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4 获救!万更!

    那郭掌事和老者被他们这一喝,连忙将那颗珠子的事情说了出来。四位领主一听,脸色越发的黑沉,盯着他们的目光恨不得将他们撕了一般,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怒道:“放眼世间有什么珠子能有这个能力?她是什么人你们不知道?那是她的将魂珠!敢拿她的将魂珠来拍卖,你们想死也别拖我们下水!”

    两人被这一喝,脚下顿时一软,险些跌坐地上。将魂珠?那珠子是将魂珠?金莲圣主座下十二神将随着她的入世轮回幻化而成的将魂珠?难怪他们看不出来到底是何种宝贝,却偏偏有着那样惊人的强大威力。

    这边,那南宫青终于找到了那瓶丹药,退至一旁小心翼翼的打开一看,顿时手一抖,险些惊呼出声。还魂丹!竟然是还魂丹!握着手中的药瓶,望着那天空之处,那里,已经不见了她风华绝代的身影……

    另一边,唐心站在火凤的身上,往那山林而去,心中隐隐有些担忧,已经过去这么多天了,为何他们没有来?难道真的是那里面出了什么事?

    与此同时,在某一个地方,墨和云曦以及玄月三人确实是如她所料,当真是在这里面遇到了一些意外,以至于他们无法按着原定的计划去到通天城。

    那日,墨找到云曦和玄月后,将唐心的话告知他们,三人便准备往通天城而去,谁知却在出山林的路上踏入了一个远古的阵法中,随着那阵法的开启而坠入了现在他们所在的这片地域。

    那个远古的阵法很诡异,当他们坠落时,一身的灵力气息尽失,不像是封住,反倒像是无声无息中消失,如同一个无法修炼的普通人一样,甚至,就连他们试着感应体内的灵力气息,也感觉不到,最让他们难以接受的是,他们的身体在坠落这片地域之后,竟缩小了很多,玄月和墨这两个原本有一米*高的健壮男子,身高竟缩小到只剩下一米二上下,这让他们从落入这片地域便郁闷不已,一直黑沉着脸,甚是难看。

    而云曦倒好,还是那五六岁孩童的身高,看着没什么变化,只是也一样,身上的灵力气息无声无息的消失了,如同一个无法修炼的普通人。

    “玄月叔叔,我们已经走了好久了,怎么还是连个人影也没看见?”云曦跟着他们两人走着,因为没有了灵力气息,无法御剑飞行,也无法唤出他们的契约兽,更无法提气踏空掠行,只能一步一个脚印,一步步的走着,汗水湿了衣裳,又累又渴。

    玄月看了走在两人中间的云曦一眼,目光掠过他的脚:“是不是累了?我背你走一会吧!”

    “不用不用,我可以走的。”云曦连连摇头。他是小男子汉,就算没了灵力气息,这点路他还是可以自己走的。只是,走了也有两天了吧?他的脚好疼,似乎是出了血泡。

    闻言,墨抿了抿唇,道:“前面有处小溪,我们去歇会,装些水带着。”

    “好。”云曦点了下头,强忍着脚下的疼痛,迈着走向前面。

    说是小溪,其实倒像是一条被雨水冲出来的小水流,水源清澈,隐约可见里面的沙石,水过清,不见有鱼,只是水面上偶尔飘浮着几片枯黄的草叶,顺着水流而下。

    三人先是洗了把脸,又用双手捧起水喝了起来,而后,将他们在林中取下的竹筒装上了水,带在腰间。因为原本装水的水囊放在空间里面,没有了灵力气息,他们连空间里的东西都拿不了,才用随身带着的匕首削了几个竹筒装水带在身上以备不时之需。

    “我到水的下流泡泡脚。”云曦说着,往下面一点走去,在边上坐下,脱下了靴子,只是,走了两天的路,而且路又不平,此时那脚的血泡早就被磨破,肉还有些粘在靴子上,这一脱下来,痛得他倒抽了一口气,小脸上也渗出了几滴冷汗。

    不远处的两人见状,相视一眼,墨往一旁走去,而玄月则走到他的身边:“泡下脚后先不要穿靴子,我们在这里休息着,明日再走吧!”

    云曦抬头看向他,道:“那、那我们找不到回去的路娘亲担心怎么办?”

