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7 莲花盛开,圣主归来!万更!

    “那要怎么做才能破开这些东西?”龙亦飞问着。他是看不出来这有有什么阵法结界之类的东西,他只知道,多少年来都没有人进得了这里面,前段时间带玄月和墨染过来也一样进不了。

    唐心看向众人,划破了自己的手指,滴出了鲜血,让他们手掌伸出来,而后以血在他们的掌心画下一个图纹,道:“九龙之地分布为九雪峰,你们以九九之数为距,各站一峰之下。”她说着,指给他们方向,让他们数着九九之数走过去站好,而后,对云曦道:“曦儿,到时估计会有灵力波动而出,你要注意了。”如今成了没有灵力修为的普通人,他的身体在众人当中可以说是最弱的,因此,她有些担心等会他会被气息波及所伤。

    “娘亲放心,我不会有事的。”他的小脸一派正色,朝她点了下头后,迈着步伐一步步的往前走去,数着九九之数走出,而后盘膝在雪地上坐下,看着那站在中间的娘亲和火凤。

    唐心看着他坐下,这才收回目光,对火凤道:“火凤,你随我来。”迈着步伐走到中心点,在那中心点的雪地面画出一个复杂的阵法,而后,她在几个阵眼上滴上了她的鲜血,雪中绽开的鲜血,妖艳如红梅,美不胜收,却也让人觉得触目惊心。

    流了那么多血,她的身体,可撑得住?

    确实,以血为阵,再加上此时又灵力尽失,流了这么多血后,脸色已经略显苍白,她从怀中取出一枚丹药服下,缓了缓气,盘膝在血阵当中坐下,缓声开口:“火凤,你飞到我所在的阵法头顶,以你灵力注入,助我破了前面的阵法和结界。”

    “是,主人。”火凤顿时幻化为原形,巨大的凤翅展了开来,浑身燃料起了火焰,它低鸣一声,灵力气息随着而涌动,在看到下方唐心的手势后,将上古神兽身上的灵力气息袭向下方的阵法中,也就在这时,唐心手心一翻,借由鲜血引灵气入体,同时调动身上那一瞬间激起的灵力气息,与此同时,火凤的灵力气息随着唐心身下的阵法而迅速涌开,分别朝九个方向袭去,灵力气息一涌,那九人只听唐心高喝一声:“接地灵气!”

    九人同一时间将那画着鲜血阵图的手掌拍雪地,一刹那间,肉眼可见的灵力气息随着袭来,窜上他们的手掌后又迅速的往回涌,回到唐心所在的主阵当中,唐心看准时机,灵力气息一涌,身上金色光芒伴随着她的一声清喝往前袭去。

    “破!”

    浑厚的灵力气息随着金色光芒袭出,冲向了那前面看着什么也没有的空中,然而就在那一刻,金光和灵力气息像是撞到了什么一般,发出一砰的一声巨响,一声巨响过后又紧接着连响三声砰砰砰的爆破声,也就在这时,那分别坐于九处雪地的九人口中纷纷溢出了鲜血。

    “轰隆!”

    轰隆的一声仿若从天际袭来的雷鸣之声从云层中传来,那一瞬间,就仿佛空气中的气息都已经悄然发生了变化一般,让谁也没想到的是,那前面的几个阵法和结界被破之后,天空中竟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中年男子的面容,那似随时都会散去的浮影有着一双凌厉而摄人的幽深目光,他居高临下的扫视着下方的众人,低沉而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声音从他口中传出。

    “尔等何人!胆敢破此阵阴阳结界与阵法,强闯上古遗迹,当真好大的胆子!”

    身上有火凤的灵力气息弥漫着,再加上她背上的金莲悄然盛开,一袭白衣着身的唐心身上因此而笼罩上了一层神圣而不可亵渎的金色光芒,她盘膝而坐,绝美的面容一片的清冷,清幽的眸光深幽大海,明明此时她体内那一瞬间涌起的灵力气息再度散去,却偏偏无惧的直视着上空那抺影象,那个散发着强大威压的中年男子。

    “天之界的领主。”

    那天空中的中年男子在听到这话后,忽的沉思了一会,而后震惊的睁大了眼睛,看着她身上那股金色的光芒:“你是金莲圣主!”

