的泥土,狼狈得让人不由退开了一步。

    唐心瞥了那女子一眼,见不远处赶来的一行人,便牵着云曦的手:“我们走吧!”几人往前人群外走着,耳边似乎还能听到身后传来的威严声音。

    “什么人胆敢踩我们天之界的莲!真是好大的狗胆!抓起来,带回去!”东正城的城主厉声怒喝着,命人将那女子抓起,无意间的抬眸一扫,看到那几抺渐行渐远的身影,那几人身姿绰绝,气势不凡,那两名黑衣男子气质更是如藏锋的利剑,凌厉而摄人,而那名女子……

    他的目光落在那名白衣女子的背影上,莫名的觉得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看不透这个人,似乎,她的身上,有一层神秘而朦胧的面纱……

    几人离开后,在东正城中四处走着,唐心带着他们四处转着,看看这东正城的景象,一面也想看看,能不能碰见沐宸风他们。

    而当他们在城中四处乱的时候,边喝着酒的老头也在四处找着他们,只是,东正城说来为也不,又怎么可能就那么巧的让他们遇上了呢?相隔最近的是,老头从这边的大街走过来,而唐心他们却在那街尾处刚转弯,也不过十几步之差,就没遇上了。

    华灯初上,东正城中却是红色灯笼高挂,城主摆下的宴席,城中百姓也自的准备上吃的,搬上自家的桌椅接着排了下去,这一连,几乎可以说形成了一道最为亮丽的光景,两旁红色灯笼高挂,大街中间摆下各家准备的拿手好菜,菜香美酒飘香在这空气之中,令人闻之胃口大开。

    “看来我们今晚不用上酒楼了,这里都是吃免费的。”玄月看着那长长的一排长龙,眼中涌上了笑意:“主子,这天之界的民风真的让人大开眼界。”

    唐心笑了笑,道:“这叫龙头宴,也叫万家席,也只有大喜事才会摆上这样的宴席,这样的宴席,无论是什么人,谁都可以尽吃喝,而且这都是各家的拿手好菜,今晚确实是有口福了。”

    “娘亲,我听说这龙头宴要摆上三天三夜呢!”他牵着她来到一张桌子处,看着那桌上的菜,不由的咽了咽口水:“娘亲,我们就坐这里吃行不?”

    不等唐心开口,那桌边的主人家便笑呵呵的开口:“几位是外乡来的吧?坐坐坐,不用客气,我们这万家席就是特意招待各方来客的,让大伙都感受下我们的喜悦,都坐下就可以吃了。”

    唐心笑了笑,朝她妇人道:“那就多谢了。”她牵着云曦落座,玄月和墨也跟着坐下,主人家拿出他们自家酿的酒,给他们各倒了一碗,男主人则陪着他们说着话,女主人则在后头忙碌着。

    “各位定是不知道,今天可是我们天之界的大日子,你们知道吗?今天莲花盛开,我们天之界的领主,金莲圣主重归而来了,真是天大的喜事啊!圣主归来,就连城主都下令,免去城中百姓们各种税收三年,而且据说还在有大好事在后头等着我们呢!哈哈哈,来来来,喝酒喝酒!”那男主人欢喜的大笑着,又给他们倒了酒。

    唐心几人陪着说了几句,便尝了尝桌上的酒菜,因为这一夜要尝百家菜,因此,他们也没有吃太多,只是浅尝一下便起身走向下一家。

    而在后面,又有肉吃,又有酒喝的老头儿乐呵呵的笑眯了一双眼睛,直把找唐心他们的事给抛到脑后去了,看着那桌面上摆着的洒菜,还是各家的拿手好菜,他就不禁笑眯了眼睛,一家坐下后吃了些东西,又倒了些酒,便继续往下一家走去,这一路吃了过来,摸了摸已经有些撑的肚子,笑了笑,又再继续往前走着,这一回,他不再随便就坐下吃,而是看上去很合他胃口的他才吃上几口,便又往下一家。

    “娘亲,你尝尝这个,这个好吃。”云曦给她夹了一个看着像烙饼的东西,里面夹着东西,吃起来,脆脆的,里面又有肉和菜,很是爽口。

    “玄月叔叔,墨叔叔,你们也尝尝。”他给玄月夹了一个,正准备将那盘中剩下的一个夹给墨时,一只手却快他一步的拿起了那个烙饼,筷子夹了个空,他微怔的抬头看去,当看到那人时,不由愕然的睁大了眼睛:“南峰爷爷?”