    “我想,她见不到我们去通天城,一定会回来找我们的,凭她的本事,也许能找到那隐藏在山林中的那个远古阵法。”玄月也在草地上坐下,他看着前方的一幕,入眼不是树就是草,似乎一望无际,永远也走不到头一样,两天两夜的时间,他们竟然没有遇到一个人,甚至,连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更不知为何掉到这里来,身体会发生这样诡异的变化。

    不一会,墨走了回来,手中拿着一把草药,他走到云曦的身边蹲下,捡了两块石头将草药砸碎,道:“你躺这里睡会,把脚伸出来我给你敷药。”

    “多谢墨叔叔。”云曦道谢着,他也确实是累了,便在这草地上躺下,把赤着的脚伸出,看着他将那砸碎的草药敷在他的脚上,只感觉起初有一点剌疼,而后便有一种凉凉的感觉,舒服的感觉,再加上疲惫,他渐渐的睡了过去。

    玄月见他睡着,担心他现在没有灵力护体而感染风寒,便将身上的外袍脱下,盖在他的身上,一边压低着声音对墨说:“这几日他只吃了几颗野果,又没灵力气息护体,我担心再这样下去他的身体会吃不消。”

    墨的目光也落在云曦的小脸上,没有了灵力的护体,这几天睡着树林路旁,吃的也仅仅只是野果,他们两人还好一点,但他一个孩子跟着受着苦,确实是吃不消,才不过两天,整个人看着就像瘦了一大圈一样。想了想,他对玄月道:“我刚去采药时看到有一处高点的山,你们先在这里歇着,我去那山上看看,也许能看到更远的一些地方,兴许会看到村庄。”

    “嗯,你小心点。”玄月点了下头,看着他转身往另一边走去。

    几百米外的一处山峰,是放眼周围最高的一处地点,若换成先前他们有灵力在身,不用片刻便可到达那山顶之上,此时要一步步的爬上去,却是费了不少时间。

    当墨爬上那山顶时,天色已经渐暗,站在高处,寒风袭来,清晰的感觉到寒风侵体的冰冷剌骨,他朝周围看去,放眼所见的皆是茫茫一片,连点类似灯光的东西都没看见,更别说是什么人家村庄了。他抿了下唇,沿着原路还回,这里,也不知是什么地方,山林之中连只野兽都没瞧见,让他们想弄点来填肚子也没办法,这是多少年来首次为食物的问题而烦恼。

    天色渐暗,水源边的玄月捡来了树枝,点起了火借以让身体更暖和些,火花随着风的吹动而微晃着,树枝发出啪啪的燃烧声,原本熟睡着的云曦肚子发出咕咕的声音,也被饿醒了过来,看到身上盖着的衣袍,他迅速坐起身,将衣袍递还给玄月:“玄月叔叔,衣服穿上吧!不要着凉了。”

    玄月没有接,一边挑着枝枝,让火花更大一点,头也没抬的说:“我不冷,你披着吧!”

    见状,云曦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将衣袍披在身上,他知道自己的身体比不上他们的,此时又不知是什么地方,若是他病倒了,定会让他们的处境更是麻烦。

    “墨叔叔呢?”左右也没看到墨的身影,他不由开口问着。

    “他去看看附近有没村庄,应该也快回来了。”正说着,便见不远处走来的那一抺身影,正是他们在说着的墨。

    “墨叔叔!”云曦唤了一声,站起来,迎了上去:“有看到村落吗?”

    “没有。”墨摇了下头,抿着唇,道:“方圆百里连个人影也没有,也没有村落,我想我们还要再走很远的路才能见到人烟。”说着,他拿出在下山时找到的树根,递了几根给他:“这是白葛树根,可以吃的,当填肚子吧!”

    云曦接过,看了看那树根,这树根不像普通的那种树根,而是有点白,一小节一小节微胖,像一个个小萝卜一样,他应了一声,接过后拿水边洗了一下,这才折下一截咬着吃,入口有点甜,汁液很多。

    墨递了几根给玄月,道:“这一带都没人烟,我们吃的问题就是一个大问题,没有灵力护体,再加是消耗体力,如果身体得不到营养补充,只怕久了谁都会吃不消,接下来的路,我们沿路得找找有没什么可以补充身体流失的能量的,在找到人家之前,吃食是一大问题。”