    “不错。”

    见是金莲圣主,男子的语气缓和了几分,问:“金莲圣主何故来此?又是如何来此?力之界由本君设下层层结界,无法与别界相通,你又是如何来的?”

    而那龙亦飞和几位长老此时更是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们顾不上自己身上的伤,一个个都敬仰的看着那空中的那张面容,这竟然是他们力之界的领主?传说中开辟了力之界的领主?据说他不是死了吗?怎么会有那影像出现在空中?

    听到他说起这个,唐心冷哼一声:“哼!枉你为开辟力之界的领主!封锁力之界,将之与别的地域隔绝,结界阵法留下疏漏不说,还让这里的子民身高不及八尺,莫非,就因你自己不是八尺男子,就要以如此诡异之术让你的子民与你一般?不破你的阵法和结界,本圣又如何从这里出去?今日不仅要破了你的结界和阵法,更要让力之界与其他地域相通,别说今日你只剩下一缕神识,若是原神在此,本圣也势必毁你力之界的结界!”

    那龙亦飞和四位长老听到她说话如此不客气,不禁惊出一身冷汗,可看向天空,却见那抺影子并不怒,只是拧着眉头深思着。

    那抺影像深深的凝视着唐心,半响,叹了一声,道:“罢了罢了,天意如此,本君自认无人可在力之界中破这九龙之阵,却不料来人竟是金莲圣主,虽不知是何原因让圣主误入此地,但如今,本君有一事相求。”

    听到他这么说,唐心也缓了缓脸色,问:“何事?”

    “力之界结界一破,势必灵力涌入,发生变化,而倘大的一个力之界,上万年都没有强者主宰这里,本君希望,将来圣主可将此地与天之界合并,收入圣主手底下,得以让子民受到圣主庇护。”

    若是别人听到这样的好事,定会欣喜的应了下来,而唐心听到这话,却是思忖了一会,道:“你所忧的是力之界一经与别的地域相通,会引来强者的抢夺,会让强者占地为王,但在这里我可以告诉你,力之界以后将依旧是力之界,纵然我不将它与天之界合并,我也会护这里周全。”

    “如此,便多谢了,我便用最后的这一缕神识,破开遗迹,恢复这里原来本貌。”当他说完这句话时,只记见一道光芒随着散开,朝底下遗迹而去,空无一物的雪地浮现出一座宫殿,当光芒覆盖而下,他最后一缕的神识将他的精神气息散发而出,那一刻,空气都在变化,天空如同拨开了一层云雾,灵力的气息从天界涌了进来,淡淡的,薄薄的,却让底下的众人浑身一阵清爽。

    唐心几人,原本散尽的灵力气息也随着这一幕而重新回到他们的身体,束缚一经散去,身体的高度也恢复了原来的模样,不仅是他们这几人,这一刻,整个力之界的众人都在变化着,这种肉眼可见的惊人变化,让每一个角落的人都惊呼不已……

    次日,唐心众人齐聚在那座宫殿之中,这里,应该就是上万年前那位领主的宫殿了,昨日因到最后是由他亲自破开力之界的结界,这里也随着重现出来,此时,众人坐在里面,龙亦飞夫妇和几位长老感慨万分,领主的宫殿,他们是何其有幸才能走进这里面啊!

    “各位,如今力之界的结界已破,这里已经可以与外界相通,将来你们若想去别的地域也只要实力修为达到一定的高度也是可以办到这一点的,我们还有事在身,也不便在此久留,今日便在这里向各位辞行,也多谢各位这段日子的照顾。”唐心拱手朝他们行了一礼。

    龙亦飞夫妇和几位长老他们连连想身回以一礼:“沐夫人莫要折煞我们,受之不起,受之不起啊!”

    挨着云曦坐着的小不点听到这话,不由眼泪汪汪的看向云曦:“云曦哥哥,你们要走了吗?那以后还来不来这里?小灵以后是不是见不到你了?”

