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3 金光现!火凤出!万更!

    听到这话,那至尊修为的女子脸色大变,只是,还没等她开口,站在她旁边的唐心伸手一弹,一道气流袭出的同时,让她闷哼了一声,同时也开张了嘴,一枚丹药就势弹入她的口中,滑入她的喉咙。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那女子大惊,想要吐出那颗丹药,只是,干呕了好几下都呕不出什么来脸色顿时如死灰一般的难看。

    唐心扫了她一眼,却只是诡异的笑着:“你很快就会知道。”她衣袖一拂,将那女子拂向了那郭掌事他们的面前。

    那至尊修为级别的女子双手在身上四处摸了一下,感觉不到身体有什么不对,渐渐的放下心来,可又心存疑惑,她难道会这么好心放过她?那颗药到底是有什么用处的?她的修为还在,她的身上也没伤,也不像中毒的迹象,到底她对她做了什么?越想心越觉得慌,这般的不寻常,让她隐隐的生出不丝不安。

    “嘶!你……”

    猛然间,郭掌事和那老者倒抽了一口气,几乎是本能的倒退了一步,惊骇的指着那女子。

    “嘶!快看,那至尊级别的女子的容貌在变化!”

    “而且还是以着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变化!”

    “这是在衰老!迅速的衰老着!”

    听着周围众人的声音,以及看到那郭掌事和老者惊骇的神情,那女子慌了,伸手抚向了自己的脸,当触及到自己脸上不再光滑的皮肤时,不由惊恐的大叫着:“不!不要!”

    突然间,天空中的云层猛然翻滚涌动着,狂风呼啸而起,浓郁而强大的威压从云层中覆盖而下,整片天空如同笼罩着一层乌云,隐隐有雷鸣之声轰轰从云层中传来,地面因这强大的威压和气息而震动着,站在地上的众人身形微晃,脚步踉跄,若不是相扶着只怕还会站不稳,有人惊慌的喊着:“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唐心清眸一闪,抬眸朝那云层中望去,唇角勾起一抺高深莫测的笑意,她站在地面,浑身涌动的气息将她保护得很好,这空气当中涌动着的威压和气息丝毫奈何不了她,此时,众人的目光和注意力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巨变惊到,惊慌失措,没人注意到,她的身上那层弥漫着的气息,隐隐透着淡淡的金色光芒。

    “何人在此闹事!”

    低沉而蕴含着强大威压的声音从云层中传来,这一句话,是从四个方向不约而同的传来,出自四位领主的口,那股威压,顿时震得底下众人血气逆行,纷纷口中溢出鲜血,有的更是直接被这四股强大汇合成一起的声音震晕了过去。

    唐心望着那天空,清晰的看到,那云层之中传来的声音因夹带着强大的威压而如同水纹一般一圈圈的朝这下方袭来,那声音伴随着威压在空气中震动着,摄人的强者气势,让下方的一些修士纷纷痛苦的捂住耳朵,连连提起灵力气息护住心脉。她朝周围看了一眼,不少百姓和修为低的人晕倒的晕倒,口吐鲜血的口吐鲜血,眼见那些人无法再承受下这股威压和气息,她伸出手一拂,一道金色的光芒如同滴落水面的一滴清水,在周围缓缓荡开,所及之处,化去了那股威压与气息,让那些人得以喘息。

    人群中,因承受不住那四位领主强大威压和气息的南宫青,因无意间看到这一幕,不禁愕然的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这样强大的威压与气息,居然被她如此轻易的化解。

    “恭迎领主!”

    那郭掌事和老者一听那声音,连忙单膝跪了下去,恭敬的朝天空行了一礼。脸上也因他们的出现而浮现了激动。终于,领主来了,这场面,总算不必再被那一小小女子主导着了。

    “领主,领主,这里有个妖女,坏我们拍卖会的规距,欺辱我等,更不将几位领主放在眼中,公然与我们几个地域为敌,如今,更害得属下容颜剧变,请领主为属下做主!请领主势必诛杀了那个妖女,以悍卫我们拍卖会的威名,以正视听!”

    那名瞬间容颜剧变的女子恨恨的盯着唐心,恨不得扑上前将她杀了,但她也清楚,她不是她的对手,而今,他们领主来了,她就是再厉害,也绝对无法以一人之力对抗四位领主!今日,她必死无疑!

