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5 入界,相逢!

    云曦配好药后,跟着墨和龙亦飞回来,远远的就见那站在门边的红色小身影。那抺小身影看到他们,也迈着两根小短腿飞快的跑了过来:“爹爹。”她扑得龙亦飞的怀里,但一双眼睛却好奇的在打量着云曦,冲着他甜甜的一笑,软糯糯的声音邀功般的说着:“云曦哥哥,是小灵救了你哦!”

    “嗯,多谢你救了我。”云曦朝她点了下头,便移开了眼睛。

    “云曦哥哥,你养好身体后,我们一起玩吧!”她似乎没看见他疏离淡漠的小脸,依旧笑得一脸开心。

    这一回,云曦没有应她,而是跟着墨进了玄月所在的屋子。龙亦飞笑着摸摸她的脑袋:“小灵很喜欢这个小哥哥?”

    “嗯嗯。”她点了点头,眨巴着眼睛看着他。

    “那等他身体养好了,小灵带他在周围玩玩吧!”

    “好。”她欣喜的应下了,环着她爹爹的脖子,跟着往里面而去。

    接下来他们在这里休养了两天,身体失去的能量也渐渐的恢复过来,云曦这两天几乎就呆在玄月的身边,也不出屋子,尽量的避着那个老要缠着他的小女孩。

    这一日,他们三人正坐在炕上,墨和玄月在说着那个远古遗迹的事情,他坐在旁边听着,就听外面传来了那小女娃软糯糯的叫声:“云曦哥哥,云曦哥哥,雪停了,我们出去玩吧!”两条小腿迈着走了进来,就朝炕上的云曦走去。

    “不去。”他摇了下头,往玄月的身边靠去。

    玄月和墨一见,两人相视一笑,玄月道:“她也不过才三岁半,还一个奶娃儿,以得这么喜欢你,你就跟她出去玩玩,也好看看这周围的环境,去吧!”

    “去吧!再怎么说她都还救了我们,更何况,这小灵这么可爱。”墨露出一抺笑容,看着云曦纠结的小脸,心下一阵好笑。

    听到他们两人的话后,云曦这才下了炕,看了那双眼闪亮的小不点一眼,道:“那走吧!”

    “好。”小丫头笑弯了一双大眼睛,迈着小腿跟在他的身后。一边直一边说着:“云曦哥哥,我们去骑白鹤。”

    这边,几人在这里暂时落脚,却不知,那边的唐心在山林中找了好久也不见他们的身影,正纳闷他们到底跑哪去了之时,竟看见那原本跟着墨的那名佣兵被一伙佣兵绑着,那伙佣兵此时正在林中歇脚,一边吃着肉,一边大声谈笑着,看到那个佣兵,她从便暗处走了出来。

    那群佣兵突然见林中走出一个绝美的女子,顿时眼睛一亮,纷纷目露邪光,其中一人语带兴奋的叫着:“团长,你看,这小妞长得可真美。”

    “哈哈,就是,莫不成是老天知道咱们在这山林里已经很久没沾腥了,特意给咱们送来触触馋的?”另一名汉子也大声的笑着,那目光,紧紧的盯着唐心曼妙的身段,只差没流下口水来。

    只有那名被绑着的佣兵惊喜的看着唐心,挣扎着,只可惜,口也被堵住,喊不出来。

    唐心的目光扫过那些佣兵,在他们的身上一一掠过,当她那双清冷的眸光掠过那些佣兵们时,原本还在邪笑着的佣兵们顿时脸色一僵,脸上的笑意瞬间冻结,神色变得有几分的骇然。

    因为,他们感觉到那双清冷的目光中弥漫出来的那股冰寒与强大骇人的威压,那种威压让他们的心灵都直颤抖着,若不是此时坐在地上,真的会吓得双腿发软倒下去,那目光,看着他们如同在看死人一般,那股摄人的威仪,震摄人心的威压,以及那股朝他们袭来的死亡气息,让他们深深的明白,眼前这女子,绝不是简单的人物!

