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176 通天拍卖会

    “主子打算一个人去?”

    “嗯,不用担心,那地方那么特殊,不去看看又怎么可以?”她淡笑着,脸上神色是一片的云淡风轻,丝毫并不将那其他几个地域的至尊强者放在眼里,她的目的是收回将魂珠,顺便看一下那个被几个地域盯上的通天城是怎样的一个城镇。舒悫鹉琻

    “那好,主子小心。”他点了下头,上前,一把抓过那颤抖的佣兵,对她道:“我们会尽快到通天城与你会合。”

    “嗯。”唐心应了一声,看着他带着那名佣兵往林中掠去,这才看向面前的这些佣兵:“前面带路。”

    “是、是。”那名佣兵团长连忙应着,带着众人在前面为她带路。

    大约过了两天的时间,逃出去的那名血鹰佣兵团的团长,一刻也没有停留的找到了通天拍卖会,此时,正焦急不安的坐在通天楼的内阁中,等待着这通天楼的管事人出现,紧握着的手心因心头的紧张与担忧而渗出了汗水,两天的时间,他日夜不停的赶了过来,其中还将仅有的遁轴用了,虽然到了这通天楼里,可心里的不安却越发的深,因为他一路来到通天城也没看到哪个地方有他们血鹰的信号出现,只怕他的成员都……

    想到那个可能,他眼中迸射出浓烈的恨意与杀气,那两人,那两人若真的杀了他的成员,他必将倾尽所有也要将他们杀了!用他们的鲜血祭他们血鹰佣兵的上百条人命!

    “据说,阁下有好东西要给我们通天拍卖会?”一名中年男子迈步走了出来,他一手负于身后,一手置于身前,浑身散发着上位者的气势,身上的气息也很是浓郁。

    通天拍卖会的掌事,可是从几位至尊级别的强者当中挑选出来的,他的实力是几位领主派来的人当中最强的那一人,除了他之外,还有三名至尊强者坐镇这拍卖会,因此,从没有人敢在这里惹事,无论是多珍贵的东西,到了这里武力是不能解决的,唯一能解决的方法就是以金钱拍买所得,这一规距,但凡进入通天拍卖会的人都不能打破。

    听到那浓郁而蕴含威压的声音,刀疤男当即站了起来,恭敬而有礼的朝来人行了一礼:“在下血鹰佣兵团的团长洪天,拜见郭掌事。”

    “哦?血鹰佣兵团的洪团长?”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那蕴含凌厉的目光在他身上一扫,而后,露出一抺笑容来:“请坐。”说话间,他自己也一拂衣袍,在桌边坐下,并开门见山的问:“不知洪团长得了什么宝物?特意让人请我过来?”

    见他单刀直入的直奔主题,他也不财拐弯抹角,直接开口道:“我有一件宝物,想请郭掌事掌掌眼。”

    “呵呵,洪团长也是见过不少东西的人,能让洪团长这么重视的,想必定是极为珍贵之物,不知,洪团长所说的宝物在哪?”他边笑着,边端起桌面的茶轻抿了一口。

    刀疤男将那颗将魂珠从空间中取出出来,放在他的面前:“这是我偶得之物,想请郭掌事看看这到底是什么宝珠。”他说着,又顿了一下,道:“通天拍卖会的名声扬遍各界,别的人我都信不过,也只能特意来此一趟,希望郭掌事可以告之一二。”那颗珠子他知道绝非凡物,却看不出到底是什么样的宝贝,但这通天拍卖会的人则不同,他们见多识广一定会知道的。

    中年男子将桌上的盒子打开,看到了里面泛着蓝色幽光的一枚奇异的珠子,眼中闪过一抺诧异,他收起了原先的几分漫不经心,多了几分的认真,再三的看了看,而后,抬头问:“洪团长是怎么得的这颗珠子?”

    “不瞒郭团长,这是我们在出任务时偶然所得,可正是因为这枚珠子,才让我们惹上了不少麻烦,有一男一女两名修士在追着我,想要抢我所得的这颗宝珠,我把这颗珠子拿到这里来,除了想知道这到底是一颗什么样的珠子之外,还想和郭团长做个交易。”

    “嗯?交易?”