    天空之中,乌黑的云层散去,出现了三名中年男子和一名老者,三名中年男子虎目蕴含威压,眉宇间暗藏凌厉,面容不怒而威,浑身上下散发着一股上位者的强大威仪。他们凌空负手而立,居高临下,俯视着下方的众人,抿着的唇,并没有急着开口,而是将那暗藏凌厉的目光一一的掠过底下的众人,先将众人扫视一圈。

    而那名老者,玄袍加身,白发白须,目露精光,虽身形削瘦,但气势如虹,一点也不逊色于那另外三名中年领主,他俯视着下方众人,目光在众人的身上一一掠过,当视线触及那一身白衣风华绝代的唐心时,眼中精光一闪,多了一丝的探究与诧异。

    唐心察觉到那老年领主探究的目光,视线一转,清眸迎了上去,对上了他打量的视线,目光不亢不卑,傲然而自信,她站在下方与上方的老者对视着,气势上,丝毫不逊色于老年领主,相反的,更隐隐有一种凌驾对方之上的强者气魄。

    老年领主对上唐心那清冷淡然的目光,心头猛然一震,那一记目光,险些令他心神失守,从半空中摔了下去。虽还不知此女是何许人物,但,单单这一眼,他便可断定,此女,绝不简单!

    “何人如此大胆!竟敢伤本君手下之人!”

    一名中年领主看到那被废掉修为的至尊修士奄奄一息的倒在地上,连说话都困难,顿时怒火直冲而上,强大的气息胖随着他的一声怒喝而袭向下方,同时,衣袍一拂,一股肉眼可见的威压也朝那下方的众人挥去。

    唐心同时抬起衣袖,一股灵力气息随着拂去,化去了对方的那股威压和气流,清冷的声音蕴含着一股灵力气息的传开,清晰的传入那天空之中四位领主的耳中。

    “是我废去了他的修为。”

    她衣袖一拂,收回身边,纤细的腰肢笔挺挺的站着,浑身散发着一股尊贵的气息。她望着那名开口出声的中年领主,而后,目光在其他的三位领主身上掠过,道:“抢我的东西,还要将我击杀,今天,若你们几人不给我个交待,我还不肯罢休!”

    “嘶!”

    一些勉强还能站着的修士听到她的话后,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冷气,不敢相信,到了这一刻她竟然还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哈哈哈哈!好个狂妄的小丫头!真真不知死活!”那名中年领主仰天大笑着,笑她的不自量力,笑她的狂妄放肆,笑声蕴含着威压震得空气中翁翁作响,突然间,那震耳的笑声骤然而止,仰头大笑的那名中年领主忽的从天空中朝她挥下一掌,厉声怒喝着:“本君就来试试,你这不知死活的臭丫头到底有什么本事!”

    “翻天印!”

    中年领主挥出的那一记手掌,是灵力气息的凝聚,同时溶合了强者的威压,清晰如同真的手掌印一般,在半空中猛然变大,如同一座大山般的朝下方的唐心拍了下来。

    “砰!”

    唐心一见那手掌印拍下来,白色的身影瞬间一闪,直接凌空而立飘浮于空中。回头往她原本站着的地方一看,那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手掌印,因击落地面,掌印深深的陷了进去,周围的地面更因承受了这样的一击而出现了几道裂痕,看样子,下手极其凶狠,是打着诛杀她的决定。

    见此,她勾了勾唇角,笑容中有着几分的冰冷与寒意,清眸扫向那名攻击她的中年领主:“东皇,看来你是长本事了,连我也敢攻击?既然如此,不回敬回敬你,岂不是太失礼了!”声音一落,她将手中长剑收起,心念一动,身上光芒一闪,银色战衣套上身上,手一伸,银色长戟咻的一声出现在她的手中,随着她手一转,长戟划过空气,发出咻咻的凌厉声音。

    “看枪!”她清喝一声,银色的身影如同闪电般掠向,手中长戟更是迸射出一股凌厉而冰寒的杀气。

    那原本震怒的中年领主正因一掌没击中她而怒瞪起双目,却不料,就在那时听到她说出的那句话。东皇?她怎么知道这名字?这名字可是有好久不曾有人敢这样唤他了,而且,就连他身边的这三个领主,也只有那老头知道他的这个名字,另外两个还不知道呢!这个女子,又是从何得知?

