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77 紫雷千钢铁

    “怎么?不行?”他瞥了郭掌事一眼,目光一转,扫向刀疤男:“不是说一颗珠子换两个人的命吗?”

    刀疤男有些激动的看着他,猛的点了点头:“对对对,前辈,您,您真的愿意跟我做这个交易?”他相信,只要至尊强者出手的话,那两人绝对活不了的。

    旁边的老者也微沉下了脸,看向中年男子,道:“这样的交易只怕不太好,别忘了你在这拍卖会里的身份。”

    “是啊!确实是不妥,倒不如就按拍卖会的规距来,将这东西放在拍卖会里,价高者得,这样才不会有争议。”那女子也开口说着,目光带着几分不悦的看了那刀疤男一眼:“这东西还不知到底有何用处,你就想利用我们帮你杀人,胆子确实挺大的。”至尊强者的威压袭出,直让那刀疤男心头猛然一惊,在那股威压之下,险些连站都站不住。

    “前辈息怒,在下并没有利用前辈之意,只是,那两人杀了我的兄弟,以我的实力实在难以取那两人的性命,才会想借此与前辈交易。”他连忙说着,就怕一个触怒了她,她会对他动手。

    “哼!若真事实如你所言,你将东西放在我们拍卖会拍卖就已经给我们惹来麻烦,这一点我们可以不追究,毕竟我们这里本就是拍卖会,但若你敢动别的心思,别怪我对你不客气!”她警告般的扫了他一眼,才收回了至尊强者的气息。

    “在下不敢。”那刀疤男连忙说着,再不敢看那中年男子,而是对郭掌事道:“郭掌事,这珠子就请放在这里拍卖,价高者得就好。”

    郭掌事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而后,这才拿起那珠子,道:“你放心,这珠子放在我们这里没人动得了,但我先跟你声明一点,因为你这东西的不凡,我们现在收着,到时拍卖了这珠子,我们拍卖会要抽取百分之三十的佣金。”

    “是是,这个自然。”他意不在拍多少钱,也不介意得多少,他现在想要的是那两人的性命,将那珠子放在这里拍卖,到最后只要拍卖会的人会动手杀了那两人即成,他就不相信,凭那两人能敌得过这拍卖会的至尊强者!

    听到事情被这样定下来,一旁的中年男子皱着眉,但也没有说话,而老者则依旧若有所思,似乎在想着关于那颗珠子的记忆一般。那女子则在顿了下后,又问:“你说的那两人到底是什么人?实力品阶如何?可知为什么他们一定要得到这珠子?还有,他们如今又在何处?”

    刀疤男一听这话,顿了一下,想了想,这才道:“我不知道那两人到底是什么人,我是在山林中遇到他们的,我只知道那两人很强,他们出手的速度极快,招式连看都无法看清就取了我一名佣兵的性命,我也不知他们为什么要得到这颗珠子,也不知他们为何会知道这颗珠子在我的手中,这颗珠子明明是我在那山林中偶然所得,当时只有我们一伙佣兵知道,但那两人却找了过来,这一点很奇怪,另外,我知道他们应该在这两日也会到达通天城。”

    “你说除了你们一伙佣兵之外,没人知道你们得了那珠子,但他们却突然找上你们的?”一旁的老者有些讶然的看向那刀疤男,惊讶的问着。

    “是的,我可以肯定,除了我的人之外没人知道我得到的是一颗珠子,而且我的人当时也没人离开。”

    “这就奇怪了,如果说真如你所言,那只剩下一个可能。”老者说着,抚了抚下巴的胡子,看向那刀疤男。

    “前辈所说的是什么可能?”刀疤男不明的问着。

    “就是你那颗珠子本来就是他们的,而可以因为珠子当中有什么气息在,对方可以感应得到。”老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问:“你确认那珠子真的是无主之物?真的是你偶然所得?不是你偷了或者抢来的?”