    “嗯。”玄月也点了下头,将接过的树根洗了一下,放进口中咬着吃,一边沉思着。

    次日天一亮,三人便继续往前而去,靠着步行,就算是速度再快也快不到哪里去。尤其是又饿又累,风吹雨晒的,也不过几天的时间,云曦原本白皙的皮肤都黑了一圈。

    让他们想不到的是,这里面的诡异远远的超出他们的意料之外,前一刻他们还身处那一片绿洲之中,可是,渐渐的,越过了那片绿洲之外,竟是一片冰天雪地在等着他们,空气中的气息顿时寒冷了下来,尤如寒冬腊月的天气,冷风呼啸而来,吹得他们浑身一阵剌疼。

    “怎么会这样?”云曦愕然的看着眼前的冰天雪地,好不容易来到这里,可谁知,前面竟是一片雪地?这让已经饿了几天的他们怎么可能走得过这里?

    玄月和墨两人的眸光也暗了几分,看着面前的斜坡,直下,入眼全是一片的雪白,冰天雪地一片,呼呼寒风伴着风雪在呼啸着,两人抿着唇,都说不出话来。以他们现在的身体情况来看,实在是不能过这片雪地,但,若不过,他们也势必饿死在这片只有树木却没吃食的绿洲当中,沉默了半响,两人相视一眼:“走吧!”

    “嗯。”玄月也点了下头,弯腰将愣住的云曦抱了起来,同时解开自己身上的衣袍将他包住护在胸前。

    “玄月叔叔我可以走!”云曦挣扎着,想要下来,却被喝住。

    “听话。”玄月抿着唇,沉声道:“这片雪地不是那以容易过的,再加上我们缺少暖身的食物,更容易冻死在这片雪地里,你不过五六岁,更不可能熬得过去,由我们护着你走,兴许还能有一线生机。”

    云曦疲惫的小脸在听到他的话后,也尽是凝重的神色,却不再挣扎,静静的靠在他的怀里,让他用他的衣袍将他包住,护他在他的怀里,冰冷的天地中,他靠着他的身体,可以感觉到从他身上传来的那一股暖意。

    玄月与墨点了下头,两人便迈步往前走去,风雪迎面而来,落于他们的身上,凝聚成一层薄薄的冰雪,他们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身后的脚步在他们的身影渐远中,被风雪渐渐的覆盖,两抺身影,渐渐的远去,直到,消失在风雪中……

    在风雪中走了一天一夜的时间,墨终于撑不住的倒了下去,浑身冰冷。这已经是他的极限了,进入这片雪地以来,他们就没停过脚步,他们很清楚,他们在跟时间赛跑,要在他们倒下之前尽快的出这片雪地,或者是找到有人居住的地方,否则,只有死路一条,好在他们原本在绿洲那里就边收集着一树可以吃的树根,带在身上可以补充一下体力,但因为担心着云曦,所以他们也舍不得吃,将那剩下的几根树根留给了他,希望他可以靠着那些树根,走出这片雪地。

    “墨叔叔!”

    墨倒地昏迷了过去,云曦顿时一慌,迅速的从玄月怀里下来,摇晃着他:“墨叔叔!墨叔叔!”可当触到他冰冷尤如死人一般的身体,不禁无助的看向玄月:“玄月叔叔……”

    玄月喘着气,头上结着一层薄冰,眉毛上也似乎被冻结,他蹲了下来,将墨背了起来,道:“他本来就是阴寒之体,身体常年冰冷,如今没了灵力护体,又在这样的冰天雪地当中,能撑到现在已经很难得了,继续走,不要停,你躲到我的身边来,用我的衣袍包着,挡着风雪。”说着,将衣袍盖到云曦身上,带着两人继续走着。

    在风雪中又走了一夜,这一夜,就连云曦也撑不住的倒了下去,他的身体发烫,脸上有着不寻常的红,嘴唇干裂着,嘴里喃喃的叫着娘亲。

    玄月背着昏迷的墨,感觉到他的气息已经弱得不能再弱,似乎随时都会死去一般,而云曦又发着烧,意识混乱,时而喊着热,时而又喊着冷,前方还是白茫茫的一片,他咬了咬牙,拔出匕首,在手腕处划开了一道口子,将温热的鲜血放到墨的口中,让他可以喝下几口让身体温暖起来,而在墨的口中涌进鲜血时,他的眉头似乎微皱了一下,却又旋即松开。玄月又将流着血的手放到云曦的口,让他可以吸食,以便护住他们两人的心脉,保住性命。

