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2 她的气势!万更!

    那两名报以高价相争的中年男子此时见拍卖会的那名至尊强者说话了,心下也有了胆量,当即厉声喝道:“把那颗珠子交出来!否则,你别想走出这通天城!”

    另一人也道:“不管你这颗珠子原本是不是你的,如今已经是通天拍卖会的拍卖物品,你若想要,除非能高价拍得,否则,乱了这通天拍卖会的规距,就是通天拍卖会的人不追究,我们也势必追究到底!”

    两人往前迈出一步,上神强者的威压也在这一刻弥漫而出,针对性的朝前面的唐心袭去。两人一左一右,虽并没太过靠近唐心,但却有意无意的挡住了她的退路。

    看着那些人的架势,她轻笑着,笑得那样的漫不经心:“敢从我手中抢东西的人还真不多。”她的手,把玩着那颗将魂珠,忽的将手中的将魂珠往半空中一抛:“来吧!只要你们有本事抢得到,这珠子,就是你们的了。”

    看到她将那颗珠子抛上半空,那两名上神中年男子猛的往前一掠,不约而同的想要去抢那颗珠子,只是,那颗飘浮在半空的将魂珠却突然间涌出数道如蛇一般的水纹,飞快的缠住了那两人的手脚,将他们困在了半空之中。两人的身体悬空着,脚无法着地,又挣扎不开那束着手脚的手纹,一时间脸色大变。

    “妖女!你使得什么妖法!”两人大骇,以他们上神强者的修为,竟然无法挣脱开这水源的束缚。

    那一旁站着的中年至尊强者,泛着精光的目光掠过那颗珠子,落在唐心的身上:“确实是一颗举世少见的宝珠不错,想必,操控着这珠子的人就是你了,只要将你杀了,那颗珠子也就成了无主之物。”低沉而泛着杀气的声音一经落下,他衣袍一拂,身影瞬间掠出,朝唐心袭去。

    一旁的郭掌事三人嘴唇微动,却也没有阻止,只是静立着看着。

    凛冽的寒光一闪,那中年至尊强者的手中握着一把锋利的长剑,雄厚的剑罡之气随着他的挥出而袭开,咻的一声凌厉的剑气声,如同利刃划破空气,夹带骇人的杀气直逼唐心的面门。

    “妖女!今天我便取你性命!”

    唐心清眸掠过一抺寒光,衣袖一拂,手一伸,一把泛着寒光的利剑便现于她的手中,眼见那道比剑罡之气直逼面门而来,她站着不动,直到,那道剑罡之气将近劈向她之时,那抺白色的身影才如闪电般避开,脚尖一点,飞掠而起,身姿轻盈而曼妙,极快中透着诡异,如影似幻,竟让人看不清她移动闪跃的身法。

    “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本事!”唐心清喝一声,手中利剑一扬,直挑他的面门,只听咻的一声气刃声划过,那中年至尊修士感觉那杀气直逼而来,惊得腰迅速往后一弯,险险的避开她的攻击,可谁知,饶是他的速度再快,也快不过那剑罡之气划过他头顶的声音。

    “嗖!”

    头顶扎着的发被平头削断,发丝凌乱的散落一地,中年至尊强者只感觉头顶一凉,心头一跳,看着地上散落的发丝,伸手往头顶一摸,脸色倏然变得一阵青一阵红,好不难看。

    周围的众人看到这一幕,一个个脸上都憋着笑意,只是,碍于对方是至尊强者而不敢当场笑出声来。若换成平时,这样的场面可不多见,试问,哪个至尊级别的强者会被人削空了头顶的发,弄成了个秃驴的模样?

    人群中,南宫青看着那名至尊强者被她削成秃头的模样,也忍俊不住的弯起了嘴角,原本还有些担心的心也渐渐的放了下来。他虽不知她到底是什么人,但不可否认,她给人的感觉真的很好,很洒脱随意的一个人,而且,她身上的气质很特别,相信,应该不是一般人家出来的人,只是,她这们公然的与通天拍卖会对抗,难道真的不怕通天拍卖会背后的那几方势力?

