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1 震摄的一幕!逃?

    她的声音一落,大部份的人是好奇心与兴奋,只有那台上的郭掌事几人瞬间警惕起来,握着那盒子的郭掌事更是想要将那打开着的盒子盖上迅速放进空间,然,就在他手一动的那一刻,原本静静的躺在盒子中的将魂珠却是瞬间从盒子飞出,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腾空升到拍卖会的半空,剌眼而让人无法直视的光芒再度重现,雄厚的灵力气息弥漫而开,而随着灵力气息涌出来的,还有那突然间从将魂珠中涌出的水源。

    哗然一声,如同大海中卷起的一道惊天海浪,猛的扑向卷扑向众人,巨大的水流如同决了堤的洪水一般从那颗将魂珠中涌了出来,水源来势汹汹,仿佛源源不绝,不过眨眼的时间,那巨大的水源便将这里面的一切全部冲毁,连带的,将拍卖会中的众人全部冲了出去,水源清澈见底,依稀还可以看见有的人在水中挣扎,看到他们惊恐而不敢置信的面容,他们的惊呼声,被水声掩盖,他们的身影,也被冲出这拍卖会,原本关着的拍卖会大门,抵挡不住这股巨大水源的冲击,轰然一声倒塌,也让这里面的水源得以倾泄而出。

    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就连那站在台上早有防备的郭掌事几人也无法避免,一同被那将魂珠涌出的水冲出了拍卖会外面,从将魂珠中涌出的水似乎是有灵性的一样,在水中,可见他们挣扎着的身影无法从水底冒出,因为有好几股较小的水流将他们的手脚都缠住,硬生生的将他们拖在水中,按在水中淹泡着,直到他们将近受不了要溺死在水中之时,才将他们与那些人一样,顺着水流冲出外面。

    但有一人就没那么幸运,那个原本就躲在一旁的刀疤男,在这涨了整个拍卖会的水流当中,被几股水源死死的缠着,拖在水中不让他上去喘息,那挣扎着的身影,在水中渐渐的不动了,只留下那张布满惊恐的面容,以及那因喝得太多的水而涨得鼓鼓的肚子,在他死去后,他的尸体也顺着那水流浮出了外面。

    整个拍卖会的人,除了那依旧坐在椅子上,周边不沾一滴水的唐心之外,无一人能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大水中幸免,虽是如此,但,在这场大水中死去的人,却只有那个刀疤男一人。

    另外,还有奇特的一点就是,那涨满了整个拍卖会的大水,在将那些人全部伴着水流涌出拍卖会的同时,水源一冲出那拍卖会的大门,却并没有如众人预期想的那般大水倾泄而出,将外面的一切全部淹浸,相反的,大水在冲出的那一刻,被抛出的却是那一个个浑身湿透狼狈不已的众人,而那具有吞噬能力的大水却涌动在拍卖会的门边,似有生命一般,停留着,凝聚着。

    “嘶!啊!”

    “啊……”

    “我还活着吗?”

    “嘶!怎么会涌出那么大的大水!”

    “吓死我了,我以为死定了!”

    “那颗珠子,那颗珠子太不可思议了!”

    被大水甩出来的众人,有的反应不过来,狼狈不已的摔向地面,发出砰的一声声巨响,有的反应快的,在半空中一翻,险险的落于地面,堪堪站得住脚,但身上衣服湿渌渌的,水迹滴下,头发凌乱,全然没有了原先他们那整洁利落的模样。

    众人惊呼的声音,有着劫后余生的庆幸和骇然,本以为必死无疑,却不想到最后还能保住一命,更让他们惊奇震惊的是终于看到了那颗珠子神奇而强大的力量,这让他们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一些人,心中也有着势必夺到那颗珠子的念头与野心。

    这样神奇后颗珠子,若是为他们所有,那将是多大的一股助力?水的力量,是无法抵挡的,饶是他们当中一个个实力不凡,可在那突如其来的大水面前,一个个也毫无用武之地,有的人环视着周围的众人,见,饶是拍卖会的几名至尊强者,此时也是一身的狼狈,身上水迹斑斑,面色阴沉中带着还没来得及收起的震惊与不可思议。

    “咦?你们看,这个人死了!”

