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80 势必诛杀?

    而此时,前面第一排坐着的众人,目光也落在那拍卖台上郭掌事手中的那个盒子中,目光中有着探究,有着新奇。通天拍卖会的实力如何,他们也算是知根知底的,而能让他们这些至尊强者都不知道是何种宝物的东西,那定然不是凡品,此时,众人心下已经带着几分的兴奋与期待,做好了准备,无论拍卖的价格为多少,都要将那颗宝珠拍下来。

    只有唐心,端着茶水优雅的品着,神态中带着几分的漫不经心与慵懒,唇边噙着似有若无的笑意,清眸只是朝那郭掌事手中的盒子瞥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姑娘是冲着那颗宝珠来的?”旁边的锦衣男子一直注意着她,自然是发现从台上掌事拿出那颗珠子开始,她的神色就跟先前不一样,虽然还是一样的漫不经心和慵懒,但,那份漫不经心当中却有着一份让人心惊的摄人凌厉。

    连这拍卖会的几名至尊强者也不知那颗珠子到底是什么珠子,莫非,她知道?

    唐心朝他瞥了一眼,微微一笑:“不错。”

    锦衣男子没料到她会对他一笑,一时间微怔了一下,有些反应不过来,看着她绝美的笑容,只觉得心头扑通一跳,似乎乱了节奏,然,待他缓过神来时,她却已经移开目光,那抺笑意也淡了几分。

    “下面,我便打开这个盒子,让各位看看这颗珠子的奇特之处,先跟各位说一声,这颗珠子,打开盒子之初,灵力雄厚的溢出,珠子本身也会迸射出一道熣灿的光芒,而这道光芒稍纵即逝,各位可看好了。”郭掌事浑厚的声音从台上传开,底下的众人也都坐直了腰杆,想要看看这颗珠子的神奇之处。

    只见,台上的郭掌事在环视一圈之后,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停顿了片刻,缓缓的打开了手中的盒子,刹那间,浓郁而雄厚的灵力气息自那珠子中弥漫而出,一股熣灿耀眼的光芒直逼众人,令人无法直视那一枚珠子,只是,那股光芒果真如郭掌事所言,稍纵即逝,但那从珠子中涌出的灵力气息却如泉水般缓缓涌出,弥漫而开,不消一会,整个拍卖会中便被这一股浓郁而雄厚的灵力气息所充斥着,这股气息纯净得让人觉得舒服,众人也都不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纷纷敞开全身就毛孔,吸收着那一股纯净而浓郁的气息。

    唐心看着那颗将魂珠,唇角微微一勾,原本还不知这一颗将魂珠是哪一颗,不过此时一见,她已清楚。神识一动,目光落在那颗将魂珠上,只见,那颗躺在盒子中的珠子也是微微一动,同时,珠子身上的灵力气息一敛,没了光芒与灵力的珠子,看起来显得普通了许多。

    “咦?灵力气息怎么没了?”台下有人诧异的说着,感觉到那颗珠子的灵力气息不再涌出来,目光不由的落在那颗珠子上面,探究的看着。

    拿着那颗珠子的郭掌事心头则一震,目光猛然的看向唐心所在的地方,就在刚才,他清楚的感觉到那颗珠子动了一下,也就在那时,珠子上身的灵力气息被敛了起来,而当时,那白衣女子的目光就落在珠子上,那一瞬间珠子的颤动,是因为她?

    握着盒子的手紧了紧,心头莫名的浮现着一丝的不安。

    他明知这白衣女子是冲着这颗珠子来的,但,从她进来到现在,却表现得那般的漫不经心,她能这么的沉稳,这般的淡然,只有一个可能,对这颗珠子,她势在必得,而且并不将他们通天拍卖会的人放在眼里,如果真是这样,她的实力品阶,该是多高?若如他们一样,是至尊强者,但,他们有四名至尊强者,她也只不过一人,为何还能这样的自信?

