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78 一瞬间的杀意

    听到这话,南宫青一笑,道:“沐夫人识得这是紫雷千钢铁,说起来也是缘份,这块东西于我也是无用的,说卖未免太落俗,倒不如就送给沐夫人,也不枉今日有缘相识。”

    闻言,唐心唇角微扬:“既然如此,我便多谢南宫公子了,只是,空手收下你这东西着实不妥,南宫公子相赠这紫雷千钢铁,我便送一物给南宫公子以作回礼吧!”说着,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个丹药瓶,将瓶子放在桌面上,同时,手一拂,将那块紫雷千钢铁收入空间中。

    “今日出来也有些时间了,就此告辞。”她微微一笑,转身便往外走去。

    南宫青微怔,目光落在那桌面上的药瓶上,摇头莞尔一笑:“送我丹药?”他自己就是炼丹师,一般的丹药又如何能入得了他的眼?笑了笑,也没打开看,直接就收入空间中。

    唐心来到了让佣兵们等着的那处客栈,进了里面,那佣兵团的团长已经在那里等着了,看见她回来便快步迎了上来。

    “尊者,有消息了。”他来到她的面前,脸上带着笑意与尊敬,此时的神情已经没有了先前的恐惧,因为他知道她不是滥杀无辜之人,而且这一路走来,她也没对他们的人出手,还承诺,只要他们帮她办好事,到时少不了他们的好处。

    走到窗口边的桌子坐下,这才示意道:“说吧!”

    “血鹰佣兵团的团长确实已经将那东西交到拍卖会拍卖,而且消息也贴了出来,两天后便是拍卖日,而且我打听到,通天拍卖会确实是有四位至尊级别的强者,而其中一名姓郭的至尊强者担任着通天拍卖会的掌事。”

    她喝着茶水,一边听着他说的话,半响,这才漫不经心的笑道:“两天后么?那这两天时间,做点什么好呢?”手指抚着杯子缓缓的转动着,清眸落在外面大街上,在思忖着:“给我找处院子落脚,院落要大一点的,地点偏僻一些,租下十天便够了。”

    佣兵团长听到这话,想了想,道:“尊者,这通天城的房价比较高,而且只租十天的话,怕房主会不愿意。”

    “钱不是问题。”说话间,丢出一枚空间戒指:“这个拿去用,里面的给你的兄弟去喝酒。”

    接过那空间戒指,佣兵团长连忙应道:“是,我马上去办。”说着,转身迈步往下走去。

    约莫一个时辰的时间,那佣兵团长便办好了一切,把唐心带到了那处新购下的院落中,而他们的佣兵成员则留了一些在院外守着,一些则分散这通天城中各地,以及在通天城大门处等着墨他们的出现。

    进了院子的唐心先在里面转了一下,熟悉了这里面院落的布局之后,这才回到院落中,手一拂,将炉鼎拿了出来,又取出了那块紫雷千钢铁,炼炉点上了本命火焰,而后,将那整块紫雷千钢铁放下去烧着,自己则退了开去,在一旁的桌边坐下,从空间中取出了酒,倒下一小杯,轻品细尝,一边注意着那炉中火焰的大小。

    守在院外的佣兵团团长听着里面传来呼呼的声音,像是火焰在燃烧,他心下有些好奇,好奇她租下这院子十天究竟是用来做什么的?为什么一进院子后就听到里面传来火焰的声音?

    心下虽好奇,无奈,他连大门也进不了,只能跟佣兵们一起守在这外面。她进去前已经交待了,除非是那血眸男子他们来了,否则,谁也不准进这院子。

    下午时分悄然而逝,进入了夜晚,随着唐心本命火焰的燃烧,整个院子的温度都明显的提升了,缕缕轻烟随着升上天空,消失在空气之中,院子温度的的提升,饶是那守在院子外面的佣兵都能感觉到,他们纷纷诧异的看着那院子,只感觉院子的某一处似乎有着火光的跃动着,呼呼的火焰燃烧声从下午到现在就没停止过。