    “连我一招都不敢接,看来,没什么本事嘛!”唐心转动着手中的剑,往身后一收,懒懒的瞥了那前面脸色一阵青一阵红的中年至尊修士一眼,唇角微微勾起,戏弄的意味十足。

    “妖女!今天若杀不了你,我便跟你姓!”他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唐心的剑尖也因他的颤抖而在抖动着。想他堂堂一名至尊级的强者,何曾受过这种屈辱,今天,却被一个乳臭未干的臭丫头这样戏弄,真是气煞他也!

    “免了,你还不配跟我姓。”唐心凉凉的说着,好整以暇的看着他怒发冲冠的模样,可惜,那头顶上已经没有了发冠,只剩下一个秃头。

    “噗嗤!”

    围观的人终是忍不住的笑喷了出来,却又在看到那至尊强者怒扫过来的目光时连忙捂着嘴。

    中年至尊强者因她的话而气得浑身颤抖,内心的愤怒与屈辱让他将全身的灵力气息和威压都调动了起来,强大的至尊强者威压一经从他的身上弥漫而出,周围围观的众人纷纷脸色大变,迅速的退到百米之外,唯恐被那股强大的气息所伤。

    随着周围众人的散开,倘大的一个场地中也只有那几名至尊强者和那两名被水源困着无法离开的上神修士,其他的人都已经避开,因为那是属于强者的战斗,他们无法插足。

    空气中气息的涌动,凌厉冰寒如冰冻着的寒针,涌动着的风夹带着那股强者的气息,丝丝剌骨,让人心惊。饶是那两名上神修士此时也清晰的感觉到那股气息剌入皮肤的疼痛感,而唐心那里,随着那中年至尊强者灵力威压的涌动,她的身上也弥漫而出一股淡淡的气息,那股灵力气息将她保护起来,不让外面的那些气刃伤她分毫。

    “熊齿兽!”

    一声低沉,一道光芒的闪出,一声低吼声伴随着一声重重落地的声音在这片天空中传开,众人只感觉地面猛然一震,定睛看去时,便见那中年至尊强者的身边出现了一只巨大棕色皮毛的熊。

    这只熊与一般的不太一样,它的大嘴长满了锋利的牙齿,拥有长长的四肢,背部距离地面约一米五,若是用后肢站起来,估计要超过四米,这是熊中的熊齿兽,具有极快的反应能力,攻击力极强,而这头熊已经是神兽级别,战斗力更是不用说了,此时,它微张着布满尖锐牙齿的嘴,发出低低的嘶吼声,前肢则在地面上拍着,似乎已经躁动不已。

    “上!给我撕了她!”那中年至尊修士怒喝着,同一时间,也提着长剑飞掠而上,打算与他的契约兽一起对付唐心,他相信,加上他的契约兽,她就算不死在他的剑下,也会死在熊齿兽的撕咬之下。

    “砰砰砰……”

    熊齿兽前后肢并用的往前跑去,速度极快,奔跑的脚步让地面发出了砰砰的巨响声,只见,它奔跑了数步之后,猛的用后肢站起来,抬起前肢的手,狠狠的朝站在前面的唐心拍去。

    “咻!砰!”

    熊掌划过空气,发出咻的一声,紧接着,重重的拍打在地面,几乎没有人看到那抺白色的身影闪开,一瞬间,不少人都以为她被拍扁按在地上,就连那名中年至尊修士也因看不到她的人而心头一喜,却不想,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呼。

    “快看!她在那熊齿兽的肩上!”

    “嘶!好快的速度,我都没看见她是怎么闪开的,居然就跃到那熊齿兽的肩膀上去了。”

    “不会那名至尊强者和他的那只神兽级别的熊齿兽还奈何不了那个女子吧?”

    “说起来,你们谁知道那个女子是什么人?她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那边的众人在议论着,这边,那名至尊级别的中年男子握紧了手中的利剑,咬了咬牙,提气一跃:“该死!我看你还能往哪逃!”凛冽的剑罡之气伴随着长剑的剌出而袭向唐心,这一回,唐心并没有避开,而是直接迎了上去,两剑相碰,发出铿锵的声音,摩擦间,火花飞溅而出,雄厚而凌厉的威压伴随着杀气弥漫而开,气氛一度的变得低沉而压抑。

    距离百米开外的那些人也许没感觉到,但那站在下方不远处的郭掌事几人和那被将魂珠的水源束缚着无法离开的那两名上神修士,却是清晰的感觉到了那股骇人的杀气,尤其是两名上神修士,如此近距离的看着他们在旁边战斗着,那一道道的剑罡之气似无意的朝他们险险的擦身而过,看着那剑气擦过他们的身边,直接在后面拍卖会的门面削出深深的剑痕来,便让他们惊出了一身的冷汗,身体更是在那一瞬间变得僵硬,实在不敢想象,若是那些剑罡之气袭向的是他们的身体,那……

    单单这样想着,就惊出了一身冷汗,心头后怕不已,待回过神来,猛的挣扎着,挣扎不开,迅速的向那站在不远处的三人求救:“郭掌事,郭掌事救我们!”