    他的血中有着药物的成份,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还能起到保命的作用,只希望,能尽快的找到有人居住的地方,否则,只怕后果不堪设想。将伤口简单的包扎一下,先将云曦用衣袍绑在自己的胸前,再将墨背起来,再度往前走着。

    天色渐渐的亮了起来,太阳缓缓升起,飘落的冰雪停住了,但他的意识也开始模糊着,背着两人,嘴里咬着最后的一截树根,他一步步的走着,两个时辰后,看见在远处的冰雪中隐约有个人影,他努力的想睁开眼去看,可越想看越看不清,意识越是模糊,最终,体力不支的倒了下去,担心他们三人会被冰雪所覆盖,那远处的人注意不到他们,他一狠心,拔出匕首将自己手腕的伤口再度划出,鲜血直涌而出,不一会,便染红了那一片雪地,鲜血的颜色,耀眼而剌眼,在这雪地中如同冒着严寒盛开的梅花,妖娆的绽放着……

    一声铃铛声由远及近传来,一只巨大的红头白鹤上坐着一个眨着一双好奇大眼睛的女娃娃,看起来也不过才三四岁的样子,头上戴着一顶毛茸茸的红色帽子,帽子的一侧插着一支白色的羽毛,身上穿着厚厚的红色小棉袄,碎花的厚裤子和一双红色的雪地靴,粉嫩嫩的小脸,肥嘟嘟的,水润润的唇角,红艳艳的,那小模样,十分的可爱。

    此时,她双手抱着红头白鹤的光秃秃的脖子,眨着好奇的眼睛看着下方昏迷着的三人,继而,从那红头白鹤的身上滑了下来,蹲在他们三人的面前看了看,目光落在那一滩血迹上时皱起了小眉头,软糯糯的说着:“还以为是什么红红的东西,原来是血。”

    说着,又伸着小手截了截云曦那精致的小脸蛋,手腕处的那串铃铛随着她手上的动作而发出铃铃的声音。看他没反应,便走到玄月和墨的身边,一手提起一人,那股轻松的模样,竟像他们轻如毛发一般,一点也不费力的就将他们两人甩上红头白鹤的背,又将云曦抱起,也跟着扔了上去,自己再爬了上去,而后拍拍那红头白鹤的脖子,小腿儿一夹,那红头白鹤嘶叫一声,便迈着长长的两根腿,快步的往回跑着。

    当墨醒来之时,只感觉有一阵暖流在身体里流窜着,温暖着他的筋脉,很是舒服,他缓缓的睁开眼睛,眼底有着一抺似乎没弄明白自己身在何处一般的茫然,只是,脑海光芒一闪,下一刻,茫然褪去,换上的是凌厉与冷然,他猛的跃了起来,也开始打量着身处的这个地方。

    四周是土房,却极为温暖,像是有热气在墙中流窜一样,屋里摆设简单,却应有尽有,他身下的床,散发着一股热气,是一种土炕床,他起身,脑海中隐约似乎记得他曾吃过什么血腥的东西,却记不起来。不再多想,迈步出了外面,正好遇上了端着热姜汤进来的男子。

    男子的身高竟也与墨一般,一米二左右,但看起得出是成熟的男子,此时正面对上墨那双血红的眼睛,他微怔了一下,眼中闪过一抺惊讶,而后露出一抺笑容:“醒了?再喝碗姜汤吧!身体会舒服点。”

    墨看了他一眼,接过,沉声道:“多谢。”将姜汤喝下后,问:“是你救了我们吗?我的兄弟和孩子在哪?”

    男子笑着接过他的碗,道:“在这边,你跟我来吧!”他带着他来到隔壁的一间房,进了里面,便对墨道:“他除了体力透支之外,还失血过多,你们三人中就他比较严重,估计短时间想恢复也难,不过我已经喂他喝了药,性命之忧则是不会有的,这点可以放心。”

    “多谢。”墨再度道谢着。

    男子笑了笑,道:“那孩子在这边。”说着,又带他往另一间房走去。

    一进这房子,墨就多看了一眼,因为跟另外两间不一样,这间似乎是女孩子的屋子,屋子里摆放着不少女孩子的玩意儿。当他的目光落在床上时,微闪了一下。

    床上,云曦熟睡着,而在他的旁边,还有一名粉嫩嫩带点婴儿肥的小女孩,看样子也就三四岁左右,却是挨着云曦睡,就是睡着,一手也还搂着云曦的身子,那粉嫩的小脸上还带着满足的笑意。