    愕然的想着这一疑惑的地方,却不想,眼前银光一闪,杀气直逼面门而来,她的速度太快,让他闪避得有些狼狈,退离她的攻击范围内,他厉目扫去:“好大胆的臭丫头!”此时,竟因被攻击的愤怒而忽略了他刚才心中升起的那一丝疑惑。

    而那一旁的老者,则立于上空中,抚着胡子,锐利的目光微眯,盯着唐心,似在思索着什么。另外的那两名中年领主看着那一幕,眼中也浮现着一抺愕然,为那女子的胆大包天,也为她那如闪电般的攻击速度。他们居于上位,掌控各自的地域,地位尊贵,手下有着至尊修士无数,曾几何时,有人敢这样放肆的单刀直入持戟相向?不得不说,这名女子确实是胆量不小。

    看着那两人在战斗着,那女子竟然将那中年领主逼得步步后退,占不得上风,他们不禁怀疑,莫非是他让她的?要不然,怎么可能堂堂一名领主被一个小丫头逼成那样?

    “咻!呼!砰!”

    唐心挥动着长戟,长戟在划破空中的气流,发出的呼的一声,紧接着,砰的一声重重的击落在那中年领主的背后,将他从半空中往下打去,长戟击落他的背后,清晰的可听见砰的一声重响以及他的一记闷哼声传出。

    “嗯!嘶!臭丫头,你敢打本君!”

    这一回,几乎是恼羞成怒了,那中年领主气得双眼发红,愤怒的火焰只差没冲冠直上,浑身的威压与骇人的气息若换成别人早就受不了了,可偏偏,他身上释放出来的威压与气息就是奈何不了唐心分毫,让他又是震怒的同时,又是疑惑,为何这个臭丫头不惧他堂堂领主的威压?

    看着两人战斗的那一幕,那三名领主此时也有些目瞪口呆,若不是亲眼看到,实在是无法相信堂堂一个领主级别的强者,竟然会被一个小丫头给打了,那长戟本身就有些重量,那样重击在他的背上,还发出那样重重的一声击打声,想必定是被震伤了。

    “打的就是你!”唐心轻哼着,长戟再挥,这一次,重重的扫过他的小腿,砰的一声,击中了他的后膝盖处,就在他整个人往前虚晃之时,她长戟再转,这一回,直接高高抬起,重重击落在他的背后,将他从半空中打了下去。

    “嘶!啊!你、你……砰!”

    堂堂一名领主,就那样被唐心从半空中打了下来,狼狈的摔落在他自己先前拍出的那个掌印上。按理说,堂堂一名领主,战斗力当然不会如此不堪一击,只是,这名中年领主,当年是唐心扶他上位的,对于他的招数路子,也甚是了解,他一出手,唐心就知他下一步的攻击,自然轻易破解了他的攻击,将他打落地面。

    那半空中的老年领主盯着唐心看了好半响,猛然间,脑海中灵光一闪,顿时恍然大悟,原本想不通的事情,也因隐约猜到她的身份而想明白。试想,放眼天地间,有几个人能这样将他们这些领主戏弄至此?又有几个人能让他们无还手之力?不久前明明听说了她的事情,也知道她将回归天之界,却不想,她竟出现在这通天城中,还跟他们的人扛上了。

    只是,真的是她么?为何只有她一人?而且她身上的气息也并非金莲圣光,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如果不是她,又如何解释眼下她所带来令人震惊的一幕幕?记忆中他似乎是曾见过她的,只是,隔了这么多年,她又重入轮回之道,一时间还真的想不起当年的她是不是这个容颜,若想辨认她的身份,金莲圣光便是最好的凭证,只是看这样子,想看到那只有她才拥有的金莲圣光似乎不太可能。

    那两个中年领主就没跟他想到一个方向去,他们虽知道金莲圣主,但眼下这一时半刻也没想到她那里去,毕竟前些日子还听说她到了某个地域中,因此,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眼前的这人就是金莲圣主,相反的,此时看到那名领主竟然不敌那白衣女子,低沉而蕴含威压的声音当即厉喝:“放肆!”

    声音中夹带着的威压如水纹般在空气中荡开,袭向唐心所在的方向,同一时间,两人竟是同时出手,朝唐心袭去。在他们看来,她敢这样对一个领主,就是不将他们放在眼中,不仅伤了他们的人,在通天拍卖会惹事,还敢这样对一名领主级别的强者出手,这本身就已经犯了不可饶恕的死罪,再者,此女实力如此强大,竟能将一名领主打落地面,今日若不将她诛杀,只怕他日必成祸患!