    那站在一旁的郭掌事三人,在听到他们的声音后,目光掠过他们,落在那抺白色的身影身上,见她依旧一身白衣飘逸绝尘,身上一道伤口都没有,而那名中年至尊修士身上却已经有了好几道被剑罡之气所伤的伤口,鲜血从衣袍渗出,再加上他那没了发的头顶,以及那气急败坏的神情,怎么看都跟那白衣女子有着天差地别的区别。

    也就在他们这一闪神的瞬间,唐心在闪避攻击的同时,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落到那两名被水源束缚着的上神修士旁边,那头巨大的熊齿兽因一直攻击不到她而越发的暴燥起来,一转身,看到她所在的位置,当即熊掌一挥,低就吼一声,狠狠的朝她拍去。

    “嘶!”

    那两名上神修士看到那巨大的熊掌挥了过来,惊得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猛然倒抽一口冷气,却是叫不出话来。

    “呵呵……”

    唐心轻笑着,好笑的看着那两人吓白的脸,手一挥,一股灵力拂出,缠着两人的水源便收了起来,同时,两人被唐心拂出的灵力气息弹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面上,狼狈的摔了个四脚朝天。

    “砰砰!”

    两声落地声响起,两人惊魂不定的看着那面带淡笑的绝美女子,不敢相信,他们还能活着。那神兽级别的熊齿兽一掌若是拍到他们身上,就是不死也得躺在床上大个月,而她,却在最后将他们两人拂了开去,一时间,心头复杂万分,但,经过这一事,两人也认清了他们与她的实力不是在一个级别的,那颗珠子于他们是无缘的,若是还强行想要夺得,只怕,到最后他们只会落得命丧当场,她可以放过他们一回两回,但,绝不会有第三回!

    唐心伸手将将魂珠收进空间,白色的身影翩然而下,落于地面,手中长剑反握置于身后,她静立着,看着那已经被激起暴燥因子的熊齿兽,看着它前后肢一并用着,猛的朝她扑来,清眸倒映着熊齿兽巨大的身影,眸光流动着,下一刻,握着长剑的手一转,手中利剑的转动,带出了一道道凌厉的剑影,白色的身影往前一掠,长剑在一侧飞转,猛的,剑花飞袭而出,化若无数道凌厉的剑气袭向那巨大的熊齿兽。

    熊齿兽眼中只有那无数道的剑花,看不清哪一道是剑的本身,无处可防,猛然后退,可前面剑影直逼而来,无处可退的它最后将熊掌往前一伸,想要夹住那剑影,却不想,夹了个空,眼见那长剑带着杀气的朝它袭来,那一刻,它想要退,却发现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威压震摄住,那是一种让它惊恐颤抖的威压,毫无反抗之力,心头的惊恐与慌乱让它巨大的身体微微的颤抖起来,只是,却没人察觉。

    死亡的气息离它是那样的近,原本在它眼中只是一个渺小不堪一击的人类,在这一刻它的眼中却是如同地狱的恶魔,如收割生命的罗刹,如傲立九天的王者,让它惊恐,让它震惊,让它不敢再有攻击的念头。

    “咻!”

    长剑带来的一道凌厉的攻击声破空而过,锋利而蕴含着浓郁灵力气息的长剑咻的一声没入了它的心脏之处,一剑剌穿了它厚实的皮肉,直接挑破了它的心脏。

    “嘶!吼……呜……”

    嘶鸣的声音伴随着低吼,以及渐渐弱下来的哀鸣。当唐心拔出长剑之时,剑尖却又一转,将主这熊齿兽的兽丹取了出来,腥红的鲜血猛的从它的心脏处溅出,洒落一地,触目惊心,剌鼻的血腥味在空气中弥漫而开,那头熊齿兽巨大的身体僵硬着,一动不动,直到,身体轰然一声倒了下去,撞击得地面一阵震动。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让那一旁的中年至尊修士惊呆了,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的契约兽,那可是神兽级别的契约兽,竟然就被她一剑剌穿了心脏,取出了内丹?就这样轻易的杀死了?