    “呵呵,莫要见怪,她是我的女儿,今年三岁半,你们也是她救回来的,这孩子平时也没个小伙伴,难得看到同龄的孩子,她带你们回来后,就将这小男孩抱回了她屋子,说要亲自照顾,我也没她办法。”男子语带无奈,神色却很是宠溺。

    “是她救了我们?”墨看向面前的男子,眼中有着一丝诧异。

    “是的,她早上风雪一停就骑着白鹤出去玩耍,说是远远看见雪地里有一片红色的东西,便过去看,见到你们三人,其中一人手腕割破,也是因此鲜血才染红了雪,让她发现了你们。”

    听到这话,墨这才知道,为何刚才这男子说玄月失血过多,身体虚弱,原来是这么回事。但,他记得他在昏迷时有尝到血腥的味道,难道玄月他……

    想到那个可能,他不由的抿了抿唇,沉默了下来。半响,才看向面前的男子,道:“我名唤墨染,那一位是我的兄弟,叫玄月,这孩子叫沐云曦,还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男子笑了笑,做出请的手势:“我们到前面聊吧!请。”

    墨点了下头,看了床上熟睡的云曦一眼,这才迈步走出,来到前面的一间屋子,见里面,有一名女子正在炕上摆着一张小桌子,上面摆放着吃食,看见他们进来,朝他点了下头,微微一笑,便迎上了那名男子,走到他的身边。

    “这是我的娘子。”男子笑着介绍着,又对那女子道:“这位是墨染。”

    墨朝她点了下头,算是打招呼。而那女子则微微笑着:“你们聊吧!我再备些吃食。”说着,便退了出去。

    “坐。”

    男子示意着,衣袍一撩,便盘膝在炕上坐下。待墨坐下后,他给他倒了杯酒,这才开口:“我名唤龙亦飞,你们此时所在的这个地方,是雪龙谷,我是这里的谷主,这里只有四十八户人家,只不过分得较远,离此处最近的一户人家也在五百米之外,我们这里一向都没有外人进来,因为进不来,也因为外面的人不知这个地方,所以我比较好奇,你们是怎么走到这里的?又是从哪里走到这里的?”

    听到他的话,墨将他们如何来到这里的事情跟他说了一下,因为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人可以相信,而且他们想要离开这个地方,也需要有人帮助才行。

    “你说你们误入远古阵法而来到这里的?这么说,你们不是我们这地域的人了?”龙亦飞震惊的看着他,难以置信,他竟然是从别的地域来的。

    “嗯,我现在还不知这里属于什么地域,还望龙谷主告知,这里为何这般奇怪,到了这里,连我们身上的灵力都消失了?而且身体也缩小了,原本我们有一米*左的身高,到了这里后身高却只有一米二左右,是不是这地域里面有什么禁制?”墨沉声问着,喝了口酒,暖了暖身体。

    龙亦飞沉思了一会,道:“不瞒你说,你所说的灵力,我并不知是什么东西,更不知人的身高可以长到一米*那样高,我们这里的地域名为力之界,我们这里的人,有的从出生就带有惊人的巨力,有的力可达千斤,至于你所说的身高,除了小孩之外,成年人的普遍身高都是这样,在我们力之界所记载着的历史中,也只有我所说的这些,至于别的地界的事情,我们这里的人根本无从得知,因为我们这个力之界是有上古阵法保护着的,别人无法进来,我们也无法出去,所以,听到你们竟是从别的地域来的,我甚感震惊。”

    他的声音顿了一下,又道:“其实还有一点就是,我们这雪龙谷的人,其实世代是这里的守护使,在这里面有一个远古遗迹,世隔上万年,我们祖辈传下来的记录也已经模糊,我们一直遵从祖辈遗命,守护着它,你刚才所说的话让我想起了一些事情,你所说的,想要从这里离开,也许,只有进了那遗迹才会有你们想要的答案,只是,进入远古遗迹的办法,就连是我们都已经无法得知。”

    墨听到他的话后,不禁拧起了眉头,沉思了半响,道:“不如可否带我去看看你所说的这个地方?”