    拿着夹肉烙饼正准备咬下去的老头儿一听声音,顿时一愣,顺着声音看去,当下惊喜的叫了起来:“曦儿?”目光一转,便看到了坐在旁边的唐心和玄月以及墨,他顿时眯起了一双眼睛,哈哈大笑出声:“丫头,原来你们在这里啊!害得老头儿一顿好找,来来来,玄月,坐过去一点,老头儿要坐这里。”他直接把坐在唐心身边的玄月给挤开了,自己在唐心的身边坐了下去。

    看到他,唐心也有几分的意外,问:“老头,你怎么也在这里?”

    “哈哈哈,这件事说来话长,来来来,老头儿慢慢告诉你。”他哈哈大笑着,一边喊着夹肉烙饼,一边含糊的跟他们说起他是怎么到了这里来的,又来了多久。

    “这么说,你在这里见到我夫君了?”唐心也露出一抺笑容来,多久没见了?这老头还是这个不着调的样子。

    “那子早就来了,还带着那个银的子,因为担心那天魔挣脱封印跑出来,两人便先去了天之角,让我在这里等你,今天一见满城莲花盛开,老头就知道定是你来了,只是睡了一觉,醒来时也没见你们,今天一整天老头几乎把整座城走遍了,也没遇见你们,谁知在这里就遇上了,哈哈哈,真是缘份啊!”他拍着大腿大笑着,一边举着酒对玄月和墨说:“来来来,你们两个,陪老头喝杯。”

    知道了沐宸风他们的去向,也听到了他们的消息,唐心也放下心来,她端着酒,跟着老头一起碰杯喝着,只是刚喝了一口,又听老头在那里说着。

    “不过我估计他们路上定会遇到麻烦,现在天之界的那个掌权者定是知道你们来了,指不定会先对他们动手,那子是你夫君的事只要她派人一打听就能打听到了,她也许就会想抓住他来对付你,还有一个就是,他们的实力都被天之界的束缚压制住,这一路过去,啧啧,依老头看,危险性可不低。”

    唐心的眸光微闪,想起了当年那跟在她身边的女子,那个聪慧却也胆大的女子,当年,正是因为她的聪慧,她的胆大,她的出众,才在她步入轮回之道时将天之界交给她打理,如今的天之界看着也许是跟以前一样,但,她知道,这么多年,她培养起来的势力也定然不,想要将她的全部势力歼灭,还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做到的事。

    如今,她的金莲宫殿,估计里里外外应该都是她的人了吧!

    “嘿,对了丫头,老头有东西给你。”喝着酒的老头见她没说话,便伸出了手,在空间中掏了掏,拿出一个盒子递给她:“呐,这是老头来时在路上从十几个修士手中抢过来的。”

    “什么来的?”唐心说话间,便打开了盒子,当盒子一打开,顿时一股光芒便折射而出,看到里面的珠子里,她脸上浮现一丝惊讶,伸手抚上珠子,将珠子的光芒敛去:“将魂珠?竟然被你遇到了?”

    而这时,周围众人的目光却都落在他们几人身上,因为刚才唐心打开盒子的瞬间,那股光芒在这夜色中飞射而出,清晰可见,任谁也无法无视,此时众人的视线落在他们几人的身上,暗自打量着他们的同时,更好奇着,刚才那光芒是什么来的?

    注意到周围众人的目光,唐心便直接将将魂珠收入空间中,而后继续吃着东西:“你的运气还真不错,我一直找不到的东西,你这一路上也能遇到,如今算上这一颗,就只差两颗散落着了。”

    “还差两颗?老头以为你已经收集齐了呢!”

    唐心喝着酒,道:“我打算在这里休息两天,便起程去宫殿看看,到时云曦我不打算带着去,就麻烦你老帮我照看着。”对于如今的金莲宫殿变成什么模样,她现在也没底,自然是不能将曦儿带在身边,鸢尾知道她回来了,以她的手段,定会展开各种埋伏与暗杀,那金莲宫殿那里指不定也设下了重重陷阱,她可以去闯,但曦儿却不能去。

    云曦听到她的话,只是抬起头看了她一眼,并没有说话。

    老头见状,便笑道:“这个没问题,老头这么久没见到曦儿了,让他留下来陪陪我解解闷正好,唉!可惜笑笑那鬼灵精没来,要不然,老头可以带着她上街当乞丐去,那拿了东西不给钱,被人追跑的滋味,啧啧,真的太好玩了,哈哈哈。”