    “自废一眼,否则,一个不留!”清冷而蕴含杀意的声音从她的口中传出,震得他们心头猛然一沉,脸色发白。

    原本充斥着这些佣兵大笑声音的林中,此时一片的寂静,气氛低沉而压抑得让人心惊,没有人说话,甚至,连大声喘气也不敢,一个个屏住了呼吸,看着那一身肃杀之气的唐心。

    本来,找不到云曦他们心下就有几分担心,此时再见这些佣兵口出污言,更是让她心头怒火直腾而起,浑身的杀气与威压释放而出,弥漫在这片树林之中。

    那一个个被盯着的佣兵脸色刷的一声变得惨白,强大的威压与杀气之下,他们有的口中渗出鲜血,面露痛苦之色,有的额头之上渗出冷汗,从脸颊滴落,看着那已经亮出长剑的白衣女子,为首的佣兵顿时脸色大变,当即喝着:“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自废一眼!快!”说话的同时,他自己便先自废了一只眼睛,不敢有所拖延,他清楚的知道,面前的这个女子真的会说到做到,若不按她说的去做,只怕,他们这么多人,将一个不留!

    “嘶!”

    “啊……”

    一声声的痛呼声,惨叫声,高低不一的在林中响起,血腥的气味也充斥着这片树林,那些佣兵全都废掉了一只眼睛,连战斗都不敢直接与她交手,便按着她说的去做,而后,纷纷退至一旁,却又不敢马上逃走。

    唐心扫了那些人一眼,迈步走上前,手中长剑划开了那名被绑着的佣兵身上的绳子,拿掉他口中的布,冷声问:“他们人呢?”

    那名佣兵死里逃生,顿时双腿一软跌坐了下去,只感觉胸口还在扑通扑通的跳动着,手脚止不住的颤抖着。若不是她来了只怕他是活不了的,而刚才那股气息,真的好可怕……

    “他们人呢?说话!”她再一次开口问着,声音冷了几分。

    “回、回尊者,他们、他们好像误踩了什么阵法,突然就不见了。”那名佣兵连忙颤声说着。

    “踩到阵法?”唐心眸光一闪,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问:“他们踩了阵法消失不见了,你又怎么会在这里?”

    “我、我不敢靠他们太近,便在后头远远跟着,所以才看到他们踩到阵法,连同那个孩子一起不见了。”说着,怕她不信,又连忙说着:“我、我说的是真的,我还记得那个地方,我可以带尊者去看。”

    唐心的脸色沉了几分,扫了他一眼:“带路!”

    “是是是。”那名佣兵连忙站起来,不敢耽误的带着她往山林中走去。

    在那名佣兵的带引下,她来到了玄月他们掉进阵法的那个地方,她示意那佣兵退至一旁,自己也并没有急着上前,而是先沿着周围看了一下,周围草木茂盛,地面也看不出有什么奇特之处,空气中更感应不到阵法的气息,这让她越发的疑惑,这样的一个地方,真的有阵法?

    她在周围仔细的查看了一番,注意到,在一处草丛半遮掩的地方,竟有一处从地下涌上来的泉眼,看到这个泉眼,她一怔,似乎是想起什么一样,猛的起身,朝着八个方向一步步的数着步代走了出去,发现每个方向九步之处的地方都有着一棵大树的存在,她又走了回来,站在泉眼处,抬头看向天空,天空中一片蔚蓝,周围的树木像是将这里圈围成一片天地一般,猛然间,想懂了什么,她便对那佣兵道:“你可以走了。”

    “是、是。”那名佣兵这才连忙应着,迅速的往出林的方向跑去。

    是夜,山林中一片的幽寂,隐隐有着虫鸣的声音传入耳中,风吹而过,树叶发出的沙沙声不断。头顶上的月亮也渐渐的升上夜空,唐心盘膝坐在那泉眼边,看着头顶上那月牙,眸光微闪,喃喃轻语:“看来,最快也要等要下个月圆之夜。”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当唐心这边在等待着月圆之夜之时,那一边的玄月和墨则也在为回去的路而苦思着,他们前两天在龙亦飞和几位老者的陪同下去到他们所说的那个地方,但却无法进入,似乎在那里也设了阵法结界一般,他们无法破解,一步也走不进去,试了很久,也只能无功而回。

    “你说,主子能不能找到那个阵法?”玄月此时都有些怀疑,这么多天过去了,若是她能找到,应该也会到这里才对,就怕她没发现那林中的隐藏着的阵法,无法来到这力之界。

    墨沉思着,道:“主子如果来了,越过那绿洲和雪地也要时间,我想去等等看,也许能等到她。”他担心她要是也到了这里,跟他们一样没了灵力气息,又没带食物,无法穿过那片绿洲,来到这片雪域。