    一听这话,刀疤男当即肯定的道:“当然不是!那明明就是我在山林中发现的,怎么可能会是他们的东西!”

    “行了,就这样吧!”郭掌事将那珠子收进空间戒指中,道:“这颗珠子的拍卖,就定在三天后吧!你先回去,三天后过来便可。”

    “好。”刀疤男应了一声,这才向他们告辞。

    待他走后,女子问:“就不怕因这颗珠子而给拍卖会惹上麻烦?这颗珠子透着诡异,拍卖时会发生什么事还真的说不准,还有他说的那两人,实力估计也不会弱到哪里去,这个姓洪的本身的实力就不弱,却弄得这般狼狈,我总觉得接下这事情不太妥当。”

    “我们背后有四个地域的领主在,若做事畏首畏尾的又如何能成事?更何况,我们按着规距来,对方若真的想要这珠子,进了我们通天拍卖会也就应该按着我们的规距来才对,若不然,难不成到时凭我们几人还怕对付不了两人?”郭掌事说着,便站了起来,道:“我回去安排一下事情,你们随意吧!”这才转身走了出去。

    剩下的三人沉默的坐在桌边,各自似乎在思忖着什么,也没人开口,直到过了好半响后,才相继着离开。

    当刀疤男将东西交到拍卖会郭掌事的手中后,便离开了拍卖会,找了地方先藏起来,因为他知道那两人应该也快到了,在此之前,他不能让他们看到他,否则只怕就连他也性命难保。

    而确实,在刀疤男到了这通天拍卖会的第二天,一队佣兵护送着唐心来到了这通天城中,说是护送,那当然是因为在外人看来,确实是众名佣兵保护着中间的那名白衣女子。

    进了城后,唐心让那些佣兵都散开去,一些去城门处等着,让他们见到墨他们就带过来,一些则让他们去打听一下那通天拍卖城的事情,看看那个刀疤脸是不是已经将东西交到那拍卖会去,而她自己则找了个茶摊喝了杯茶,歇了歇脚,而后随意的在城中闲逛着,看看这城中到底有什么值得那几个领主都想将这据为己有的。

    迈步在城中走着,发现两旁林立的商铺所卖的东西都极为高档,她走进了一间丹药坊,见里面上品的丹药比比皆是,而且,买卖的人也多,无论是外面大街上行走着的,还是在商铺里面的都挤满了人,大部份的都是拥有不俗修为的修士,她在丹药坊里看了一下,除了一些家族的人在这里买一些丹药之外,还有一些历炼的受了伤的佣兵在购着一些应急的丹药和一些后备的,除了丹药的齐全之外,丹药的价格也要比别的地方贵上一倍,但饶是如此,却依旧卖得极好。

    丹药坊的一名青衣男子走了过来,先是朝唐心行了一礼,这才问着:“尊贵的客人,我有什么可以帮到您吗?”

    正看着丹药的唐心听到声音回头看去,见身边站着一名青衣男子,男子说年约三十岁左右,气质儒雅,浑身散发着浓浓的知性气息,她看了这丹药坊的其他店员一眼,而后,问:“你是这里的店员?”

    “我是这丹药坊的丹药师,也是这家店的主人。”

    “哦?丹药师?这家店的主人?还亲自招呼客人?”她挑了挑眉。

    男子微微一笑:“我适才就在一旁,店中生意较好,怕招呼不到位,便过来看看。”说着,又道:“这位客人,不知您是想找什么丹药呢?我见您在药柜前看了好一会,难道没有需要的?”

    见此,唐心的目光从男子的身上移开,落在那药柜里面,缓声道:“你这里的丹药,确实是没有我所需要的,再者,你这店里的丹药似乎卖得比别的地方要贵一倍,看着这成色,确实是比一般的要好些,不过,以这价格来说,还是贵了,便奇怪着,为何这样的价格,你店里的生意还这么好?”