    看到那两名领主朝白衣女子袭去,老者眸光一闪,依旧不动。正好,他们动手对付她,他倒是可以趁机好好看看,这女子到底是不是金莲圣主,若不是金莲圣主,此女实力如此强大,势必诛杀在当场,若是金莲圣主,他们可不敢与之为敌,如今他们当先锋打头阵,他正好看看,好好看看,方不会走错半步,惹祸上身。

    两股不同能量的攻击蕴含着强大的气流从两个方向气势汹汹朝她而来,杀气在空气中涌动着,如狂风呼啸,又如猛兽咆哮,能量气流的攻击蕴含杀气,排山倒海势不可挡!

    唐心眸光一眯,眼底掠过一丝危险的气息,看着那两股能量,一风一火,狂扑而来,她握着长戟的手暗暗提起灵力气息,注入手中长戟当中,只见,长戟尖端迸射出凌厉风刃,整把长戟都涌动着灵力的气息,如磨好待开锋的利刃,锐不可挡!只见,握着长戟的手心一转,另一手在长戟的尾部一击,长戟伴随着她的一声清喝而袭出,朝那其中一名中年领主击去,气势之猛,速度之快,让人想闪躲都没那个时间。

    长戟所击的方向,是那名涌动着风属性能量气息的领主,看着长戟破风而过直逼对方命门之时,唐心冷哼一声,转身,手中灵力气息一凝聚,便朝那以火能量攻击的中年领主掠去。

    那中年领主见她空手而来,竟正面迎着火焰而上,不由冷笑一声:“不自量力!”同时,手掌再度一翻,击出一道气流,那道气流呼啸而出,在扑向唐心的瞬间又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焰猛兽头,火焰猛兽张开大嘴,熊熊火焰呼啸而起,直扑而上,似要将她吞噬在其中。

    唐心眯着眼,掌心张开,迎上了那火焰,当火焰触及她的掌心时,竟被她掌心的气息所敛,如同进了无底洞一般的消失不见,那中年领主大惊,就连那上空中的老年领主也极为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就更不用说那退至一旁连说话权也没有的几名至尊修士了。

    “还给你!让你尝尝这火焰的滋味!”

    清冷的声音一经传出,她猛的掠上前的身影随着手的一挥,那似进了无底洞的熊熊火焰竟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扑向了那名中年领主,火焰如蛇一般,一触到他的身体便缠了上去,熊熊的火焰将他包围,只听见他惊叫的声音在半空中传出。

    “嘶!啊……”

    他使出浑身解数,想要扑灭身上的火焰,却发现,这火焰除了有他自己的火焰之外,还被注入了一缕天火,本命天火,又岂是轻易扑灭得了的?眼见着火焰燃烧着他的衣袍,将他的胡子烧灭,将他的发丝烧卷,他惨叫连连,惊呼声不断,堂堂一名领主,弄到在地上四处打滚,丑态百出,狼狈不已。

    而那一边,那另一边中年领主此时也不太好受,被唐心击出的那把长戟,破开了他的风刃,直逼他的命门,尤其是,长戟的尖端所迸射出的那一股威压,似乎有着一种强制性的束缚能力,让他的动作都慢了几分,想要避开是不可能的了,强行对上,再以风刃阻挡那长戟朝他剌来,却不料,咻的一声,似乎有什么被破开一般,耳边只听见嗖的一声响起,胸口处便传来一阵剧痛,他痛得闷哼了一声,低头一看,脸色大变。

    长戟剌入了他的胸口,若是再低一分,直接穿过心脏,只怕……

    想到这,心头一阵后怕,脸色也变得苍白难看,他看着剌在他胸口处的那根泛着银色光芒的长戟,怔怔出神,任由鲜血顺着伤口流出,滴落地下也视若无睹,目光有着一丝的茫然,似乎是无法相信自己竟然被一个小丫头所伤,又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难以想通的事情。

    半响,他看着那前面的绝美女子,脸色阴沉了下来,一手握住了剌在胸前的长戟,猛的拔了出来,同时,不知丢了什么药丹进口中服下,只见那原本流着鲜血的伤口瞬间止住,他浑身的能量气息也如猛然涨起的海浪般涌起,他紧紧的盯着唐心,对那另外两人道:“这个女子,今日势必诛杀!否则,必成大患!”