    “嗯,也好。”玄月点了下头。

    两人商量好后,便跟龙亦飞说了一声,从他那里借了一只红头雪鹤,带上两壶可以暖身的酒,再带一些吃食,墨便往那雪地而去,打算去等等,看看唐心会不会出现。

    以他们对她的了解,她在通天城等不到他们,一定会回来找的,如果回来找,以她的能力,有极大的可能会找到那个阵法所在,他们无法走进那个远古遗迹,但却相信,若是她的话,一定可以解开的。

    “玄月叔叔,墨叔叔去等娘亲吗?我也想去。”看着那走远的墨,云曦跑了进来,微喘的说着。

    “你不能去,有墨去就好了。”玄月说着,看了那走远的身影一眼,低头看着云曦:“你有没练武?”

    “有,虽然灵力不能运用,但拳脚功夫我没落下,后面有木桩,我在木桩上练的,还有小灵也跟着我一起,不过她那力道,真的大的惊人。”想到第一次看到那比他还要矮一个头的小不点竟然轻易的搬起了一块巨石,他就有些缓不过神来,虽然说这是他们这个地域这里人特有的神奇能力,但一个三岁半的小娃,有那样的力道,也太吓人了。

    “嗯,去吧!好好练,你娘亲那里不用担心,我们沿路来的时候还有留下记号的,若她来了,一定会找到我们的,更何况有墨去接,不会有事。”玄月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再去练武。

    听到这话,云曦这才点了点头:“那我再去练会。”说着,便转身往外走去。

    另一边的唐心,一直等到了月圆之夜,这一夜,正好又是十五夜,夜色之下,那一轮皎洁的明月渐渐的升到正空,明月光随着洒落林中,她盘膝坐在那泉眼边,抬头看了那头顶上的明月一眼,又看了看所处的这片树林一眼,再将目光落在身边的泉眼那里,感觉到空气中那一丝丝涌动着的灵力气息正渐渐的敛去,似乎是被什么所吸收一样,渐渐的变淡,变弱,若不是她的神识超强,也势必不会注意到这空气中的一点变化。

    “远古阵法,果然非同凡响。”她轻声低喃着,想到这个阵法的诡异,又不知入了这个阵法会遇到什么,当下,她轻声唤道:“火凤,出来。”光芒一闪,火凤化成一道精光从她的身上飞闪而出,盘旋在半空中。

    “火凤,这个阵法有点诡异,连我也不知等待着的会是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阵法不仅是传送阵这般简单,一入此阵,周身的灵力气息还会被化无,完全调动不起来,你紧跟我身边,随我入阵,若有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她将心下的打算告知它,同时,从空间中拿出几瓶药收入怀里,以备不时之需。

    火凤低鸣一声,光芒再闪,双翅一收,来到她的身边蹲着,也好奇的伸着头,盯着那个泉眼看。

    此时,那泉眼中倒映着的那轮明月与天上的明月正好相比,也就在此时,原本没有阵法气息的周围,突然涌出一道奇异的气息,几乎只是精光一闪,阵法中间的唐心和火凤便消失不见,只留下空气中淡淡的气息渐渐的消散而去……

    在坠落的时候,只感觉周围的气息似乎也在变化,身体的灵力也在那一刻消失无踪,而且就连身体似乎也发生了一些让她错愕的转变,坠落之时,火凤飞至她的身下,将她接住,它拍动着翅膀,低鸣着,直到,眼前的一幕再度发生变化,他们再一看,依旧是在树林中,但,却已经不是他们原本所在的那个树林。

    “主人,这里的空气竟然没有灵力气息。”火凤开口说着,有些奇怪的看着这片天空,此时,依旧是夜里,抬头可见的是夜空中的繁星点点,看似一样的天空,但这里的空气却没有灵力气息的弥漫,很是让人不解。

    唐心坐在火凤的背上,她看着这片夜空,又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抿了抿唇,这才道:“不仅这里空气没有灵力气息,我一身的灵力气息也在到了这里后消失不见,完全感应不到,身体缩小了一些,看起来竟只有一米上下的高度。”这一点,着实让她很郁闷,这样的高度曾经的曾经,在她孩童时期就出现过,可现在,身材的玲珑曲线没有变,可这高度却变了,怎么看都让她有些想要扶额。

    “啊?主人的身体变了?我看看。”火凤一听,顿时就想扭过头来看,却被唐心一掌拍了回去:“看前面,找找出路。”

    火凤讪讪的回头,道:“主人,现在大晚上的,不太好找,要不,我们等明天?”