    “嗯,要走了。”云曦点了下头,顿了一下,看着她,又道:“你以后可以到天之界来玩。”

    “可是、可是小灵不识路……”小不点咬着唇,一副想要哭出声的样子。

    唐心轻笑出声,道:“等我们把那边的事情都处理好了,我唤人来接你过去玩。”

    “真的?”她眼睛顿时一亮。

    “当然。”唐心笑应着。

    一旁的龙亦飞看向唐心道:“沐夫人,这座宫殿我们会守着的,等着你们到时归来。”领主当时说的话他们都知道,就是希望她可以成为他们这时的领主,不过看她的样子,似乎并不打算将力之界划到她的地域之下。

    唐心转过头看向他们几人,道:“这里的事情你们也不用担心,我想短时间里不会有人来这里强占的,我到时会让信得过的人过来接手这里的事情。”

    听到这话,几人这才放下心来,其中一位长老又道:“沐夫人,那你们要是走了,这里还请你设下个阵法或者结界,将这座宫殿保护起来,这样我们也不用担心这里会有东西损坏。”

    “好吧!”她点了下头,与众人一道走到外面去,以金莲圣光结下一个结界,守住了这座宫殿,而后,对众人道:“那我们也不多留了,就此告辞。”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件法器送给小灵,道:“来,滴上血认主,这东西以后就归你了。”声音一落,在那小不点愣然当中,便逼出了她的一滴血,滴落在那件法器上,而后戴在她的手中。

    “是铃铛!”小丫头并不知尘嚣是什么,也不知这滴血认主的事情,只知道戴着这东西好看。

    唐心笑了笑,揉了揉她的脑袋,告诉她这东西怎么用,又跟她娘亲交待了几句,几人这才踩上火凤的背,朝天空中飞去,直奔天之界。

    “云曦哥哥……”小不点挥着小手,大声的喊着:“你要回来看我……”

    另一边,天之界中,沐宸风与帝殇陌一同往镇压住天魔的地方而去,却不料原本平静的一路,却在半个月前开始便发生了变化,路上时不时的有埋伏在等着他们,而且被派出来截杀他们的人,竟然还是修为极高的修士,幕后之人为了杀他们无所不用,利用小孩为诱,行以暗杀,帝殇陌本着好心去救那小孩,谁知那小孩却捅了他一刀,刀上还抺有剧毒,险些要了他的命,也因此,他们的路程慢了下来。

    沐宸风手里端着东西,推开了门走进客栈帝殇陌的房间,看着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帝殇陌,他走了过去把东西放在一旁,道:“把衣服掀开,我帮你上药。”

    “这毒甚是厉害,连她的药都起不到效果,我看也就是这样了。”床上的帝殇陌虚弱的说着,脸色明明泛着苍白,但那嘴唇却不像中毒的紫黑,而是红得有些诡异,眼眶下面也有着一些乌黑的阴影。

    这些天,沐宸风给帝殇陌用的都是唐心的解毒药,无论是解毒丹还是解毒的药散,竟只能阻止这毒的漫延,而无法无天根治,因伤口到现在已经有三四天了,也已经开始有些溃烂。

    沐宸风瞥了他一眼:“这不是还没死吗?”嘴上说着,见他不动手,便自己动手将他的衣服掀起,这伤在肚脐左侧三指之处,虽上了药,但那周围却是红艳的一片,这毒也诡异,中毒不见紫黑之色,反现红艳。

    给他的伤口抺过药水消消周围的毒,而后再在伤口上洒上药粉,简单的包扎一下,才道:“我看你这伤你也跟不了我去天之角了,这样吧!我还是先送你去给老头照看着,有他在的话你至少安全一点,现在那些埋伏着等我们的人,十成十是如今天之界的掌权人指使的,她无所不用,连这样诡异刁钻的毒也拿出来对付我们,你若跟我前去天之角,路上我势必护不住你。”他说的并没有错,眼下他们的实力都因天之界的束缚而被压制住,若是帝殇陌没伤成这样还好,可眼下这伤却很棘手,连他娘子的药都没用,就有点麻烦了,他自己一个人动身的话会好一点,若他也跟着,路上势必会拖他后腿,若说就在这周围找个地方给他住下,却也行不通,指不定他一走他也就被人杀了,由他的契约兽护送回去也不行,想来想去,也只有他再送他回去一趟,让老头照看着他,若是她来到天之界,他在那城里也可以让她帮他看看。

    帝殇陌一怔,道:“我们走了近一个月才来到这里,若是你送我回去,岂不是耽误了路程?”

    “若不然呢?”

