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79 起拍

    其中一人微点了下头后,神识探出,落在唐心的身上,一股无形的气息无声的侵入,想要一窥她的实力修为,然而,当他的神识落在她的身上时却像碰触到一股强大的防护气息一般,探查的神识碰了壁无法前进,同时,也因对方那防护气息的强大,让他的气息被反噬回来,胸口气血猛然一撞,急冲而上的一股气流直接带起一股腥咸的味道,只听他闷哼一声,嘴角渗出了鲜血。

    旁边的几人见状,顿时大惊,不可置信的看向唐心。而与此同时,唐心看似漫不经心挨眸,视线看似随意的一扫,然,那目光却是落在几名至尊强者隐藏着的那个方向,绝美的容颜带着淡淡的笑意,而那清眸中却是清冷的一片。

    旁边那收起轻佻之色的锦衣男子一直注意着她的神情,此时见她的目光落在某一个地方,不由的也随着她的视线望去,只是,以他的实力修为却无法感知在那个方向隐藏着几名至尊级别的强者,他知道有至尊强者的神识笼罩着这一整个拍卖会,却不知,对方想要探查她的修为,却被她的气息反噬而受了伤。

    “姑娘,你是从哪里来的?这拍卖会中可有想拍下的东西?”锦衣男子缓了缓神,也不再朝她靠近,而是带着几分小心翼翼的看着她,注意着她的神色,观察着她的神情,猜测着她的一切,然,彼此坐在这第一排的位置中,他此时却莫名的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份气息有着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那份随意,那份慵懒,那份漫不经心皆不是一般人敢这样展现出来的。

    唐心没有去理会他,只是端起了茶杯,优雅的喝着茶,浑然不在意周围众人打量的目光。

    而此时,那几名至尊强者在震惊过后,却是一脸的凝重之色,那老者微拧着眉头,抚着胡子半响也没说出话来,直到,好半响之后,才以着郑重的声音对身边的人道:“此女不简单。”

    “她竟然能让我反噬,确实不是一般的人,难怪那个佣兵团的团长说他也奈何不了她,看来,她的确有几分本事。”拭去嘴角鲜血的中年男子阴沉着声音说着,那目光从刚才就一直落在唐心的身上,原本他就想要得到那枚珠子,带回去让他们领主看看是不是一颗宝贝,说不定若真是好东西,他在他们领主面前的地位会大大的提升,至少,不会被派到这样的地方来,当这个拍卖会的坐镇强者,如今这个女人竟然让他气血反噬而伤,他越发的想要看看,她到底有何本事,竟敢在这通天拍卖会中如此放肆与张狂!

    见中年男子的神情阴鸷而泛着杀气,旁边的女子皱了下眉,道:“你不会还想跟她对上吧?那女子是我们看不透的人,只怕,不容易对付,我劝你还是安份点好。”

    “她这般放肆与张狂,让我不与她计较?”中年男子目光一横:“难道你以为我会不是她一小小女子的对手?”

    旁边的老者听到这话,睨了他一眼:“放肆与张狂?说起来,她从进来到现在也没在我们拍卖会惹事生非,也没做出什么过份的事情,如果说有,那便是让你探查不到她的修为,反而因此而反噬,真要论上来,我们还真没有非出手不可的理由。”

    “再说,女子又如何了?”旁边的女子面带不悦的看着他:“你莫要以为女子不如男,你的这种偏见迟早让你后悔莫及。”

    见身边的两人一人一句的说着他的不是,听着那偏向那白衣女子的那种话语,中年男子的脸色越发的阴沉起来,心里也开始思量着,以他的实力怎么可能敌不过那个女子?也许,只是她身上有什么法宝罢了。

    念头一经生出,便越发的不可收拾。若她真的有法宝在身,那,无论最后那颗珠子是不是被她所得他都一定要将那珠子夺到手,这女子不过二十来岁的骨龄,应该不可能有很高深的修为,但也许出身不俗,若真如此,那,身上也一定会有不少好东西。

    旁边的两人并不知他心中所想,此时见他没开口以为他是没了那个心思,却不料他此时心中打着抢掠的主意。这边的几人一时间也没再开口,而那一边,那名主事已经迈步走上拍卖台,同时,台上的灯光也亮了起来,他清了清嗓子,低沉的声音蕴含着一股灵力气息的传开,清晰的传遍这拍卖会的每一个角落。