    唐心将那颗内丹收入空间中,抬眸看向那名中年至尊修士,她在给他警告,若还再继续纠缠,她的剑,势必取他性命!这熊齿兽的下场,也将是他的下场!

    只是,明显那中年至尊修士被眼前的一幕剌激到,根本没有想到这一点,他因愤怒而红了眼,浑身的杀气迸射而出,这一回,他不再单独对战,而是转头冲着那一旁的郭掌事他们几人喝着:“你们就打算这样看着?就打算这样袖手旁观让这个妖女欺上门来?这个妖女坏了我们拍卖会的规距,把我们拍卖会弄成这样,还在这里如此张狂,你们就不打算动手?”

    饶是那郭掌事有些惧于来历不明的唐心,但此时,那中年男子厉声怒喝,声声质问却是让他无言以对,于情于理,他们都必须得出手,事情弄成这样,若是就让她拿着拍卖会的那颗珠子就这样离开,他们拍卖会估计也到头了。

    一番思量之后,他深吸了口气,凌厉的目光看向唐心,沉声道:“我们不知你是什么来历,也不知你有什么背景,就算那颗珠子原本是你的,但,那也是我们拍卖会收到的拍卖之物,若是就这样被你将珠子拿走,不仅我们拍卖会名誉扫地,就连我们几人也无颜再坐镇在这通天拍卖会里,更无颜面对我们的领主,我知道你很强,我确实是不愿与你为敌,我的要求很简单,依旧只要你将珠子留下,我不会追究你在这里的所为。”

    在发生了这么多事后,他还没说出这样退让的话来,就足以说明,他是真的很不想与唐心为敌,也是惧于她的强大,若非惧于她的强大他们也不用如此棘手的处理这件事情。

    只是,他不清楚唐心是什么样的人,属于她的东西,她又怎么可能会让人从她的手中夺走?更何况,这颗将魂珠本来就是她的东西,这些人明摆着想要实力和势力来抢夺,她又岂能如他们所愿?

    “将你们全部打趴,想来,应该就不会再说这样的话了。”清眸掠过他们,她的脸上,带着冷然自信的笑意。

    几人听到她的话,面色皆是一沉,想他们至尊强者,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以她一人之力打趴他们四人?真当他们如此不堪一击吗?

    “好!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郭掌事沉声一喝,声音一落的瞬间,旁边的老者和那女人也一并掠向两边,加上那名中年至尊修士,四人将唐心困在中间,灵力的涌动,让这一片天空也变得低沉压抑起来,气息似乎凝结在半空中,气流的流动渐变渐慢,从四人身上涌出来的那一股肉眼可见的灵力气息伴随着至尊强者的威压瞬间结合在一起,汇聚成一股强大的力量,朝唐心笼罩而去的同时,四人的身影一闪,飞一般的掠出。

    “呼!咻咻!呼……”

    空气中涌动的气流,呼呼而响,如同狂风呼啸一般,凌厉而渗人。四道人影同一时间掠向唐心,那女子手中用的是鞭子,瞬间挥出,朝唐心的手卷去,那老者手中用的不知是什么法器,如同绳索一般,朝她的脚捆去,那中年至尊修士则手提长剑,锋利的剑尖迎着风刃就朝唐心的心窝口剌去,而那郭掌事也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件法宝,是一张泛着银光的网,双手一撒,那网伸展了开来,从上而下的朝唐心覆盖而下。

    来自四人的攻击凌厉而有条不紊,好似演练过上百次一样,眼看着几人的联手让她毫无退路,那百米外的众人看得心头一滞,别的不说,就说那白衣女子那般的绝美,他们也不忍看着她死在他们几人的手下。