    “这件事情,你容我去跟雪龙谷的几位长老商量一下,这段时间,你们就先在这里住下吧!”他露出抺笑容,道:“吃点东西暖暖身子,既然你们能来到这里想必也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一定会有办法回去的。”

    “嗯。”墨点了下头,拿起筷子夹起东西吃着,饿了这些天,总算可以好好吃点东西了。

    另一边,睡着的云曦突然间感觉有什么压在他的胸口,让他喘气都觉得有些困难,皱着眉头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就是一只横架在他身上的一条腿,他一愣,愕然了半响,转过头去一看,一张粉嫩嫩的小脸还带着婴儿肥,此时睡得正香,只是那睡姿实在是太让人凌乱了,也不知这人是谁,竟然跟他睡在一起,他迅速坐了起来,推开了那压在他身上的腿,这才看向这屋子。

    女孩子的屋子?是床上这小不点的?

    他回过头又看了一眼那还在睡着的小女娃,长得跟他妹妹一样可爱,粉嫩嫩的脸蛋,肉嘟嘟的,小嘴儿红艳艳的,那小模样还真有几分讨喜,只是,这小不点是谁?他又怎么会在这里?墨叔叔和玄月叔叔呢?

    身下的炕有着暖意,让身体也感觉甚是舒服,在那冰天雪地里冻了那么久,此时坐在这里,他不由的轻呼出一口气来。坐在边上正准备下床,可当双脚触地时才感觉双脚一阵虚软,整个人往前虚扑了过去,本以为会摔向地面,却有一双温柔的手接住了他,头顶上,传来了柔柔的声音。

    “你没事吧?”

    云曦抬头一看,见是一名美丽的女子,做妇人打扮,此时,正面带笑意的看着他,她脸上那抺温柔的笑意,不由的,让他想到了他娘亲,突然间,好想他娘亲。

    “我没事。”他说着,又被她抱回了炕上坐好。

    “我煮了粥,你吃点吧!”她温柔的笑着,走到一旁,端起放在一旁的肉粥,来到云曦的面前。

    “我玄月叔叔和墨叔叔呢?”

    “墨染公子在前屋,跟我夫君说话呢!还有一位公子则还没醒来。”她轻声说着,又道:“你不用担心,那位公子没事,只是身体虚弱,要好好调养,来,我喂你吃吧!”

    云曦摇了摇头,道:“不用,我自己可以吃。”说着,接过她手中的碗,舀起一勺子肉粥吃起来,肚子饿了好几天,此时闻到肉粥的香味,更是发出咕咕的声音,羞得他小脸微红。

    “呵呵,小心烫,慢慢吃,我煮了很多。”她轻笑着,柔声说着,坐在一旁看着,见自家女儿那乱打滚的睡姿,她宠溺的摸了摸她的头,拉过一旁被她踢掉的被子给她盖上。

    一碗肉粥下肚,总算缓了过来,肚子也不再叫了,云曦这才将碗放在一旁,看向她,道:“我叫沐云曦,我应该怎么称呼你?”

    “云曦?真是好名字。”她笑了笑,道:“你叫我秀姨吧!”

    “秀姨。”云曦唤了一声,又问:“秀姨,是你救了我们吗?”

    “是小灵救了你们。”她看向一旁熟睡着的女儿,温柔的笑着:“她一大早风雪停就出去玩,却意外的碰见倒在雪地的你们,便将你们带了回来,她很少见到同龄的孩子,看见你后就抱着你不放,硬要将你带回她的屋子,说要亲自照顾着。”说着,她笑了起来:“这会自己睡成这样,要真指望她照顾,还得了。”

    听到她的话后,云曦又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着的小女娃,她睡得极香,小嘴儿还微张着,粉嫩的小脸蛋因炕上的温度而微微泛红着。他移开目光,道:“秀姨,我吃了粥,身体好些了,我想去看看玄月叔叔。”

    “那好,你穿上靴子,我带你去。”她点了下头,站起了身。

    穿上靴子和外袍的云曦跟着她来到玄月所在的房间,进了里面,云曦见床上玄月有脸色苍白,不禁担心的上前,来到炕边,想帮他把把脉,却在看到他手腕处的伤时愣了一下:“玄月叔叔怎么弄伤手腕了?”