    一道惊呼声传来,也让心思各异的众人回过神来,看到了在那通天拍卖会大门前的地面,躺着一具已经溺水死去的尸体,一名男子,一个有着刀疤脸的男子,他面色惨白,浑身湿透,肚子涨鼓鼓的,明显在死前喝了不少水,没有人走近,只是,所有人都看着那具尸体,若有所思。

    拍卖会的郭掌事更是在经历了这一幕后,心头一片的骇然,震惊之意无法言表。他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的不安以及惊恐压下,深沉的目光看向了那涌动着大水的拍卖会。

    通天拍卖会本就是在这通天城人流最多最为繁华的地段,此时出了这样的事情,这周围早已经围满了人,谁都知道通天拍卖会势力强大,这么多年都没人敢在通天拍卖会惹事,今天竟然出了这样的事情,通天城的人哪怕是最没好奇心的,此时也跟着大伙走了出来,围在周围看着。

    “嘶!你们看,拍卖会里面的水在涌动居然不会流出来,太神奇了!”

    “看那样子,那大水是将通天拍卖会都给涨满了,水中还飘浮着一些桌椅什么的,而且这水很清傲,可比深海的水。”

    “这是怎么弄的?怎么弄成这样?那位不是拍卖会的郭掌事吗?怎么连他都弄得一身的狼狈?”

    周围站着看热闹的人,一个个都在议论着,好奇着这一幕到底是怎么形成的。而在围观的那些人当中,南宫青也负手站在那里,目光在那外面浑身湿透的众人身上掠过,眼中有着惊奇与错愕。

    要知道,这些人可都是数一数二的强者,居然会弄得这般的狼狈?那拍卖会里的人,到底是谁?竟然能让这些人落得这般狼狈的现状?

    也就在这时,那拍卖会中,缓步走出来一抺白色的身影,她衣袂飘飘,容颜绝色,步伐轻缓,一举一动皆散发着一股优雅尊贵的气息,她行,前面的水源自动的为她让路,从中间分开的水源向两边涌去,让水源不沾她的身,就连她脚下所踩的地面,也是干净无一滴水的存在。

    唐心步出拍卖会的大门,身后分开的水再度合上,然而,就在她伸出手之时,那颗散发着蓝色光芒的将魂珠从水中飘浮而出,落在她的掌心之中,同一时间,她身后拍卖会的水也瞬间化做一道水流,以着掩耳不及之势回到了她掌心的那颗将魂珠之中,没了水源的涌动,那浮动着的桌椅也轰然一声落地,里面,一团的乱。

    看到这神奇的一幕,那些顾不得用灵力烘干身上衣服的众人心头涌上一团火,目光灼灼的落在她的身上,不!应该是说落在她手中那神奇的珠子上,尤其是先前在拍卖会中争得死去活来的那两名神王级别的中年男子,眼中更是涌动着势在必得的决心。

    若说先前不知这珠子的能力,花两千来万买这颗珠子还觉得肉疼,但此时,亲眼见证了这颗珠子神奇而强大的力量,就是花五千万金币他们也不会觉得贵。

    清眸在众人的脸上掠过,唐心的唇角微勾,似嘲讽的淡笑,她把玩着手中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将魂珠,目光一转,落在那郭掌事凝重深沉的脸上,淡淡的开口:“不小心坏了你们这里的规距,你们是否现在还打算将我诛杀呢?”透着几分漫不经心的声音,莫名的,让那郭掌事心头一滞,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见她露的这一手,他便知道,这颗神奇的珠子确实是她的东西,而他们原本并不太在意的这个人,经过刚才,他更是深深的明白,她很危险,而且也很强大,这样的一名强者,他实在不愿与之为敌,但,先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的话,此时若是收回,他日后也无法再震摄他人,可若是与她为敌一战,后果,又不是他可以估计得到的。

    进退两难的局面,让他的心情越发的阴鸷,目光更是扫向那已经死去的刀疤男。若非是他,他也不会陷入这样的局面,通天拍卖会也不会惹上这样的一名强者,只是,这个女子到底是谁?他已经明言他们通天拍卖会的背后有着四个领域的领主,为何她还敢这样狂傲,目空一切?

    站在郭掌事身边的那名老者和女子此时也抿着唇,没有开口,两人的表情似在思忖着什么一样,心底也有了一丝的迟疑,虽想动手,但也不敢蓦然动手。

    而那名至尊级别的中年男子则阴沉着脸,盯着唐心,厉声喝道:“小小女子,竟敢在我们通天拍卖会如此放肆,今日若是你将那颗宝珠归还我们通天拍卖会,再跪在我们面前向我们磕头认错,兴许我们还能留你一命,否则,任是你逃到天涯海角,我们几个领域的人也势必将你诛杀!”

    “逃?”唐心玩味的一勾唇,笑得有几分的邪魅。

    ------题外话------

    今天就更三千吧,明天万更,更新时间在晚上十点,应该也差不多是这个点,万更码得久。你们的票票可以飞过来了,明晚记得来找我,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