    人群中的南宫青看到那一幕,脸色微变,眼中浮现了一丝担忧,可就在下一刻,却又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只见,那抺白色的身影没有像众人预料般的落入那银色的网中,也没有被那鞭子缠住,更没有被她绳索捆住双脚,刹那间变动的身影,极快,快得让人觉得像是一道闪电,又似一阵风,她在瞬间的移动了身影的同时,手中长剑往那中年至尊修士的剑一砍,一股肉眼可见的浑厚灵力气息从她手中的剑如水纹般涌出,能量之足,气息之强大,隐隐能听见那剑之间发出颤动的声音。

    “铿锵!咔嚓!嘶!啊……”

    铿锵的一道声音传出后,咔嚓的一声紧接着传来,那中年至尊修士手中的剑应声而断,与此同时,还伴随着那中年至尊修士倒抽气的声音,以及那强忍不住的痛呼声。

    但见,他手中的剑断了一截在地上,他的另一手紧握着握剑的那只手的虎口,面容因剧痛而扭曲,变得惨白,步伐踉跄的后退着,也在这时,众人才注意到他握着持剑那只手虎口处的手缝之间,渗出了腥红的鲜血,血迹顺着手缝渗出,染红了他的那一只手,滴落地面,在地上开出朵朵血花。

    “噗!”

    强压住的气息压不下去,被反噬而上,直冲喉咙,腥味的鲜血从口中喷出,喷出这一口鲜血后,他的步伐再度一晃,往后又踉跄的退了几步,这一回,无法再站稳,整个人无力的跌坐地面,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面露痛苦的神色。

    唐心只是冷冷的朝他瞥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白色身影就势一转的同时,手中的利剑也一挑,缠住了那张银色的网和那老者手中的绳索,凌空而起,飘浮于半空之中,将这两样东西拿在手中看了看,勾唇一笑:“送上门的东西,不要白不要,我便收下了。”就在众人错愕的瞬间,光芒一闪,她便将那两样东西丢进了她的空间手镯中,眸光再一转,带上了几分的笑意:“还有什么好东西?不妨再拿出来。”

    然而,相对于她面带淡笑,那几名至尊强者以及周围的众人却是满脸的震惊,四人联手居然还无法伤到她?而且那一人还被震断了筋脉,震伤了五脏六腑,这样可怕的实力着实是让他们心头大惊。

    唐心看着那满脸震惊的几人,唇边的笑意敛了几分,迈着步伐一步步的走向那名跌坐在地上的中年至尊男子,手中长剑微微抬起,指着他的心脏处,脸上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而眼中却是清冷一片,森寒摄人:“看来,你不够聪明,可一可二而不可三,这是你第三次的机会了,对于想杀我的人,我从不会手下留情。”剑起寒光划过,极快的速度,让人来不及阻止便听见惨叫声响起。

    “嘶!啊……”

    原本还能坐着中年至尊修士,此时整个人瘫软在地上,除了手腕处的伤口之处,那双脚的筋脉也被挑断,而且,天灵盖处覆着的那一只手,正在废掉他的一身修为,她下手极快,极为狠厉,干净而利落,丝毫没有一丝的犹豫与迟疑。

    “你、你……你怎么敢……”

    郭掌事震惊的看着前面的那一幕,看着那名中年至尊修士瞬间就变成一个老得掉牙的连毛发也没几根的老头,看着他浑身无力奄奄一息的躺在那地上,心头的震惊因这一幕来得太过突然而反应不过来,惊骇与震撼冲击着大脑,让他不知如何反应。

    不敢相信,不敢相信她竟然真的敢这样废了那人,他就是再不济,也是一名至尊修士,代表着一方地域领主的存在,如今,她竟然大胆的将他给废了,虽然还没死,但那跟死去有什么区别?手脚被废,一身灵力修为同样被废掉,这样的他,连普通人也比不上,这可是一名至尊修士啊!一名至尊修士,竟然落得这般下场……此时,他心中震惊的同时又浮现着惊骇,为她的胆大张狂,为她的狂傲放肆,而说不出一句话来。

    郭掌事都这般反应,就更不用说那老者和那女人的反应了。看到那中年至尊修士落得这般下场,这一刻,那老者和那女人看向唐心的目光充满了惧意与惊骇,步伐不由自主的倒退了一步,竟是不敢上前。

    他们可不想落得那剩不到几根头发,枯瘦苍老奄奄一息的模样。

    “嘶!她竟然废了一名至尊强者!她是怎么做到的?难道她的修为比那至尊强者还要高?”