    而在院中,唐心此时站在那炼炉的面前,看着那团紫黑千钢铁在火焰中燃烧着,以着她本命火焰的炼制,竟然烧了这么久只去掉了表面上的一层黑皮,看来,两天时间想将这团紫黑千钢铁提炼剩下最精粹的部分,还真的不太可能。

    “白素,你来帮我看着火,我去休息会。”她唤出了白素,让她留下看火,自己则进房中休息。

    两日后的清晨,墨他们还没来,这让唐心这有点奇怪,按理说他们不会比她慢这么多才对啊!她都到了这里两三天了,而他们竟连人影也没瞧见,莫不是路上遇到什么事了?

    心下虽疑惑着,但也相信,有墨和玄月跟着云曦,他们是不会有事的。出了房门,朝那炉中看去,果然,整整两天的时间以本命火焰的燃烧也没能将这东西提炼出最精华的部份,看来,想要炼制成形的法器,最少也要十天半个月的时间,手一挥,扑灭了那炉中的火焰,同时直接将那炼炉收入空间中,让白素回到空间去,这才迈步走出院子。

    “尊者。”那佣兵团长见她出来,连忙行了一礼,恭敬的唤着。

    “他们还没进通天城吗?”她看向天空之处,轻声问着。

    “还没有,我的佣钱兵成员们在城门那里等着,如果他们出现,会第一时间将他们带过来的。”

    “带路吧!”她收回目光,迈步往前走着。

    此时的通天拍卖会中,一件件的宝物被摆上了拍卖台,每件宝物上面都盖着一张锦帕,让人看不见那下面盖着的是何种宝物,在拍卖台的四周围,虽没看到有人站在那里,但却弥漫着一股强大的气息,而且,这股气息还复盖了这一整个拍卖会,不放过每一个角落,除此之外,拍卖会里面也有不少的强者修士站在每个点上守卫着,不让人乱来。

    看着这里面如此强大而戒备的防御力,就算真的有动歪心思的人也没那个胆敢在这里面动手,重重的防卫以确保宝物不会被盗走,也为了不让人在这里面惹事,通天拍卖会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但有四位至尊强者坐镇,那实力的强大与雄厚,就已经彰显着这里的非比寻常。

    在那佣兵团长的带领下,唐心来到了那通天拍卖会,看着前面排着队进去的人,她对身边的佣兵团长道:“你留下,不用进去。”

    “是。”佣兵团长恭敬的应了一声,站在原地没再跟上前。

    而此时,在暗处一直看着的血鹰团长见只有唐心一人出现在这里,那个拥有血眸的男子却没有看到,虽不解,但却更兴奋,那个人没出现的话,只有这个女人,要对付她就更容易了!

    进入拍卖会的唐心,明显感觉到一股威压笼罩在她的身上,除此之外,还有几道探究打量的目光,那几道目光所蕴含的威压非一般人拥有,她唇角微微一勾,抬眸朝周围看了一眼,想来,应该是那四名至尊强者吧!威压笼罩着整个拍卖会,谁有一丝动静,他们皆能感觉到,这样的防御确实很强。

    顺着中间的走道一直往前走着,她来到最前面的位置坐下,前面的一排只有少数的几人坐着,而后面却是挤得密密麻麻,那些人似乎忌惮着什么一般,放着这前面的位置不坐,偏偏坐到那后面去。

    一拂衣裙,她随意的在第一排正中央的空位坐下,动作是那般的自然,神色是那样的理所当然,浑然不在意身边的几个人的目光。因为是第一排,每个位置的旁边还摆有两碟点心和两杯茶,这待遇,还真是后面位置没法比的。她的背往后一靠,坐姿并不端正,反而透着一份随意与慵懒,手指拈起一块糕点,放入口中轻咬了一口。

    “这位姑娘,你是不是坐错位置了?”

    正在她吃着糕点等着拍卖会开始之时,面前忽被一个身影挡住了。她抬眸一看,见是一名身段曼妙的美艳女子,见此,她不紧不慢的先将口中的糕点吞下,端起旁边小桌上备着的茶水,轻抿了一口,再优雅的放下,而后,才笑问:“我坐错位置了吗?”