    闻言,唐心点了下头:“也好,这里的气温明显比我们先前那个地方要低,周围冷风呼呼,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点上个火堆烘烤一下身体,驱散这空气中的寒气。”

    “好,这个交给我就行了。”火凤说着,带着她来到另一处地方,因为她无法运用灵力起火,但由火凤口吐火焰,在林中点上了火,一人一兽,就这样在林中度过了一个晚上。

    次日,天一亮,火凤便带着她飞上了天空,当飞上天空后才看清,这片森林之大,远远的超出了他们的想象。看到那底下的森林,唐心不由拧了下眉头:“这片森林这么大,若是有灵力修为在身要出这里并不能,可若他们三人进了这里也跟我一样灵力散尽,靠着徒步走出这片森林,得要多久?”

    “主人,而且这片森林很奇怪,连只野兽也没有。”火凤盯着下方,也说了一句。

    唐心抿着唇,脸上尽是凝重之色:“往那前方去看看,多注意一下下方,不要飞得太快,看看有没他们留下的什么线索。”她沉着声音交待着。

    “好。”火凤应了一声,往下飞了一些,同时也放慢了飞行的速度,一双凤眼也盯着下方看着,想看看有没他们留下的什么线索,其实,心里还有一些担心,他们会不会走不出这片森林,饿死在这里面?

    这念头一起,就被它甩开了。不会的不会的,就算云曦年纪小身体吃不消,但有玄月和墨在,应该是不会有事的,再说,那两人要真跟普通人一样没用,那也不配跟在主人的身边这么多年了。

    玄月和墨他们走了好些天的这片绿洲,火凤则带着唐心飞了足足一天,整整一天的时间,也还没飞出这片绿洲,当然,是因为他们一边注意着下方,飞行的速度也放慢了一些。

    “火凤,天色渐暗,我们到下面休息一下。”唐心开口说着,目光落在那下方,道:“那里有水源,去那里喝点水。”

    “好。”火凤应了一声,翅膀一拍,飞了下来,停落在那水源的边上,回头对着唐心说:“主人,好在你有先见之明,要是你不叫我陪你一起进来,估计这会你还没走出那片森林。”

    唐心先是看了一下这水源周围,见有火堆烧过的痕迹,几根烧焦的树枝还堆放在那一边,她眼睛一亮:“玄月他们在这里停留过,这里有他们留下的记号。”

    火凤正喝着水,一听这话回头一瞧,道:“这记号这么小,要不是我们下来估计在天空中也看不见,不过他们指着前方,应该是往前去了。”

    “嗯,我想他们在林中应该也有留下记号的,只是我们是飞行,没有注意到。”她不由轻呼出一口气,终于有了他们的线索,也能放心一点了。

    “主人,他们一定没吃的,你看,都吃树根了。”火凤眼尖的将那被咬得干巴巴的树根拨上前给她看,又用翅膀指了指周围:“这里也有,这里也有,看来,他们是饿坏了。”

    原本因有他们的线索而松了一口气的唐心,此时经火凤一提醒,再看那被咬扁吸干水份的树根,眉头又不禁皱了起来,道:“我是研究了那个阵法好些天,知道入了那阵法灵力会尽失,才事先让你出来,又带了一些东西在身上,他们事先并不知,情况定然不怎么好,又过去这么些天,只希望他们能找到村落,要不然……”

    “我们飞了这么久,连个人影也没瞧见。”火凤又嘣出一句来,看到她的脸色难看,这才讪讪的闭上了嘴。

    “你水喝够了吗?”她问着,看向火凤。

    火凤愣了一下,点了点头:“够了。”

    “那走吧!别在这里过夜了,继续往前,尽快找到他们我才放心。”她起身上了火凤的背,指着树枝指向的方向,道:“就朝这个方向出发。”