    “她怎么敢?她怎么敢那样做?那名至尊强者代表的可是一个地域的领主,她现在将那至尊强者废了,那至尊强者背后的领主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她这回惨了,就算她能在这里活着离开,也一定无法在这几位领主手底下强者的追杀下活命的。”

    “我看她压根就不惧,要不然,怎么会毫不犹豫的废了那名至尊强者,啧啧,堂堂一名至尊强者,如今竟然落得这般下场,这样活着真的比死了还要痛苦,不得不说,那个女子下手真的很狠。”

    “切,狠什么?那至尊强者下手可也没留情,若是这个女子的实力不如他们,你们以为他们会轻易放过她?指不定她的下场更惨。”

    “唉!说这么多也没用,在这世界,就是强者为王,弱者只能委屈求生存,弱者敢这样挑事,下场就只有死,这就天地不变的道理。”

    “不过这女子倒也没滥杀无辜,先前拍卖会里的大水几乎将全部人淹死,但,最终却只有那个刀疤脸死个了,其他的人都没事,听闻,那刀疤男就是拿了那颗珠子来给拍卖会拍卖的人,由此可见,这女子实力很强,但若是人不犯她,她也不会犯人,这一点跟大部份的强者是不一样的。”

    “嗯,确实,大部份的强者拥有实力,对弱者的生命根本就视如蝼蚁,相比之下,我倒觉得这女子是他们比不上的,现在双方这样,我更希望是这女子赢,希望她能保得住性命。”

    周围的众人看着前面的那一幕,都在议论着,不知不觉中,众人都偏向了唐心那一边,一方面因她占上风而高兴,另一方面又因她废了那中年至尊强者而得罪他背后的势力而担忧。

    郭掌事几人看到这一幕后,已经生不出阻止她的心来,虽然想要将她扼杀,但他们也清楚,他们没有那个实力。而没人注意到,那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被废了一身修为的那人,此时颤抖着的手伸向了腰间,双手无力,他就将那从腰间取下的一小块白玉牌放到嘴里咬。

    “咔嚓!”

    咔嚓的一声,那块白玉牌碎裂了开去,一道精光随着迸射而出,袭向天际,消失不见。因咬碎了这一块白玉牌,那从中年修士变成老到掉牙的老头的那人,连带着将唯一剩下的那两颗牙齿咬碎了,掉落了下来,鲜血也从嘴角流出,只是,这一回他奋力的谈爬起来,双手撑着身体想要坐起来,可惜坐不起,只能那样趴着,他抬起头,阴测测的笑着,从低笑到最后的仰天大笑,笑到咳血也还在笑,那模样,怎么样看都有几分的渗人。

    此时,那老者和那女人看到他咬碎了那块白玉牌,他们两人相视一眼,也不动声色的取下腰间的白玉牌,手中用力一捏,咔嚓的两声传出,再有两道光芒射向天空,没入天际。

    “他们捏碎的玉牌是打算向他们的领主报信?”

    “那种玉牌一经捏碎,就算是在万里之外也能感应到,他们这是想要将让他们的领主到这里来?将那女子击杀?”

    “捏碎了玉牌,想必不用半刻钟那几方领主就会赶来。”

    “那我们岂不是有缘可以看见那几方领主的面容?”有人语带兴奋,像他们这种小修士,平时可没这样的机会可以看到那居于高位的领主们出现,若能看到,那真是不枉来这通天城走一回了。

    郭掌事见他们都捏碎了玉牌,他朝前面那抺白色的身影看了一眼,想了想,也捏碎了玉牌。眼下这个场面已经不是他可以处理的了,如今已经惊动了几位领主,就算他想要息事宁人现在也办不到了,怪只怪,这女子做事太过不计后果,竟以一人之力,将他们四人后面的领主全得罪了,领主若是出现在这里,可就不是她能对抗的了。

    她的命运,她的下场,似乎也随着他们几人身上玉牌的捏碎而注定,因她这样一个女子而惊动几位领主,是他从没想到的,她能死在几位领主的手下,也算是她的福气了。

    原本打算处理好这里的事情便去寻云曦他们的,看看他们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怎么没有按原定的时间来到这里与她会合,但此时见他们几人捏碎了那玉牌,她不由挑了下眉头,让他们身后的那几名领主来这里?清幽的目光朝那郭掌事几人看去,视线在他们身上停顿了一会,勾起了一抺诡异莫测的笑容,看得他们头皮发麻。

    人群中,原本看她应付得来的南宫青,此时看到那几名至尊强者捏碎了玉牌,眼中不禁浮上担忧,想也不想的拨开了前面挡着的人,来到人群的最前面,大声的对着那那前面百米外的唐心焦急的喊着:“沐夫人,快走!若是等那几位领主来了,你就走不了了!”