    “首先,欢迎各位的到来,通天拍卖会汇聚了几个地界的珍宝,别的地方没有的东西,在我们这里你们也许就能找到,今天的拍卖会有几十样珍贵的拍卖物,无论是丹药还是千年份的药材,又或者是防御能力的法宝,具备攻击能力的武器,又或者是可供赏玩的奇珍异品,我们通天拍卖会应有尽有,在场的各位很多都不是第一次来,也应该知道我们拍卖会的规距,所有你们看中的物品,最后皆是以最高价者得之。”说到这里,那郭掌事的声音一顿,蕴含着威压的目光下方的周围,最后,开口道:“下面,拍卖会开始。”

    “第一件开拍的物品,是一把九环风刀,是风属性修士的上上之选,刀刃采用的是最为坚固的乌钢铁炼制而成,刀背上设有九环,刀刃锋利无比,削铁如泥,而且,这把九环刀是赤刃大师所炼制,刀刃刻有他的专属标志,整个通天拍卖会也只有这一把,今天的起拍价为五十万金币。”

    “嘶!赤刃大师炼制的九环风刀,那可是可以让风属性修士提高修为的至宝,听说那赤刃大师近年已经不怎么炼制器具,现在能见到的已经不到,没想到通天拍卖会竟然也有这样东西,而且起拍价只要五十万金币,这价格还真的算挺公道的。”

    “那是,这通天拍卖会按规距办事,起拍的价格也不会乱来,可不跟其他的地方一样的,这通天拍卖会就这点好,而且东西也不会有假,哪怕是高价买了,也不用担心买到假货,他们既然说那是赤刃大师的炼器,那就一定不会有错。”

    “我出五十五万!”听着那些人在说着,后面,已经有人开始喊价。

    “我出六十万!”

    “七十五万!”

    “一百万!”其中一人,直接喊价一百万金币,声音一落,全场哗然一声,众人的目光也全朝那个喊价的地方看出。

    前排,唐心一杯茶见底,招手唤来了拍卖会中的接待少女,让她再给泡一杯茶上来,对那些人的喊价和台上的物品似乎也并不好奇,一手托着脸颊,直接闭目养神。

    旁边的那名锦衣男子的目光不时的落在她的身上,暗暗的打量着,越看,越觉得看不透她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台上的物品一件一件的被人高价买去,喊价的声音也一声高过一声,随着时间的过去,拍卖会也眼见就要接近尾声,就是他,也买下了几样看中的东西,但她,却依旧闭着眼睛,就在他以为她只是来看热闹,对这里面的拍卖品并不感兴趣时,却不想,在台上那名掌事说出下一件拍卖品时,她却终于睁开了眼睛。

    “好,今天的拍卖会也将接近尾声了,接下来,就是我们最后一件拍卖品了。”说着,将那面前的托盘的布掀开,里面是一个盒子,他拿起那个盒子,却不急着打开,而是对众人道:“相信大家也知道,宝珠有两种用途,一类用于观赏,一类则有助修炼,有助修炼的珠子有的也许拥有攻击的能力,也有的有防御的能力,我要跟大家说明的一点是,这一颗珠子就是我们拍卖会也无法得知是做何用的,但有一点不会有错,这是至宝,绝对是前面所拍卖出的那些物品无法相比的,因此,今天我们这里的起拍价是三百万金币,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十万。”

    “什么?不知道是有什么用的,但起拍价却要三百万金币?而且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五十万金币?怎么这么贵啊?这也贵得离谱了吧?不知道用处,我们买这东西回去做什么?”

    “你懂什么,这东西要不是至宝,能有这么高的起拍价吗?连这通天拍卖会的人都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有什么用处的,想必定不是凡品。”有人语带兴奋的说着,虽不知那珠子的用处,却对那颗珠子充满好奇。

    “就是,这通天拍卖会可是有至尊强者的,连他们都不知道的宝物,单单这一点,就可以断定绝非凡品,只可惜我没那么多的金币可以买下,要不然还真想把那宝物买回去。”

    “三百万起拍,这样的价格也只有第一排的人有能力买下。”那些人说着,将目光落在那前面第一排的位置上,那一个个坐在第一排的人,锦衣玉带着身,上位者的气势十分摄人,一看就知是人上人。

    ------题外话------

    我肥来了,昨晚到的家,又累又困,回去这几天睡没十个钟,都变熊猫眼了,今天就更三千吧,缓两天开始万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