    中年男子挑了下眉头,低低一笑,放下手中的珠子,道:“既然洪团长把话说得这么明白,那郭某也直言相告,你拿来的这颗珠子确实是不同寻常,它无论是在光泽上还是在内里蕴含的强大气息上,都绝不是一般的珠子,而且,这颗珠子似乎还蕴藏着某种不为人知的力量,你看,我初打开盒子时,那刹那间的光芒与灵力气息非同一般,而只消一会,那珠子又变成看似平凡的普通宝珠,郭某接触的宝珠也不少,却不曾见过这样的,一时也无法知道这到底是一颗什么样的珠子,但我也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若是你将这珠子放在我们这里拍卖,所得一定是丰厚的。”

    “连郭掌事也不知这颗珠子到底是什么珠子?”刀疤男一脸的愕然,他以为他自己不知道,他们这通天拍卖会的人应该会知道才对,可谁知,他们竟然也不知道?不知道那两人抢这珠子干什么?那两人一定是知道这是什么珠子的,要不然也不会非要抢他的这枚珠子。

    “嗯,确实我是不曾见过。”中年男子点了下头说着。

    闻言,刀疤男顿了一下,沉默了片刻,道:“郭掌事,这颗珠子连郭掌事也不知道是什么珠子,我更坚信这绝非凡物,我也不要这珠子说拍卖后所得的收入,我只想用这珠子和通亮天拍卖会做一个交易。”他定定的看着他,眼中有着坚定的光芒。

    听到这话,那郭掌事也怔了一下,问:“不知你所说的交易是什么?”他都如此清楚的告诉他,虽然他也搞不懂这颗珠子到底有何特别之处,但也绝非凡品,若是拍卖,定也是天价之物,他却不要这天价之物,而要用这珠子跟他们做一个交易?这倒是有趣。

    “我用这颗珠子,换两个人的命!”他握紧了拳头,恨恨的说着:“就是那追着我的一男一女,他们杀了我的佣兵成员,而我,不是他们的对手无法报这个仇,但我知道通天拍卖会有至尊级别的强者存在,我想用这颗宝珠换那两人的性命,这对强者如云的通天拍卖会来说,要杀两个人对你们而言是轻而易举。”

    郭掌事微皱着眉头,道:“洪团长应该知道,我们通天拍卖会是拍卖会,不是雇佣兵也非杀手团,这事我们不能答应。”

    “郭掌事……”那刀疤男还想继续说,只是,却被那郭掌事抬手示意停下。

    “你的这颗珠子,若想放在我们这里拍卖,那我们可以接收,至于其他的是行不通的,你要知道,我们这里不仅仅有一方的至尊强者在,我们的后面是几个地界的领主,容不得我们胡乱行事,只要不招惹我们拍卖会的,我们都不会对他出手,这便是我们通天拍卖会的规距。”

    见他如此,那刀疤男想了想,脑海中灵光一转,缓了缓脸色,问:“那能否请以通天拍卖会的鉴宝师看一下这珠子属于哪一级别的宝物?可以定价为多少拍卖?”

    “嗯,这个可以,不过你要知道,东西放我们这里拍卖,我们要抽取佣金的,至于你这颗宝珠要抽取多少佣金,还得看最后被例为什么级别的宝物。”

    “好,那就麻烦郭掌事了。”刀疤男点了下头应着。

    见此,郭掌事便让人去请人,过了一会,便从外面走进来六人,有三人是拍卖会的鉴宝师,而另外的三人则是三名至尊级别的强者,也是坐镇这里的另外三位强者。

    “老郭,是什么东西?还得让我们也来看一下?”一名中年男子迈步走上前来,在桌边坐下,目光自然而然的看向那一旁的刀疤男。

    而后面的一名老者和一名女子也走了进来,两人皆在桌边坐下。而那三名鉴宝师则恭敬的站在一旁,朝那郭掌事行了一礼:“见过掌事。”