    那名被火烧着的中年领主最后脱去身上那破烂的外袍,才甩开了那火焰,手从空间一拂过,身上再度穿上一件衣袍,因一身被烧得狼狈,胡子也没了,头发也烧卷了,面色焦黑,一脸的杀气腾腾:“杀了她!”声音一落,两人的身影同时掠出,朝唐心掠去,与此同时,那名先前被唐心打下地面的那名领主也在服下丹药后,迅速调息,再度朝唐心发起攻击。

    三人围成的战斗圈,强大的威压与气流呼啸而开,在空气中形成了一股旋涡,这一股强大的旋涡将那三名领主连同唐心一起包围在里面,外面的众人看不见里面几人的战斗场面,只听见砰砰砰的声音伴随着强大的气流声传出,空气中气息的涌动,让整片天空都变了色,旋涡卷入云层,引发了轰隆轰隆的声音,似雷,非雷,却让众人心惊胆颤。

    “嗷!”

    “嘶!”

    “吼!”

    众人只见三道光芒从那旋涡之中飞闪而出,三只穷凶极恶的契约兽咆哮着往那旋涡之中窜去,然而就在这时,一道耀眼的光芒从那旋涡之中闪出,一声震耳的凤鸣声从那旋涡之中传出,直达云霄,强大的上古神兽威压一经释放而出,几乎连战都不用战,那三头穷凶极恶的契约兽低声哀嚎了几声,竟全退出了那旋涡之中,趴落在那场地周围,浑身颤抖个不停。

    看到这一幕,那退至一旁的老年领主震惊的睁大了眼睛,嘴唇颤了颤,听着那声凤鸣声,感受到空气中涌动的那股强大的上古神兽威压,他惊得险些从半空中摔了下来。

    退至远处的众人都无法看到旋涡里面的情况,虽听到那声类似凤鸣的声音,但却没看到那兽的身影,正疑惑着,猛然看见,旋涡之中展翅飞出一只浑身带着火焰的凤凰,火凤美丽的羽毛全燃烧着熊熊火焰,它昂着头,鸣叫了一声,垂落着的凤尾一甩,火焰涌动,美丽得让人无法直视。

    而那下方趴着的几只契约兽,更是连头也不敢抬一下,颤抖着哀嚎着,若非因它们的主人在那旋涡战斗中无法让它们回到空间,此时它们真的想马上滚回去,也好过趴在这里承受着那骇人的上古神兽威压。

    “嘶!那是火凤凰!那是上古神兽火凤凰!”

    远处的众人惊呼着,不敢相信的看着那只美丽得让人无法直视的火凤凰。他们何其有幸,竟然能看到这种强大而古老的神鸟,这上古神兽火凤凰一出,就是那几位领主的契约兽都不敢造次,乖乖的趴在地上不敢乱动分毫,真不愧是上古神兽,这等威压,这等气势,真的让人望尘莫及。

    “这只火凤凰是那个女子的!”

    “她到底是什么来历?竟然拥有上古神兽火凤凰为契约兽?”

    众人的惊呼声不断,一面贪婪的看着那美丽而强大的火凤凰,一面又注意着那旋涡的方向,看到那旋涡依旧在转动,而那里面的人影却依旧看不到,不由的也提起心来。

    也就在这时,那旋涡之中突然间迸射出一股耀眼的金色光芒,如同太阳光一般令人无法直视的金色光芒,强大的气息伴随着那股光芒弥漫而出,同一时间,从那旋涡之中飞出三抺身影,一人重重的摔在地上,口吐鲜血,一人浑身被火焰烧着,惨叫声不断,一人也摔在地上,只是肩膀上剌着那银色长戟,鲜血涌出,脸色惨白。

    那个旋涡渐渐的被金色光芒化解,净化在空气之中,属于那三人的威压和气息也被金色的光芒所净化,只剩下那股属于她的气息存在空气之中,众人依稀看到那股尤如太阳光般的金色光芒中间,似乎有抺白色的身影存在着,垂落在半空中的白色衣袍被气流涌动,轻飘飘的飘着,金色光芒停落在半空中,渐渐的敛了起来,直到,消失不见,而那抺白色的身影也终于让众人看清,正是那一身白衣飘然,风华绝代的唐心,而原本盘旋在半空中的火凤,同时敛去一身的火焰,飞到了她的脚下,让她立于它的身上。

    “嘶!金莲圣主!”