    听到这声音,唐心一怔,顺着声音看去,看到了那前面的南宫青,看着他焦急担忧的面容,她笑了笑,还没开口,眼角就瞥见一旁的女子神色一冷,抬手就冲着那百米外的南宫青袭去一道凛冽的气流,至尊强者出的手,那南宫青一名炼丹师又怎么可能避得开?看到那道气流袭向他,直对面门,杀气腾腾,他脸色一白。

    唐心见状,目光一冷,想要阻挡,对方的气流已经袭出,截下已经来不及了,只能身影一闪,迅速掠向那南宫青所在的方向。

    南宫青只见眼前白色的身影一闪,一阵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一恍神,那原本还在百米之外的沐夫人便已经挡在了他的面前。但见她抬起衣袖一拂,轻易的便化了那道凌厉的攻击,危险解除,他不由暗暗的松了一口气,然,第一次被一个女子护在身后,他心下一阵怪异,不敢多想,迅速回神,连忙向她拱手弯腰行了一礼:“多谢沐夫人相救之恩。”

    然,他这一弯腰拱手行礼的瞬间,却见原本挡在他面前的那女子理也没理他,而是身形如闪电般的一闪,不过一个眨眼的时间,竟掠到了那名至尊修为的女子面前,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一手扣住了她的脖子,将她从那老者和郭掌事的身后带了出来,狠狠的将她甩向地面。

    “啊!砰!”

    那至尊修为的女子没料到她的速度竟然那么快,更没料到她竟然会因为她对那男人动了杀意而对她出手,一时间又惊又惧,当喉咙被她的手扣住的那一瞬间,她清晰而明显的感觉到死亡离她是那样的近,那时,只要她掐着她喉咙的手再用一分力道,毫无疑问的她的脖子就会被她当场掐断!

    被摔至地面,狼狈的想要站起来,然,一抬头的瞬间,那白衣女子却俯下身子来,绝美的面容带着清冷,目光一片的幽深,她甚至可以感觉得到那双看不见底的目光里面泛着的骇人杀气,冻得她浑身一阵激灵。

    “在我面前杀人?我允了吗?”

    清冷的声音带着一丝冰冷,在那女子的耳边响起,让她背后不由自主的渗出了一层冷汗,嘴唇也止不住的颤抖着,这一刻,她感觉到从她身上袭下来的那一股威压,不同于他们至尊修为的威压,而是一股凌驾于天地之间,居于至高位的那种强者的威压,她突然感觉,就是在她领主的身上,似乎也不曾感受到这般强大而摄人的威压,心头的惧意,来自灵魂的惊骇与慌乱,让她脑海中不由自主的冒出一个念头:这个女子,比她的领主还要危险,还要可怕!

    一旁的老者和郭掌事两人的心头猛然在跳动着,瞪着眼睛看着那白衣女子,适才,他们只感觉到一阵冷风从他们身边掠过,一道白影如闪般闪过,甚至连看清都没有,就见原本站在他们身后的那名至尊修为的女子已经被那名白衣女子给扣住喉咙拉了出去,狠狠的甩向地面,那样的随意,随样的狂傲,如同被她扣着的那人不是至尊级别的强者,而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一般,一扣,就到手,一甩,就倒。

    担心她会杀了那名女子,郭掌事连忙开口:“你莫要再伤她了,否则,等几位领主到来,你就是死一百次也无法让几位领主泄去心头怒火。”

    唐心一回头,扫了那郭掌事一眼,诡异的笑道:“说真的,我还真的很怕那几位领主,怎么办?他们来到我岂不是就活不了了?既然如此,在这之前是不是应该先找个人垫垫底?”

    ------题外话------

    亲爱滴们,万更送上喽,票票呢?票票砸过来,我可是打算冲月票榜的,上得了排名前十位月票才有用滴,妹纸们,努力顶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