    “好。”知道她心里担心,火凤当即拍着翅膀再度飞了起来,夜色渐临,天空渐暗,偶尔出现的星星却被乌云所遮,看不见前面的路,火凤便将尾部的火焰点着,头顶上的火焰也在燃烧着,火光一照,前路顿时明亮不少。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飞出了约两个时辰后,入眼的竟是一片冰天雪地,看到那片冰天雪地,饶是火凤都不由倒抽了一口气:“主人,这里竟然是冰雪地域!”斜坡直下的冰雪地面,与他们身后的绿洲俨然形成了两片大陆,这等诡异的气候差别,着实是让他们震惊。

    唐心清幽的目光深如大海,看着眼前的冰天雪地,半响,这才开口道:“我想,我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以阴阳区分,这片地界,难怪进了这里面灵力尽失,身体也会发生这样的变化,不仅是外面传送我们进来的阵法有诡异,就是这里面整个地域也被设下了远古阵法。”

    “那我们还能不能出去?”火凤歪着头问她。

    唐心没有回答它,而是道:“继续走。”

    冰天雪地之中,墨骑着那红头白鹤也正往前赶着,夜里,风雪更大,他身上披着裘皮大衣,头上戴着厚实的帽子,夜里风更冷,不能在这里停留,他喝了口酒,暖了暖身子,继续驱着红头白鹤往前走着,突然间,见远远的天空中似有什么火光往这边飞来,他眯了眯眼,迎着风雪定睛想看个清楚,奈何,夜里光线不明,而且又有风雪阻挡,看得不太真切,他想了想,将那盏挂在白鹤脖子处的灯提到手上,点亮了起来。

    夜色中,底下雪地雪白一片,风雪飘飘,让人的视线也有几分的阻隔。而坐在火凤背上的唐心,则一直注意着下方,当看到前方远处的一抺亮光时,便让火凤往那个方向飞去,因为在高处看得不太真切,再加上下方的人也穿得很多,风雪中那张脸又被雪花若隐若现的遮挡着,还是渐近,才听到他传来的声音。

    “主子!”

    墨的语气带着惊喜,血眸看着那飞向他的火凤,迅速的翻下白鹤的背上,没想到,竟然会是主子!本来还担心她在这里面遇到危险,却不想她唤着火凤出来当座骑,这可比他们当日好太多了。

    “墨?”唐心一怔,眼中跃上欣喜:“你怎么在这里?玄月和云曦呢?你们都没事吧?”

    “主子,先喝口酒暖暖身子吧!”他露出抺笑容,道:“我们都没事,因为想到你会来找我们,担心你进了这里也跟我们一样没了灵力气息,在这里面遇到危险,所以我们商量了一下,我本打算去那片绿洲等你的,没想到你就来了。”

    一旁,那只红头白鹤见到火凤时,那长长的脚一弯,顿时整只趴了下去,不敢抬头。火凤见了,哼了一声,骄傲的挺了挺胸,仰起了头。

    虽有火凤护着,但在这夜色中迎风飞行,身体也确实早就冻得发冷,见有酒,便接过喝了一口,火辣辣的感觉顿时在身体里传开,原本冰冷的身体也渐渐的变得暖和。

    墨见这里也不是说话的地方,便道:“主子,我们先回去,这里风雪太多了。”

    “好。”她点了下头,道:“你跟我到火凤背上来,让火凤带着那只鹤走。”

    “嗯。”他应了一声,跟她一起上了火凤的背。火凤展翅一拍,身上的火焰燃烧了起来,为他们增添一点暖和,同时伸出两只凤爪,将那趴在雪地上的白鹤抓起就走。

    饶是火凤在飞行,他们也是将近天亮之时才回到那龙亦飞的家。清晨一大早,雪花还在飘,屋里的人还在熟睡着,便听见外面传来一声奇怪的鸣叫声,龙亦飞夫妇有些茫然的惊醒,起身穿衣往外走去。

    与此同时,熟睡着的玄月和云曦一听到火凤的叫声,当即从炕上跃了起来,穿上衣服快步走去,当他们来到外面,看到那正从火凤背上下来的两人时,玄月和云曦脸上都涌现了欣喜。

    “娘亲!”云曦激动的喊着,飞快的朝她跑去,扑进她的怀里:“娘亲,娘亲我好想你。”