    “金莲圣主!”

    “竟然是她!”

    数道不敢置信的惊呼声高低不一的响起,众人震惊的看着那半空中的一幕,心头的震撼,让他们无法再说出话来。那三名摔倒在地上的领主甚至连身上的伤也顾不得,连他们身上的火焰也忘了去扑灭,就那样震惊的看着,不敢置信,事情竟然会这样的不可思议!

    站在火凤背上的唐心,居高临下,强者的姿态,王者的气息,至尊的气势,在她的身上尽显无疑,绝美的容颜一片的清冷之色,她俯视着下方的众人,目光在那三名领主的身上掠过,下一刻,手一拂,其中一人身上的火焰终于灭去,她踏着虚空而来,身姿轻盈的落于地面,一步步的朝那三人走近人。

    那三人,无法反应,也不知应该如何反应。他们只知道她已经将近回归天之界,却不知,她竟然来了通天城,还跟他们手底下的人扛上了,甚至,还因此而惊动了他们,让他们自万里之外特意赶来,本想将她扼杀,却不想,她的身份竟然是——金莲圣主!

    一只纤柔白晰的手握上了长戟,将长戟拔出。那名原本胸口就被剌伤的那名中年领主,肩膀上再次添了新的伤口,随着长戟被唐心拔出,他伤口处溅出一道血柱,整个人因那长戟尖端利刃的拔出而痛得回过神来,面色复杂的看着面前那绝美的女子,艰难的开口:“你、你就是金莲圣主?!”

    虽语带几分的不确定,但,更多的却是肯定。试想,放眼天下,谁有这个能力将他们伤至此番田地?谁又有这独一无二的金色光芒?只是,他做梦也没想到,她竟然会出现在这里,还跟他们大打了一场。

    “金莲圣主……”那被烧得一身狼狈的中年领主又惊又惧的看着唐心,他想站起来,只是,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又跌坐了下去。

    “圣、圣主……”那一旁重伤的中年领主此时也是又惊又恐,不敢置信的看着唐心。金莲圣主?怎么可能?怎么会是她?她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通天城中?不对!她先前叫他东皇!真的是她!天啊!他竟然跟她打了一场,还喊着要杀了她!她若真的对他们动了杀意,只怕,倾尽他们的全部势力,也无法阻挡得了她。

    看着下方的一幕,那一直置身事外的老年领主终于从震撼中缓过神来,他深吸了口气,踏着虚空走了下来,瞥了那三名狼狈不已的中年领主一眼,面带笑容的朝唐心拱手行了一礼:“老夫北峰真君,见过金莲圣主,多年不见圣主,圣主风采依旧啊!呵呵呵……”这笑,笑得有几分讨好的意味。

    那三名中年领主不约而同的朝北峰真君愤怒的瞪了一眼,在心下暗骂着:这个可恶的老头,既然知道她是金莲圣主竟然也不跟他们说,让他们与她大打出手,弄得这般狼狈的模样,真真是只老狐狸!

    唐心将银戟收起,瞥了那老者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北峰真君还是一如既往的精明。”

    “呵呵,哪里哪里。”那北峰真君讪讪的笑着。

    这时,已经缓过来的三人深吸了口气,他们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伤,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袍,服下了治疗内伤的丹药后,缓了缓气,压下心中的惊骇与慌乱,平复下心境,走到唐心的面前恭敬的朝她拱手行了一礼:“我们、我们不知竟是金莲圣主到来,多有冒犯,还请圣主莫、莫要见怪。”声音虽然已经力图平静,但那一丝丝的颤抖,仍泄漏了他们此时心头的惧意。若早知道她就是金莲圣主,他们怎么可能自讨苦吃?堂堂领主弄得这样狼狈不说,连他们的威仪也因此一落千丈,这金莲圣主,真真不愧是众位领主都说遇见了也要连忙避开的人物,果真是可怕到极点。

    周围的众人听到他们的话,一瞬间都惊讶得就不出话来。金莲圣主?金莲圣主是何许人物?他们怎么没听说过?