    “你找个地方把我留下便可,不必特意送我回去。”不回得耽误不少时间,更何况,也不知那天魔那里怎么样了,若是被他挣脱出了那镇压之地,只怕等不到唐心的到来,这里就要麻烦了。

    沐宸风瞥了他一眼,挑了下眉头:“把你留下?我若把你留下,你活不过三天。”说着,将那药物收好,道:“行了,其他的就别说了,今天你好好休息,明天就回去。”

    看着已经迈步走出外面的黑色身影,他的眸光深了几分,最后幽幽一叹,一手伸出,抚向了那处伤口处,感觉到那伤口传来的阵阵绞痛,他深吸了口气,缓缓呼出,慢慢的闭上眼睛。

    他们打算明天一早出发回去,只是,在这天夜里,整间客栈就被人点上了毒烟,悄然无声她的烟雾进入每一个房间,那些在熟睡中的人,甚至连发生什么事都不知道就已经在睡梦中死去。

    在帝殇陌隔壁房中的沐宸风突然间睁开了凌厉的眼睛,耳朵一动,神识释放而出,在察觉到有在屋顶走动时,当即翻身下床,穿上外衣后就往隔壁而去,一打开让才发现客栈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金色烟雾,他眉头拧了一下,因他的身体不惧这些毒素,便迅速往隔间掠去,推开门,见床上的帝殇陌已经没了知觉,只有微弱的气息吊着,这还是因为这些天他一直给他吃的解毒丹的缘故,若不然,此时进来只怕看见的也只是一具尸体。

    当下他将他扶了起来,一手击开了窗户,带着他掠出屋子,却没想到,一跃出去,一张大网竟从上面罩了下来,见此,他深邃的目光掠过一抺凌厉与杀气,手一扬,寒光一闪,一把泛着寒光的锋利宝剑出现在他的手中,随着灵力气息伴随着剑罡之气的袭出,那张网顿时破出一个大洞,也成功的让他们跃了出去。

    “嘶!怎么可能?那可是天蚕银丝网!是最坚固的,割之不断,怎么会被他的剑气削断?这、这是怎么回事?”上面的几名修士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这一路上他们一直跟着,用尽办法,打不过时就撤退,也深深的明白这两人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才不敢正面与他们交手,费尽心思弄来这么件法宝,谁知却被他一剑就削断了?

    “都别愣着,他带着一个伤者,不会是我们的对手,快动手杀了他们!提他们的脑袋回去复命!”为首的那名至尊修士大声喝着,手中利剑一扬,剑罡之气涌起,以着掩耳不及之势朝沐宸风击去。

    “穷奇!”沐宸风低喝一声,上古凶兽穷奇便猛的从他的身体里跃出,扑向了那名至尊级别的修士,那名修士一见穷奇,顿时脸色大变,想要收势回来已经来不及了,只能硬着头皮迎了上去。

    “吼!”

    穷奇怒吼一声,骇人的威压袭出,巨大的身体扑上前去,锋利的爪子,以及那尖锐的獠牙,凶残嗜血的眼神,无一不透露着它上古凶兽的凶残之性。

    “都愣着做什么!快动手!”那修士迎上去的那一刻,再度的厉声大喝,手中利剑剌向穷奇,却不料,他的利剑剌向穷奇的皮肉时,却再也剌不进分毫,利剑因双方的抵力而渐渐的弯了下去,剑罡之气也在上古凶兽的威压之下渐渐弱了下去,只听铿锵的一声,那把弯得不能再弯的利剑顿时断裂,掉落地面,那修士大骇,本能的想要后退,然而此时穷奇锋利的爪子却是扬起狠狠的往前一抓。

    “咻!”

    “嘶!啊……”

    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伴随着惨叫声在这夜色中响起,空气中因这一幕而弥漫出一股浓郁的血腥气味,穷奇兴奋的低吼了一声,抬高起了那血淋淋的爪子,伸了了舌头舔了舔,意犹未尽的将凶残嗜血的目光盯向那前面脸色惨白猛然后退的修士。

    那修士,身前血淋淋一片,他身上的衣袍被穷奇的爪子抓破,几道深可见骨的血痕从那肩膀处从右而过左下腰处,触目惊心,鲜血一片,修士所站之地,鲜血一路滴下,斑斑点点,形成一片。

    “撤!”