    听到这样直白的话,男子微怔了一下,继而轻笑出声:“呵呵,我还是第一回听到这样的话。”他带笑的目光落在唐心的身上:“在下南宫青,恕我冒昧问一句,不知如何称呼?”

    “你唤我沐夫人便可。”

    闻言,男子笑了笑,这才道:“想来,沐夫人应该是炼丹师吧?沐夫人应该是第一回来这通天城,这城中除了通天拍卖会中会有一些极品的丹药拍卖之外,整个通天城就算我这丹药坊的丹药最齐全,而后无论想要什么品阶都会有,因此,但凡经过这通天城的都会来我这里买一些备用的丹药,也有特意而来的,我这里的丹药价格表高人一倍,也是因为但凡从这里出去的丹药,绝对都是让人放心的药物,多出一倍的钱买个放心,而且丹药的质地也比别人的好,自然门庭若市,客似云来了。”

    “你这里也有极品丹药?”唐心的目光在药柜中扫过,却只看到上品,没看到有极品。

    “呵呵,自是有的,只是极品丹药不易炼制,有也不多,并没有拿出来买,只除了一些熟客似乎友人相求,才会拿出来,像一般应急救命的,上品丹药已经足矣。”

    唐心没有说话,只是迈着步伐,不紧不慢的在这丹药坊中四处看着,而身后,青衣男子则负手信步走着,也没再开口,只是偶尔将目光投落在唐心的身上,那目光中,没有惊艳,反而有的是打量与探究。

    将丹药坊转了个遍的唐心,正打算转身离开,眼角却瞥见那通往后院的那处后门的后面,放着的一块黑紫色的东西,脚步步伐一顿,目光落在那上面看了看。

    身后的南宫青顺着她的视线看去,道:“让沐夫人见笑了,那后院的门昨天坏掉了,还没修好,只能用东西挡着。”

    “我能看看那块东西吗?”她看向身边的男子,指着那块紫黑色像石头又像铁的东西。

    南宫青一愣,点头笑道:“当然可以,不过那块东西占地较大,店里客人也较多,为免不便,若沐夫人不介意,就到后院一观。”

    “好。”她应了一声,跟在他的身后走去。

    南宫青将那块紫黑色的东西搬到后院,也就是那扇门的后面,放在后面的石桌上,这才看向唐心道:“这是我偶然所得,好像是铁,又像是石,只是不知到底是何东西,也不知有何用处,原本就在这后院堆放着,昨天才被搬前面去,沐夫人莫非是识得这块东西是何物?”

    进入后院,唐心随意打量了一下,后院很简单,只是晒着一些药材,以及有一处炼丹房,这边摆着一张石桌,便没有别的多余东西,她走到桌边,伸手摸上那块紫黑色的东西,看向那南宫青,露出了一抺笑容,笑道:“别人万金难求的东西,到了你这里竟用来挡门,南宫公子果然是家底丰厚啊!”

    从她进来到现在,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她露出这样的笑容,还用着那调侃的话语说着话,南宫青愣了一下,低笑出声:“没想到,竟是一块不知名的东西博得沐夫人一笑,沐夫人的目光也确实是与众不同,外面的丹药都没看上眼的,倒是看中了这么一块不知名的东西,沐夫人见多识广,不知,这块东西到底是何物?又有何用?”

    唐心笑了笑,目光落在桌面的那一大块紫黑色的物品上,道:“这叫紫雷千钢铁,如果经过炼器师的手炼制成法器,可以成为雷系修士的专属法器,具有引雷增雷的强大能力,这样的东西,到了雷属性修士的手中是宝,其他属性的修士得到了却是无法使用的。”

    “哦?竟是这样的东西?可惜,雷属性的修士极少,就是价值万金,也不会有人买,而且这还是未经炼制成形的,一般的炼器师只怕还无法将这东西炼化。”他笑说着。

    唐心看向他,道:“我的兄长是雷属性的修士,正缺这样的好东西,南宫公子开个价,将这块紫雷千钢铁卖给我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