    美艳女子微皱着眉,不悦的道:“这是我家爷的位置。”

    “不要站在我面前,挡着我的视线。”唐心没搭理她的话,而是开口轻声说着,也不去看她不悦的神情,只是微敛着眼眸,轻品着茶水。

    美艳女子正欲发火,却被一把折扇挡住了,一名走上来的邪里邪气的锦衣公子勾唇笑了笑,目光落在唐心绝美的容颜上,视线再往下移,掠过她的胸前,再划过纤纤细腰,最后,视线在她白皙而纤长珠润的手指上停留了一会,才将目光落在她绝美的面容上:“呵呵,姑娘想坐这里,就坐这里吧!”男子迈步上前在唐心的旁边坐下,看也没看那美艳女子一眼,只是对她道:“你去后面坐。”

    见此,美艳女子不甘的看了唐心一眼,这才走到后面找了个位置坐下,但一双眼睛却仍注意着前面第一排的两人。

    “姑娘不是通天城的人吧?”男子的身体微倾向唐心那边,折扇在手中把玩着,一双带着邪气的目光则落在唐心的身上,因微倾着身,较于靠近她的那边,隐约可以闻到也身上的淡淡清香,看着她那清冷绝美的容颜,以及那散发着慵懒气息的神态,心头痒痒的,脖子越伸越往她那边伸去,见她不开口也不在意,继续说着:“是从别处来的?我对这通天城很是熟悉,等拍卖会结束,我带姑娘四处走……”话还没说完,男子的声音却顿住了,就连那往唐心身边伸去的脑袋也僵在原地,没再往前移动分毫。

    “别靠我太近,伤着,就不好了。”唐心淡淡的说着,清眸流转间,掠过他的脸。原本端着茶杯的手已经微移,手肘抵着椅子的扶把,纤长白皙的手指停在那男子的面前,而那食指与中指之间,一根泛着寒光的银针尖尖的对准着那男子凑上前来的喉咙处,只要那男子再移动分毫,毫无疑问的那银针便会剌入那男子的喉咙之处。

    那男子往后一退,嘴角那轻邪气的笑容敛了几分,干笑着:“呵呵,何必这么认真?我也就是开开玩笑。”他的神色看似依旧,但却有所变化,那原先只存在着惊艳的目光此时多了几分的谨慎与探究,刚才他明明没注意到她的手有动,但那一瞬间,却感觉到一股冰寒剌骨的气息直逼而来,刹那间的震惊让他瞬间僵住,心头掀起了巨大的骇浪,第一次,认真的打量一名女子,认真的打量着这个让他原本以为只是空有容颜的绝色女子。

    唐心瞥了他一眼后,手一收,同时那细细的银针也收回了衣袖中,她的目光移到台上,掠过那一件件盖着的宝物,试着感应将魂珠的力量。

    而坐在第一排的几人,因彼此之间还有间隔,再加上周围说话的声音较杂,倒也没听清他们两人说了什么话,因光线和视角的问题,也没看到适才唐心手中如昙花一现的银针,此时只看到那锦衣男子收起邪气的笑容,目光也不再带着轻佻和放肆,浑身的气息似乎有所收敛,因这看到这一点,他们越发的对那白衣女子感到好奇。

    是什么让那男子气息突然一变?刚才他们说了什么?

    不仅是第一排的几人在打量着唐心,不仅是他们对唐心感到好奇,就连那暗处的几名至尊强者的目光也落在她的身上,威压的笼罩,他们知道刹那间两人之间的那一丝气息的变化,因为从她一进来他们对她就多留了个心眼,因此,他们笼罩而下的威压察觉到那一瞬间她所迸射出来的一丝冰寒剌骨的杀气,那丝杀气来得极快,去得也极快,若不是看到那锦衣男子脸上神色的变化,甚至会以为是他们太过谨慎产生的错觉。

    想到这名女子如此神秘,深不可测,肉眼已经无法观出她的修为和品阶,当即,几人商量着:“用神识探查一下她的修为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