    台下,叫价的声音一声高过一声,不知不觉间,那颗珠子的价格已经被叫到七百五十万金币。坐在第一排的唐心一手托着脸颊,一手似有节奏的在桌面上轻敲着,目光落在台上那颗将魂珠上,脑海却在转动着。

    七百五十万金币?想不到这里的人身家这么雄厚啊!看这架势似乎叫价还要到上千万金币,她可没那么多的钱拿出来买这原本就属于她的东西,若只是几十万,她倒乐意买个方便,只是,这么多,她却是不会拿出来的,那么,就直接抢过来如何?

    想到这一点,唇角微微的勾起,一抺邪魅的笑意在唇边一闪而逝,快得让人以为是错觉。

    旁边的锦衣男子没有叫价,一个是因为他不知那颗珠子能有什么用途,另一个是因为那颗珠子是这个白衣女子看上的,他有一种直觉,最后无论谁拍得了那颗珠子,那颗珠子都会落入她的手中,既然如此,他还是不要掺和的好。

    而隐藏在暗处的那个刀疤脸则兴奋的看着那台下的拍卖叫价,原本他以为那颗珠子顶多只能拍卖出五百来万的金币,却不想如今将近千万还有人在叫价,想到上千万的金币被他收入空间中,就连身就体都有些颤抖起来,有了这么一大笔钱,他后半辈子就是打断腿也不愁吃喝了。

    就在那刀疤男一脸兴奋的看着台下的叫价时,唐心忽的转脸,朝他所藏着的那个方向看去,眼中划过一丝不弃易察觉的冷然与诡异,唇边的笑意深了几分,却不达眼底,她移开目光,又看向台上,心下开始思忖着,到底要在这里直接抢了走呢?还是从那拍卖得了将魂珠的人手中抢走?

    “一千三百五十万一次!”

    台上,郭掌事环视着周围,报出了第一次最高的价格,而目光在朝底下看去之时,总是有意无意的掠过唐心,那目光中,带着几分的防备与警惕。

    “我出一千四百万!”

    第一排中,一名中年男子举着手中的牌子,再次喊价,他的目光掠过旁边的几人,落在那同坐在第一排的一名穿着玄衣的中年男子身上,目光带着几分的挑衅,似乎是跟他扛上了一般。

    果然,那名穿着玄衣的中年男子脸色一沉,阴沉着的目光朝那中年男子看了过来,目光中带着几分的狠厉:“一千五百万!”这一回,两人便是扛上了一样,每一次的叫价,已经从五十万直接升到一百万,对于这个加价的价格,估计最兴奋的就是拍卖会的人以及那个刀疤男了。

    “嘶!这价格也太高了,我虽然也想要这颗珠子,可没那么雄厚的家底,这两人的家底还真不是一般的雄厚,这样叫价,真拿得出这么多的金币吗?”

    “你知道什么?那两人的家族可不一般,而且,这两人据说还是死对头,今天又同样看上这颗珠子,难怪又该扛上了。”

    “那两人可是神王巅峰的强者,实力差不多,财力也是差不多,这回有好戏看了,这颗珠子最后会落入谁的手中,还真的是说不定的,嘿嘿……”

    后面的人在议论着,声音中有着几分的兴奋,也有几分的幸灾乐祸,似乎看到他们在拼财力看得十分开心一般。

    “两千万!”

    蕴含威压的低沉声音再一次的从那名玄衣中年男子的口中传出,这一回,他那声音中的凌厉以及戾气已经十分的明显,扫向那中年男子的目光已经带着杀气与冷然,似乎,他若是敢再开口叫价,他绝对不会轻易放过他的一般。

    “两千一百万。”

    那中年男子瞥了玄衣中年男子一眼,凉凉的开度开口,全当没看见他的怒气。到了这时,场中已经没人再开口,四周一片的寂静,只有他们两人叫价的声音传出,因此,当那中年男子开口叫价后,清晰可听见的是,那玄衣中年男子紧拧着的拳头发出咔嚓的一声。

    “叩、叩、叩叩……”

    就在这双方的气氛一触即发之时,就在这场中的气压因那两人的威压而压得低沉得让人喘不过气来之时,就在这拍卖会中一片沉寂压抑之时,敲打桌面的叩叩声有一下没一下的传出,清晰的传遍整个拍卖会,传入每一个人的耳中,也让众人的目光在这一刻一致的落到了那发出声音之处——那名白衣绝色的女子身上。