    那修士顾不得去看身上的伤,惊骇的防着那要扑上来的将他活撕的穷奇,猛然想要逃离。但在这一刻,却听到那个犹如地狱阎王般冰冷骇人的威严声音传来。

    “穷奇,都撕了!一个也别让他们跑了!”

    沐宸风扶着昏迷着的帝殇陌,深邃的目光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没有修士敢靠近他的身边,因为,他哪怕实力在天之界的束缚下被压制住,但那一身强者的威仪与凌厉的目光却是深深的震摄着那些修士,那斜指地面泛着凛冽剑罡之气的利剑,更是让他们不敢靠近半分,更别说冒着死亡的危险去攻击这么一个可怕的人了。

    听到那冰冷而带着杀气的声音,那些修士一个也不敢再战,迅速的就想逃离,也就在这时,兴奋的穷奇低吼一声,猛然的扑了上去,上古凶兽的威压袭向那些修士,阻碍了他们逃离的速度,它并不急着将他们撕碎,而是逮住一个后便一口咬断了他们的脖子,再者就是将锋利的爪子剌入他们的心脏之处,将他们杀死之后,再扑上去将他们的内丹吃了。

    短短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地面血腥一片,场面更是恐怖得吓人,尤其是那些死去的修士,一具具残缺不全的尸体凌乱的散落在那血迹当中,让一般人见了都要吓晕过去。

    沐宸风扫了周围一眼,一个也不留的被穷奇撕了,见没活口,这才让穷奇唤回空间,再唤出了火麒麟,带着帝殇陌往老头所在的方向而去。

    天之界,宫殿之中,听到任务又失败,派出去的人又是一个活口也没有的死在当场,而且死状极其惨不忍睹,鸢尾整颗心都在颤抖,双腿无力站着,跌坐在软榻上。

    派出去的修士一个个的死去,再这样下去那还怎么得了?可若不趁着她还没到天之界之前杀了那两人,到时他们一汇合,她岂不是死无葬身之地?

    脸色一变再变,微颤抖着的手被她紧紧的拧成了拳头,她知道,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可偏偏她却拿这些人没办法。金莲圣主……圣主……为何她还要归来?她若不归来,她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担惊受怕了,若是她不归来,她就不用费尽心思想要阻止她到来,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年了,在她拥有了这一切之后,尝过了权力带给她的快感之后,还要再归来,若是她不归来,这一切,这一切都是她的啊!

    脑海中一幕幕掠过,眼神从最初的担忧慌张到最后的凌厉嗜血,她站了起来,走至外面看向那蔚蓝的天空,轻声道:“为什么你要回来呢?这么多年,这里已经是我为主,是我鸢尾为尊,我才是这里的神,是这里子民敬仰的神,金莲圣主,圣主……我知道我是比不过你的,一旦你回到天之界,到那时,也定是我鸢尾的死期,想当年我便是跟在你的身边的,清楚的知道你对待叛徒的手段,生不如死……不!我不想落得那个下场,哪怕用尽一切办法,与魔为伍,我也不愿落入你的手中,别怪我,要怪,就怪你不该回来……”

    别的地域的领主,都心知唐心即将回归天之界,而如今的天之界,又被她昔日的心腹所占领着,众人都在等,也在看着,她将如何处置她的那个叛徒,但他们同时也知道,天之界的一处地方,封印着天魔,而这天魔一旦出来,只怕,三界六道都将面临着一场近乎毁灭的磨难,因此,他们在关注唐心的同时,也关注着天之界,关注着天魔,他们也打算着,在适当的时机到天之界去助金莲圣主一把,一来可以拉近关系,二来若灭了天魔,他们从此也可以放下心来。

    因此,哪怕他们并未亲临天之界,却也派了人注意着。直到,这一天,当唐心带着云曦和玄月以及墨三人来到天之界的东正大门外,站在那里,她抬头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城门,心中感慨万千。多少年了?她已经不记得了,如今,再度步入这里,重归她的地域,这种心情,就跟在外流浪多年,如今回了家一样。

    云曦牵着她的手,抬着望着她,见她看着那着眼前的城门怔怔出神,不由唤了她一声:“娘亲?从这里走进去,就是天之界的地域了吗?”

    唐心回过神来,低头看着他,微微一笑:“嗯,这里就是进天之界的必经之处,东正大门,踏入这里,就是天之界的地域了。”她牵着他的小手,笑了笑,道:“我们进去吧!”