    听到他那为老不尊的语,唐心和玄月几人嘴角都是一抽,无语的别开了头。看他一身乞丐打扮,不用想也知道他又在玩着他那恶俗的趣味,什么不好装,偏偏就喜欢装乞丐,还要被人追着满大街跑的那种,不用说,笑笑要是跟着他,指不定就被带坏了。

    几人在这里说着话,老头更是大笑声不断,而在那前面宴席的龙头之处,正坐中间主位的城主睿智的目光落在差不多百米外的那几人的身上,百米的距离虽说看得不是很清晰,但他乃至尊级别的强者,目光更是锐利非凡,自然能看清那百米之处那几人的一举一动,虽因周围声音杂乱而听得不太真切,但那适才光芒的闪出,再看他们的嘴唇说的似乎是将魂珠三个字,不由的让他深思起来。

    这几人到底是什么人?刚才出光芒的莫非真的是将魂珠?心下疑惑着,目光从那几人身上掠过,落在那一袭白衣的绝美女子身上,夜色的黑暗之下,饶是有灯笼挂着,那女子的容颜也似乎有些让人看得不太真切,他眯起了眼仔细的看着,越看,越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这女子一般。

    是在哪里见过这名女子?不,我应该是没见过这女子的,可怎么偏偏觉得有几分眼熟?

    他心下思忖着,喝着酒,边想着,突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端着酒的手不由的一抖,杯中的酒水溢了出来,这让坐在他下方的几名城中世家家主们纷纷有些愕然。

    “城主?怎么了?”几人不约而同的问着,看着他脸色顿变,端着酒杯的手就那样僵住,目光不可思议的看向前方,似乎看到了什么让他震惊的事一般。

    几位家族的家主相视一眼,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在百米之外,坐在众人当中的一抺白色的身影异常的显眼,因为她一身的白,周围弥漫着一股让人说不出来的神秘气息,容颜绝美,气质出众,飘逸若仙。

    虽说是一名绝美的女子,可也不应该让城主如此失态吧?到底,这是怎么了?几人心下暗忖着,一时间,却也不知怎么回事,只好把目光落在城主的身上。

    莲花盛开,圣主归来……今日,满城莲花盛开,那势必是圣主就从这里踏入,也许,此时还在这东正城中!他怎么到这一刻才想到这一点!圣主归来,势必会经过东正城,到了东正城,也不可能就马上离开的,也就是说,她现在还在这里?圣主还在东正城中!

    想到这一点,几乎是嗖的一声,他猛的从主位上站了起来,因为激动,因为不敢相信,因为那难以压抑的兴奋,他的身体在颤抖着,端着那酒杯的手也在抖着,脸上的表又是说不出的古怪,让那旁边的几位家族的家主也给惊到了,连忙站起来问着:“城主?城主怎么了?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因为此时还在摆宴,他们也不好说得太大声,只好都压低着声音,以免惊扰到正吃得欢喜的众人。

    但那城主此时哪里听得见几人的声音?哪里看到几人担忧的目光?此时,他激动而兴奋的目光落在那百米外,那一抺白色的身影上。他想起来了!他想起来了!他说怎么就觉得那女子的容颜有些熟悉,却偏偏记不起在哪见过,那容颜,那容颜不正是他们东正城中世代留传下来金莲圣主画像的画颜么?她就是金莲圣主,她就是圣主啊!

    没想到,没想到他竟然能在有生之年见到他们天之界的金莲圣主,这、这太让他激动了!而圣主,圣主竟然就坐在那百姓当中,低调的坐在那百姓当中吃着龙头宴……

    心头热血在沸腾着,澎湃激动得让他难以自抑,自他修为入金丹期后,就不曾有过这样的心起伏,此时,心中的激动,兴奋,难以用语表达的欣喜,一一在心头冲撞着,撞击着他的心房,让他的心神俱动。

    看见他一句话也没说,只是脸上表变化万千,时而激动,时而兴奋,时而欣喜,那丰富的表,让他们看着都觉得怪异万分,当看到他那激动的双眼似乎涌上泪花,目带尊崇的看着那名白衣女子时,几人更是心中震惊。

    为何?城主可是至尊强者,为何他会用那种尊崇的目光看着那名白衣女子?那白衣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再三思量着,几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人开口道:“城主,不如,我们去请那位姑娘过来?”