    唐心眼中浮现宠溺柔和的神情,她伸手抱着他,本想摸摸他的脸,却想起自己的手在风雪中冻得有些冰冷,便放了下来:“看到你们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龙亦飞夫妇也走了出来,当看到那只浑身涌动着火焰的巨大火凤时,不由愕然的睁大了眼睛,那是上古神兽火凤?怎么会出现在这里?目光一转,看到了那披着大衣的绝美女子时,夫妻两人更是相视了一眼,表面上虽然依旧是平静的神色,但内心却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女子是什么人?是上古神兽火凤的主人?是玄月与墨染的主子,云曦的娘亲?看她站在那里,面带柔和淡笑,看着云曦的目光尽是温柔的母性光辉,浑身上下更是有着一股摄人的清冷光芒,那自她骨子里自然而然散发出来的尊贵气息,让他们见了都不由的想要仰望。

    他们只知道玄月和墨他们是从别的地域误入这里,却不知他们在别处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此时看到他们口中所说的主子,心下不禁在猜测着,他们,到底都是什么身份?

    “主子,这是雪龙谷的谷主,龙亦飞,这位是他的夫人,他们还有个三岁半的女儿叫小灵,我们就是他们救回来的。”玄月说着,又对龙亦飞夫妇道:“她便是我们主子,名唤唐心,你们也可以称她为沐夫人。”

    唐心面带浅笑的走上前,朝他们拱手行了一礼:“多谢两位救了我的家人。”

    龙亦飞夫妇一听,更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玄月与墨染以属下自居,而她却是将他们当成家人,这样的主子,难怪他们两人提起她时会那般的敬佩尊重,当下,两人也还以一礼,龙亦飞笑着道:“沐夫人不必多礼,这外面较冷,请到里面先坐会。”说着,做了个请的手势,侧身请她先进。

    唐心微微一笑:“请。”说着,一手牵着云曦的手,与他们夫妇一同走进里面,玄月和墨则跟在后面,火凤则见他们都进去了,想了想,便也化成人类的模样,成了一名年轻男子,步入里面。

    屋中与外面的冰天雪地俨然如同两个天地,这里面暖和得让人浑身的发孔都舒展开来,唐心解去身上的大衣,递给一旁的墨,而后随着主人家,在炕上坐下。

    由于他们这里的事情都是亲力亲为,并没有下人可使唤,龙亦飞的娘子便下去为他们张罗着点吃食,让他们可以暖暖身子。炕上,唐心和龙亦飞对坐着,云曦坐在她的旁边,而玄月和墨则站在一旁,火凤则自个找了个地方坐下,全当自己家一般,一点也不见外。

    “沐夫人,玄月公子他们说是误入这里,沐夫人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他直言问着,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唐心看了玄月和墨他们一眼,道:“我在约定的地方等不到他们,担心他们出事便回那山林去找,后来发现了那处远古阵法,我对阵法略有究竟,只是没想到那阵法的开启却是要在月圆之夜,虽知道进了阵会灵力会尽失,却不曾想到竟会来到这之界。”

    “沐夫人听说过我们这里?”龙亦飞一怔,有些诧异的问。

    “嗯,知道有这么个地方,这力之界也算是一个奇特的地域,别的地域只要修为品阶达到一定的高度便可随意来去,唯独这力之界,没有灵力气息的存在,却有着神奇巨力的存在。”她淡淡的说着,端着面前的酒喝了一杯。

    一旁的玄月和墨听了她的话后,相视一眼,而后,玄月开口道:“主子,他们这里有一个远古遗迹,我们猜测要从这地域出去可能得破了里面的什么阵法,但那地方我们进不去,主子可知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可以从这里离开?”

    此时,就连龙亦飞也看向唐心。而唐心在沉思了一会后,看向龙亦飞道:“据我所知,你们这力之界应该是没有领主的吧!”