    她牵着云曦,身后玄月和墨紧跟着,随着她走进了那东正大门,跟在后面的两人清晰的看见,当前面一身白衣的她步入东正大门的那一刻,一股柔和的金色光芒便从她的身上弥漫而开,随即化成一道金光,冲入天空之中,在天空中凝聚形成了一朵盛开着的耀眼金色莲花。

    天之界,金莲圣主为尊,因此,莲花在天之界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几乎可以说是随处都可以看到莲花的身影,无论是在一些家族的庭院之中,还是小户人家的莲池之中,或是高档酒楼的雅阁之中,都可以见到莲花的身影,但,自金莲圣主重入轮回那一刻,整个天之界的莲花便只含苞而不怒放,饶是如此,每一个地方都还是可以看到莲花的身影,在这东正城中,更有一处极大的莲花池,因为天之界金莲圣主的特殊关系,在这里,莲花是一年四季都生长着的,但,无论是哪里的莲花,都只能看见含苞的,而不见盛开的。

    这一奇怪的景象,在天之界却是被认为是正常的,因为天之界的子民都听过祖祖辈辈流传下来关于莲花含苞不开的传说,相传,当年开辟开之界的领主,金莲圣主步入轮回之时,曾言:她重归天之界之时,必是莲花盛开之际。

    此时,东正城门那里,原本来往忙碌着的百姓们,突然间听到有人惊呼声传开:“快看!天上开出一朵金色莲花!”

    “奇怪,怎么会这样?天上怎么会开出金色的莲花来了?”

    “就是,太不可思议了!”

    “不过真美啊!莲花的模样以前也只在画中看到过,如今竟看到这样盛开着的,还是一朵金莲,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是啊!我出生到现在,都不曾见过莲花盛开的模样,这朵金莲,真美啊!”

    大街上的众人全都仰着头看着那天空那朵耀眼而美丽的金莲,赞叹不已。而就在众人痴迷的看着那朵金莲,赞美声不断之时,又传来了有人惊呼的声音。

    “大事件!大事件啊!你们知道吗?城南莲花池的莲花盛开了!全开了!那莲花池有多大你们也是知道的,常年只见碧绿的荷叶和那含苞待放的莲花花苞子,如今,竟都盛开了,那场境,真的太美了,一连片的都是莲花,入眼都是莲花,如同连着天际开出来的一般,美得让人窒息……”那跑来告诉众人的汉子说得口沫飞溅,脸上表情生动又激动,比手划脚的还没说完,众人已经拔腿就往那城南的莲花池跑去。

    莲花盛开,那可是他们不曾见过的景象啊,没想到在他们有生之年竟可以看到莲花盛开。脑海中想着那汉子说的话,脚下步伐如飞般跑着,有的一边跑还一边喊着:“听说城南莲花盛开了,快,大伙都去瞧瞧啊!”

    “玉莲楼的莲花也开了!”

    “我家后院的莲花也开了!真的开了……”

    一声声高低不一的声音夹带着惊喜与激动的传出。唐心牵着云曦走在大街上,看着那顾不得看顾着摊子就跑去城南看莲花盛开的百姓们,不由的轻笑出声:“瞧,连生意都顾不上了,整个热闹的大街,都跑得剩下没几人了。”

    “娘亲,为什么他们都那么奇怪?跑去看莲花?这个时节,有莲花吗?”云曦仰着头看着一脸愉悦的她,小脸上尽是不解之色。

    跟在后头的玄月和墨听到云曦的话后,也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他们也不太明白,这里的人怎么回事?怎么一听莲花盛开,都跑去看了?但他们可以肯定一点,这莲花盛开跟主子一定有关系。

    “天之界跟别处不同,这里的莲花是常年有的,只是,这里已经很久很久没开莲花了,这里的莲花自我步入轮回开始,就只结花苞而不盛开,因为我曾说过,待我重归天之界之时,便是莲花盛开之际。”她的唇角微勾,看向天空之中,那朵金莲之处,缓声道:“他们应该此时都已经知道,我已经回来了。”