    猛然听到这话,那怔怔失神的城主瞬间回过神来,当即放下手中的酒杯:“不,我亲自去请,我亲自去请。”说着,也顾不得那几位家主的愕然,迈着大步就朝唐心他们走去。

    那城主那样灼热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唐心又岂会没感觉?只是没去理会罢了。如今的天之界,可以说认得她的人也没几个,她不认为这东正城的城主会知道她的身份,只是让她没想到的,在各城当中,都有着历代流传下来的画像,她的画像,被珍藏着,供奉着的金莲圣主画像。

    城主一步步的走近,带着激动的心,步伐虽稳,却有着几分的急促,他的身后跟着的是东正城几位大家世族的家主,因为城主亲自走了下来,身后还跟着那几位家族的家主,原本在畅谈着,尽的吃喝着的众人也不由的朝城主他们看去,奇怪他们怎么会走下来这里。

    尽吃喝的众人都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城主,气氛突然间有了一丝的奇怪,众人似乎也察觉到了那一丝的奇怪,全都静了下来,只有唐心他们几人,依旧喝着酒,吃着菜,听着老头在那说着他在这边遇到的一些事,因为周围的诡异的寂静,老头说话的声音也异常的清晰,清楚而响亮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那些人见老头我一身乞丐装,不是赶着老头走就是骂着老头,嘿嘿,你们猜怎么着?”他挤眉弄眼的看着他们几人。

    云曦听着他讲着事听得正起劲,此时见他停下吊着胃口,便好奇的问:“怎么着?”

    “哈哈,老头我怎么可能是肯吃亏的人?他们赶老头我走,我就走了,然后,到了晚上我又去了,嘿嘿,我将那人家里值钱的东西收刮一空,一点渣也没给他留下,哈哈,当时我就想着,要是带上笑笑那丫头,定会更有趣,哈哈哈……”

    玄月和云曦还有墨三人听了,嘴角一抽,皆无语的看着那洋洋得意的老头,实在是找不到什么话来说他。周围的人在听到他老头干的好事后,更是一个个都瞪起了眼睛,敢这老头是夜半入人府偷东西的贼?

    只有唐心唇边带着淡淡的笑容,似乎早就已经见怪不怪,习以为常。她端起酒壶给他倒了一杯酒,戏谑的道:“你自己乱来就算了,莫把笑笑也带坏了。”

    “怎么可能,那丫头跟鬼灵精似的,她不要带坏老头就好了,老头怎么会带坏她。”老头撇了撇嘴,想起那个古灵精怪的丫头,也不知什么时候能见着,唉,还真有点想她啊!

    而在这时,那一步步走来的城主,却是在离唐心所在的位置三步之外的地方停下了脚步,因为她是坐在桌边,此时,是背对着他的,他没有迟疑,一手提起衣袍的一角弯下了腰,随着腰的弯下,他的膝盖也随着弯下,朝她跪了下去,松开提着的衣袍一角,头低下,双手手掌向下,对齐紧贴地面,将头抵在手掌上,恭敬的行了一记叩拜大礼。

    所有的人都在看到城主下跪的动作后震惊得说不出话来,有的手中还拿着筷子的人,因太过震惊,手中的筷子掉落地面也毫无所觉,东正城可以说是一个主城,但凡进天之界都必经此城,因此,此城城主的实力可以说在天之界各地城主当中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就是见了其他城的城主,他们都得礼待有加,而今,城主竟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跪了下去?跪那个白衣女子?

    城主林则的举动不仅让周围的众人惊呆了,就连那跟在他身后而来的诛位家族的家主也在看到他下跪的举动后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心下心思百转,就在他们都在猜测着,那个白衣女子到底是何身份的时候,竟听到那更是让他们震惊不敢相信的话语传出。

    “东正城城主林则,拜见金莲圣主!”

    一时间,周围静得连根针掉落都能听见,只是,那一瞬间的寂静过后,却是一声声倒抽着冷气的声音,而后,便是震惊而不敢相信的声音。

    “金莲圣主?她、她是金莲圣主?”

    “是、是真的吗?她真的是金莲圣主?”

    “圣主真的来了东正城?真的是金莲圣主?”

    “城主说的,定然不会有错,定是圣主来到了!”

    “对!今日莲花盛开,正是圣主归来之时,真的是金莲圣主来到东正城啊!”