    台上,那郭掌事握着手中的盒子,警惕的看着那坐在下方的绝色女子,因她这突然发出的声音,心头猛然跳动着,似乎,有什么事情即将发生。

    “两千一百万金币,这价格用来买这颗珠子,说真的,还真不贵。”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的慵懒,几分的随意,几分的淡然,清晰的传入众人的耳中。只见她,敲打着桌面的手停顿了下来,清眸环视着周围的众人,唇角勾起一抺淡淡的笑意,明明是绝美的笑容,可看在有些人的眼中,却是诡异得令人心底发寒。

    “不过,你们知道这颗珠子叫什么珠子吗?又知道这颗珠子有何用处吗?”淡然带笑的声音传了开去,落在众人耳中,心头一喜。

    “难道你知道?”

    “你是不是知道?”

    “你要知道就快说啊!那到底是什么珠子?”

    “对,那珠子有什么用的?是不是真的是稀世珍宝?快说啊!”

    “连通天拍卖会的人都不知道那是什么珠子,也不知怎么用,你怎么可能知道?”高低不一的声音响起,带着一丝的质问,还有点咄咄逼人的感觉。

    感觉到众人的目光,感觉到那些人的急切,她淡淡的笑了笑,依旧坐在椅子上,依旧是那份漫不经心与慵懒:“那本来就是我的珠子,我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她的眉头微挑,看着那警惕的看着她的郭掌事:“若是花个几十万,嗯,我倒乐意买个方便,只是,你把这珠子的价格抬到这么高,我可不想大出血,你说,要怎么办?”

    “姑娘,我们通天拍卖会向来按规距办事,姑娘还是莫要乱来的好。”郭掌事沉着声音说着,而手则紧紧的握着那盒子。

    “拿了我的东西来拍卖,还要我按规距来?呵呵,你还真敢说。”她轻笑着,只是,那抺笑意却是让台上的郭掌事心头一慌。

    坐在唐心身边的锦衣男子眼睛一亮:“那颗珠子是你的?那是颗什么珠子?”

    唐心瞥了台上警惕的郭掌事一眼:“真的不打算交还给我么?”

    郭掌事轻咳一声,那另外三名至尊强者便出现在他的身边,他沉着脸,压下心下如临大敌般的心慌与不安,尽量的让自己表现得跟平时一样,沉着声音对台下的唐心道:“姑娘,我们通天拍卖会的背后,可是有四位领主在身后,而这里,还有我们四名至尊强者坐镇,姑娘不过一人,就算你的实力已经达到至尊级别,但想要以一敌四,还是毫无胜算可言,而且,因此而与我们背后的四个地域的领主为敌,我想这样的后果,绝对不是你可以承受的,你还是莫要轻举妄动的好,若不然,一经坏了我们这里的规距,我们势必诛杀!”

    低沉的声音蕴含着浓浓的警告之意,还夹带着一丝的杀气,至尊强者的威压也随着他的声音而朝唐心袭来,警惕的意味十足,若是换成别人,被一名至尊强者如今警告,还被对方的至尊强者威压所袭,只怕也无法面不改色泰然自然的坐在原处,而唐心偏偏如此,这让那原本就存了试探心思的郭掌事心头一沉,越发的不安起来。

    哪怕他的身边有三名至尊强者,哪怕她只有一人,可这样泰然自若,这样的慵懒随意,这样的漫不经心,仍旧让他心头不安,她表现得太过平静,太过淡然,太过自信,就好似,他们在她的眼中,根本什么也不是,根本无法入她的眼一样。

    “势必诛杀?”

    唐心眸光一转,清眸中泛着丝丝寒光,唇边的笑意加深了几分,淡然而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诡异的从她的口中传出:“你们不是都好奇这颗珠子有何作用吗?我就让你们看看如何?”

    ------题外话------

    亲爱滴们,要准备好票票哟,明天再一天,开始万更了,到时记得砸票票啊,你们的涌跃冒泡留言,以及飞过来滴票票,将会是我万更无限的动力,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