    龙亦飞怔了怔,继而,点了下头:“是。”

    “虽说现在是没领主,但不代表你们原本这里没领主,开辟出力之界的那位领主用他自身的能力将这里完全封闭,设下了阵法与结界,让外界的人无法进来,这里的人也无法出去,而且,因为这片天地气息有所异常,少了灵力气息的涌动,你们这里的人才会只长了这样的身高。”她伸出手,看着自己明显缩小一号的手,心下微叹了口气。

    “进了这里又没了灵力气息,想要从这里出去根本就不可能,除非能破了你们这里所设下的那个阴阳结界,这关键,应该就是你们所说的远古遗迹那里。”她看了面前的龙亦飞一眼,道:“龙族之人是这里的守护使者,你们所守护的远古遗迹,应该是在九龙环绕之地吧!”

    龙亦飞震惊的看着她,他可以肯定他并没有跟他们提起过九龙之地的事情,她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压下心头的震惊,他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知道得这么清楚?”

    一旁的火凤哼了一声,道:“我主人是天之界的领主,金莲圣主,估计你们这封闭的地方,也是没听说过她的名号的。”

    虽没听说过金莲圣主这名号,但他却知道领主的意思,领主,就是一个地域的神,开辟出一个地域的强者,能被称为领主的,皆是站在巅峰之上的人物,没想到,他竟然也会见到这样的人物。

    他在怔愕过后,连忙起身,深深的朝她鞠躬行了一礼:“竟不知沐夫人有如此尊贵的身份,失礼之处,还望沐夫人莫见怪。”

    唐心将他扶起,道:“龙谷主不必如此,既然称我为沐夫人,我便是沐夫人,领主也不过就是一个虚名罢了。”她笑了笑,道:“我们要离开这里,还要龙谷主相助才行。”

    “能助沐夫人,是龙亦飞的荣幸,只是,不知我能帮上些什么忙?还有,沐夫人所说的破了这阵法和这里的结界,若真的破了我们这力之界会不会有什么变化?”这,才是他心下担心的。

    闻言,唐心一笑:“这个龙谷主可以放心,结界若破,你们这里便可以与其他地域相通,可以来往别的地域,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只是,上万年前开辟出这片天地的那位领主所设下的阵法和结界,只怕,不容易破解。”说到这,她不由微叹了口气,那么多的地域,偏偏来了这里,真是棘手。

    听到这话,龙亦飞便道:“沐夫人且先休息一会,这事我去跟几位长老说说,请他们来商谈。”说着,便下了炕,朝他们几人行了一礼,便快步往外走去。

    不一会,龙亦飞的娘子端着吃食进来,微微一笑:“沐夫人,还有几位公子,一起坐下吃点东西吧!”她将吃食放在炕上的小桌上,笑道:“都是一些家常小吃,沐夫人不要嫌弃才好。”

    “哪里,龙夫人太客气了,麻烦到你,真是不好意思。”唐心回以歉意的一笑。

    “你们先聊,我再去给你们备些东西。”她笑着,再度退了出去。

    玄月和墨走到炕上坐下,问:“主子,连你也没绝对的办法吗?”

    “这个还要看过才知道,但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这事情确实有些麻烦,不太好处理。”她夹起东西吃着,又问:“你们当时饿到吃树根了?”说着,目光在他们三人的身上掠过,最后落在云曦的身上,掐了掐他的小脸蛋,笑道:“没瞧见瘦了呀。”

    听她说起这个,玄月和墨都有些讪讪的别开了头,以他们的地位和实力混到去吃树根,这还真的让他们没脸再提,步入修仙这么多年,谁会想到他们有朝一日也会像普通人一样,险些被冻死和饿死?

    “娘亲,我是这些日子养回来的,秀姨对我很好,每天都炖些东西给我补身子,要不然没这么快恢复。”云曦跟她说着。

    “秀姨?”她诧异的看着他:“就是龙夫人么?”

    “嗯,她人很好。”他点了点头,应着。

    唐心微微一笑:“他们救了你们三人,这恩情,可不能忘。”

    “娘亲,救我们回来的是他们的女儿小灵,她才三岁半,力气大得惊人。”云曦跟她说起最近在这里的一些事情,听得唐心不由的轻笑出声。

    “呵呵,这么说,这个小灵很可爱?怎么还没见到她?是还在睡觉?”她轻笑着捏了捏他的鼻子,打趣的笑道:“看来,你人小小的,这魅力还真不小,到处都有小女孩喜欢和你玩,可别以后长大了欠下太多的桃花债了。”

    ------题外话------

    美人们,我深情的呼唤你们手中的票票,目前还爬不上月票榜前十名,着实是让人蛋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