    听到她的话的几人,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竟然是因为这样这天之界这么多年以来的莲花都以含苞的姿态傲立于池面而不盛开?而她一经踏入这里,天之界的莲花竟像有感应一般的全盛开了,这样神奇的事情,真的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而正如她所言,就在今日,这天之界每一处地方的莲花,无论是什么品种的莲花,全都盛开了,这奇特的景象让人激动震惊之时,那占据了唐心宫殿的鸢尾也陷入了惊慌与不安之中。

    看着宫殿中盛开的莲花,鸢尾失神的喃喃低语着:“她回来了……她回来了……她终于回来了……”

    而在天之角那里,封印着天魔的地方,原本因挣扎了些时日,已经有些松动的那块镇压着它的镇魔神石却在突然间变得异常的沉重,似有一股气息从空中压下,覆盖在那块镇魔神石上一般,让那原本挣扎着想要冲破阵法,推翻那镇魔神石的天魔再度的被压了回去,而且还被压得死死的,这让它在里面咆哮着,怒吼着。

    “怎么回事?明明已经要松动的阵法和那镇魔神石,怎么会突然间又加上了什么力量一样?到底是怎么回事?”它吼叫着,再度试着想要破阵而出,却发现,徒劳无功。

    “圣殿的那群老不死的,还有唐心,你们都给本魔神等着,本魔神定会出去的,到时候,你们的死期就到了!”咆哮怒吼的声音在那镇魔神石下方传开,只可惜,这声音在这里却无人听得到……

    同时,带着帝殇陌正往东正城中赶去沐宸风看到天之界各处盛开着的莲花和那激动欢呼着的百姓时,不由的微怔了一下,想到了关于天之界莲不盛开的那一传说,眼中不由的浮现了一抺笑意:她来了。

    天之界各地的名门世家,大家贵族的家主们,甚至是他们闭关修炼的老祖们,都被这盛开的莲花而惊动,纷纷出关看个究竟,当果真看到那含苞从不盛开的莲花终于盛开之时,不由的激动得语无伦次。

    “开了、真的真了!莲花真的盛开了!这到底有多少年了?久得我都已经忘记了……”

    “我们的领主终于回来了!金莲圣主终于回来了!她终于重归天之界了!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哈哈……”

    “莲花盛开,莲花盛开啊!好、好、好、好,太好了!领主终于归来了!金莲圣主终于归来了!”

    “莲花盛开!金莲圣主归来!天大的喜事,天大的喜事啊!吩咐下去,城中设下酒宴三天三夜,宴请全城百姓,哈哈哈哈……”

    莲花盛开,圣主归来。短短一天的时间,几乎整个天之界的百姓都知道了这传开的八个字。而此时,在东正城中的老头醉眼迷蒙摇摇晃晃的在大街上四处走着,一双眼四处寻找着,嘴里喃喃的说着:“小老头我不就睡了个觉,醒来就变天了,整个城中的莲花都盛开了,天上还开出一朵金莲,不用想也知道是那丫头到了,只是,这会她是到哪去了呢?这东正城可不小,这样满城找人怎么找得着人啊!”

    走着走着,他拉住身边经过的一名修士:“哎,你有没看见一个长得跟仙子一样的白衣女子?”

    “没有没有,你这醉老头,都多大年纪了还想找跟仙子一样的白衣女子?”那修士怪异的瞥了他一眼,拍掉了他的手说着:“想寻乐子就去花巷子,跑大街上来找什么,小心被人痛揍一顿。”

    “你乱七八糟的说什么呢?”老头虽醉,却也清醒着,此时见这修士出言戏弄,拿着酒葫芦就朝他的头上砸去:“去去去,没见过就没见过,滚一边儿去。”

    “你!”那修士被砸了一下后脑勺,顿时怒瞪起了一双眼睛,却在怒视着老头时被他眼中的睿智光芒和那散发出来的威压吓了一跳,顿时收起了想揍他的心,悻悻的走了,不敢再多说一句。

    “哼!胆小鬼。”老头哼了一声,打开酒葫芦喝了一口酒,摇摇晃晃的走着,一边喊着:“小丫头,你在哪儿呢?臭丫头,快给老头出来……”

    ------题外话------

    美人们,我的万更又来了,哈哈,你们的票票呢?不用担心万更就此没有,如无意外,万更我会持续到这个月的三十一号滴哟,所以,以未鼓励,快把票票砸我碗里来吧~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