    “嗯。”郭掌事应了一声,而后,他对坐在桌边的三人道:“这时有颗珠子,你们可识得是这是什么珠子?”说着,将桌面上合着的盒子推上前去,示意他们看一下。

    “不会连你也看不出吧?”那女子一笑,拿过打开来,当盒子打开时,刹那间迸射出的光芒几乎让他们无法睁开眼睛,而且浓郁的灵力气息也随着从那珠子弥漫而出,最重要的是,当那女子将那颗珠子拿在手中时,竟侯痛感觉到那颗珠子有灵魂的一般,一种奇妙的感觉在心中漫延而开,却说不上来。

    “这是什么宝珠?竟然这么奇特?你们看看。”女子脸上也浮现诧异的神色,将那颗珠子递给身边的中年男子和老者。

    中年男子接过看了看,越看越觉得奇特,却也不知这到底是一颗什么样的珠子,于是,便抬头看向那郭掌事,问:“这是怎么来的珠子?”

    “这位是血鹰佣兵团的洪团长,是他偶然所得,拿来我们这里拍卖的。”郭掌事这才为他们介绍一下那一旁的刀疤男,同时也为那刀疤男介绍道:“这三位是坐镇我们通天拍卖会的至尊级别强者,分别来自三个不同的地域。”

    一听这话,那刀疤男连忙站起来朝他们三人行了一礼,同时道:“拜见三位前辈,这颗珠子是在下出任务所得,其实本来我是想用这颗珠子买两个人的命的,只是郭掌事说不可为,这才将这珠子放在这里拍卖。”

    “哦?”

    听到他这话,三人

    都起了几分兴趣。朝那郭掌事看了一眼,而后,中年男子的目光落在那刀疤男的身上,问:“用这颗珠子买两个人的命?虽然连我也看不出这是一颗什么样的珠子,但绝非凡品,若是放在我们拍卖会拍卖,定能拍出天价,是什么样的人的命值得这颗珠子?我倒是有了几分兴趣。”

    旁边的郭掌事听到这话,眉头微皱了一下,目光扫过那刀疤男,而后,看向那说话的中年男子,不赞同的道:“我们拍卖会又不是杀人团,岂能有那样不入流的交易?你莫要惹事了。”

    “哼!你这话是什么话?我怎么惹事了?”中年男子哼了一声,不悦的扫了郭掌事一眼。

    一旁的老者接过那珠子看了看,神情若有所思,喃喃的道:“奇怪,我虽然不曾见过这珠子,但似乎有点儿印象,怎么一时想不起来?”

    “嗯?你有印象?难道你知道?”几人皆看向他,因为他们都对那颗珠子有什么用处都无法了解,但那珠子拿在手中的感觉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定然不会是凡品,此时听老者说知道,皆看向了他。

    老者又仔细看了看,而后,挥手示意那三人出去:“这里没你们的事,出去吧!”

    “是。”虽不解怎么叫了他们来却又让他们走,但这几位的威严他们都不敢触犯,自是乖乖的退了下去。

    待那三人下去后,老者这才道:“一般的宝珠除了赏玩一类的之外,便剩下一类是有用处的,而这颗明显不是第一种,那就是第二种,因为这珠子刹那间迸射出来的光芒非凡,却又稍纵即逝,我可以肯定我没见过这样的珠子,但依稀我应该是有这颗珠子的印象的才对,只是怎么也想不起来。”老者微皱着眉,握着手中的珠子,感觉到里面似乎有什么涌动着,继而,抬头看向他们说:“如果拿回去给领主看,应该会知道。”

    “姓洪的,你说这颗珠子为交易,取两个人的性命?这两个人是什么人?如今又在何处?”那中年男子听到老者那么说后,迫不及待的开口问着,似乎怕开口慢了,那颗珠子就被对方拿走了一般。

    中年男子的话一出,众人的目光都看向他,其中,郭掌事皱着眉头问:“你想跟他私下交易?想将这颗珠子拿回去给你的主子?”