    一些百姓和一些修士并不知晓金莲圣主这四个字的意义,更不知这四个代表的是什么,因此,此时还是一脸的茫然,不解为何那几位领主为何突然间对那女子那般的礼待,还赔礼道歉,这样的行为,让他们大感疑惑和震惊。

    但那些修为较高的修士,那些听说过金莲圣主的修士,一个个都睁大了眼睛,又是惊喜,又是激动,又是崇拜的看着那抺白色的身影,看着那个绝美的女子,金莲圣主,开辟天之界的领主,极具传奇色彩的人物,传说,她修为极高,世间少有对手,传说,她身带金莲圣光,可净化世间一切黑暗,传说,她是各界地域领主之尊,任何一个地域的领主见了她,都得低头行礼,都得以礼相待,都得俯首称臣!

    而这样的一个传奇人物,却甘愿进入轮回之道,再次经历底层的苦难,一步步的再踏上巅峰,成为巅峰霸主!这样一个人物,据闻,已经有很久年不曾出现,没人知道她入轮回进入了哪里,也不知她随着轮回转世成为什么样的人,更不知她会何时出现,但,当他们知道时,她却已经名声再扬,威名震动三界!

    人群中的南宫青此时内心激动得剧烈的起伏着,眼前的一幕幕带给他的震撼太过强烈,深深的冲击着他的脑海视觉与心灵。金莲圣主,沐夫人竟然是金莲圣主!他是一名炼丹师,因此,他知道金莲圣主本身就是一位超厉害的炼丹师,她能炼制出很多炼丹师穷其一生都无法炼制出来的丹药,身为一名炼丹师,知晓她的炼丹本事,可以说,她是他心中的信仰,是他崇拜敬佩的一个人物,他是怎么也想不到,心中最为尊敬,最为崇拜的那个人,竟然还与他交谈过,此时,心中的激动让他的双手情不自禁的是拧成拳头,微微的颤抖着,他在克制着,克制着内心的喜悦与冲动,猛然间想起,她曾给他的那个药瓶。

    当时,他不以为意的随手放进空间中,以为只是普通的丹药,连看都没去看,这一刻,知晓她的身份,他有种想要将那丹药找出来的冲动,想要找出来看看,她给他的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丹药!他相信,金莲圣主手中的东西,绝对不会是凡品!

    心念一动,他已经用神识马上在空间中寻找,想要找出那一瓶药,只是,当时没怎么注意那药瓶的模样,又是随手一放,再加上他的空间本来就有一大堆的丹药,此时越是着急,越是找不到。

    而在这时,前面的唐心看着那几个先前还扬言要杀了她的领主此刻在她面前低下了高贵的头颅,不由挑了挑眉,问:“你们不是要将我诛杀?”

    几人冷汗直冒,头垂得更低了:“圣主恕罪,我们不知是圣主到来,若知是圣主,我们又岂敢冒犯。”

    唐心勾唇冷笑着:“果真不找我麻烦了?”她的声音一顿,听着他们连连应着不敢,这才冷哼一声:“既然你们不敢,那就来说说,眼下这事情如何处理,方能让我满意。”

    几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人道:“圣主,今日这事是我们的过错,这通天城乃一大城镇,繁华至极,这些年以来一直是我们四人手下的人在打理着,今日冒犯圣主实是不该,我们愿奉上通天城以示我等诚意,待圣主回归天之界,我们再亲自登门赔罪。”这番话,已经表明了他们无意与她为敌,相反之,会以为她尊之意。

    听到这话,唐心眸光微闪了一下,清幽的目光落在他们的身上,看得他们一个个头皮发麻。直到半响后,才勾了勾唇角:“好,记住你们今日所说的话,今日这事,我便且不与你们计较。”声音一落,她凌空而起,跃上火凤的背后,打算去寻云曦他们,看看他们到底是出什么事了。

    看着她离开,几人不由的轻呼出一口气来,缓过气后,他们狠狠的瞪向那一旁站的郭掌事和老者,将火发到他们的身上,厉声怒喝着:“你们到底怎么招惹她的!还不从头给本君讲来!”

    ------题外话------

    我后知后觉的发现,有一美人昨天送了两百朵花花,还有不少送了钻钻和票票滴美人,其中,不泛有许多是老面孔,看到那一个个熟悉的会员名,有的也许没冒泡过,但却在后台经常看到,从鬼手开文到现在,竟一直都在,真的既感动,又感慨。我的新文挖着坑,本打算让收藏涨点的,不过近来收藏没变,美人们若看到了我的新文,动动你们的纤纤手指收藏下吧,期待也希望,在新文那里,也能看到你们的脚印,新文嘛,应该在九月中就会开始更了,所以,美人们,让收藏来得更给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