    “他划破了自己的手,让鲜血染红了白雪,才让小灵发现了你们的。”一旁的女子轻声说着。

    闻言,云曦抿了抿小嘴,探了探他的脉博。而一旁的女子见了,有些诧异:“云曦你还会医术?”这么小的孩子,把起脉来有模有样,当真会医术?真是不可思议。

    “会,我跟我娘亲学的。”他说着,放下玄月的手,问:“秀姨,是有大夫给玄月叔叔开药了吗?”

    “嗯,我们这里的一位大夫,我熬了一回药,是我夫君喂他喝下的,怎么了?不会是药有问题吧?”看着他严肃的小脸,她有些不解的问着。

    “不是,我只是想看一下那药。”

    “在这里,这还有没熬的。”她走到一旁拿出几个药包,拆出其中一个放在一旁的小桌上。

    云曦看了看,这才道:“这药是治风寒的不错,只是玄月叔叔这风寒不轻,要再加几味药会好一些,这里有备用的药材吗?”

    “我们这里只有一些应急的药材,一些较为常见的,你若有需要我可以带你去看看,不过,你的身体也还很虚弱,不适合出去吹冷风,我还是建议你先调养两天,少的几味药你可以跟我说,我去找找。”

    云曦抿着小嘴,道:“玄月叔叔体内有未散的寒气,若不驱出会对他的身体不利,而且失血过多身体现在很虚,若弄不好,会落下病根,秀姨,你带我去找墨叔叔吧!我让他陪我去,他是为了我们才弄成这样的,我想亲自为他配药。”

    听到这话,女子一怔,这才点了点头,道:“那好,你随我来。”说着,这才带他往前屋而去,却不料两人才出门,就碰见正往这边而来的墨和龙亦飞。

    “墨叔叔!”云曦快步跑了过去。

    “醒了?身体怎么样?”他摸了下他的头,问着。

    “墨叔叔,我没事,刚吃了秀姨煮的肉粥,现在精神很多了,但是玄月叔叔的身体不是很好,他体内有寒气,我要配药帮他驱除。”云曦仰着头看着他,又看向那一旁的龙亦飞。

    龙亦飞对上云曦打量的目光,诧异的道:“我让大夫为他看过,他说服下那药应该是会没事的,身体调养几天,便会醒来啊!”

    云曦点了下头,道:“嗯,是这样不错,只是药力并不大,少了几味。”

    龙亦飞看向他娘子,便见她笑道:“云曦懂得医术,你就带他们去找几味药材吧!”

    “既然这样,你们跟我来吧!”龙亦飞说着,迈步就要往外走,却见云曦身上衣裳单薄,便停下脚步,唤道:“秀,你去拿件棉袄给这孩子穿上,免得又感染风寒。”

    “好。”她笑着,转身走开,不一会,手里拿着一件棉袄过来,给云曦穿上,又给他戴上帽子,这才道:“去吧!我煮些热羊奶给你们回来喝。”

    “谢谢秀姨。”云曦露出一抺笑,这才跟着他们离开。

    另一边,揉着眼睛醒来的小灵找不到云曦的身影,连忙赤着脚就跑下床,边往外走边喊着:“娘亲,娘亲,我昨天捡到的那个小哥哥怎么不见了?娘亲……”

    女子从前面走来,见她赤着脚就跑了出来,摇了摇头:“怎么不穿鞋就跑出来了?快进去,着凉了怎么办。”说着,将她抱了进去,让她坐在炕上后,拿过被子盖着她,一边帮她穿着靴子,而后又穿上棉袄。

    “娘亲,那个我捡回来的小哥哥呢?他不会走了吧?我明明睡的时候还看见他睡我旁边的,怎么我一睡醒他就不见了?”她焦急的拉着她的衣袖,使劲的摇晃着。

    “别摇别摇,他没走。”女子无奈的说着:“他和你爹爹出去了,等会就回来。”

    在听到他没走后,小女娃这才没了先前的焦急,只是转动着灵动狡黠的眼睛,软糯糯的开口:“娘亲,我们把小哥哥留下来好不好?我想他跟我做伴,陪我玩。”

    “那怎么能行,他们要回家的。”她轻笑着,摸着她女儿的脸蛋,笑道:“不过他们在这里的这段时间,你可以带他到处玩玩,但现在可不行,他的身体还虚着,可不能吹寒风。”

    ------题外话------

    美人们,票票再飘过来吧吧吧,三天万更了,我还能坚持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