    “圣主!拜见圣主,恭迎圣主重归天之界……”

    震惊而不敢相信的声音过后,是激动又兴奋的声音响起,一个个跪拜下去的身影,口中高呼着恭迎圣主重归天之界,那声音,激动而兴奋,一声比一声高,响遍了这整片天空。

    玄月和墨在看到唐心金莲圣主的身份暴光之后,便站了起来,两人都是一身的黑衣,各站一边。老头儿在看到那城主的举动后,只是挑了下眉头,继续悠哉的喝着酒,只是,这一刻,他并没有再说话。而云曦则安静的坐在他娘亲的身边,看了周围那跪拜下去的众人一眼,又看向他娘亲。

    唐心清幽的目光看着周围跪拜着的众人,缓缓的站了起来,转过了身,看向了那跪在她面前的城主林则,问:“林城主如何得知是本圣来到?”清冷的声音,不紧不慢的响起,夹带着一股灵力气息,还有强者的摄人威压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林则因激动,此时身体还有些微微颤抖着,他微微的抬起头,却并不敢直对她摄人而蕴含威仪的清冷目光,恭敬的应道:“身为天之界的子民,虽不曾见过圣主天颜,但东正城历代城主传下来的有圣主画像一卷,供奉在历代城主的神堂之中,林则今夜才有幸认出圣主来。再者,天之界一直有一则传说,圣主归来之时,便是莲花盛开之际,今日满城莲花盛开,天空金莲至今还未散去,依旧耀眼绽放在夜空之中,本以为圣主已经离开东正城,但今夜偶见,方知圣主还留在城中,还请圣主宽恕林则怠慢失迎之罪。”

    闻,众人这才知道,为何他能认出金莲圣主来,原来,竟是有圣主的画像,难怪,难怪。此时,众人激动敬仰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那名白衣女子,原来,她就是他们天之界的领主,金莲圣主!当真是风华绝代,尊贵无双!

    听到他的话,唐心这才知为何他有认出他来,当下,这才开口:“起来吧!”

    “谢圣主。”林则恭敬的应着,这才站起身来,微侧身站到一旁,不敢站在她的正面。

    唐心看向那跪着的城中百姓,清冷而蕴含威压的声音夹带灵力的传出:“今夜乃是万家席,都起来吧!不必拘束,尽的吃喝吧!”

    “谢圣主!”

    众人欣喜的声音传出,这才纷纷的站了起来,有的则悄然抬头看向她,谁也没想到,金莲圣主就在他们当中,还跟他们一起吃了万家席,想到这一点,一个个都欣喜不已,那些招待过唐心他们几人的,更是兴奋不已的跟身边的人说着,就在先前,金莲圣主他们就坐在他们的桌子上吃他们做出来的菜。

    见众人的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而且有她在这里,估计城中百姓也无法放开的吃喝,唐心看了众人一眼,便对城主林则道:“本圣会在这里留几天,这几天就暂住你城主府吧!”

    闻,城主欣喜万分的应下:“林则万幸,城主府能迎来圣主入住,真是天大喜事,圣主,这边请。”他没想到圣主会在这里留两天,还住到城主府中来,这真是太让他激动了,他要极力的克制住那欣喜若狂的心才不至于太过失态,顾不得身后的众人,他在前面引路,带着他们往城主府而去。

    而随着唐心他们的离开,龙头宴那里更是热闹如火,欣喜若狂的欢呼声更是不断的传出,这一夜,注定是不眠之夜……

    唐心他们几人跟着城主来到城主府后,城主马上吩咐人将最好的院子腾了出来,让他们入住。大厅之中,唐心几人坐着喝茶,城主在亲自安排好一切后便走了进来,朝唐心恭敬的行了一礼:“圣主,院子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入住,我已经吩咐下去,没有圣主的命令,谁也不准靠近打扰。”

    “嗯,林城主请坐吧!”唐心点了下头,示意他坐下后,这才道:“本圣来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本圣的师尊,南峰仙翁,而左边的这位是玄月玄,右边的这位墨染,他们是本圣的心腹,这个孩是本圣的儿子,过两日本圣离开,他们两人会留在这里,到时还得麻烦林城主多照顾着。”

    刚坐下的林城主马上又站了起来:“圣主重了,圣主的师尊和公子,林则自当好生照顾着,圣主无须担心。”

    “嗯,今日就先这样吧!明日本圣有事要与你相商,另外,在东正大门处派人注意着,若是有八名白衣男子进城,便将他们带到这里来。”

    ------题外话------

    美人们,再来一把火啊,还有票的别留着啦,不要到时忘记浪费了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